滹南集 (四庫全書本)/卷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巻二 滹南集 巻三 巻四

  欽定四庫全書
  滹南集巻三      金 王若虚 撰論語辨惑序
  解論語者不知其幾家義略偹矣然舊說多失之不及而新說毎傷於太過夫聖人之意或不盡於言亦不外乎言也不盡於言而執其言以求之宜其失之不及也不外乎言而離其言以求之宜其傷於太過也盍亦揆以人情而約之中道乎嘗謂宋儒之議論不為無功而亦不能無罪焉彼其推明心術之㣲剖析義利之辨斟酌時中之權委曲疏通多先儒之所未到斯固有功矣至於消息過深揄揚過侈以為句句必涵氣象而事事皆闗造化将以尊聖人而不免反累名為排異端而實流入於其中亦豈為無罪也哉至於謝顯道張子韶之徒迂談浮夸徃徃令人發笑噫其甚矣永嘉葉氏曰今世學者以性為不可不言命為不可不知凡六經孔子之書無不牽合其論而上下其辭精深㣲妙茫然不可測識而聖賢之實猶未著也昔人之淺不求之於心也今世之妙不止之於心也不求於心不止於心皆非所以至聖賢者可謂切中其病矣晦庵刪取衆說最號簡當然尚有不安及未盡者竊不自揆嘗以所見正其失而補其遺凡若干章非敢以傳世也姑為吾家童䝉之訓云
  總論
  解論語者有三過焉過於深也過於髙也過於厚也聖人之言亦人情而已是以明白而易知中庸而可久學者求之太過則其論雖美而要為失其實亦何貴乎此哉夫子之言性與天道子貢自謂其不得聞而宋儒皆以爲實聞之問死問鬼神夫子不以告子路而宋儒皆以爲實告之鄉黨所載乃聖人言動之常無意義者多矣而或謂與春秋相表裏終篇唐舜禹湯之事寂寥殘缺殆有闕文不當強觧而或謂聖學所傳所以著明二十篇之大㫖若是之類皆過於深者也聖人雖無名利之心然常就名利以誘人使之由人欲而識天理故雖中下之人皆可企而及兹其所以為教之周也如曰不患莫已知求為可知也此正就名而使之求實耳而謝顯道曰是猶有求知之意非聖人之至論子張學干禄夫子為言得禄之道此正就利而使之思義耳而張九成曰聖人之門無為人謀求利之說禄之為義自足而已寗武子邦無道則愚夫子以為不可及楊龜山曰有知愚之名則非行其所無事言不可及則過乎中道矣蘧伯玉邦無道則巻而懐之夫子以為君子而張南軒曰此猶有巻懐之意未及乎潛龍之隐見果聖人之㫖乎若是之類皆過於髙者也凡人有好則有惡有喜則有怒有譽則有毁聖人亦何以異哉而學者一以春風和氣期之凡忿疾譏斥之辭必周遮䕶諱而為之說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㐀者焉不如㐀之好學也此盖篤寔教人欲其知所勉耳而衛瓘以焉字屬下句意謂聖人不敢以不學待天下也此正繆戻而世或喜之乎kao子曰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已年四十而見惡焉其終也已人固有晩而改莭者然槩觀之亦可見其終身矣而蘇東坡皆疑其有為而言子貢問當時從政者夫子比之斗筲而不數盖師弟之間商評之語何害於徳而張九成極論以為自稱之辭至於杖叩原壤呼之為賊此其鄙棄無復可疑而范純夫猶有因其才而教誨之若是之類皆過於厚者也知此三者而聖人之實著矣







  滹南集巻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