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姆萊脫/第三幕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幕 漢姆萊脫
第三幕
第四幕 

第一場 城堡中的一室[编辑]

國王,王后,普隆涅斯,莪菲莉霞,羅森克蘭滋,及基騰史登上。

王 你們不能用迂回婉轉的方法,探出他為什麼這樣神思顛倒,讓紊亂而危險的瘋狂困擾他的安靜的生活嗎?

羅 他承認他自己有些神經迷惘,可是絕口不肯說為了什麼緣故。

基 他也不肯虛心接受我們的探問;當我們想要從他嘴裡知道他自己的一些真相的時候,他總是用假作癡呆的神氣回避不答。

后 他對待你們還客氣嗎?

羅 很有禮貌。

基 可是不大出於自然。

羅 對於我們的問題力守緘默,可是對我們倒盤問的很是詳細。

后 你們有沒有勸誘他找些什麼消遣?

羅 娘娘,我們來的時候,剛巧有一班戲子也要到這兒來,給我們追上了;我們把這消息告訴了他,他聽了好像很高興。現在他們已經到了宮裡,我想他今晚就要看他們表演的。

普 一點不錯;他還叫我來請兩位陛下同去看看他們演得怎樣哩。

王 那好極了;我非常高興聽見他在這方面感到興趣。請你們兩位還要更進一步鼓起他的興味,把他的心思移轉到這種娛樂上面。

羅 是,陛下。羅、基同下

王 親愛的葛特露,你也暫時離開我們;因為我們已經暗中差人去喚漢姆萊脫到這兒來,讓他和莪菲莉霞見見面,就像他們偶然相遇的一般。她的父親跟我兩人將 要權充一下密探,躲在可以看見他們,卻不能被他們看見的地方,注意他們會面的情形,從他的行為上判斷他的瘋病究竟是不是因為戀愛上的苦悶。

后 我願意服從您的意旨。莪菲莉霞,但願你的美貌果然是漢姆萊脫瘋狂的原因;更願你的美德能夠幫助他恢復原狀,使你們兩人都能安享尊榮。

莪 娘娘,但願如此。后下

普 莪菲莉霞,你在這兒走走。陛下,我們就去躲起來吧。向莪你拿這本書去讀,他看見你這樣用功,就不會疑心你為什麼一個人在這兒了。人們往往用至誠的外表和虔敬的行動,掩飾一顆魔鬼般的內心,這樣的例子是太多了。

王 旁白啊,這句話是太真實了!它在我的良心上抽了多麼重的一鞭!塗脂抹粉的娼婦的臉頰,還不及掩藏在虛偽的言辭后 面的我的行為更醜惡。難堪的重負啊!

普 我聽見他來了;我們退下去吧,陛下。王及普下

漢姆萊脫上。

漢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默然忍受命運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無涯的苦難,唉奮鬥中結束一切,這兩種行為,那一種是更勇敢的?死了;睡去了;什麼都完了;要是在這一種睡眠之中,我們心頭的創痛,以及其他無數血肉之軀所不能避免的打擊,都可以從此消失,那正是我們求之不得的結局。死了,睡去了;睡去了也許還會做夢;嗯,阻礙就在這兒:因為當我們擺脫了這一具朽腐的皮囊以後,在那死的睡眠裡,究竟將要做些什麼夢,那不能不使我們 躊躇顧慮。人們甘心久困於患難之中,也就是為了這個緣故;誰願意忍受人世的鞭撻和譏嘲,壓迫者的淩辱,傲慢者的冷眼,被輕蔑的愛情的慘痛,法律的遷延,官吏的橫暴和微賤者費盡辛勤所換來的鄙視,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自己的一生?誰願意負著這樣的重擔,在煩勞的生命的壓迫下呻吟流汗,倘不是因為懼怕不可知的死後,那從來不曾有一個旅人回來過的神秘之國,是它迷惑了我們的意志,使我們寧願忍受目前的磨折,不敢向我們所不知道的痛苦飛去?這樣理智使我們全變成了懦夫,決心的赤熱的光彩,被審慎的思維蓋上了一層灰色,偉大的事業在這一種考慮之下,也會逆流而退,失去了行動的意義。且慢!美麗的莪菲莉霞!——女神,在你的祈禱之中,不要忘記替我懺悔我的罪孽。

莪 我的好殿下,您這許多天來貴體安好嗎?

漢 謝謝你,很好,很好,很好。

莪 殿下,我有幾件您送給我的紀念品,我早就想把它們還給您;請您現在收回去吧。

漢 不,我不要;我從來沒有給你什麼東西。

莪 殿下,我記得很清楚您把它們送給了我,那時候您還向我說了許多甜蜜的言語,使這些東西格外顯得貴重;現在它們的芳香已經消散,請您拿了回去吧,因為送禮的人要是變了心,禮物雖貴,也會失去了價值。拿去吧,殿下。

漢 哈哈!你貞潔嗎?

莪 殿下!

漢 你美麗嗎?

莪 殿下是什麼意思?

漢 要是你既貞潔又美麗,那麼頂好不要讓你的貞潔跟你的美麗來往。

莪 殿下,美麗和貞潔相交,那不是再好沒有嗎?

漢 嗯,真的;因為美麗可以使貞潔變成淫蕩,貞潔卻未必能使美麗受它自己的感化;這句話從前像是怪誕之談,可是現在時世已經把它證實了。我曾經愛過你。

莪 真的,殿下,您曾經使我相信您愛我。

漢 你當初就不應該相信我,因為美德不能薰陶我們罪惡的本性;我沒有愛過你。

莪 那麼我真是受了騙了。

漢 進尼姑庵去吧;為什麼你要生養一群罪人出來呢?我自己還不算是一個頂壞的人;可是我可以指出我的許多過失,一個人有了那些過失,他的母親還是不要生下他來的好。我很驕傲,使氣,不安分,還有那麼多的罪惡,連我的思想也容納不下,我的想像也不能給它們形相,甚至於我都沒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把它們實行出 來。像我這樣的傢伙,匍匐於天地之間,有什麼用處呢?我們都是些十足的壞人;一個也不要相信我們。進尼姑庵去吧。你的父親呢?

莪 在家裡,殿下。

漢 把他關起來,讓他只好在家裡發發傻勁。再會!

莪 噯喲,天哪!救救他!

漢 要是你一定要嫁人,我就把這一個咒詛送給你做嫁奩:儘管你像冰一樣堅貞,像雪一樣純潔,你還是逃不過讒人的誹謗。進尼姑庵去吧,去;再會!或者要是你必須嫁人的話,就去嫁一個傻瓜吧;因為聰明人都明白你們會叫他們變成怎樣的怪物。進尼姑庵去吧,去;越快越好。再會!

莪 天上的神明啊,讓他清醒過來吧!

漢 我也知道你們會怎樣塗脂抹粉;上帝給了你們一張臉,你們又替自己另外造了一張。你們煙行媚視,淫聲浪氣,替上帝造下的生物亂取名字,賣弄你們不懂事的風騷。算了吧,我再也不敢領教了;它已經使我發了狂。我說,我們以後再不要結什麼婚了;已經結過婚的,除了一個人以外,都可以讓他們活下去;沒有結婚的 不准再結婚,進尼姑庵去吧,去。

莪 啊,一顆多麼高貴的心是這樣殞落了!朝士的眼睛,學者的辯舌,軍人的利劍,國家所矚望的一朵嬌花;時流的明鏡,人倫的雅範,舉世注目的中心,這樣無可挽回地殞落了!我是一切婦女中間最傷心而不幸的,我曾經從他音樂一般的盟誓中吮吸芬芳的甘蜜,現在卻眼看著他的高貴無上的理智,像一串美妙的銀鈴失去了諧和的音調,無比的青春美貌,在瘋狂中凋謝!啊!我好苦,誰料過去的繁華,變作今朝的泥土!

國王及普隆涅斯重上。

王 戀愛!他的精神錯亂不像是為了戀愛;他說的話雖然有些顛倒,也不像是瘋狂。他有些什麼心事盤踞在他的靈魂裡,我怕它也許會產生危險的結果。為了防免 萬一起見,我已經當機立斷,決定了一個辦法:他必須立刻到英國去,向他們追索延宕未納的貢物;也許他到海外各國遊歷一趟以後,時時變換的環境,可以替他排 解去這一樁使他神思恍惚的心事。你看怎麼樣?

普 那很好;可是我相信他的煩悶的根本原因,還是為了戀愛上的失意。啊,莪菲莉霞!你不用告訴我們漢姆萊脫殿下說些什麼話;我們全都聽見了。陛下,照您的意思辦吧;可是您要是認為可以的話,不妨在戲劇終場以后,讓他的母后獨自一人跟他在一起,懇求他向她吐露他的心事;她必須很坦白地跟他談談,我就找一個所在聽他們說些什麼。要是她也探聽不出他的秘密來,您就叫他到英國去,或者憑著您的高見,把他關禁在一個適當的地方。

王 就這樣吧;大人物的瘋狂是不能聽其自然的。同下

第二場 城堡中的廳堂[编辑]

漢姆萊脫及若干伶人上。

漢 請你念這段劇詞的時候,要照我剛才讀給你聽的那樣子,一個字一個字打舌頭上很輕快地吐出來;要是你也像多數的伶人們一樣,只會拉開了喉嚨嘶叫,那麼我寧願叫那宣佈告示的公差念我這幾行詞句。也不要老是把你的手在空中這麼搖揮;一切動作都要溫文,因為就是在洪水暴風一樣的感情激發之中,你也必須取得一種節制,免得流於過火。啊!我頂不願意聽見一個披著滿頭假髮的傢伙在臺上亂嚷亂叫,把一段感情片片撕碎,讓那些只愛熱鬧的下層觀眾聽出了神,他們中間的大部分是除了欣賞一些莫名其妙的手勢以外,什麼都不懂得的。我可以把這種傢伙抓起來抽一頓鞭子,因為他把妥瑪剛脫形容過了分,希律王的兇暴也要對他甘拜下風。[1]請你留心避免才好。

甲伶 我留心著就是了,殿下。

漢 可是太平淡了也不對,你應該接受你自己的常識的指導,把動作和言語互相配合起來;特別要注意到這一點,你不能越過自然的常道;因為不近情理的過分描寫,是和演劇的原意相反的,自有戲劇以來它的目的始終是反映人生,顯示善惡的本來面目,給它的時代看一看它自己演變發展的模型。要是表演得過分了或者太懈怠了,雖然可以博外行的觀眾一笑,明眼之士卻要因此而皺眉;你必須看重這樣一個卓識者的批評,甚于滿場觀眾盲目的毀譽。啊!我曾經看見有幾個伶人演戲,而且也聽見有人把他們極口捧場,說一句並不過分的話,他們既不會說基督徒的語言,又不會學著人的樣子走路,瞧他們在臺上大搖大擺,使勁叫喊的樣子,我心裡就想一定是什麼造化的雇工把他們造了下來,造得這樣拙劣,以至於全然失去了人類的面目。

甲伶 我希望我們在這方面已經相當糾正過來了。

漢 啊!你們必須徹底糾正這一種弊病。還有你們那些扮演小丑的,除了劇本上專為他們寫下的臺詞以外,不要讓他們臨時編造一些話兒加上去。往往有許多小丑愛用自己的笑聲,引起台下一些無知的觀眾的哄笑,雖然那時候全場的注意力應當集中於其他更重要的問題上;這種行為是不可恕的,它表示出那丑角的可鄙的野心。去,準備起來吧。伶人等同下

普隆涅斯,羅森克蘭滋及基騰史登上。

漢 啊,大人,王上願意來聽這一本戲嗎?

普 他跟娘娘都就要來了。

漢 叫那些戲子們趕緊點兒。普下你們兩人也去幫著催催他們。

羅、基 是,殿下。羅、基下

漢 喂!霍拉旭!

霍拉旭上。

霍 有,殿下。

漢 霍拉旭,你是我所交接的人們中間最正直的一個人。

霍 啊,殿下!——

漢 不,不要以為我在恭維你;你除了你的善良的精神以外,身無長物,我恭維了你又有什麼好處呢?為什麼要向窮人恭維?不,讓蜜糖一樣的嘴唇去吮舐愚妄的榮華,在有利可圖的所在彎下他們生財有道的膝蓋來吧。聽著。自從我能夠辨別是非,察擇賢愚以后 ,你就是我靈魂裡選中的一個人,因為你雖然經歷一切的顛沛,卻不曾受到一點傷害,命運的虐待和恩寵,對你都是一樣;能夠把感情和理智調整得那麼適當,命運不能把他玩弄於指掌之間,那樣的人是有福的。給我一個不為感情所奴役的人,我願意把他珍藏在我的心坎,我的靈魂的深處,正像我對你一樣。這些話現在也不必多說了。今晚我們要在國王面前表演一齣戲劇,其中有一場的情節跟我告訴過你的我的父親的死狀頗相仿佛;當那幕戲正在串演的時候,我要請你集中你的全付精神,注視我的叔父,要是他在聽到了那一段戲詞以后 ,他的隱藏的罪惡還是不露出一絲痕跡來,那麼我們所看見的那個鬼魂一定是個惡魔,我的幻想也就像鐵匠的砧石那樣黑漆一團了。留心看他;我也要把我的眼睛看定他的臉上;過后 我們再把各人觀察的結果綜合起來,替他下一個判斷。

霍 很好,殿下;在這本戲表演的時候,要是他在容色舉止之間,有什麼地方逃過了我們的注意,請您唯我是問。

漢 他們來看戲了;我必須裝作無所事事的神氣。你去揀一個地方坐下。

奏丹麥進行曲,喇叭吹花腔。國王,王后,普隆涅斯,莪菲莉霞,羅森克蘭滋,基騰史登及餘人等上。

王 你好嗎,漢姆萊脫賢侄?

漢 很好,好極了;我吃的是變色蜥蜴的肉,喝的是充滿著甜言蜜語的空氣,你們的肥雞還沒有這樣的味道哩!

王 你這種話真是答非所問,漢姆萊脫;我不是那個意思。

漢 不,我現在也沒有那個意思。向普大人,您說您在大學裡念書的時候,曾經演過一回戲嗎?

普 是的,殿下,他們都稱讚我是一個很好的演員哩。

漢 您扮演什麼角色呢?

普 我扮的是裘力斯該撒;勃魯脫斯在裘必脫神殿裡把我殺死。

漢 他在神殿裡殺死了那麼好的一頭小牛,真太殘忍了。那班戲子已經預備好了嗎?

羅 是,殿下,他們在等候您的旨意。

后 過來,我的好漢姆萊脫,坐在我的旁邊。

漢 不,好媽媽,這兒有一個更迷人的東西哩。

波 向王啊哈!您看見嗎?

漢 小姐,我可以睡在您的懷裡嗎?

莪 不,殿下。

漢 我的意思是說,我可以把我的頭枕在您的膝上嗎?

莪 嗯,殿下。

漢 您以為我在轉著下流的念頭嗎?

莪 我沒有想到,殿下。

漢 睡在姑娘大腿的中間,想起來倒是很有趣的。

莪 什麼,殿下?

漢 沒有什麼。

莪 您在開玩笑哩,殿下。

漢 誰,我嗎?

莪 嗯,殿下。

漢 上帝啊!我不過是給您消遣消遣的。一個人為什麼不說說笑笑呢?您瞧,我的母親多麼高興,我的父親還不過死了兩個鐘頭。

莪 不,已經四個月了,殿下。

漢 這麼久了嗎?噯喲,那麼讓魔鬼去穿孝服吧,我可要去做一身貂皮的新衣啦。天啊!死了兩個月,還沒有把他忘記嗎?那麼也許一個大人物死了以后 ,他的記憶還可以保持半年之久;可是憑著聖母起誓,他必須造下幾所教堂,否則他就要跟那被遺棄的木馬一樣,沒有人再會想念他了。

高音笛奏樂。啞劇登場。 一國王及一王后上,狀極親熱,互相擁抱。后跪地,向王作宣誓狀,王扶后起,俯首后 頸上。王就花坪上睡下;后見王睡熟離去。另一人上,自王頭上去冠,吻冠,注毒藥於王耳,下。后 重上,見王死,作哀慟狀。下毒者率其他二三人重上,佯作陪后悲哭狀。從者舁王屍下。下毒者以禮物贈后,向其乞愛;后先作憎惡不願 狀,卒允其請。同下

莪 這是什麼意思,殿下?

漢 呃,這是陰謀詭計的意思。

莪 大概這一場啞劇就是全劇的本事了。

致開場詞者上。

漢 這傢伙可以告訴我們一切;演戲的都不能保守秘密,他們什麼話都會說出來。

開場詞:

這悲劇要是演不好,

要請各位原諒指教,

小的在這廂有禮了。致開場詞者下

漢 這算開場詞呢,還是指環上的詩銘?

莪 它很短,殿下。

漢 正像女人的愛情一樣。

二伶人扮國王王后上。

伶王 日輪已經盤繞三十春秋

那茫茫海水和滾滾地球,

月亮吐耀著借來的晶光,

三百六十回向大地環航,

自從愛把我們締結良姻,

亥門替我們證下了鴛盟。

伶后 願日月繼續他們的周遊,

讓我們再廝守三十春秋!

可是唉,你近來這樣多病,

鬱鬱寡歡,失去舊時高興,

好教我滿心裡為你憂懼。

可是,我的主,你不必疑慮;

女人的憂傷像愛情一樣,

不是太少,就是超過分量;

你知道我愛你是多麼深,

所以才會有如此的憂心。

越是相愛,越是掛肚牽胸;

不這樣那顯得你我情濃?

伶王 愛人,我不久必須離開你,

我的全身將要失去生機;

留下你在這繁華的世界

安享尊榮,受人們的敬愛:

也許再嫁一位如意郎君。

伶后 啊!我斷不是那樣薄情人;

我倘忘舊迎新,難邀天恕,

再嫁的除非是殺夫淫婦。

漢 旁白苦惱,苦惱!

伶后 婦人失節大半貪慕榮華,

多情女子決不另抱琵琶;

我要是與他人共枕同衾,

怎麼對得起地下的先靈!

伶王 我相信你的話發自心田,

可是我們往往自食前言。

志願不過是記憶的奴隸,

總是有始無終,虎頭蛇尾,

像未熟的果子密佈樹梢,

一朝紅爛就會離去枝條。

我們對自己所負的債務,

最好把它丟在腦後不顧;

一時的熱情中發下誓願,

心冷了,那意志也隨雲散。

過分的喜樂,劇烈的哀傷,

反會毀害了感情的本常。

人世間的哀樂變幻無端,

痛哭一轉瞬早換了狂歡。

世界也會有毀滅的一天,

何怪愛情要隨境遇變遷;

有誰能解答這一個啞謎,

是境由愛造?是愛逐境移?

失財勢的偉人舉目無親;

走時運的窮酸仇敵逢迎。

這炎涼的世態古今一轍:

富有的門庭擠滿了賓客;

要是你在窮途向人求助,

即使知交也要情同陌路。

把我們的談話拉回本題,

意志命運往往背道而馳,

決心到最後會全部推倒,

事實的結果總難符預料。

你以為你自己不會再嫁,

只怕我一死你就要變卦。

伶后 地不要養我,天不要亮我!

晝不得遊樂,夜不得安臥!

毀滅了我的希望和信心;

鐵鎖囚門把我監禁終身!

每一種惱人的飛來橫逆,

把我一重重的心願摧折!

我倘死了丈夫再作新人,

讓我生前死後永陷沉淪!

漢 要是她現在背了誓!

伶王 難為你發這樣重的誓願。

愛人,你且去;我神思昏倦,

想要小睡片刻。

伶后 願你安睡;

上天保佑我倆永無災悔!

漢 母親,您覺得這本戲怎樣?

后 我想那女人發的誓太重了。

漢 啊,可是她會守約的。

王 這本戲是怎麼一個情節?裡面沒有什麼要不得的地方嗎?

漢 不,不,他們不過開玩笑毒死了一個人;沒有什麼要不得的。

王 戲名叫什麼?

漢 「捕鼠機」。呃,怎麼?這是一個象徵的名字。戲中的故事影射著維也納的一件謀殺案。貢札古是那公爵的名字;他的妻子叫做白普蒂絲妲。您看下去就知道 是怎麼一回事啦。這是一本很惡劣的作品,可是那有什麼關係?它不會對您陛下跟我們這些靈魂清白的人有什麼相干;讓那有毛病的馬兒去驚跳退縮吧,我們的肩背都是好好兒的。

一伶人扮琉西安納斯上。

漢 這個人叫做琉西安納斯,是那國王的侄子。

莪 您很會解釋劇情,殿下。

漢 要是我看見傀儡戲搬演您跟您愛人的故事,我也會替你們解釋的。動手吧,兇手!混帳東西,別扮鬼臉了,動手吧!來;啞啞的烏鴉發出復仇的啼聲。

琉 黑心快手,遇到妙藥良機;

趁著沒人看見事不宜遲。

你夜半采來的毒草煉成,

赫凱娣的咒語念上三巡,[2]

趕快發揮你兇惡的魔力,

讓他的生命速歸於幻滅。以毒藥注入睡者耳中

漢 他為了覬覦權位,在花園裡把他毒死。他的名字叫貢札古;那故事原文還存在,是用很好的意大利文寫成的。底下就要做到那兇手怎樣得到貢札古的妻子的愛了。

莪 王上起來了!

漢 什麼!給一場假火嚇怕了嗎?

后 陛下怎麼樣啦?

普 不要演下去了!

王 給我點起火把來!去!

眾 火把!火把!火把!除漢、霍外均下

漢 嗨,讓那中箭的母鹿掉淚,

沒有傷的公鹿自去遊玩;

有的人失眠,有的人酣睡,

世界就是這樣循環輪轉。

老兄,要是我的命運跟我作起對來,憑著我這念詞的本領,頭上插上滿頭的羽毛,開縫的靴子上綴上兩朵絹花,你想我能不能在戲班子裡插足?

霍 也許他們可以讓您領半額包銀。

漢 我可要領全額的。

因為你知道,親愛的台芒,

這一個荒涼破碎的國土原本是喬武統治的雄邦,

而今王位上卻坐著——孔雀。

霍 您該把它押了韻才是。

漢 啊,好霍拉旭!那鬼魂真的沒有騙了我。你看見嗎?

霍 看見的,殿下。

漢 當那演戲的一提到毒藥的時候?

霍 我看得他很清楚。

漢 啊哈!來,奏樂!來,那吹笛子的呢?

要是國王不愛這本喜劇,

那麼他多分是不能賞識。

來,奏樂!

羅森克蘭滋及基騰史登重上。

基 殿下,允許我跟您說句話。

漢 好,你對我講全部歷史都可以。

基 殿下,王上——

漢 嗯,王上怎麼樣?

基 他回去以後,非常不舒服。

漢 喝醉酒了嗎?

基 不,殿下,他在動脾氣。

漢 你應該把這件事告訴他的醫生,才算你的聰明;因為叫我去替他診視,恐怕反而更會激動他的脾氣的。

基 好殿下,請您說話檢點些,別這樣拉扯開去。

漢 好,我是聽話的,你說吧。

基 您的母后心裡很難過,所以叫我來。

漢 歡迎得很。

基 不,殿下,這一種禮貌是用不到的。要是您願意給我一個好好的回答,我就把您母親的意旨向您傳達;不然的話,請您原諒我,讓我就這麼回去,我的事情算是完了。

漢 我不能。

基 您不能什麼,殿下?

漢 我不能給你一個好好的回答,因為我的腦子已經壞了;可是我所能夠給你的回答,你——我應該說我的母親,——可以要多少有多少。所以別說廢話,言歸正傳吧;你說我的母親——

羅 她這樣說:您的行為使她非常驚愕。

漢 啊,好兒子,居然會叫一個母親吃驚!可是在這母親的吃驚的后 面,還有些什麼話呢?說吧。

羅 她請您在就寢以前,到她房間裡去跟她談談。

漢 即使她是我的十個母親,我也一定服從她。你還有什麼別的事情?

羅 殿下,我曾經蒙您錯愛。

漢 憑著我這雙扒兒手起誓,我現在還是歡喜你的。

羅 好殿下,您心裡這樣不痛快,究竟為了什麼原因?要是您不肯把您的心事告訴您的朋友,那恐怕會累您自己失去自由的。

漢 我不滿足我現在的地位。

羅 怎麼!王上自己已經親口把您立為王位的繼承者了,您還不能滿足嗎?

漢 嗯,可是「草兒青青,——」這句老話也有點兒發了黴啦。

樂工等持笛上。

漢 啊!笛子來了;拿一枝給我。跟你們退后 一步說話;為什麼你們總這樣千方百計地窺探我的隱私,好像一定要把我逼進你們的圈套?

基 啊!殿下,要是我有太冒昧放肆的地方,那都是因為我對於您的忠誠太激動了。

漢 我不大懂得你的話。你願意吹吹這笛子嗎?

基 殿下,我不會吹。

漢 請你吹一吹。

基 我真的不會吹。

漢 請你不要客氣。

基 我真的一點不會,殿下。

漢 那是跟說謊一樣容易的;你只要用你的手指按著這些笛孔,把你的嘴放在上面一吹,它就會發出最好聽的音樂來。瞧,這些是音栓。

基 可是我不會從它裡面吹出諧和的曲調來;我沒有懂得它的技巧。

漢 哼,你把我看成了什麼東西!你會玩弄我;你自以為摸得到我的心竅;你想要探出我的內心的秘密;你會從我的最低音試到我的最高音;可是在這枝小小的樂器之內,藏著絕妙的音樂,你卻不會使它發出聲音來。哼,你以為玩弄我比玩弄一枝笛子容易嗎?無論你把我叫作什麼樂器,我是不讓你把我玩弄的。

普隆涅斯重上。

漢 上帝祝福你,先生!

普 殿下,娘娘請您立刻就去見她說話。

漢 你看見那片像駱駝一樣的雲嗎?

普 噯喲,它真的像一頭駱駝。

漢 我想它還是像一頭鼬鼠。

普 它拱起了背,正像是一頭鼬鼠。

漢 還是像一條鯨魚吧?

普 很像一條鯨魚。

漢 那麼等一會兒我就去見我的母親。旁白我給他們愚弄得再也忍不住了。高聲我等一會兒就來。

普 我就去這麼說。

漢 等一會兒是很容易說的。離開我,朋友們。除漢外均下現在是一夜之中最陰森的時候,鬼魂都在此刻從墳墓裡出來,地獄也要向人世吐放癘氣;現在我可以痛飲熱騰騰的鮮血,幹那白晝所不敢正視的殘忍的行為。且慢!我還要到我母親那兒去一趟。心啊!不要失去你的天性之情,永遠不要讓尼羅的靈魂潛入我這堅定的胸懷;[3]讓我做一個凶徒,可是不要做一個逆子。我要用利劍一樣的說話刺痛她的心,可是決不傷害她身體上一根毛發;我的舌頭和靈魂要在這一次學學偽善者的樣子,無論在言語上給她多麼嚴厲的譴責,在行動上卻要做得絲毫不讓人家指摘。

第三場 城堡中的一室[编辑]

國王,羅森克蘭滋及基騰史登上。

王 我不歡喜他;縱容他這樣瘋鬧下去,對於我是一個很大的威脅。所以你們快去準備起來吧;我馬上就可以發表明令,派遣你們兩人護送他到英國去。就我的地位而論,他的瘋狂每小時都可以危害我的安全,我不能讓他留在我的近旁。

基 我們就去準備起來;許多人的安危都寄託在陛下身上,這一種顧慮是最聖明不過的。

羅 每一個庶民都知道怎樣遠禍全身,一個身負天下重寄的人,尤其應該時刻不懈地防備危害的襲擊。君主的薨逝不僅是個人的死亡,它像一個漩渦一樣,凡是在它近旁的東西,都要被它卷去同歸於盡;又像一個矗立在最高山峰上的巨輪,它的輪輻上連附著無數的小物件,當巨輪轟然崩裂的時候,那些小物件也跟著它一齊粉碎。國王的一聲歎息,總是隨著全國的呻吟。

王 請你們準備立刻出發;因為我們必須及早制止這一種公然的威脅。

羅、基 我們就去趕緊預備。羅、基同下

普隆涅斯上。

普 陛下,他到他母親房間裡去了。我現在就去躲在幃幕後面,聽他們怎麼說。我可以斷定她一定會把他好好教訓一頓的。您說得很不錯,母親對於兒子總有幾分偏心,所以最好有一個第三者躲在旁邊偷聽他們的談話。再會,陛下;在您未睡以前,我還要來看您一次,把我所探聽到的事情告訴您。

王 謝謝你,賢卿。普下啊!我的罪惡的戾氣已經上達於天;我的靈魂上負著一個元始以來最初的咒詛,殺害兄弟的暴行!我不能祈禱,雖然我的願望像決心一樣強烈;我的更堅強的罪惡擊敗了我的堅強的意願。像一個人同時要做兩件事情,我因為不知道應該先從什麼地方下手而徘徊歧途,結果反弄得一事無成。要是這一隻可咒詛的手上染滿了一層比它本身還厚的兄弟的血,難道天上所有的甘霖,都不能把它洗滌得像雪一樣潔白嗎?慈悲的使命,不就是寬宥罪惡嗎?祈禱的目的,不是一方面預防我們的墮落,一方面救拔我們於已墮落之後嗎?那麼我要仰望上天;我的過失已經消減了。可是唉!那一種祈禱才是我所適用的呢?「求上帝赦免我的殺人重罪」嗎?那不能,因為我現在還佔有著那些引起我的犯罪動機的目的物,我的王冠,我的野心和我的王后。非分攫取的利益還在手裡,就可以幸邀寬恕嗎?在這貪污的人世,罪惡的鍍金的手也許可以把公道推開不顧,暴徒的贓物往往成為枉法的賄賂;可是天上卻不是這樣的,在那邊一切都無可遁避,任何行動都要顯現它的真相,我們必須當面為我們自己的罪惡作證。那麼怎麼辦呢?還有什麼法子好想呢?試一試懺悔的力量吧。什麼事情是懺悔所不能做到的?可是對於一個不能懺悔的人,它又有什麼用呢?啊,不幸的處境!啊,像死亡一樣黑暗的心胸!啊,越是掙扎,越是不能脫身的膠住了的靈魂!救救我,天使們!試一試吧:彎下來,頑強的膝蓋;鋼絲一樣的心弦,變得像新生之嬰的筋肉一樣柔嫩吧!但願一切轉禍為福!退後跪禱

漢姆萊脫上。

漢 他現在正在祈禱,我正好動手;我決定現在就幹,讓他上天堂去,我也算報了仇了。不,那還要考慮一下:一個惡人殺死我的父親;我,他的獨生子,卻把這個惡人送上天堂。啊,這簡直是以恩報怨了。他用卑鄙的手段,在我父親罪孽方中的時候乘其不備把他殺死;雖然誰也不知道在上帝面前,他的生前的善惡如何相抵,可是照我們一般的推想,他的業債多半是很重的。現在他正在洗滌他的靈魂,要是我在這時候結果了他的性命,那麼天國的路是為他開放著,這樣還算是復仇嗎?不!收起來,我的劍,等候一個更慘酷的機會吧;當他在酒醉以後,在憤怒之中,或是在亂倫縱欲的時候,有賭博,咒駡,或是其他邪惡的行為的中間,我就要叫他顛躓在我的腳下,讓他幽深黑暗不見天日的靈魂永墮地獄。我的母親在等我。這一服續命的藥劑不過延長了你臨死的痛苦。

国王起立上前。

王 我的言語高高飛起,我的思想滯留地下;沒有思想的言語永遠不會上升天界。

第四場 王后寢宮[编辑]

王后及普隆涅斯上。

普 他就要來了。請您把他著實教訓一頓,對他說他這種狂妄的態度,實在叫人忍無可忍,倘沒有您娘娘替他居中回護,王上早已對他大發雷霆了。我就悄悄地躲在這兒。請您對他講得著力一點。

漢 在內母親,母親,母親!

后 都在我身上,你放心吧。退下去,我聽見他來了。普匿幃後

漢姆萊脫上。

漢 母親,您叫我有什麼事?

后 漢姆萊脫,你已經大大得罪了你的父親啦。

漢 母親,您已經大大得罪了我的父親啦。

后 來,來,不要用這種胡說八道的話回答我。

漢 去,去,不要用這種胡說八道的話問我。

后 啊,怎麼,漢姆萊脫!

漢 現在又是什麼事?

后 你忘記我了嗎?

漢 不,憑著十字架起誓,我沒有忘記你;你是王后,你的丈夫的兄弟的妻子,你又是我的母親——但願你不是!

后 噯喲,那麼我要去叫那些會說話的人來跟你談談了。

漢 來,來,坐下來,不要動;我要把一面鏡子放在你的面前,讓你看一看你自己的靈魂。

后 你要幹麼呀?你不是要殺我嗎?救命!救命呀!

普 在後喂!救命!救命!救命!

漢 拔劍怎麼!是那一個鼠賊?要錢不要命嗎?我來結果你。以劍刺穿幃幕

普 在後啊!我死了!

后 噯喲!你幹了甚麼事啦?

漢 我也不知道;那不是國王嗎?

后 啊,多麼鹵莽殘酷的行為!

漢 殘酷的行為!好媽媽。簡直就跟殺了一個國王,再去嫁給他的兄弟一樣壞。

后 殺了一個國王!

漢 嗯,母親,我正是這樣說。揭幃見普你這倒運的,粗心的,愛管閒事的傻瓜,再會!我還以為是一個在你上面的人哩。也是你命不該活;現在你可知道愛管閒事的危險了。——別盡扭著你的手。靜一靜,坐下來,讓我扭你的心;你的心倘不是鐵石打成的,萬惡的習慣倘不曾把它硬化得透不進一點感情,那麼我的話一定可以把它刺痛。

后 我幹了些什麼錯事,你才敢這樣肆無忌憚地向我搖唇弄舌呢?

漢 瞧這一幅圖畫,再瞧這一幅;這是兩個兄弟的肖像。你看這一個的相貌多麼高雅優美:亥披利恩的鬈髮,喬武的前額,像戰神馬斯一樣威風凜凜的眼睛,他降落在高吻穹蒼的山巔的傳報神邁邱利一樣矯健的姿態;這一個完善卓越的儀錶,真像每一個天神都曾在那上面打下印記,向世間證明這是一個男子的典型。這是你從前的丈夫。現在你再看這一個:這是你現在的丈夫,像一株黴爛的禾穗,損害了他的健碩的兄弟。你有眼睛嗎?你甘心離開這一座大好的高山,靠著這荒野生活嗎?嚇!你有眼睛嗎?你不能說那是愛情,因為在你的年紀,熱情已經冷淡下來,它必須等候理智的判斷;什麼理智願意從這麼高的地方,降落到這麼低的所在呢?知覺你當然是有的,否則你就不會有行動;可是你那知覺也一定已經麻木了;因為就是瘋人也不會犯那樣的錯誤,無論怎樣喪心病狂,總不會連這樣懸殊的差異都分辨不出來的。那麼是什麼魔鬼蒙住了你的眼睛,把你這樣欺騙呢?你的視覺,聽覺,觸覺,嗅覺,全都失去了交相為用的功能了嗎?因為單單一個感官有了毛病,決不會使人愚蠢到這步田地的。羞啊!你不覺得慚愧嗎?要是地獄中的孽火可以在一個中年婦人的骨髓裡煽起了蠢動,那麼在青春的烈焰中,讓貞操像蠟一樣融化了吧。在強力的威迫下失身,有什麼可恥呢?霜雪都會自動燃燒,理智都會做情欲的奴隸呢。

后 啊,漢姆萊脫!不要說下去了!你使我的眼睛看進了我自己靈魂的深處,看見我靈魂裡那些洗拭不去的黑色的污點。

漢 嘿,生活在汗臭垢膩的眠床上,讓淫邪熏沒了心竅,在污穢的豬圈裡調情弄愛,——

后 啊,不要再對我說下去了!這些話像刀子一樣戳進我的耳朵裡;不要說下去了,親愛的漢姆萊脫!

漢 一個殺人犯,一個惡徒,一個不及你前夫二百分之一的庸奴,一個戴王冠的丑角,一個盜國竊位的扒兒手!

后 別說了!

漢 一個下流襤褸的國王,——

鬼上。

漢 天上的神明啊,救救我,用你們的翅膀覆蓋我的頭頂!——陛下英靈不昧,有什麼見教?

后 噯喲,他瘋了!

漢 您不是來責備您的兒子不該浪費他的時間和感情,把您煌煌的命令擱在一旁,耽誤了我所應該做的大事嗎?啊,說吧!

鬼 不要忘記。我現在是來磨礪你的快要蹉跎下去的決心。可是瞧!你的母親滿身都是驚愕。啊,快去安慰安慰她的正在交戰中的靈魂吧!最柔弱的人最容易受幻想的激動。去對她說話,漢姆萊脫。

漢 您怎麼啦,母親?

后 唉!你怎麼啦?為什麼你把眼睛睜視著虛無,向空中喃喃說話?你的眼睛裡射出狂亂的神情;像熟睡的兵士突然聽到警號一般,你的整齊的頭髮一根根都像有了生命似的豎立起來。啊,好兒子!在你的瘋狂的熱焰上,澆灑一些清涼的鎮靜吧!你在瞧些什麼?

漢 他,他!您瞧,他的臉色多麼慘淡!看見了他這一種形狀,要是再知道他所負的沉冤,即使石塊也會感動的。——不要瞧著我,因為那不過徒然勾起我的哀感,也許反會妨礙我的冷酷的決心;也許我會因此而失去勇氣,讓揮淚代替了流血。

后 你這番話是對誰說的?

漢 您沒有看見什麼嗎?

后 甚麼也沒有;要是有什麼東西在那邊,我不會看不見的。

漢 您也沒有聽見什麼嗎?

后 不,除了我們兩人的說話以外,我什麼也沒有聽見。

漢 啊,您瞧!瞧,它悄悄地去了!我的父親,穿著他生前所穿的衣服!瞧!他就在這一刻,從門口走出去了!鬼下

后 這是你腦中虛構的意象;一個人在心神恍惚的狀態中,最容易發生這種幻妄的錯覺。

漢 心神恍惚!我的脈搏跟您的一樣,在按著正常的節奏跳動哩。我所說的並不是瘋話;要是您不信,我可以把我剛才說過的話一字不漏地複述一遍,一個瘋人是不會記憶得那樣清楚的。母親,為了上帝的慈悲,不要自己安慰自己,以為我這一番說話,只是出於瘋狂,不是真的對您的過失而發;那樣的思想不過是騙人的油膏,只能使您潰爛的良心上結起一層薄膜,那內部的毒瘡卻在底下愈長愈大。向上天承認您的罪惡吧,懺悔過去,警戒未來;不要把肥料澆在莠草上,使它們格外蔓延起來。原諒我這一番正義的勸告;因為在這種萬惡的時世,正義必須向罪惡乞恕,它必須俯首屈膝,要求人家接納他的善意的箴規。

后 啊,漢姆萊脫!你把我的心劈為兩半了!

漢 啊!把那壞的一半丟掉,保留那另外的一半,讓您的靈魂清淨一些。晚安!可是不要上我叔父的床;即使您已經失節,也得勉力學做一個貞節婦人的樣子。習慣雖然是一個可以使人失去羞恥的魔鬼,但是它也可以做一個天使,對於勉力為善的人,它會用潛移默化的手段,使他徙惡從善。您要是今天晚上自加抑制,下一次就會覺得這一種自製的功夫並不怎樣為難,慢慢兒就可以習以為常了;因為習慣簡直有一種改變氣質的神奇的力量,它可以使魔鬼主宰人類的靈魂,也可以把他從人們心裡驅逐出去。讓我再向您道一次晚安;當您希望得到上天祝福的時候,我將求您祝福我。至於這一位老人家,指普我很后 悔自己一時鹵莽把他殺死;可是這是上天的意思,要借著他的死懲罰我,同時借著我的手懲罰他,使我一方面而自己受到天譴,一方面又成為代天行刑的使者。我現在先去把他的屍體安頓好了,再來承擔這一個殺人的過咎。晚安!為了顧全母子的恩慈,我不得不忍情暴戾;不幸已經開始,更大的災禍還在接踵而至。再有一句話,母親。

后 我應當怎麼做?

漢 我不能禁止您不再讓那驕淫的僭王引誘您和他同床,讓他擰您的臉頰,叫您做他的小耗子;我也不能禁止您因為他給了您一兩個惡臭的吻,或是用他萬惡的手指撫摩您的頸項,就把您所知道的事情一起說了出來,告訴他我實在是裝瘋,不是真瘋。您應該讓他知道;因為那一個美貌聰明懂事的王后,願意隱藏著這樣重大的消息,不去告訴一頭蛤蟆,一頭蝙蝠,一頭老雄貓知道呢?不,雖然理性警告您保守秘密,您儘管學那寓言中的猴子,因為受了好奇心的驅使,到屋頂上去開了籠門,把鳥兒放走,自己鑽進籠裡去,結果連籠子一起掉下來跌死吧。

后 你放心吧,要是言語是從呼吸裡吐出來的,我決不會讓我的呼吸洩露了你對我所說的話。

漢 我必須到英國去;您知道嗎?

后 唉!我忘了;這事情已經這樣決定了。

漢 公文已經封好,打算交給我那兩個同學帶去,這兩個傢伙我要像對待兩條咬人的毒蛇一樣隨時提防;他們將要做我的先驅,引導我鑽進什麼圈套裡去。我倒要瞧瞧他們的能耐。開炮的要是給炮轟了,也是一件好玩的事;他們會埋地雷,我要比他們埋得更深,把他們轟到月亮裡去。啊!用詭計對付詭計,不是頂有趣的嗎?這傢伙一死,多分會提早了我的行期;讓我把這屍體拖到隔壁去。母親,晚安!這一位大臣生前是個愚蠢饒舌的傢伙,現在卻變成非常謹嚴莊重的人了。來,老先生,讓我把您拖下您的墳墓裡去。晚安,母親!各下;漢曳普屍入內

  1. 妥瑪剛脫(Termagant),傳說中殘惡兇暴之回教女神。希律(Herod),耶穌時代統治伽利利之暴君。二者為往時教訓劇(Morality)及神跡劇(Mystery)中常見之角色。
  2. 赫凱娣(Hecate),黑夜及幽冥之女神。
  3. 尼羅(Nero),古羅馬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