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全書始 第一回 李節度拜佛求子 真羅漢降世投胎 下一回▶


  話說南宋自南渡以來,遷都臨安,高宗皇帝建炎天子四年,改為紹興元年。在朝有一位京營節度使,姓李名茂春,原籍浙江台州府天台縣人,娶妻王氏,夫妻好善。李大人為人最慈,帶兵軍令不嚴,因此罷官回籍。在家中樂善好施,修橋補路,扶危濟困,冬施棉衣,夏施湯藥。這李大人在街市閑遊,人都呼之為李善人。內中就有人說:「李善人不是真善人,要是真善人,怎麼會沒兒子?」這話李大人正聽見,自己回至家中,悶悶不樂。夫人王氏見大人回來,悶悶不樂。可就問大人因何不樂?大人說:「我在街市閑遊,人都稱我為李善人,內中就有人暗中說,被我聽見。他說我懲惡揚善,又說善人不是真心,要是真心為善,不能沒兒子。我想上天有眼,神佛有靈,當教你我有兒子纔是。」夫人勸大人納寵,買兩侍妾,也可以生兒養女。大人說:「夫人此言差矣,吾豈肯作那不才之事?夫人年近四旬,尚可以生養兒女。你我齋戒沐浴三天,同到永寧村北天台山國清寺拜佛求子。倘使上天有眼,你我夫妻也可生子。」王氏夫人說:「甚好。」

  李茂春擇了日期,帶著僮僕人等,夫人坐轎,員外乘馬,到了天台山下。祇見此山高聳天際,山峰直立,樹木森森,國清寺在半山之上。到了山門以外,祇見山門高大,裏面鐘鼓二樓,前至後五層大殿,後有齋堂客舍,經堂戒堂,二十五間藏經樓。員外下馬,裏面僧人出來迎接,到客堂奉茶。老方丈性空長老,知道是李員外降香,親身出來接見,帶著往各處拈香。夫妻先至大雄寶殿拈香,叩求神佛保佑:「千萬教我得子,接續香煙。如佛祖顯靈,我等重修古廟,再塑金身。」禱告已畢,又至各處拈香。到了羅漢堂拈香,方燒至四尊羅漢,忽見神像由蓮臺墜地。性空長老說:「善哉!善哉!員外定生貴子,過日我給員外道喜。」

  李員外回到家中,不知不覺夫人有喜。過了數個月,生了一個公子。臨生之時,紅光罩院,異香扑鼻,員外甚喜。這孩自生落之後,就哭聲不止,直至三朝。

  這日正有親友鄰里來慶賀,外面家人來回話,說有國清寺方丈性空,給員外送來一份厚禮,親來賀喜。員外迎接進來。性空說:「員外大喜。令郎公可平安?」員外說:「自從生落之後,直哭到今朝不止,吾正憂慮此事。老和尚有何妙法能治?」性空說:「好辦。員外先到裏面把令公子抱出我看看,就知道是何緣故了。」員外說:「此子未過滿月,就抱出來,恐有不便。」性空說:「無妨。員外可用袍袱蓋上,可以不沖三光。」員外一聽有理,連忙把孩兒從裏面抱出來,給大眾一看。孩兒生得五官清秀,品貌清奇,啼哭不止。性空和尚過來一看,那孩兒一見和尚,立止啼哭,一咧嘴笑了。老和尚就用手摸那孩兒頭頂說:莫要笑,莫要笑,你的來歷我知道。你來我去兩拋開,省的大家胡倚靠。

  那孩兒立時不哭了。性空說:「員外,我收一個記名徒弟,給他取個名字,叫李修緣罷。」員外應了,把孩兒抱進去,出來給和尚備齋。吃罷,眾親友都散去,性空長老也去了。員外另僱奶娘扶養孩兒。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覺過了幾年。李修緣長至七歲,懶說懶笑,永不與同村兒童聚耍。入學讀書,請了一位老秀才杜群英先生在家教他,還有兩個同伴,一個是永寧村武孝廉韓成之子韓文美,年九歲。還有李夫人內侄,永寧村住,姓王名全,乃是兵部司馬王安士之子,年八歲,三子共讀書,甚是和美。就是李修緣年幼,過目不忘,目讀十行,才學出眾。杜先生甚奇之,常與人言:「久後成大器者,李修緣也。」至十四歲,五經四書諸子百家,背誦極熟,合王、韓二人,在學房時常作詩,口氣遠大。

  這年想要入縣考取文童,李茂春臥床不起,人事不知,病勢垂危。派人把內弟王安士請來,到床前。李員外說:「賢弟,我不久於人世。你外甥與你姐姐,全要你照應。修緣不可縱性廢讀,吾已給他定下親了,是劉家莊劉千戶之女。家中內外無人,全仗賢弟分心。」王安士說:「姐丈放心養病,不必多囑,弟自當照應。」員外又對王氏夫人說:「賢妻,我今五十五歲,也不算夭壽。我死之後,千萬要扶養孩兒,教訓他成名,我雖在九泉之下也甘心。」又囑了修緣幾句話,自己心中一亂,口眼一閉,嗚呼哀哉。李員外一死,合家慟哭,王員外幫辦喪事已畢,修緣守孝不能入場,是年王全、韓文美都中了秀才,兩家賀喜。

  王氏夫人家中有一座問心樓,一年所做之事,寫在帳上。每到歲底,寫好表章,連同帳一並交天,一年並無一件事隱瞞的。

  李修緣好道學,每見經卷必喜愛,讀之不捨。過了二年,王氏夫人一病而亡,李修緣自己慟哭一場,王員外幫辦喪事完畢。李修緣喜看道書,到了十八歲,這年孝滿脫眼。他立志出家,看破紅塵,所有家中之事,都是王員外辦理。李修緣自己到了墳上,燒了些紙錢,給王員外留下一紙書字,竟自去了。

  王員外兩日不見外甥,派人各處尋找,不見外甥。自己拆開字來一看。上寫的是:

    修緣去了,不必尋找。他年相見,便知分曉。

  王員外知道外甥素近釋道,在臨近庵觀寺院,各處派人尋找,並不見下落。派家人貼白帖,在各處尋找:「如有人把李修緣送來,謝白銀百兩。如有人知道實信,人在何處,送信來,謝銀五十兩。」一連三個月並無下落。

  書中交代,且說李修緣自從家中分手之後,信步遊行,到了杭城,把銀錢用盡,到了廟中要出家,人家也不敢留他。他自己到西湖飛來峰上靈隱寺廟中,見老方丈,要出家。當家和尚方丈乃是九世比丘僧,名元空長老,號遠瞎堂。一見李修緣,知道他是西天金身降龍羅漢降世,奉佛法旨,為度世而來。因他執迷不醒,用手擊了他三掌,把天門打開。他纔知道自己根本源流,拜元空長老為師,起名道濟。

  他坐禪坐顛,還有些瘋。廟裏獨叫他顛和尚,外面又叫他瘋和尚,訛言傳說濟顛僧。他本是奉佛法旨,所為度世而來,自己在外面濟困扶危,勸化眾生,在廟內不論哪個和尚有錢就偷,有衣服偷出去就當了吃酒,最愛吃肉。常有人說和尚例應吃齋,為甚麼吃酒?濟顛說:「佛祖留下詩一首,我人修心他修口,他人修口不修心,為我修心不修口。」自己就是與廟中的監寺僧廣亮不對,廟中除去了方丈,就屬監寺僧為尊。廣亮新作了一件僧衣,值錢四十吊。他偷了去當在當舖中,把當票貼在山門上,監寺廣亮一見僧袍沒有了,派人各處一找,把當票找著。和尚掛失票不行,把山門摘下來,四人抬著去贖。廣亮回稟老方丈說:「廟中瘋和尚不守清規,常偷眾僧的銀錢衣物等物,理應按清規治罪於他。」元空長老說道:「道濟無贓,不能治他。你等去暗中訪察,如要有贓證,把他帶來見我就是。」廣亮派兩個徒弟在暗中訪拿濟顛。濟顛在大雄寶殿供桌頭睡覺。兩個小和尚志清、志明,每日留神。這天見濟顛在大殿裏探頭出來,往各處偷瞧了多時,後又進去一看,躡足潛蹤出來,懷中鼓棚棚的。方至甬道當中,祇見志清、志明由屋中出來,說:「好濟顛,你又偷甚麼物件?休想逃走!」過去一伸手,把那濟顛和尚抓住,一直竟到方丈房中回話。監寺的先見長老說:「稟方丈知道,咱們廟中濟顛不守清規,偷盜廟中物件,按清規戒律之例治罪。」元空長老一聽,心中說:「道濟,你偷廟中物件,不該叫他等拿住。我雖然護庇你,也無話可說。」吩咐人:「把他帶上來就是。」濟公來至方丈前屋內,說:「老和尚你在哪裏?我在這裏問心。」見了方丈永遠是這樣,元空也不教他磕頭,說道:「道濟不守清規,偷盜廟中物件,應得何罪?」廣亮說:「砸毀衣缽戒碟,逐出廟外,不准為憎。」老方丈說:「我重責他就是。」就問道:「道濟,把偷之物獻出。」濟公說:「師父,他們真欺負我。我在大雄寶殿睡覺,因掃地沒有盛土之物,我放在懷中。你等來看罷。」說著,把絲絛一解,「嘩啦」落下土片。老方丈大怒,說:「廣亮誤害好人為盜,應得重責!」吩咐看響板要打監寺。眾僧都來瞧熱鬧。濟公自己出來,到了西湖,見樹林內有人上吊。濟公連忙過去要救此人。

  正是:

    行善之人得聖僧救,落難女子父女相會。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全書始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