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二十四回 認替僧榮歸靈隱寺 醉禪師初入勾欄院 下一回▶


   話說濟公聽家人回話,所有應用俱已全備,站起身來,同秦相、李懷春一同往花園書房之內。早見家人秦玉,端著一盆朱砂紅糨子,裏面放著一個刷子。和尚伸手拿起來,說:「大人要甚麼樣都行。」照秦桓頭上一刷下去,立刻是粘著襁子的,都消腫歸原。和尚一連數下,秦桓立刻腫消病止。和尚說:「這病可有反復,必須好好休息。我今給寫下一紙藥方,如要犯病,看我這藥方便好。」秦相知道這是和尚妙法,請濟公到前廳。李懷春說:「我可不能相陪。我要告辭,還有幾家請我看病,我要走了。」秦相派人送出相府。

  那濟公在書房和秦相一談,甚是投機。二人高談闊論,和尚對答如流,秦相甚為喜悅。說:「和尚,我哪能如你跳出紅塵,在古寺參修,也不問國家的興亡,也不問是非之成敗,奉經念佛,打坐參禪,說是一段樂事。我雖然在朝居官,終日伴君如伴虎,有一些不是,便有身家性命之虞。」和尚說:「大人說哪兒話來,大人官居宰相,位列三臺,在佐理皇猷,參贊化育之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察吏安民。」秦相說:「哎呀,和尚,你休要提那當朝一品,位列三臺。不提當朝一品猶可,一提起來,更覺心中發慌。俗語云:官大有險,樹大招風,權大生謗。我自居官以來,兢兢業業,對於王事,諸凡謹慎,外面尚落了許多怨言。哪裏像你和尚如此清閑自在,無患無憂。常言說得好:鐵甲將軍夜渡關,朝臣待漏五更寒,山寺日高僧未起,算來名利不如閑。我打算要認你和尚作為我的替身,不知你意下如何?」和尚說:「大人既是願意,我和尚求之不得。」正在說話之間,外面家人進來報告:「大人,公子爺病又犯了,腦袋照舊大了。」和尚說:「我也不用去,你叫他打開我那藥方瞧,照那藥方行事,他自好了。若不依我那藥方行,他的病是越來越重。」家人趕忙回西院去告訴秦桓。

  書中交代:秦桓他病好了後,便想起王興夫妻。問家人:「我的美人在哪裏?」秦玉說:「丟了。」秦桓說:「好東西!你們敢把我美人放了,那可不行!」方一著急,腦袋呼呼又長起來,嚇得家人急向西院裏回報相爺。祇纔聽得和尚一說,家人回來告訴秦桓。秦玉道:「公子爺,方纔和尚說的話,叫你照那藥方行事,病自好了。」秦桓說:「快把藥方拿來我瞧瞧。」家人連忙呈上去,秦桓打開一看,上面寫的是:「自身有病自心知,身病還須心藥醫,心若正時身亦淨,心生還是病生時。」秦桓一看,心想:「哎呀,我這病都是自己找的,我搶掠人家的婦人,作惡多端,我由此要改行為善,我這病就可好了。」想到這些,腦袋呼呼就小了。家人連忙來至東院報告相爺:「公子爺的病,一唸和尚的藥方就好了。」秦相說:「很好,汝等要好好服侍公子爺。」家人答應去了。

  祇見東府家人進來說道:「夫人得了篆風疼的病,滿床亂滾。」秦相說:「知道了。聖僧,你可會治篆腦風?」和尚說:「夫人必是錯說了話啦。不然,不能得這樣病症。我去看看。」秦相說:「夫人也來說甚麼呀。是了,昨夜是那裏鬧鬼,我做了一夢,見老太師回煞歸來,勸我良言。我醒來就要傳諭大碑樓止工,把眾和尚放回。夫人說:這不過是心頭想罷了,把我的善念打斷,少時就鬧起鬼來了。」濟公說:「我去照定夫人一抓就好。」

  秦相同和尚到東院內宅上房,聽見屋中咳聲不止。和尚說:「夫人,不要著急。我來,管待立時就好。」說完,口中唸唸有詞,沖定房中一抓,立刻夫人裏面好了。和尚說:「大人,你看好不好?」秦相連說著:「好,好。」濟公說:「我會神仙一把抓,一抓就好,抓出來還得捺出去。你看。」照定那裏一條臥著的癲犬一扔,祇聽汪汪叫了兩聲,一滾竟自死了。秦相說:「好利害!錯說一句話,就得篆腦風。久後我在朝中居官,說話總要小心謹慎。」秦相同和尚到書房內坐定,派人預備酒菜,就在此作通宵之樂。天有三鼓,祇聽外面風起。秦相說:「不好,又到昨日鬧鬼的時候了。」濟公說:「大人不必擔心,我去給大人捉鬼去。我和鬼打在一處,千萬不可管。」和尚出去了,祇聽那外面和尚說:「好鬼好鬼,把我吃了,我去和你一死相拼。」秦相在屋內一聽,心中大為不安,候至天色大明,出去一看,祇見那邊和尚躺著不動,叫家人過去把和尚喚醒,到了裏面坐下。秦相說:「和尚,我這裏給你換換衣服,送你榮歸廟宇。」叫家人去到外面,給和尚買僧衣鞋襪。家人答應,去不多時,給拿了三身僧衣,都是上好之物,一身黃雲緞的,一身白緞繡花的,一身藍緞子的,三身連鞋襪,一百二十兩。秦相派書童侍候,和尚沐浴更衣。濟公頭一回洗臉換上衣服,到了書房坐了。秦相把和尚贏的銀兩給他兌好,派家人把自己所乘之馬備好,打全班執事,送和尚榮歸故廟便了。和尚說:「大人,可恨我與大人緣淺,相見已晚,離別甚速。今日一分手,不知何年纔能相見?」秦相說:「和尚,你哪時願來祇管來。這也不是離著千山萬水,我正要無事和你盤桓盤桓。」濟公說道:「和尚要常到大人這裏來,大人,我那裏有些門包。」秦相吩咐把門工叫進來。不多時十幾個家人都來,站在書房以外,大人說:「濟公是我本閣的替僧,哪時來,不問我有甚麼公事,不許阻他,須回我知道。」那些家人連聲答應:「是是,奴才等謹依命。」濟公道:「這幾個人我和尚要賞他幾個錢,大人意下如何?」秦相知道和尚有贏到的幾萬銀子,必是做個臉,想罷說:「和尚,你自己酌量。」濟公說:「眾管家,每人我賞你們一百文。」秦相說:「和尚,你多賞他們幾兩,我給你墊上。」濟公說:「不是,我賞他們每人一百文,今天給明天不給了。我和尚來,這一百文,僱他們回話﹔我和尚不來,有一天算一天,每月每人加工錢三吊,大人你替我墊上罷。」秦相說:「是了。」和尚這纔告別,秦相派二十家人護送:「傳我的堂諭,所有各庵觀寺院,必須跪接跪送。他乃是本閣的替僧,送他榮耀歸廟。」眾家人答應,外面備馬。

  和尚告別秦相,出了相府上馬。家人打著引馬,頭前邊牌鎖根旗鑼傘扇,趕退閑人。街市上看熱鬧的人就多了,都要來看秦丞相的替僧。和尚騎馬來至靈隱寺,鳴鐘擂鼓,聚集眾僧。濟公先叫監寺的:「過來。我後面有銀子,你給稱五十兩一封二十封,十兩一封一百封。」監寺的答應。濟公說:「眾管家,當著我和尚,代我傳傳堂諭。」管家說:「是,不知聖僧就傳甚麼堂諭?」濟公說:「你們這廟中和尚聽真,濟公和尚乃是秦相爺的替僧,今天榮耀回寺。聖僧要同你們這些和尚借錢打酒,要有錢不借,登時送有司衙門治罪。」家人照這傳諭,眾僧人一聽:「這也不錯。」濟公又說:「眾管家來,再給我傳堂諭,久後我和尚沒錢,跟他們借錢,屋內沒人,偷點甚麼,不許言語。如瞧見,不叫偷。如違,當時推出廟門立斬。」管家一聽也笑了,祇可含糊答應。眾僧人一聽,心想:「這廟裏由他反了。」雖心中不悅,敢怒而不敢言。濟公把銀子賞二十家人,每人五十兩,打執事的人每人十兩。一個個歡天喜地,竟自去了。

  和尚把新衣裳脫下來,包在包裹之內,仍被上舊衲衣,拿住包袱,信步出了錢塘門。見眼前一座當舖,和尚進了當舖,把包袱往櫃上一捺。掌櫃的一瞧,一個窮和尚,穿著一身破壞,拿了些衣服,都是件件新,再瞧和尚直掀著簾子東瞧西看,仿佛是後頭有人追他,他像害怕的樣子。當舖掌櫃的說:「和尚,你這衣服從哪裏拿來的?趁此說實話。」濟公說:「掌櫃的,你看估多少給當多少?不然,給包上,我上別處當去。」旁邊二櫃過來說:「你別不開眼了。這位大師父,不是方纔騎著馬由門口過去,做了秦相的替僧。你不認得了?大師父當多少錢罷?」濟公說:「給我當一百五十吊錢吧。」二櫃說:「和尚要銀子要票子?」和尚說:「我要現錢,暫把當票存在櫃上。」掌櫃的叫人把現錢搬在門口,和尚就嚷:「誰來杠錢?」由那邊過來一大漢說:「和尚,我給你扛。」和尚說:「你心壞了,不叫你扛。」和尚叫些窮人這個扛三吊,那個扛二吊,大眾一分,還剩下五吊,和尚說:「叫那大漢扛著吧。」大漢扛起來趁亂就跑,和尚不追。眾人說:「和尚,把錢扛到哪去?」和尚說:「隨便吧。」

  眾人各自散去。和尚找衚衕一蹲,那大漢扛了五吊錢跑了十七條衚衕,和尚過去一把將大漢揪住。

  不知後事究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