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2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二十六回 救難女送歸清淨庵 高國泰家貧投故舊 下一回▶


  話說趙文會、蘇北山、濟公三人,在外間屋中坐定,見東裏間簾子一起,出來一位女子,長得是姿容秀美,大約在十八九歲,頭梳的盤龍髻,身穿的是素服。蘇北山一見,便知他是個良戶人家之女。一問女子的出身來歷,那女子現出一種愁容,就把賣身葬父,後為奸人拐賣,誤入煙花巷的事,由頭至尾細述了一遍。二位員外一聽,心中甚為悲慘,便問道:「春香姑娘,你可能吟詩?」尹春香說:「我粗通文理,略知一二。」趙員外說:「你既能如此,可以做兩首詩,如感懷絕句我看看。」趙員外方纔見那詩句,疑惑不是春香自己寫的,故此要當面試試他的文理。那尹春香並不加思索,提筆就寫:

    教坊脂粉喜鉛華,一片閑心對落花,

    舊曲聽來猶有恨,故國歸去卻無家。

    雲鬟半綰臨妝鏡,兩淚空流濕絳紗,

    安得江州白司馬,樽前重與訴琵琶。

  寫完了,遞與蘇趙二人觀看,連濟公俱是讚美,可惜這樣的高才,這樣的人品,墜落在煙花院中,甚是可慘,甚是可嘆。正在嘆息之間,又見尹春香又做了一首七律詩,上寫的是:

    骨肉傷殘事業荒,一身何忍入為娼,

    涕垂玉署辭官捨,步蹴金蓮入教坊。

    對鏡自憐傾國色,向人羞學倚門妝,

    春來雨露深如海,嫁得劉郎勝阮郎。

  濟公將詩看完,連聲說好。趙文會說:「來來,我作一首七絕。」鴇母取過文房四寶,趙文會不加思索,提筆一揮而就,上寫:

    誤入勾欄喜氣生,幸逢春香在院中,

    果然芳容似西子,卿須憐我我憐卿。

  蘇北山也是信口做了一首絕句詩,上寫的是:

    紅苞翠蔓冠時芳,天下風流盡春香,

    一月飽看三十日,花應笑我太輕狂。

  濟公說:「我也有一首詩。」便說道:「今天至此甚開懷。」尹春香聽說:「師父,你老人家修道的人,叫我作甚麼?」濟公說:「快快解開香羅帶,贈與貧僧捆破鞋。」眾人聽了,連聲大笑。和尚說:「二位員外可以作一件功德事。」蘇北山間:「尹春香,你願意把婆家,還是怎麼樣?」尹春香說:「但能有好善之人,救我出這火坑,我情願出家作一小尼,我尹氏之門三代感恩不淺。」蘇員外問:「鴇兒,要多少身價?」鴇兒說:「我花費了三百五十兩之多,還不算他在我家來這兩月日用吃穿。」蘇北山說:「好辦。」趙文會說:「蘇兄,這件事你給我作吧。我花五百兩,把他救出,送在城隍山上清貞老尼姑那清淨庵中,叫他照應也好。」吩咐家人立刻取了五百兩銀交與鴇兒,叫家人僱轎,把春香送往尼庵。春香一聽,連忙給三位叩頭,求三人親自護送。濟公說:「很好,我三人先走,前頭在那裏等你。」家人趙明等候跟轎。濟公三人出了勾欄院,一直奔城隍山而來。和尚信口說道:「行善之人有善緣,作惡之人天不容,貧僧前來度愚蒙,祇怕另人不惺忪。」

  羅漢正往前走,祇聽上面有人喊叫說:「濟公,你老人家可來了!我連到靈隱寺去了三次,並未見著,今日你老人家可來了。」說著,跑到面前雙膝跪下,向上叩頭。濟公一看,是一個六十以外年紀老者,頭戴四楞巾,身披土色銅氅,腰間束絲絛,白襪雲鞋,五官倒也純正。

  書中交代:來者這個人是怎麼一段緣故呢,祇因城隍山有一位老尼姑,名叫清貞。他娘家有一位侄女,名叫陸素貞,配夫高國泰,原籍餘杭縣城裏南門內儒林街住家。那個高國泰本來家中甚有錢,後來他祇知道唸書,不懂的營運,家中過的一貧如洗,祇剩他夫妻二人。上無片瓦遮身,下無立足之地,日無隔宿之糧,柴無一把,米無一粒。陸氏娘子可就說:「你我夫妻莫非待守坐斃不成?常言說的好:人挪活,樹挪死。莫如你我投奔臨安城,我有一姑母在城隍山出家,你我投奔到那裏找個學館,一則也可度日,二來官人也可用功,待至大比之年,官人再求取功名。不知官人意下如何?」高國泰說:「你我二人也祇是可,走吧!也沒法可施。」夫妻二人纔變賣些破壞的傢伙,零星的物件,湊成了盤費。夫妻起身,那一日到了城隍山。老尼姑一見,心中甚悅,特給他打掃三間房子,叫他夫妻這裏居住。陸氏娘子幫助做些針線,高國泰在廟中發憤讀書。在此廟中,夫妻甚是平安。

  過了有一個多月,這天合該有事,老尼姑有一個大徒弟,名叫慧性,看高國泰是玉堂人物,文質彬彬,滿腹經綸,文雅秀士,品貌端方,兩個人常時在一處高談雄辯。這位慧性乃是宦門之女,文理通達,高國泰也是對答如流。這一天屋中寂然無人,慧性就拈筆揮毫,做了一首七絕詩,呈與高國泰。高國泰接在手中一看,上面寫的是:

    身在白衣大士前,不求西度不求仙,

    但求一點楊枝水,灑在人間並蒂蓮。

  高國泰一看,顏色改變,說:「少師父不必如是,人生世上,男女祇因片刻歡娛,壞一生名節,遺臭萬年,被人恥笑。況且這乃是佛門善地,豈可污穢?」慧性一聽此言,便面紅耳赤,竟自去了。

  從此慧性再見高國泰自知羞恥,急忙奔避。國泰也知多不便之處,便求老師父:「在山下找兩間房子,我夫妻搬在山下居住,廟中多有不便。」老尼沒法,就在山下給找了三間屋子,單門獨院,是周半城周員外的房子。周員外問老尼:「甚麼人住?」老尼說:「是我一個親戚,由餘杭縣來,在廟中居住,是我內侄女,就是他夫妻兩人。我這內侄婿姓高,名叫國泰。他是唸書的人,他因住在廟中多有不便,故此要找房住。」周半城說:「明天你把高國泰帶來我看看。」

  老尼次日把國泰帶去見房東。周員外一看高國泰舉止端方,文文雅雅,欲有心周他,初次相見,又恐高國泰不受,自己又覺鹵莽,暗中吩咐家人:「高國泰房錢如有拖欠,不許催討。」這是周員外一分惻隱之心。果是他夫妻搬下山來,國泰以賣卜為生,得一百吃一百,得二百吃二百,夫妻度日,甚為窘困。不知不覺,已是半年六個月的房錢,尚未交過。

  這日,合該有事,收房租的家人告假,就托夥計代收房租。夥計不知細情,把房租折子一查。祇有高國泰欠房租六個月。他就想:「高國泰項長三頭,肩生六臂,頭頂著腳,踏著人家的產業,不給房租,我去找他去!」那家人到國泰門首叫門,裏面陸氏問道:「甚麼人叫門?」那家人說:「是周宅來取房租的。」陸氏說:「我家先生不在家,回來告訴他罷。」家人說:「人不在家,錢也不在家麼?六個月都不在家嗎?住人家的房子,你們頭頂著,腳踏著,不給錢,挨便挨過去就算完了。」陸氏說:「待我家先生回來,給送錢去罷。」家人說:「不用送,我們在口外頭修理房屋,把街門借與我們使罷。」家人就把街門扛走了。至晚,高國泰回來,一見街門沒有,便問陸氏。陸氏說:「房東來索房租,家人扛了去。」國泰一聽,氣沖牛斗:「好個大膽周半城!竟敢欺辱斯文!我要往錢塘縣把他去告狀!」陸氏說:「官人,我們沒錢,就是沒理。六個月的房租都未把還,要告人家,豈不於理不合?」夫妻二人正在商議,就見老尼姑清貞來了,見他夫妻正在焦煩。老尼一問,陸氏便把取房租扛門之故,說了一遍。老尼說:「先生不要在外面住了,仍是回我廟內去罷。在外面找錢甚難,先生指著算卦,如今天一天賣了三件假,三天賣不了一件真。先生口太直,不必在外面了。」就叫陸氏收拾收拾,老尼代交房子,同他夫妻仍回城隍山。哪想到他夫妻到廟住兩天,那天一早,國泰不言而去,臨走給陸氏三張字柬。陸氏一看,嚇得魂飛魄散!

  不知因何原故?且看下回再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