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3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三十二回 雲蘭鎮惡道興妖 梁萬蒼善人遇害 下一回▶


  話說梁士元正在門外站立,見從正西來了一個羽士道人,站在面前:「無量佛,善哉!善哉!貧道閑遊三山,悶蹈五岳,訪道尋仙,善觀氣色,能治吉凶。看公子這分相貌,五官端方,定是翰院之材。」梁士元連忙躬身施禮,說:「道爺貴姓?在哪座名山,何處洞府參修?我要領教。」道人說:「貧道就在這正北五里之遙五仙山祥雲觀出家。我姓張名妙興,專好相法。」梁士元說:「道爺既是好相法,奉求給我看看。」老道一聽,正中心懷。他此來原因遊方回廟,見圍牆已倒,大殿失修。張妙興就說他師弟劉妙通不知化緣修廟,盡在家中吃飯。劉妙通說:「我不能化緣了。如今雲蘭鎮梁善人概不書緣,家中立了粥廠,竟賑濟我們這一方窮人。也是道門中人自己壞事,前者有一位道門中朋友,在梁善人那裏化了一百兩紋銀,說是修佛殿,後來不修佛殿,他把一百兩紋銀全皆在煙花院中嫖了,被梁員外看見他從煙花院出來。老員外因此不施捨僧道,我還往哪裏化緣?」張鈔興說:「好,我要化不了梁善人,我給你磕頭,明天我去。」故此今日他來到這裏,見公子梁土元在門首站立。他眉頭一皺,計上心來,過來一相面,見公子問他,張妙興要施五鬼釘頭法,七箭鎖陽喉惡化。張妙興他先拉過公子的手來,說:「公子這分相貌,是上等相法,看尊像眉清目秀,生在詩書門第,禮樂人家,祖上根基不薄,真乃是石中之美玉,花中之丹桂。此時不但泮水遊香,定然科甲有准。此時官星未露,遇而不遇,達而不達,好比沖雲之鳥,落在荊棘之內﹔吞舟之魚,臨於污地之間。未得三江之水,焉能脫鱗為龍?公子把生辰八字說明,我給細細掐算。」梁士元把自己生辰八字全說明白,惡道記住,暗中掐訣唸咒,照定梁士元,冷不防一掌!三魄勾去一魂,七魄勾去二魂。梁士元一愕,反身倒下。老道自己回廟中,叫師弟用干草綁一個草人,用朱筆寫了生辰八字,用七個新針,把草人之心針住。劉妙通是個忠厚之人,見他這樣行為,問他所害之人是誰。張妙興說:「你不要胡說,我這不叫害人,我要惡化梁員外。」從此每日往雲蘭鎮上走走。

  書中交代,那梁士元自老道走後,家人出來一看,公子爺倒在門外,立刻叫同事之人,把梁士元抬至內院上房。梁員外一聽,嚇的驚魂千里。自己六十多歲,就是這一個孩子,倘有不測,那還了得!連忙派人請高明先生來,就給兒子治病。把先生請來一看,都說:「是失去魂魄,吃藥不效。」急的老員外求神禱告上天,許了大願。一連兩天,並不見好。

  這天早晨,梁善人站在門首,看那討粥之人,來的不少。他自己本是煩悶,祇見從南來了一個婦人,頭裏跑著三個小子,都有十一二歲,後面跟著兩個小子,也有七八歲,背後扛著一個男孩,有三四歲,懷中抱定一子,也有一兩歲。梁員外一看,說:「哎呀,這個婦人把街坊孩兒全帶來了。來人,把那位娘子請過來。」家人過去說:「娘子,我家員外有請。」那個婦人過來,慢慢先把孩兒都放下,然後叩頭:「惟願員外三多九如,多福多壽多兒女,福壽綿長。」梁員外問﹔「這幾孩兒,都是你家的嗎?」那婦人說:「我姓趙,祇因丈夫在外貿易未歸,我這幾個孩兒幼小,人口甚重,又過這樣荒年,故此我來這裏討一分粥,我一家人也好活命。」梁員外吩咐家人:「取十吊錢賞給這幾個小孩兒。」那婦人叩頭謝了,拿錢去了。老員外自己一想,方纔那個婦人,雖然窮,現有七個孩兒,久後要是長大之時,倒是造化。我雖有百萬之富,這一個兒,如今病的這樣兒。我看人生世上,大概也是命中所定,該當無子,苦求神佛也是徒然。

  正是思前想後,祇見正西來了一個老道,穿青色褂,面如刃鐵一般,一部連鬢落腮鬍子,背後欹插寶劍,口中說:「無量佛,善哉!善哉!貧道閑遊三山,悶踏五岳,永未見過這樣房煞!這房犯五鬼飛廉煞,家中不利小口,主於有惡病纏身。」梁員外一聽,連忙過去說:「仙長請了,我家這房犯五鬼飛廉煞,求仙長給破破。」老道說:「員外須帶我到宅院之內,細細看個真實。」梁萬蒼帶著老道到了裏院,往各處一看,然後到了書房之內。老道說:「員外明日在大門內,高搭法臺三丈二尺,上面預備八仙桌一張,太師椅子一把,再預備長壽香一封,五供一堂,黃毛邊紙一張,硯臺一方,筆一枝,白芨一塊,朱砂一包,香菜根無根水一碗,五穀糧食一盤。法臺頭前預備五色綢子,青黃赤白黑五色,按金木水火土五行。預備五百兩銀子,我給你散散福,你這房子的劫煞就沒有了。先把這五鬼解了,然後我再給你兒治病。」員外一聽,心中甚為喜悅,趕緊吩咐家人倒過茶來,說:「未領教道爺貴上下?怎麼稱呼?在哪座名山洞府修煉?」老道說:「員外是貴人多忘事,我常到員外這裏來。我姓張名妙興,在這村北五里地,五仙山祥雲觀出家。」員外說:「原來是街坊,我實在失敬了。」趕緊吩咐擺齋伺候。老道連連擺手,說:「員外不必費心,容日再擾,我還得回廟預備應用的東西,明日好來除煞。」說罷,站起身來告辭。員外親身送到外面,拱手作別。

  老道去後,員外趕緊吩咐家人,在大門內高搭法臺一座,把應用的東西照樣預備。眾多家人直忙亂了半天,至日落之時,諸事俱已齊畢,大家安歇,一夜晚景無話。

  次日眾人起來,淨等候老道來。天有巳正,老道倒沒來,和尚來了。原來是濟全帶著高國泰、蘇祿、馮順從餘杭縣回京,由此經過。和尚睜眼一看,大門內有法臺。羅漢爺早已占算明白,心說:「好孽畜,竟敢在此放妖作怪!」吩咐高國泰、蘇祿、馮順三人在此等候。和尚邁步直奔大門,見門口站立幾個家人。和尚打一問訊說:「辛苦眾位,我和尚從此經過,由早晨尚未用飯,我要在尊處化一頓齋吃。」眾家人說:「和尚,你來的晚了,看我們大門上,這裏貼著:『概不化緣。』原先我們員外本是善人,最喜齋僧布道,現在勿論是僧是道,我們員外一概不施捨。你要早來粥廠,可以討一分粥,你來遲了,明天再來罷。」和尚說:「我由早晨沒吃飯,你們眾位慈悲罷。」旁邊有一位老管家,最好行善,見和尚說的怪可憐的,他站起來說:「和尚,我由早起身體不爽,有一碗白米飯,連菜都一點沒吃,我拿來給你罷。」說罷進去,把飯端出來遞給和尚,和尚伸手一接,老管家一撒手,和尚往回也一拉手,「叭嚓」,連碗帶飯掉在地下。老管家說:「你這和尚,我好心好意給你端出飯來,你怎麼把碗碰了?」和尚哈哈一笑說:「你叫我和尚吃這個剩飯?」老管家說:「你不吃剩飯吃甚麼?」和尚說:「要吃乾鮮果子,冷葷熱炒,粉拌蜜餞,雞魚鴨肉整桌的。把我和尚請在上面獨坐,叫你們員外陪著我我纔吃呢。」家人一聽這話,氣往上撞說:「你這窮和尚滿嘴胡說,我們員外陪你吃飯?你這是說夢話呢。要叫我們員外陪你吃飯,你還得轉世投胎。」和尚說:「你說的話算不算?我和尚要化不出這樣齋來,我對不起你們。」說著話,和尚就嚷:「化緣來了!喂!」拿手往嘴上一抓,往大門裏一扔。眾家人掩口而笑。

  和尚連嚷了三聲,就聽裏面說道:「外面甚麼人喧嘩?」由裏面出來一位員外。和尚看這位員外身長八尺,頭戴雙葉逍遙員外巾,三藍繡花,身穿寶藍緞子逍遙員外氅,衣領緊繫,足下篆底首靴,面如三秋古月,慈眉善目,海下一部花白鬍鬚。從裏面出來,一見濟公,要請羅漢爺給兒治病。

  有分教,行善之人有善終,作惡之人天不容。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