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四十五回 華雲龍氣走西川 鎮八方義結英雄 下一回▶


  話說知縣看罷和尚寫的單子,這纔問湯二:「你說包袱是你的,你說裏面都是甚麼東西?你要說對了,把包袱給你﹔你若說不對,我要辦你圖財害命。」湯二說:「我那包袱裏有碎花水紅綾兩匹,松江白布兩匹,有錢兩吊,使紅頭繩串著,裏面還有紅綾一塊,有舊頭巾一頂,舊褲褂一身,舊鞋一雙,有紋銀二百兩,餘者並無他物。」老爺一聽,說:「和尚,你寫的跟他說的一樣,叫本縣把包袱斷給誰?」和尚說:「老爺問的還不明白,老爺問他銀子多少件?」湯二說:「我那銀子就知是二百兩,不知多少件?」老爺勃然大怒,說:「你的銀子,你為何不知道件數?打開包袱一看!」立時把包袱打開,一點,別的東西都對,銀子果然是三十七件。老爺說:「湯二,我看你這東西,必是久慣為賊。你把這和尚的香火道殺了,死屍放在何處?」湯二說:「小的實實不是圖財害命,這個包袱有人給我的。老爺如不信,把給我包袱的人,傳來一問便知。」老爺說:「甚麼人給你的包袱?」湯二說:「是本縣的孝廉李文芳,他是我的主人,他給我的,我並未圖財害命。」老爺就問手下書吏人等,本縣有幾個孝廉李文芳?書吏回稟,就是一個孝廉李文芳,老爺吩咐傳李文芳上堂質對。

  李文芳正在書房坐著生氣,眾書吏都跟他認識,正在勸解他。外面差人進來說:「請李老爺過堂。」李文芳問:「甚麼事又叫我過堂?」差人說:「人命重案。」李文芳到堂上一看,湯二正在那裏跪定,旁邊站著一個窮和尚,也不知是所因何故。湯二說:「員外,你給我這個包袱,他訛我,說我圖財害命。」濟公在旁邊說:「你拉出你窩主也不怕,咱們看看誰行誰不行。」知縣那裏問道:「李文芳,你可認識他嗎?」李文芳一聽:「這件事,甚不好辦,我別和他受這牽連官司。」遂說:「回稟老父台,孝廉不認識他,包袱不是我給的。」

  知縣勃然大怒,說:「好大膽鼠輩!我不動刑,你也不肯直說來,看夾棍伺候!」三班人役,立刻喊堂威,吩咐人來,把夾棍一放,嚇的湯二顏色改變,說:「老爺不必動刑,我還有下情告稟,我和李文芳還有案哪!」老爺吩咐:「招來!」湯二說:「小人原籍四川,自幼在李宅伺候我家二員外,書房伴讀,指望我家二員外成名上達,我等也可以發財。不想,我家二員外一病身亡,我一煩悶,終日飲酒取樂,醒而復醉。這天我家大員外李文芳把我用酒灌醉,問:『你願意發財不願意?』小人說:『人不為利,誰肯早起哪!』我說願。他說:『你要能赤身藏在你二主母院中,等我生日那天,我叫使人叫門,你從裏面出來,我給你二百兩銀子。』小人一時被財所迷,就應允了。昨天是我暗中藏在二主母院中,候至天晚,我溜進房中,在床底下把衣服全脫了,放在床上。我看見二主母抱著小孩睡熟,我自己出去一聽,祇聽外面叫門,我往外一跑,被我家員外同趙海明看見,也沒抓住我,我躲在花園書房之內。候至天明,我纔知道把二主母休了,小孩子留下,要辭奶娘,奶娘祇哭不走。我家大員外要謀奪家產,給了我二百兩銀子,連綾子帶布,下餘還等轉過年再來給我。我打算要回家,不想遇見這麼一個要命鬼和尚,他說我圖財害命,我並未作那樣之事。這是已往之事,小人並無謊言。」

  知縣一聽,方纔明白此事,旁邊招房先生寫著供,心中暗罵:「好一個李文芳,混帳東西!還是個孝廉,做出這樣傷天害理之事!」招房先生寫完了供,知縣吩咐把趙氏、李氏及趙海明帶上堂來,叫招房先生一唸湯二這篇供,趙海明一聽,這纔明白自己的女兒是貞節烈女,自己頗覺後悔,幾乎叫我逼死,心中甚是可慘,這纔給老爺叩頭,求老爺作主。

  知縣勃然大怒,說:「李文芳,你既是孝廉,就應當奉公守分,竟做出這樣傷天害理之事!為子不孝,為臣定然不忠﹔弟兄不義,交友必然不信。你兄弟既死,你應該憐恤孀婦,也是你李氏門中的德行。趙氏苦守貞節,你反施這樣虎狼之心,設這等奸險之計,你就死在地府陰曹,怎麼對得起你兄弟李文元的鬼魂?你知法犯法,本縣要重重辦你,你是認打認罰?」嚇的李文芳戰戰兢兢,自己覺著臉上無光,心中慚愧,無話可答,求老父台開恩,請示:「認打怎麼樣?認罰怎麼樣?」老爺說:「認打,我行文上憲,革去你的孝廉,本縣還要重辦你。你要認罰,本縣待你恩典,你快把你家中所有的產業,歸趙氏經管。他母子如有舛錯,你給我立一張甘結存案,那時有舛錯,我拿你治罪。我罰你五萬銀,給趙氏請旌表,立牌坊,你還得叫本處的紳士公同用轎,把你弟婦迎接回去。如不遵行,本縣我仍然重辦你。」李文芳說:「那是老父台的公斷,舉人情願認罰。遵老爺堂諭辦理。」老爺說:「雖然如是,本縣我還要責罰你,恐你惡習不改。來!傳吏房書,給我責他一百戒尺!」吏房立刻上來。李文芳本是本處的紳士,苦苦的哀求,老爺說:「我不叫皂隸打你,就是便宜。」吏房過來,打了一百戒尺,打的李文芳苦苦求饒。

  老爺吩咐帶趙海明,老爺說:「趙海明,你見事不明,幾乎把貞節婦逼死,你認打認罰?」趙海明叩頭說:「我認打如何?認罰如何?」老爺說:「認打,我把你員外革去,打二百軍棍﹔認罰,罰你三千銀,當堂交來,並非本縣要,給你女兒蓋一座節烈祠,留芳千古。」趙海明說:「那是老爺的思典,我出六千銀也願意。」

  老爺又叫把李氏帶上來,老爺說:「李氏,你要好生伏待你二主母,你雖然是不指著當奶娘,既出來就得實心任事。你二主母有體恤你之心,你也該盡心,再說把孩子奶大,你也有名有利。」李氏說:「謹遵老爺之諭。」

  柳知縣說:「湯二,你這廝狼心狗肺,你二主人在日,待你如何?」湯二說:「二員外在日,待我甚厚。」老爺說:「既是二員外待你甚厚,他死了,你就該在你二主母跟前盡心,你反生出謀奪家產、合謀勾串、陷害貞節烈婦。來人,把他拉下去,重責八十大板,用二十五斤的枷,在本處示眾三個月,遞解原籍,交本地方官嚴加管束。」眾人具結,李文芳約請紳士迎接趙氏回家,與末郎兒團圓,這且不表。

  眾人下了堂,老爺倒為了難,心說:「這個和尚怎麼辦法?要沒有和尚,我這案斷不完,要說多虧他,他又說香火道圖財害命,我哪裏給他找凶手去?」老爺心中想:「我威嚇他幾句,說他誣告不實,打他幾下,胡亂把他轟下去就完了。」老爺剛想到這裏,還沒說話。和尚說:「老爺你這倒為了難了,要沒我和尚,這個案辦不完,要說多虧我和尚,你又得給我辦圖財害命,莫如威嚇我幾句,打我幾下,糊裏糊塗把我逐出去。」老爺說:「和尚你猜著了,來,拉下去給我打!」官人過來就拉,說:「和尚,你躺下!」和尚說:「舖上被了麼?」官人說:「沒有那些說。」和尚就嚷:「我要捱打了!我要捱打了!」連嚷了兩聲,就聽外面有人嚷:「大老爺千萬別打我們那位和尚。」

  由外面進來一人,背著包袱,跪到公堂。老爺一看,是個長隨的打扮,說:「你叫甚麼名字?」這人說:「我叫趙福,我是火工道,我和和尚走在半路,我要出恭,出完了恭,沒追上和尚。我一打聽,聽說和尚打了官司。」和尚說:「老爺,這是我的火工道,老爺打開包袱看,如裏面東西不對,這算我和尚誣告不實。」老爺打開包袱一看,果然跟湯二的包袱一樣,連銀子件數都對。老爺一想:「這可怪!」看趙福不像火工道的人,老爺說:「趙福,你不像火工道,你說實話,那和尚是哪廟的?」趙福把濟公的根本源流,如長如短一說,怎麼被趙太守所請來到昆山。知縣一聽,趕緊離了座位,恭恭敬敬過來行禮,說:「聖僧,原來是秦丞相的替僧濟公,弟子實在不知,多有得罪!若非是你老人家前來,弟子這案焉能斷的清?來,把這包袱賞給聖僧跟人罷!」和尚說:「謝謝!」當時告辭,把兩個包袱賞給趙福、趙祿,每人一個。

  一同來到二員外家中,掏出一塊藥來,和尚給老太太洗眼,就透清爽,一連三天,就透了三光。趙鳳鳴先叫兩個家人回臨安,留濟公住著,給老太太治眼。老太太眼也好了,濟公在這裏住了三個月,終日跟趙鳳鳴講文理。

  這天,忽然家人進來回稟說:「現有臨安來了兩位班頭,請濟公有緊要大事。」和尚按靈光一算,就知臨安出了塌天大禍。

  不知所因何故,請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