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四十七回 遇節婦淫賊採花 泰山樓復傷人命 下一回▶


  話說華雲龍聽劉昌之言,自己也未答言。三人吃了晚飯,住在錢塘門外劉昌家中。天有初鼓之後,自己也睡不著,起來看了看王通、劉昌二人都睡了,自己起來把夜行衣包打開,把夜行衣換好,把白晝的衣服換下來,用包裹斜插式繫在腰間,把鋼刀插在軟皮鞘內,擰好了軋把簧,自己這纔出離了上房,將門倒帶。抬頭一看,見滿天的星斗,並有朦朦的月色,跳牆出了這所院落。

  見街市上路靜人稀,來到尼庵以外,擰身縱上房去,往四野一看,這座廟是三層大殿,正大殿東邊有一個角門,單有一所東跨院。來到東房南一看,見那院中是北上房三開,東西配房各三間,正南是一道牆,裏面栽松種竹,院中倒也清雅,北上房東裏間屋中,影影射出燈光,隱隱有唸經之聲,東配房北裏間也有燈光。他這纔由東配房上跳下來,直奔北上房臺階,來到窗櫺以外,把紙濕破一看,這屋中是順前檐的炕,炕上有一張小桌,桌上面有一盞燈,有四個小尼僧,都是十四五歲,在那裏抱著經本,那裏唸經。地上靠北牆一張條案,上面堆著許多經卷,頭前一張八仙桌,兩邊有兩張椅子,上首椅子上坐著一位老尼僧,有六十多歲,長的慈眉善目。華雲龍看了一看,這裏面並沒有那一個帶髮修行的少婦,復又轉身夠奔東配房。

  來到北裏間窗櫺以外,把窗紙濕了一個小窟窿,往裏一看,也是一張床,上面有一張小床桌,桌上擱著燈,旁邊坐著正是那白天坐轎的那少婦,正在燈下唸經。華雲龍看罷,推門而入,來到房中,把趙氏嚇了一跳,自己正在唸經之際,見外面進來一個男人,穿著一身青,背後插著刀,趙氏趕緊問道:「你是甚麼人?此地乃是佛門淨地,黑夜光景來此何幹?快些說。」華雲龍說:「小娘子,白晝我見你坐轎由城隍山經過,我見你貌美,我跟到此處,故此我今夜前來尋你。你要從我片刻之歡,我這裏有薄意相酬。」婦人一聽,把臉一沉說:「趁此出去,不然我要嚷了!把我師父叫來,將你送到當官,悔之晚矣!」華雲龍一聽這話,勃然大怒,說:「好!你要從我便罷,如不從我,你來看!」用手一指背後的刀。那婦人一看,本是位烈節的婦人,趕緊就嚷:「了不得了!殺了人了!救人哪!」華雲龍一聽,恐怕有人來,過去一揪青絲髮,拔出刀「撲」的一刀,竟將婦人殺死,可憐紅粉多嬌女,化做南柯一夢西。華雲龍本是一團高興,今朝把人一殺,心中甚是懊悔,祇見外面老尼姑說:「甚麼人在我這裏擾鬧?」已把房門堵住。華雲龍急了,照定老尼姑頭上就是一刀,老尼姑一閃身,正砍在膀背之上,老尼姑「哎呀!」一聲,翻身栽倒。

  華雲龍趁勢縱在院中,擰身上房,自己仍由舊路回來。劉昌正醒了,說:「華二太爺上哪裏去了?」華雲龍也不隱瞞,就把方纔採花之事,如此如此一說,王通也醒了,聽的明白,說:「二弟初到此地,就做了這樣的大案,惟恐你在此地住不長久。」華雲龍一聽,微微一笑,說:「不要緊,就憑此地這幾個班頭,我有個耳聞報,不足為論。」說著話,二人起來。

  天光亮了,華雲龍說:「劉昌,你做你的買賣去,不要跟我二人閑逛,你有公事在身。」劉昌答應去了。王通同華雲龍二人,夠奔錢塘門,見街市上人煙稠密,二人就聽紛紛傳言:「烏竹庵回頭驗屍。」王通說:「兄弟,咱們二人找清雅地方喝酒去罷,不要在那裏閑逛。」二人進了城,來到鳳山街路北,有一座泰山樓,是一個大酒飯館,二人想要進去喝盃酒。二人邁步進去,見裏面雖有櫃灶,並無人張羅座,二人上了樓一看,見櫃裏坐定一人,面如青粉,頭戴寶藍緞四綾巾,身穿寶藍緞大氅,長得凶眉惡眼,怪肉橫生,有四五個跑堂的,都不像正經買賣人。二人坐下多時,也沒人過來,就聽那萬字櫃裏面如青粉那人說:「夥計們,方纔我沒起來,聽你們大家嚷甚麼來著?』夥計說:「別提了,你回頭吃碗飯去瞧熱鬧去罷,錢塘門外有座烏竹庵,廟裏有一個守節的孀婦帶髮修行。昨夜晚間被淫賊殺了,還把老尼姑砍了很重的刀傷,少時就驗屍,你說這事多蹊蹺?」就聽這位青臉掌櫃的說:「這個賊真可恨!可惜這樣貞節烈婦,被淫賊給殺了。必是這個賊人,他上輩叫人家給淫過,他這是來報仇來了。」華雲龍氣得眼一瞪,又不好答話,自己在這裏生氣,把腳一蹬板凳,說:「你們這幾個東西,沒長眼睛,二太爺來了半天,怎麼你們不過來?是買賣不是?」夥計一聽,把眼睛一翻,說:「你先別嚷,你若要來挑眼,你打聽打聽這個買賣誰開的?告訴你罷,我們自從開張,打了也不是一個了,淨說本地的匪棍,打了十幾個,打完了拿片子送縣。告訴你是好話,你先別挑眼。」華雲龍一聽此言,把眼一瞪,說:「二太爺不論是誰開的,你惹翻了二太爺,我放火燒你的樓。你把你們東家找來,二太爺我會會,莫非他項長三頭,肩生六臂?二太爺我挑定眼了。」

  書中交代:這座酒樓的東家,原本是秦丞相的管家秦安他的侄兒叫淨街太歲秦祿開的。這座酒樓本不為賣散客座,所為是有人托人情打官司來,找秦祿他給秦相府走動,所拉攏都是幾個仕宦人等買賣,很勢利。今天見華雲龍一發話,秦祿由櫃裏就出來說:「甚麼東西,敢在我這裏發橫?來人,給我打他,打完了他,拿我的名片,把他送縣。」華雲龍一聽,氣往上撞,伸手就把刀拉出來,秦祿說:「你敢殺人麼?拿刀怎麼樣,給你砍!」自己倚仗有勢力,把腦袋往前一遞,華雲龍說:「殺你還不如碾臭蟲。」手起刀落,秦祿腦袋分了家。嚇得夥計喊嚷:「我的媽!」往下就跑,腳底下一軟,「咕嚕嚕」滾下樓梯去。

  立時有人到本地面官廳去報:「我們酒樓上來了兩個人,把我們東家殺了!」眾官人說:「趕緊拿!」及至眾人來到樓上一瞧,樓上並沒了人。華雲龍同王通早由樓窗跳出去,站在人群中看熱鬧,見泰山樓都圍滿了人,眾人說:「賊跑了!」有說:「不要緊,這賊跑不了。咱們太守衙門,有四位班頭,叫柴元祿、杜振英、雷四遠、馬安杰,這四位久慣辦有名的江洋大盜,像這個賊,不等三天必辦著。」華雲龍在人群中聽明白,記在心中,同王通找了個背向所在,進了酒舖,到雅座裏坐下喝酒。王通就說:「賢弟,你太鬧的不像,昨天你方到這裏,晚間殺了一個,今天又殺了一個。」華雲龍說:「我告訴大哥說,既我來到這裏,我要做幾件驚天動地之事,也是他自己找死。方纔我聽見說,此地有四個能辦案的馬快,我倒要鬥鬥他們這幾個,晚間我到秦相府去,把當朝宰相秦喜的項上人頭取來。我要在臨安城住半年,倒要看甚麼樣的人物前來拿我。」王通說:「賢弟,你當真有這個膽量?」華雲龍說:「我焉能說了不算。」王通說:「賢弟真要敢做這件事,愚兄也必跟著,我二人也是多貪了幾盃酒。」王通拿話一激他,華雲龍氣往上沖,吃完了酒,二人就直奔秦和坊前去探道。兩個人探完道,找了個僻靜的酒舖,說話談心。

  候至天色已晚,二人來到無人之處,把夜行衣包打開,換去白晝衣服,打在包裹之內。來到秦相府,擰身上牆,躥房越脊,如履平地相仿。來到秦相府的內宅,各處一尋找,見後宅北上房屋中,燈光閃閃。兩個人一想:「這裏是內宅,大概必是秦相所居之處。」瞧見裏面有兩個丫鬟,在那裏坐著值宿,都是十四五歲,桌上點著蠟燈。二人躥上房來,伸手掏出一支薰香點著,往房中一送,少時把兩個丫鬟都薰過去。華雲龍這纔進到中間一看,祇打算是秦相在屋裏住,敢情是秦夫人臥室。華雲龍一看,座頭之上放著鐲囊,內邊有奇巧玲瓏透體白玉鐲一對,半天產,半人工,實乃外國進貢之物,被秦相留下。華雲龍說:「王二哥,你要這個罷!」王通說:「我不要,你要罷!」又回頭見那邊有一個鳳冠盒子,裏邊有十三掛寶貝,垂珠鳳冠一頂,也拿起放在囊中,然後出來,見桌上有筆硯,拿起筆來,在牆上寫了兩首詩,投筆於桌,自己轉身到外面,合王通二人竟自去了。

  秦相一早起來上朝,必要到裏邊來,一見丫鬟昏迷不醒,到屋中一看,失去鐲囊、玉鐲、鳳冠,急派人先把夫人、使女救活,一看牆上,秦相方知賊人已遠去了。

  不知牆上寫的是何詩句,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