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5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五十一回 救義僕同赴千家口 見拜弟各訴別離情 下一回▶


  話說楊再田在書房內問刺客名姓,那賊人說:「我姓華名雲龍,綽號人稱乾坤盜鼠,乃是西川人。」趙太守說:「兄長不用問了,我把他帶到秦相那裏,聽候相爺辦理。」楊再田過來謝了濟公,說:「要非聖僧來此,吾早為泉下人矣!從今我再也不敢不信服僧道了。」從新又另整盃盤,給和尚斟酒,祇吃到東方發曉,雞鳴三唱。

  天色大曉,外面聲音一片,門上人進來回話說:「今有太守衙來轎接大人,在外邊伺候。」不多時,祇見趙福、趙祿二人,拿著衣包進來。趙太守立刻換了衣服,問:「何人給你等送信,知道我在這裏?」趙福說:「是如意巷的更夫李三,奉濟公之命令,一早給我們送信,叫我等在這裏楊宅迎接大人。」趙太守一聽這話,心中這纔明白,立刻把衣服換好。問濟公:「是坐轎是騎馬?」濟公說:「太守你先押解賊人去,我隨後就到。」太守立刻告辭,出來上轎,楊再田送出到外面。柴元祿、杜振英、雷世遠、馬安杰四位班頭,押解著賊人直奔秦相府,有人往裏面回話。秦相自從和尚同太守走後,在書房直等到四鼓以後,不見和尚到來,身覺勞乏,眠在床上,和衣而臥。少時天亮,起來淨面吃茶,方用過點心,祇見家人進來回話說:「回稟相爺,現在趙太守帶領班頭,將賊人拿來,在府門外聽候示下。」秦相說:「先把太守請進來,隨後把賊人帶上來。」家人到外面說:「相爺有請!」趙太守來到裏面,給秦相行禮,將昨夜晚在如意巷口拿賊的事,多蒙濟公將賊人拿獲,一一述說一遍。

  秦相立刻吩咐將賊人帶上來,兩旁人答應,將賊人帶到。秦相一看這賊人,比劉昌更透雄壯,穿著一身夜行衣服,怒目橫眉。秦相說:「你姓甚麼?叫甚麼?哪里人氏?將我的玉鐲、鳳冠盜去,放在何處?趁此實說,免得皮肉受苦!」下面賊人說:「大人不便細問,我是西川人,我叫華雲龍,玉鐲、鳳冠是我盜的。」秦大人說:「你賣在哪裏?」華雲龍說:「我賣給過往客商,不知名姓,賣了一千三百兩銀子,被我隨後將銀子花了。」秦丞相一聞此言,勃然大怒,說:「我的傳家之寶,竟被你盜去。」正在動怒,要打賊人,外面有人進來回稟﹔「濟公禪師到!」秦相吩咐有請。

  書中交代,怎麼濟公到來晚了?祇因濟公由楊再田家中出來,出了如意巷,剛來到大街,祇見一人拿著果籃,直奔向前,跪倒行禮,口稱:「師父,你老人家一向可好?」濟公用手相攙,原來是探囊取物趙斌。濟公說:「徒弟你跟我來,我有話說。」趙斌說:「我今天剛到果子市,買點果子要做小本經營,師父有何話說?」濟公說:「你跟我到酒舖喝盅酒。」趙斌點頭,跟著濟公來到酒舖,要了兩壺酒。濟公說:「趙斌,我看你這幾日印堂發暗,氣色不佳,我給你八錠黃金,你自己拿家去,糴米買柴,過百日之後,再作買賣。」說罷把那八錠黃金取出來,交給趙斌。趙斌謝了聖僧,給了酒錢,二人出了酒館,濟公直奔秦府而來。

  到了門首,家人回稟進去,秦相叫請,和尚到了裏邊,見相爺正自審問賊人。濟公說:「大人可曾問明了口供?」秦相說:「今已問明了,他叫華雲龍,盜我玉鐲、鳳冠,賣給不知名姓之人,把我兩種寶貝失迷了。」濟公說:「賊人名叫華雲龍,你別不要臉啦!你那樣人物,連真名姓都沒有嗎?說姓華為是發財呀?」賊人一聽,把眼一翻說:「和尚,你真是我的對頭冤家,我打算替華二弟打一脫案,要招出我的案來,我也是死,不想和尚認識我。」大人說:「你姓甚麼叫甚麼?倒是怎麼一段緣故?講來!」賊人說:「我姓王名通,乃是西川人,家住在成都府。因為我家兄在成都府,當一書辦,因為使了二百兩贓銀,被楊再田收監入獄,置之死地。那時我正在外面流落,後來我回去,纔知我家兄已死了。我要找楊再田報仇,不想贓官已然丁憂回籍,故我找到臨安來。在酒樓,遇見華雲龍,他也是西川人,綠林的朋友。我二人見面,就住在城隍山下劉昌家中。因為遊城隍山,遇見一個帶髮修行的少婦,華雲龍一見美色起意,晚間入烏竹庵意欲採花,不想因姦不允,他將那少婦殺死,又將老尼姑砍倒。他回到寓所,一告訴我,我就替他擔驚。我二人次日到泰山樓喝酒,因為口角相爭,他一刀把淨街太歲秦祿殺死。後來我同他在酒樓吃酒,我勸他不可這樣胡鬧,倘被官人拿獲,豈不有性命之憂?他說我膽小,他要做驚天動地事,要殺秦相。我又用話一激他,我二人晚間就來到秦相府。他到了相府,盜了奇巧玲瓏白玉鐲,十三掛嵌寶垂珠鳳冠,他在粉皮牆題的詩,所有的事,都是他一人做的。」旁邊也有先生寫了招供,寫完了,呈與秦大人過目。

  秦相一看,自己這纔明白,問道:「王通,現在華雲龍他在哪裏住?你必知情。你如要說了實話,我必要從輕辦你,你如不說實話,我必要重辦你。」王通說:「大人不必生氣,我同華雲龍原先是一處住,也不住店,或是廟宇鐘樓鼓樓,或大戶人家花園僻靜之處存身。自從昨天晌午,聽說劉昌犯了案,他不敢在臨安再住。我二人商量好了,他到千家口通順店去等我,不見不散,準約會我那時去,我二人同回西川。」秦相聽明白,問:「濟公,這此事如何辦法?」濟公說:「大人派人拿去罷。」秦相說:「手下官人如何拿得了這樣賊?還是師父慈悲慈悲罷!」濟公說:「我去拿也行,有功就得賞,有過就得罰,大人先賞二百兩銀子,給柴元祿、杜振英,他二人辦此賊有功。再給二百兩銀子盤費,大人辦一套海捕公文,相諭,我帶他二人去拿賊。先把王通交錢塘縣針鐐入獄,不准難為他,後把華雲龍拿來,當堂叫他二人對質。」秦相說:「甚好。」立刻叫太守回衙門,給辦海捕公文,相爺親筆標了相諭。和尚說:「柴頭、杜頭你們二位班頭去跟和尚去辦案,別穿這在官應役的衣裳,你們兩個人改扮做外鄉人的樣,好遮蓋眾人的眼目。」兩位班頭點頭答應,跟太守回衙門。

  太守辦好文書,柴頭杜頭到街上買了兩身月白粗布褲褂,左大襟白骨頭鈕子,兩隻岔配鞋,二人裝扮起來,把官衣包在包裹之內,帶著文書,來到相府。濟公已吃完早飯,二班頭領了相諭、盤費,秦相說:「師父這一到千家口,如將賊人拿獲了,三衙門領一千二百兩銀賞格外,也是一種喜事。」濟公同二人出了府門,往前行走,祇見桃紅柳綠,艷陽天氣,野外芳草一色新。和尚信口作歌:

    堪嘆人為歲月荒,何時得能出塵疆?從容作事拋煩惱,忍奈長調遠怨方。人因貪財身家喪,蠶為貪食命早亡。諸公攜手回頭望,元源三教禮何長!纔見英雄邦國定,回頭半途在郊荒。任君蓋下千間捨,一身難臥兩張床。一世功名千世孽,半生榮貴半生障。那時早隱高山上,紅塵白浪任他忙。

  和尚唱罷山歌,說:「二位頭兒,你二人快走!華雲龍在前邊樹林之內上吊哪,他要一死,亦不能拿他去了。」柴杜二人一聽,立刻答應,飛身上前。快跑了有五六里之遙,果然見前邊一樹林,有一人正在歪脖樹上拴套。柴元祿一瞧,說:「不得了,了不得!要是賊人一上吊,這一千二百兩銀子的賞,也不用要了,差事亦不要辦了。」自己趕緊腳底下加勁,往前跑到樹林,那人早已吊上。柴元祿急了,雙手一抱,竟將賊人捉住。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