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5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五十三回 綠林賊偏遇路劫 設奸謀畫虎不成 下一回▶


  話說濟公進了會英樓,掌櫃的見他衣服平常,是一窮僧,並未逢迎。楊猛、陳孝等五個進來,他連忙過來說:「眾位裏邊坐。」濟公站在櫃外說:「掌櫃的,我也來了。」那掌櫃的說:「和尚,你來甚好,裏面請坐罷。」六人進去到了後堂,跑堂的過來說:「你六位上樓還是在哪裏?」和尚問:「有雅座沒有?」跑堂的說:「祇有一個雅座,方纔進去三人,已然要酒菜吃了。你六位上樓罷。」和尚說:「不上樓,我到雅座,把三位讓出來如何?」跑堂說:「那不行!」和尚說:「你不要管,我到雅座去。」一掀簾子進去,看見三人正自吃酒,是新拜的盟兄弟,大哥請兩個兄弟吃酒。正在談心,祇見外邊進來一個和尚,到這裏來說:「你們三位在這裏吃酒,酒錢我給了,我給你三位再要幾樣菜罷!」三人都站起來,大哥疑惑和尚和二位盟弟相好,那二人疑惑是大哥認識的,都連說:「和尚不必捨帳,你在這裏同吃酒罷。」和尚說:「請,請!」自己退身出去了。大哥問:「二位兄弟,這是哪廟裏的和尚?」那二人說:「我們不知道,不是兄長的朋友嗎?」他又說:「不是。」三人都笑了,說:「這是怎麼件事呢?坐下喝罷。」三人方一落座,全都連忙起來,「哼」了一聲,大哥說:「我方纔一坐,不知甚麼扎我屁股一下。」那二人說:「叫跑堂的快拿盤來,你這屋中不好,我們挪外間去。」跑堂的可給他們搬出來。濟公幾人見人家出來,他們就進去。到了裏邊落座,要了酒菜,擺上喝了幾盃,祇聽外面有人說話,聲音宏亮,說:「合字並赤字,啃撒窯兒,把合字赤字窯兒英找孫。」說完,進來三個江洋大盜。

  書中交代:內中就有華雲龍。祇因華雲龍自臨安和王通分手,定準在千家口通順店內約會,又不見不散,他在通順店內,人家都當他是一個保鏢達官。他往日住在後院上房之中,昨夜晚間他自己吃完晚飯,覺得心神不寧,髮似人揪,肉似勾打,叫店中夥計算結店帳,說:「我要走,要有西川姓王名通來找我,你告訴他,我先走了,和他家中相見罷。」夥計答應。他出了店門,天已初鼓之際,走到村外,祇見滿天星斗,皓月當空,走了五六里之遙,有一座樹林,從樹林內跳出一人,口中說:

    自幼生來心性魯,好學槍棒懶讀書。漂蓬四海免民禍,浪蕩江湖臨草廬。遇見良善俺要救,專把貪官惡霸誅。我人到處居方寸,哪管皇王法有無。

  說完了八句,把刀一亮,說:「吠!對面行路之人,快留下買路金銀,饒你不死!」華雲龍聽罷說:「對面是合字。」那攔路之人,哈哈大笑說:「我是濟字。」華雲龍說:「你不是綠林中的合字麼?」那人說:「我一概不懂。」說著話,擺刀過來摟頭就剁。華雲龍拉刀剛要動手,一看這人身高八尺,穿著翠藍褂,面如藍靛,髮似朱砂,一部紅鬍髯飄灑胸前,長得凶如瘟神,猛似太歲。這人不覺把刀還入鞘內,說:「原來是華二哥,從哪裏來?因何連夜行路?」華雲龍一看,說:「原來是雷二弟,提起來一言難盡。」華雲龍就把由江西來到臨安,所作所為事一說,祇是沒提烏竹庵採花之事。

  書中交代:來者這人姓雷名鳴,原籍是鎮江府丹陽縣龍泉塢人,也是一位綠林的英雄。他與陳亮是結義的弟兄,二人分手有一年多沒見。雷鳴去到陳家堡找陳亮,陳亮家中人說:「陳亮已上臨安去了。」雷鳴一聽,心中甚不放心,要到臨安去找陳亮。今天走在半路之上,見對面來了一個夜行人,雷鳴故意由樹林躥出來,亮刀截住,過來一看是華雲龍,二人這纔行禮畢,敘離別之情。

  華雲龍說:「雷二弟,你方纔唸的八句詩詞,是你自己做的嗎?」雷鳴說:「不是,這是楊明大哥做的。華二哥你在臨安,可見著陳亮?我正要去找他呢。」華雲龍說:「我倒沒有見過陳亮。依我說,你別去找他,因我在臨安泰山樓殺了人,秦相府盜了玉鐲、鳳冠,你要一去,恐怕人家瞧見你行跡可疑,把你辦了,倒多有不便。」雷鳴說:「不要緊,我到臨安沒事便罷,倘若我要失了腳,我替二哥打一脫案。二哥你跟我同去,俺們二人在臨安盤桓一月,你我一同回江西,也不為晚。」華雲龍本是沒準主意的人,一聽雷鳴這話,自己動了心,說:「既然如是,雷二弟你我一同走。」二人剛走了不遠,見眼前樹林內轉出一人,過來攔住去路,二人趕著,不是別人,正是聖手白狼陳亮。

  書中交代:陳亮自從前者濟公要給開水澆頭,切菜刀落髮,嚇的陳亮跑了,他就在臨安城找了個僻靜的店裏住著。華雲龍在臨安城所做所為的事情,陳亮都知道,後來聽說拿著野雞溜子劉昌,濟公奉命出都辦案,陳亮纔要追下華雲龍送信,叫他遠奔他鄉。不想今天走在這裏,遇見雷鳴、華雲龍,三人見面行禮,坐在就地,各敘已往從前之事。

  天光已亮,陳亮說:「你們先到千家口沐浴淨身,吃點東西,商量著再走。」華雲龍點頭,三個人一同來到千家口,沐浴淨身,吃點心。喝了點茶,天已正午,三人要去吃酒,來到會英樓,華雲龍說:「瞧見有翅子窯的鸚爪孫,留點神。」濟公在雅座早已聽見,和尚也未出來。

  三人上了酒樓,一看也乾淨,要幾樣冷葷菜,乾鮮果品,燒黃二酒,祇要好吃,就得不怕錢,跑堂的立刻到櫃上要了酒菜。不多時擺好,三人吃酒談話,真是開懷暢飲,酒逢知己千盃少,話不投機半句多。雷鳴告訴華雲龍說:「不必走,臨安沒有辦案之人便罷,若要有辦案之人,自有我認帳,管叫他來一個拿一個,來兩個拿一雙。」陳亮一聽,說:「二哥,你別大意。現有濟公長老,帶著兩個班頭,要捉拿華二哥,那濟公善曉過去未來之事。」雷鳴一聽,哈哈大笑說:「陳老三,你怕和尚,我不怕和尚,憑他這三人要捉拿華二哥?不是我說句大話,二百官兵圍上,也捉不住他。」陳亮說:「兄長你有所不知,我告訴你罷,那濟公長老神通廣大,法術無邊,要用手一指,就不能動轉。」雷鳴一聽此言,拍案大嚷說:「陳老三,你真氣煞我也!你這是長和尚的威風,減咱們弟兄的銳氣。這個和尚不來便罷,他要來時,我先把他殺了。要不然,你二人在此等候,我到臨安去訪問靈隱寺,把這和尚殺了,方出我胸中之氣。」陳亮說:「雷二哥,你趁早別說這個話,你不說倒許沒事,你一說也許被濟公掐算出來找你,真要一來,你我三人皆逃不了。」華雲龍道:「你們二位喝酒罷,幸虧此地沒人,要有人聽見,多有不便,你我說話總要留心。」雷鳴說:「華二哥,你怕和尚,我不怕和尚。」

  正在說話之際,樓下就有人叫喊一聲,說:「好賊,我就是拿華雲龍的和尚來了,我今天全把你們拿住,一個跑不了。」

  書中交代:和尚在雅座,同著楊猛、陳孝二位班頭、傅有德正在那裏吃酒,聽外面有人一調綠林中的黑話,和尚就知道是他們三個人來了。容他們坐下,和尚這纔由雅座出來,告訴楊猛等幾個人說:「我到外面方便。」和尚來到樓梯下,正聽見雷鳴那裏說大話,和尚這纔答言,要上樓捉拿乾坤盜鼠華雲龍。

  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