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5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五十五回 天興店施法見賊人 小鎮店吃酒遇故舊 下一回▶


  話說雷鳴見濟公喝了酒,翻身栽倒,雷鳴哈哈大笑說:「和尚我打算你是個活神仙,事事未到先知,敢情你也被我制住了。」陳亮說:「二哥這是怎麼一段情節?」雷鳴說:「三弟,是我酒內下了蒙汗藥,將他麻倒。回頭我把他捆在道路,等他還醒過來,我羞臊差臊他,看他跟我說甚麼?」陳亮一聽,說:「二哥,你這是不對,他是我師父,你也不應當。」雷鳴也不回言,提起和尚往東就走。陳亮祇打算雷鳴把和尚提在道旁,焉想到雷鳴來到東岸,一撒手將和尚拋下洞去,撥頭往西就走。陳亮也追過來,見雷鳴把和尚拋下洞去,剛要著急,見和尚往上一冒,露出半截身,齜著牙,嚇了陳亮一跳。陳亮說:「二哥你這不對,你這個亂子惹大了。濟公他老人家神通廣大,法術無邊,你要報應呢!」雷鳴說:「三弟,你別胡說了,我已然用蒙汗藥把他迷住,拋在水內,還有甚麼法術?跟我走罷。」陳亮無奈,眼雷鳴往北走。走了有二里之遙,眼前是一道土崗,二人剛上土崗,就聽得有人說:「我死的好冤屈,不叫我見閻羅天子,叫我見四海龍王。龍王爺沒在家,巡江夜叉嫌我髒,把我轟出來,大廟不收,小廟不留,我死的好苦!我靜等害我的人來,我們是冤家對頭,我把他掐死!」雷鳴、陳亮抬頭一看,正是濟公,嚇得二人魂不附體,拔頭就往南跑,後面和尚彳亍彳亍就追,二人跑的緊,和尚追的緊,二人跑的慢,和尚追的慢。雷鳴、陳亮腳底下一按勁,跑出五六里遠,好容易聽不見草鞋響了,二人累的渾身是汗。雷鳴說:「老三,我們前面樹林子下歇歇罷!」二人剛一到樹林,和尚說:「二位纔來呀!」二人一看是濟公,嚇的撥頭就跑,和尚就追。二人好容易跑脫了,剛來到土崗,和尚站在土崗之上說:「纔來!」雷鳴、陳亮又往回跑,心中暗怪道:「怎麼和尚又跑到頭裏去?」二人復又跑到樹林,和尚又早到了,說:「纔來!」一連來回跑了六趟。雷鳴說:「別這樣跑了,你我往西南去。」二人往西南岔路來,好容易聽不見草鞋響了。二人實跑乏了,見前面有樹林子,雷鳴說:「老三,你我爬上樹去歇歇,躲避躲避。」說著話,雷鳴往樹上就爬,剛爬到半截,和尚在樹上說話了:「我看你往哪裏跑去?」用手一指,用定神法把雷鳴定住。和尚下樹說:「好東西!我也不打你,也不罵你,我拘蠍來咬你。」和尚一唸咒,就見地下來了無數的青大蠍子,和尚摘下帽子來說:「我找蠍子去。亮兒,你給我看著。」說了,竟自往東去了。

  書中交代,楊猛、陳孝二位班頭同著傅有德在雅座等候多時,不見濟公下樓,眾人到樓上一看,沒了人。柴元祿說:「夥計,我們那位和尚呢?」跑堂的說:「早已走了,那位雷爺連你們雅座的飯帳都給了。」柴元祿一聽,說:「二位達官,幫我們到通順店去辦案去。」楊猛、陳孝點頭答應,說:「可以。」同著傅有德五個人,出了酒館,直奔通順店。到了店門首,柴頭到櫃房說:「辛苦,你們這個店裏住著一位姓華的麼?」掌櫃的說:「不錯,昨天走的。」柴元祿一聽,說:「了不得了,賊走了!」陳孝說:「不要緊,濟公他老人家神通廣大,法術無邊,要拿這樣賊,亦不費吹灰之力,易如反掌。二位班頭,跟我們到天興店去瞧瞧,回頭再說。」

  二位班頭無法,連傅有德一同來到天興店。見客人王忠臥在床上,哼聲不止,陳孝說:「客人大喜!」王忠說:「唉,世界上最難受,莫過生死離別,我要做他鄉的冤鬼,異地的孤魂,喜從何來?」陳孝說:「我給你請了靈隱寺的濟公和尚來給你治病,他老人家神通廣大,手到病除,回頭少時就來。」偏巧這話給店裏夥計聽見,這店裏掌櫃的生長一個腰癰,有碗口大,疼的要命。夥計就告訴掌櫃的說:「你在門口去等著,回頭你見了和尚就磕頭,求他給你治病,那是濟公活佛,手到病除。」這掌櫃的果然到門口,搬了凳等著。偏巧來了個和尚,掌櫃的趴下地就磕頭說:「聖僧救命!」磕過頭一看,是隔壁三官廟的二和尚,掌櫃的說:「為甚麼給你磕頭?」二和尚說:「我不知道你為甚麼給我磕頭?」掌櫃的說:「我等濟公和尚。」這位二和尚走了。

  工夫不大,那邊來了一個窮和尚,來到近前說:「辛苦了!這店裏有閑房麼?我住店。」掌櫃的一看,和尚襤褸不堪,說:「我們這裏是大客店。」和尚說:「我在街口繞了個彎看過了,就是你這個店小。」掌櫃的一賭氣,轉過臉來不理窮和尚,焉想到和尚冷不防,照定掌櫃的瘡口就是一拳,打的膿血濺了一地,血流不止。店裏夥計一看,各抄傢伙,要打和尚,由裏面楊猛、陳孝躥出來,說:「千萬別打,為甚麼?」就見掌櫃躺在地下,「哎呀!哎呀!」直嚷,說:「和尚不好,和尚打死我了!二位達官別管,非打這和尚不可!」陳孝說:「先別打,你把情由說說。」掌櫃就把方纔之事一說,陳孝說:「這位和尚就是濟公呀!」掌櫃的一聽,說:「既是濟公,求你老人家給治治罷,這算白打了。」和尚說:「不白打,你好了。」說罷,由兜囊掏出一塊藥,放在嘴裏嚼了嚼,給他敷在瘡口之上,就見由瘡口往外流出爛肉,和尚口唸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用手一摸,立刻腰癰好了,復舊如初。

  大眾這纔給濟公磕頭,把和尚讓到店內。見上房東裏間屋中,臥著客人王忠,哼聲不止,一見濟公進來說:「聖僧,我這裏病體沉重,不能給你老人家行禮,聖僧慈悲慈悲罷!」和尚說:「好辦!」叫夥計拿半碗涼水,半碗開水,和尚掏了一塊藥,扔在水內化開,給客人王忠喝下去。工夫不大,就覺著肚子「咕嚕嚕」一響,氣引血走,血引氣行,出了一身透汗,五臟六腑,覺著清爽,身上如失泰山一般,立刻病體痊癒。和尚出來,到外面屋中坐下,傅有德坐在那裏,淨等和尚給找黃金下落。和尚一看說:「柴頭、杜頭,你們救了人,不教人家上吊,又沒有六百兩銀子,這不是叫我和尚為難?」傅有德說:「師父,不必為難,你們三位辦你們的公事,我自己就走了。」屋裏王忠聽見,叫陳孝出來問是怎麼一段情節。柴頭就把上回事,從頭至尾說了一遍,客人王忠說:「把傅有德叫進來,我今日給他六百兩,教他也不必尋死,就算我替濟公濟了他。」陳孝一聽,心中甚為歡悅,一想:「這件事倒做的周全。」拿了六百兩銀子,遞給傅有德,傅有德道了謝,拿著銀子出來說:「師父你老人家不必為難了,有王客人周濟我六百兩銀子。」濟公一看,照傅有德臉上「呸」啐了一口,說:「你真好沒根由!我給你找不著十二錠黃金,你再要人家的銀子,你認識人家麼?」

  鬧得傅有德臉上一紅一白,又把銀子給送到屋裏,自己一想:「倒莫如我一死。」和尚說:「傅有德你的十二錠金子被誰偷了去,你可知道?」傅有德說:「就是那少年拿繩子偷去。」和尚一撩衣襟,說:「你來看!」連柴元祿、杜振英都一愣,見和尚貼身繫著一個銀幅子,露著十二錠黃金,二位班頭也不知和尚是哪裏來的。和尚叫傅有德瞧瞧,「是你的銀幅子不是?」傅有德一看,說:「是。」和尚說:「是不是我和尚偷你的?」傅有德說:「我也沒敢說你老人家偷我的。」和尚用手一指說:「你來看,偷金子的人來了。」傅有德抬頭一看,見外面一個少年的男子,穿的衣服平常,後面跟定一個婦人,傅有德說:「果然是樹林子給我藥吃的人。」那人兩眼發直,直奔天興店而來。

  不知是怎麼一段隱情,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