濠州刺史劉公善政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濠州刺史劉公善政述
作者:盧子駿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46

客有自濠梁來者,餘訊之曰:「濠梁之政何如?」客曰:「今刺史彭城劉公,始受命至徐方,與廉使約曰:‘詔條節度團練兵鎮巡內州者,悉以隸州,今濠州未如詔條,請如詔條。廉使多稱軍須卒迫,徵科若干,不如期以軍法從事,皆兩稅敕額外也,自今請非詔敕不徵。’廉使曰:‘諾。’‘濠州每年率供武寧軍將士糧一十萬石,鬥取耗一升送廉使,州自取一升給他費,吏因緣而更盜,則三倍矣。自今請準倉部式外不入’。廉使曰:‘諾。’劉公至止,堅守不渝。由是州無他門,賦無橫斂,人一知教,熙熙然如登春台矣。」

濠在戰國時為楚地,天文記今在牛鬥分野。楚俗好巫而信鬼,死者其親戚不敢穿劚事葬,相傳送小屋,號曰殯宮焉,雖在城郭而為之。有土牛隳蠹棺櫬巍然者,有棺櫬分圻骸骨縱橫者,不獨庶人,而士大夫之家有焉。劉公惻然曰:「非禮也,吾忍不導之邪。」下令曰:「某月有限,限畢,其家不闕地葬者,笞二十。鰥寡惸獨力不任者,絕嗣無主傍無近親者,刺史以俸錢為營之。」訖事,人無犯令,野無殯宮焉。

盧子曰:異乎哉!劉公今日能以禮導邦人。且夫葬者藏也,欲人之不得見也。柰何夙昔濠之人不藏其父子昆弟耶?又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柰何夙昔濠之人不以禮葬其父子昆弟耶?又曰:延陵季子葬其子,仲尼觀之曰:其坎深不至於泉,其斂以時服,柰何夙昔濠之人喪其父子昆弟不葬之於土中耶?又曰:「魂氣歸於天,形魄歸於地。」柰何夙昔濠之人不歸其父子昆弟之形於地邪?今刺史彭城劉公,教生者以禮,示之日月,信也;恤死者以仁,除其暴露,義也。合此而智以成之,難乎哉!餘耳得客之言,不浹旬,適至濠上,目睹其事。秉筆者不載,餘懼夫識者譏焉。劉公治郡,嘉績長美,詳舉則繁也,亦取大遺小之義耳。其書以備太史氏采錄焉。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