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之靈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濤之靈
作者:張志和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33

荷水為珠,其圓也非規,而不可方者,離乎著也。燼火為輪,其常也非環,而不可斷者,疾乎連也。背日噴乎水,成虹霓之狀,而不可直者,齊乎影也。汲江釀乎酒,應波濤之湧,而不可停者,均乎氣也。片雨滴海合滄溟,而不可殊者,得其一也。寂心歸空同太虛,而不可分者,會其天也。日月有合璧之元,死生有循環之端,定合璧之元者,知薄蝕之交有時;達循環之端者,知死生之會有期。是故月之掩日而光昏,月度而日耀;日之對月而明奪,違封而月朗。是故死之換生而魂化,死過而生來;生之忘死而識空,生忘而死見。然則月之明,由日之照者也;死之見,由生之知者也。非照而月之不明矣,非知而死之不見矣。且薄蝕之交,不能傷日月之體;死生之會,不能變至人之神。體不傷,故日月無薄蝕之憂;神不變,故至人無死生之恐者矣。有之非未無也,無之非未有也,且未無之有而不有,未有之無而不無,斯有無之至也。故今有之忽無,非昔無之未有;今無之忽有,非昔有之未無者,異乎時也。若夫無彼無有,連既往之無有而不殊;無此有無,合將來之有無而不異者,同乎時也。異乎時者,待以為必然,會有不然之者也。同乎時者,代以為不然,會有必然之者也。影之問乎光曰:「吾昧乎體之陰,君昭乎質之陽。君之初,吾之餘;君之中,吾之窮;君之沒,吾之滅;君之清,吾之明。何君之好無恒,俾吾之令無常與?」光之答乎影曰:「子在空而無,在實而有,在翼而飛,在足而走,在鉤而曲,在弦而直。子之近乎燭,出子體之外;子之遠乎鏡,入吾質之內。子之自無恒,豈吾之獨常歟?雖然,子之同,抑吾之可通,吾怪吾之尤者,雖吾亦不知之。何哉?吾遇陽燧之抱,倒乎子之麵;吾羅睺遭之蝕,曲乎子之背。吾將問諸造化,窮理盡性,而不知者,命也夫?」影笑之曰:「君第收光,吾將滅影。有之與無,由君之與,吾何背何正,妄推造化之命哉。」

默之來也,默曰一,寂能一之。默曰二,寂能二之。默之一也無,寂之一也有。默之二也,無有,寂之二也有無。一之一也,不離乎二;二之二也,不離乎一。然則知寂之不一,明默之不二者,斯為之顛倒一矣。夫真一者,無一無二,無寂無默無是四者,又無其無,斯謂之真無矣。夫能遊乎真無之域者,然後謁乎真一之容者焉。夫遊乎真無之域,謁乎真一之容者,乃見乎諸無矣。寂於是謂默曰:「若夫諸無者,人莫能名焉,吾強為之名者,曰太無之寰。夫太無之寰者,人無能諡焉,吾強為之諡者,子能聽之乎?」曰:「能」。寂於是乎端容節氣,湛然不語,久之而兩忘。默之悟曰:「向也吾聞其名矣,又見其無也;今也吾聞其諡矣,未見其無也。斯之謂之太無之諡耶?」寂之覺曰:「適吾與子為微談,而子果聞諸,子可謂明微矣。」自默之還也,而寂為之絕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