濳研堂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六 濳研堂文集 卷第三十七
清 錢大昕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嘉慶丙寅刊本
卷第三十八

濳研堂文集卷三十七

              嘉定錢大昕

  傳

   内大臣一等公諡忠勇佟公傳史館作

佟國綱滿洲鑲黃旗人祖養正

太祖天命四年由撫順來歸六年從征遼陽以功授遊

擊世襲駐朝鮮界之鎭江城其年七月中軍陳萬策濳

通明將毛文龍令別堡民詐稱兵至大譟城中驚擾萬

策乗亂執養正殺其子豐年及從者六十人以叛養正

不屈被害雍正元年贈太師追封一等公諡忠烈父圖

賴一名盛年襲遊擊以軍功累加世職至三等精奇尼

哈番官至兵部承政定南將軍固山額眞以太子太𠈃

致仕卒諡勤襄圖賴生

孝康章皇后康熈十六年推恩外戚追封一等公雍正

元年贈太師國綱其長子也狀魁梧善騎射初任一等

侍衞襲三等精奇尼哈番擢正藍旗漢軍都統襲父爵

一等公授内大臣都統如故吳三桂之謀逆也其子應

雄在都下立紅巾爲號約日起事爲内應事覺

命國綱統禁軍捕之應雄伏誅康熈十四年察哈爾布

爾尼叛山西駐防蒙古多叛逃出口者以國綱爲安北

將軍鎭宣府旣至鎭宣布

聖諭整飭𨘢防人心帖然恃以爲安察哈爾平召還京

仍以内大臣兼鑲黃旗漢軍都統時議設漢軍火器營

命統之因定連環本柵之法以敎練焉二十七年五月

與領侍衞内大臣索額圖理藩院尙書阿爾尼等使俄

羅斯議立畺界事軍出瀚海會厄魯特與喀爾喀搆兵

道阻乃召還明年春復出塞抵色冷江秋七月及俄羅

斯使臣費陶多爾等會于牙克薩城下遣人往返議久

不決國綱語同事者曰彼倚長江之險且秋艸易枯我

軍難畱故遲時日以要我也如示遠人以誠身履其地

彼計沮矣卽日屯諸軍山上從輕騎渡江以要之使臣

色動猶以未請命爲辭國綱從容示之曰我

皇上體天地好生之心懷及爾國息兵便民俾各安業


汝國亦仰體

聖意乃乞重望大臣能任事者分立畺界爲萬世永安

計今彈丸黑子之地不敢自專必待請而後行是萬里

奔命窮年無已時也使臣見其詞嚴正不可奪卒如命

立畺界振旅而還二十九年厄魯特犯𨘢

上命和碩裕親王福全爲撫遠大將軍國綱以内大臣

參贊軍務率火器營爲前鋒厄魯特聞大軍至遣人詭

稱議和濳偵虛實國綱詣中軍曰彼以欵我也兵法無

約而請和者謂之謀賊情叵信必速戰遂定戰期八月

己未朔大軍列陣而前賊于烏蘭布通縛駝結陣以待

國綱謂其部下曰今日正男子報國揚名之秋我與若

父子兄弟也我不敢愛身而先之爾曹其勉旃遂先登

摧其駝陣賊逃入林中國綱麾兵獨進大破其衆國綱

中鳥鎗殁于陣是夕厄魯特不能軍翼日遁去

聖祖聞國綱薨震悼輟朝遣内大臣賜金五千兩曁鞍

馬櫬還之日

敕諸皇子郊迎復

諭曰舅舅社稷重臣爲國捐軀朕甚愍焉將親臨弔奠

國綱子孫族人詣

闕固辭乃止

賜祭四壇諡曰忠勇

御製碑文立于墓道其略曰爾賦性貞純秉心淵塞親

居元舅而敬以持身位列上公而謙能服物入則䖍共

㝛衞出則筦領禁軍廼者小醜搆爭近偪𨘢圉三軍聲

討𥳑佐元戎屬賊鋒之旣挫將棄壘以濳奔爾猶擐甲

直前提戈獨進銳志彌堅金石壯氣逾薄虹霓誓掃陸

梁永淸朔漠豈期上將遽殞師中夫爾以肺腑之親心

膂之寄秩崇望峻勞久勲高假令偕眾旋軍亦可從容

奏愷而乃義存奮激甘蹈艱危人盡如斯寇奚足殄惟

忠生勇爾寔兼之其見褎美如此長子鄂倫岱襲一等

詔別賜拜他拉布勒哈番加一拖沙喇哈番令其第三

子夸岱襲焉雍正元年

敕立家廟加贈國綱太傅鄂倫岱仕至領侍衞内大臣

緣事正法以夸岱襲一等公卒子那謨圖襲鄂倫岱子

補熈漕運總督介福 經筵講官禮部左侍郞兼翰林

院掌院學士初養正之來歸也例入漢軍康熈二十七

年國綱上疏言臣家本係滿洲臣高祖達爾哈齊貿易

𨘢境明人誘入開原比

太祖高皇帝遣使入明臣叔祖佟養性僃述家世求使

者代奏卽蒙

太祖諭云朕福金佟佳氏塔本巴顏之女爾佟姓兄弟

分散入漢之故朕知之久矣及大兵克撫順將臣族人

居佛阿拉之地不加差使臣叔祖得尙宗女

賜號施武里額駙令與佟佳氏之巴都里孟阿圖諸大

臣考訂支派敘爲兄弟臣家族籍旣明請賜改隸滿洲

而同時正白旗漢軍内大臣和碩額駙華善亦疏言臣

高祖布哈原姓瓜爾佳氏明成化閒授建州左衞都指

揮僉事臣曾祖阿爾松阿嘉靖閒襲父職臣祖石翰移

居遼東臨卒遺命諸子立功以歸本國及

太祖高皇帝兵取廣寧臣父石廷柱開城門歸順

太祖見而喜曰此我國人也

特賜御用鞍馬

太宗文皇帝知臣父本係滿洲故命爲滿洲甲兵額眞

後又命爲統領漢軍額眞累擢至一等伯臣家世實係

滿洲事並下戶部戶部議將國綱華善及族人改歸滿

洲仍畱於漢軍旗下佟氏石氏二族文武官俱畱見任

其編審𠕋内改稱滿洲

詔從之其後

敕修三朝國史

聖祖仁皇帝親定滿洲功臣百一十五人國綱父圖賴

及石廷柱並與焉

   都統贈一等伯傅公傳史館作

傅淸滿洲鑲黃旗人姓富察氏父李榮𠈃内務府總管

追封一等公傅淸初由藍翎侍衞遷三等侍衞除鑾儀

衞雲麾使乾隆元年遷鑾儀使二年除正黃旗滿洲副

都統五年出爲鎭守天津總兵官未幾仍授副都統

命駐西藏辦事還京復爲天津總兵官十三年遷古北

口提督十四年二月調固原提督十月改授都統與左

都御史拉布敦同駐西藏時西藏郡王朱爾墨特那木

札爾濳蓄異志與準噶爾相結而謀害諸喇嘛欲獨據

其地傅淸密以狀陳奏十五年十月遂與拉布敦定計

誘朱爾墨特那木札爾至通司岡稱奉

上命數其罪誅之逆黨羅卜藏札什等聞之率眾數千

突入署内放鎗礟達賴喇嘛遣番僧救護不得入傅淸

中鎗創甚卽自盡事聞

上召王公滿漢大臣諭之曰從前頗羅鼐恭順料理藏

中事務一切安帖

皇考加恩由台吉封爲貝勒伊感激我朝恩厚彌益恪

誠朕卽位以後封爲郡王後因年力就衰朕詢以孰堪

爲嗣伊奏稱長子輭弱又已出家次子朱爾墨特那木

札爾人尙强幹能勝彈壓因令其承襲迨伊奏事一二

次以後朕於其詞意之閒知非伊父居心可比日後必

生事端諭駐藏大臣畱心體察傅淸前經駐藏爲伊等

所敬服遂令前往且慮其勢孤益以拉布敦乃朱爾墨

特那木札爾心益狂悖將伊長兄車布登圖害誣以叛

逆又與達賴喇嘛素有仇釁旣戕其兄遂欲害藏中不

順伊之班第達等其勢將延及達賴喇嘛獨居其地雄

長一方近遂將塘汛文書禁絕不通悖逆益著傅淸拉

布敦稔知其姦摺請便宐從事以絕後患於十月初八

日奏到朕以僅二大臣孤懸絕域未可輕舉批令俟班

第更換拉布敦到藏日會同達賴喇嘛及藏中大格隆

等明正其罪以申國法乃傅淸等未及接到諭旨卽于

十月十三日傳朱爾墨特那木札爾到通司岡加以誅

戮而傅淸拉布敦旋爲伊屬下卓呢羅卜藏札什所害

總督䇿楞奏到朕㴱爲憫惻不覺涕零因思傅淸拉布

敦若靜𠊱諭旨遵行或不至是但朱爾墨特那木札爾

反形已露倘不先加誅戮傅淸等亦必遭其荼毒則傅

淸拉布敦之先幾籌畫殲厥渠魁實屬可嘉非如霍光

之誘致樓蘭而斬之也夫臨陣捐軀雖奮不顧身然尙

迫以勢所不得不然如傅淸拉布敦揆幾審勢決計定

謀其心較苦而其功爲尤大以如此實心爲國之大臣

不𠈃其令終安得不倍加軫惜邪傅淸拉布敦著加恩

追贈爲三等伯入賢良祠昭忠祠春秋致祭伊等子孫

給與一等子爵世襲㒺替以示朕褒忠錄庸之至意竝

將伊二人爲國捐軀之大節明白宣示使天下共知其

不得巳之苦心否則好事喜功者借此二人爲口實而

事外無知之人又有議其擅開邊釁而仍邀國家如此

厚恩者朕豈肎令是非倒置若此哉十六年四月復

諭内閣曰前駐藏都統傅淸左都御史拉布敦因朱爾

墨特那木札爾逆謀顯著先事翦除奮不顧身忠誠卓

越俱已加恩贈䘏入祀賢良祠昭忠祠不知者或訾二

人冒險邀功且議朕爲酬庸過厚也今據䇿楞班第等

奏朱爾墨特那木札爾自立名號濳遣其心腹堅參札

錫等通欵準噶爾稱䇿旺多爾濟那木札爾爲汗且求

其發兵至拉達克地方以爲聲援幸値準夷内潰所遣

使人回藏被獲得其逆書幷餽獻諸物是其陰蓄異志

勾結準夷罪不容誅設非二臣協力同心決計先發則

其貽害藏地將不可言是二臣之心甚苦而有功于國

家甚大應特建雙忠祠合祀二人春秋致祭丕昭勸忠

之典

   陳忠愍公家傳

公諱福字箕演其先江寧人父尙智明末官楡林副總

兵官以拒李自成戰殁葬於寧夏衞因占籍延綏公少

倜儻有謀略

國初以武舉從寧夏總兵官劉芳名麾下𠞰香山賊有

功授守僃隸鑲藍旗都統李國翰麾下攻階州蒲城諸

路皆有功加游擊銜尋授四川遵義鎭游擊駐兵順慶

順治十五年大兵入川公以所部從斬獲甚眾加參將

銜康熈二年巨盜劉二虎郝搖旂李來亨等出沒楚蜀

閒蹂躪居民總督李國英請會兵討之公得檄以次年

春從西安將軍傅哈禪出征手斬劉二虎於天池寨攻

郝搖旗於黃艸坪禽之其秋八月又從靖西將軍穆里

瑪追擊李來亨於茅𪋤山來亨自燒死餘黨殲焉論偏

禆功公居第一授三等輕車都尉世職遷四川成都城

守副將會打箭爐苗寇警總督蔡毓榮奏改夔州協副

將討平之十年攝重慶鎭總兵官事十二年擢陜西寧

夏鎭總兵官公入覲請訓卽赴鎭任事家屬尙畱重慶

明年逆藩吳三桂據滇南叛四川亦應賊吳逆素知公

驍勇遣使好言誘公公斬其使以聞賊乃劫公家百口

爲質遣使訹公曰不從者一門無噍類矣公慷慨謂僚

友曰吾志吞逆賊豈爲妻子計耶立斬之遣弟壽賫書

入奏

天子嘉公忠亮知大義擢陜西提督仍領寧夏鎭事授

其弟奇參將壽以廩膳生特授寶應縣知縣王輔臣者

平涼大帥濳與賊應據城以叛攻陷定邊城十四年春

詔公與總督哈占合兵取之先是寧夏兵被調征蜀去

者十六七其畱者多怯懦莫敢前公諭以忠義申令將

士有不進者斬卽日上馬啟行三月至靈武分遣部下

復惠安韋州安定三堡親統兵與蒙古索諾木台吉軍

合圍花馬池別遣兵略定遠皆多所斬獲賊朱龍以衆

援花馬池我軍邀擊之賊以奇兵出我後腹背受賊我

軍益奮斬僞都司王一龍於陣朱龍不能支遁走花馬

池賊勢孤乃下六月進復甎井安邊諸砦七月揚威將

軍阿彌達奏言逆賊王輔臣率精銳與秦州逃寇屯聚

平涼慶陽依山爲固請遣大將軍貝勒董鄂等會平涼

而遣提督陳福速取定邊固原以斷其援

詔從之公自花馬池進圍定邊鑿濠四面以困賊朱龍

復自綏德來援公遣將掩擊於沙家澗生得朱龍父子

而定邊僞副將倪光德亦爲其黨脅擁乞降卽斬光德

與龍父子軍前王輔臣旣失定邊乃乞撫以緩我師

朝廷察其詐立遣將軍張勇赴秦州會大將軍貝勒董

鄂入平涼而命公出固原夾擊之八月公進兵平遠禽

斬僞官二十有二人捕首虜二千餘級獲輜重器械無

算再進斬僞參將陳啟元遂奪其城是月又以舉王屏

藩逆書進公爵三等男公謝乞上提督印專領寧夏鎭

詔不允九月進兵固原中衞副將賈從哲游擊張元經

臨陣先退公劾其罪斬以徇於軍議者或言公所部宐

幷力赴平涼

詔以問公公奏言若先趨平涼則固原賊必乗閒斷我

糧道非萬全之計莫如先攻固原挫其鋒銳俾賊自顧

不暇然後畱兵守固原臣自以精兵會平涼報可公遂

督師西進屬歲暮大雨雪公督進益急暮抵惠安堡下

令五鼓會食急趨固原城下後者斬是時賊將來降者

多在軍中濳誘軍士爲亂夜半鼓譟入營門衞士皆解

散公倉卒未持兵刃遂薨於軍時十二月二十二日也

事聞

天子震悼命總督趙良棟按亂首得參將熊虎等四人

皆斬以徇追贈公爵謚曰忠愍

賜檀香木爲首以葬加祭二壇

御製詩一軸建祠寧夏賜祀田十頃俾家焉

賜世襲三等子以公弟壽子世怡襲超擢公弟奇爲天

津總兵官十八年冬奇上疏言臣兄福捐命疆場妻子

畱蜀生死未卜乞

詔征蜀諸將蹤跡之後三年四川平弟壽爲鴻臚寺少

卿復奏請入蜀訪兄子得之萬點山中廬舍偪仄壽號

泣而入夫人猶不肎仞吿以故乃大哭呼其子世琳出

與壽相抱哭左右輿隸無不灑涕壽還都請以襲爵還

世琳

上召見世琳問以母子流離狀世琳言吳逆怨臣父斬

其使殺臣家數十口然終欲招致之故繫臣母子重慶

獄重慶守鄭某知臣父必不附賊陰釋之臣出山後聞

鄭𨵵門自縊矣臣母子濳伏山谷草衣木食經七八年

乃得復見天日因免冠扣頭泣下嗚咽不成聲

上憫歎久之卽除直隸三屯協副將歴古北口總兵官

鑾儀使卒子益嗣三十六年

上西巡駐蹕寧夏遣大臣索常泰奠公墓雍正八年

詔入祀昭忠祠益由三等侍衞出爲直隸固關參將官

至雲南楚姚蒙景總兵官卒子大用嗣今爲江南提督

論曰昔新城王文𥳑公典試入蜀與公交稱公爲儒將

越三年而公以死節聞夫儒者明於大義之謂雅歌投

壺輕裘緩帶儒之末節耳公身經百戰所向無前有英

衞之風及滇逆侏張全蜀失守平涼固原皆爲賊巢公

以孤軍介其閒謀國㤀家累斬賊使忠義之忱炳如皦

天子委以心膂倚爲長城費禕未僃乎郭循桓矦竟隕

乎張達哲人云亾痛矣悲哉然而

恩賁重泉賞延奕世姓氏入名臣之傳俎豆永昭忠之

祠生榮死哀公實兼之夫衞霍功高一再傳而失矦而

公之後嗣皆能以功名自奮豈非忠孝之門必有餘慶

天道固昭昭可信邪大昕與公曾孫樹齋先生善敬讀

公家傳爲敘次之以志景仰之忱俾百世之下聞者興

起焉

   文淵閣大學士兼禮部尙書王公傳

公諱掞字藻儒號顓庵太倉州人明建極殿大學士文

肅公錫爵之曾孫翰林院編修衡之孫太常寺少卿時

敏之第八子也年十七補博士弟子康熈丙午舉于鄕

庚戌成進士𨕖庶吉士孝感熊文端公爲館師特器重

公與歸安孫編修在豐有雙珠之目散館授翰林院編

修乞假歸省丁生母沈太夫人憂服闋還朝主乙卯山

東鄕試遷左春坊左贊善乞假歸居太常憂喪葬如禮

服闋補右贊善充

日講起居注官

上以江浙人文之地提學道不得人改用翰林官令九

卿會舉由是吉水李公振裕被

命視學江南而公得浙江取士公明浙人有窮通翁之

謠言所取皆寒士㝛學而能文者也報滿擢翰林院侍

講三轉至侍讀學士庚午主順天鄕試超遷内閣學士

甲戌

殿試充讀卷官音吐閎朗

上傾聽不倦及館𨕖日

上御𠈃和殿故事惟大學士侍殿上餘皆立階下

特命公與同直學士三人入侍咨詢人才後遂以爲例

遷戶部侍郞充 經筵講官時西安大同開捐例因緣

爲姦者多公防檢有方胥蠧斂手筦寶泉𡱈不名一錢

轉吏部侍郞首禁臨𨕖駁查臨掣買籤之弊某織造之

弟以賄得南海令公扣其缺曰法自近始吾不能骫法

徇勢要也江南十府糧道缺出有𠊱補監司武國檻者

欲得之議官時人多屬意于武公曰此陞缺非𨕖缺也

班次一紊後卽爲例繫一人者小繫銓政者大力持不

可抵暮武以千金餽公且訂後效麾而去之故香山令

張令憲父子死賊難

朝廷追䘏予蔭承蔭者其長孫進也年滿咨部部議歴

年太久恐有假冒格不行公昌言曰令憲父子以兩命

博一蔭今以年久黜之敎忠之謂何乃與尙書澤州陳

公侍郞崑山徐公別議以上卒從公等議御史鄭惟孜

以科場浮議多出太學疏請監生就試本省毋畱京師

九卿初不然其說惟孜再疏堅執衆無以難公曰太學

之設三代以來未之或廢柰何以一時流弊舉興賢育

才之地而空之乎鄭議竟寢遷𠛬部尙書先是名司定

讞不錄漢SKchar公言

本朝官制兼設滿漢欲其彼此參酌今SKchar詞倶非漢語

是非曲直漢司官何由知之若隨聲畫諾漢官便爲虛

設矣令嗣後錄SKchar兼滿漢稿永爲例是時州縣奸民多

摭細事赴部控訴公言

朝廷設官有體惟元惡大憝司寇行法其餘皆有司之

事非可越俎而代也或虞旗人非州縣能制則現設理

事官上之督撫監司亦足彈壓何至千百里外拘繫對

簿大者淹斃牢狴小者失業破家而所爭止于薄物細

故非欽恤制𠛬之意也乃請禁止改工部尙書轉兵部

又轉禮部公任事日久徧歴六曹每涖官必吿同事曰

某於公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之而聽固善不聽必

愚見之誤也亦不敢固執然此爲事介兩可者言也若

確見其失萬不可假借者諸公自爲之某不能唯唯聽

命也同列皆敬重公事有不決俟公一言乃定是時士

子以

上六十萬夀請開恩科事下禮部同列以舊例所無難

之公曰以

萬年之

聖主當六旬之大慶此豈有成例可援乎若以糜費爲

嫌則民閒家長生日子孫僮僕尙不惜出所有招集賓

客矧富有四海而區區計及於此遂如所請以上立命

舉行公在翰林已負公輔之望及爲六卿

眷注益渥天下皆謂公旦暮入相而公回翔㗋舌之地

垂二十年淡泊恬退夷險一節

上益以賢公康熈五十一年拜文淵閣大學士兼禮部

尙書仍兼 經筵講官閣臣例不兼 經筵公在講幄

久敷陳得體特有是

國朝大學士兼 經筵者惟崑山桐城澤州及公而四

通州增置倉厫科臣奏請開捐下内閣九卿議公與安

溪李文貞公皆不畫題而極陳捐納之弊云臣每見鄕

里童騃一旦捐資儼然民上或分一縣之符或擁一道

之節朝章國故從未經心官箴民隱何曾注念不惟濫

觴名器亦且爲累地方宐禁止以塞僥倖之路杜言利

之門

特諭所奏深合朕心飭九卿再議明年八月主禮部會

試其冬以疾請解閣務

御批卿但安心調養朕同事老臣漸少實不忍言明年

春病稍愈卽入直

旨再加調養不必每日到閣五十七年

孝惠皇太后升祔議者以

孝康皇太后升祔已久欲位其次公曰

皇上聖孝格天曩者

太皇太后祔廟時不以躋

孝端之上今肯以

孝康躋

孝惠之上乎議者不從公言


上果以爲非是令改正焉五十八年元旦日食


詔停止朝賀廷臣以交食一定之數不足爲災欲固請

受賀公言聖人敬天無微不謹仰成


君德正在此等乃止六十年三月以陳請建儲忤


旨率長子奕淸伏闕待罪凡五日


詔奕淸赴軍前效力而公仍畱内閣公自以待罪之身

不敢起視事其冬

車駕自𤍠河囘鑾公迎至石槽

上遣内監慰問甚至明年元日諸大臣具摺上壽公亦

未敢列名

上還其摺令列公名乃奏翼日

賜宴太和殿宴畢

召入西煖閣

賜坐慰勞尋

詔視事如故公之忠直無它腸至是乃大白及

聖祖升遐公㝛閣中朝夕哭臨悲哀逾節病日劇輿歸

世宗御極之元年正月上疏乞休

詔以原官致仕仍畱京僃顧問其禮遇如此公嘗言黃

霸爲丞相勲名減於治郡時論者惜之吾受

恩至㴱非奉行文書可以塞責故於預建國本陳奏至

再至三觸冒九死而不悔又嘗密奏請減蘇松浮賦御

史張建䇿請於浙江開礦公密疏乞禁止皆未嘗告人

也及被譴日

詔出公摺付内閣衆始知之素有人倫之鑒文臣如范

時崇陳璸朱軾李陳常武臣如穆廷栻杜呈泗皆公所

薦舉後多知名楊編修繩武者公門下士也其言曰公

風度端凝儀觀外朗左目有痣赤如丹砂由詞臣登宰

輔皆出

特𥳑不由援引外溫和而内剛正單寒後進以文求謁

接之藹如而要人炙手可熱者屛勿與交退食之暇不

廢絲竹一面之知或推食解衣予之而脂膏之地未嘗

染指世固有色厲内荏言淸行濁寒士不能登其堂而

不免屈節于貴倖故人不能分其惠而不免受金于莫

夜者此公之罪人也世以爲知言公兩子長奕淸詹事

府詹事次奕鴻河南按察僉事

   内閣侍讀嚴道甫傳

嚴長明字冬友號道甫江寧人幼讀書十行竝下年十

一臨川李閣學紱典試江南聞其早慧欲見之因介熊

編修本往謁李隨舉子夏二字令對卽應聲曰亥唐李

大奇之謂方侍郞苞楊編脩繩武曰此將來國器也公

等善視之遂執經二人之門及補縣學生學使夢侍郞

以國士目之侍郞知其貧問所需長明曰貧乃士之常

聞廣陵馬氏多藏書願得一席爲讀書計耳因薦之盧

運使見曾立延致之是時東南名士多假館馬氏齋長

明虛心質難相與上下其議論遂博極羣書乾隆二十

七年

天子巡幸江南長明以獻賦

召試

特賜舉人授内閣中書甫任事卽奏充方略館纂脩官

以書𡱈在

内廷許懸數珠中書在書𡱈得懸數珠自此始也一日

戶部奏賦役全書所載雜項錢糧名目煩多請幷入地

丁項下内閣已票擬依議矣長明言於劉文正公統勲

曰雜項旣經折色卽爲正供若幷去其名目異日如薪

紅茶藥之類更有需用必復加徵是重困民也劉公曰

不圖後生有此讜論卽令駁止之因薦入軍機處行走

傅文忠公恆亦器重之樞廷有重難事輒委決焉嘗扈

蹕木蘭大雪中失橐駝幷所裝物求之不獲越一日一

人牽駝而至且謝罪問之乃故軍機蘇拉緣事遣配者

問何以知爲吾物曰軍機官披羊裘者獨公一人今篋

無它裘非公而誰問旣竊何以復還曰恐公寒耳勞以

錢而遣之

上嘗問軍機章京中人才可用者傅公對曰人才可用

者多若有守有爲可繼胡寶瑔者嚴長明一人耳長明

直日久諳悉典故尢務持平允雲南糧儲道羅源浩

虧銅厰銀萬一千兩又分賠屬員汪大鏞銀一千兩有

旨加罰十倍以一年爲限逾限卽正法羅已納正項十

有一萬矣仍有分賠六萬未完而限垂滿羅呈乞展限

詔下軍機大臣與𠛬部查辦時劉文正公掌𠛬部方主

會試入闈諸公相視莫能決適有

行在宣諭軍機大臣事長明卽詣貢院撾鼓求見劉公

諭畢因從容曰羅觀察之限已廹俟公出闈恐無及矣

其所欠者分賠屬員之項昨見吏部檔汪大鏞捐復赴

直隸屬員旣邀寬釋且得官而上司乃坐極𠛬可乎

卽於袖中出請寬限稿求畫押劉公義而許之長明出

以示諸公列銜會奏果奉

兪旨令汪大鏞分繳欠項而羅得出獄矣擢内閣侍讀

歴充通鑑輯覽一統志熱河志纂脩官長明於蒙古托

忒唐古特文字一見便能通曉嘗奉

直經呪館更正繙譯名義蒙古源流諸書書成輒進

秩焉以父憂去官尋丁母憂哀毀過禮免喪後引疾不

出築室三楹顏曰歸求艸堂藏書三萬卷金石文字三

千卷日吟咏其中海内求詩文者踵相接從容應之無

勌色嘗語學者曰士不周覽古今載籍不徧交海内賢

俊不通知當代典章遽欲握筆𢰅述縱使信今亦難傳

後其自命如此畢中丞沅巡撫陜西招至官齋爲文字

交因得游太華終南之勝詩文益奇縱所得金石刻益

富在秦中十載𢰅次西安府志八十卷漢中府志四十

卷皆詳贍有法晚歲爲廬江書院院長卒年五十七生

平著述有歸求艸堂詩文集西淸僃對毛詩地理疏證

五經算術補正三經答問三史答問淮南天文太陰解

文𨕖課讀文𨕖聲類尊聞錄獻徵餘錄知白齋金石類

籤金石文字跋尾石經攷異漢金石例五岳貞珉攷五

陵金石志平原石蹟表吳興石蹟表素靈發伏墨緣小

錄南宋文鑑奇觚類聚八表停雲錄養生家言懷袖集

吳諧志凡二十餘種子觀晉皆以讀書世其家

論曰予友曹學士仁虎有言政事可以文飾惟文學不

可假借風節或激於一時而成惟文學非積久不能致

予與侍讀交廿餘年聽其議論經緯古今混混不竭可

謂閎覽博物文學之宗矣同歲

召試得官者歙程晉芳魚門上海趙文哲損之長洲吳

泰來企晉上海陸錫熊健男彬彬爾雅皆述作之𨕖盛

矣哉


濳研堂文集卷三十七    門人吳嘉泰校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