濳研堂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一 濳研堂文集 卷第三十二
清 錢大昕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嘉慶丙寅刊本
卷第三十三

潛研堂文集卷三十二

              嘉定錢大昕

 題跋

   跋宋拓鐘鼎𣢾識

乾隆乙卯嘉平月吳門蔣春皋攜此𠕋相示古色古香

允爲希世之寶竹垞前輩攷之悉矣李心傳繫年要錄

紹興十五年七月右宣義郞幹辦行在糧料院畢良史

知盱眙軍良史入辭詔加直袐閣其時秦會之當國良

史納古器於伯陽必其時矣此𠕋當是王厚之順伯所

彚次順伯好金石精於賞鑒與番陽三⿰氵𠔏善所著復齋

碑錄最爲容齋所稱𠕋内有⿰氵𠔏𮟏字景裴者當是容齋

昆弟行也自方城范氏鐘以下兩葉無順伯私印且雷

鐘已見前幅不應複出疑松雪翁增入非順伯之舊矣

予嘗見松雪篆書大道歌石刻筆法與𠕋首四篆字相

似倦圃定爲文敏手迹可謂先得吾心也

   跋石鼓文宋拓本

石鼓文今國學搨本厪二百五十四字卽元潘迪作音

訓時亦止三百八十六字獨四明范氏藏本得字四百

有三又有向傳師跋其爲北宋搨本無疑此希世之寶

較之天球赤刀尙勝一籌勿以尋常紙墨視之

   跋元儒婁先生碑

婁先生碑曩見趙靈均臨本於錢唐黃小松郡丞許今

見此本眞優孟之與孫叔敖矣周公謚法未有元儒之

目漢人私謚各出新意不必求合於古如陳太邱之文

範範亦非古謚也自婁君有此謚繼之者法眞郭荷之

元德索襲之元居宋纖之元虛悉數之不能盡矣字書

字當與荅同說文荅小尗也

   跋西嶽華山碑

吾友黃君星槎示予西嶽華山碑拓本文字精好以⿰氵𠔏

丞相隷釋校之亡者厪九十七字殘闕者又數字初爲

關中東肇商所藏後歸之郭允伯又歸之王山史趙子

函顧亭林所見皆卽此本也不知何時轉入新安故家

星槎官于歙得而有之公車北上往來三千里常置行

篋中客請以重價易之笑而不應也華嶽漢碑著于歐

陽氏趙氏⿰氵𠔏氏之錄者凡四惟此碑後亡然自明嘉靖

地震以後拓本之存于世者已與赤刀天球共珍𠕋尾

有山史手書屬其子非承我命不得令人輕爲題跋今

距山史又百年其寶愛更當何如碑云周鑒于二代今

本論語作監云礿祭之福今本周易作禴文殊而音義

同漢人傳經授受各別不皆同文也

   跋王稚子闕

王稚子闕二在今成都之新都縣卽漢郪縣也今失其

下半較⿰氵𠔏文惠所錄少十餘字稚子嘗爲溫令溫屬河

内郡此刻稱河内縣令不云溫令趙氏以爲史誤文惠

駮之謂河内是郡名無令碑云河内縣令者以郡爲尊

謂河内之縣令爾卽溫也然予嘗疑之漢時令長結銜

皆無縣字猶太守不繫郡也廣漢綿竹令王君闕趙氏

亦讀爲廣漢縣令文惠始證其誤此河内下一字漫漶

難辨其釋爲縣者亦SKchar趙之讀謂系反居左爾攷禮玉

藻一命縕韍幽衡縕讀如溫而縕藉字亦有作溫者是

溫縕二文古人固通用矣竊疑河内下一字本是縕字

縕令卽溫令猶曲紅長卽曲江長也曲紅見周府君碑縕字𨽻

而趙誤讀爲亦如讀緜竹之緜爲縣也若稱溫

令爲河内縣令恐無此例惜乎石刻漫漶未得其眞又

不得起文惠於九京而質所疑耳酌泉主人嗜古博洽

其必有以敎我

   跋太室石闕銘

此銘始著錄於顧氏金石文字記顧所見僅十三行較

之此本未及其半雖後幅曼患難讀然以亭林未盡見

者而吾輩得縱觀焉謂非翰墨有緣耶丁巳七月七日

觀於楓橋袁氏之五硯樓

   跋高陽王湜墓志

北齊高陽康穆王湜墓志向來金石家皆未著錄震澤

任文田以榻本見示證之史傳事迹多合其薨之月日

據齊書本紀在正月癸亥而石刻乃是二月六日戊子

當以石刻爲正王字須達贈都督冀定灜汾㬜雲顯靑

齊兗十州諸軍事冀州刺史皆史傳所不載百藥史殘

闕神武諸子傳已亡後人取北史補之故事多不僃此

刻出於當時可裨史家之遺至如湜作㵓謚作謚翰作

貳作皆魏齊閒俗字而渤海字作郣却合說文古

書脩循二字多通用故此刻稱楊脩爲楊循

   跋阿彌陁像文

此唐宣義郞周遠志等造阿彌陁石像記也唐高宗肅

宗俱嘗以上元紀年此記有奉爲天皇天后之文則在

高宗朝無疑其書后爲左氏傳后庸卽舌庸之譌葢

二字易相混爾

   跋祠部員外郞裴道安墓誌

唐朝議郞行尙書祠部員外郞裴君墓誌銘族叔禮部

員外郞朏𢰅兼書裴君諱稹禮部尙書行儉之孫贈太

師光庭之子新唐書附見其父傳其字道安則史所不

載也行儉祖定高見於舊唐書本傳及新書宰相世系

表而隋書裴仁基傳作定此碑正與隋書同或疑當有

一誤予攷北史周宣帝不聽人有高大之稱諸姓高者

改爲姜九族稱高祖者爲長祖因悟定高本二名及仕

周天元時乃單稱定碑與史俱非有誤也行儉本仁基

之子新舊傳與此碑竝同而世系表乃繫於思諒之下

誤矣史稱光庭之卒也太常博士孫琬以其用循資格

非奬勸之誼謚曰克平舊書謚曰克時以爲希蕭嵩意帝聞

特賜謚曰忠獻據此碑知由道安泣訴于朝故得改謚

也碑爲族叔朏所𢰅而亦稱爲君葢碑誌之例宜爾不

論親屬之輩行也

   跋荆州法曹參軍趙思廉墓誌

此趙府君墓誌石本趙字雖漫漶猶隱隱可辨且其文

云其先秦之祖同源分流實掌天駟而銘詞有宣孟之

忠一語其爲趙姓無疑或題爲姚思廉者非也其稱毫

州總管者亳州之譌而陸安郡亦未見於隋書是可疑

   跋元靖先生李君碑

魯公書元靖先生碑與殷君夫人及家廟碑同一筆意

皆晚年書之最善者世人愛千福寺碑不惜多金購之

此季咸所見善者機爾碑石已糜碎此本爲江都汪容

甫所藏獨完好葢南宋後搨本經紹興丁巳風折之後

厪損三十許字耳碑中門人人字誤寫中字遺名子子

字誤寫韋字韋渠牟韋字誤寫渠字接字誤寫采字皆

卽其誤改之舍光父孝威私謚貞隱先生見張從申碑

此作正隱者魯公避其家諱也說文疋足也古文以爲

詩大疋字卽大雅也亦以爲足字或曰胥字唐宋以來誤作

絹匹之匹此碑賜絹二百匹亦用疋字葢俗札相SKchar

矣其書遊藝字作亦它碑所未有

   跋王顏追樹十八代祖晉司空王公神道碑

虢州刺史王顏追樹十八代祖晉司空太原王公神道

碑予所見者裝翦之本文理斷續難以尋曉其敘王之

自出則云周平王孫赤其父泄未立崩赤當嗣爲桓廢

而立用赤爲大夫其後奔晉代爲并州牧凡王氏無非

赤之後而譏太原琅邪譜祖子晉之妄似矣然春秋秦

漢之際安有并州牧之稱而所謂晉司空者名卓封猗

氏矦史竝未見其人則亦無稽之談轉不若琅邪譜之

遠有代序矣書法類顏平原或題爲魯公書未審所據

   跋太常丞溫佶碑

溫府君名佶黎國公大雅之元孫也唐制位三品者父

祖得刻石神道文宗朝佶之子造以檢校戸部尙書充

河陽三城節度使故牛僧孺爲製此碑而裴潾書之碑

失其下截不得建立年月攷僧孺自平章事出鎭淮南

大和六年十二月是碑之立當在七年以後矣唐書

宰相世系表溫氏出自SKchar姓唐叔虞之後以公族封河

内溫因以命氏碑云溫裔顓頊爲已姓按春秋僖公十

年狄滅溫溫子奔衞溫子卽蘇子也有蘇氏爲已姓則

溫出已姓爲可據碑敘述先世處殘缺不可讀其云范

陽令晉沖者當是佶之王父此亦可以補世系表之闕

也歐陽公謂溫彥博兄弟三人名大者字彥名彥者字

大爲不可曉⿰氵𠔏景伯據創業起居注謂昆弟皆以彥爲

名大雅名犯孝敬皇帝諱故改稱字今讀此銘云先生

之先在世多才曰博宏將三英彥聯亦足徵昆弟三人

同名彥也

   跋尊勝陀羅尼經

此義成軍節度押衙田伾等爲節度使尙書西平公所

立以史攷之西平公者段嶷也嶷以大和四年之鎭至

建幢之歲已及五稔故有五載之語幢當在今滑縣黃

玉圃𢰅中州金石攷獨遺之何也

   跋錢本艸

此好事者所爲託之燕公卽樊厚荔菲彬亦恐子虛亡

是之流然其言足以醒世書法亦非宋以後人所能辦

也偶憶宋人小說稱盧懷愼暴死復蘇歎云冥司有三

十爐日夜爲張說鑄橫財我無一焉然則燕公亦未免

采之非理矣抑有慕乎入不妨已之智而試爲之歟聊

述之以SKchar好事者一哂

   跋吳尋陽長公主墓誌

李子書田示予吳尋陽長公主墓誌閩縣丞危德興𢰅

文字完好葢楊行密之長女適彭城劉氏誌不言劉之

名字其歴任可見者由⿰氵𠔏州副車卽別遷撫州刺史又

移舒州刺史其官則太僕卿撿校尙書左僕射也行密

父名怤與夫同音誌中夫字皆缺末筆其稱銀靑光祿

大卿亦避諱改夫爲卿也容齋三筆載郢州興唐寺鐘

題識云大唐天祐二年三月十五日新鑄勒官階姓名

者兩人一曰金紫光祿大檢挍尙書左僕射兼御史大

陳知新一曰銀靑光祿大檢挍尙書右僕射兼御史大

楊琮又鄱陽浮洲寺有武義二年銅鐘安國寺有順義

三年鐘皆刺史呂師造題官稱曰光祿大卿檢挍太保

兼御史大卿正與此同劉爲主壻而不稱駙馬都尉當

亦以避諱故爾誌於唐諸帝諱皆不回避獨民字缺末

筆未知其審攷行密本名行愍或以偏㫄从民故爲減

筆若云爲唐文皇諱則文中世字初不避也

   跋高陽許氏夫人墓誌

錢塘何君夢華過吳門出此誌銘見示首題吳越國中

吳府吳字稍曼患其誌文云遷厝于府城西長洲縣武

邱鄕大來里攷吳越以蘇州爲中吳軍節度史未見中

吳府之名予嘗讀嘉禾志載朱府君碑亦吳越時物文

之續致桑梓在開元府海鹽縣是秀州嘗稱開元府而

史亦未之及葢吳越有國時於所屬州私立府名未嘗

請命中朝及納土以後諱而不言史家無從采錄也

   跋范忠宣公除右僕射吿

右范忠宣公除右僕射告乾隆甲寅六月敬觀於公裔

孫芝巖編修齋前爲學士院制詞次門下錄黃次尙書

奉行前後鈐用尙書吏部之印數十處葢告出於吏部

也其云左僕射兼門下侍郞大防者呂微仲也給事中

臨者顧子敦也尙書左丞摯者劉莘老也尙書右丞存

者王正仲也吏部尙書頌者蘇子容也吏部侍郞覺者

孫莘老也次雲不見於宋史以李仁甫長編攷之葢吏

部郞中彭次雲也是時忠宣公由西府進登右相寄祿

官自中大夫轉太中封自高平縣伯轉郡矦食邑食實

封遞有增加惟勲至上柱國更無可加故制詞有餘如

故之語凡章服三品以上紫五品以上緋未及品而任

要職者則有賜中大夫正五品太中大夫從四品皆非

三品而此制前銜稱賜紫金魚袋及拜相吿身卽無賜

紫之文者元豐新制太中大夫以上卽得服紫故也告

中食邑食實封戸數與制詞異者併初封之戸計之唐

時食實封者皆依戸數給縑帛故結銜用壹貳叄肆字

以防詐僞宋則實封亦無別給但SKchar唐故事聊示區別

耳自元祐戊辰迄今七百六十有七年而絹素完善朱

印如新豈非忠孝淳厚之報神物所護持哉此制見於

東坡内制集同時除呂申公汲公皆東坡行詞而任希

夷跋以爲文定攷子由入翰林在元祐四年六月而忠

宣大拜乃在前一年其非文定詞明甚細驗任跋定字

亦有洗改之迹當是紙墨刓敝後人以意補足希夷南

宋人不應有誤也

   跋東坡書醉翁亭記

東坡醉翁亭記豪縱不類平日所作或疑是涪翁不知

涪翁書正從老坡出也公嘗云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

鄰卽論書奚獨不然善相馬者妙在牝牡驪黃之外否

則圉人廐吏優爲之矣據王宇泰跋則明時已有眞㷳

二本新鄭所藏係㷳本却有松雪諸人跋而此無之以

眞跋輔㷳本亦骨董家作僞之長技然珠在而櫝去庸

何傷此卷葢鬱岡齋之物後歸于潤甫于以贈古琅范

氏范又贈華山王玉質而毘陵謝氏得之今爲竹𥘉丈

所有丁未六月觀於鄞署之餐柏齋

   跋黃山谷書范𣶢傳

山谷老人謫居宜州爲余氏二子書范孟博傳眞迹後

歸趙忠定公忠定之子崇憲以嘉定壬申知江州模刻

於郡齋石久無存乾隆乙巳六月偶於四明范氏稻香

樓見此搨本紙墨工妙而文多闕落蔚宗傳凡一千一

百卅字今失去二百六十二字樓宣獻詩跋亦殘闕不

完攷攻媿集有此詩而無此跋葢樓公初見余氏摹本

賦此長句在奉祠里居時及嘉定改元臘月崇憲出示

眞跡宣獻已登樞府公事少暇但書舊作不復賦詩也

忠定居饒之餘干而崇憲自題開封者南渡後宗子雖

散處江南仍領於宗正司予所見題名石刻或稱祥符

或稱浚儀或稱開封以寓不忘故都之思非與史有牴

啎也莪亭秀才精於攷據并書以質之

   跋鳳墅法帖

鳳墅法帖者南宋曾宏父所刻正帖二十卷續帖二十

卷皆宋人書云鳳墅者鐫于廬陵郡之鳳山別墅故也

予所得僅兩卷一爲南渡名相帖一爲南渡執政帖宏

父之父三復起家進士光寧之間嘗官臺諌轉太常少

卿攝禮部尙書充賀金國正旦使以刑部侍郞致仕宋

史雖爲立傳而不載奉使事宏父每稱先少師其爲贈

官與否史亦未之詳也卷中所載皆諸公書翰而與其

父少師往還之帖居其太半古人書問不輕假手門客

行草大小踈密不拘要皆秀逸可愛宏父未冠失所怙

然藏弆手澤久而不忘亦徵名臣之有後矣

   又

鄭忠穆與六十七兄提幹博士帖有云㲄當此艱危身

任言責不敢愛死竭力向前頗亦有濟其事非一自謂

無愧古人不負父兄之訓以此太后褒譽不已親除在

樞府SKchar職兩日矣荷祖宗之靈積慶流光假此以彰耳

然時方艱危負責益重身旣許國亦不能他顧遣二子

歸乃畱種也行一不義以偷生㲄必不爲若得兵戈稍

息獲保首領以歸盡于牖下葢出望外也宏父跋云公

嘗作杜鵑詩遣謝嚮閒道往約呂忠穆張忠獻二公云

杜鵑飛飛無定棲寄巢生子百鳥依園林花老晝夜啼

安得百鳥挾以歸此帖葢公遣詩時託子家問也忠穆

當苗劉之變正色立朝遣子一帖千載有生氣予友程

舍人晉芳方𢰅次南宋事略予故表而出之俾舍人補

書于㲄傳云其易名忠穆亦史所未及也

   又

鳳墅帖廿卷予所藏甫渡名相執政二帖於弟爲十三

十四益都李南㵎嘗釋其文刻之粤東矣初意世閒流

傳當不止此乃三十年來徧訪故家藏帖者皆莫能舉

其名癸丑仲冬澤州胥燕亭訪予吳門篋中出米帖甘

露寺多景樓二詩附以小米二札則鳳墅帖之弟十二

也與寒家所藏紙墨行欵無一不同葢卽一部分散者

幸而爲燕亭所得而予獲見之眞翰墨之奇緣矣留子

齋旬日摩挲老眼狂喜不寐爰鈔其文補入南㵎所刻

釋文之首此外十有七卷及續帖畫帖未識天壤之大

尙有留傳否人苦不知足卽雲煙過眼輒增得隴望蜀

之想知爲達觀者所竊哂耳

   跋朱文公帖

右朱文公游晝寒亭詩廿六韻後題乾道七年三月朔

後二日以本傳攷之葢丁太夫人憂甫免喪時也公時

年四十有二巳有所恨老無奇之句歐陽公四十稱醉

翁作記云蒼顔白髮頽乎其中與公語正相類古君子

恐修名之不立與俗士之嘆老嗟卑者迹同而心異也

公初以監嶽廟家居孝宗初政應詔上封事至是恰十

年矣故云十年落塵土也世傳公書學曹孟德此帖筆

意在東坡山谷之閒骨力險勁精采奕奕良可愛玩

   跋薛氏義瑞堂帖

薛晨刻義瑞堂帖其石後歸天一閣范氏今亦殘闕不

完丁未四月予在四明訪張𦬊堂寓齋因見此帖其卷

首載史丞相浩與薛朋龜一劄予一見決爲㷳作𦬊堂

問何以知之予曰此劄後題少保右丞相衞國公史浩

直翁於孝宗朝再入政府其初入相在隆興元年

時官名不稱丞相此稱右丞相必在淳熈五年矣而朋

龜以政和八年登進士相距六十載豈得尙無恙乎其

後又有吳艸廬一跋云史專權固位而薛欲劾之故報

以歸田之期此尤可笑史初入相五閱月而去位再入

相未踰年而去位當時未聞有議其固位者文正生於

宋季豈不知本朝掌故其爲僞托無疑也歸檢樓大防

攻媿集稱吾鄕舊有五老會王公珩蔣公璿顧公文薛

公朋龜汪公思溫俱年七十餘宦游略相上下王薛二

公下世參政王公次翁寓居始議爲八老會然則朋龜

之殁在次翁之前也次翁卒於紹興十九年其時朋龜

已先卒豈能及見直翁之入相此必薛氏後人妄作讀

樓氏文益徵予言之不虛喜而識之并以告𦬊堂云

   跋方正學溪喻草稾摹本

正學先生風節似常山平原昆弟此帖縱逸如意不減

爭坐位藳覃溪所摹固已得其神似矣予獨愛其論人

之患莫過於自高莫甚於自狹莫難於不得其源三語

眞有得乎聖賢敎人自爲之心法也夫儒之爲世詬病

者自貴而賤人自盈而拒物一旦臨難⿱⺾⿰氵亾然失其所守

向所講求性命如小兒學舌盲人說書耳惡覩所爲本

原哉讀溪喻而知先生之學之源正以未嘗自高而所

得益㴱也世徒見其舍生取義浩然與日星河嶽爭光


而不知至大至剛之氣直養無害如水之有源自在流

出非有所矯强憤激而爲之斯爲聖賢素位之學與俠

士武夫慷慨於一時者氣𧰼大不侔矣

   跋王濟之墨蹟

右王文恪公爲陸隱翁仲良作壽序仲良故奇士此序

筆力奇縱不可方物足以傳其人眞迹舊藏陸氏題識

甚衆百年後子姓不能守轉入它氏今爲文恪裔孫秉

直上舍所得先世手澤一朝入手誠爲快事爰裝而新

之伏梁闇檻藏弆惟謹勿以缸面酒飲人致有豪奪之

患也

   跋竹園壽集卷

竹園壽集圖予向讀匏翁家藏集心識之比來甬東屠

君法田出以見示前後序詩倶完好圖則失其十之三

矣卷中主賓唱酬凡十人皆當時名公卿文采風流照

暎千古其時各家俱藏一本獨襄惠之後閱三百年猶

能世守足徴其子孫之多賢也秀水朱氏詩綜于有明

一代詩家捜採最博乃自吳文定閔莊懿二公外俱未

搜羅隻字竹坨足跡未到四明無由覩兹眞跡但匏翁

集具載此事亦未採入詩話則難免挂漏之譏矣

   跋吳匏庵贈衍聖孔公襲封還闕里詩序

明𢎞治癸亥宣聖六十二代孫知德承詔襲公爵入覲

東還館閣之士洛陽劉健希賢餘姚謝遷于喬南昌張

元楨廷祥廣陽劉機世□仁和江瀾文瀾沂水武衞廷

修河東張芮□□新都楊廷和介夫陳留劉忠司直

川劉春仁仲關西楊時暢知休南宮白鉞秉悳淸平張

天瑞天祥京口靳貴充道三江毛澄憲淸淸潯張澯仲

湜睢陽朱希周懋忠淸苑傅珪邦瑞湘源蔣冕敬之南

海倫文敘伯疇淮陽陳瀾□□南城羅玘景鳴吉水徐

穆舜和長洲沈燾良德永嘉王瓚思獻句吳陳霽子雨

括蒼葉德宗本四明豐熈原學襄垣劉龍舜卿餘姚孫

直卿濮陽李廷相夢弼古鄠王九思敬夫西蜀劉瑞

德符括蒼潘辰時用富春夏賚□□汾賜劉𧥣邦問凡

三十六人各賦詩贈行而掌詹事府事禮部尙書兼翰

林院學士吳文定公寔爲之序墨迹藏曲阜孔氏迄今

二百有餘年矣葒谷戸部出以見示想見一時館閣文

物之盛科目得人其效如此匏庵書法具體大蘇此序

楷書瓣香乃在歐柳之閒要非退筆如山未易到也

   跋楊忠愍公獄中與鄭端𥳑手𥳑

忠愍手書距今二百四十年生氣奕奕紙上所謂日星

河嶽之光在在處處皆有神物護持者札中有兩十八

日抱經先生謂一在正月一在二月以予攷之前十八

日當在壬子十二月後十八日則在癸丑正月也攷明

史世宗紀嘉靖三十二年正月戊寅朔日食是歲歲在

癸丑凡日月食禮部先期行知各官救護故公於途次

預爲奏稿擬於日食之次日投進届期知題目不合乃

別作疏直攻分宜十大罪於正月十八日投進距到任

才帀月耳與本傳抵任甫一月之文正相合也彭君山

跋謂端𥳑時已卿光祿攷端𥳑本傳但云稍遷太僕丞

歴南亰太常卿據此跋知由南光祿卿轉太常矣太僕

丞厪六品不得徑遷三品卿其閒必尙有更歴之職史

文從省皆略而不言耳

   跋楊忠愍公壽徐少湖先生序稿

楊忠愍公舉鄕試後詣國子監卒業時徐文貞公爲祭

酒亟賞之故有師弟子之稱此序云黃閣元老黑頭相

公當在文貞枚卜以後攷文貞以嘉靖三十一年入閣

年已五十有九此序或因六十生辰而作則是年正月

公巳廷杖下獄禍且不測乃能置生死於度外纚纚千

言理直氣壯古所稱眞鐵漢者唯公足以當之其云人

知壽於目前者爲壽而不知壽於身後者斯壽之永旨

哉言乎公畢命西市年止四十而正氣常畱與天地無

極視八秩肩輿入直而爲人唾罵者其壽之修短何如

也身後之壽公固有以自信而讀其文者猶澟然廉頑

而立懦公眞百世之師哉

   跋袁氏淸芬世守𠕋

吳門袁氏向有汝南世澤𠕋汪堯峯先生所題予與又

愷交屢得寓目詫爲至寶而又愷意猶未足今春復萃

其近年所得先世墨迹并昔賢投贈詩札裝潢成𠕋而

屬予題之展讀再四歎其家世文采風流之盛而又愷

誦芬詠烈之意尤不可及也昔王方慶以所藏十世從

祖羲之等二十八人書進御所稱萬歲通天帖也古人

家風雍穆於上世遺跡愼重而保護之此卽孝友之見

端今簪纓華胄祖父閒有譔述任其覆瓿糊壁而不之

惜欲其後勿棄基難矣讀此𠕋可以追古賢而媿薄俗

因爲識其𥳑末

   跋袁胥臺父子家書

胥臺先生七歲能詩早登詞館忤永嘉相改官比部及

提學粤西長揖督府大著風采年甫四十迻疾致仕子

魯望亦以文章趾美兩世提學鄕黨傳爲盛事今讀其

家書二通覼縷家事細碎曲折無一不可對人言者而

廉介忠厚遂𥘉知止之意溢於言表非徒袁之後人當

奉爲世守亦徵吾吳先達風尙之美令人歎慕不置云

   跋王雅宜書洛神賦杜陵内史補圖

王大令洛神賦今厪存十三行書家奉爲圭臬趙魏公

書此賦雖有石本而眞迹不傳雅宜山人書有晉法兹

卷用退筆蒼勁朴老無懈可擊尤爲稱意之作杜陵内

史擩染家學寫洛神飄忽若神一埽脂粉之態眞女中

伯時也胥臺袁氏世弆此卷漂轉數姓爲小松郡丞所

得今輟贈壽階楚弓復還當爲吳中嘉話而小松之通

懷敦交亦可傳已

   跋袁氏先世石刻五種

汝南六俊惟胥臺先生名在明史文苑傳而謝湖先生

𢰅述載入藝文志者尤多風流儒雅百世下聞風猶欣

慕焉此石刻五種皆謝湖先生摹勒石已無存而吳文

定祝京兆沈石田三公墨蹟尙在其裔孫又愷所可謂

希世之寶矣表誌二通墨蹟久經散失獨有此拓本又

愷手裝成𠕋屬予題識攷衡山待詔生於成化庚寅

嘉靖辛亥年八十有二矣而小楷精審乃爾謝湖書此

表時年亦七十有四而圓勁藏鋒視中年書益收斂精

神更完固斯所稱老斵輪手耶黃佐字才伯廣東香山

人泰泉其自號名亦列文苑傳王廷字子正嘗知蘇州

府時人比之趙淸獻皆一時偉人也謝湖雖栖遲不仕

而文章氣誼爲世推重四方鉅人長德樂與定交屣履

造門恒無虛日讀此𠕋可略見其槩矣

   跋文壽承休承書

衡山父子三人俱工書畫當時比之鷗波趙氏衡山祿

位遠不逮承旨而翰墨之妙幾相頡頏三橋昆弟則勝

於仲穆仲光多矣承旨有嘉耦而文家亦有才女端容

可與仲SKchar媲美文之後有湛持昌大其門而趙無聞焉

天於文氏何厚也丙午春偶過聽松山人齋出示此本

及端容水墨花鳥𠕋喜而題此

   跋錢功父書後赤壁賦

叔寶書畫得法于文待詔功父承其家學亦入能品此

所書後赤壁賦奇逸生動殊有玉局仙人風今人作書

日趨圓熟有閒架而無氣韻宜乎好之者鮮也昨爲王

鶴谿題叔寶紀行圖今題功父此卷懸磬室中虹氣貫

月當移于吾疁矣輒思豪奪呼爲吾家物何如

   跋王荆石札

右王文肅公十札瞿壻鏡濤所藏皆公致政里居日與

當事者以公年譜及張受先太倉志題名參攷當是與

州牧南昌丁建白者建白居官有循聲而公手札詞意

謙抑未嘗以私相干足爲大臣居鄕之法元爵崇爵皆

公叔父少荆之子元爵後以齎公謝恩疏入都授中書

舍人公之厚於羣從如此筆法嚴整乃其餘事爾

   跋黄陶庵札

黃忠節公文章節義彪炳兩閒字畫亦得顏魯公三昧

此四十幅皆與子翼往還小牘雖信手揮灑全不經意

而交誼之眞摯居家之儉約取予之不苟皆可得諸語

言文字之外公生平不妄交矦銀臺集中亦屢見子翼

名知其人必端士也予壻瞿生安槎好藏前賢手跡購

得此本重裝而新之屬予識其歲月

   跋張晉江札

晉江張閣老瑞圖早年書法與董思白邢子愿米友石

齊名其後以書魏璫生祠碑致位公輔名列逆案筆墨

遂不爲世所珍此帖不題姓名或標爲倪忠節鴻寶予

壻瞿鏡濤得之定爲晉江書予審眎良然葢罷政家居

獲譴之後與山東巡按者所述當時閣事不無文飾然

史家於書碑之外未聞別有指擿雖比匪之傷百喙難

解遽加以逆名不已甚乎淳化帖有王處仲桓元子書

曾氏鳳墅帖亦收蔡元長秦會之葢一藝之工不可以

人廢況晉江齷齪守位非有蔡秦專權誤國之跡後之

評書者當賞其神駿勿以其素行而訾及翰墨也

   跋渤海藏眞帖

趙松雪千字文後有元復初一跋予一見決爲㷳作復

初卒于至治二年此題云至正八年距復初之卒已廿

有八年矣

   跋僧明淨書心經及法華經序

鶴谿主人於搏換家得廢絹一束眎之則明人書心經

及法華經序也世俗造佛像成虛其中以雜寶或寫經

呪實之以當五藏六府不爾則像不靈浮屠以是誑人

金錢云爾像在雲閒之蘭若庵不審今尙存否此卷吾

邑人所施書之者又吾邑人也閱百有六十年復流轉

至吾邑而爲鶴谿所得似有前定之緣非偶然者邑有

伏虎神祠舊矣王常宗神絃曲四章伏虎居其一其祠

故在邑𪠘西不數十步今移于孩兒橋之東北實知縣

王李二矦祠也祠之左舊爲公館元時平江十字路萬

戸郝天麟嘗建分府于此天麟治軍撫民頗著惠政黃

文獻公爲作碑記者也公館久爲居民所占而二矦祠

邑人亦鮮知者予嘗過祠㫄賣燈者之舍則黃碑嵌壁

閒宛然無恙㫄倚竈突掩其太半愳久而滅其跡欲募

十夫移碑置祠中而未果也因牽連書于後歲戊戌正

月六日丁卯

 後二歲邑令姚君學甲以予言移黃碑置伏虎祠碑

 下半已斷

   跋陳文貞公詩卷

澤州相國以文章經濟潤色鴻業我  朝之周益公

也其翰墨世不多見丁酉秋於申浦黃氏齋得見此卷

詞翰𩀱美倘仿鳯墅之例列入名相帖中奚謝古人哉

   跋汪退谷手書瘞鶴銘攷艸藳

退谷先生瘞鶴銘攷板行已久此乃其手書初藳信筆

數千言絕不求工而楮墨閒極生動變化之𧼈自黃伯

思定此銘爲陶貞白書後世罕有異論張力臣獨證以

爲顧逋翁書朱錫鬯復舉逋翁集中謝王郞中見贈琴

鶴詩以實之然它日題王副使焦山剔銘圖有云審視

要非唐後勒昔年曾與張弨論則朱亦未嘗堅持其說

也卷中采力臣說最僃獨不取其證爲逋翁者旣博而

精吾無閒然矣

   跋汪退谷手書戸部呈稿康熙五十三年九月具呈戸部爲其尊人

   鞏昌府岷州同知元絅任内抵補虧欠事時退谷以左中允在京𠊱補

蔗畦主人得汪退谷先生手書戸部呈藳于其家敗簏

中命工裝而弆之讀者想見

先朝體恤臣下俾得自言其情雖事涉錢穀數累萬千

未嘗一以操切行之而官物亦不至有失陷之患寛仁

之政度越千古後之人勿以尋常案牘視之哉

   跋袁氏貞節堂卷

袁子廷檮承節母之誨讀書敦品克自樹立陟屺之慕

久而不忘旣繪竹柏樓居圖乞名公題詠裝成兩卷兹

復以誌銘傳贊諸文次於遺𧰼之後而以翁閣學所書

貞節堂三字顏於幀首太孺人之貞心廷檮之孝行不

獨汝南一門流芳亦三吳盛事也予嘗見宋槧列女傳

以顧愷之圖象與向書相附而行而武梁祠石室亦刻

梁節姑姉京師節女諸象漢史載金日磾母圖象甘泉

宮則圖象自漢有之與禮家愛存慤著之義固相脗合

明初錫山華氏春草貞節兩卷皆名流翰墨朱性甫鐵

網珊瑚具錄其文廷檮之行誼視華氏有過之而卷中

詞翰亦不減前哲後有續性甫之書者亦將有取於斯

矣夫



潛研堂文集卷三十二      門人袁廷檮校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