濳研堂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二 濳研堂文集 卷第四十三
清 錢大昕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嘉慶丙寅刊本
卷第四十四

潛研堂文集卷四十三

              嘉定錢大昕

 墓志銘二

   江西道監察御史王先生墓誌銘

先生姓王氏諱峻字次山號艮齋蘇州常熟縣人大父

應祥父志學俱以先生貴贈文林郞翰林院編脩先生

少敏慧讀書數行俱下年十八補博士弟子才名籍甚

同里宋君玉才與先生最相善並受業於陳見復先生

一時稱爲王宋旣而入都以國學生應京兆試中雍正

元年 恩科舉人明年試授內閣中書尋登進士第改

翰林院庶吉士充一統志纂修官五年散館授編修七

年典浙江鄕試十年典貴州鄉試乾隆元年典雲南鄉

試先後甄拔號稱得人明年

詔開言路遴朝官有淸望者俾居臺諫之職而先生以

名史官改授江西道監察御史拜 命三日卽抗章劾

臺長官素行不叶人望罷之當是時先生直聲震都下

先生感

上知遇能用言方具疏艸累數千言未及上而太夫人

之訃至遂戴星而歸杜門養疴者十餘年學益富品益

高弟子著錄者日益衆當事爭延先生爲士子師於揚

主安定書院於徐主雲龍書院而於蘇之紫陽書院尤

久以古學提唱後進所賞識後多知名性剛褊視時俗

依阿齷齪畏葸者流不欲姑與爲伍而人有一事一節

之長則稱賞不置有三代直道之遺焉尤精地理之學

談九州山川形勢曲折向背雖足跡所未到咸膫如指

掌嘗謂水經正文與注混淆欲一一釐正之而唐以後

水道之變遷地名之同異酈注所未及者則摭正史及

傳記小說近代志乘以補之名曰水經廣注手自屬藁

未暇成也詩古文直抒性靈不加雕𤥨書法初宗北海

後師東坡晚年自謂窺古人用筆之意所書碑碣盛行

吳下片楮隻字人知珍之先生壯年崇尚氣節慨然欲

有爲于世旣以病廢不欲出山則思見之著述而天不

假年未竟其業旣沒之後有與先生善者刻其所著艮

齋詩文集若干卷行于世雖未足以盡先生亦略見先

生之槪已先生久登淸要不名一錢歸田後猶以敎授

自給淸風特操當於古人中求之春秋五十有八乾隆

十六年二月十七日終於里第家貧子弱久未克葬頃

歲季子淮安府桃源河務同知本智乞歸養母乃卜辛

亥歲臘月十四日葬先生於某鄉之原距先考塋若干

步遵遺命也配馮宜人敎子有法今壽躋百齡康强逢

吉大吏人告行有旌門之榮子二人禮縣學生先卒本

智由盱眙知縣遷今官女一人壻朱聲孫◁人◁某官

大昕少而鈍拙無鄉曲譽先生聞其可與道古也薦之

使學於紫陽書院先生於諸生中最賞者厪三數人顧

獨稱大昕不去口先生歿垂四十年而大昕來主紫陽

遵守先生敎規罔敢有懈先生之葬與執紼焉東漢墓

銘多由門生刊述俛仰今昔音容如存而衰老無成孤

負知己援筆SKchar然情見乎詞銘曰

尚湖之水淸且直兮誰其似之夫子之德兮少可于俗

多師于古有所不爲合乎狷者孔翠以文鷹隼以威位

未酬德沒而名垂退之諛墓古人所譏先生之銘斯無

媿詞

   翰林院侍讀邵先生墓誌銘

歲丙戌之秋翰林院侍讀太倉邵先生請告歸將出都

門諸與先生善者咸至其邸敘别先生素淸羸善病年

未及耆輒有懸車之思嘗屬工畫者畫已小像取陰鏗

釣晚欲收綸之句題曰收綸圖乞一時名流賦詩其高

致如此乃歸未及一載嬰疾遂不起嗚呼世方競于功

名而獨尚恬退其所取者廉矣宜不爲造物者之所忌

而亦靳之不得如志此又理之不可知者也先生諱嗣

宗字鴻葴别號蔚田先世居休寧號東門邵氏祖光龍

始遷於太倉以潛德篤行稱考學詩本生考學易並以

先生貴 誥贈奉直大夫翰林院編修加三級先生幼

頴異在傅不勤年十八補博士弟子歲科兩試輒屈其

儕輩時同里毛先生宣䕫亦以文名州人稱能文者必

首毛邵歲辛酉以𨕖拔貢生舉本省鄉試壬申

聖母皇太后萬壽

特詔開科以秋八月會試主司海寧陳文勤公於闈中

得先生卷大賞異之手定第一及程墨出淳厚典重海

內翕然奉爲圭臬吾州自建治以來試禮部第一者明

代則陸太常釴王相國錫爵吳祭酒偉業 本朝百餘

年間惟先生而巳 廷試 賜進士出身改庶吉士散

館授翰林院編修充 咸安宮官學總裁以病乞假假

滿補原官擢右春坊右中允轉左春坊左中允進翰林

院侍讀先生在詞垣十有餘年朝章典故咸所諳習分

修續文獻通考用力尤勤及

詔修宗室王公勲績表大學士劉公統勲委先生專司

其事舉凡起例較若列眉書成進 御深蒙 嘉奬僉

謂先生不去駸駸乎向用而先生以積勞致疾賦遂初

矣性耿介僦居宣武門外公退却掃終日門無雜賓分

校鄕會試各一分敎庶吉士者三奬成後學循循不勌

自爲諸生常授徒自給旣貴門弟子著錄益衆大都皆

束修自好之士或藉以標榜干進者則拒勿通也其敎

子弟則曰君子持身無過廉儉二字不儉則不廉不廉

則無恥聞者以爲篤論所著詩曰一枝菴吟槀養餘齋

吟槀皆藏于家先生生於康熙四十九年八月二十六

日卒於乾隆三十二年閏月三日春秋五十有八配趙

宜人先卒子二人士潔士洙皆太學生女一人適乙酉

科副榜貢生王琔孫三人先生旣沒之明年八月孤

潔等奉匶葬於新塘之原以趙宜人祔禮也大昕以同

郡後進與先生同在書局有年知先生之生平爲詳乃

敘而銘之曰

行修而文腴志芳而貎臞淸而不絶乎俗貴而不易其

初知止知足亦元亦儒貞石可泐嘉名弗渝

   虛亭先生墓誌銘

外舅虛亭先生之葬以乾隆四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一

日先期西莊鶴溪使來告曰先文毅公墓志其女夫周

益公實爲之文今先君子井椁旣卜援吾家故事屬銘

於子大昕曰以益公之文猶不自名而託張眞甫名況

庸下如大昕者夫何敢頓首固辭不獲巳乃SKchar然出涕

敘之曰先生諱爾達字通矦號虛亭姓王氏先世與宋

太尉魏國文正公旦同出文正從子元始居崑山縣之

新漕里數傳至左朝請大夫崇政殿說書葆卽文毅公

文毅九傳至明監察御史遜遜子復亦官監察御史小

御史之曾孫國子監司業同祖司業生處士逢年竝知

名前代先生曽祖在畿縣學生是惟處士之孫祖鎭圭

 皇贈修職郞考焜康熙丙子舉人丹徒縣儒學敎諭

 贈通議大夫通議始卜居嘉定而先生猶以新陽籍

應試新陽本崑山析置示不忘本也先生同產四人齒

最居少事通議孝謹無違通議官丹徒獨攜先生自隨

依倚如左右手伯兄蚤歾與邱㛮同居終身無閒言叔

兄素失愛於通議銜憾數加陵侮先生受之無忤色鄉

黨稱道焉性疎直易怒亦易解嘗面斥人過頰項皆赤

少𨕖復與呴呴好語忘其人之蓄怨也平生不善治產

往往盎無斗儲然吟詠未嘗輟遇極作惡事姑置之或

隱几坐須臾熟寐醒後便不復記矣讀書好瀏覽不爲

章句學弱冠後補博士員試輒冠其等食廩餼爲諸生

祭酒屢試行省不見讎中歲以後乃專意於敎子以爲

文章者不朽之盛事科舉之學非可以傳後也故導之

以詩古文又以爲詞章之學可以潤身未可以言道故

進之以經學近三十年來東南士大夫言古學多推嘉

定而嘉定之好古學自王氏始西莊旣貴先生優游林

園日手一編不置或招朋舊爲眞率會斗酒脫粟無異

老儒好作詩以放翁後山爲師寓意目前多自得之趣

書法險勁不肎作圓輭態春秋七十有六以乾隆三十

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捐館 誥封通議大夫光祿寺卿

加一級夫人朱氏江寧府儒學訓導金銓之女 誥封

淑人先五年卒事尊章甚孝處約而好施先生之家事

治繄淑人是賴先生有賢子二人長鳴盛甲戌進士第

二人及第官至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郞左遷光祿寺卿

學者稱西莊先生次鳴韶新陽縣學生號鶴溪子女子

二人長適縣學生顧我澍季卽大昕妻孫男女若干人

大昕年十五應童子試先生亟賞其文西莊亦謂子可

與共學因許以愛女招爲館甥嘗言李彥平范致能周

子充皆吾先世門壻所以期許甚厚先生好譽兒又兼

譽予人或笑之則曰久當信我言今荏苒四十年文稍

有名而德不加修九原可作媿其曷勝銘曰

學不必用蘊而益純古訓是式以遺後人豈惟後人邑

中之彥聞其風者古學大闡夏駕之西車塘之原宰木

鬱肰四尺新阡太邱壇耶老翁泉耶君子之澤終勿諼

   中書舍人吳君墓誌銘

乾隆十有六年春

車駕巡幸江浙觀民設敎典禮畢舉士大夫作爲歌頌

獻之 行在

天子命江浙學政𨕖其優者召試而親甲乙之於浙江

得士三人曰嘉善謝墉崑城錢塘陳鴻寶位人秀水王

又曾穀原於江南得士六人曰懷寧蔣雍植秦樹全椒

吳烺荀叔長洲褚寅亮搢升休寧吳志鴻沁可常熟孫

夢逵中伯而予以謭劣亦與數中有

詔之九人者皆授以內閣中書舍人之職中書故稱淸

望官亞於詞林非由科甲出身者不得與九人之中惟

中伯巳登進士其八人皆諸生也

特賜之舉人俾得應禮部試天下莫不榮此九人者謂

制科以來未有此曠典也諸人旣受命以是歲先後入

京儤直內閣獨予與搢升沁可以明歲始至而沁可之

至又在後與之言端重而愿慤介然有所守君子人也

其六月置酒於崑城寓邸九人者皆至痛飮甚樂嗣後

或一月或半月輒小集中書舍人例閒三日一入直

十日則持被宿于直廬它日無事則相從談詩文雜以

詼嘲泥酒取飮葢無日無之也旣而崑城以進士入翰

林中伯遷宗人府主事兩人蹤跡少疎又二年予與穀

原同登進士予承乏詞館穀原改官禮部未幾乞假去

而荀叔亦移疾去偶以公暇過諸君談諧泥飮如平時

然較之往日差希矣又三年沁可歿于京邸予入哭盡

哀九人之中遽摧其一痛逝者之不可作葢慨然有聚

散之感也又五年穀原訃至遙設位哭之又一年復哭

中伯于京邸同時來唁者惟崑城秦樹及予三人而巳

嗟呼彈指十餘年間聚首歡宴歴歴如昨日而死者三

之一其他或聚或散如風中萍來去靡定欲求曩者高

會之盛邈如隔世悲夫悲夫沁可休寧人僑居蕪湖生

康熙五十七年某月日歿於乾隆二十二年某月日

春秋四十配某氏沁可未歿之前十日予過其寓齋沁

可課幼女讀唐人絶句詩略能上口令拜予作男子揖

世俗言以此厭無子也沁可長于小篆工刻私印好作

詩嘗與予在 圓明園直廬聯句賦冰茶數十韻頗爲

好事者所傳云銘曰

古今才人患不達一經皓首困帖括

省方召試求眞才親收九人君其一文苑傳𨕖舉志君

之名垂奕世

   翰林院檢討毛君墓誌銘

君諱式玉字伊人乾隆六年以諸生舉于鄉又十一年

試禮部中式又二年 廷試 賜同進士出身改庶吉

士又三年授翰林院檢討又一年

御試詞臣君名入三等以本官致仕又三年

天子幸五臺山君獻詩 行在稱

㫖仍以本官召是歲某月某日卒於官年□十有□惟

毛氏世占籍萊州府之掖縣自明以來世爲簪纓甲族

父貢官潁州知州祖霦曾祖偉皆以潁州貴贈如其官

階奉直大夫妻李孺人繼妻單孺人子某君貌晳而羸

望之如不勝衣叩其學淵然不竭家無甔石儲而聚書

多善本好爲古文嗜金石刻以翰林歸田日嘗騎驢裹

糧入天柱山徧拓元魏高齊碑道旁觀者不知其爲貴

人也初入詞垣讀國書不數月悉究其㫖强記絶人同

輩就君質所疑各如其意以去少詹事德爾泰公分敎

國書歎曰今之巴克什也居京師不與要人往來閉門

却掃人莫窺其際葬以某年月日同年生嘉定錢大昕

爲之銘銘曰

稷下談士急功喜夸君獨恂恂與古爲徒再入承明不

爲數奇文而不年天乎何尤

   封榮祿大夫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郞加二級前

   翰林院庶吉士内閣典籍尹公墓誌銘

乾隆五十年正月

天子詔舉

聖祖皇帝宴千叟故事集王大臣官員士民年六十以

上者 錫宴 乾淸宮於時 誥封榮祿大夫前內閣

典籍蒙自尹公以就養京邸

特准入宴與一品大臣列坐丹墀東

天顏咫尺仰瞻 温霽禮畢捧所賜杯盤以出復

賜靈壽杖如意數珠貂皮文綺諸物異數優渥朝野歎

羨公籍隸滇南距京師萬里又久辤朝簿得預嘉會洵

千載一時也越二年九月乙丑朔終於京邸春秋七十

有三長子內閣學士壯圖扶櫬南歸縗絰踵門述公遺

言屬予文其誌石嗚呼公予同年友也俯仰三十餘年

升沈零落觸緒增感公與予皆寡交而獨以行誼相取

予歸田十載朋舊多不通尺牘惟公與曹宗丞慕堂緘

問不絶自公云亡慕堂繼逝而予益無賴矣絫德之詞

其何敢辤公諱均字佐平先世河南懷慶人明兵科給

事中革以言事謫雲南太和縣丞因占籍蒙自曾大父

若時明季諸生大父文熾康熙丁卯舉人兵部主事父

宗梁康熙丁酉舉人廣西桂林府同知兩世皆 誥贈

榮祿大夫妣皆一品夫人公幼入小學卽不逐童兒嬉

戲每家慶徵歌演劇常挾𠕋獨坐一室中年十九補縣

學生歲科試輒冠其偶癸酉秋鄉試主司於遺卷中得

公卷大奇之遂與鄉薦明年成進士𨕖翰林院庶吉士

又三年散館仍歸進士班乃援河工例改𨕖內閣中書

未及補而丁內艱服闋入都又久之始得缺在職九載

執事勤恪以俸次轉典籍記名以主事用丁酉歲京察

以年老去職時閣學巳官御史就養子舍灑然自得初

封朝議大夫江南道御史加二級再封通議大夫太僕

寺少卿加二級三封榮祿大夫內閣學士加二級公之

初登第也向例釋褐進士先由王大臣揀𨕖以備館職

是科雲南入𨕖僅建水倪君高甲一人及引 見

上顧閣臣曰尹某勝於倪多矣何以不在𨕖中遂得預

館𨕖旣而倪君由吏部擢監司公尚蹭蹬仕路人咸以

爲數奇及晚年階封一品康强逢吉乃信

聖天子鑒賞自有眞也公事親孝父殯松𦤎去城六七

里公結廬殯側三載晝歸侍太夫人暮則返倚廬雖寒

暑雨雪無閒因自號松皋居士及奉太夫人合葬適大

雷雨匠役皆走避公撫棺危立不迻寸步羣從子弟亦

㒺敢離次踰時雨止遂克成禮昆弟五人門無異財視

昆弟之子如已出節縮俸入以葺宗祠經畫井井可垂

永久生平最惜物力自奉極淡泊而篤於故舊慷慨

少吝爲諸生時應秋試中途遇故人物故卽解囊爲治

殯斂留一日乃行官京師日鄉前輩通政楊公如松病

革適其子以事被逮其子婦扣門告以急難公亟偕醫

往楊巳不起卽爲理喪具并轉屬刑部保釋其子俾就

苫次楚雄王貢生鎬臥病逆旅巳劇公往視之泣以後

事相託公令迻至已寓延醫治之數月而痊鎬感泣請

受業爲弟子鄉人落魄無所依及旅櫬未返者輒爲區

畫得生還歸葬者甚多好飮豆湯每月必命數設呼子

若孫共啖曰此吾鄉味若曹卽富貴愼勿忘也公與閣

學同官京師父子入直常共載一車諸城劉文正公聞

而歎曰尹舍人可謂以淸白遺子孫矣夫人伍氏戸部

員外郞士祺之孫女貢生正期之女淑愼明達白首相

敬累封一品夫人子五人壯圖乾隆丙戌進士今爲內

閣學士兼禮部侍郞會圖增廣生全圖廩貢生慶圖健

圖皆國學生女二人壻曰楊雲官曰伍東垣孫男十四

人孫女九人銘曰

易稱積善家慶有餘黃金盈籯不如詩書於維榮祿如

漢萬石不言躬行德隅抑抑文章派别一家所師科第

拾芥爲國羽儀淸華之𨕖世重館閣公皆履之依然

落南山有橋本固枝緐過庭貽訓爰大其門承歡卄載

就養左右熙熙怡怡齊眉皓首紫泥申錫一品班崇考

甫是則三命滋恭

帝有恩言錫宴千叟公預其閒稽首拜手手捧上尊徐

步 天衢又何錫之鳩杖數珠矍鑠斯翁觀者屬目何

以致之義方之勖人生三寶曰儉與慈不爲物先公實

兼持易簀之辰神明未昧屈指舊游尚及吾輩素車萬

里歸于松楸諸孤攀號泣血紛流㴱谷有遷令聞難沬

同心之言俾勒幽室

   日講起居注官翰林院侍講學士曹君墓誌銘

翰林院侍講學士曹君習菴予同里總角交也君之高

祖母予曾祖姑而予曾祖母則君高祖姑君之尊人檀

漘公爲先大父入室弟子予又受業於檀漘公君少於

予三歲相視若昆弟然已而同客吳門先後以

召試通籍又同在詞館應 制詩文互相商𣙜游覽宴

集出入必偕者葢四十年予視學東粤僅半載奉諱歸

里遂不復出又十餘年習菴亦視學於粤臨行貽書告

予謂任滿日當乞養南歸相從尋山水之盟乃到任僅

半載奉太夫人之諱馴至不起嗚呼當代失一大手筆

聞者無不䀌傷況交親至厚如予者乎孤子臣晟以誌

銘見屬誼不可辤君諱仁虎字來應别號習菴本姓杭

氏世居嘉定之周公邨十世祖維德幼孤依母氏居外

家子孫因以曹爲氏五世祖元嘏移居城西之外岡高

祖國正贈武德將軍曾祖錫命康熙壬戌武進士湖廣

撫標中營游擊祖源歲貢生以君貴累贈中憲大夫始

移居縣城父檀漘公文行爲士林推重弟子著錄最盛

歲貢生候𨕖訓導以君貴 誥封奉直大夫 晉贈中

憲大夫母程氏累封太恭人君少而好學沈靜不𡚶出

一語而於所讀書悉能貫串同邑王君鳴盛少負才俯

視儕輩獨偁君與予爲二友年十六補博士弟子學使

蒲州崔公紀有奇才之目中丞覺羅雅公樗亭𨕖高才

入紫陽書院肄業州縣以君名應時靑浦王君昶與予

亦同入院三人者食則同爨夜則聯牀而長洲吳君泰

來上海趙君文哲及王君鳴盛數過從相與鏃厲爲古

學君在院尤久院長沈文慤公數稱其詩學使寧化雷

公鋐舉君優行乾隆二十二年

聖駕南巡君獻賦 行在

召試列一等

特賜舉人授內閣中書儤直之暇刻意吟咏未嘗造請

貴游二十六年成進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散館授編修

君詞賦久爲海內傳誦及在禁林每遇大禮高文典冊

多出其手館閣代言之文院長輒委屬艸皆典重淸切

宜古宜今擢右春坊右中允充 日講起居注官扈

蹕盤山有奉

敕賡和諸作遷翰林院侍講轉侍讀進右春坊右庶子

擢侍講學士五十一年奉

命視學廣東與平少詹恕交代少詹爲諸生時嘗受業

於君粤人傳爲美談明年程太恭人終於官署君方按

試連州不及視含殮聞訃晝夜號泣甫帀月竟以毁卒

乾隆五十二年八月八日距生於雍正九年五月五

日春秋五十有七娶陸氏繼娶申氏董氏皆前卒子臣

晟女二人君起家儒素以文字受

主知久列承明著作之廷京察常居一等兩遇

大考皆列二等敎習庶吉士凡七科前後典鄉試者二

分校順天鄉試者一分校會試者三總裁武會試者一

後進得其品題便成佳士舟車所至乞詩文者屨滿戸

外博極羣書精於證據詩宗三唐而神明變化一洗粗

率佻巧之𨹟格律醇雅醞釀深厚卓然爲一時宗少時

與王吳趙諸君唱酬彚刻其詩流傳海舶日本國相以


餅金購之在京華與館閣諸同好及同年友爲詩社率


旬日一集或分題或聯句或分體每一篇出傳誦日下


今所傳刻燭炙硯二集是也其事二親孝所得俸錢分


寄諸弟無私藏焉所著詩有宛委山房春槃瑤華倡和


秦中雜稿轅韶鳴春諸集又有蓉鏡堂文稿二十四氣

七十二𠊱攷轉注古音攷學士在唐宋時預聞機宻今


則專以文字爲職然亦惟鴻筆麗藻斯與職稱學優如


君其不謂之眞學士也夫銘曰


威鳳五采鳴于朝陽詞臣報國厥惟文章漢廷枚馬鄴

下陳王詩歌元白制誥常楊慶歴歐梅元祐蘇黃虞楊

范揭高楊徐張淵哉若人文苑之英名位未極令聞不

忘誰其銘之疇昔鴈行竹林路杳懸河淚滂

   李南澗墓誌銘

己卯之秋予奉

命主山東鄉試得益都李子南㵎天下才也塡榜日按

察沈公廷芳在座起揖賀予得人越三日南㵎投刺請

見與語竟日所見益奇於所聞南㵎與人交有終始雖

交滿天下獨喜就予在京都日相過從其歸里也每越

月逾時手書必至得古書碑刻或訪一奇士必以告及

出宰劇縣在七千里之外奔走瘴癘簿書塡委而書問


未嘗輟覼縷千百言從不假手幕客予嘗夢遊南㵎官


齋覺而書至意甚異之殆所謂同氣相求者去歲南㵎


自粤西貽予書言生癰於尻甚劇自後久不得音問又


數感惡夢今冬其弟文濤使來告曰吾兄以去年八月


四日病癰終於官舍遺命不作行狀以自編年譜乞先


生銘其墓嗚呼南澗果死矣世豈復有此才哉南㵎諱


文藻字素伯一字茝畹晚又號南㵎先世自棗强遷益


都之春牛街祖元盛父遠皆以南㵎貴贈如其官南㵎


天姿俊朗年十三從父遊曹家亭子作一記游赤壁賦

已有思致十五學爲詩二十一補縣學生好博覽今古

不爲世俗之學所至必交其賢豪長者旣以第二人舉

鄕薦明年會試中式又明年成進士 廷對䇿博贍爲


進士最以補試例不與進呈之列然讀卷官交口歎賞


無異詞久之謁𨕖得廣東恩平縣知縣到任後奉檄署


新安縣又奏調潮陽縣知縣以海疆三年俸滿保薦擢


廣西桂林府同知未及一年而没其居官以淸白强幹

稱嶺南俗多竊牛牛皮色相似雖獲盜多不承有司無

如之何南㵎始至令有牛之家各於牛角印烙私記凡


赴墟賣牛者牙儈以印烙登簿以印付買如告失牛

先以印呈官官遣役持印騐墟簿無得隱者大府善其

法下所部行之陽江民劉維邦以母病延道士作法借

鄰人刀十柄縛梯上以驅祟吏索錢不遂取刀送縣誣

以不軌南澗奉檄往勘廉得其實白於上官釋之未幾

陽江令以它事被劾銜南澗甚遣親信僕潛至恩平欲

探陰事中傷之居兩月無所得乃已潮陽民好械鬭往

往殺傷多人南澗至則懸鉦於堂上有將鬭者令地保

馳入城擊鉦以告立往拘治衆則散矣自是械鬭稍息

縣故有東山書院延進士鄭安道爲師購經史子集數

十種以敎學者潮陽與海陽揭陽俗稱三陽仕其地者

多致富南澗去官之日囊槖蕭然還至番禺命工摹光

孝寺貫休畫羅漢四軸以歸曰此吾廣南宦槖也性好

聚書每入肆見異書輒典衣取債致之又從友朋借鈔

藏弆數萬卷皆手自讐校無輓近俚俗之本於金石刻

捜羅尤富所過學宫寺觀巖洞崖壁必停驂周覽有僕

劉福者善椎拓擕紙墨以從有所得則盡搨之嘗乘舟

出迎總督小憩南海廟命僕拓碑秉燭竟夜比曉問總

督舟巳過矣其詩古文皆自攄所見不傍人門戸視近

代模擬膚淺以爲大家蔑如也然口不道前輩之短以

爲非盛德事過嶺後治公事日不暇給而詩益工郵亭

僧院信筆留題雖輿隸皆知爲才子也生平樂道人之

善鄕先正詩文可傳者必𢰅次表章之元和惠定宇婺

源江愼修皆素未相識訪其遺書刋行之德州梁鴻翥

窮老而篤學月必誦九經一過鄉里咸目爲癡南澗一

見奇之爲之延譽遂知名於世其在嶺表士子以文就

質無虛日獨稱欽州馮敏昌順德胡亦常張錦芳作嶺

南三子歌其奬借後進誠有味乎言之也予嘗戲論南

澗有三反長身多髯赳赳如千夫長而胸有萬卷書一

也生長於北海官於南海二也湛思著書欲以文學顯

而世稱其政事三也嗟乎以南澗居家之孝友當官之

廉幹與友之誠信固己加人一等乃其所篤嗜者文章

也文人之病恒在驕與吝而南澗獨否使其得志必能

使古之文士有以永其傳今之文士不致失其所而竟

不遂此吾所以爲斯世惜也悲夫悲夫南澗娶邢氏先

卒繼室周氏生子三人章鄄章棉章姚俱幼女子三人

銘曰

偉哉李生文中之雄兮四部七略羅心胸兮名登甲科

官至五品不爲不庸兮胡爲不與石渠蘭臺之𨕖以昌

其文乃以能吏終兮昔裴幾原自占死期不過戊戌歲

任彥升常恐不過五十果四十九而云逝嗟哉李生年

壽適與同兮恒幹不可留修名永無窮兮廣固之里宰

木翳如千秋萬歲過者下馬曰才子之幽宮兮

   日講起居注官翰林院侍講學士邵君墓誌銘

嘉慶紀元之春餘姚邵君二雲自左庶子擢翰林院侍

講學士兼 文淵閣直閣事君以懿文碩學知名海內

及被 召入四庫館總裁倚爲左右手 朝廷大著作

咸預討論每經進書籍 九重未嘗不稱善迴翔淸署

二十有餘年至是始轉四品乃以編書積勞成疾疾且

愈矣醫者誤投藥遂不起實六月十五日春秋五十有

四訃至吳下予爲位哭之慟因憶乙酉秋予奉

命典試浙右靳取奇士不爲俗學者君名在第四五策

博洽冠塲僉謂非老㝛不辦及來謁𦆵逾弱冠叩其學

淵乎不竭予拊掌曰不負此行矣越六年禮部會試第

一 賜進士出身乾隆三十八年

詔編次四庫書思得如劉向揚雄者用之宰相首以君

名入吿 召赴 闕除翰林院庶吉士充纂修官逾年

授編修久之

御試翰詹諸臣君名列二等遷右中允四轉而至今職

嘗預修 國史

萬壽盛典八旗通志校勘石經春秋三傳由 文淵閣

校理進直閣事充 日講起居注宫總裁 咸安官官

學提調 國史典鄕試者一敎習庶吉士者再階由儒

林郞至中議大夫君少多病左目微眚淸羸如不勝衣

而獨善讀書數行俱下寒暑舟車未嘗頃刻輟業於四

部七錄無不研究而非法之書弗陳于側嘗謂爾雅者

六藝之津梁而邢叔明疏淺陋不稱乃别爲正義以郭

景純爲宗而兼采舍人樊劉李孫諸家郭有未詳者摭

它書補之凡三四易稿而始定今承學之士多舍邢而

從邵矣自歐陽公五代史出而薛氏舊史廢獨永樂大

典采此書君在館會稡編次其闕者采冊府元龜諸書

補之由是薛史復傳人閒予嘗論宋史紀傳南渡不如

東都之有法寧宗以後又不如前三朝之粗備微特事

迹不完卽褒貶亦失實君聞而善之乃𢰅南都事略以

續王偁之書詞𥳑事增過正史遠甚畢尚書沅續宋元

通鑑常就君商𣙜輒歎曰今之道原貢甫也君生長浙

東習聞蕺山南雷諸先生緒論於明季朋黨奄寺亂政

及唐魯二王起兵本末口講手畫往往出于正史之外

自君謝世而南江文獻無可徵矣君所著又有孟子述

義穀梁正義韓詩內傳攷 皇朝大臣謚迹錄輶軒日

記皆實事求是有益于學者君至性過人事親喪葬盡

禮篤于故舊久要不忘性狷介不踏權要之門以敎授

生徒自給退食之暇執經者環侍左右君隨問曲諭人

人皆得其意君亦以師道自任莫敢以非義干者詩文

操筆立就淵博奥衍自成門戸有南江詩文稿君諱晉

涵字與桐二雲其號大父向榮康熙壬辰進士父佳鈗

增廣生皆以君貴 贈中憲大夫元配□恭人子秉恒

秉華卜葬君于某鄉某原先期來請銘於戲自四庫館

開而士大夫始重經史之學言經學則推戴吉士震言

史學則推君君於國史當在儒林文苑之列朝野無閒

言而知之最先者予也予比歲衰病嘗預戒兒輩必求

二雲銘我孰意夭寔祝予轉以才盡之筆納君穿中也

此所以SKchar然而失聲也銘曰

浩浩南江導源岷山厥生名儒特立絶羣陽明以功棃

洲以文誰與參之其在二雲名冠南宫書校東觀爲眞

學士爲良史官槐鼎何慕竹帛常尊著書滿家自信千

年古三不朽言其一焉溝澮易涸視此原泉




潛研堂文集卷四十三    門人袁廷檮校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