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碧堂集/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瀟碧堂集
卷二
卷三 

卷二·詩[编辑]

萬曆二十八年庚子~二十九年辛丑。33~34歲)

○遊廬山初入東林雨中[编辑]

窮天刻冷翠,濃雨洗幽青。濕雲坼西嶺,坐見武昌晴。遠公昔庵此,蓮花漏初成。岩竇列宗雷,石梵徹天清。想像醉五柳,顛頹望釜鐺。曠心聞法語,啼兒畏錦繃。達哉遠師鑒,禮法憐裸裎。客兒雖百醒,不以易一酲。千二百歲後,白藕無根榮。蓮宗啟末社,唐子慚道盲。掬流浣塵貌,寒潭吹古腥。山僧如石瘦,蓮堂空幾楹。

○天池寺[编辑]

山以雲為郵,雲窮山身見。石貌呈巧心,瘦妍競奇變。暄涼隔下天,葛絺易柔練。一石一狂呼,前石翻為殿。萬仞瞰畸雲,倏縷倏飛片。撫松坐枯巖,一往謝塵罥。

○大林寺寶樹[编辑]

鐵幹銅膚四十圍,隔峰猶自望孫枝。塗雲抹月空山裏,曾見東林行道時。

○其二

瘦石鱗鱗帶碧絲,百盤無地不青枝。人間那得西方種,問取嘉州合眼師。

○題天池後嶺[编辑]

往將天事問修人,碧玉蒼波妄比倫。而今萬仞峰頭立,依舊圓空掛斗辰。

○山中逢老僧[编辑]

擬把蒼煙付老閑,廿年形影不離山。窗前一樹盤空老,曾是天台拾子還。

○其二

一抹青煙沉遠巒,禪心汰得似冰寒。閑山閑水都休卻,付與瞻風衲子看。

○其三

念珠策得定功成,絕壑松濤夜夜行。說與時賢都不省,依稀記得老陽明。

○其四

一室長關谷底泉,兒孫閱過幾霜顛。松根夜壁時來往,不省人間有睡眠。

○其五

愛把蒼竿攪月湍,山風吹頂不曾寒。竹林寺裏尋常去,乞得西僧梵本看。

○其六

課得西崖杉柏成,山中知面不知名。少時曾學收雲法,擬把一囊送我行。

○其七

坐破松岩不記年,衲衣長是裹谿煙。天池寺裏猶嫌近,更住天池絕褷邊。

○文殊台[编辑]

芙蓉萬尺花如鐵,秋窗書灑紅霞屑。螺頂仙人騎杖來,天衣曉帶雪山雪。帝遣神丁量海洗,繡鍔斑棱生平砥。一萍吹作潯陽城,半匕疏為九江水。高青直上一萬重,綠瞳笑啟金泥封。煙重雲滑不可去,怒鞭白雀惱張公。

○遊佛手岩至竹林寺[编辑]

以手摩蒼霞,終古搏秋碧。掬取九江流,澆空洗雲魄。茫茫竹林人,斑花生古額。坐斷滄海煙,日月如窮客。引領見長眉,及至化苔石。一往號菁林,髭鬚如雲白。

○明空[编辑]

住柳浪五月,附余舟南下,別於歸宗道上,因作柳浪三疊以送之。

青池白石每談空,銷卻寒釭幾炷紅。記取柳浪湖上柳,夜禪聽盡碧絲風。

○其二

碧溪影裏一僧歸,漾得雲光上衲衣。記取柳浪湖上水,縠紋風起鷺鷥飛。

○其三

石話盡晚窗煙,閑剔春芽自煮泉。記取柳浪湖上月,隔花呼起放生船。

○過歸宗寺[编辑]

墨池秋水石苔寒,晉碣唐書野火殘。一丈草青紺殿裏,爭教赤眼不心酸。

○瀑布[编辑]

寒空日夜摩幽綠,霧縠龍綃披幾束。銀灣截斷牽牛人,鞭起眠龍駕天轂。帝宮酒暖澆愁春,雲汁茫茫瀉清淥。夜寒霜重玉女驕,袖裹金匜向地覆。湘娥手挈瀟湘來,雪魄雲魂鬬不足。炎官不到落星城,六月人間嗬凍玉。

○夜臥青玉峽看月[编辑]

渴虹飲石夜蛟哭,寒屑霏霏灑蘄竹。一灣淨月趁斜巒,墮向龍宮寫幽獨。颭弦斷盡鐵槽平,石韻高寒譜不足。頭毛索索罥人長,幾時買斷青崖腹。五更涼夢泊孤雲,以手捫天如蒼玉。

○蕪湖舟中同范長白、念公看月[编辑]

夜深蕉合帶寒澌,隔水青梧辨露枝。問取無心老衲子,幾人消得幻琉璃。

○其二

夜泉香鍛石罏紅,聽盡寒松帶雪風。算取人間幾月子,江心甌面復瓶中。

○其三

青山不改黛螺春,孤閣娉婷是女神。一臠秋光半匣水,人間多少熱忙人。

○登平山閣同江浦諸友論文[编辑]

石路突寒松,柔嵐被遠封。白波千里舶,青靉六朝鍾。雲老蛟遷窟,窗晴雨洗峰。文心喻煙水,吞吐幾重重。

○采石蛾眉亭[编辑]

空江石壁瘦鱗鱗,膩綠頹斑酣冶春。掃取山光為黛粉,盡教蕩子作仙人。

○其二

擬將杯棬作家鄉,臥月橫煙夢幾場。況是蛾眉消得死,爭教白也不郎當。

○其三

是處煙嵐掛齒唇,懶將時事罥心神。青山也許人酬價,學得雲閑是主人。

○白門逢焦師座主[编辑]

十年一拜鄭康成,搔首青山獨自行。醒即讀書倦即枕,不將無事換公卿。

○其二

赤軸猶如水瀉瓶,草顛書盡萬梢青。而今老矣都休卻,日課雜花兩卷經。

○侯師之水軒[编辑]

架書狼籍粉蟲殘,六月文紗濺水寒。麾卻如花舊拍板,茶瓶相對白蔬盤。

○其二(師之耳聵,老事西方之學)

卷葉塞來多少時,形言眼語亦能知。白頭聞得無生事,學把胡珠喚老師。

○途中懷大兄[编辑]

詩十宵九入夢,明明知已逝。識得中陰來,未審寄何位。前者四月初,恍忽上忉利。光容若平昔,天服粲遊戲。伸紙與我讀,奇文千餘字。夢中了了知,醒後都不記。曾聞釋子言,天樂稍濃膩。若非道種深,未免天色醉。記兄初生時,大姑兆奇瑞。麗人躍空飛,姑也承以袂。苦旅思樂宅,返促亦何異。但恐冶心多,減卻道人氣。少日念歡場,鳴泉奔渴驥。一臥三年茵,肌消如寒蝟。從茲稍譚仙,習靜學觀鼻。朝坐一絲香,暮禪半幅被。闔門杜色聲,精神轉強銳。《蒙莊》不去手,卓有出塵志。幾年客金馬,漸識宗門事。乞差既裏還,刻苦相摩礪。旦尋復昏披,研惟空有諦。有如群嬰兒,搩手量鵬翅。突聞物格言,石火掣飛燧。惑魔雖暫殲,狂使方為厲。挈疑過龍湖,息求而得刺。一自直東華,先雞每戒睡。日夜抱一編,形神俱焦瘁。眼澀如有沙,舌幹無厚味。國本既艱危,臣也難為退。餘時官閑局,弟也負書至。每當聚首時,言必窮幽邃。毒語攻沉屙,當機無回避。俱悟昔時非,馳馬歇狂轡。淨侶偕數人,結期向北寺。下直即停車,六時聲如沸。合掌化如來,白毫與青髻。東林十八賢,高舉標奇致。披此塵勞衣,縛人如鳥罻。便欲脫簪紱,指彼青山誓。或假或休沐,次第作歸計。餘也先群飛,入山選幽翠。結茅四五間,日日眄歸幟。夢魂總不及,逝也一交臂。嚴親頭觸石,聚哭空裏肆。海內學道人,千里緘酸淚。弟也冒雪行,十日走梟騎。不忍見京華,何況舊邸第?寡婦一屋聲,天地為陰曀。立後以祈年,殷哀方小替。傳聞四月終,白旄出淮泗。余也偕諸衲,奔帆如雲駛。念公聞我來,追至潯陽際。十日抵瓜儀,南北舟相次。肝腸慟一割,石火迭相謂。富貴竟何成,顛毛不如剃。十載無生學,劈蓮微見憶。痛呼隔聞塵,天高日西墜。前者潘去華,夢中忽見示:生平四良友,君家得其二。賴茲切摩力,今亦生善地。信我同心人,冥墨亦相締。祠之柳浪館,兄與白蘇四。天上雖酷樂,勉來一豎義。破礦出精金,剗卻知見祟。攜手入蓮邦,沙劫為兄弟。

○戲題道士洑[编辑]

(《小孤》詩:真山翻作假山看)

道士名,髡其顛。真石壁,貌假山。陽戶開北面,東流水西還。采石蛾眉小姑鬟,蒼瘦爭似老黃冠。江漢手覆三廻乾,古凰遺尾青闌干。

○無念同餘迎先伯修,賦此為別[编辑]

瘦石如何比老顏,才留筋骨在人間。一舟破衲慈明哭,幾葉寒帆學士還。病久思歸黃柏嶺,衰來夢上戒壇山。江西湖北頻來往,學得心閑似水閑。

○漢陽蕭仲子參知山亭清話[编辑]

平平數點山,因水發妖倩。鱗鱗萬室瓦,以山增奇豔。簷際織波紋,碗裏落霞片。風檣對岸出,人影隔江見。是日雲態繁,薄陰與晴戰。漏光纈水花,淨眼生微旬。三山五湖舫,隻此大江面。幾人厲霜刃,割盡閑塵罥。無發可留青,何繩堪係電。為問橘皮仙,江渚幾回變?

○寄黃諭德平倩,兼申玉泉之約[编辑]

宦情擬上武牙灘,世味真吞栗棘丸。腕上千珠胡語熟,秋來一影射堂寒。面慈每覺違心易,肌疥當思忍癢難。枵木如庵茶似掌,堆藍山色倩誰看?

○出城至大別寺題壁[编辑]

漢陽山上閑巒少,漢陽城中人又老。娟眉雪齒競浮榮,幾人頭上無青草。荒墳如粟秋山下,嗷嗷鬼母訴長夜。出中老矣頭陀行,白骨堆中起精舍。漢陽城,如掌大,壯士激矢穿城過。試登高閣數行人,闊帽青衫凡幾個?

○八月六日舟中,憶去年此日,與大兄都城歸義寺別,泫然念及大姑,自云:「明歲二三月當還,出籠不遠。」因大笑而別。今大姑與兄俱逝矣,哀哉[编辑]

別時猶記帶餘詼,夾轂風生滿面灰。屈指來年二三月,大姑含笑長孫來。

○其二

伏惑雖然學聖流,難辭真慟到眉頭。獨形獨影空舟裏,自說因緣自解愁。

○其三

聞說南中也破顏,幾回夢上九華山。而今恰走南中路,不是生遊是死還。

○其四

饒他白髮倍耆年,那得三朝無惡緣。一刻未離一刻苦,爭如長夜卻先眠。

○其五

燈前腸痛子瞻詩,宿世他生自可知。郵館暫來還暫去,蓮花聚首是長時。

○將抵家園作(伯修柩方歸)[编辑]

都說還家樂,今來無此情。稍稍親宿累,漸漸入愁城。嶽月隨歸夢,蘆風作苦聲。令人仇鬢髮,遮我學無生。

○其二

況是風吹,那能石作肝。一門冰水淚,十里路人寒。痛絕椿堂雪,孤他熊膽丸。郭西原上草,曾是繡歸看。

○舟中偶成[编辑]

何云賤勝貴?賤死悲易止。何云頑勝智?頑者多壽死。暗女與妍夫,相去不盈咫。欲得截憂愁,先須斷歡喜。行年三十餘,稍稍窺茲理。視官如舍郵,等子於衣履。舍郵非不住,斷不悲移徙。衣履非不著,無心計華侈。深谷既慳緣,鬧塗且停趾。出世我不能,免作勞薪爾。

○二

冶淫豈不見,見之如青巒。絲肉豈不聽,聽之如鳴湍。聽水無蕩思,愛山無熱顏。辟如懷抱兒,挈手弄金丸。山雞眩其影,竟死白波間。

 卷一 ↑返回頂部 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