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山東問題敬告各方面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為山東問題敬告各方面
作者:陳獨秀
1919年5月18日
本作品收錄於《每週評論

(一)敬告協約國國民[编辑]

呵!現在還是強盜世界!現在還是公理不敵強權時代!可憐為公理破產的比利時,所得權利尚不及親德的日本,還有什麽公理可說?橫豎是強權世界,我們中國人也不必拿公理的話頭來責備協約國了。但是拿破侖時代的世界大戰爭了後,仍是強權得勢,所以造成第二次大戰正。這次威廉時代的世界大戰了後,恐怕又要造成第三次大戰爭。要想免第三次大戰爭的痛苦,非改造人類的思想,從根本上取消這蔑棄公理的強權不可。什麽“國際競爭”,什麽“對外發展”,什麽“強國主義”,什麽“強力即正義”都是造成世界大戰的根本原因。有因必有果,將來受這痛苦的卻不單是我們中國人,希望諸協約國國民都要有點覺悟,別做第二德意誌。

(二)敬告中國國民[编辑]

“對外發展主義”,固然是中國人現在做不到的,而且我們也不贊成這不合公理的思想。但是“民族自衛主義”(就是在國土以內不受他民族侵害的主義),我們是絕對贊成的。若因民族自衛,就是起了黑暗無人道的戰爭,我們都不反對。現在日本侵害了我們的東三省,不算事,又要侵害我們的山東,這是我們國民全體的存亡問題,應該發揮民族自衛的精神,無論是學界、政客、商人、勞工、農夫、警察、當兵的、做官的、議員、乞丐、新聞記者,都出來反對日本及親日派纔是。萬萬不能把山東問題當做山東一省人的存亡問題,萬萬不能單讓學生和政客奔走呼號,別的國民都站在第三者地位袖手旁觀,更絕對的萬萬不能批評學生和政客的不是。象這種全體國民的存亡大問題,可憐只有一部分愛國的學生和政客出來熱心奔走呼號,別的國民都站在旁邊不問,已經是放棄責任不成話說了。若還不要臉幫著日本人說學生不該幹涉政治、不該暴動,又說是政客利用煽動,(全體國民那個不應該出來煽動?煽動國民愛國自衛,有什麽錯處?)這真不是吃人飯的人說的話,這真是下等無血動物。象這種下等無恥的國民,真不應當讓他住在中國國土上呼吸空氣。

(三)敬告日本國民[编辑]

若說中國沒有開發的利源很多,因為缺少資本和經驗,工商業又不容易振興,一方面日本因地小人多,有對外發展的必要。在人類共同生活的大義說起來,日本人若真心實行中日親善主義,不占據中國土地,不侵害中國主權,不壟斷中國的交通機關和礦山,破壞中國民族生存的基礎,至於相當的工商業的和平發展,我們不但不反對,並且覺得有相互的利益。在日本民族發展上說起來,若定要實行軍閥派的侵略野心,未必就能夠將中國人斬盡殺絕,徒然弄得兩民族感情日惡,一方面工商業上受絕大的影響,一方面勢力範圍日漸擴張,旅居中國的日人日漸加多,虛榮上、經濟上雖有利益,而旅居中國的日人種種不法行為,不但大召中國人的惡感,並且影響於日本國民品行,不能不算是極大的損失。所以我要奉勸日本國民,若求日本民族在中國真實的穩健的發展,應當用和平的工商主義,不應當用強迫的侵略主義。若說商業發展要有政治的強力保護,那麽此時基督教在中國,何以比從前各國用強力保護幹涉的時代還要發達呢?若說日本倘不侵略,就難免讓歐美人捷足先得,我看這話頭,正是逼迫中國人仇恨日本接近歐美的原因。

(四)敬告外交當局[编辑]

我們國民是何等昏惰,政府是何等胡塗,外交失敗也不好專責備那一方面。但說這山東問題,我們提出巴黎和會對德直接索回青島或是各國暫時公管的希望,十有八九是一場春夢了。我們現在要提醒外交當局的,就是萬不得已到了中日直接交涉地步,我們要抱定宗旨:若是日本肯把青島和膠濟路完全交還中國,並不要求他項權利,但是要求賠償攻打青島的兵費,我們還可以允許;若只是名義上的交還,除了承認他繼承德國已得權利以外,不能再添上絲毫別的礦山、鐵道等經濟上的利益;至於濟順、高徐兩條鐵路,是從山東問題又向北擴張到直隸問題、向南擴張到江蘇問題,更是斷斷不能承認的。政府若是聽從親日賣國派的詭計,憑空斷送重大權利,釀成直隸、山東、江蘇三省的問題,這種賣國大罪,國民是萬萬不能再恕的了!

1919年5月18日《每周評論》第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