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陳敬瑄十罪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烽陳敬瑄十罪檄
作者:楊師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13

伏聞庖丁解牛,鑒骨節於形外。伏波聚米,察山穀於目前。若匪通人,奚臻妙理。師立材非馬援,智乏庖丁。見率土之銜冤,為大朝之雪恥。今國家以黃巢肆逆,宇縣罹災,鑾輿播越而未安,宗廟淩夷而失守。凡在臣子,孰不痛傷?而西川節度使陳敬瑄,因守藩維,坐觀成敗。伏自大駕駐蹕,縱令群盜害人。不能行政理以安時,但欲示軍功而駭眾。隻要威權在已,冀令朝野歸心。惡既貫盈,人皆憤惋。聊書十罪,用去一凶。實望此時,共垂詳悉。且功高者祿重,德厚者位尊。敬瑄本自凡庸,素無智略。事因際會,位極人臣。乃至稚女孩童,皆沾寵祿。閨房皂隸,並受渥恩。使功勳者切齒而不言,勞舊者扼腕而懷恨。其罪一也。獻可替否,必在忠言。指佞觸邪,須憑直士。張侍禦正朝廷綱紀,暗被誅夷。孟拾遺疏奸惡是非,遂遭陷害。或隕命於滄江之下,或亡軀於幽室之間。想其強死之孤魂,必得申冤於上帝。自此中外結憤,愚智吞聲。其罪二也。妄議公主,擅許和親。挫大國之威風,長南夷之僥幸。蓋緣陳敬瑄受賂,遂令海內興譏。其罪三也。恭顯兄弟,總非勳校。皆食厚祿,並陟崇階。蓋陳敬瑄罔顧刑章,黷亂朝憲。外姻內族,冒貴貪榮。其罪四也。全無懼謗,豈識廉隅。但興苟且之心,惟恣淫佚之行。昇徐賡為公座,因令奪安鄴之妻。致光庭登科甲,隻為聘敬瑄之女。聞之者寧無慚恥,見之者皆有歎嗟。其罪五也。鄭相公運籌於岐隴,率眾於邠涇,橫控梁洋,遂安劍蜀。敬瑄深懷嫉妒,互起讒言。其罪六也。王蘊賤隸之徒,姚坤凶狀未具,皆被殺戮,可鑒幽冤。賞罰之權,自敬瑄出。其罪七也。恣行威福,紊亂規繩。除移不自於天書,擢用隻憑於使牒。元隨諸校,偏受官榮。扈從六軍,曾無優渥。其罪八也。搜羅富戶,借彼資財。抑奪鹽商,取其金帛。三倍折納稅米,兩川綰斷度支。妄指贍軍,多將潤屋。其罪九也。東西二蜀節制,徇意誣君,雲討韓秀昇,峽路回戈,請擊高仁厚,當川歇馬。不甘下視,可驗平欺。如此用心,自為得計。其罪十也。且為臣之義,有一於此,未或不亡,況皆具之,何以能久。師立今則感人神之怨怒,奮貔虎以平除。已點驍銳精兵及八州壇寨,共五萬人騎,舉義長驅,問罪西府。誌在扶持天子,誅來亂臣。止欲生致敬瑄,麵奏聖上,請行國典,以正朝綱。應檄諸道公侯,諸州牧伯,共期嫉惡,同為除奸。或義士忠臣,或川府交校,但能梟敬瑄首級,送師立軍前,即便卷甲弢弓,歸朝謝罪。皇天後土,實聞此言。凡在人臣,幸鑒忠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