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產階級與無業階級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無產階級與無業階級
作者:梁啟超
1925年5月1日

  我近來极厭聞所謂什么主義什么主義,因為無論何种主義,一到中國人手里,都變成挂羊頭賣狗肉的勾當。

  今日是有名的勞動紀念節。這個紀念節,在歐美社會,誠然有莫大的意義。意義在那里?在代表無產階級——即勞動階級的利益,來和那些剝奪他們利益的階級斗爭。

  階級斗爭是否社會上吉祥善事,另屬一問題。且不討論。

  但我們最要牢記者,歐美社會,确截然公為有產、無產兩階級,其無產階級,都是天天在工場、商場做工有正當職業的人,他們擁護職業上勤勞所得或救濟失業,起而斗爭,所以斗爭是正當的,有意義的。

  中國社會到底有階級的分野沒有呢?我其實不敢說,若勉強說有,則我以為有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不成對待名詞,只有有業階級和無業階級成對待名詞。什么是有業階級?如農民(小地主和佃丁都包在內)、買賣人(商店東家和伙計都包在內)、學堂教習、小官吏与及靠現賣气力吃飯的各种工人等,這些人或有產,或無產,很難就“產”上畫出個分野來。什么是無業階級?如闊官、闊軍人、政党領袖及党員、地方土棍、租界流氓、受外國宣傳部津貼的學生、強盜(穿軍營制服的包在內)、乞丐(穿長衫馬褂的包在內)与及其他之貪吃懶做的各种人等,這些人也是或有產,或無產,很難就“產”上畫出個分野來。

  中國如其有階級斗爭嗎,我敢說:有業階級戰胜無業階級便天下太平,無業階級征服有業階級便亡國滅种。哎,很傷心,很不幸,現在的大勢,會傾向于無業胜利那條路了。

  無業階級的人臉皮真厚,手段也真麻俐,他們隨時可以自行充當某部分人民代表。路易十四世說“聯即國家”,他們說“我即國民”。

  他們隨時可以把最時髦的主義頂在頭上,靠主義做飯碗。

  記得前車上海報上載有一段新聞說,一位穿洋裝帶著金絲眼鏡的青年,坐洋車向龍華去,一路上拿手仗打洋車夫帶著腳踢,口中不絕亂罵道:“我要赶著赴勞工大會,你誤了我的鐘點,該死該死。”這段話也許是虛編出來挖酷人,其實像這類的怪相也真不少。

  前几年,我到某地方講學,有一天農會、商會、工會聯合歡迎到了几十位代表,我看著都不像農人、商人、工人的樣子,大約總是四民之首的“士”了。我循例致謝之后,還加上几句道:“希望過几年再赴貴會,看見有披蓑衣、拿鋤頭的農人,有剛從工場出來滿面灰土的工人。”哎,這种理想,何年何月才能實現啊!

  可怜啊可怜,國內不知几多循規蹈矩的有業階級,都被他們代表了去,還睡在夢里。

  可怜啊可怜,世界上學者嘔盡心血發明的主義,結果做他們穿衣吃飯的工具。

  勞動節嗎,紀念是應該紀念,但斷不容不勞動的人插嘴插手。如其勞動的人沒有懂得紀念的意義,沒有感覺紀念的必要,我以為倒不如不紀念,免得被別人頂包剪綹去了。

  歐美人今天的運動,大抵都打著“無產階級打倒有產階級”的旗號,這個旗號我認為在中國不适用,應改寫道:

  “有業階級打倒無業階級!”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9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