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氏易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焦氏易林 卷第七
漢 焦贛 撰 闕名注 景北京圖書館藏元刊本
卷第八

易林卷第七

震下乾上无妄

 夏臺牗里湯文厄處臯陶聴理歧人

 恱喜西望華夏東歸无咎

  湯囚夏臺文王拘羑里臯陶舜命

  作士理官也

之乾

 儋耳穿𦙄僵離旁舂天地易紀日

 月更始蝮螫我手痛爲吾毒

  儋耳穿𦙄皆外國名

 慈母之恩長大無孫消息襁褓害不

 入門

  無註

僞言妄語傳相詿誤道左失迹不知

 郷處

  無註

鬱怏不明隂積無光曰在北陸萬物

 彫藏

  左傳日在北陸而藏氷又漢志日

  行四陸春東陸夏南陸秋西陸冬

  北陸曰當作日

 王母多福天禄所伏君之寵光君子

有昌

  王母神仙以東華至真之氣化生

 不耕而𫉬家食不給中女無良長子

徒足踈齒善市商人有息

  無註

 火起上門不爲我殘跳脫東西獨得

 生完不利出隣病疾憂患

  無註

持刄操肉對酒不食夫亡從軍長子

 入獄抱SKchar獨宿

  無註

小畜

 鰌鰕去海游於枯里街巷迫狹不得

 自在南北四極渇餒成疾

  無註

 啞啞𥬇喜與歡飲酒長樂行觴千秋

 起舞拜受大福

  無註

登髙上山賔於四門吾士得歡福爲

 我根

  書曰賔于四門四門穆穆納于大

  麓烈風雷雨弗迷言舜之徳也

 天猒周徳命我南國以禮靜民兵革

 休息

  無註

同人

壅遏隄防水不得行火光盛陽隂蜺

 伏匿走歸其郷

  無註

大有

 海河都市國之奥府商人受福少子

 玉食

  無註

 東行避兵南去不祥西逐凶惡北迎

 福生與喜相迎

  無註

東家中女嫫母㝡醜三十無室媒伯

勞苦

  嫫母古之醜婦㝡賢

 破亡之國天所不福難以止息

  無註

SKchar駕蹇驢日暮失時居者無憂保我

樂娯

  無註

 蝃蝀充側佞幸傾惑女謁横行正道

 壅塞

  詩蝃蝀止奔也蝃蝀在東莫之敢

  指女子有行逺兄弟父母

 三羖五牂相隨俱行迷入空澤循谷

 直北經渉六駮爲所傷賊

  無註

噬嗑

載喜抱子與利爲友天之所命不憂

危殆荀伯勞苦未來王母

  詩下泉篇云四國有王郇伯勞之

  荀當作郇

 織縷未就勝折無後女工多能亂我

 政事

  無註

 羿張烏號彀射天狼鍾鼓不鳴將軍

 振旅趙國雄勇𨶜死榮陽

  羿后羿善射烏號弓名天狼獸名

 行露之訟貞女不行君子無食使道

壅塞

 詩云厭浥行露言女子有能以禮

  自守而不爲強𭧂所汙喻道間之

 露方濕恐沾濡而不敢行耳

大畜

延頸望酒不入我口商人勞苦利得

 無有夏臺牖里雖危復喜

 牗當作羑湯囚夏臺文王拘羑里

 冠帶南遊與喜相期儌於家國拜爲

 逢時

  無註

大過

 東西觸垣不利出門魚藏深水無以

 樂賔爵級摧頽光威减衰

  無註

 两母十子轉息無巳五乳百雛騂駮

驪駒

  無註

 重𥠖祖後司馬太史陸氏之灾雕害

 悲苦

 書傳重少昊之後𥠖髙陽之後重

  即羲𥠖即和也司馬談爲太史子

  迁⿰糹⿱𢆶匹其職仍稱太史公

 内執柔徳止訟以嘿一邑頼福禍災

 不作

  無註

𢘆

 采唐沬郷要期桑中失信不㑹憂思

 約帶 一本云 牛𩦸同堂郭氏以

 亡國破爲墟君奔走逃

 詩桑中云爰采唐矣沬之郷矣云

  誰之思羙孟姜矣唐蒙菜也沬衛

 邑名 按胡傳莊公二十四年齊

  桓公問郭父老曰郭何以亡父老

  曰見善而不能舉惡惡而不能去

  所以亡

 宫成立政衣就缺𬒮恭謙爲衛終無

 禍尤

  無註

大壯

麒麟鳯凰子孫盛昌少齊在門利以

 合婚招衣彈冠貴人所歡

  按春秋昭公二年夏四月韓須如

  齊逆女齊陳無宇送女致少姜少

  姜有寵於晋侯晋侯謂之少齊

 亂危之國不可渉域機發身蝢遂至

僵覆

  無註

明夷

 千雀萬鳩與鷂爲𬽦威挈不敵雖衆

 無益爲鷹所擊

  無註

家人

 衆神集聚相與議語南國虐亂百姓

愁苦興師征討更立聖主

  無註

 顔淵閔騫以禮自閑君子所居禍菑

不存

 顔淵即顔囬閔騫閔子騫也皆孔

  子弟子

 三桓子孫世秉國權爵丗上卿冨於

周公

  三桓即三家皆桓公之後自季武

  子始專國政歴悼平桓子凡四世

  平子逐君康子廢父命而殺嫡僣

  八佾歌雍以徹皆專權僣𥨸之至

鶴鳴九臯處子失時載𡈽販鹽難爲

 功巧

  無註

 方軸圎輪東行不前組囊以錐失其

事便還師振旅兵革休止

  無註

魚擾水濁桀亂我國駕龍出遊東之

樂邑天賜我禄與生爲福

  無註

白虎黒狼伏司亦長遮遏牛羊病我

商人

  無註

履危不安跌頓我顔傷踵爲⿸疒頼

  無註

 三人輦車乗入旁家王毋貪叨盜我

 資財亡失犂牛

  無註

 三鴈南飛俱就井地鰕鰌饒有利得

 過倍

  無註

鷹棲茂𣗳猴雀往來一擊𫉬两伏不

枝梧

  無註

尭舜欽明禹稷股肱伊尹往來進禮

 登堂顯徳之徒可以輔王

  尭舜禹皆古之仁聖也稷教稼穡

  伊尹相湯皆古之良輔也

 枯旱三年草葉不生粢盛空之無以

 供靈

  無註

 方口緩唇爲和樞門解𥼶鈎帶商旅

 以懽

  無註

池水髙陸爲海江河横流魚鱉

成市千里無牆鴛鳯遊行

  無註

烹魚失刀駕馬車亡鈆刀不及魴鯉

 腥臊

  無註

戎狄蹲居無禮貪叨非吾族𩔖君子

攸去

  無註

歸妹

渡河踰水濡洿其尾不爲禍憂捕魚

 遇蟹利得無㡬

  無註

 河水小魚不冝勞煩苛政苦民君受

其患

  無註

偃武脩文兵革休安清人逍遥未歸

空閑

 書武成乃偃武脩文歸馬于華山

  之陽放牛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

  服又清人詩云河上乎逍遥

 九疑鬰林沮濕不中鸞鳥所去君子

 不安

  無註

持猬逢虎患厭不起遂至懽國與福

 𥬇語君王樂喜

 史記龜筴傳郭璞註云蝟能制虎

 狗生龍馬公勞嫗苦家無善駒折悔

 爲咎

  無註

嬰孩求乳慈母歸子黄麑恱喜得其

 甘餌

  麑鹿子也

中孚

有两赤鷂從五隼噪操矢無括趣𥼶

爾財扶伏聴命不敢動摇

  隼鳥名顔師古曰即今所謂鶻也

小過

伊尹智士去桀耕野執順以強文和

 无咎

  伊尹有莘之處士湯聘而用之遂

  進於桀桀不能用復歸于湯乃相

  湯伐桀以有天下

旣濟

 逐鹿西山利入我門隂陽和調國無

 灾殃長子東遊湏其三仇

  無註

未濟

 龍興之徳周武受福長女冝家與君

相保長股逺行狸且善藏

 武王伐紂而有天下以元女大SKchar

 嫁胡公而封諸陳

乾下艮上大畜

朝鮮之地箕伯所保冝人冝家業處

子孫求事大吉

  箕子紂諸父武王伐紂遂歸周封

  於朝鮮

之乾

 金柱鐡𨵿堅固衛灾君子居之安無

 憂危

  無註

轉禍爲福喜來入屋春成夏囤可以

 飲食保全家室

  無註

水𭧂横行縁屋壊墻泱泱溢溢市師

驚惶居止不殆與毋相保

  無註

虎豹熊罷遊戯山隅得其所欲君子

 無憂旅人失利市空無人

  無註

 躬體履仁尚徳止訟宗邑以安三百

 無患

  齊管仲奪伯氏駢邑三百没齒無

  怨言

 江淮易服玄黃朱飾靈公夏徴哀相

 无極髙位崩顛失其寵室

  按左傳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通

 於夏SKchar皆𮕵其衵服以戯于朝後

 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飲於夏氏

  公謂行父曰徴舒似汝對曰亦似

  君徴舒病之出自其廐而射之遂

 傷靈公衷懷也衵近身之衣

 不虞之患禍至無門奄忽𭧂卒痛傷

 我心

  無註

 三塗五嶽去危入室凶禍不作桀盜

 尭服失其寵福貴人有疾

  三塗山名在河南伊闕縣

小畜

 配合相迎利心四郷昏以爲期明星

 熠熠欣喜君奭所言得當

  詩東門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云昬以爲期明星煌

  煌註曰此亦男女期㑹而有負

  不至者故因其所見以起興也

 三手六身莫適所閑更相摇動失事

 便安箕子佯狂國乃不昌

  箕子紂諸父紂爲不道乃佯狂而

  爲奴

 虎卧山偶鹿過後眗弓矢設張㑹爲

 功曹伏不敢起遂全其驅得我羙草

  㑹當作猬見大有之訟史記龜筴

  傳郭璞註云蝟能制虎

 麟鳯執𫉬隂雄失職自衛返魯猥昧

 不起禄福訖巳

 左傳哀公十四年春西狩於大野

  叔孫氏之車子鉏商𫉬麟孔子自

  衛返魯作春秋

同人

欒子作殃伯氏誅傷州黎奔楚失其

寵光

  春秋成公十五年冬十月晉三郤

  害伯宗譛而殺之及欒弗忌伯州

  犂奔楚

大有

黄帝出遊駕龍𮪍馬東至太山南過

齊魯王良御左文武何咎不利市賈

  黄帝邑於涿鹿之阿遷徙无常以

  兵師爲營衛後得六相而天地治

  神明至

齊魯争言戰於龍門遘怨致禍三世

 不安

  按春秋魯成公二年春齊侯伐我

  北鄙圍龍頃公之嬖人盧蒲就魁

  門焉龍人囚之齊侯親皷三日取

  龍

道理和徳仁不相賊君子往之樂有

 其利

  無註

 嫗妬公妮毀益亂頼使我家憒利得

 不遂

  無註

 一巢九子同公共毋柔順利貞出入

 不殆福禄所在

  無註

崔嵬北岳天神貴客温仁正直主布

恩徳閔哀不巳蒙受大福

  北岳周禮并州其山鎮曰恒山唐

  天文大梁析木其神主於恒山辰

  星出焉

 三睢逐蠅䧟墮釡中灌沸弇殪與母

 長决

  弇音掩殪音意

噬嗑

 東山西陵髙峻難升㓕夷握纍使道

 不通商旅無功復反其邦

  無註

常得自如不逢禍災樂只君子福禄

 自來

  無註

范子妙材戮辱傷膚然後相國封爲

應侯

  范子即范睢按史記范雎𥘉事魏

  甞從須賈使齊齊賜睢金及牛酒

  賈知之大怒以爲雎以國隂事告

  齊故得此饋歸告魏相魏齊大怒

  使舎人笞擊雎折脅摺齒睢佯死

  置厠中睢告守者得脫變姓名後

  歸秦秦以爲客卿封應侯

狼虎結集相聚爲保伺嚙牛羊道絶

 不通病我商人

  無註

无妄

 不直杜公與我争訟媒伯無禮自令

塞壅

  未詳

 上天樓臺登降受福喜慶自來

  無註

大過

 三羊上山東至平原黄龍服箱南至

 魯陽貌其佩囊執綬車中行人無功

  無註

 天地閉塞仁智隠伏商旅不行利深

難得

  易坤文言曰天地閉賢人隠又復

  𧰼𫝊先王以至日閉𨵿商旅不行

 延陵適魯觀樂太史車轔白顛知秦

 興起卒兼其國一統爲主

 奏秋襄公二十九年延陵呉季札

  適魯觀周樂及聞歌秦詩曰此之

  謂夏聲夫能夏則大大之至也其

  周之舊乎

槖戢甲兵歸放馬牛徑路䦕通國無

 凶憂朽墻不鑿病疾難治

  史記武王勝殷包藏弓矢戢弭干

  戈以示弗用歸馬于華山之陽放

  牛于桃林之野

𢘆

牛𩦸同堂郭氏以亡國破爲墟君奔

走逃

  按胡傳莊公二十四年齊桓公問

 郭父老曰郭何以亡父老曰見善

  而不能舉惡惡而不能去所以亡

大尾小腰重不可摇棟撓榱壞臣爲

 君憂陽大之言消不爲患使我復安

  無註

大壯

 太一置酒樂正起舞萬福攸同可以

 安處綏我鯢齒指空無餌不利爲旅

  無註

 飲酒醉酗跳起争𨶜伯傷叔僵東家

 治䘮

  無註

明夷

 山險難登渭中多石車馳𨎥擊重載

 傷軸載擔善躓跌踒右足

  𨎥音衛跌徒結切踒於爲切

家人

争訟不巳更相咨詢張事弱口被𩬊

 北走耳順從心躬行至仁不湏以兵

 天下太平

  語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

 心志無良傷破妄行觸廧觝壁不見

户房先王閉𨵿商旅委弃

  易復𧰼傳先王以至日閉𨵿商旅

  不行

寧夬鴟鴞治成禦灾綏徳安家周公

 勤勞

  寧鴂一名飛桑一名巧婦鴟鴞詩

  篇名言周公救亂也

 清人髙子乆在外野逍遥不歸思我

 慈

  髙子髙克也詩云清人在彭駟介

  旁旁註云鄭文公惡髙克使將清

  邑之兵禦狄于河上乆而不召師

  散而歸髙克奔陳鄭人爲之作此

  詩也

 两虎争𨶜服創無處不成仇讎行解

 郤去

  無註

 天女推床不成文章南箕無舌飯多

沙糖虗𧰼盜名雄雞折頸

  天女織女也床未詳疑機字之誤

 織女推機則不能成其文錦也箕

 星名夏秋之間見於南方故云南

 箕舌下二星也言南箕無舌則不

  可以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糠秕也糖當作糠

 太子扶蘇走出逺郊佞幸成邪改命

 生憂慈母之恩無路致之

  扶蘇始皇長子使北監軍於上郡

  後趙髙等矯詔殺扶蘇立胡亥

 寒暑相推一明一微赫赫宗周光榮

㓕衰

  無註

 雞狗相望仁道篤行不吠昏明各安

 其郷周鼎和餌國冨民有八極蒙祐

  孟子云雞鳴狗吠相聞而達乎四

  境又春秋魯宣公十三年周成王

  定鼎於郟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

 牎牗户旁道利明光賢智輔聖仁施

 大行家給人足海内殷昌

  無註

 雨雪三日鳥獸飢乏旅人失冝利不

 可得㡬言解患以療紛難危者復安

  無註

白鵠衘珠夜食爲明膏潤渥優國嵗

 年豐中子來同見惡不凶

  鵠當作鶴搜神記云有鶴爲弋人

  所射窮而歸噲參參收養療治瘡

 愈而放之後鶴夜到門外參執燭

  視之鶴雌雄雙至各衘明珠以報

  參焉

 從豕牽羊與虎相逢雖驚不凶

  無註

 鳬鴈啞啞以水爲宅雌雄相和心志

 娱樂得其所欲絶其患惡

  無註

 逐狐平原水遏我前深不可渉暮無

 所得

  無註

窟室蓬户寒賤所處十里望煙散渙

 四方形體㓕亡下入深淵終不見君

  無註

 桀紂之主悖不可輔貪榮爲人必定

 其咎聚鈠積實野在鄙邑未得入室

  夏桀商紂皆無道之君

歸妹

倉庫盈億年嵗有息商人留連雖乆

有得隂多陽少因地就力

  無註

火山不然釣鯉失綸魚不可得利去

我北三仁同福以興周國君子安息

  三仁大王王季文王

童女無媒不冝動摇安其居廬傅毋

 何憂

  無註

載風雲毋遊觀東海鼓翼千里見吾

 愛子

  無註

鴻盗我𥜗逃於山隅不見武迹使伯

 心憂

  未詳

視夜無明不利逺郷閉門塞牖福爲

我母

  無註

 三狗逐兎子東北路利以進取商人

有得

  無註

中孚

 武王不豫周公禱謝載璧秉珪安寧

 如故

  書金縢王有疾弗豫周公植璧秉

  珪乃告大王王季文王王翼日乃

  瘳

小過

 同載共車中道别去爵級不進君子

 不興

  無註

旣濟

 六鴈俱飛遊戯稻池大飲多食食飽

 無患舉事不遂商旅作憒

  無註

未濟

 符左契右相與虐亂乾坤利貞𦍒生

 六子長大成就颯然如毋不利爲咎

 一云 不利爲旅

  易乾坤生六子乾父坤毋三男震

  坎艮三女巽離兊

震下艮上

 家給人足頌聲並作四夷賔服干戈

卷閣

  書明王慎徳四夷咸賔又詩時邁

  篇明昭有周式序在位載戢干戈

 載櫜弓矢

之乹

 思𥘉悼古哀吟無輔陽明不制上失

其所

  無註

 江河淮海天之奥府衆利所聚賔服

饒有樂我君子

  無註

 三鴈俱行避暑就涼適與繒遇爲繳

 所傷

  無註

 秋南春北隨時休息處和履中安無

 憂凶

  無註

履危無患跳脫獨全不利出門傷我

左踝疾病不食鬼哭其室

  無註

東家凶婦怒其公姑毁柈破盆棄其

飯飱使吾困貧

  無註

 泥滓洿辱弃捐 --捐溝瀆衆所𥬇哭終不

 顯禄

  無註

 旦往暮還各與相存身無凶患

  無註

小畜

 六翮長翼夜過射國髙飛SKcharSKchar羿氏

 無得

  無註

蜂蠆之門難以止息嘉媚之士爲王

所食從去其室

  無註

 放狐乗龍爲王道東過時不及使我

憂聾

  無註

雹梅零墮心思情憤亂我魂氣

  無註

同人

 長女三嫁進退多態牝狐作妖夜行

離憂

  無註

大有

轟轟䡘䡘驅車東西盛盈必毀髙位

崩顛

  䡘音田

乗船道濟載水逢火頼得無患蒙我

 生全

  無註

 至徳之君政仁且温伊吕股肱國冨

 民安

  伊尹相湯吕望興周二人皆良輔

 生不逢時困且多憂無有冬夏心常

 悲愁

  無註

南歴玉山東入生門登福上堂飲萬

嵗漿

  無註

大斧破木䜛人敗國東𨵿二五禍及

 三子晉人亂危懷公出走

  按春秋傳晉獻公三子申生重耳

 夷吾也獻公聴驪SKchar之䜛殺申生

  重耳奔蒲夷吾奔屈懷公夷吾子

  也僖公二十三年自秦逃歸嗣立

  明年文公立遂出之

 一室百孫公恱婦懽相與𥬇言家樂

 以安

  無註

噬嗑

隨陽轉行不失其常君安於郷國無

 咎殃

  無註

群虎入邑求索肉食大人禦守君不

失國

  無註

 弱足刖跟不利出門市賈無贏折明

爲患湯火之憂轉解喜來

  無註

夏臺幽户文君厄處鬼侯飲食歧人

 恱喜

  幽户當作羑里見震之大壯湯囚

  夏臺文王拘羑里史記西伯九侯

  鄂侯爲紂三公紂醢九侯徐廣曰

  九侯一作鬼

无妄

棟撓榱壊廊屋大敗宫闕空廊如冬

枯𣗳

  無註

大畜

說以内安不離其國室家相懽幽囚

 重閉疾病多求罪亂憒憒

  無註

大過

 六龍俱怒戰於坂下倉黄不勝旅人

難苦

  易坤上六龍戰于野註隂從陽者

  也然盛極則抗而争六旣極矣復

  進不巳則必戰故云戰于野

 天下雷行塵起不明市空無羊疾人

憂凶三木不辜脫歸家邦

  無註

 一指食肉口無所得染其鼎鼐舌饞

 於腹

 左傳鄭公解黿召子公而弗與也

  子公怒染指於鼎甞之而出

 喜𥬇不常失其福慶口辟言疥行者

 畏忌

  無註

𢘆

 毛生豪背國樂民冨侯王有徳

  無註

豶豕童牛童傷不來三女同堂生我

 福人

  豶音墳易豶豕之牙𠮷童牛之牿

大壯

 江河淮海盈溢爲害邑𬒳其瀬年困

 無嵗

  無註

 两虎争𨶜股瘡無處不成𬽦讎行解

 欲去

  無註

明夷

 五岳四瀆𣶯洽爲徳行不失理民頼

 恩福

  五岳山名四瀆江河淮濟

冢人

載車乗馬南逢君子與我嘉喜雖憂

 無咎

  無註

缺囊破筐空無黍稷不媚如公弃於

糞墻

  無註

 殺行桃園見虎東西螳蜋之敵使我

 無患

  按莊子猶螳蜋怒以當車轍必不

  勝任矣

 飢人入室政衰弊極抱其彛噐奔於

 他國因禍受福

 商紂無道微子抱𥙊噐奔周其後

 武王伐紂遂封微子於宋

庭燎夜明追古傷今陽弱不制隂雄

坐戾

 記郊特牲庭燎之百自齊桓公始

 燎公五十侯伯子男三十天子百

  以物百枚纒木燎之今用松葦灌

  脂在地曰燎

 懸狟素飱食非其任失輿剥廬休坐

 從居

  詩伐檀篇云胡瞻爾庭有縣貆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貆貉𩔖易剥

  上九君子得輿小人剥廬

喜門福善繪帛盛熾日就爲得財寳

敵國

  無註

執綏登車SKchar乗東遊說齊解燕覇國

 以安

  語云升車必正立執綏史記蘇秦

  說燕易王曰臣居燕不能使燕重

  而在齊則燕重乃僞得罪於燕而

  奔齊說齊王髙宫室大𫟍囿以明

  得意欲以敝齊而爲燕

 水深無桴蹇難何遊商伯失利庶人

 愁憂

  桴筏也

三鳥鴛鴦相隨俱行南到饒澤食魚

與𥹭君子樂長見惡不傷

 無註

逺視目盻臨深苦眩不離越都旅人

留連

  無註

 終風東西散渙四方終日至暮不見

 子懽

 詩云終風且暴註言終風終日之

  風也暴疾也以比莊公𭧂慢無常

  而莊姜正静自守所以忤其意而

  不見荅也

 言無要約不成劵契殷叔季SKchar公孫

争之強入委禽不恱於心

  鄭徐吾犯之妹羙公孫楚聘之矣

  公孫黒又使強委禽焉註云禽鴈

  也納采用鴈事見春秋魯昭公元

  年殷叔未詳

牛馬聾瞶不知聲味逺賢賤仁自合

亂憒疾病無患生福在門

  無註

 從商近遊飽食無憂囹圄之困中子

 見囚

  陶朱公中男殺人囚於楚事見史

  記越世家

 據斗運樞順天無憂與樂並居

  斗北斗樞北極天之樞也

 SKchar奭姜望爲武守邦蕃屏燕齊周室

 以彊子孫億昌

  SKchar奭召公也封於燕姜望太公也

  封於齊二人夾輔周室爲燕齊之

  屏翰以致周家彊盛子孫衆多也

歸妹

 亡羊東澤循隄直北子思其毋復返

 其所

  無註

 張鳥𨵿口舌直距齒然諾不行政亂

 無緒

  無註

載船逢火憂不爲禍家在山東入門

見公

  無註

絶言異路心不相慕虵子两角使我

 心惡

  無註

鼻頂移徙君不安坐枯竹復生失其

寵榮

  無註

 殷商以亡火息無光年嵗不長殷湯

 光明

  紂王無道武王伐之乃㓕商

文王四乳仁愛篤厚子畜十男無有

折叐

 叐當作天文王四乳出淮南子按

 春秋傳曰管蔡郕霍魯衛毛𥅆郜

 雍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註云

  十六國皆文王子也

中孚

熊罷犲狼在山隂陽伺鹿取獐道候

 畏難

  無註

小過

 凋葉𬒳霜獨蔽不傷駕入喜門與福

 爲婚

  無註

旣濟

黃離白日照我四國元首昭明民頼

 恩福漢有遊女人不可得

  易離六二曰黄離元𠮷詩漢廣篇

  云漢有游女不可求思

未濟

 順風直北與歡相得嵗熟年樂邑無

 宼賊長女行嫁子孫不昌係疾爲殃

  無註

巽下兊上大過

 典䇿法書藏閣蘭臺雖遭亂潰獨不

 遇灾

  漢官儀御史臺内掌蘭臺秘書

之乾

 日在北陸隂蔽陽目萬物空虚不見

 長育

 左傳日在北陸而藏氷又漢志日

  行四陸春東陸夏南陸秋西陸冬

  北陸

鬼泣哭社悲商無後甲子昧爽殷人

絶祀

 書曰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

  野伐紂社稷旣遷殷遂㓕焉

 渉塗履危不利有爲安坐垂裳乃無

 灾殃門户自開君憂不昌

  無註

 陽失其紀枯木復起秋華冬實君不

 得息

  無註

大𣗳之子百條共毋當夏六月枝葉

 盛茂鸞鳥以庇召伯避暑偏偏偃仰

 甚得其所

  無註

秉龯執殳挑戰先驅不從元帥敗破

 爲憂

  春秋邲之戰晉軍師不用命遂敗

啓室開𨵿逃得𥼶𡨚夏臺牗里湯文

恱喜

 牖當作羑湯囚夏臺文王拘羑里

小畜

 西隣少女未有所許志如委衣不出

房户心無所處傅毋何咎

  無註

衰㓕無成淵溺在傾狗吠夜驚家乃

 不寕枯者復華幽人無憂

  無註

狗吠夜驚履鬼頭頸危者弗傾患滅

 不成

  無註

 當年少寡獨與孤處雞鳴狗吠無敢

 誰者我生不辰獨嬰寒苦

  無註

 無道之君鬼𡘜其門命與下國絶得

 不食

  無註

同人

 乗龍南遊夜過糟丘脫厄無憂矰絶

 弩傷羿不得羹

  無註

大有

馬躓車傷長舌破家東𨵿二五晉君

出走

 春秋左傳晋獻公嬖驪SKcharSKchar

  立其子奚齊賂外嬖梁五東𨵿嬖

  五譛毀群公子故重耳出奔

 瓜葩匏實百女同室苦醯不熟未有

 妃合

  妃當作配

 晨風文翰大舉就温昧過我邑羿無

 所得

 詩晨風篇云鴥彼晨風欝彼北林

  晨風鸇也羿后羿古之善射者

瀺瀺浞浞塗泥至轂馬濘不進虎齧

我足

  瀺音䜛浞音濯

膠車駕東與雨相逢故革懈惰頽輪

 獨坐憂不爲禍

  無註

 六家作權公室剖分隂制其陽唐叔

 失明

  六家即晉卿范氏中行氏智氏及

  韓趙魏爲晉六卿後三家皆爲韓

  趙魏所㓕三分晉地

去室離家來奔大都火息復明SKchar

 以昌商人失功

  SKchar周姓文王爲西伯致武王伐紂

  遂㓕商焉

噬嗑

 牧羊稻園聞虎喧嚾危懼惴息終無

 禍患

  無註

嬰孩求乳母歸其子黄麑懽喜

  無註

廓落失業跨禍度福利無所得

  無註

出入不時憂禍爲災行人失牛利去

不來老馬少駒勿與乆居

  無註

无妄

風怒漂水女惑生疾陽失其服隂孽

爲賊

 春秋女陽物晦時滛則生惑蠱疾

大畜

車馬病傷不利越郷幽人元亨去晦

就明

  無註

 三竒六偶各有所主周南召南聖人

 所在徳義流行民恱以喜

 詩序周南召南正始之道王化之

  基註云王者之道始於家終於天

  下而二南正家之事也

坐争立訟紛紛怱怱卒成禍亂灾及

家公

  無註

憂凶爲殘使我不安從之南國以除

 心疾

  無註

 愛我嬰女牽引不與兾幸髙貴反得

 不興

  無註

𢘆

 冝行賈市所聚必倍載喜抱子與利

 爲市

  無註

坐席未温憂來扣門踰墻北走兵交

我後脫於虎口

  無註

大壯

 赤帝懸車廢職不朝叔帶之灾居于

 汜廬

  周襄王以叔帶之難出居鄭處於

  汜汜音凢汜在襄城縣南

 子畏於匡厄困陳蔡明徳不危竟自

克害

  孔子過匡匡人以爲陽虎而拘之

  在陳蔡絶糧言聖人道全徳備雖

  遇患而不危殆也

明夷

 逐鴈南飛馬疾牛罷不見魚池失利

憂危牢户之𡨚脫免无患

  無註

家人

 推輦上山髙仰重難終日至暮不見

阜巔

  無註

 憂不爲患福在堂門使吾偃安

  無註

 春桃始華季女冝家受福多年男爲

 邦

  詩桃夭篇云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髙山之巔去谷億千雖有兵㓂足以

自守

  無註

 過時歴月役夫顦頰處子歎室思我

 伯叔

  頰當作顇

 太微復明說升傅巖乃稱髙室疾在

 頭頸和不能生㓕其令名

  太微星名髙宗夢得聖人名曰說

  以夢所見視群臣百吏皆非也於

  是乃使百工營求得之於傅巖舉

  以爲相晉求醫於秦秦使醫和視

  之曰疾不可爲也

旁多水星三五在東早夜晨行勞苦

无功

 水當作小詩召南小星云嘒彼小

 星三五在東肅肅宵征夙夜在公

  此詩言夫人無妬忌之行而賤妾

 安於其命所謂上好仁而下必好

 義者也

東郷煩煩相與𥬇言子般鞭犖圉人

 作患

 魯莊公三十二年雩講于梁氏女

  公子觀之圉人犖自牆外與之戯

  子般怒使鞭之公曰不如殺之是

  不可鞭犖有力焉能投盖于稷門

  十月圉人犖賊子般于黨氏

鼻移在頭枯葦復生下朽上榮家乃

 不寧其金不成

  未詳

 蝦䗫群聚從天請雨雲雷疾聚應時

 輙下得其願所

  無註

 大歩上車南到喜家送我貂裘與福

載來

  無註

 賊仁傷徳天怒不福斬刈宗社失其

 宇守

  無註

 從猬見虎雖危不殆終巳无咎

  史記龜筴傳郭璞註云蝟能制虎

履素行徳卒蒙祐福與尭侑食君子

有息

  孟子帝館甥于貳室而享舜迭爲

  賔主帝尭帝

 利在北陸寒苦難得憂危之患福爲

 道門商叔生存

  易通統圗日行北方黒道曰北陸

 四蹇六盲足痛難行終日至暮不離

 其郷

  無註

臺駘昧子明知地理障澤宣流封君

 河水

  臺駘春秋晋平公有疾卜人曰實

  沈臺駘爲祟子産曰昔金天氏有

  裔子曰昧爲玄SKchar師生臺駘能業

  其官宣汾洮障大澤帝用嘉之封

  諸汾川註云帝顓頊也事在昭公

  元年

歸妹

 畜水得時以備火灾柱車絆馬郊行

 出旅可以无咎

  無註

 歳暮華落君衰於徳勞寵損墮隂奪

 其室

  無註

 夏販蔡悲千里爲市黄䈎殪鬰利得

 無有

  未詳

 仲春廵狩東見群后昭徳允明不失

 其所

  書嵗二月東巡守至于岱宗柴望

  秩于山川肆覲東后又孟子曰天

  子適諸侯曰廵守東后東方之諸

  侯也

 栵㓗縲縲結締難解嫫毋衒嫁媒不

 得坐自爲身禍

  嫫毋黄帝次妃貌醜而賢

烏鳴庭中以戒灾凶重門擊柝備憂

𭧂客

  易繫辭重門擊柝以待𭧂客蓋取

  諸豫

 朝霽暮霞瀐我衣𥜗退無得牛

  無註

中孚

 抱璞懷玉與桀相觸詘坐不中道無

 良人

  卞和得玉璞獻楚懷王凡三獻至

  荆王剖之果得玉

小過

 两心相恱共其柔筋夙夜在公不離

 房中得君子意

  無註

旣濟

載餽如田破鉏失食苗穢不辟獨飢

 於年

  無註

未濟

 甘露醴泉太平機𨵿仁徳感應歳樂

 民安

  甘露仁澤也聖徳上及太清下及

  萬靈則降體泉水之精也聖徳下

  及太寕中及萬靈則出



易林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