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風/隨感錄/三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十五 隨感錄
三十六
作者:魯迅
1918年11月15日
三十七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

魯迅以筆名唐俟發表

現在許多人有大恐懼;我也有大恐懼。

許多人所怕的,是「中國人」這名目要消滅;我所怕的,是中國人要從「世界人」中擠出。

我以為「中國人」這名目,決不會消滅;只要人種還在,總是中國人。譬如埃及猶太人,無論他們還有「國粹」沒有,現在總叫他埃及猶太人,未嘗改了稱呼。可見保存名目,全不必勞力費心。

但是想在現今的世界上,協同生長,掙一地位,即須有相當的進步的智識,道德,品格,思想,才能夠站得佐腳:這事極須勞力費心。而「國粹」多的國民,尤為勞力費心,因為他的「粹」太多。粹太多,便太特別。太特別,便難與種種人協同生長,掙得地位。

有人說:「我們要特別生長;不然,何以為中國人!」

於是乎要從「世界人」中擠出。

於是乎中國人失了世界;卻暫時仍要在這世界上住!——這便是我的大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