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風/隨感錄/四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四十二 隨感錄
四十三
作者:魯迅
1919年1月15日
四十六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

魯迅以筆名唐俟發表

進步的美術家,——這是我對於中國美術界的要求。

美術家固然須有精熟的技工,但尤須有進步的思想與高尚的人格。他的製作,表面上是一張畫或一個雕像,其實是他的思想與人格的表現。令我們看了,不但歡喜賞玩,尤能發生感動,造成精神上的影響。

我們所要求的美術家,是能引路的先覺,不是「公民團」的首領。我們所要求的美術品,是表記中國民族知能最高點的標本,不是水平線以下的思想的平均分數。

近來看見上海什麼報的增刊《潑克》上,有幾張諷刺畫。他的畫法,倒也模仿西洋;可是我很疑惑,何以思想如此頑固,人格如此卑劣,竟同沒有教育的孩子只會在好好的白粉牆上寫幾個“某某是我而子”一樣。可憐外國事物,一到中國,便如落在黑色染缸裡似的,無不失了顏色。美術也是其一:學了體格還未勻稱的裸體畫,便畫猥褻畫:學了明暗還未分明的靜物畫,只能畫招牌。皮毛改新,心思仍舊,結果便是如此。至於諷刺畫之變為人身攻擊的器具,更是無足深怪了。

說起諷刺畫,不禁想到美國畫家勃拉特來 (L.D.Br—adley 1853—1917)了。他專畫諷刺畫,關於歐戰的畫,尤為有名;只可惜前年死掉了。我見過他一張《秋收時之月》 (《The Harvest Moon》)的畫。上面是一個形如骷髏的月亮,照著荒田;田裡一排一排的都是兵的死屍。唉唉,這才算得真的進步的美術家的諷刺畫。我希望將來中國也能有一日,出這樣一個進步的諷刺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