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石集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燕石集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五
  燕石集        别集類四
  提要
  等謹案燕石集十五卷元宋褧撰褧字顯夫大都人㤗定元年進士厯官翰林直學士兼經筵講官謚文清褧博覽羣籍與兄本後先入舘閣並有集行世時人以大宋小宋擬之褧集為其侄太常奉禮郎彍所編凡詩十卷文五卷首載至正八年御史臺咨浙江行中書省刋行咨呈一道歐陽元蘇天爵許有壬吕思誠危素五序末附謚議墓誌祭文輓詩又有洪武中何之權吕熒二䟦葢猶舊本歐陽元序稱其詩務去陳言燕人凌雲不羈之氣慷慨赴節之音一轉而為清新秀偉蘇天爵序稱其詩清新飄逸間出竒古若盧仝李賀危素序則稱其精深幽麗而長於諷諭核其所説亦約畧近之至其詞藻煥發時患才多句或不檢韻或牽綴如正獻公墳所寒食詩有高墳白打錢句案韋莊詩上相閒分白打錢非紙錢也張女輓詩却是真魂埋不得句序稱其女工於屬對十歳而夭案李商隠詩萬古貞魂倚暮霞非十歳未字之女也如斯之類大扺富贍之過貪多務得遂不能刮垢磨光然武庫之兵利鈍互陳論其大體足為一家固不以字句累之矣其文為作詩之餘事然温潤而潔浄亦不失體裁焉乾隆四十二年三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五
  燕石集目録      别集類四
  卷一
  古賦三首
  古詩四言 一首
  卷二
  古詩五言 二十八首
  卷三
  古詩七言 二十二首
  卷四
  雜詩五首
  古樂府五十首
  卷五
  律詩五言 六十八首
  絶句五言 十五首
  卷六
  律詩七言 六十五首
  卷七
  律詩七言 八十九首
  卷八
  絶句七言 一百六十二首
  卷九
  絶句七言 一百七十二首
  卷十
  絶句六言 十首
  近體樂府四十首
  卷十一
  表七首
  上梁文一首
  祝文三十三首
  卷十二
  記十首
  序九首
  卷十三
  雜著十二首
  祭文六首
  卷十四
  碑誌十二首
  卷十五
  行狀一首
  傳三首
  跋十首






  燕石集原序
  漢初詩學方興燕人韓嬰作外傳數萬言史稱其言與齊魯殊又言嬰嘗傳易燕趙間人喜詩故詩傳而易㣲余讀是有以知燕之為詩蓋千有餘年於此外傳言竒詭卓犖而詩之為教本乎山川之風氣人物之性情者也燕東並遼海通蓬萊西北控并塞自昭王好神仙徃徃招致畸人方士於其國至若豪俠則易水之歌漸離之筑楚漢間安期生蒯通兩人者則又嘗合二者之竒為一矣其風聲氣習嵗月之鬱湮世故之感發不激為變宫變徴之流則溢出為騷雅歌行之盛一氣機之宣流耳翰林薊門宋君顯夫眡予詩若干首余讀盡卷求一言之陳無有也雖大堤之謡出塞之曲時或馳騁乎江文通劉越石諸賢之間而燕人凌雲不羈之氣慷慨赴節之音一轉而為清新秀偉之作吾知齊魯老生之不能及是也奈何猶以燕石自名其集耶顯夫年強仕所作當日富所造詣未易窺姑序余所睹記如是云至正元年三月丙子奉政大夫藝文少監長沙歐陽𤣥序
  延祐中朝廷大興文治予友宋顯夫從其兄誠夫自江南始還莫識其面而大小宋之名隠然傳播於京都未幾誠夫果魁多士久之顯夫亦賜同進士出身初顯夫兄弟從親宦遊於江漢之間日益貧窶衣食時或不充故其為學精深堅苦下至稗官傳記亦無不覽詩尤清新飄逸間出竒古若盧仝李賀之流益喜其詞以摸擬之及聞貢舉詔下始習經義策問既擢第遂入館閣為校書編修修撰待制又嘗為太禧掌故中臺御史山南僉憲最後由國子司業入翰林為直學士至正丙戌之春年五十三以卒諡曰文清誠夫累官至禮部尚書國子祭酒諡曰正獻始者誠夫之卒顯夫屬予序其文後今顯夫之亡其子國子生籲復彚其稿徴序於予夫宋氏文學之偉固不待予言而傳也苐念伯仲方以才能進用不極其至相繼而逝此中外有識之士重悼惜也昔者仁皇開設貢舉本以敷求賢才作興治化今觀累舉得人之盛或才識所長禆益國政或文章之工黼黻皇猷議者不得盡以迂疎巽懦詆訾之也嗚呼去古雖逺士之卓然能有所見毅然能有所守又豈無其人哉彼或訹之利害視之以禍福事弗合義言不中度詭隨而或不能盡識也予以交遊之久故深知之知之深則哀之也切是則國家昇平百年德澤涵濡而庠序樂育多士之功豈苐求其文章言語之工而已顯夫家本京師故題其集曰燕石云至正六年冬十月朔集賢侍講學士通奉大夫兼國子祭酒趙郡蘇天爵序
  予卧病田廬有禁近之擢迫命就道惶汗無措而復竊自喜幸故人宋君顯夫實直學士協恭侍從自公論文亦一樂也比予入京前十五日而顯夫卒矣予病亟歸不得省其孤承詔復來顯夫已贈國子祭酒諡文清思而不可見惜哉孤籲奉燕石集拜泣且曰此先子所遺兄彍編次者也世父至治集公實序之敢援例以請予序誠夫文不一紀又序其弟人之生世其可悲也夫昔顯夫兄弟入京首與予遊盡眡予所著暌離有作必寄故知其長蚤且悉也及閲顯夫稿則未相識時歌詩已嘗及予重以三十年分誼之篤可辭乎國家設貢舉陶天下以經術餘三十年矣文當日昌而名能著見者何其指之不多屈也積儲之不厚也造詣之不逺也取而隨竭發而自柅拘拘規倣而倀倀乎所適者欲昌得乎惟其有所本也有所㕘也該洽沈潜心有所得濟以定力而熟之則於文也決淵渟而灌溝澮策堅良而走康荘庶乎其達矣顯夫登甲子科考其作未有貢舉前已汨汨矣眡誘利禄而重失得忽於播而急於穫者不有間乎人知其才而不究其積儲造詣之有素也故予序其集而原其得俾後之觀者有激焉集凡若干卷文若干首詩樂府若干首自名燕石然世皆信其為玉也彍由奉禮郎為丞相東曹掾彚從父之文不使遺逸不媿顯夫之猶子矣籲甫襄事即謀刻父文宋之後其益昌矣哉至正六年嵗在丙戌冬十一月既望翰林學士承旨榮禄大夫知制誥兼修國史知經筵事安陽許有壬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