燼宮遺錄 (稽瑞樓藏本)/卷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首頁 燼宮遺錄 (稽瑞樓藏本)
卷上
卷下 
本作品收錄於:《燼宮遺錄

《燼宮遺錄》卷之上

朂勤宮,上龍潛處也。夏日晝寢,夢烏龍蟠柱,適大雷雨驚寤。

雨止,汲水於井中,得金鯉,長尺餘,目睛轉動,再汲亦如之,上

命畜之西苑池中。朂勤宮在徽音門內。

熹廟大漸前數日,上跪牀前問安,因言弟弟何瘦,須自保重。

嘉廟崩,大奄魏忠賢謀迎福王,懿安召上入繼大統,密戒勿

宫中食,上從。周皇親家作麥,餠懷以自餉。

嘉定伯周奎以繼室丁夫人生后,家貧,后尙幼,躬操作不苟

言笑,嘗歲時出拜親故,當之者暝眩不自持,貴後始知其異。

光廟兩李妃,宮中稱西李娘娘者,卽康妃也。其一爲莊妃,奉

神廟詔旨,撫上於朂勤宮,稱東李娘娘。素𥳑重,爲客魏所忌,

每爲上道二凶之罪惡,相對欷歔。繼統後,奸邪爲之一淸。

周后選入宮,名在第三。懿安見其豐容端麗,特拔之爲信王

妃,故正位後深德之。

上自以少失恃,大具儀仗,集百官迎孝純皇后,御容入奉於

內殿。

上旣處分魏奄,閣臣僅以四五十人爲餘黨,列案以請上諭。

以稱頌贊導速化爲題,皆列入閣臣,以外廷不知內事對。閱

日,上召閣臣入,先有黃袱纍纍,指示曰「此皆紅本媚璫實蹟

也。」於是案所羅列者甚廣。

舊例上元之前,宮眷內臣穿鐙景補子、蟒衣,於乾淸宫丹陛

上安放牌坊鐙,於壽皇殿安放方員鼇山鐙。元年,特盛牌坊

至七層,鼇山至十三層,十九日乃撤。上鼇山山頂之鐙,點放

神器三位。

袁、田二妃同選於朱陽館,后親下聘禮迎入宮,袁居翊坤宫,

在西,田居承乾宮,在東。

后有恭儉之德。旣定位,首減椒房資用,親婦事,衣浣衣,內治

克修。

舊制宮眷自三月初四日至四月初三日穿羅,是時觀花殿

牡丹方開,每結綵繒爲棚以護之,元年花較盛,各官相邀宴

賞無虛日。先是,丁卯春,忠賢以二百株獻於潛邸,署其名於

長牋,首列御袍黃。是秋,登寶位,亦先兆也。

上之繼統,頗德懿安,故逮劉志選、梁夢環於獄,欽定逆案。傾

危,國母驅逐,戚臣論斬,復右都督張國紀爵,卽懿安父也。慈

慶宫卽端本宮,在東華門內,張后移居焉。改今名,上尊號曰:

「懿安」以詔天下。

周后籍蘇州,田貴妃居揚州,皆習江南服,餙謂之蘇。様

御用酒皆內臣監釀,光祿不得與。上喜飲金莖露、太禧白二

種,嘗名之曰:「長春露」、「長春白」,葢內法酒總名「長春」,自以二字

冠之,自此宫中不復稱金莖、太禧矣。

田貴妃所居,空中常有異香,若蘅蕪,襲而不散。又盛暑御禮

服不汗,上令啜熱羹以試之,卒如常。

四月三日爲萬壽節,舊例於四日,宫眷內臣換穿紗衣。牡丹

盛後卽聞筵賞芍藥花也。

四月嘗櫻桃以爲一歲諸果新味之始取麥穗煮熟去芒殼

磨成條食之名曰捻轉以爲一歲五穀新味之始每歲聖節

必首進於筵閒視前此較早爾

田貴妃好變宮中儀制如后妃之輿舊用小黃門舁之妃易

以宮婢上以爲知體

禁中有東一長街西一長街等街街有樓樓以石爲座銅爲

壁銅絲爲窗戶中設路鐙每日晚內府供用庫監工灌油然

火忠賢槪令廢之以便偵察諸宫諸直房之言動也至是乃

復舊焉

上賜袁貴妃父進賢冠百以榮其戚屬

上欲擇隙地爲習射之所命撤玉皇殿像置城外天壇射場

旣闢上率妃嬪置酒殿中是夕風雨大作竟不可居時有天

弧引滿狼星易位之異

上聽田貴妃琴忽問家居何師對以母氏所敎次日召母入

宫與妃一再彈厚賜而遣之自此隸籍宮門出入聽之

一日上御便殿覺香氣異常心怦怦動問之近侍對曰聖駕

臨幸之所例焚此香上歎曰此皇考皇兄所以促其天年也

禁勿用

上嗜燕窩羹膳夫煮就羹湯先呈所司嘗遞嘗四六人參酌

鹽淡方進御

周后顏如玉不事塗澤田貴妃亦然餘不及也

上雅好鼓琴嘗製訪道五曲曰崆峒引曰敲爻歌曰據梧吟

曰參同契曰爛柯遊命田貴妃操之

凡奉旨點收宮人選年十歲上下者二三百人撥內書堂讀

書擇日拜先聖請詞林眾老師從北安門出入每名各具白

蠟手帕龍掛香以爲贄給內令一冊幷千家詩諸書有犯老

師批本監提督責處輕則學長以界方打掌重則罰跪於聖

人前每日暮臨散則排班題詩不過雲淡風輕之類按春夏

秋冬隨景腔韻而巳上以其褻詞臣更用內臣之有年學者

掌焉

陳文莊仁錫嘗舍於周皇親家后少時出見焉仁錫奇其容

貌謂后父曰君女天下貴人使以通鑑敎之后於此書最詳

袁貴妃善翦綵花每入冬卽製花朵以爲妝助宮中謂之消

寒花

上喜讀書各宮玉座左右俱置卷帙坐則隨手披覽嘗作四

書八股文以示羣臣

田貴妃雙𦆑三寸袁貴妃幾倍之上嘗於后前嗤袁而美田

后不悅

上元節內官監火藥房製造奇花火爆凡蘭蕙梅菊木犀水

仙之類俱備上每諭取水仙花爆來一時點放閃爍如生

田貴妃每當風月淸美笛奏一曲上極賞之嘗曰裂石穿雲

當非虛語

宮中稱淸明爲秋千節各宫俱設秋千一架相邀嬉戲獨慈

慶不設坤寧雖設而不御也

乾淸宮梁栱之閒徧雕佛像以累百計一夜殿中忽聞樂聲

鏘鳴自內出望西而去三日後奉旨撤像置於外之寺院

上每幸承乾宫夕入供設多江南器玩

凡西苑花開司苑具報后每遣宮婢采折以供賞玩間亦行

幸或宣某宮或宣合宮同遊至則聚於花所不過一二時而

宮眷暑衣未有用純素者葛亦惟上用之餘皆不敢用后始

以白紗爲衫不加葢餙上笑曰此眞白衣大士也自后穿純

素暑衣一時宮眷裙衫俱用白紗裁製內襯以緋交襠紅袙

腹掩映而巳

宮中有夾道駕行幸御葢行日中田貴妃命作籧篨覆其上

從行者皆得休息又駕行宮中例張靑羅小繖以蔽日光

一日后忤上意上怒詈之后憤甚連呼信王又上嘗在交泰

殿與后語不合手推后仆於地后憤懣不食欲自裁上尋悔

命中使持貂茵以賜且問起居后勉爲一餐

例選年高有學內官敎習宮女率敎者陞女秀才女史官等

職有罪罰每夜提鈴自乾淸宮門至日精門月華門高唱天

下太平與鈴聲相應仍還乾淸宮門而止一夕風雨中上覺

唱聲淒婉命宣至問姓字曰韓翠娥特赦之後爲女史官亦

異數也

坤寧後苑有欽安殿供安玄天上帝殿東有足迹二云世廟

時兩宮回祿玄帝曾立此救火五年秋上諭隆德英華殿諸

像俱送朝天宮隆善寺等處惟此殿聖像獨存以有靈迹也

懿安嘗用素綾作地翦五色絹疊成大士寶相宮中謂之堆

紗佛又用素綾與黃桑色綾相間製衣如鶴氅式服之以禮

大士宮中稱爲霓裳羽衣後幷不用黃桑色

田貴妃性喜甘果亦以非時進上

熹廟手製器物極精巧時有存沈香假山一座池臺林館悉

具曁鐙屛香几數種上見之諭收貯曰亦一時精神所寄也

司禮監職員例從內書堂撥派名曰正途其或乞恩奏保改

陞者亞焉二年冬御前面考隨堂秉筆出事君能致其身題

考鄭之惠曹化淳中式前此所未有也

光明殿供安玉帝像正月九日十二月二十五日上並到殿

行香其朝禮之詞每自稱兒子

宮中十二月春聯例用泥金葫蘆內書吉利福壽字旁寫送

瘟使者將歸去俺家也有一葫蘆以祓除不祥

田貴妃工寫生嘗作羣芳圖進上上留之御几時展玩焉

翊坤宮有放鴿臺每飼善鴿當風日淸朗領以一二帶鈴者

縱之羣飛盤空而上鈴聲直逼重霄

周皇親每歲進陽羡茶

田貴妃於宮中之西建一臺月夜邀上登之奏酒曰臣妾自

發家府錢爲玩月臺也臺下累石爲洞以蒔花藥妃每張帳

幄坐其旁

田貴妃燕見首不副次上喜其淸眞

一日上諭買元宵來卽粉圓也所司隨進一椀上問其價曰

一貫錢上笑曰朕在藩時每以三十文買一椀今乃一貫耶

仍諭准給一貫所司澟凜者累日

上喜琵琶庚午辛未間才人於乾淸西暖閣齎曲柄琵琶彈

商雜調歌舞太平上傾聽不倦

田貴妃每與上弈輒負一二子未盡其技也

宮中收紫茉莉實研細蒸熟名珍珠粉取白鶴花蕊翦去蔕

實以民間所用粉蒸熟名玉簮粉此懿安從外傳入宮眷皆

用之顧上不喜塗澤每見施粉稍重者笑曰渾似廟中鬼臉

故一時俱尙輕淡

周皇親丁夫人之姊適范氏生一子家於常熟後攜一鐙至

周皇親家鐙以麥稈劈絲編成者浼周進於坤寧上見之賞

其新異后曰此姨之子范某所進上命賜之冠帶

后妃寶冠舊綴鴉靑石間以珠田貴妃易異珠爲琲而後尙

之以石望之則有光矣

袁貴妃謹退深得后意凡游賞嬉戲每召與同不召田也

后本大度然以田貴妃固寵欲裁之以禮歲時朝賀翟車止

廡下良久方進后御正座受其拜拜巳遽下矜重無他言於

袁貴妃之朝也預傳免握手於便座甚歡

回龍觀海棠極盛后特喜之每花時排宴於六角亭玩賞累

日各官俱至惟懿安數辭焉

六月某日后著眞珠暑衫每珠五粒簇一寶石爲梅花綴於

衫上對鏡梳掠上從後調之后展手以扞幾犯上頰適爲進

瓜內侍所見后深恚焉

內玉皇殿永樂時建有旨撤像內侍啟鑰而入大聲陡發震

倒像前供桌飛塵滿室內侍相顧駭愕莫敢執奏像重甚不

可搖動遂用巨絙拽之下座時內殿諸像並毀斥葢於禮部

尙書徐光啟之疏光啟奉泰西氏敎以闢佛老而上聽之也

旣而后知撤像時靈異言於上上深悔而宮眷之持齋禮誦

遂較甚於前矣

翊坤宫內侍劉某善治匾食進御者必其手造也

宫中鐙縷金匼匝以護之田貴妃去其縷三分之一爲方空

而幕以輕綃覺倍明矣

元年八月於乾淸宮大殿居中向南懸扁曰敬天法祖五年

十月懸扁於坤寧東披簷曰淸暇居北園廊曰游藝齋

五六年間宮眷每繡獸頭於鞋上以辟不祥呼爲貓頭鞋識

者謂貓旄也兵象也

田貴妃父宏遇恃寵横甚上知之責妃曰祖宗家法汝豈不

知行將及汝矣妃懼戒其所親曰汝輩於外犯事巳風聞大

內矣若上再問吾當自殺耳宏遇震懾稍自戢

一日后與上同看除目后見陳文莊名指之曰此吾家探花

也上不悅曰旣是汝家翰林莫想得閣老后因言他事以解

司禮監掌印高時明善擘窠書元年五年大內新懸扁額皆

其筆也

選侍范選侍薛從田貴妃學琴稱爲入室弟子

后喜簪茉莉坤寧有六十餘株花極繁每晨摘花簇成毬綴

於鬟髻凡服御之物俱挹取其香

八年三月后諭蘇州織造太監進草棉紡車二十四具以敎

宮婢督責甚力無一能者后怒焚之

田貴妃以后故抑之大恨爲上泣父宏遇敎之上書陽引愆

用微詞爲搆

上與后每月持十齋嫌膳無味尙膳因將生鵝退毛從後穴

去腸穢納蔬菜於中煮一沸取出酒洗淨另用麻油烹煮成

饌以進遂甘之也

上喜挾彈故近侍皆習之彈子房耑備彈弓所用泥彈大小

輕重各有等第黃布作袋盛以供用一日上幸西苑彈落二

鳥喜甚左右俱呼萬歲

掌東廠太監盧際九侍上上問爾有幾小厮曰五人曰召至

叩頭上指最小者曰是厮小有靈巧姓錢氏守俊名也其人

每述宮中事爲詳

一日錢守俊侍上天甚寒上顧之曰汝寒否曰寒命取一暖

手賜之且諭之曰合此於掌中以籠袖則通體俱暖矣守俊

謝恩暖手雄黃之最明透者大如餠重七兩試之果然

 甲申三月九日錢守俊陞官長樂宮金鐘十九日罹國變流落金閶爲黃冠後住虞山致道觀與王君露㥠往來

 錄中事其口述居多云               

 

 

 

 

 

 

 

 

 

燼宮遺錄卷之上終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