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報恩三虎下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爭報恩三虎下山
作者:匿名

楔子[编辑]

(沖末扮宋江引僂儸上)(宋江詞云)只因誤殺閻婆惜,逃出鄆州城,占下了八百里梁山泊,搭造起百十座水兵營,忠義堂高搠杏黃旗一面,上寫著"替天行道宋公明"。聚義的三十六個英雄漢,那一個不應天上惡魔星。繡衲襖千重花豔,茜紅巾萬縷霞生。肩擔的無非長刀大斧,腰掛的儘是鵲畫雕翎。贏了時,舍性命大道上趕官軍;若輸呵,蘆葦中潛身抹不著我影。某宋江是也。俺這梁山上,離東平府不遠,每月差個頭領下山打探事情去。前者差大刀關勝下山,去了個月程期,不見回來;第二個月差金槍教手徐寧下山接應去,也不見回來。小僂儸,便說與弓手花榮,下山接應兩個兄弟去。著他小心在意,休違誤者。(詩云)傳軍令豈不分明,偏關勝違誤期程。著花榮速離營寨,下山去接應徐寧。(下)(外扮趙通判同正旦李千嬌、搽旦王臘梅、淨丁都管、俫兒上)(趙通判云)小官姓趙,雙名士謙,今為濟州通判。嫡親的六口兒家屬,大夫人李千嬌,第二個夫人王臘梅,這個是丁都管,是大夫人陪送過來的。有一雙兒女,是金郎、玉姐。小官要赴任去,有那梁山一帶,道路難行。小官只得先去之任,將家屬留在這權家店上安下。待上任後,另差人馬迎接,一路上也好防護。夫人,你與眾家屬權寓在此,不久我便差人來取你。我如今收拾行裝先去也。(正旦云)相公穩登前路,等雨水晴時節,可來取俺老小每也。(搽旦云)相公,你一路上小心謹慎,早早的睡,遲遲的起。冷的休吃,吃了冷的生冷病;熱的休吃,吃了熱的生熱病;溫的休吃,吃了溫的生溫病。茶也休吃,飯也休吃,酒也休吃,肉也休吃,面也休吃,投至回家,餓的你娘扁扁的。(趙通判云)二夫人,你須好生看覷一雙兒女。丁都管,你用心伏事兩個奶奶,照顧行李。則今日我就辭別了夫人,上任去也。(詩云)梁山路近苦難行,家屬權時旅店停。方信將軍不下馬,也須各自奔前程。(下)(正旦云)丁都管。相公去了也,你前後執料去,我臥房裏收拾去咱。(下)(丁都管云)下次小的每,仔細火燭,早早的收拾家私停當,歇息了罷。我丁都管,元是大夫人帶過去的陪房。我通判相公又有個二夫人,與我有些不伶俐的勻當。他如今叫我有甚話說,且去問咱。(見搽旦云)小奶奶,叫我有甚事?(搽旦云)相公去了也。丁都管,我嫁你相公許多年,不知怎麼說,我這兩個眼裏見不得他。我見你這小的,生的乾淨濟楚,委的著人。我有心要和你吃幾鐘梯氣酒兒?你心下如何?(丁都管云)小奶奶,可憐見,我正要吃幾鐘酒。吃便吃,則不要著大夫人知道。和你多吃幾杯。我若忘了你的恩。就死了過路兒的。 我和你慢慢的吃酒。呀!恰似有個甚麼人來。(搽旦云)不妨事,你靠著我坐,左右這裏無有外人,咱兩個慢慢的吃。(關勝在古道,云)賣狗肉。賣狗肉!這裏也無人。某乃大刀關勝的便是。奉宋江哥哥的將令,每一個月差一個頭領下山打探事情。那一個月肯分的差著我,離了梁山,來到這權家店支家口,染了一場病,險些兒丟了性命。甫能將息,我這病好也,要回那梁山去,爭奈手中無盤纏。昨日晚間偷了人家一隻狗,煮得熟熟的,賣了三腳兒,則剩下一腳兒。我賣過這腳兒,便回我那梁山去了。來到這權家店,只見一個男子搭著個婦人,一坨兒坐著喝酒。我過去賣這狗肉去。(見科,云)官人、娘子,買些香噴噴的狗肉吃可好?(搽旦云)兀那廝,甚麼官人、娘子!我是夫人。他是我的伴當。(關勝云)休鬥我耍,那得個伴當和娘子一坨兒坐著吃酒?(丁都管云)我坐不坐,幹你甚麼事?(關勝怒科,云)這廝好無禮也!我打這廝!(關勝做打,丁都管做死科)(關勝云)不中,我走了罷。(搽旦云)打死人也!(店小二上,云)拿住!拿住!(搽旦云)好也!你這廝白白的打死了我家伴當,更待幹罷!我叫姐姐去。姐姐你出來,不知那裏走將一個大漢來,打死了俺丁都管也。(正旦上,云)你叫我怎麼?(搽旦云)姐姐,一個賣狗肉的大漢,打死了俺丁都管也。(正旦云)在那裏?待我看咱。好一個壯士也!兀那漢子,你為甚麼打死俺家的人?(關勝云)那壁娘子息怒。聽小人分辯。恰才我道:官人、娘子,買些香噴噴的狗肉吃。那廝便道:我是伴當,他是娘子,你怎麼趕著我叫官人?我便道:那個伴當和娘子一坨兒坐著吃酒來?那廝不由分說將我亂打,被我可叉則一拳,丕的打倒在地。這也只是拳頭無眼,過誤打死了人。娘子怎生可憐見。(正旦云)你姓甚名誰?(關勝云)我不是歹人,我是粱山上宋江哥哥手下第十一個頭領大刀關勝的便是。(正旦云)你不是歹人,正是賊的阿公哩。(背云)這濟州是貼近粱山泊的。我一向聞得宋江一夥,只殺濫官汙吏,並不殺孝子節婦,以此天下馳名,都叫他做呼保義宋公明。不爭害他第十一個頭領,那三十五個就肯幹罷?他那怕你是官是府,興起兵來,怕不把我一門兒誅盡殺絕。不如做個計較,放了他回去,狹路相逢,安知沒有報恩之處?(回云)兀那漢子,你多大年紀也?(關勝云)小人二十五歲。(正旦云)妾身比你卻長一歲。兀那漢子,若不棄嫌,我認義你做個兄弟,你意下如何?(關勝云)休道是做兄弟,便籠驢把馬。願隨鞭鐙。(正旦云)兄弟,我是李千嬌,嫁的官人就是濟州通判趙士謙,有一雙兒女金郎、玉姐。這個是 俺相公的小夫人,喚做王臘梅。這廝是俺帶過天的陪房,喚做丁都管。他會這閉氣法,但做了虧心的事,他便使這閉氣法詐死了。兄弟。你放心自去,有我在哩。兄弟也,無甚麼與你,這一隻金鳳釵,與你權做壓驚錢,休嫌輕意。(關勝云)多謝了姐姐,兀的不唬殺你兄弟也。(正旦云)

【仙呂】【賞花時】好鬥打相爭俺這廝,(關勝云)我不曾重打他,則一拳就打倒了。(正旦唱)但吃虧了肛兒他可早推詐死,(關勝云)倘若死了呵,怎了也?(正旦唱)遮莫他血泊內倘著橫屍。(關勝云)他是官宦人家伴當,姐姐便放了我去,只怕他還要到宮府裏告我哩!(正旦唱)你安心波壯士,俺可也便怎肯容的到官司?(下)

(店小二云)呸!元來是夫人的兄弟也。要我費這一番力,誤了我做豆腐的工夫。我自去也。(下)(關勝云)關勝,你好險也,若不是千嬌姐姐呵,怎了?兀那廝你聽著,有仇的是丁都管和王臘梅;有恩的是我那千嬌姐姐,切切的記在心上。(詩云)正是虎著痛箭難舒爪,魚遭絲網怎番身。運去打殺無義漢,時來金贈有恩人。(下)(搽旦云)呸!傻弟子孩兒。他每都去了,你還不起來做甚麼?(丁都管做起身科,云)倒一覺好睡也,吃你打攪醒了我。(搽旦云)咱這裏說話,也不是自在處,咱去稍房裏說話去來。(丁都管云)小奶奶也說的是,我和你再吃一杯兒咱。(同下)

第一折[编辑]

(徐甯薄藍上,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某宋江哥哥手下第十二個頭領,金槍教手徐寧是也。俺宋江哥哥每一月差一個頭領下山,去打探事情。頭一個月差關勝下山,去了個月程期,不見上山。宋江哥哥又差某徐甯接應關勝去。到這權家店支家口,得了一場凍天行的證候,一臥不起,在那店小二哥家安下。房宿飯錢都欠了他的,將我趕將出末。白日裏在那街市上討飯吃,夜晚來在那大人家稍房裏安下。天色晚了也,我掩上這門歇息咱。(做睡科)(丁都管同搽旦上)(丁都管云)小奶奶,這裏不是說話的所在,俺去稍房裏說話。小奶奶,休大驚小怪的,我有個口號兒亦、亦、赤。(搽旦云)好丁都管,你跟的我稍房裏去來。赤、亦、赤。(徐寧云)這個好似俺梁山上宋江哥哥的暗號,則怕著人來接應我。(正旦上。云)這早晚王臘梅還不到房裏歇息,多咱又和丁都管鉤搭去了。那廝待瞞誰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我這裏著眼偷瞧,教人恥笑。(搽旦做扯淨手、按脖子科,云)偌長的身子,則怕人看見。你低著腰,把那腳抬得輕著。這等的差法,也著人教你。赤、赤、亦。(正旦唱)怎覷那喬軀老,屈脊低腰,款那步輕抬腳。

【混江龍】有一日官人知道,將這一雙兒潑男女怎耽饒。若知他暗行云雨,敢可也亂下風雹。那瓦罐兒少不的井上破,夜盆兒刷殺到頭臊。妝體態。並嬌嬈,共伴當,做知交,將家長,廝瞞著。可正是閻王不在家,著這夥業鬼由他鬧。我今夜著他個火燒襖廟,水淹斷了藍橋。(下)

(搽旦云)來到了也,推開這門者。(做驀過、徐寧絆倒科,云)是甚麼絆我一腳?丁都管。你關了門,等我點個燈來。攞下這窗戶上紙來,做個紙撚兒點著。我試看咱。有賊也!拿住賊了、喚俺姐姐去。姐姐,你快出來,稍房裏拿住一個賊了。(丁都管云)正是賊,拿繩子來綁了。(正旦上,云)喚我做甚麼?(搽旦云)姐姐,俺稍房裏拿住一個扌班脊樑不著的大漢,正是個賊。(正旦云)在那裏?(見科云)是一個好大漢也!丁都管,你做甚麼這等鬧?(丁都管云)奶奶,您孩兒拿住個賊了。(正旦唱)

【油葫蘆】你晌午後先吃了人一頓拷,怎又將他來扯拽著?(搽旦云)奶奶,你倒說的好,他是個賊,見了怎不拿住?(正旦唱)哎!你個賢婦也不索絮叨叨。則這一條大官道又不是梁山泊。則這一座小店兒又不是沙門島。前面可也下著客人,後面是咱的老小。(丁都管云)您孩兒前後執料去,拿住這廝,正是個賊。(搽旦云)我現在稍房裏拿住他,看他那賊鼻子,賊耳朵,賊臉賊骨頭,可怎麼還不是賊哩?(上旦唱)似傾下一布袋野雀般喳喳的叫,大古裏是您人怨語聲高。(丁都管云)嗨!拿住了賊,倒說不幹我事。(搽旦云)我兩個來這裏收拾。一推開門。就拿住他,怎麼不是賊?(丁都管云)這廝正是賊!(正旦云)且不問他是賊不是賦。我只是問你兩個。(唱)

【天下樂】您做事可甚人不知鬼不覺?他把這房也波門房門可早關閉了,你可便走將來輕將這門扇敲。(云)你到這稍房兒裏去做甚麼?(搽旦云)我在這裏拌草料喂馬來。(正旦唱)這取又無他那盛料盆,又無那喂馬槽,妹子也,你可甚空房中來和草?(搽旦云)他在這裏正是賊!(正旦云)你道他是賊,知他誰是賊!(唱)

【村裏迓鼓】他又不曾殺人放火,他又不曾打家截道,他這般伏低也那做小,(搽旦云)姐姐,常言道:賊漢軟如綿。休信他。(正旦唱)他可便緊叉手連忙陪笑。(搽旦云)他笑裏有刀哩。正是賦,(正旦云)你道他是賊呵!(唱)他頭頂又不、又不曾戴著紅茜巾、白氊帽。他手裏又不曾拿著粗檀棍、長樸刀,他身上又不穿著這香綿衲襖。

(搽旦云)丁都管,拿繩子來,綁了送到官府中去來。(丁都管云)拿繩子來,綁得緊緊兒的,休等他掙脫了去。(正旦云)丁都管。你只放了他者。(唱)

【元和令】做甚道使繩子便綁縛?妹子也到官司要發落。(云)我心裏待要救那壯士,則除是這般。兀那壯士,你姓甚名誰?(徐寧云)我不是歹人,我是徐寧。(搽旦云)哦,徐寧正是賊。(正旦云)你敢是徐勝?(徐寧云)呸!我是徐勝,是徐勝。(正旦唱)你那裏沒來由則把領頭稍,哎!和人尋唱叫。則這徐甯、徐勝兩個字相差較,妹子你莫耳朵背錯聽了。(云)你近前來,我自認你咱!(唱)

【上馬嬌】我這裏觀了相貌,覷了眼腦,不由我忿氣怎生消!甚風兒今夜吹來到?也是天對付,可教我和兄弟廝尋著。

【勝葫蘆】兄弟,我是你姑舅姐姐李千嬌,你見我怎生來不肯屈驢腰?(徐寧云)那壁廂是姐姐哩,受你兄弟兩拜咱。(搽旦云)不中。他是徐寧哩!(正旦唱)喜得間別來身快樂,做甚買賣?度的昏朝,敢則是靠些賭官博。

(徐寧云)您兄弟爭奈亦手空拳,不曾探望得姐姐,休怪您兄弟也!(正旦唱)

【么篇】你道赤手空拳本利少,怕見我面情薄,往日家私甚過的好。敢則是十年五載,四分五落,直這般踢騰了些舊窩巢!

(徐寧云)早則不曾衝撞著姐姐,姐姐休怪,受您兄弟兩拜咱。(做拜科)(正旦背云)你那裏人氏?姓甚名准?(徐寧云)我是梁山泊宋江哥哥手下第十二個頭領,金槍教手徐寧。你兄弟不是歹人那!(正旦云)元來和關勝一夥,都是梁山泊上好漢。救人須救徹。我有心救了關勝,怎好不救他。你今生多大年紀也?(徐寧云)我二十五歲。(正旦云)你二十五歲。我大你一歲,我認義你做個兄弟如何?(徐寧云)休道是做兄弟,便籠驢把馬,願隨鞭鐙。敢問姐姐那裏人氏?姓甚名誰?說與您兄弟知道波。(正旦回云)兄弟,你怎麼忘了那?我是你姑舅姐姐李千嬌,你姐夫是濟州通判趙士謙,一雙兒女金郎、玉姐,他是我相公的小夫人王臘梅,這是俺家裏帶過來的陪房丁都管。兄弟也,你怎麼忘了?妹子,你和兄弟廝見咱。(搽旦云)我不認得,原來是你兄弟哩!你休怪,你休怪。你姊妹兩個生得一般模樣的,你看俺姐姐的鼻子和你的鼻子一般樣的。(正旦云)丁都管,你來拜你舅舅咱。(丁都管云)不認得是舅舅,早是我不曾衝撞著舅舅,我著你老子放個轡頭。(同搽旦虛下)(正旦云)兄弟也,路途上廝見,無甚麼與你。這一隻金釵兒,倒換些錢鈔,做盤纏去。(徐寧云)恰才姐姐救了我的性命,又認我做兄弟,又與我一隻金釵兒做盤纏。姐夫趙通判。姐姐李千嬌,兩個孩兒金郎、玉姐,便是印板兒也似印在我這心上。則願得姐姐長命富貴,若有些兒好歹,我少不得報答姐姐之恩。可不道: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正旦唱)

【賺煞尾】我與你這金釵兒做盤纏,你去那銀鋪裏自回倒,休得嫌多道少。你姐夫那做官處和兄弟廝撞著,這齎發休想是薄。你姐夫雖然他便權豪,向親眷行怎肯妝么?你姐夫從來貧不憂愁富不驕。你可憐見我耽煩受惱,你可憐見我無依少靠。兄弟也你若是得工夫,頻探望兩三遭。(下)

(徐甯云)徐寧,你好險也。恰才不是千嬌姐姐,那裏得這性命來。我徐寧緊記著:有恩的是千嬌姐姐,有仇的是丁都管、王臘梅。(詩云)離了權家店,還俺大蟲窩。見他吳學究,說與宋江哥。忄贊得黃金盛,重將寶劍磨。金贈千嬌姐,劍斬潑嬌娥。(下)(搽旦同丁都管上)(搽旦云)好造化也!恰好兩處都吃不成酒,只不如靠著壁上,做些勾當,也消遣了這場兒高興。去來。赤、赤、赤。(同下)

第二折[编辑]

(正旦同俫兒上)(正旦云)自從俺相公上任之後,差夫馬到那權家店上迎取俺們到官。在這後花園中居住,好是幽靜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我生長在大院深宅,便燒個灰骨兒斷不了我這幽閒體態,盡著他放蕩形骸。我可也萬千事,不折證,則我這心兒裏忍耐。遮莫他翻過天來,則你那動人情四般兒不愛。

【醉春風】我可也個殢灑,不貪財;我不爭氣,不放歹。那妮子閑言長語,我只做耳邊風,那裏也將他來睬,睬。且把那潑賤的休提,便聰明的無益,倒不如老實的常在。

(花榮慌上,云)休趕、休趕。一個來,一個死;兩個來,一雙亡。(跳牆科,云)我跳過這牆來,原來是一所花園。遠遠的一個撮角,亭子裏點著明燈蠟燭,亭子下一塊太湖石。我在這太湖石邊掩映著,看是甚麼人來?(正旦云)夜深也,孩兒每都睡了也。我燒香去咱。我開了這門,我掇過這香卓兒來。天也!李千嬌頭一炷香,願天下太平;第二炷香,願通判相公與一雙孩兒身體安康;第三炷香願天下好男子休遭羅網之災。我燒罷香也,我回臥房中去。關上這門,自歇息咱。(下)(花榮云)嗨!好一個賢達的女子也!頭兩炷香可也不打緊,第三炷香願天下好男子休遭羅網之災。我是逃災避難之人,他說這等吉利的話。我就要上梁山去,不知這娘子姓甚名誰?哦,則除是這般。我如今在房門外走的鞋底鳴,腳步響,料他必然出來。(做走科)(正旦上,云)這鞋底鳴,腳步響,必定是俺通判相公,來了!(唱)

【迎仙客】你不守著那小妮子,閑伴養這死屍骸。夜深的向我房裏、我房裏更做甚麼來?你只恁的好不風流,只恁的不自在。(帶云)我猜著你也。(唱)你則道我不肯將門開,多管是你壁聽在這窗兒外。(云)相公,你在我那門首鞋底鳴,腳步響,你則道我不開這門。相公,你則休躲了我,我自開開這門。(做開門科)(花榮入門科)(正旦云)可不說來,相公,你躲了我也。到天明你可休尋我的不是。我依舊關上這門者。(做見科,云)兀的不唬殺我也!(花榮云)娘子休驚莫怕,我不是歹人。(正旦云)壯士要的金珠財寶,你都將的去,則留著我的性命咱。(花榮云)娘子,我不是歹人。(正旦唱)

【紅繡鞋】唬的我戰欽欽系不住我的裙帶,慌張張兜不上我的羅鞋,身難整腳難那手難抬。見一個偌來大一條漢,直撞入我這臥房來。(云)壯士,你從那裏來?(花榮云)我越牆而來。(正旦唱)可兀的是侯門深似海。

(云)壯士饒命!(花榮云)我不是歹人。(正旦云)你既不是歹人,你通名顯姓咱。(花榮云)我是宋江手下第十三個頭領,弓手花榮。我不是歹人。(正旦背云)你不是歹人。可是賊哩!早梁山泊上好漢,遇著三個兒也。(花榮云)那壁娘子,也通一個姓名。(正旦云)妾身李千嬌。敢問壯士多大年紀?(花榮云)小可今棨棐槃櫽枲二十四歲。(正旦云)不是我要便宜,我長著你兩歲,我有心認又你做個兄弟,不知你意下如何?(花榮云)休說做兄弟,便籠驢把馬,願隨鞭鐙。(正旦云)兄弟,你牢記者。妾身是李千嬌,夫主是濟州通判趙士謙,一雙兒女是金郎、玉姐,還有俺相公的小夫人王臘梅,伴當丁都管。他兩個數次尋我的不是,則怕久後落在他勾中,你則是早些來救我。(花榮云)姐姐,你放心。李千嬌的姓名,經板兒也似印在我這心上。姐姐若無危難便罷了,若有危有難,我舍一腔熱血,必來答救姐姐。(丁都管同搽旦上)(丁都管云)二奶奶,俺兩個去花園中亭子上,吃幾杯酒去來。(做聽科,云)二奶奶,你聽大奶奶房裏有人說話哩,一定是姦夫。俺叫出相公來。(搽旦云)呀!夫人房裏真個有人說話。(做喚科,云)相公,相公。(趙通判上,云)二夫人,你叫我做甚麼?(搽旦云)你向的好夫人,他房裏藏著姦夫說話哩,都像我肯做這等勾當。(趙通判云)你過來,待我聽去。(做聽科,云)是真個。我開這門。(趙通判做蹅門科)(花榮做一刀科,云)兀的不有人來!不中,走、走、走。(下)(趙通判云)哎喲!好也羅。你背地裏有姦夫,傷了我臂膊也。我和你是兒女夫妻,你這般做下的!(正旦云)天那!可怎生是好也?(搽旦云)你做的好勾當,相公怎麼歹看承你來?你藏著姦夫,將相公臂膊砍傷了。相公,你休要打他,這個是十惡大罪,律有明條,拿著見官去來。(正旦云)相公不要聽他,沒甚麼姦夫來。(趙通判云)這事我自家不好問。二夫人,你做狀頭,拖他見官去。(正旦云)天那!兀的不害殺我也。(同下)

(張千上,排衙科,云)在衙人馬平安,抬書案。(外扮孤上,詩云)農事已隨春雨辦,科差猶比去年稀。矮窗睡足遲遲日,花落閒庭燕子飛。小官姓鄭,雙名公弼。自中甲第以來,屢蒙遷用,觀為濟州知府之職。今日升廳坐早衙。張千,喝攛箱,抬放告牌出去。(張千云)理會的。(趙通判上,云)小官趙通判,衙門中告大夫人去夾。張千報復去,道有趙通判來見相公。(張千云)有趙通判宋見相公。(孤云)道有請。(張千云)請進。(趙通判做見跪科,云)相公,小官特來告狀。(孤云)相公請起。有何事?(通判起身科,云)小官有兩個夫人。不想大夫人有姦夫在房中說話,小官蹅開門,姦夫將刀子傷了我臂膊。相公與我做主咱,(孤云)相公差矣,你的大夫人是你兒女夫妻,豈有此理?便好道:家醜不可外揚。相公自己斷了罷。(趙通判云)相公不斷,我別處告去。(孤云)若別處去告,又不如在本府告。我問相公:誰是原告?(趙通判云)小夫人是原告。(孤云)既如此,相公請回,著家中嫡親的人來首狀。(趙通判云)多謝,多謝。小官就回家去,著親人自來首狀也。(下)(孤云)張千,拿過那一行人來。(張千做拿正旦、搽旦、俫兒上見科,云)當面。(搽旦云)大人,我是濟州趙通判第二個夫人,這個是他大夫人。他房中藏著姦夫,俺相公蹅開門來,那姦夫拿著刀要殺俺相公。不想殺不中,在相公臂膊上砍了一刀,現有傷痕。告大人與俺相公做主咱。(孤云)誰是李千嬌?(正旦云)妾身便是李千嬌。(孤云)噤聲!那個和你排房那。兀那大夫人,你豈不知夫乃身之主?你怎生結構姦夫,傷了親夫?有乖風化,其罪非輕。當日是多早晚時候,到於臥房中,做出這事?你從實說來,免受打拷。(正旦唱)

【石榴花】昨宵個月明如水浸樓臺,(孤云)你在那臥房中做甚麼來?(正旦唱)妾身將這單枕倚翠屏挨。(孤云)初更時候,必是歹人,從實的說來。(正旦唱)只聽得那履聲款款步閑階,(帶云)其時我只道是通判相公。(唱)妾身可便起來忙把這門開。(孤云)開了門見甚麼人來?(正旦唱)見一個碑亭般大漢將這門桯來驀,(孤云)你見他可是怕人也不怕?(正旦唱)唬的我魂飛在九霄云外。(孤云)他可說甚麼來?(正旦唱)他道是姐姐你便休驚怪,(孤云)通判相公怎生便知道來?(正旦唱)誰承望他將通判喚將來。(孤云)他說是你結構的歹人哩。(正旦唱)

【鬥鵪鶉】俺又不留弄月嘲風,怎攬下這場愁山悶海?(孤云)那賊漢怎生般中注模樣?(正旦唱)我則見燈影下英雄,(孤云)他拿著些甚麼?(正旦唱)誰知他手中有這器械,(孤云)他姓甚名誰?(正旦云)知他姓甚麼那?(孤云)你不說他名姓,張千揀大棒子樂。將他打著者。(正旦云)等我想咱。我想起來了也。(唱)想起他弓手花榮是說來。(孤云)住、住、住,弓手花榮正早梁山上強盜,便與我拿住。(正旦云)他走了也、(孤云)我則問你要。(正旦唱)這公事怎百刂劃?(孤云)他走了更待幹罷。便與我畫影圖形,拿捉將來。(正旦唱)他沿門兒畫影圖形,直著我面皮上可也無顏的這落色。

(孤云)俺這官府中則要你從實的取責,不要你當廳抵賴。你犯下十惡大罪,須饒不得你那。(正旦唱)

【上小樓】你待教我從實取責,我又不敢當廳抵賴。恰待分說,又道叫家不伏燒埋。(孤云)你不招呵,俺這裏必不幹罷。(正旦唱)我但有那勒喉嚨,抹嗓子,裙力摟帶,就在這受官廳自行殘害。(搽旦云)大人,這賴肉頑皮,不打不招。拿那大棒子著實的打上一千下,他才招了也。(孤云)張千,與我打著者。(張千做打科,云)快招!快招!(正旦唱)

【么篇】他、他、來如砍瓜,似劈柴。棒子著處,血忽淋刺。肉綻皮開。這般苦禁持,惡搶白,怎生寧奈,(孤云)這婦人的罪犯,情理太重也。(正旦唱)只索便一刀兩段倒大來迭快。

(搽旦云)你招了罪,不強似你這般吃打?(孤云)張千,打著者。(張千打科,云)招了者,招了者!(正旦做死科)(張千云)相公,打死了也。(孤云)打死了也,將一碗水來噴醒他。(張千做拿水噴科)(搽旦云)相公,你則管打,打死了他,也不幹我事。(正旦做醒科)(唱)

【快活三】昏慘慘云霧埋。疏剌剌的風雨篩。我一靈兒直到望鄉台,猛聽的招魂魄。

【朝天子】我這裏便急待、急待要掙□,這打拷實難捱。忽然將淚眼猛閃開,誰想道我這殘生在。(孤云)張千,將他一雙兒女推近前來,叫醒他者。(張千云)理會的。(做推俫兒科,云)你快叫。(俫兒云)奶奶,你蘇醒著。(正旦唱)喚我的原來是癡小嬰孩,(孤云)采起那廝頭稍來者。(正旦唱)他把我揪頭稍托下頦。(孤云)張千,打著那廝叫。(張千云)理會的。(做打俫兒科,云)璘!你叫,你叫。(俫兒叫科,云)奶奶,奶奶。(做哭科)(正旦唱)是誰人喳喳的叫奶奶,一齊的舉哀?兒也,可不想便救我離了陰司界。(孤云)兀那李千嬌,你不招便待幹罷。再打著者。(正旦云)大人可憐見!我是好人家女,好人家婦。我吃不過這打拷,我招了罷。相公,是我李千嬌因奸殺丈夫來。(搽旦云)如何?你早招了也,不吃這般打拷。(孤云)既是招了,張千上了長枷,下在死囚牢裏去。(張千云)理會的。(做上枷科,云)上了枷也。(搽旦云)好麼,只說獐過鹿過,可不說麂過。每日則捏舌頭說別人,今日可是你還不羞死了哩。毛、毛、毛。(正旦唱)

【耍孩兒】罷、罷、罷,我這裏聲冤叫屈誰瞅睬?原來你小處官司利害。衙門從古向南開,怎禁那探爪兒官吏每貪財。這裏又無那敢為敢做的尚書省,更有那無曲無私的禦史台。我恰行出衙門外,那妮子舞旋旋摩拳擦掌,叫吖吖拽巷囉街。

(搽旦云)相公,這一雙兒女,我領將家去罷。呸!不識羞的狗骨頭。這個是你的兒,你的女,惱了我,搧你那賊弟子孩兒。(正旦云)這妮子說出來做出來。哎!兒也。則被你痛殺我也。(唱)

【二煞】我可也堪恨這個潑短命,堪恨這個歹賤才,我恨不的一枷稍打碎那廝天靈蓋。他將我那一雙兒女拖將去,苦被那祗候公人把我拽過來。你後來要還我這膿血債!倚仗著你那有官有勢,忒欺負我無靠無挨。

(搽旦云)你這一雙兒女,就抬舉的成人長大,也是個不成器的。等到家我慢慢的結果他。(正旦唱)

【煞尾】那妮子又不知三年乳哺恩,那裏曉懷耽十月胎。他將我這一雙業種陰圖害,可正是拾得孩兒落的摔。(下)

(張千云)牢裏收人。(搽旦云)相公,他大牢去了。我領著這兩個小的回家中去也。(下)(孤云)張千,將那婦人下在牢中,到來日建起法場,拿出來殺壞了他者。(詩云)則為那李千嬌私意傳情,趙通判告到公庭。已問實別無冤枉,赴法場明正典刑。(同下)

第三折[编辑]

(店小二賣稀粥上,詩云)我賣希粥真個稀,誰不與我做相知。由你連喝一百碗,吃了依然肚裏饑。自家是個賣稀粥的,在這權家店支家口賣稀粥。但是南來北往,經商客旅,做買做賣,推車打擔,趕不上城的,都在我這裏買粥吃。土地老子保祐,則願的買賣和合,百事大吉,利增百倍。今日清晨,熬下這一盆稀粥,看有甚麼人來買吃?(關勝上,云)有粥麼?(店小二云)老叔,有粥,有粥。(徐寧上,云)有稀粥麼?(店小二云)老叔,有的是稀粥。(花榮上,云)有粥麼?(店小二云)老叔,有粥,有粥。(關勝奠粥科,云)青天可表,陸地方知。整粥落地,願我那千嬌姐姐早出羅網之災。(徐寧云)一點粥落地,願的俺千嬌姐姐早脫羅網之災。(店小二云)喏!報、報、報。(眾云)怎的?(店小二云)大家耍子。(店小二做一手拿一碗,口裏一碗,遞科)(徐甯云)哥哥,怎生認的千嬌姐姐來?(關勝云)你兩個兄弟不知。前一月奉宋江哥哥的將令,下的山來,到權家店支家口,不幸染了一場病,不甫能將息的身子較好,要回梁山去。爭奈手裏沒盤纏。你兩個兄弟休笑,我偷了人家一隻狗,煮的熟了。賣做盤纏。到的這權家店,只見一個男子漢一個婦人一坨兒坐著吃酒。我便道:官人、娘子,買些狗肉吃。那廝便道:他是娘子,我是伴當。我便道:那個伴當和娘子一坨兒坐著吃酒?那廝不由分說打將來,著我接住手,可叉則一拳打倒在地。我欲待走,被那王臘梅扯住,請的夫人來。兩個兄弟不知,你說是誰?原來是千嬌姐姐。見我說了那項上事,他就與了我一隻短金釵,認我做兄弟。我回到梁山上,稟知宋江哥哥。如今耳消耳息,打聽的千嬌姐姐有難。我在哥哥根前告了一個月假限,收拾一包袱金珠財寶,下山搭救他去。因此上認的千嬌姐姐。不知您兩個兄弟怎生認的他來?(徐甯云)哥哥,聽您兄弟說,我怎生認的那千嬌姐姐?前一月宋江哥哥差你下山,去了個月期程,不上山來。宋江哥哥道:徐寧,你怎生不接應您關勝去?以此又差某下山。某到的那權家店支家口,也得了一場凍天行的證候,在那店小二家安下。房宿飯錢都欠少了他的,他將我撚將出來。白日裏在那街上討飯吃,到晚來在那店家稍房裏安下。哥也,你說那稍房可是誰家?(花榮云)是誰家?(徐寧云)就是那千嬌姐姐做下處的這家。您兄弟正歇息著,則聽兩個人道:赤、赤、赤。我說是梁山泊上的暗號,著人來接應我。我開了門,可是王臘梅、丁都管。他兩個拿住我,說我是賊。叫將千嬌姐姐來。那姐姐放了我去,又認我做兄弟,又與我一隻金釵做盤纏。我問其故,他說恰才那個是丁都 管、王臘梅,他兩個有些不伶俐的勾當。姐夫是趙通判,姐姐是李千嬌,一對兒女是金郎、玉姐。如今我打聽千嬌姐姐有難,您兄弟問哥哥告了半個月假限,背著些金珠財寶搭救他。因此上您兄弟認的那千嬌姐姐來。(花榮云)哥,我的情節也差不遠。當日宋江哥哥的將令,因為您兩個違了期限,不上山來。又差我末接應哥。您兄弟下的山來,到那濟州府城外酒店裏,多飲了幾杯酒。入的城來,被風刮起衣服,露見我這逼綽子。被那捕盜官軍看見:兀的不是梁山上的好漢!趕的我至急,扌班的一枝苫牆柳樹,被我跳過牆去。哥,您道你兄弟跳在那裏?正跳在俺千嬌姐姐花園裏。我在那太湖石邊躲著。天色晚了,不想姐姐出來燒香。頭裏兩炷香都不打緊,第三炷香願普天下好男子休遭羅網之災。哥,您兄弟逃災躲難,聽見姐姐說這等吉利之語。我就要上粱山告與宋江哥哥知道。爭奈不知姐姐姓字。您兄弟在姐姐房門前鞋底鳴,腳步響。姐姐在房裏聽得。則道是他的通判相公來,開的房門,您兄弟驀進門去。燈燭直下,見了您兄弟身材凜凜,相貌堂堂,教那姐姐可是怕也不怕?我便道:姐姐休驚莫怕,則我是宋江手下第十三個頭領,弓手花榮。我正與姐姐所說向上事,被那丁都管和王臘梅搬調著通判,說姐姐房裏有姦夫。您兄弟拿著逼綽子奔將出來,不想那逼綽子抹破了姐夫臂膊。如今把姐姐拖到宮中,三推六問,屈打成招,早晚押上法場去。您兄弟在哥哥根前告了一個月假限。收拾了些金珠銀寶,舍一腔熱血,答救千嬌姐姐。(關勝做拿刀科,怒云)我道千嬌姐姐為誰來?原來是為你來。便好道:蒙人點水之恩,尚有仰泉之報。知恩不報,非為人也。(詞云)不怕宋江將咱怪,今朝絕早離山寨。救得那千嬌姐姐呵。和你歡歡喜喜無妨礙。若救不得呵,則我這大杆刀劈碎鳥男女天靈蓋。(云)你兩個兄弟慢來,我先去也。(店小二扯科,云)老叔,還稀粥錢去。(關勝云)改日來與你。(下)(徐甯云)兄弟,你聽的關勝哥說麼?他要大杆刀劈碎他天靈蓋。兄弟徐甯也不是個善的,則我這點鋼槍可搭搠透他那三思台。兄弟,你慢來,我先去也。(店小二云)老叔,稀粥錢。(徐寧云)有甚麼稀粥錢?(下)(花榮云)兩個哥為千嬌姐姐打甚麼不緊。(詞云)關勝哥大杆刀劈樁天靈蓋。徐甯哥點鋼槍搠透三思台。休道銀山鐵甕囚牢裏,便是虎窟龍潭我也要救出來。(店小二做扯住,云)老叔,還我稀粥錢。(花榮云)我有緊要事去,你個弟子孩兒,百忙裏討甚麼粥錢?(下)(店小二云)哎喲!你看我那造物。清早晨才開店,走將三個人來吃粥。他吃了粥,我問他討粥錢, 一個錢下曾與我,粥又吃了,連碗盞都打破了。難道我造物這等低?我如今也不賣粥了,只賣豆腐去來。(下)(劊子拿正旦、俫兒上)(劊子云)上了板搭,關了門戶,打掃街道。看時辰到了,就好下手。(正旦云)好冤屈也呵!(唱)

【越調】【鬥鵪鶉】我可便項戴著沉枷,身纏著重鎖。鎖押損我身軀,枷磨破我項窩。幹著你六問三推,生將我千刀萬剁。(劊子云)行動些,布下法場,時辰將次到也。(正旦唱)我只聽的一下鼓,一下鑼,撮枷稍的公吏搊搜,打道子的巡軍每葉和。

【紫花兒序】叫喳喳的大驚小怪,撲碌碌的後擁前推,惡狠狠的倒拽橫拖。我實心兒怕死,我可也半步兒剛挪。知麼,兩下裏一齊都簇合,可又早巳時交過。坐馬的將官道蹅開,來看的將巷口攙奪。(劊子做打科,云)璘!快行動些!(正旦唱)

【小桃紅】告哥哥休打謾評訴,權等待些兒個。負屈銜冤怎生過?不存活,這場煩惱天來大。那妮子把孩兒每廝扌果,將女孩兒面皮摑破,你常是下的手狠僂儸。

(劊子云)你若不犯下罪,可也不遭這等刑憲。(王臘梅上,尋打俫兒科)(正旦唱)

【鬼三台】往常我清閒坐,列鼎食重裀臥,今日在法場上結末。好事便多磨,我犯了個殺丈大的罪過。兩下裏看的直這般多,把個十字街擠的沒一線兒闊。近了也鬧市云陽,遠的是蘭堂也那畫閣。(關勝、徐甯、花榮沖上,劫法場科,云)梁山伯好漢全夥在此!(劊子做見、慌跑科)(王臘梅拖俫兒下)(花榮云)那裏走!(關勝背旦科)(正旦倒科)(花榮云)姐姐,蘇醒者。(徐寧云)千嬌姐姐,蘇醒者。(正旦唱)

【金蕉葉】我一靈兒悲風內喧喧聒聒,我一靈兒怨云裏招招磨磨。(關勝云)姐姐,蘇醒者。(正旦唱)是誰人喚姐姐不離了耳朵,(花榮云)千嬌姐姐,蘇醒者。(正旦唱)是誰人將我這小名兒口店題著喚我?(花榮云)千嬌姐姐,是您兄弟救你來。(正旦唱)

【調笑令】是誰將我來救活?原來是您三個呀!間別來兄弟每安樂波?你刀尖兒抹的他皮膚破,到官司百般摧挫。那妮子一尺水翻騰做一丈波,怎當他只留支剌信口開合。

【禿廝兒】如今這殺丈夫的這般結果,有姦夫的可怎生折磨?兄弟也,我吃了那無情棒可也圖甚麼?如今那做官的,那裏是蕭何,也波,真個。

【聖藥王】我可也千不合,萬不合,一時間做事忒多羅。沒來由結識這個,認義那個。我正是識人多者是非多,舌也羅,平地起風波。

(花榮云)姐姐,當初是您兄弟不是了也。(關勝云)兄弟,如今救了姐姐,可上粱山見我宋江哥哥去來。(正旦唱)

【收尾】則被他送我一場亡身禍,今日個將功勞折過。那一日臥房裏撞著他,(帶云)好兄弟也,(唱)今日個法場上救了我。(同下)

(趙通判引丁都管、王臘梅、俫兒上)(趙通判云)不好了!被梁山泊強盜劫了法場也。快走、快走。(搽旦云)不知怎麼,這一會兒心驚肉戰。這一雙好小腳兒,再走也走不動了。丁都管,你來扶著我走。赤、赤、赤。(徐甯、花榮上)(花榮云)這不是丁都管、二夫人和趙通判一雙兒女?都與我拿住,休少了一個。都解上山去,等宋江哥哥發落去來。(同下)

第四折[编辑]

(關勝同正旦上)(關勝云)某關勝是也。我兄弟每直在法場上面,救得千嬌姐姐,脫了今日這場災難。臥番羊,窨下酒,做一個慶喜的筵席。姐姐,有請。(正旦云)誰想有今日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俺只見颭西風這一面杏黃旗,小僂儸更狠如虎狼公吏。今日個宰肥羊斟糯酒,須不是長休飯永別杯。山寨崔嵬哎,煞強如那一坨慘田地。

(關勝云)將酒來。姐姐滿飲一杯。(正旦云)我不吃這酒。(關勝云)姐姐,你為甚麼不肯吃酒?(正旦云)不見我一雙兒女,教我怎麼吃的下?(唱)

【沉醉東風】只俺這一雙小兒女如今那裏?知他是死的還是活的?(關勝云)姐姐,今日這酒是慶喜的酒,專為姐姐置下的。(正旦唱)則俺這眼兒邊一剗的愁。心兒上著甚些喜?你道這酒呵是為咱而置。你便有玉液金波且莫題。其實下俺這喉嚨不得。(關勝云)姐姐休憂,俺著徐甯兄弟取你一雙兒女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徐甯引俫兒上,云)某徐寧引著這一雙兒女。見姐姐去來。(做見科,云)姐姐,你歡喜咱。兀的不是你一雙兒女也。(關勝云)姐姐你可吃一杯酒。(正旦云)我不吃這酒。(關勝云)姐姐為甚麼又不吃酒?(正旦云)不見我的仇人,我不吃酒。(唱)

【喬牌兒】這杯酒也非是俺故意的推,只為出不的俺心頭氣。你若是拿的來那兩個潑奴婢,我就甘心做醉死鬼。

(關勝云)姐姐你放心。有花榮兄弟拿住了丁都管、王臘梅並趙通判。這早晚敢待來也。(花榮拿丁都管、王臘梅同趙通判上)(花榮云)某花榮拿著這仇人,見姐姐去來。(做見科,云)姐姐,你歡喜咱。拿將你仇人來了也。(搽旦云)姐姐,我說你是個好人麼。自從你下在牢裏,我替你拜鬥,直到如今。你饒了俺,我買餅好肉鮓,裝了一卓素酒,請你吃。(趙通判云)夫人,這都是他去首狀做下來的,須不幹我事。(丁都管云)大奶奶一了是個好人。(正旦唱)

【雁兒落】我是粉鼻凹柳盜蹠,偏愛吃人心肺。把這廝剮割的七事子,判了個十分罪。

【得勝令】呀!我則要乘興兩三杯,做一個家好筵席。休準備別茶飯,(關勝云)姐姐,你要甚麼茶飯?(正旦唱)我則待燒一塊人肉吃。(花榮云)姐姐看了俺弟兄的面皮,單饒了你姐夫一個罷。(正旦唱)您兄弟每今日待勸我回心意,自到官來當日,我便與他沒面皮。

(花榮云)姐姐,您認了俺姐夫者。(正旦云)我至死也不認他。(花榮云)姐姐,你真個不認他,我將這兩個小的,都丟在澗裏去。(正旦唱)

【側磚兒】只見他揎拳扌果袖,生情發意,將兩個小業種領窩來提。我這裏急慌忙那身起,大走到向他根底。

【竹枝歌】好說話將孩兒放了只,當不的他打甕墩盆喬樣勢。我主意兒不認這負心賊,您三人直嚇的,俺兩個做夫妻。蹺蹊,這關節兒到來的疾。(花榮云)將小廝丟在澗裏去。(正旦云)住、住、住。休摔殺孩兒,我認則便了也。(關勝)既姐姐認了姐夫,咱每見宋江哥去來。(同下)

(宋江上,云)某宋江是也。(有關勝、徐甯、花榮三個兄弟,問某告了一個月假限,下山去搭救他的千嬌姐姐回來了。今日忠義堂上,分付這一樁公事去來。(關勝同眾上,云)喏!報哥哥得知,俺兄弟每拿住丁都管、王臘梅也。(宋江云)眾兄弟拿住丁都管、王臘梅,將他綁在花標樹上,碎屍萬段。您一行人聽我下斷者。(詞云)您結義在患難之先,受苦楚有口難言。鬧法場報恩答義,救千嬌萬古流傳。將賊婦攢箭射死,丁都管梟首山前。趙通判並兒女發回鄉土,四口兒甯家住夫婦團圓。(正旦、趙通判、俫兒拜謝科)(正旦唱)

【隨尾】謝得你梁山泊上多忠義,救了咱重生在世。若不是您好弟兄再三央,怎能勾我歹夫妻依舊美?

題目屈受罪千嬌赴法

正名爭報恩三虎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