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經十三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牌經十三篇
作者:馮夢龍

又名:《牌經》《馬吊牌經》

第一篇 論品[编辑]

未角智,先煉品。毋多言,崑山謂:「牌為閉口葉子。」毋無機,如認牌,偷牌及誑語惑人皆是。毋使氣,毋墮志,毋僥倖,毋陰嫉,得勿驕,失勿戀,大勝勿劫,俗曰劫賭。其爭也。君子斯為美。

第二篇 論吊[编辑]

諺云:「牌無大小,只要湊巧。」不湊巧,不能吊也。一牌死,二牌生,三牌則死一,四可以死二,五則可以死三矣。將欲取之,必固與之;將兼取之,必各與之。先與一桌,方可吊之。假張先出,多留假張,則吊不穩。重張先得,惟重張方可,不然則缺路矣。利則連往,如假張得利,必敵人難於正本速往,彼仍讓矣。若待他路既通,彼有真張為副,必不讓也。敗則改圖。若遽為敵擒,則引路彼必尚有,不宜復往。美不欲盡,盡,則何以制人。擒不欲早,早,則索然無味。與其起樁,毋寧縱散;與其苟活,如無賞,正本之類。毋寧殉敵。故單或呈巧,或不能正本,而只以一牌吊死樁家,忠之屬也。若樁家遇丑牌,亦可用此術,以吊死散家。五或見拙。五卓,或與三卓同吊,謂之臭五卓。先、後、人、已之間,可不審與。

第三篇 論發[编辑]

牌之死生,吊之多寡,余系發張。我以往,則彼以來。故小者先,而大者後,小可眾戰,所多之路雖小,可斗。若權在底家,可以用情。大莫孤行。如次賞頂張之類,獨而無繼者,慎勿輕出,倘犯敵鋒,必無幸矣。無張而發,非竅則詐。如他路大,而不真,又無副張強發,此竅牌也。雖空路,亦不得不發矣。若他路本有真賞,而反發空路者。志在於吊也。樁家往往以此惑人。低牌照底,計出無□。諺云:牌低照底,發蓋既無關係,則照底牌,以聽天數,勿誤認其有也。散勿輕忘散家所出之路,多有留張待鬮,切勿忘之。樁勿過信。發有,不發無,常理也。在樁家,則不可書信。單路者險,單路非頭,未必鬥著,故曰險。雙路者穩,三路者盛,四路者全。險急,得便宜急上卓。穩遲,可以緩。盛寬,可用情於人。全勁。不勁則不能多尋要之,相機而行可也。雖有智者,不易吾言矣。

第四篇 論捉放[编辑]

馬吊之法,三人同心,以攻一樁。凡決取、舍,須權上、下,謂上手、下手。樁在上,宜縱;樁在下,宜截雖不正本,亦宜檄截,所謂單,或呈巧者也。若牌大,亦不必。頂張不嫌輕放,如九萬放八萬,八萬放七萬之類。苟非樁家,皆可。同張不必累捉。如閬萬捉五萬,五萬捉四萬之類,與不捉同,反為折張,而有利於樁。正本之後,切勿求多;寧關以制人。有賞之家,何妨故讓。諺云:「看賞面。」

第五篇 論門[编辑]

角有體乎,曰:「有一門為正,二門為佐,三門雜,四門不成牌矣。門之生熟,視賞所標。已出賞者,為熟路;未出賞者,不論已發,未發,總謂之生。去莫若生,若多留生張,未免惹生矣。存莫若熟。真生但喜重頭,如萬門屬生,而八七萬在手,偶出其一,他人即有九萬,亦未必便得利也。假熟須防縮腳。已發而未見賞者,謂之假熟。此路之賞,未必不起,但難於正本。故縮腳以待耳,若大者既盡,彼必以一大、一小正本矣。勢必惹生,寧為先發雖有兩賞,而無小牌,以副之出,後仍須惹起生路,不如先出生路,而藏賞,以制人也。謀能料敵,方可翻青。如鬮至第七張,本有熟路,而忽然出生,謂之翻青。此必逆料,散家之無,樁家之有,而出奇,以竅之,要之,不可為常也。經曰:多算勝,少算不勝。」況無算乎。

第六篇 論滅[编辑]

夫擒貴及時,滅亦有序。早曰催張,言催人之捉滅也。遲曰戀滅。謂戀而不舍。催則利人,先人則滅,則人窺我之虛,而擒縱惟所操矣。若樁在下手,尤忌。戀則餂人。或大小而擒之,示必已有,或過大而縱之,恐為人截,故意俄延,以覘下手之有無,此狡計也。縱有深心,已玷雅品,惟賞無前後,不妨速滅,次與頂張,終非其例。次賞,與面張,雖止受一牌之制,然先滅,則人得窺其有無,故寧後也,至於聽斗,如丑牌有滅無捉,懶於應人,總滅去,聽三家自斗。恥同降敵。招侮取辱,君子所戒。

第七篇 論留[编辑]

正本之艱,留張最重。生路無大,熟路無小。真極勝於假賞。熟斗之路極,有時真。若生路,雖次賞,未必他人無正賞之留也。存兩不若守一。如別路不真,留亦無益,不如單守一路,可幸而遇之。然而受制尚多,熟或取敗,出其不意;生或見功,是在一時之權巧而已。

第八篇 論隱[编辑]

凡牌分到手,喜慢勿形。譎者倒用,終亦易測。或盛而故為愁嘆,或衰而反作張揚,雖欲眩人,難逃識者。無聲無臭,斯其至乎。失未及七,牌不可棄;美雖已盡,銳若方始。挫而不衰,久而彌整。既算人不足,於以御人,算有餘矣。

第九篇 論忍[编辑]

忍之為道。利可割,而艱可貞。無賞之家,勿忙正本。無賞則關係至小,既不正本,無傷也。熟戰之路,勿急上卓。熟路不來,或急於上卓,則少情矣。寧輸一牌,勿容樁起;寧少一吊,勿容樁比。末張不真者,謂之比張。如樁家先有一卓,則亦在紡織品,萬一正本,為害不小,故寧少吊一家,毋留假張,以起樁。萬全之術也。

第十篇 論還[编辑]

諺云:「末家牌落得來。」此言底之有權也。第四家為底家。牌到此,擒縱惟命,故真權最重。善算者,務以底制樁,而不使樁作底。待可共功,何妨故縱。如頭家與未家同路,多縱之,則各吊一家矣。縱大者,小必報,縱小者,大亦償。小牌屢得卓,明知縱,我則雖大,亦還張矣。張可還,而不可抽。抽已牌以示之,照會出此路也。雙張有尾,凡兩張連出者,必有第三張來矣。兩路無頭。凡兩路求人者,必還後一路,謂之正本張。萬一失信,靜以候之。苟見於色,是謂自窘之道。如已無還張,誤信其有,而放之,只宜靜待,苟見於色,為他家所覺,誰肯犯我之鋒哉。

第十一篇 論意[编辑]

凡牌在入手雖不聞不見,可以意之。示小者,流多長;凡好牌,多先出小,雖小,屢得卓,必有大者在手。用大者,道每短。若急出大張、正本,其餘可知。滅疾者,牌必丑。可滅者多故疾。捉急者,門必狹。牌止一路,難於正本,捉必急矣。可擒而故縱者,餌也;知其牌丑,姑讓一卓,而並吊之。可縱而故擒者,狠也。如九萬、七萬在手,而不放八萬之類,恐人得卓,少我一吊也。餌則速圖,彼既餌我,其牌必盛,我當速圖正本。狠當徐守。彼有兼併之意,我速圖則敗矣。藏盈而出虛者,樁家之巧也;凡樁家發牌,多發憶所無之路,為疑兵。其有者,反藏,以待人也。棄少而用多者,散家之常也。多則便於來往。先大後小者,求也。以小還張。先小後大者,探也,本有大者,恐犯敵鋒,先以小探之。得本惹生,多應通路;既正本復發生張,必,手有大牌。欲通此路,以便於擒也。獨行無繼,須識關門。突出大張,而不還者,必是重張,欲留以關,人不肯缺此一路也。大牌顯滅,決有副張;如滅八萬,必尚有七萬,信其已滅,必墮其術中也。熟路忍口,定肯正賞。賞不忍棄,故寧去熟張,以圖僥倖。散則迎之,樁則避之。繇此而推,思過半矣。

第十二篇 論損益[编辑]

凡戰之道,同智相角,奇趣乃呈,擇大者愚,不論生熟,但擇大者留之,此左計也。備多者拙。牌雖四四門,未必盡用,若每路備之,反致掣肘。戀賞者,必速亡;若熟路必不可棄者,寧滅生賞,若戀之不舍,其亡必矣。貪吊者,必起樁。如惹生,及容樁、凡張之類。一人用智,庇及兩家,其或寡謀,累亦非小。語云:「益者三友,損者三友。」此之謂也。

第十三篇 論勝負[编辑]

夫勝負雖微,幾則先見,丑牌得利,必有奇祥。三賞不開,定非佳兆。樁前色樣,半是凶徵。過後牌來,足占福薄。頭贏難促,終贏晚勝,方為全勝。否極而泰,切勿矜持。盛過忽衰,急須謹守。至於洗有煩簡,拍有厚薄,智巧之士,亦多變通。然一飲、一啄,有數存焉。落樁未美,落樁雖便於出賞,然諺云:「三落樁,輪得慌,落樁七,輸得急。」等語,亦有時而驗。居三未必惡。諺云:「好牌不落第三家。」當其運隆,遇蹇亦濟,及其氣盡,逢吉變凶,困亨之化,斷乎不爽。夫開有不同,或獨開,或對面開,或並肩開,或連三開,或滿場開,或單開,或雙開,或接手開,謂椿前開人,百臨樁復自開。或滅殺開。或樁前有賞滅死,而樁上反開。或餘氣開,四家牌雖已周,而樁牌過盛,勢未必遽斬,尚有餘氣。或代開。上手應開而不開,或應大開而開之不盡,下手有望。出注多寡,以意裁之。時至而不乘,與非時而強索,兩者皆敗道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