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初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十三 牧齋初學集 卷第九十四
清 錢謙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崇禎癸未刊本
卷第九十五

牧齋𥘉學集卷第九十四

  外制四

    工科給事中魏大中授徵仕郎

勑曰朕運撫多艱助求小毖歷選賢俊充斥諫

垣安得公忠體國之臣參錯其間使風聲凛然

而國是以定與具官魏大中恭敬溫文弘𭰹肅

括蔚爲民譽久在使垣周爰咨諏載驅英簜𤨏

闈晉列封駮有聞蓋爾有正色寡言之風而懐

淡然無我之志受寵有憂色納忠多苦言居無

墮替之容進無扳援之黨先資之獻視彼周行

而如結之心形於入告朕有嘉焉乃以覃恩授

具階於戲闢門伊始納牗惟人以緇衣巷伯之

思勵其素節以彈冠振衣之想立我新朝誦虞

人之箴爾尚輸忠於辛甲以鄭公爲鏡余将取

法於貞觀益勉辰告之猷無負夕郎之拜

    妻錢氏封孺人

勑曰士淡然孤貞窮通一節何暇問室家乎然

而北門之歎未免上聞則相貳之賢蓋亦砥節

之資也具官某妻某氏頌圖叶德𬃷栗告䖍奉

白髪以服勞辛勤生死𨚫丹華而攻苦黽勉歲

時迨通籍之有年益負屛而相勵夜行多畏凜

然行露之防辰告有章宛爾因風之儆如玆媲

德何靳分筞玆特封爲孺人闕狄之章尚頻仍

於殊錫素沙之德知不改其生平

    父邦直先贈奉熾郞行人司行人加

    贈徵仕郞工科給事中

勑曰士有沉冥没世身不出一畆之宮而束修

砥行以見於後斯所謂鄉先生没世而可祭於

社者與朕思式而表之矧其有子贈具官某乃

具官某之父人之逸民天之君子内行純備儼

介圭之有章至德可師扇和風而𬒳物因心制

行非有使然博喻爲師是亦爲政乃其式穀於

爾子蓋皆模範以古人靑𥳑猶新指鬚眉而激

勸丹心未死按圖像以考求攻木之敎有聞匪

石之心不改是用贈具階官於古有曜宜揭德

以振華非朕敢私用厲世而磨鈍

    母蔣氏贈孺人

勑曰敬姜不甞稱乎君子能勞後世有繼夫愛

其子而勞之不若勞其身者之以身教也爾某

氏乃具官某之母性閑圖史訓奉姆師操荼蓼

以爲心習井舂而作苦抱絲貿布勤敗杼以相

夫幷食易衣市遺編而教子劬躬巳逝娠賢有

聞封駮禁闈尚想指陳於畫荻隱憂𤨏闥終懷

手澤於斷機玆特贈爲孺人庶幾釋孝子之悲

亦以章女宗之德

    工科給事中方有度授徵仕郎

勑曰朕博求俊乂廣置言官班行載盈臨朝發

歎思見正色讜言之士以幾鎭浮疏穢之風苟

得其人中我玆選國有彝典先以訓辭具官某

風操端莊言行謹直肅然淸廟之器粹然孚尹

之姿爲令廉能冠於澤潞報政優異擢在諫垣

既明且淸其言不愧乎先正允文而静立朝有

慕乎前修君子之德風曰不流而不倚吉人之

辭寡蓋有脊而有倫乃以覃恩授具階於戲國

家以得人爲彊若虎豹之衞藜藿以一言取重

若觹玦之解嫌疑故崔公發言則淄靑慙服而

汲直在内則淮南寢謀爾其以靖共正直爲倡

余豈以蜩螗沸羹爲患欽余時命愼乃攸司

    妻閔氏仍前贈

勑曰夫婦之義始乎人倫故谷風有御窮之悲

而鷄鳴致偕老之祝朕於臣子蓋深歎之具官

某妻贈孺人某氏秉是壺彞作其内治夙興夜

寐躬濯摡以有䖍朝韲暮鹽服井舂而不解吁

其悲矣胡不永年中夜傍徨尚想牛衣之感涕

日月逾邁誰其翟茀以來朝玆仍贈爲孺人尚

有聞於管彤知無憾於宿草

    繼妻張氏仍前贈

勑曰爲吾志義之臣服官廉辨有事殿中則其

相助之賢攻苦而食貧者亦巳勤矣朕有愍冊

其何忍遺具官某繼妻贈孺人張氏既靜而顓

終温且惠箴圖之訓學於先姑洗腆之供及於

再世竭黽勉而相讀珥無光輝躬操作而之官

衣猶穿弊光塵巳往儀度有存治業寢門儆戒

尚思夫行露上章瑣闥風規彌感於視星玆仍

贈爲孺人不獨慰夫子之心亦以章女宗之範

    父恒先贈文林郞山西潞安府長治

    縣知縣加贈徵仕郞工科給事中

勑曰國計莫先於樹人家修必本於種德樹人

如積糓以旣穫爲成功種德如力田以勤敷爲

能事肆我瑣闥粤有賢臣原本先人著之書命

贈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器資恢傑德性温文

孝養厥親牽車牛而服賈好行其德解服驂以

卹貧篤厚𭰹中與人無厓岸之異感槩立節行

巳在儒俠之閒不贏其躬以昌厥子高吾門可

容駟馬旣有徴於里閭度其旁可置萬家誠何

恨於泉壤是用加贈具階官於戲或源或委宜

食報於先河爾熾爾昌尚流光於後裔

    母程氏仍前贈

勑曰麟趾之詩咏公子信厚之德而原本於后

妃國家之治所以仁及草木也我有賢臣追念

慈訓娠賢燾後余寵嘉之贈孺人某氏乃具官

某之母天性鍾慈女圖叶矩易衣幷日儉共迄

於没身洗腆齍盛勤勞萃於十指慈和藹於媪

御顓靜化於閨門發其長祥篤生爾子無險詖

私謁之念似其母儀有不踐不履之仁本於胎

敎玆仍贈爲孺人關雎之應旣有聞於爾身麟

趾之徵尚茂著於爾後

    𠛬科給事中薛大中授徵仕郎

勑曰有事殿内之臣吾所爲職諫諍資規益者

也苟得其人咫尺丹陛執𥳑却立朝右屛息而

人主動容其責任顧不重與具官某器資恢傑

風力肅明早以長才試於爲邑屢居上考擢在

諫垣當羽書交至之時兼國論紛紜之日悉心

條奏信志敷陳畫地聚圖有言必底於可績正

繩直筆無論不期於矯時甫踐月請之班巳著

日聞之効乃以覃恩授具階在昔三原粤有前

喆奏牘流播炳若丹靑爾生於其鄕亦有瞽宗

之思乎惟篤誠可以繼前修惟博逹可以經世

務爾必勉之無姑求賢於世之君子而足也則

余汝嘉

    妻秦氏仍前封

勑曰周官之以六計弊羣吏莫不以廉爲主然

而士君子之能廉多始於家室北門歎交謫而

家人利女貞斯可以觀矣具官某繼妻封孺人

某氏環珮應圖衡規合德恭大慈小朝韲暮鹽

自誓以裙布之風佐夫爲淸白之吏突煙朝冷

坐㸔釡甑之生塵鈴索夜闌共喜寢門之如水

淸班旣踐内美滋彰玆仍封爲孺人祇服訓辭

永綏福履益勉夜央之問用襄辰告之猷

    父約封文林郎河南歸德府寧陵縣

    知縣贈徵仕郎𠛬科給事中

勑曰易稱積善餘慶傳言德厚流光故隂德之

門必高於後而祥𠛬之策或授於先挹彼注玆

蓋天道使然也封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飭躬

厲行陳義本仁矩行規言師孝友於千古春華

秋實備文行於一身折節以爲善於家傾貲以

好施於國流離載道望之如歸饑寒塞門待以

舉火敦六行以重任恤旣以仁厚起家本六計

之弊廉能又以淸白訓子凡此𧰼賢之美誰非

燕翼之詒是用加贈具階官於乎鴻羽爲儀大

顯於堂坊之後虎賁猶在試觀於殿陛之間

    戸科紿事中史孔吉授徵仕郎

勑曰昔稱王仲舒爲拾遺秀出班行乃動帝目

蓋有事殿内之臣密侍瑣闥風流吐茹皆有獻

替非獨能言而巳具官某經術湛𭰹器緼純茂

發跡賢科兩宰劇邑所至治理風績炳然迨登

諫垣封章屢上論事以和𠂻爲準籌邊以竭澤

爲憂策皆便時言可底績至於進止雍頌敷奏

詳雅如良璧之有邸而精金之有聲朕臨朝顧

視念彼周行先民之風藹然猶在若爾者可以

爲天子法從之臣矣玆以覃恩授具階夫給事

中在帝左右古多用履素立德者爲之而後世

徒以爲言官而巳朕今欲使封駁凛然殿陛動

色諫官之勢不輕而朝廷日重其所以望爾者

遠矣静共爾位勿替朕命爾其念哉

    妻蔣氏仍前封

勑曰婦人之貴從夫者也倘從其貴不從其賢

則翟茀之筞不光而縞綦之思彌苦巳具官某

妻封孺人某氏環珮應圖琬琰合德異粻宿肉

則舅姑忘貧荆布操作則家人屛貴惟玆米玉

之姿迄無𥘉終之異夫婦之閒宛如賔友媲賢

如是不巳難乎玆仍封爲孺人服此休命不替

素風蕭然瑣闥之游何異鹿門之隱

    父餘道先封文林郎福建建寧府崇

    安縣知縣加封徵仕郎户科給事中

勑曰師道立則善人多善爲人師者有相於國

家之養士者也而食報於其後又何疑乎封具

官某乃具官某之父孝友成性溫栗比德家傳

載廉之石菽水爲歡庭生交讓之木冠衣相代

嗟數奇而不偶能博喻以爲師不收榎楚之威

益衍菁莪之澤遐不作人施及其子今爾子纘

言勵行蔚爲寶臣是則爾之成勞也是用加封

具階官爾方白首窮經豈知章服之筞有以加

於韋布乎先河後海國家崇本之道宜爾爾其

善承之

    母潘氏仍前封

勑曰 皇考庚戌之歲子大夫登於朝者不爲

不多矣官於禁近者少也官禁近矣父母俱存

者又少也兼而有之矣當霈恩之際值稱夀之

日者抑又少也於戲是不惟人之全福家之積

慶不可多遘而天地休明之氣亦有限焉封孺

人某氏乃具官某之母出自德門備有儀法今

爾子爲靑璅之臣而爾與夫俱黃髪之老吉祥

善事駢集一門可謂盛矣夫德者福之基也家

邦之基也朕旣巳觀德於家又以徵天地休

明之氣朕甚懌焉玆仍封爲孺人朕方有意於

養老乞言之事而侍養之臣祥祉如是其尚善

持之思其所感應召致也則豈惟一家之慶哉

    兵科給事中李遇知授徵仕郎

勑曰乃者東夷不靖河東失守徵發塡委朝野

繹騷議者率以謂議論不省則無以責成功封

駁不嚴則不可振積習兵垣得人而疆事思過

半矣具官某風力肅明機用周敏初爲健令在

我近畿蔚有令名躋於諫署班行秀出如衝牙

之有聲糾覆精明若操刀之能割至於論兵事

之疏尤多切時務之言指顧遼山渝水之閒可

以坐而籌畫敷陳出車命将之事庶幾立見施

行若爾者可以爲兵垣之選矣乃以覃恩授具

階自兵興以來道謀孔多戎律刓敝夷眈眈志

日在我我睽睽目不在敵夷所以逞我所以蹙

也實爾之言無忘國恤掖垣瑣闥之地皆枕戈

坐甲之人人咸以遼爲事斯遼事辦矣爾其懋

    妻王氏贈仍前封

勑曰讀小戎之詩而知秦之婦人女子皆能先

國恤而後室家嶄然有士行也遺風有存予其

恡此贊冊具官某妻封孺人某氏動稟詩書言

光箴訓饁耕佐讀甘麤糲以御窮荆布之官比

素絲而叶德收華巳舊錫命維新風動掖垣誰

問封章於右省霜淸板屋空懷茵轂於西戎兹

仍贈爲孺人尚其黙贊夫德音用以有禆於王

    父友竹先贈文林郞直隷大名府東

    明縣知縣加贈徵仕郞兵科給事中

勑曰傳曰子之能仕父敎之忠夫敎非其辟咡

之謂也生而有氣誼可見殁而有風骨可詒式

糓之似有深於提耳者與贈具官某乃具官某

之父學有根柢言成文章驥足未展於名塲燕

翼每勤於喆嗣以任恤敎鄕里肅如鼛鼓之招

以德義愧囂浮嚴於榎楚之撻用爲庭訓施及

官方啓廸有聞規摹滋茂是用贈具階官於戲

再世而昌旣有徵於播穫九原可作斯無愧於

典型

    母某氏仍前封

勑曰臣子勤勞王室砥節首公進而有尸饔之

思退而有燕喜之慶一悲一喜未嘗不回翔錯

互也國家蓋有以慰之封太孺人某氏乃具官

某之母躬傳茂矩性稟𭰹慈機絲攻苦於一身

膏火佐勤於兩世今爾子旣顯融瑣闥而爾尚

優㳺板輿惟榮與壽可謂兼之矣於戲王于興

師爲人臣者咸有無衣之賦不遑將母爲人子

者寜無絶裾之悲爾旣勉其子以事君余當因

其子以念母兹仍封爲太孺人尚其彊飯以迓

餘休母重倚閭以牽内顧

    兵科給事中明時舉授徵仕郎

勑曰國家六科之設名應六曹東師之出兵垣

尤重籌邊論將以封駮爲折衝非眞心弘濟之

臣曷與焉具官某心事樸忠局幹緜遠出宰西

江報政北地爬剔疾苦扶養小弱可謂良吏矣

頃者柬事方殷兵食坐困爾新從西方來封事

數上勾稽夷虜有表餌制禦之謀劈畫戰守有

畫地指陳之狀朕東顧旰食每三歎焉玆以覃

恩授具階夫言官筆戰於廟堂邊臣心戰於疆

圉此今日之通患也使言官之畢牘與邊臣之

烽堠胥用以向賊而不恤其它東方豈足慮乎

爾典司兵垣且憂遼事良苦朕將倚以辦遼矣

爾其念哉

    妻唐氏仍前贈

勑曰國家霈恩推及家室死生𢍆闊咸卹其私

具官某妻贈孺人某氏溫恭媲德黽勉御窮節

衣量腹以事尊章風雨雞鳴以相夫子而不得

與君子偕老翟茀以朝命也如何爲之永歎然

爾夫不以絲枲而忘菅蒯之思國家不以宿草

而遺采蘩之徳則爾亦可以無憾矣玆仍贈爲

孺人膺國之再命我有訓詞從姑於九京爾其

與享

    繼妻王氏仍前封

勑曰古之賢婦克相其夫者多明識道理有忠

君憂國之思焉不徒以織紝饋食爲能事也具

官某繼室封孺人某氏育德名家作嬪良士撫

孤孩有莫辨之仁事君姑有在側之孝至於心

念國恤勉其夫以急君而身留子舍代其夫以

事父割兒女婉孌之私成丈夫慷慨之節若爾

者可謂女士矣玆仍封爲孺人爾夫方拮据兵

垣指畫邊事爾尚益庀内政贊我諫臣爾亦與

有成勞哉

    父誥先封文林郎江西吉安府廬陵

    縣知縣加封徵仕郎兵科給事中

勑曰予觀於土風巴之人有好古樂道之詩焉

今其遺民猶有存者封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

𬒳服儒素規矩古人事親而飮水盡歡敎弟而

膏火無閒爾子通籍起家而爾終守幽人之吉

退修長者之行𬞞食布衣宛然野老渥顔白髪

話彼平生好古樂道誠無愧焉是用封具階官

於戲疏榮霈恩國有彞典然白駒空谷之思亦

攸寄焉非爾不足以與此

    母王氏仍前贈

勑曰嘉榖㫖酒可以養母此亦巴人之詩也朕

推恩臣下循覽怙恃之間蓋愴然傷之封孺人

某氏乃具官某之母相夫有佩韋之順敎子有

宿火之勤黽勉劬勞不媿女史爾子出宰百里

爾能封鮓訓廉加飯問獄三年有成猶及見之

今爾子方致身靑璅而爾巳歛影黃壚話言不

遐圖像空設良足悲矣玆仍贈爲孺人庶幾寸

草之心足慰樹蘐之慕

    福建道監察御史周宗建授文林郞

勑曰昔在我 孝廟扶養言官開受讜論易世

之後忠厚正直鬱然成風朕嗣服以來追懷先

正慨然有典𠛬之思焉具官某得南方文學之

華抱先正先憂之志膏雨之政浸灌淛西洊陳

内臺令問滋茂爾旣博通經術貫穿世務而又

本諸憂國之心發以便時之策籌邊徼而悉要

害辨賢奸以渙小羣朕顧瞻周行省覽封事庶

幾於爾有先正之望焉乃以覃恩授具階爾乃

祖起家 孝廟中著聲南垣恭肅之名于今爲

烈惟恭與肅忠厚正直之表也爾尚祇一乃心

紹衣先德朕將以前烈𢌿爾爾其念哉

    妻申氏仍前封

勑曰二南之風閨門之細事皆所咏歌而罕可

指述此王化之最盛也今安得而見之具官某

妻封孺人某氏淑茂柔明休有華問學於舅姑

以事夫子以爾夫學殖之勤服官之毖則爾之

交儆於旭旦而治業於寢門者其亦可想見矣

乎玆仍封爲孺人其益相爾夫效爾績用以章

明王化亦惟爾之休

    父輯符封文林郎浙江杭州府仁和

    縣知縣加封福建道監察御史仍前

    階

勑曰朕惟人材之難長育有素風流之來彌遠

則弓冶之傳滋大豈可誣哉封具官某乃具官

某之父恭肅之孫孝秀之子慨有大志似其先

人結繩掌故富有腹笥水利兵農爛如指掌非

惟有名士之風蓋亦抱通儒之器抱道不施以

詒其子今爾子竟爾志矣於戲魏公之遺笏代

著淸風王氏之靑箱世諳舊事風流弘長非爾

其誰是用封具階官爾尚傳述祖德磨切後賢

使爾子之風績克媲乃祖顧不休與

    母顧氏仍前封

勑曰吾聞之敬姜曰君子能勞後世有繼然則

古之賢母所以娠賢而教忠者其必繇於此矣

封孺人某氏乃具官某之母家風綿邈儀法肅

明言稱先姑服習珩璜之訓無違夫子辛勤簮

笏之遺至於斷機之教益勤於學殖而備官之

訓不替於宦成式穀有人誥誡彌苦則古之母

師無以加矣玆仍封爲孺人爾子風猷未艾爾

之優㳺𧰼服往來雕軒固有日矣能勞之報顧

不著與

    山西道監察御史江秉謙授文林郞

勑曰昔我 皇祖儲養諫臣迨於末命除授如

恐不及山陵既成人物滋茂朕瞻彼周行蓋不

勝豐𦬊之思焉而霈恩之典其能已乎具官某

經學承家儒術飾吏出宰劇邑蔚有賢聲𥜗袴

之謡有聞膏雨之澤滋潤晉陟臺憲風聲凜然

虛巳奉公志每存乎交儆盡忠補過心如結於

在廷共傳且止之謡快覩巡行之跡顧瞻法從

幸有人焉乃以覃恩授具階朕開受言路朝上

夕下立維新之朝則當奮祓濯之氣居可言之

會則當收藥石之功若乃埋輪示威焚草爲愼

此衰世之事而非朕所望於爾也爾其毖哉

    妻汪氏仍前封

勑曰人臣出宰大邑入陪法從勞於王事而不

得顧卹其私則内助斯重矣具官某妻封孺人

某氏婉娩淑儀儉共令德拮据辟績之苦宛若

儒生追陪膏火之餘自爲賔友居寢門而治業

黽勉中宵視封事而戒心殷勤問夜爾夫得以

一心營職爾有助焉玆仍封爲孺人再命是膺

初勞勿替

    父應曉原任四川重慶府涪州通判

    先贈文林郎浙江寧波府鄞縣知縣

    加贈山西道監察御史仍前階

勑曰木本水原臣子承家之學先河後海國家

追遠之恩具官贈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行馴

𥳑柙學咀英華廿載入山勵隱居之遠志一行

作吏借宦跡以薄㳺涪水之歌詠猶存黟山之

藏書殆遍作縣有譜試㸔廉石之傳荷槖生風

不負籯金之敎是用贈具階官嗟斯人之不作

庶可用以爲儀

    前母胡氏贈孺人

勑曰數典而忘祖非故也登枝而捐本非仁也

朕比下詔霈恩尤敦篤於原本故臣子之有志

弗信者悉逮及焉某氏乃具官某之前母孝慈

天授共儉少成黽勉備㫖蓄之勤閱歷盡糟糠

之苦譬彼開國承家之事實爲荒度草昧之人

實命不猶溘焉先逝逮乎曠蕩追恩之日乃得

均霑後子之封其可愍矣玆特贈爲孺人於戲

覩口澤而思以言乎所生之子見圖像而拜豈

望於不知之人推恩體及夫人情異數不限於

功令爾靈不昧尚服享哉

    母汪氏仍前贈

勑曰貞順賢明母儀之所兼重也古之賢母稱

於天下能敎其子其可誣哉贈孺人某氏乃具

官某之母被服圖頌不解於身諷誦詩書略皆

上口旣能食而能敎亦有嚴而有慈是正一字

之舛譌取諸腹笥慨歎千秋之風義敎以心師

遂成爾子之名不愧母師之號玆仍贈爲孺人

於戲綸綍之筞滋至而管彤之譽無窮是母是

子厥惟顯哉

    廣西道監察御史㳺士任授文林郎

勑曰朕睠顧東方拊髀太息蓋欲順殺氣以用

兵法文昌而命將而懼未有以稱也我有臺臣

期振國恥慨有大志予寵嘉之具官某學求經

國志在救時自爲令而循良巳有聞於當世甫

就西臺之列屬當東事之殷慷慨上書諄復論

事盂江鑑海攬世務於目前餌虜穽夷聚兵符

於尺幅予嘉乃志明試以功遂命爾於彼東南

𥳑江淮習流之卒身親敎練成越人君子之師

用以張吾三軍期於自當一隊爾受命往矣乃

以覃恩授具階於戲自唐宋以來往往用文臣

爲大將朕命爾非小也非寛不可以養人非嚴

不可以御衆非廣不可以集事非斷不可以成

功聽我訓辭著爲紀律朕有後命爾往欽哉

    妻段氏仍前封

勑曰易不云乎隂雖有美含之以從王事夫以

從王事臣道也而妻道亦參預焉人臣砥節首

公必得閨門之佽助豈偶然哉具官某妻封孺

人某氏休有華問歸於令人躬洗削以御貧服

素沙而比德爾夫子旣奮身師旅方有外憂而

爾能庀業寢門俾無内顧蓋不惟身甘麤糲量

腹以佐養士之風抑可親執鼓桴向屛以作三

軍之氣所謂以從王事誠無愧焉玆仍封爲孺

人爾其益勤夙夜以相夫子石窌之封朕不遺

    父讓先贈文林郎浙江湖州府長興

    縣知縣加贈廣西道監察御史仍前

    階

勑曰士能詠歌一室抱遺經以昌其後斯巳賢

矣矧其慷慨負奇風義弘長大啓其後之人以

勤王事贈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通材膚敏亮

節激昻志在春秋刋訓故專門之學下窮掌故

鄙蟲魚篆刻之文嗟有志而無時終藏器而不

賈肆尚友之心於千古㳺於酒人韜濟世之德

於一鄕稱爲長者惟而賢子似其先人持槖殿

廷載舊史麟經之筆奮戈夷虜出傳家豹略之

書蓋堂構之有聞信風骨之不朽是用贈具階

官尚佇師中之錫蔚爲泉下之光

    母明氏仍前封

勑曰臣子奮不顧身勤勞王事妻子不足戀惟

有母尸饔之思足以奪之我有志義之臣必本

賢明之母著之女史休有譽問封太孺人某氏

乃具官某之母淑愼應圖堅貞苦節寒水慄慄

誓白首以殉夫宿火熒熒篝靑燈而敎子燕及

𡞦寡嘗自分衣食之餘斥置義田曰以終先君

之志至於寢門之告戒必先砥節而首公日暮

而倚閭幸無以老人爲念秋高而選將當獨分

社稷之憂肆我賢臣率繇慈訓玆仍封爲太孺

人爾其優㳺眠食勸勉勳名旋觀東事之告成

甞御北堂而燕喜

    陜西道監察御史蔣允儀授文林郎

勑曰宋制有言在廷之臣位下而望重者惟諫

官而已朕大弊羣吏妙𥳑諫官試職未幾𢌿以

書命其愼重臺諫猶前志也具官某器資綿遠

德性溫文茂著循良再更繁劇乃膺師薦擢置

西臺蒿目憂時以四郊多壘爲恥直筆繩世以

衆言淆亂爲憂旬月之間奏章數上補助政體

皆可施行乃以覃恩授具階於戲心以御氣氣

局恢則心益小學以經世世務達則學益𭰹惟

忠實可以不撓惟精誠可以不懈朕方觀爾之

尚勉於厥修欽哉

    父弘憲原任戸部貴州淸吏司署員

    外郎事主事加贈奉直大夫

制曰傳稱明德之後必有逹人蓋其弘長風流

積習名敎志氣可以黙喻而擩染非有使然余

有寵章表其懿德用以著敎非獨廣恩原任具

官贈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恭敬温文孝弟忠

信强學博喩緍道以爲絲陳義本仁旌行而爲

佩自膠庠而敎國子以人師而爲經師歸休乎

環堵之宮終天年而將母入宫爲錢糓之吏盡

地力以事君管𣙜政而指掌秋毫憂存國恤賑

凶烖則隨車夏雨誠感人窮至其沒不忘君可

謂死以勤事肆而令子蔚有家風澹泊自將不

改寒氊之雅志公忠憂國庶幾易簀之遺言淸

白萃於一門羽儀用乎再世是用加贈具階於

戲節其一惠誠無愧鄉之先生祀於瞽宗可以

敎國之弟子

    雲南道監察御史趙于逵授文林郎

勑曰我 先帝踐阼未幾舜旌斯舉除授臺諌

如不終日鼎成之後接踵而來皆 先帝所以

遺朕也推恩之典其可後哉具官某風義篤厚

器識恢明往在使垣夙有令聞英簜相望於西

北馳驅不憚夫咨⿰⾔耴越予嗣服之初乃就憲臺

之職雄班初滿邊事方殷風采足以肅臺端議

論足以扶國是正色對仗有獨立敢言之風奮

志車攻有㓕虜吞胡之志朕甚嘉焉乃以覃恩

授具階今日方舉國憂遼遼何足憂也韓愈身

兼憲職力贊蔡州之師范仲淹起自諌官驚破

夏人之膽尊俎折衝責在爾輩爾其竟爾緒言

勿替朕命欽哉

    妻王氏贈孺人

勑曰雷風順承易著家人之道琴瑟靜好詩懐

偕老之思具官某妻某氏夙有多譽來嬪德門

侍奉則總笄益䖍賔祭則酒食祇飭收華永逝

遺範猶存胡不百年遂爾先封於馬鬛庶幾夙

夜尚思交儆於雞鳴玆特贈爲孺人爾其有知

尚克享此

    繼妻李氏贈孺人

勑曰婦有相夫而不及其成亦有成夫而不見

其盛人能弘道末如命何具官某繼室某氏善

事君姑克相夫子篝燈佐讀有無踰仲卿之規

推食字孤有兼倍所生之感蕭然邸舍溘爾長

終不及見姑尚想彌留之慟無以聞母彌𭰹伉

儷之悲玆特贈爲孺人庶幾芝𥳑之頒無復泉

臺之憾

    繼妻水氏封孺人

勑曰女德無極婦道有終迨於繼續之閒滋有

故新之異具官某繼室某氏德應女圖道齊師

氏作鵲巢居有之配鍾蜾臝肖我之慈子皆有

逾於巳生人亦莫辨其所出無復單衣之感彌

𭰹緩帶之思至於相貳之多勤又其淑愼之餘

事玆持封爲孺人於戲鸞鳳之和鳴巳徵祥於

臺閣鳲鳩之叶德尤昭美於管彤

    父㠐先贈修職郎行人司行人加贈

    文林郎雲南道監察御史

勑曰古稱水𭰹土厚無逾西秦漢舉孝弟力田

多出三輔惟此良士佑彼後人趙某乃具官某

之父馴行孝謹矢志篤誠帶經而鋤空勤穮蓘

於望歲釋耕而歎終期播穫於𧰼賢惜哉有志

而無時展矣是父而是子持槖簮筆發揮靑簡

之遺正色讜言藉用白茅之素是用贈具階官

用彰種德之光益厚樹人之報

    母蕭氏封太孺人

勑曰古稱女士亦云母師圖史之訓具存式糓

之報不爽某氏乃具官某之母順柔以事君子

辛勤以持門戶靑燈白日積有歲年黃卷素帷

互相磨切子旣躋於法從女亦蔚爲禮宗惟此

娠賢是爲胎教兹特封爲太孺人令妻壽母知

讃誦之不慙文駟雕軒將往來之有煒

    福建道監察御史李思啓授文林郞

勑曰御史執憲轂下持斧郡國將命宣㫖固難

其人乃者賊壘未平竝邊多警以巡行之使兼

閫外之權朕於臨遣蓋尤重焉具官某性資恢

傑風力彊明奮自循良擢居臺憲雄班𥘉入讜

言有聞惟雲中上谷之間實藩籬要害之地命

爾相視衿要籌阨塞於屛幛之中撫馭師徒宣

國威於種落之外不徒近固鎖鑰抑可遥壯風

聲爾受命往矣乃以覃恩授具階於戲内以擁

衞神京外以讋服大虜倂三關而設守實有良

規兼兩道以制夷豈無長策尚勉思夫攬轡將

佇望於策勳欽哉

    陜西道監察御史李逹授文林郎

勑曰御史執憲轂下非徒聮法從持議論而已

其精神足以折⿺辶段衝其果毅足以扞禦侮古有

社稷臣玆其選也具官某材函特逹德佩光明

筮仕祥𠛬蔚爲民譽峻登憲職秀出雄班頃者

東夷不臣遼疆日蹙方羽書旁午之日正戎行

單弱之時爾乃慷慨上書邁征就道逝將率巴

渝之衆𥳑庸蜀之人雪子弟遼水之讎正夷虜

藁街之僇有臣若此朕𭰹歎焉乃以覃恩授具

階於戲寢淮南之謀頼汲黯之正色正淮西之

討資韓愈之昌言勿謂外寇之盛衰不係中朝

之得失朕言維服爾往欽哉

    妻汪氏贈孺人

勑曰士旣通顯而念韍佩之盟未嘗不愀然也

况其賢孝有聞者乎國家蓋代爲愍之具官某

妻封孺人某氏家有素風身多儀法雞鳴問寢

則孝著慈庭蟲飛戒安則勤箴士行方宜其室

不永於年官燭宵殘嗟短檠之未棄臺霜夕冷

嘅長夜之有人玆仍贈爲孺人用賁泉室之恩

式昭管SKchar之美

    繼妻汪氏仍前封

勑曰釐降之風邈矣二女女之曰以觀刑也若

乃元妃繼室媲美虞汭以光於有家則士大夫

家難之具官某繼妻封孺人某氏圖史𬒳躬環

珮叶德應歸妹其娣之吉良袂有占爲有齊季

女之尸采繁彌飭繼修壼政用嗣徽音問寢食

於高堂殷勤無間嚴啓閉於内屛肅穆有加玆

仍封爲孺人尚敦儆戒之風以著觀𠛬之範

    父之章先贈文林郞浙江湖州府推

    官加贈陜西道監察御史仍前階

勑曰士有奇不售坎壈長終而發其祥於後人

也俯仰之間有天道焉贈具官某乃具官某之

父器本特逹才復經奇繁露玉杯湛𭰹經術之

學雕蟲篆刻縱橫子史之文乃不偶於數奇終

自廢於狂易趙嘉之遺言臥蓐竟爾無時酈炎

之末命止戈終焉有子顧我荷槖之彦爲爾肯

構之人是用贈具階官於戲挹彼注玆亦何憾

於造物求忠移孝庶有永於前人

    母方氏仍前封

勑曰婦人之殉夫也有截髪毁肌之操國家之

崇節也有崇臺綽楔之褒其有苦節有加旌門

未逮而𫉬以其子顯者則旌典與封典蓋交幷

焉封太孺人某氏乃具官某之母淑愼無儀堅

貞厲志當其夫嬰奇疾子在孤生供藥物於十

指之中煢煢宿火操門戸於一紀之内慄慄履

霜蓋殉夫於夫在之時不待寡而後寡存夫於

夫亡之後乃爲窮而又窮幸藐孤之有成嶄然

頭角悲未亡之後死閱此歲時眞古今節孝之

所難乃功令表章之或後兹仍封爲太孺人於

戲我心匪石白首何異於盛年有子克家SKchar

有光於簮筆尚永傳於靑史終有待於漆書

牧齋初學集卷第九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