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初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二 牧齋初學集 卷第五十三
清 錢謙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崇禎癸未刊本
卷第五十四

牧齋初學集卷第五十三

 墓誌銘四

  山東靑登萊海防督餉布政使司右叅政

  贈太僕寺卿譚公墓誌銘

天啓元年登萊闕監軍道譚公以才望推用公

至則西兵閧於登淮兵譟於萊和門晝扄邑屋

洶駭公責鎭臣沈有容曰撫方杜門謝事而鎭

縱兵譁撫撫之禍不可知鎭則何以自解乎有

容懼乃傳箭禁戢捕獲其戎首衆少定公曰登

城斗大聚卒四萬月費一萬五千餘金軍無見

糧囂呼閒作卽少定亦隔日瘧耳欲保登萊非

散兵不可乃建議請於朝曰登萊海淺多礁石

舟難載騎奴必不渡亦不能渡擊奴此地斷無

用此兵斷不能養此兵登萊之民亦斷不能與

江淮之兵相安於無事方今遼事敗壞召募金

錢俱投滄海不得獨爲江淮惜募金倘變生不

測更大費金錢以收拾登萊惜費而費滋多悔

無及矣乃以出海無期踐更抽替未一月客兵

去者過半登萊之民帖然而兵不知其被汰也

自奴酋發難建三方布置之局開鎮登萊議者

以用海爲名而坐請益兵獨公之論能如此島

帥毛文龍自詭能搗巢制虜多馘遼人首以當

虜或毒遼人之舌購譯者指爲奴俘公廉得之

繫之宻室與飮食旬日舌藥甦能自言被俘狀

覈實而縱之海外俘級日侈交關逆奄魏忠賢

張大其事覬覦封爵公堅持之弗與勘覆島帥

益驕搆內㫖得舉刺文吏造蜚語中管餉同知

翟棟緹騎突至械翟於公座公歎曰以我故累

廉吏而不能救何以生爲憤懣不食嘔血數升

頓致羸疾亡何遂不起嗟乎用海以扼奴用島

以掣奴疆埸之虚名也糜物力以奉驕卒竭功

賞以易僞俘國家之實禍也世之謀國者以虚

名則相蒙而不疑以實禍則相SKchar而不悔如公

之蚤見梗立卓然而不回者幾人哉公沒五年

而島帥以矯僞被僇迄於今二十年登萊之舟

師未聞以一葦涉海公之言至是而大驗然而

公之死者巳不可復作而遼事終不可爲矣嗚

呼其可歎也巳公諱昌言字聖兪萬曆甲午

鄕試第一辛丑舉進士知蘇州嘗熟縣改徽州

婺源縣外艱服闋補眞定欒城縣陞南京兵部

職方司主事轉車駕司員外陞郞中內艱服闋

入爲兵部車駕司郞中出爲福建提學叅議以

山東布政司右叅政爲靑登萊海防督餉監軍

天啓五年三月十四日卒於官年五十有五

今上御極其子貞默貞和相繼陳請 上念公

以死勤事追贈太僕寺卿賜祭葬䕃一子蓋異

數也公三爲令計口食俸齋廚蕭然摘奸伏養

小弱省供億裁贖鍰淸明惠和所在治理嘗熟

五年編徭有不承者出片𥿄與之曰若果無田

無貲不應役者以此𥿄自榜於區中吾不汝禁

也皆逡巡首服而去婺源有爭山之訟鬬殺不

解公封山著禁有鑿石鎔灰者罰無赦而兩家

之訟息開江灣金竺嶺以避芙蓉五嶺之險烝

徒謳歌呼爲譚公嶺欒城荒祲民逋盗發公給

買官牛躬督墾闢鑿井灌漑履畝耨穫流亡復

歸盗賊衰止欒驛支八省公枝柱𫝑要爬搔假

冒中貴人進御SKchar途繹騷抵欒戒傔從曰勿犯

此彊項令也在南兵部不以閒曹少自假易在

北駕部抗論四路出師必敗聞者咸縮頸旣而

皆服督閩學甲乙殿最凜如神明不發私書事

竣以尺蹏侑原函歸之閩人謡曰來一封去兩

封以爲不信視郵筒公之爲吏淸素方梗獨立

行意茂著風績皆此𩔖也性沈毅能剸割大事

糾紛變故應手立斷機張理解非凡所知南中

驟更錢法日中罷市蜂擁衢路丁司空道遇之

停車下揖衆益洶洶薄暮公勑職方邏卒持白

棓列炬而出縛首惡數人傳呼與大杖一瞚而

散無敢顧視者福藩之國 詔需馬快船五百

船尚艤通灣待其歸修艌復往水涸冰堅必

不能赴而來春之國之期將復以王舟不具爲

詞且有後命司馬仰屋咄咄計無所出公建議

急檄止通灣船勿動遣官就彼修艌計往返工

費略足相當旬月而報完舟楫巳具則之國無

愆期之慮矣司馬如其言事遂竣藩封大典舉

朝舌敝心嘔慬而得之者微公建議其不以遷

延籍口者幾希公之功與伏蒲廷諍者竝矣濰

令與遼將相搆令謬以遼兵叛聞東撫倉皇上

疏檄登兵會勦登營多遼人偶語籍籍公大言

曰遼將吾將遼民吾民也誰敢言發兵者卽入

營握遼鎭李性忠手令飛箭諭濰營趣遣三騎

往將士皆感泣聽命東撫蒙幾激大變頼公一

言而定島帥索勦餉二十萬 詔令汰登兵那

其餉以給發公曰餉可卒那兵可卒汰乎此窘

我也兵之汰久矣餉無庸那也一月內足那餉

之數而登無汰兵之擾公在登以精勤䇿應援

以恩信結將士散江淮烏集之師輯遼左𬷮伏

之衆數定禍亂不動聲氣始終以東江進兵爲

𧸛局直斥島帥爲登寇不惜身試其毒而島帥

亦嚴憚公逆自引避登人謂無公必無登萊信

也公爲人疏通樂易樸誠𥳑憺與人語傾倒輸

寫咳唾時拂人頥頰端居𭰹念焚香讀書其中

湛如也通籍二十五年先世薄田敝廬一無所

增益朝鮮李倧弑其主介島帥携重賂以請於

朝故事使舟從登上公斥而拒之乃迂道繇天

津卒之日床頭文籍封識宛然箱篋空虚不加

鎖鐍含歛時如道旁僧舍士庶縱觀街號巷哭

靡不嘖嘖稱眞廉吏也譚之先出於山隂永樂

閒徙嘉興曾祖諱起鳳祖諱可賢太學生選授

通判父諱守範贈福建提學叅議娶嚴氏封淑

人齋莊淑順具有儀法佐公以廉辨起家後公

八年卒生子六人貞默進士工部虞衡司主事

貞和貢生以䕃入太學貞易庠生貞良以五經

崇禎壬午鄕試貞碩中天啓辛酉鄉試貞竑

庠生女三人孫男十六人女十二人葬於白苧

都一陽圩之新阡嚴淑人袝焉葬之後十八年

貞默謁余請銘公令嘗熟時余爲書生揖余而

語曰吳中士大夫田連阡陌受請寄避繇役貽

累閭里身歿而子孫爲流傭者多矣君他日必

自表異以風厲流俗余嘗過公之里訪問其素

風然後知公之所以朂余者蓋信而有徵也貞

默嶷然負經世之器吾畏友也銘何敢辭銘曰

公才有餘其志則窒拮据𣗥手酸辛嘔血公文

甚富而家則貧冰稜玉尺稱其爲人士歸赤誠

吏絶瑕謫眞氣澒洞歸返大宅書䇿納棺 帝

命不假掩詩於幽以告來者

  湖廣提𠛬按察司副使許府君墓誌銘

府君諱成器字道甫許之族出於高陽唐亡遠

孫儒自雍入江南儒孫規羇旅宣歙閒遂家宣

州語在王介甫許氏世譜祖萬相知巫山縣父

某舉進士河南按察司副使母某氏君年十四

河南公守職方閱視寧夏屬君居守邸舍君携

襆被𪧐於周廬邊帥夜囊金扣門君呼廬兒列

炬火䦱門而叱之曰趣負去不去將縶汝河南

公歎曰兒他日亦廉吏也河南公沒哀毁幾滅

性終喪舉應天鄕試數試春官不第署嘗熟縣

教諭君爲諸生從寧國守旴江羅公講學尊其

所聞以敎邑之子弟摳衣升堂頌禮雝肅孝秀

競勸榎楚廢弛任滿遷翰林院孔目乙科官遷

除多州郡冗長而君自孔目陞司務歷戸部都

察院吏部陞兵部武選司員外郞歷車駕司郞

中皆通班要地世所以待射䇿甲科者也少宰

楊端潔公署吏部楊方嚴四司官候門不得見

每獨召許司㕔與語楊卒時惟兩蒼頭守舍君

庀治喪事殫竭誠信太宰富平公歎息以揚爲

知人在車駕值福藩之國舟楫銜尾烝徒𪧐戒

藩封不得藉口改延君之勞也陞湖廣副使備

兵辰沅拮据以詰戎備爬搔以給軍饟淸嚴以

御土司恩信以結蠻峒鎭筸諸苗以雜處剽桭

闑君禽而薙之歸逋逃正疆理而蠻荆帖服平

偏四衞以孤懸偪戎索君闢而除之立營哨絶

嚮導而滇楚通道辰州守瞿君汝稷有治蠻書

極陳勦苗生事之害君奉爲律令五開土司讎

殺日聞布威信曉禍福咸搖尾聽命本君善用

瞿所著書得制馭之法也在沅三年以年至乞

致仕五谿之民皆歌思立祠歸而爲德于鄕存

問故舊收䘏貧𡠉角巾布衣契闊談讌又三年

而考終鄕之人以爲孝友淳備名行修立稱其

爲鄕先生也羣請祀之於學宮君以萬曆丁已

十二月廿五日卒年七十有二妻胡氏繼妻汪

氏子四人士恒士恂士銓士愉皆爲諸生某年

某月葬於荷花形之祖塋余少識君於廣文時

長而習君長安其爲人樂易誠篤議論依名實

寛然長者也漢世重長者史稱建陵侯塞侯張

叔皆以誠長者處官自不遵古人持已用人之

法世之爲聰明立聲威者往往能傾士大夫以

干天下之譽其有訥言敏行稱爲長者固不求

見於世而世亦罕能知之也然君之潔身積行

所至樹立如此則長者之爲行是豈可輕也哉

銘曰

忠信篤敬可行蠻貊臯比蜚聲槃瓠載德大冠

將將襃衣抑抑彼都人士眎此斲石

  扶溝縣知縣贈南京湖廣道監察御史左

  府君墓誌銘

君諱史字子箴西安府耀州人也曾祖諱進封

大理寺評事祖諱倫贈承德郞父諱思明知永

城縣陞趙州知州趙州起家乙科君起明經後

先爲今中州皆以廉惠顯聞沒而其民祀之君

初除光州訓導摳衣升堂頌禮甚嚴計口食俸

與弟子員共之橫經講德歲時鄕射彬彬如也

署遂平固始皆有異政遷知扶溝縣三月而政

成五月而以官卒君之蒞扶溝也朝國人而告

之曰縣多奸猾積爲民患今具有主名嚴將不

治前事風告不改卽收捕致法如扣囊底耳縣

中傳相悚懼莫敢相試奸民把持椽吏短長告

訐抵罪遂長子孫爲吏舞文作奸通行爲囊槖

君鎖吏舍門盡逐去擇小史謹愿者補吏延它

邑老獄吏敎習律令踰月漸次通曉手定爰書

吏俛首繕寫肩髀如壓巨石莫敢仰視它吏如

木偶植立堂下舒鴈相望竟日不知令案何事

斷何獄也民多鬬殺盜賊充斥囹圄恒滿君講

習鄉約用古敎化民有壹行表異雖蓽門圭竇

月三往拜焉立重囚于庭吏披記籍數其罪狀

以次受掠血肉狼籍觀者咋舌汗下兩帀月獄

訟衰止人有悛心矣縣故多盜平沙百里秫田

彌望盜行刼輒鳥獸散莫可誰何君設法購斬

盜發某保刼某家保正保副督鄕兵往捕置二

驛馬尅時報縣縣發馬兵八人分四路偵賊去

所發兵十六人再發二十四人亦分四路要遮

鈎擊賊向何路逸去則偵者以報收案所去路

兵罰無赦盜賊最桀黠者用子時發不能過午

時卽得彌月盜無留跡矣縣西北地庳下水潦

聚焉河溢則助河爲患君行視商度疏決壅積

淺者堰之𭰹者坡之腴者稻窪者漁淖者藕家

各占業人爲勸課縣北竟鄢陵尉氏地勢尤

三縣民互相穿穴或𥨸塞張單口惠民河則河

溢如烝又或盜決秦家崗三十六陂則水決如

霤君躬自相度止舍離鄕亭總計三縣病利作

均水約束刻石水畔三縣共守之援遼兵取道

中州所部畏其擾也檄君駐襄城鎭之君遣人

入楚籍記其將領部曲某兵前驅某兵後拒車

馬芻牧各有成數乃按籍定約僦次舍庀餱糧

峙器用供給資糧扉屨斥𠋫鈴柝軍聲肅然援

兵所至如歸自襄城歷彰衞出磁州居人按堵

市不改肆入邯鄲境卽脫巾大譟曰何不如左

知縣好逆我大掠潰去首將自刎遠近嘆服以

謂君有文武大略能當幾馭變者也君視事浹

月政聲籍甚旁近邑爭訟不決皆願得左君按

治死且無恨黠者僞稱扶溝民投牒上官冀得

下左令君益自喜爲治益力晝循阡陌夜決詞

訟午夜不交睫徑旬不休沭遂過勞發病以死

君死之日百姓帀道慟哭相與賦歛致奠醊喪

西歸民庶設槃按于路號慟聞二百里君之治

扶溝與趙州之治永城相似五十年之中祠屋

相望也萬曆乙卯君視篆固始仲子佩玹舉于

鄕永城父老走會祠下植竿注旌大合樂以饗

之佩玹後用沙河令察廉除南京湖廣道監察

御史贈君如其官三世以循良顯所謂有作令

家譜者也往余待罪國史論次本朝忠良吏附

兩漢之後隆萬閒徐氏九思貞明令句容山隂

父子政迹茂異今又于左氏得永城扶溝何寥

寥也豈有如永初之詔所謂求之其勤得之至

寡者乎抑亦勸課風厲之德意未能及兩漢而

有司亦郵傳其官如所謂游光楊聲拜除如流

者乎循良之蔑聞此弊吏之無法而民生之不

幸也余故誌扶溝之墓詳載其法行他日以上

史舘君卒于萬曆巳未七月初九日享年六十

有五娶任氏繼室曹氏王氏皆贈孺人子三人

長珮瑋早夭次佩玹佩琰女二人適辛綿宗宋

篤忠孫男女九人佩琰與佩玹之子重光亦舉

于鄕而佩琰實來謁銘墓在某地之某阡君生

七歲母安安人卒哀毁如成人事繼母宋至孝

歷官受俸未奉母不敢先食喪至自扶溝母馮

棺哀慟絶而復蘇者三最君之生平蓋孝友忠

信篤實光輝之君子也銘曰

漢有良吏樂府流傳弦歌薦祀安陽亭西扶溝

勤死風愛郁然我銘幽竁國史考焉

  承事郞平樂縣知縣郭君墓誌銘

平樂在嶺表爲府治灕瀧險惡傜獞雜處官其

地者用漢法治人而用夷法自治睢盱瞶眊流

官之于土其相去者幾希錢塘郭君爲平樂令

大治攝修仁亦治政聲流聞而不幸以勞瘁卒

官萬里輿櫬天之困賢吏也亦用資格耶嗚呼

可悲也巳平樂民殺人商肆前前政巳得主名

復牽連坐羣商考問時震雷擊案者再君下車

悉縱舍之越人相告曰活羣商者雷公與郭公

也却羡餘斥贖鍰魚疏菜茹必平價而後取養

少弱惠鰥寡案治奸民猾吏奮髯抵凡越人服

其廉說其慈憚其彊是以大治而其御猺獞尤

有法修獞象猺相讎殺監司議用兵君曰夷鬬

我何與焉謹斥𠋫禁闌出而巳永福猺鬬峒中

倉皇告變魏潭至荔川數百里舉烽燧設塘報

一夕數驚君自修仁還撤兵罷戍慰父老趣歸

安枕竟不見一賊竟內晏然水桃村獞刼覲官

沒其田餉兵更沒他獞田俘其子以邀贖獞嘯

險拒命君曰田宜沒何贖不宜沒又可贖質子

何爲命罷遣之獞父子相率首服夷人安土重

舊畏官府文法吏利其賂贖重困之夷輒服毒

藥斷腸死迄君任夷無毒死者夫猺獞亦人耳

罰不止淸酒而贖必求倓錢侵擾迫脅馴至用

兵是豈知山襄毅之受敎于鄭牢者哉君之治

夷在西南可著爲絜令者也君諱一緯字維垣

其先陜西西安人勝國時始遷于杭祖諱世賢

封𠛬部主事父諱孝嘉靖乙未科進士貴州按

察使繼妻江安人生君君少負志節布衣勤學

江安人病革命婢以巾箱遺君君拜而受命旋

以獻其兄弗忍視也受易里中江生遂以易爲

大師天啓元年用易舉于鄕署桐廬敎諭以文

學禮義爲官崇禎八年九月卒享年五十有九

妻孫氏生三子代仕偁皆弟子員⺊葬于秦亭

山祖塋之傍而代來請銘余初入史舘得侍崇

仁吳公公曰闈中評文有惎予者曰是年長矣

應之曰老成人不可不惜又曰是將不登甲榜

曰得良乙榜亦可矣余得君於乙卷讀其論而

收之良亦此意自今觀之君之所就與甲榜壯

盛者未知孰多而余于崇仁所云亦可以無愧

也敘而識之亦以著前輩道義相朂之意云耳

銘曰

千章之木蔽于蒿萊我落其實而取其材材不

大試實則允食銘以昭之亦以志恤

  明故陜西鞏昌府通判錢君墓誌銘

鎭江有好學修行之君子曰錢君翊之以明經

起家爲山東萊州府膠州州同知遷陜西鞏昌

府通判以年至致仕講德譚道爲鄕先生凡十

餘年以卒其子玄以戸部郞中賀君烺之狀來

請銘於乎自宋以來儒者各唱師說以立門戸

謂之講學而姚江之良知爲最盛世之談良知

者其是與否吾不能知也以謂莫若反而徵諸

其人以其人爲質的而學術之是非較然矣君

少卽有志於問學聞良知之指有所契合會以

貢入南雍江西鄧文潔公楊端潔公皆官留

君摳衣兩公之門往復扣擊及其官膠州楊公

爲吏部侍郞檄致君銓曹署中是正所著書浹

歲而畢故所得於端潔者爲尤䆳君居官計口

食奉蕭然如老書生膠州有孟公堂宋蘇文忠

公遺跡也刻後𣏌菊賦於石陷置壁閒時時誦

之以自廣焉州有軍丁戸絶者臺使者欲勾補

之君奮筆署其牘曰有軍不淸官之疲也以民

代軍官之橫也臺使者怒甚卒不能奪君議然

亦竟以此知君鞏昌通判分駐西寧逼處土番

覈兵餉繕城堡戒嚴以待變而又請於監司貰

番酋就擒者以風動之諸番感讋卒以無事其

去官也惟載長安石刻十三經以歸顏其堂曰

石經峩冠𭰹衣與諸生端拜講貫老而不輟此

君之生平也君其有得於良知之𭰹者耶抑亦

扣擊于文潔端潔而不自有其少學耶抑其進

而求諸古人之學知而允蹈之而不復涉歷乎

近儒之門戸也然則世之講學者以君爲質的

焉其可矣君感端潔公之知遇晚年走數千里

漬酒墓下其在長安故丹徒令龎君時雍抗疏

忤權要交知縮頭莫敢問君獨送之國門執手

而别君之剛毅特立如此其所得于問學者要

不可誣也君之卒以天啓壬戌二月二十四日

年七十七配呂孺人先君十六年卒年六十一

孺人與君合德自學以至宦成篝火𪧐肉內外

斬斬子一人曰玄以某年某月葬君于丹徒縣

之黃漩合祔呂孺人塋銘曰

錢氏武王始開迹點𥳑扈蹕徙厥邑雲洲傳芳

弘祖業有子七人君奕奕樸學拙宦絶藻飾元

氣浩然返玄宅厥子辭賦美金璧後如有聞訊

玆石

  封監察御史謝府君墓誌銘

鄞縣謝府君諱一爵字君錫其先出晉太傅宋

丞相𭰹甫自台徙慈之香山再遷鄞之月湖祖

諱瑜考諱九臯世有壹行君以次子太僕寺少

卿三賔封陜西道監察御史以崇禎八年二月

廿四日卒年六十有四其配孺人周氏以是年

十月廿七日卒年六十有二三賔與其兄三階

弟三台三卿崇禎十三年某月甲子合葬君

夫婦于郡西翠山之陽三賔余門人也狀君之

行來乞銘掇其語爲銘曰

謝自太傅家於東中宋有丞相外屬後宮自台

徙鄞華胃遥遥柱史⺊宅食於契龜祖考載德

閟其芳塵長源洪柯三世乃振君少秀出及壯

砥礪枕籍書詩穿穴窒疑踔厲風發作爲文章

丹黃勘讎其書滿箱高冠長劒有志當世七制

三略藏弆腹笥行河救荒防邊禦虜如醫有方

如奕有譜隱而求志壯不逢年仲子長矣頭角

嶄然君曰三賔克繼我志我其巳哉係遯有憊

三賔爲令東海之隅告誡促數嚴于𥳑書爾爲

爾邑我爲我家如農有畔安知其佗耕則有鉏

刈則有筥朝齏暮鹽不以累汝嘉定之政吏畏

民懷察廉舉尤登於西臺孔賊狂猘𦧟登捁萊

 帝曰三賔女往視師君聞師命欷歔感發扣

其囊智以佐撻伐擐甲卽死獲醜乃還愧我老

矣不從行閒我師復登賊遯浮海 帝庸晉秩

以勞敵愾來歸飮御燕喜便蕃鐃歌鼓吹戎車

在門愷樂方獻䜛言孔興君曰何傷白璧靑蠅

世方小往我則大歸從容燕笑飭巾之時先甲

三日話言琅琅尅期揮手如旅俶裝惟君平生

崇智卑禮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愔愔吉人虚止

靜默簾閣帷燈凝塵蔽席花下閉關竹閒扄戸

東阡南陌杖屨可數旁摉博覽百家之書其尤

精者靑囊靑烏醫通國能葬識地脉活彼𥠖庶

妥我兆宅翠山之陽馬鬣牛眠君所相⺊今則

藏焉君生五男四爲食子五㓜而殤女嫁人士

諸孫競爽高門有慶賔子于宣克舉于鄉君之

子女皆出周氏維周淑愼作配甚似克共克儉

允孝允慈 制書褒美稱爲母師生而媲德死

則同穴松栢丸丸高墳石闕史傳壹行亦載列

女我儀圖之民鮮克舉梔貌蠟言流爲丹靑大

書𭰹刻慙彼幽扄述德纘言惟君有子庶無媿

辭訊于舊史舊史樸學質勝斯野掇其緖餘以

告來者

  曹府君墓誌銘

崇德曹廣舉崇禎庚辰進士歸而將葬其父乞

銘于舊史氏錢謙益曰廣之先世家歙之巖鎭

以貲雄里中吾祖逐什一行賈于淛樂崇德之

土風將⺊居焉吾父生于斯長于斯念先人之

遺志命吾兄弟母去此土也曹之定居崇德自

吾父始也吾父年十二卽代吾祖治家政有獄

訟于會城僮奴千餘指鴈鶩行列莫敢陜輸流

視市少年以殺人誣中表連染吾祖三年未白

往見錢塘令拂衣奮袖詞辨蠭涌令大悟立置

誣訟者于理吾祖自此得騎從出入閭里雍容

修長者之行矣吾父性行高邁口不道錢貨吾

祖歿執其手而語曰吾傳食伯仲閒獨久慁汝

吾病汝逾月不解帶良苦也有汝母私蓄千金

以償汝父頓首謝巳而瓜分之不忍私一錢也

爲邑令重客出富人以誣坐論死者其人數輦

金錢以謝拒弗與通桀黠奴以盜貲繫獄獄吏

來告彼得出必致死于公請爲公殺之父笑曰

吾豈以我它日之死易彼今日之生哉奴竟得

出吾父少讀書負經濟數踏省門視一第如拾

芥萬曆甲子以國子生試南畿故人有大獄親

知縮首莫敢過其門傾身爲之囊橐奔走盡氣

病大作弗克試而歸歸而數病遂不起吾父嘗

語曰南闈之役失一舉得一友所得奢矣嗚呼

豈知其幷以失身也哉吾父之才可以先人其

志與氣不能後于人而抑沒不自聊以死則天

也其殁也顧視妻子無可憐之色自述其生平

命筆志之壹似重有屬者不能舍然于身後其

可知也敢以請于夫子夫子其哀而銘之謙益

曰府君蓋孝友順祥𭰹中篤厚之君子也其行

巳也比於節其御物也近於俠要以仁心爲質

修業而息之至于子而發聞于後宜矣是宜銘

府君諱以成字玉汝祖祺父弘淮先世皆葬於

歙今⺊葬崇德府君之志也卒于崇禎甲戌

月十三日年僅四十有四娶程氏子五人序廣

度修來廡女子嫁仁和鄭錤葬以某年某月甲

子銘曰

君子五人序廣長成伯仲競爽廣先序鳴廣也

英玅翺翔上京明發不寐有懷嬛嬛銜哀述德

以乞斯銘我銘旣勒乃⺊佳城嶞山廻水叶彼

經營仁人孝子惟後之贏

  明故徐府君墓誌銘

太倉徐文任將葬其父母謁銘于其友太史氏

錢謙益曰吾先世望東海吾胄于國初之福孫

公後十代吾父也福孫公自長洲徙崑山籍茜

涇里弘治中割隷太倉州曰東漁公者吾曾祖

也曰南平公者吾祖也吾父性莊强子易有氣

略其接人煦煦口出氣恐傷物有不平則肆言

折之不畏彊禦其理家囊篋細碎無所遺漏緩

急叩門手提數百金如棄涕唾州有大凶烖及

力役鈎稽之事吾父急病耆事具有條法州人

頼之吾從祖御史公旣貴吾祖嘗嘆曰叔也能

大吾門雖然不如吾之有收子也御史歿遺孤

漂揺如鷇之未卵吾父曰先人有墜言矣必再

立叔氏傾貲竱力屢速于訟弗悔人咸謂吾父

能子謂吾祖能知子州多高門鼎貴吾父以國

子生入貲授光禄寺署丞終老其家州之人每

舉手相謂曰猶望徐公也萬曆三十八年吾父

歿年七十九又七年吾母終年八十五吾母大

原王氏也事君姑遇子婦皆有節法吾少多四

方之交吾母𪧐膏火治具至老不勌生子男三

人大任光祿寺署丞尹任蚤死文任則吾其㓜

也今爲國子生女子嫁顧文謨孫曾孫男女若

干人將以今年十一月合葬于某地之新阡葬

宜有銘吾子辱與文任游又于辭直而不華願

有刻也謙益曰今人眎友道如糞土獨文任堅

勇自憙以交友聞于人爲難能也雖然亦其父

母成之也文任有友曰西安方應祥字孟旋年

四十未有子府君命文任相眡婢之宜子者以

予應祥夫人躬庀裳衣具膏沭敎誡而遣之應

祥見于府君摳衣趨隅執子弟之禮府君歿拜

夫人于堂下夫人亦䦱門見焉謙益之友于文

任久矣敢不諾而銘諸東漁公諱忱南平公諱

整府君諱可久字復貞今年實萬曆四十七年

也銘曰

徐氏先世本自伯益十望其九載在史冊東海

僑郡播遷吳中必復其始羣支海東福孫之後

光祿廓之仁孝襲訓委祉來玆于德爾劬于家

爾贏匪家則贏惟後之成婁江滔滔幽室渠渠

隧道之石多于儲胥惟公有子謁文于友篆

銘章以告遠久

  漳浦劉府君合葬墓誌銘

漳浦劉履丁以諸生應辟召擢鬱林州知州將

歸葬其父母而謁銘于舊史氏曰履丁之先世

自光固徙莆田元未有尉漳浦者而家焉正德

甲戌曾大父友仁與從叔勳同舉進士勳以諫

南巡廷杖巡撫寧夏爲莆名卿而曾大父歷郡

守至叅政有聲跡劉於是乎始大大父諱祥鶮

爲諸生祭酒年八十猶踏省門試元配鄭無子

有二側室各生二子而先君與伯氏其母林也

先母黃氏其父郡守公理學鉅儒與從伯父國

徵介徵同鄕舉先母年十八歸于我先君二十

爲諸生含英浮華蔚有譽處先母習禮明詩閨

房之內朱黃硏席與刀尺錯互燈火靑熒儼然

士友也嫡母旣沒諸姑妯娌爭產速訟磨牙吮

血先君分甘讓肥所自予者皆寢丘之田西益

之宅先母無後言撫其子姪必先巳子賔祭冠

昏皆于我乎取先母無難色先君晚而習靜好

江門餘干之學焚香盥靧梯几簾閣凝塵蔽榻

雙趺隱然先母儉樸靜好華髪相莊四十年如

一日先君卽世家廟綽楔不能保一畝之宮揮

千金復之如棄涕唾人咸以爲丈夫女也先君

居嘗目二子曰癸也食子丁也收子癸之所不

可知者年也先母授二子書瀾翻成誦乃令就

塾每誦衞詩先君之思以朂寡人未嘗不流涕

覆靣也先君歿七年而癸補弟子員又六年而

丁始應省試先母歿九年而丁應詔得授一官

今將以某年某月葬先父母于某地之阡風停

樹靜有懷二人養生送死無可爲者矣丁聞之

石齋黃夫子惟夫子之言質而不華可以信于

後願有述也余曰子之夫子吾執友也古之爲

文者必有所徵余之知履丁以其師知履丁之

父母以其子可謂有徵矣其忍不銘銘曰

劉氏二徵始有聞唯君金友儷玉昆厥配媲德

昏孔云萬曆壬子君歸神四十七齡生不辰距

生嘉靖唯丙寅後十九年配亦湮六十始壽加

三春三男子子癸丁辛癸也早喪二子在二女

如玉達孚尹朱孝林節播鬱芬丁也筮仕蒼梧

濵立堂石闕崇高墳鬱林廉石比貞珉大書𭰹

刻鐫斯文

 嘉定張君墓誌銘

崇禎六年十二月嘉定張鴻磐合葬其父母於

南翔龔家浜之新阡泣而乞銘於余曰鴻磐之

先世自祥符徙松江國初居南翔嘉靖中有名

任者起家官開府而其從弟以軍功授陘陽驛

丞以卑官自著稱者吾祖也吾父少自力於學

橫經籍書寒抄暑講踏省門五六不得一舉授

徒百里外歲時覲省自傷貧而違親未嘗不泣

下也以膏腴讓昆弟退而居於槎浦荒江白葦

老屋數閒二親之腆洗不乏而朋好之過從有

餘歡者恃有吾母也吾父殁鴻磐生十齡後二

十年爲天啓甲子吾母亦殁吾母之生於世視

吾父稍贏送往事居艱苦萬狀凡以終吾父之

事也鴻磐長矣而困於諸生吾母殁又數年而

尚無以葬是以痛不思生而又病不敢死也癸

酉之冬慬而襄事爲之側席而坐佽助窀穸之

役者同里侯豫瞻大梁張子襄也以鴻磐之不

肖親死不能葬而又忍死而乞銘于夫子其不

獨以昭吾親且不沒吾之所以葬吾親者也夫

子其謂我何余曰子之父有高才而無貴仕子

之母有令德而無厚祿子之乞銘以昭之宜也

若子之葬其親則又何媿夫潔身修行不辱其

親此南陔之孝子所有事也若夫顯融富貴時

至而起則天也記不云乎斂手足形懸棺而封

其誰有非之者哉繇此觀之世之生榮死哀傾

動流俗而其爲聖賢之所非者必多矣子又何

媿古之孝子祭其親也則必求仁者之粟祭如

是葬其可知也豫瞻子襄今之有名行人也其

助子之葬也斯亦可謂仁者之粟矣乞銘以昭

其親又不沒其親之所以葬詩有之孝子不匱

永錫爾𩔖子與二子交相錫也法皆宜銘張君

諱承寵字君貺享年四十有九妻王氏享年六

十有八男一人鴻磐娶李氏女一人嫁嚴某銘

藏之固刻之𭰹斯之謂不朽不義而富且貴鑿

桓氏之槨而題原氏之阡於吾親何有也嗚呼

日月有時吾亦將渴而葬其母矣

牧齋初學集卷第五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