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初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十四 牧齋初學集 卷第八十五
清 錢謙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崇禎癸未刊本
卷第八十六

牧齋初學集卷第八十五

 題跋三

  跋宋版左傳

宋建安余仁仲挍刋左傳故少保嚴文靖公所

藏其少子中翰道普見贈者脫落圖說竝隱公

至閔公五卷昭公二十一卷至二十四卷却以

建安江氏本補足𥿄墨差殊每一繙閱輒摩娑

歎息今年賈人以殘闕本五冊來售恰是原本

失去者卷尾老僧印記亦復宛然此書藏文靖

家可六十年其歸於我亦二十年矣其脫落在

未歸文靖之前不知又幾何年也不圖一旦頓

還舊觀羽陵之蠧復完河東之亡再覯魯國之

玊雷氏之劒豈足道哉此等書古香靈異在在

處處定有神物䕶持守者觀者皆勿漫視之崇

禎辛未七月曝書日跋

  跋前後漢書

趙文敏家藏前後漢書爲宋槧本之冠前有文

敏公小像太倉王司寇得之吳中陸太宰家余

以千金從徽人贖出藏弆二十餘年今年鬻之

於四明謝象三床頭黃金盡生平第一殺風景

事也此書去我之日殊難爲懷李後主去國聽

敎坊雜曲揮淚對宮娥一叚悽凉景色約略相

似癸未中秋日書于半野堂

  又

京山李維柱字本石本寧先生之弟也書法橅

顏魯公嘗語余若得趙文敏家漢書每日焚香

禮拜死則當以殉葬余𭰹媿其言

  跋坡書陶淵明集

北宋刻淵明集十卷文休承定爲東坡書雖未

見題識然書法雄秀絶似司馬溫公墓碑其出

坡手無疑鏤版精好精華蒼老之氣澟然於行

墨之閒眞希世之寶也西蜀雷羽津見之云當

是老坡在惠州徧和陶詩日所書吾以爲筆勢

遒勁似非三錢雞毛筆所辦古人讀書多手鈔

坡書如淵明集者何限但未能盡傳耳先生才

大如海不復以斗石較量其虛懷好古專勤篤

摰如此吾輩無升合之才慵墮玩愒空蝗梁𮮐

讀古人書未終卷欠申思睡那能繕寫成帙每

一繙閱輒興不殖將落之嘆未嘗不汗下如漿

也癸未夏日書於優曇室中

  跋張司業詩集

唐新書韓愈傳後示張籍和州烏江人番陽湯

中据退之張中丞傳後序稱吳郡張籍及司業

寄蘇州白使君云登第早年同座主題詩今日

是州民知司業爲呉人後嘗居和故唐史誤以

爲和人也同時張洎亦曰蘇州吳人此本多古

詩十數首學仙董公二詩樂天所稱可上諷人

主下誨藩臣者亦具載焉較它本爲完善

  跋東坡志林

馬氏經籍考東坡手澤三卷陳氏以爲卽俗本

大全中所謂志林也今志林十三篇載東坡後

集者皆辨論史傳大事世所傳志林則皆璅言

小錄雜取公集外記事跋尾之𩔖捃拾成書而

譌僞者亦闌入焉公北歸與鄭靖老書云志林

竟未成但草得書傳十三卷則知十三篇者蓋

公未成之書而世所傳志林者繆也宋人編公

外集盡去志林詩話標目人之雜著巾最爲有

見近代所刻𬽦池筆記志林之𩔖皆叢雜不足

存也

  跋東坡先生詩集

吳興施𪧐武子增補其父司諫所注東坡詩而

陸務觀爲之序務觀序題嘉泰二年是書刻於

嘉定六年又十二年而後出故其考證人物援

据時事視他注爲可觀然如務觀所與范致能

往復云云不知果無憾否詩以記年爲次又附

和陶一卷坡詩盡於此矣讀者宜辨之

  跋渭南文集

先輩題跋書畫多云某年月日某人觀陸放翁

跋所讀書但記勘對裝潢歲月寥寥數言亦載

集中蓋古人讀書多立言愼於古人著作非果

援據該博商訂詳審不敢輕著一語亦文章之

體要當如此也今人於法書名畵强作解事蟬

連滿𥿄必不肯單題姓名坊閒槧本不問何書

必有跋尾附贅其後如塗鴉結蚓漫漶不可了

試一閱之支離剽剝千補百綴天吳紫鳳顚倒

裋褐窮子爲他家數寶人皆知其無看囊一錢

耳偶讀渭南文集聊書之以爲戒

  書東都事略後

河南王損仲數爲余言東都事略于宋史家爲

優長安呂少卿家有鈔本遂假借繕寫天啓三

年春繇濟上放舟南下日讀數卷凡半月而畢

余觀作者之意可謂專勤矣貫穿一百六十餘

年爲北宋一代之史以事在本朝故孫而稱事

略云爾其書𥳑質有體要視新史不啻過之本

紀載詔制之辭與朱勔傳載華陽宮記之𩔖尤

爲有識信損仲之知言也本紀最佳列傳佳者

幾十之五亦多錯互可議世有歐陽公筆削宋

事以附五代史記之後則是書亦宋史之世本

外傳也嗚呼余安得而見之哉損仲博聞强記

刪定宋史巳有成書以其言考之殆必有可觀

者是年二月十四日丹陽道中書

  跋宋版文𫟍英華

文𫟍英華文選以後文章之淵藪也閩本苦多

譌闕莫可是正曹野臣爲余言王戸部岕庵有

宋刻殘本七十冊購得之廟市者屬野臣借閱

岕庵欣然見授得縱觀者匝月諺云借書一瓻

還書一瓻宋葛文康公好借書嘗以酒劵從尚

公輔假太平御覽詩在丹陽集中詞林至今以

爲美談余次韻答岕庵詩有酒券賖文籍之句

蓋謂此也長安酒貴余無從貰一鴟又無酒劵

可以當假許之璧余比于文康爲幸而岕庵之

勝公輔遠矣遂題而歸之他日亦可作吾兩人

故事也

  跋劉原博草窻集

此故太醫院吏目原博劉先生諱溥之集也余

七世祖竹𭰹府君諱洪字理平景泰中以國難

輸馬于朝得賜章服其南還也朝士多賦詩寵

行先生詩爲壓卷今載草窻集第八卷中先生

爲景泰十才子之冠土木之難奉使邊塞作爲

詩歌感激悲壯有塞鴈南旋又北旋 上皇消

息轉茫然之句朝士皆爲流涕讀先生之詩者

苟有忠君愛國之心斯可以興矣况有先世遺

文在乎吾子孫其寳藏之天啓元年六月籛後

人謙益謹書

  跋湯公讓東谷遺藁

吾七世祖竹𭰹府君節俠有文于時名人如晏

鐸振之聶大年壽卿方榮華伯劉溥原博皆定

文字交而於湯胤勣公讓爲尤𭰹今東谷遺藁

所載永福庵記奚浦觀音堂碑爲府君祖父作

也振德堂記鐵券歌爲府君兄弟作也平軒記

竹𭰹堂水月舫詩賦爲府君作也公讓爲東甌

襄武王諸孫嘗大署其廳事曰片言曾折虜一

飯不忘君力戰死虜之後題詩驛壁詞翰凜然

而其生平傾倒于吾祖若此此可以知吾先德

矣公讓在景泰十才子名亞劉原博故以東谷

遺藁次草窻集合爲裝橫幷錄家乗中詩文遺

藁所未載者以備吾家之故云天啓四年六月

籛後人謙益謹書

  跋顏魯公自書誥

魯公以精忠大節不容於本朝元載旣誅又爲

楊炎所惡代宗山陵畢授光祿大夫太子少師

依舊爲禮儀使此告云建中元年八月廿八日

下是也舊書以謂外示崇寵實去其權明年盧

𣏌尤忌之改太子太師幷罷其使又明年而有

許州之行君子之不能勝小人與小人之善禍

君子若此德宗號英主受炎𣏌輩牢籠若出手

掌何也此告流傳至今雖悍夫弱女見之皆知

改容歛手然當日之事回環思之猶可爲感激

流涕也崇禎四年八月廿八日謙益拜觀謹跋

  記清明上河圖卷

嘉禾譚梁生携淸明上河圖過長安邸中云此

張擇端眞本也卷首有五言律詩一首題云賜

錢貴妃下有內府珍圖之印又有淸明上河圖

五字卷尾有天輔五年辛丑三月十日觀十一

字按金太祖天輔五年辛丑卽宋徽宗宣和三

年也若宋人題此則不應以天輔記年若金人

所題則當是時阿骨打繼楊割而起方與遼日

尋干戈其所謂文臣僅楊朴高慶裔高隨等三

四人蓽路藍縷何睱拈弄文墨宋雖與金通問

馬政趙良嗣輩國書信使浮海往還皆講論夾

攻割地之事此卷何以得入金源而有天輔五

年之題識耶靖康二年少帝在靑城金人盡索

法服玉冊五輅九鼎之屬及國子監書版三館

祕閣四部書太嘗禮物大成樂舞明堂大內圖

以至乗輿服御珍玩之物輦致軍前此卷或因

以入虜則題識當在天會以後不當在天輔也

大梁岳璿跋尾謂淸明上河圖五字爲宋道君

書而定以爲道君之書金主之印殊未可信或

云五言詩蓋金章宗之作尤非也章宗所幸李

元妃性慧黠知文義卽陳剛中所咏李妃粧臺

者章宗何以不賜李而賜錢金史所載章宗諸

妃亦無錢姓此卷向在李長沙家流傳吳中卒

爲袁州所鈎致袁州籍沒後巳歸御府今何自

復流傳人閒書之以求正于博雅君子天啓二

年壬戍五月晦日

  題詹希元楷書千文

中書舎人新安詹希元以書法著于國初嘗楷

書千文字大如手掌好事者摹刻行世嘗侍劉

君濳熈所藏弆是也希元之後爲永嘉姜立綱

輩後生習書者皆賤𥳑之以爲佐史之筆幾用

以蠟車覆瓿余則以爲希元之書遒勁整栗視

近代名家反爲勝之妄庸之徒目無古人往往

竄叔重之解字詆羲之爲俗書於詹姜乎何有

繇君子觀之譌謬成種迷妄相仍書學亡而書

法亦弊曾不如詹姜佐史之筆猶庶幾乎六書

之蝝特分隷之蜾蠃也立乎今日以指國初制

度文章莫不有高曾規矩之歎豈獨翰墨一小

技哉後漢宦者汝陽李巡白靈帝與諸儒共刻

五經文於石于是詔蔡邕等正其文字自後五

經一定熹平之刻石經儒林傳之以爲美譚而

不知其原本於巡也劉君博學多覽精硏六書

表章希元之書爲後生楷則其亦有汝陽之志

乎嗚呼世之學士大夫亦可以勸矣

  書中書科書卷後

今人書法多塗雅結蚓又每自書所爲詩文往

往如鳥言鬼語使人展卷茫然不可别識昔人

詩云醉來黑漆屛風上草寫盧仝月蝕詩良可

一笑也此卷皆宣政閒書史之筆遒謹可觀且

所書皆古人詩文偶一展玩如人當裸裎同浴

時忽見摳衣整冠者不覺爲灑然變色易容於

乎此亦可以觀世矣

  跋董玄宰與馮開之尺牘

馮祭酒開之先生得王右丞江山霽雪圖藏弆

快雪堂爲生平鑒賞之冠董玄宰在史舘詒書

借閱祭酒於三千里外椷寄經年而後歸祭酒

之孫硏祥以玄宰借盡手書裝漢成冊而屬余

志之 神宗時海內承平士大夫廻翔舘閣以

文章翰墨相娛樂牙籤玉軸希有難得之物一

夫懷挾提挈負之而趨往復四千里如堂過庭

九州道路無犲虎遠行不勞吉日出嗚呼此豈

獨詞林之嘉話藝苑之美譚哉祭酒歿此卷爲

新安富人購去煙雲筆墨墮落銅山錢庫中三

十餘年余游黃山始贖而出之如豐城神物一

旦出於獄底二公有靈當爲此卷一鼓掌也

 跋董玄宰書少陵詩卷

陶仲璞守寶慶强項執法獲罪岷藩罷官還滇

南舟中無長物惟董宗伯所書少陵詩一卷是

其生平所寶愛者藏弆篋衍出入懷袖鬱林太

守以廉石壓載以此方之彼爲笨伯矣宋人有

渡江遇風者悉索舟中寶玩𢌿之風益急最後

以黃魯直書扇投之立止江神故具眼如此其

視此卷安知不實重於南金大貝乎仲璞其善

藏之

  題長蘅畵

長蘅每語余精舍輕舟晴窻淨几看孟陽吟詩

作畵此吾生平第一快事也余笑曰吾却有二

快兼看兄與孟陽耳長蘅沒後七年從昭彥見

此幅爲之慨然遂題數語使後之觀者不獨賞

繪事之妙亦知其虛懷好善不自以爲能事眞

有前輩風流也乙亥新秋日題

  題劉媛𦘕大士冊子

吳道子畵佛昔人以爲神授今觀劉媛所畵大

士豈亦所謂夢作飛仙覺來落筆者耶沈生乃

得此嘉耦豈非宿緣萼綠華降羊權南岳夫人

曰冥期數感亦有偶對之名耳東坡云羊生得

妻如得風握手一笑未爲辱殆謂沈生夫婦也

  跋一笑散

此書傳自秦酉巖氏秦疑爲康滸西之筆余則

定爲章丘李中𪋤以所載沉醉東風有傳自吾

章弭少庵之語且熊南沙王遵巖唐荆川陳后

岡皆中𪋤之友與滸西不相及也家有中𪋤閒

居集貯書樓壁角中發而觀之中𪋤歸田後專

肆力於詞自製六院本總名之曰一笑散此書

之所繇名也其自序以謂無他長獨長於詞遠

交王渼陂近交袁西野足以資而忘世樂而忘

老故此書稱渼陂西野爲多又曰借此以坐消

歲月暗老豪傑嗚呼其尤可感也何季公者酉

巖之友讀書好古人也亦手鈔此書余從其孫

士龍借看題其後而歸之辛已良月望日記

  題徐陽初小令

里中徐生陽初屬其族子于王以所著小令示

余余方攤書病臥客有善謳者使之按節而歌

歌竟病霍然良巳蓋余方有幽憂之疾欷歔煩

酲而陽初詞多嗚咽感盪如雄風之襲虛牝宜

其能愈我疾也陽初博學能詩妙解宮商工於

塡詞度曲所製紅梨花院本窮日落月身自敎

演高則誠作琵琶記歌詠則口吐涎沬不絶按

節拍則脚點樓板皆穿陽初庶幾似之詞曲雖

小道求其淸新華豔負歌山曲海之名亦豈易

言哉昔人言關漢卿雜劇可繼離騷漢卿仕元

爲太醫院尹一散吏耳馬致遠爲江淛行省屬

張小山以路吏轉首領官鄭德輝杭州小吏宮

大用釣臺山長元時中外雄要之職皆其國人

爲之中州人每每沈抑簿書老於布素窮困不

得志其詞曲獨絶於後世陽初秦川貴公子連

蹇坎軻故能以詞曲顯于王亦恨人也與陽初

獨𭰹吾益以此知陽初矣

  題程孝直印籍

私印之作獨盛於元吾子行三十五舉言之最

詳而趙子昻陸友仁輩靡不究心於此蓋印文

雖一藝實原本於六書六書之學自非上窺六

經下窮小學其有能貫穿者鮮矣吉日之題岐

陽之鼓仲山甫之鼎以至於歐陽永叔趙明誠

之所錄洪景伯之所釋朱伯原之所編苟不薈

蕞而通醳之則下上千古其能免於駁亂混淆

者亦鮮矣然則非博雅君子𭰹思而好古者印

文亦胡可輕議哉吾友嘉定程孟陽有子曰士

顓字孝直善擘窠大書且志篆籕之學以所摹

印章見眡余觀世之篆刻者人自爲譜幾如牛

毛喜孝直之有志於此而又欲其進而之古學

吾趙之學而不以一藝自小也故書此以告之

  跋朱水部誥命墨刻

唐徐浩所書朱巨川告余曾見之於長安蓋唐

人最重告命往往令攻書者爲之開元中加皇

子榮王巳下官詔宰相張九齡裴耀卿李林甫

朝士蕭嵩等十二人就集賢院人書一通以進

而顏魯公所受誥及父贈誥皆公自書浩爲肅

宗中書舍人當時以謂遣辭贍敏而書法至精

故足寶也吾同門友朱水部恭遇 兩朝霈恩

三受寵命皆出翰苑鉅筆而最後則吾師高陽

公之辭也水部隆重其事乞董學士玄宰書之

而斲石以傳於後余不知學士書法於季海何

如第巨川告辭寥寥𥳑質而水部所得則極鋪

張揚厲之致此亦古今文章之流别也余承之

當制者幾二載竊歎於斯久矣承水部之命漫

書於跋尾

  書黃宮允石齋所作劉招後

古人之文未有無爲而作者無爲而作雖作而

不傳傳而不久不作可也余少時讀蘇子繇三

宗漢昭帝論忽易其文詞竊疑呂成公不當錄

之於文鑑巳而𭰹考之子繇爲此論當哲宗初

元之時人主方冨於春秋冀其學道愛身祈天

永命而託論於三宗昭帝憂𭰹慮遠古之大臣

獻金鑑而箴丹扆者殆未有以過此吾以此益

信古人之文斷無無爲而作者而少輕於持

論爲可愧也漳浦劉漁仲挾筴游吳經年未歸

黃宮允石齋作劉招以招之其文倣大招招䰟

而其纏綿惻愴起興於朋友而託諭於君臣之

閒則亦屈宋之遺也今之名能文章者多矣如

宮允之斯文吾以爲古之有爲而作作而傳傳

而可久者也崇禎九年三月嘗熟錢謙益書其

  跋練君豫中丞詩卷

余屛廢家居君豫開府秦中逢人輒問余起居

且有知巳之言余入請室訪君豫舊游壁閒殘

墨如盤蝸結蚓漫漶煤土中每低徊拂拭不忍

置周淮安君豫之鄕人也出其中南詩卷示余

是時秦寇未憖羽書旁午乃爲中南三日游從

容賦詩亦所謂好以暇以衆整者乎當國者借

疆事鈎黨君豫檻車急徵而秦寇益蔓延不可

爲讀此詩尤可以三歎也君豫荷戈瘴鄕其老

謀壯事具在一旦起行閒爲 天子汛掃螘賊

凱旋入秦賦詩志喜有如韓退之所云日射潼

關四扇開者當竝此詩刻石流傳人閒余尚能

泚筆以和之

  題張子建奇游草

唐人論詩每云工於五言五言工不必問七言

也今體工不必問樂府古詩也今人篇什自賦

騷樂府以下無不臚列如五都列肆貨物充牣

過而問之無可著眼者災木費𥿄良可一笑涇

上張建元字子建以詩示余余苦愛其五言今

體如云煙香歸草霽日隱貸松凉蓂落催游子

花殘失故人石香浮露氣松影落溪聲魚龍爭

積氣天地避朝㬢空江聞鴈劇疎樹領秋多淸

新𭰹穩有言外之味置之劉文房司空表聖集

中殆不可辨子建勉之𭰹造自得他日稱五言

長城亦可矣兼工而不足固不若專詣而有餘

今人之不及古人此亦其一端也

  題項君禹鴈字詩

鴈字詩唱於楚人龍君御袁中郞小修海內屬

和者溢囊盈帙其在吾吳則嘉定唐叔達爲最

工叔達之詩不拘拘於模擬比物連𩔖縱橫絡

繹標舉於意象之外而求工者反失焉余嘗語

程孟陽叔達之詩亦詩中之鴈字也孟陽以爲

知言檇李項君禹亦爲鴈字詩意象開拓約略

如叔達而薈蕞百家穿穴瑣碎殆有加焉詩家

之稱詠物者如鄭谷之鷓鴣袁凱之白燕皆七

言五韻而止若夫極命庶物原本篆籕衍造化

之生機扶文人之靈府未有如近日鴈字之盛

者也君禹詩固當孤行於世盍亦悉索同調都

爲一集爲鴈字之瑶林玉海乎君禹笑曰吾與

秋潭老人於折脚鐺邊拈鴈字詩作沒意味話

鴈過長空影留寒水無作延津刻舟人爲老人

所笑也

  又題項孔彰鴈字詩

詩而至於詠物詠物而至於鴈字此詩中之詩

畵中之畵也鴈字詩唱於楚中秋舷老衲與檇

李諸君更相詶和卷軸麄於牛腰而孔彰詩後

出而彌工吾觀孔彰畵後招隱圖蒼茫薈蔚備

極山川林𪋤晴雨晦明之妙發之於詩氣韻生

動傳模移寫使人徘徊吟咀如度鴈門遵衡陽

親見其飛翔行列縈廻於楮墨之閒也古人詩

畵無取於多袁海叟白燕詩月明雪滿二語三

百年詞人不能及其髣髴郭忠恕之畵最爲寶

重者山亭一角遠山數峯而巳詩耶畵耶詩中

之詩畵中之畵耶微孔彰吾誰與言之癸未正

  題張日永詩草

樂淸張日永渡江應省試裹十日糧徒步訪余

虞山且將游福山觀大海望狼五山而還余甚

壯之吾邑僻陋在東海之隅在昔名賢東游吳

會者未嘗過而問焉然吾觀杜之壯游曰東下

姑蘇臺巳具游海航到今有遺恨不得窮扶桑

安知其不嘗問渡於斯望涯而反歟文文山自

眞州浮海而歸亦取道於此有詩在指南集中

張吳之季陳敬初海道出師之詩甚夥卽九四

入吳故道也日永舟中讀文山希古之集爲詩

以弔之愾然有曠世之思今之觀海而還也望

洋擊檝弔古悲歌志節當益豪詩當益壯安知

不爲少陵之壯游乎

  題李長蘅書劉賓客詩冊

壬申秋夜夢與長蘅遇於濠淮閒隔船窻相語

顧視舟中筆床硯屛位置楚楚同遊三人幅巾

道衣皆有韻致余問長蘅兄今筆墨之債約略

尚如生前乎長蘅曰甚苦今早正受人刺促𥿄

燥筆枯心癢癢不耐故出遊耳觀其意思洒落

故知不墮鬼趣却未知所與同游者爲何人也

樂天哭夢得詩云賢豪雖没精靈在此語信然

偶閱長蘅所書夢得詩冊漫記于此嘉平九日

書于榮木樓之殘雪下










牧齋初學集卷第八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