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初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三 牧齋初學集 卷第六十四
清 錢謙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崇禎癸未刊本
卷第六十五

牧齋初學集卷第六十四

 神道碑銘三

  通議大夫兵部右侍郞兼都察院右僉都

  御史贈副都御史梅公神道碑銘

神宗皇帝在位二十年文武恬熙北虜貢市邊

塞人不知兵壬辰春二月寧夏鎭將哱拜子承

恩劉東暘等殺巡撫党馨據城以叛攻下四十

餘堡許朝土文秀辮髮胡服分道勾虜虜數犯

玉泉花馬閒約五六月大舉應賊中朝大震議

緩師招撫以茍不用兵爲貴梅公爲監察御史

昌言於朝以謂賊勢已成畜謀已久遷延一日

則禍𭰹一日外勾大虜內引叛人聲勢愈大風

聞愈遠脇從愈衆人心愈疑爲今之計非力勦

無以定禍亂非詔赦無以擕黨與非特遣無以

重事權非破格無以庸豪傑非便宜無以中事

機非重賞無以作士氣寧遠伯李成梁父子威

名素著諸子家丁驍勇慣戰賊降夷雜種出入

邊徼心輕中國獨憚李氏耳請以西事委成梁

擇文臣知兵者監其軍天威旣臨不敢四出魚

游釡中勢必自亂附近營路恃以無恐他方觀

望憚而自戢失此不圖吾不知其所終也 神

廟𭰹以爲然朝議方憚兵又憂李氏䟦扈不宜

假以兵柄衆懼恟恟給事中王德完惶遽自列

曰臣所謂收錄豪傑非爲李氏也異時有變幾

得無連坐公歎曰人臣謀國不忠一至於此乎

復抗䟽極論中朝果疑李氏當在遼東握兵之

時不在廢閑罷鎭之日李氏卽有異志亦在危

疑不安之時不在 明主洞察之後伏望 陛

下斷自宸𠂻可疑卽别爲調遣可信卽立加委

任臣願與成梁馳赴寧夏同心討賊賊知歸命

則臣爲 陛下之使奉揚恩赦以安反側負固

不服則臣爲 陛下之將披堅執銳爲士卒先

事平之日臣與成梁卽日還朝止求自明不敢

言功若其不捷軍法具在不敢以臣之罪貽累

他人也 上以成梁老姑徐行命公監如松軍

以往公初謂總督魏學曾遲頓玩寇意殊薄之

繇紅山渡河不與相見久之乃知其忠誠爲國

傾心相信誓以其死甘肅巡撫葉夣熊自請討

賊駐師靈州思掩學曾功代其位而忌其倚公

以辦賊也飛謀釣謗閒阻百出公旣受事而西

事益難言矣六月公自領精騎二百與如松分

兩軍壓城而陣公跨馬督戰飛礮碎從騎弗爲

動諸將咸顧望不力焚南樓取火箭弗應城中

射帖約內應匿弗報賊磔之城上公憤盈上疏

自劾言諸將用兵不及見戯從前報功盡屬欺

罔臣身先士卒激使僇力同心以報 陛下不

能恊和反致疑忌事至此臣不得不言臣有言

人不得不恨請下臣於理若秋冬閒西事不大

壞卽斬臣都市以爲欺罔之戒 上已先入夢

熊蜚語得公疏震怒逮問學曾遂以夢熊代非

公疏指也夢熊旣得代忌公滋甚監軍權輕無

賜劒又奉屢㫖申誡侵越公以忠赤風勵將士

以敢死率先行陣以老謀指授方略以誠心感

動擕貳以機權籠駕狙詐諸將始而狎中而畏

旣而感激踴躍願爲公死夢熊見公豁達推置

亦少安之旋而受縧鏇於公公所畫制賊之䇿

三曰絶勾虜曰擕脇從曰用水攻至是而其局

大定鎭城三靣阻水壅其北而泱之賊將安往

賊不能突出虜不能闌入是我以堤爲長圍也

七月堤成凡千七百餘丈決水灌城城東西崩

各百餘丈賊守陴者皆哭徉乞降堅守以待虜

虜數萬騎從李剛堡渡河去鎭城三十里公夜

舉火趣李如樟邀擊如松尾之遲明兩軍夾擊

虜大敗繞賀闌山遁去用木筏衝城竽虜首以

示之曰此而所勾著力兔也賊絶望虜至梯城

而下願見梅監軍靣陳歸順拜承恩東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及濠

望拜而去許朝躍刃踰濠如將及公壯士張進

朝欲前公眣止之披襟而與之語朝逡巡納刃

屈脚下拜城上下礮石熖天鼓角殷地公神觀

安閑進止自如咸咋指歎曰梅監軍眞天人也

八月八日夜二鼓三人縋城來告賊以重陽入

大城置酒南城可得也諸將莫敢信公曰往我

任之及城諸將讓登總兵牛秉忠年七十賈勇

而上公緣梯大呼老將軍先登矣乃畢登降人

殺守者血流活活有聲公踞坐血醟中籍記功

次傳呼止殺男女然燈夾拜讙呼再生南城下

賊據大城以守諜知賊黨擕貳遣南關民李登

往閒哱氏殺劉許自贖會劉東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先疑土文秀

僞病誘殺之承恩殺許朝畢邪氣幷殺東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中解甲焚香以迎王師十六日整師而入不僇

一人或說公盍殺降人以應封率公曰事定矣

妄殺何爲馘劉許俘拜承恩以獻闕下括賊帑

以補軍興籍降丁以實營伍此吾所以蕆西事

而報 天子也夢熊聞之乃自靈州馳至封賜

劒下令盡誅降者承恩方從公出獵遂就縛拜

闔室自焚軍士大掠骸骨撑柱金帛狼籍道路

公卽日襆被就道題詩驛亭長謡歎息而已東

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朝首級皆燬夢熊將函他首以獻使人示意

於公公曰有一首可代其人喜而問公笑指其

頭曰此是也遂不敢言公入朝據實奏報曰諸

將可以欺臣臣不可以欺 陛下也朝右皆右

夢熊以首功論公陞太僕寺少卿遇邊撫推用

䕃一子錦衣百戸而諸將士從公效死力者多

不得叙嗟乎西夏之事難言也督師駐二百里

外置酒高會遥制成敗監軍身在城下腰刀袴

褶親受矢石成則督師總其功敗則監軍專其

罪無閫外之事權有朝右之謡諑左枝右梧前

顧後視不察睨眴不動聲氣陽就其籠挫陰隳

其機牙王誅以成國體以全斯爲難之難矣明

㫖戒侵越也公奏疏曰人之侵權必有所爲或

爲貪功或爲尊大或爲受享以臣爲貪功事定

之日首叙督撫次及大將次及行閒之人監

之官卽自居其功欲何爲耶以臣爲尊大臣與

士卒爲伍倉卒聞警躍馬疾馳將領效力則下

拜而謝之士卒有謀則執手而問之可謂之好

尊耶以臣爲受享日夕餔糜自買柴菜居處營

中累土爲榻以蒲代瓦風雨時至擁氊自蔽木

版爲几案瓦盆爲頮器夜無然燭引燎自炤可

謂之受享耶臣所以奮不顧身甘冐賊鋒者蓋

見人情時勢之難寧死於賊以明報主之心不

死於讒反爲任事之戒臣之微軀誠何足惜恐

豪傑之士見臣受禍皆懐明哲之思沮効用之

氣非所以風示天下弘濟艱難也賊平之後抗

疏爲舊督臣伸雪曰攘其位掩其功又欲殺其

身乎吾願與魏同罪不願與葉同功不然他日

何以見魯衛之士乎南城之役與將士緣梯蹴

踏右手傷大指血沁佩玦酒閒慷慨循玦而歎

幸哉七尺無恙其不爲此指者幾希矣公之辭

恩廕曰角巾歸里口不言功使天下後世知臣

一念朴忠非有所爲則臣榮多矣公以一指視

一身以一身許君父雖通侯胙土視之如浮雲

而貪功攘善之徒顧欲以腐鼠嚇之不巳遠乎

西事甫竣我師有東征之役兵絓禍結首尾七

年而西陲晏然我得以一意東略公之功於是

爲多 天子心知公能有意大用明年陞都察

院右僉都御史巡撫大同又五年陞兵部右侍

郞總督宣府大同山西三鎭又三年以父喪解

任歸未起而卒故吾謂萬曆中龎臣碩輔膚公

扞城之臣以公爲首而公之得以成功者以

神宗之明知之蚤而任之力也公諱國楨字克

生湖廣麻城人大父諱吉弘治癸未進士爲惠

州太守有惠政夫婦皆百歲父諱汝觀母陳氏

生六子兩世皆以公貴贈兵部右侍郞妣皆淑

人公生四歲雄傑異凡兒十四補博士弟子二

十六而舉於鄕再試落第挈家居長安長安中

戚里豪貴都市輕俠鄒魯文學燕趙竒節一旦

盡出公下閒拉𪧐將健兒遨戲近畿貰酒呼盧

走馬角射衩衣短褏長髥巨鼻望之如羽人劒

客識者以爲郭元振張詠之儔也癸未與仲弟

國樓同中進士國樓選爲庶吉士公知順天之

固安縣刋落敎條蠲除贖鍰闊略𥳑便務得民

和中官操豚蹄餉公請徵責於民公懽然烹豚

置酒曰今日爲公了此中官大喜睋而牒追民

至公奮髥怒罵趣鬻妻償貴人債出今日死杖

下矣中官益喜少選戒吏僞遣人持金買民妻

追與偕入公持金付中官叱僞買者挾婦去民

夫婦不知也哀慟訣别中官亦慟不願得金公

固不可曰小民償責誰不鬻妻子顧可令貴人

折閱耶叱去益力中官與民夫婦叅立悲咽卒

毁劵而去其御輦轂貴人多所操縱捭闔不名

一端其大都如此公之母臥病國樓邸舍公自

固安跨馬入省鄕人固止之公流涕曰吾豈以

一官易吾母乎入侍湯藥者匝月良已而後去

人亦無以難也暇日輙較射毎就射所決訟錯

落數語立遣去歲爰書奏上才三四通入覲乗

駿馬插弓矢從蒼頭廬兒SKchar途射生逐兔箭聲

呌空如餓鴟他邑令引車匿避問知爲公乃大

驚其儻䓪闊達不拘細碎皆𩔖此也公爲人奇

偉變化權譎機警曉畼物情闇合兵法軍抵寧

夏通賊法嚴城堡皆晝閉公大弛禁令軍中與

民相貿易米鹽騰涌軍實不乏公曰吾平夏州

惟此可以言功也初視師聞城頭砲聲地濛𪷟

如乍雨著塵一將曰此砲所至也急牽公避之

公曰子母砲中必有母是砲皆子豈舉砲者不

肯爲賊殺命使乎後果有内變南城下命急塞

北門賊果從大城來攻不能奪角樓火發砲矢

雨下公曰無恐我軍誤𬋖火藥耳許朝能賺我

死乎已而果然我軍疾攻大城賊縛南城人妻

子親戚寘長竿上居民皆痛哭公使人傳呼曰

監軍已往取許朝之妻劉東暘之母矣賊遂解

縛南城始安公在雲中虜王方欵塞一日怱大

出獵縣令關揚諫曰秋成多損稼公弗爲止後

數日得虜諜虜欲大入以有備中止縣令乃服

扯酋送精鐵數十斤曰虜中某山忽產此公笑

受之命工製爲劒銘曰順義及虜來市求鐵鑊

公禁諸邊勿與出劒示之曰前者虜王所遺鐵

中國所未有爾何用此頑鐵爲也虜衆大譁歸

怨扯酋扯酋詞詘遣人首服謝罪公曰我以至

誠待爾無爲也仍與之鐡王畢邪氣者虜中知

文法爲閒者也同諸夷來見公謾之曰汝非王

畢邪氣也何得僞來王扣頭自陳非僞公笑曰

人言汝爲閒虜中我久礪斧鑕以待汝汝故馴

謹如此幾令我誤殺好人王扣頭感泣自是輙

輸虜情以告公以恩信待虜時其撫賞恤其凶

饑每延見虜酋傳呼聲尊嚴若神已而離立

偶語娓娓如家人虜爭獻嘗所服毳裘以明身

侍公側亦請公冠服歸襲而拜之曰猶見我公

也他鎭虜聞公名皆呼大人延鎭帥挑釁襖兒

殺其講事八十三人虜大殺掠延撫王用賓媾

之不聽曰必得梅大人言爲信公命使至遂立

解其爲諸虜敬信如此公在兩鎭弓矢皆親督

製虜中號曰梅弓梅矢毎燕會以寒具爲的與

賓僚共射召諸將較獵不及者罰大觥比耦而

射易器而飮弗問也張進諌者萊人也力能碎

鐵石執槊不去左右每變服夜巡城壘暗中遥

辯人影必進諫也公死進諫哭曰進諫自今無

死所矣未幾亦死總兵張臣道經固安公致餼

加禮張異而致問公曰棒槌崖之捷殺虜數千

人我物色公久矣張拜伏大哭曰某血戰一生

受文吏抑沒今願爲公死矣公之能知人得士

奔走豪傑非偶然也温陵李卓吾道人也好譚

王覇大略西事起歎曰天下之兵始矣旣而曰

克生往矣必能辦賊公次女澹然早寡爲尼從

卓吾問佛法微言扣擊公亦參預焉人謂龎公

靈炤後身也公呼公安袁中道爲小友中道客

長安以學道求友爲言公遺書曰貫城之旁有

日中之市焉雖無奇瑰異物而抱所欲者各恣

取以去求友亦若是耳顯靈宮古栢婆娑委地

作虬龍形東便門外奈子花如錦幄可容二十

許人晉陽庵有唐鑄觀音像沙窩井水葛道士

毬順城門老中官射此余十年所得友也公儻

欲之便以相贈袁嘗語余海內有偉人二一爲

公一爲通州顧司馬養謙而惜余之皆不及見

萬曆三十三年五月十五日公卒於正寢享

年六十有四訃聞贈官賜葬如彝典某年某月

甲子葬於三湖之原公之配曰封淑人劉氏子

男二人浩然早卒次之熉女六人第四女適吏

部尚書李長庚公殁十餘年猶子之煥繇諌垣

歷邊撫功名志節赫奕相望之煥道公行事爲

詳又言之熉之稱爲公子也之熉書來請曰先

公橫身許國勞𭰹賞薄進不爭功退不言祿先

公之志也夫復何憾惟是夏州之役先公曰堤

水葉曰塡土先公曰急攻葉曰緩師先公冒死

以戡亂葉坐制而殺降截大虜下南城馘羣賊

皆出先公𨾏手葉無一焉而萬曆稗史記三大

征者見聞單薄援据錯互舉艱危𦒿定之績胥

歸惎閒害成之人如信史何如國論何且夫先

公旣口不言功而叙功之典遂因而欺枉失次

無功者乘軒而世賞血戰者負㦸而長歎功罪

倒置豪傑解體至今疆埸之上有朝廷負人之

歎在此役也先公墓木栱矣有麗牲之石在惟

夫子哀而賜之銘所以表國功正穢史修廢典

胥於是乎在夫子其無辭余曰諾乃叙而銘焉

銘曰

神廟初年四海乂安風淸浪偃如海安瀾西陲

雜種負鄙爲災魚鰕跳擲海水羣飛 皇曰往

哉汝監軍事戎服督師惟汝之志堂堂梅公矯

矯如龍星馳城下決䇿軍中師圍蔽鳥虜援絶

螘長堤雍河賊在釡底狼搏豺吞交口幷齧整

兵頓馬我刃不血奏囊橫飛血指沁漉手提銀

夏以還九服錫盾雕戈鈴柝萬里名王入侍穹

廬外徙於皇 神廟德侔蒼灝擾畜羣龍在我

池沼養其頭角資以雨雲俾舒鱗爪以蕩祲氛

譬彼驕人天吳罔象鼓舞相磓不越沆瀁淸廟

有頌麟閣卽圖邈矣 神廟遠猷訏謨河山有

窮碑石不改梅公如龍 神廟如海




牧齋初學集卷第六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