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初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三 牧齋初學集 卷第四十四
清 錢謙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崇禎癸未刊本
卷第四十五

牧齋初學集卷第四十四

 記四

  重修維揚書院記

維揚有書院作爲講堂學舍延道德博聞之儒

摳衣升堂昌明孔孟之道而鄕人子弟相與羣

萃州處以爲講肄之地其來舊矣萬曆中御史

中州彭君來視鹽政閔其蕪廢修而作之祀董

仲舒以後諸賢于其中高館曾樓宏壯靚𭰹故

御史大夫鄒忠介公爲之記久之復廢後鹽使

者泰和楊君愾然歎曰豈可使講德之堂夷而

爲長亭廚傳乎按其舊而新之正其名曰維揚

書院以書屬余曰願有記以繼忠介之後日者

講學之禁嘗嚴矣蓋發作于萬曆之中而浸淫

于天啓之後迨于今講者熄禁者亦弛胥天下

不復知道學爲何事夫其禁之嚴也鈎黨促數

文網鍥急猶足以聳剔天下精悍之氣而作其

隤阤是故逆奄之禍士大夫捐身命以扞之而

士氣卒以勝及其禁之弛也天下皆鐫夷其廉

隅啽囈其頰舌頑鈍狂易懵然於猋庉脂夜之

中于是朝著無槃水加劒之大臣彊埸多扣頭

屈膝之大吏集詬成風而刑辟不足以禁禦繇此

言之禁學之效可見于此矣自正心誠意之學

陳陳相因而姚江良知之宗始盛儒者又或反

唇而譏之良知之言昉于孟子孟子曰無惻隱

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

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分而言之曰仁義

禮智其實則良知而巳矣夫立乎人之本朝蠅

營狗苟欺君而賣國者謀人之軍師國邑偸生

事賊迎降而勸進者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

蓋巳澌然不可復識矣其良知之未死者如月

之有魄也如木之有枿也質諸夢寐告諸妻子

未有不淟然汗下煩𡨚欷歔者也故曰嘑爾而

與之行道之人不受蹴爾而與之乞人不屑也

行道乞人之所不受不屑而公卿大夫交臂而

仍之恬不爲怪彼亦遏抑其良知抺摋其廉恥

違心反靣以至此極也誠使良知之學講之有

素知如是而爲人如是而非人也知如是而爲

忠臣孝子如是而亂臣賊子也知如是而爲聖

賢如是而夷狄禽獸也知湯之必灼也必不赴

知火之必焚也必不蹈知塗炭之必燋爛也必

不坐如是而士氣可立國恥可振猋庉脂夜之

祥其可以少解矣乎稽良知之弊者曰泰州之

後流而爲狂子爲僇民所謂狂子僇民者顏山

農何心隱李卓吾之流也彼其人皆脫屣身世

芥視權倖其肯蠅營狗苟欺君而賣國乎其肯

偸生事賊迎降而勸進乎講良知之學者㳂而

下之則爲狂子爲僇民激而返之則爲忠臣爲

義士視世之公卿大夫交臂相仍違心而反靣

者其不可同年而語亦已明矣嗚呼聖人之言

元氣也孟子之言藥石也姚江之言救病之急

劑也南宋之世以正心誠意藥之而不效故有

風痺不知痛癢之證今之世以惻隱羞惡辭讓

是非藥之而不效故有頑鈍狂易之證舍是而

不加診治則人心死矣病在膏盲不可以復活

矣用良知之學爲急劑號呼惕厲庻幾其有瘳

乎楊君今之有志于醫國者也當軍興倥偬征

求旁午之會捨鹽鐵之筴而修師儒講肄之事

其必以爲救世之務莫先于此與誠先之則請

自姚江之學始鄒忠介公者余之執友而楊君

之鄕先生也天啓之學禁以忠介爲首忠介之

記蓋亟稱姚江泰州而楊君之所得于忠介者

𭰹矣故樂爲記之使刻石䧟諸壁閒亦以告于

維揚之士繼泰州而興起者也崇禎十六年

二月初四日嘗熟錢謙益記

  長洲鄭氏新復祭田記

惟鄭氏遠有條序國初國子監𦔳敎士龍斷自

有宋建祠立主曰狀元毅夫公獬學士忠惠公

性之丞相忠定公淸之提舉文臺公天錫高士

所南公思肖割膏腴以供祀視圭田而三之三

傳爲處士穗躋助敎于廡子孫以昭穆祔祭田

倍助敎而三之自助敎下五支分守其祀郡縣

有牒祠有碑田有圖餘百年矣其割而𢌿之他

旋也自萬曆十二年始鄭之宗人顧視廬冢

而相吊又餘五十年矣訟而贖之按碑以崇祀

歸餘以息爭自崇禎十六年始于是鄭之雋孝

廉敷敎以書來請曰願有記昔者鄭請釋泰山

之祀以祀周公春秋諱之書曰以璧假許田僖

公復許田閟宮作頌曰居常與許復周公之宇

鄭氏之舉於是乎近閟宮矣古者君子雖貧不

粥祭器雖寒不衣祭服爲宮室不斬乎丘木大

夫士去國祭器不踰竟其去而止之大夫曰柰

何去宗廟也士曰奈何去墳墓也知祭器不粥

墳墓不去之義則天子諸侯以至于公卿大夫

其所當守而勿去者可知已矣故曰國君死社

稷大夫死衆士死制又曰謀人之軍師敗則死

之謀人之國邑敗則亡之今也楚豫之閒宼未

至而先潰名都大邑棄之如遺跡焉向令能如

鄭氏之子孫所以營祠復田死守勿替者其肯

弁髦職守而以都邑與人乎嗚呼述祖德崇先

祀可以敎孝嚴守祧時饗祀可以觀禮食舊德

服先疇可以作忠使天下士大夫衆著于復田

之義視朝廷之軍師國邑咸如祭器之不可粥

墳墓之不可去則祖宗之土宇版章可復而流

亡潰敗之禍其少止乎田之復鄭氏一家之事

可以無書而復田於今日當名都大邑棄師失

守恬不知戒之時其亦以有警也不可以不書

乃爲之書是年崇禎十六年癸未也

  虎丘雲巖寺重修大殿記

崇禎二年十一月虎丘雲巖寺災大雄寶殿萬

佛閣觀音閣方丈樓觀一夕而燬山林焦枯神

鬼灼爛人天憯悽如聞歎噫寺僧持簿勸募垂

十年高門縣簿靡有應者東陽張公奉 天子

命保釐是邦慨然嘆曰噫是誠在我捐俸錢搜

鍰金僚屬咸佽助焉乃屬山僧鳩材庀徒量工

命日自十一年四月初八日始事至十三年四月

初八日大殿卒功方丈樓觀以次修葺邦人士

女來游來觀耋艾詠歌推美頌考於是僧以公

之命來請曰願有記也或曰昔稱虎丘奠吳西

門西金方也闔廬之葬也澒池六尺扁諸之劒

三千葬三日而白虎蹲其上金之精也寺災之

夕金昌望齊坊市水銀匝地金氣𤼵矣公于是

作斯殿以鎭之有厭勝之道焉天下盜賊鋒起

兵火彌亘中吳一隅宵柝不警公之爲吳人違

兵也此非其徵與或又曰張魏公當紹興時記

虎丘經藏以謂夷狄之變其來有自欲愛貪忿

是謂無明展轉交攻激爲鬭亂我佛以淸淨立

教使回心歸善和氣自生公方親臨戎馬鏖劇

賊于京江桐皖之閒顧汲汲爲此舉也表佛力

迎和氣彌三災消刼火其機緣𭰹矣其願力偉

矣公固張姓也寧非魏公再來現身說法者歟

嗚呼頻年以來水旱刀兵雜然交作疵癘夭扎

民不堪命方鎭大臣囊金櫝帛郵傳拜除視之

蔑如也自公之來敷和布德宣慈訓廉耉老病

癃燠肌起羸嚚童鰥孤咸登袵席今兹之役一

錢寸布不煩公私朝虀暮鹽節縮僦工斯殿之

落成也邦人之歡心頌聲與丹樓綘殿互相涌

現于諸天雲物之中故能化兵氣爲祥雲轉災

土爲佛國然則考公保釐之績著于東南者莫

如是役宜也公撫吳七年宣勞治河入爲本兵

以疆事牽連就徵吳之人扶杖負襁炷香撮土

匍匐佛前告哀祈宥若呌閶闔若投匭函此尤

可書也余故不辭而爲之記其不特以記其成

亦以使後之有官君子有事于崇佛者於張公

之爲宜有考也崇禎十六年十二月嘗熟錢謙

益記

  萊陽姜氏一門忠孝記

崇禎十六年三月行人司行人臣垓伏闕上疏

言去年閏十一月奴酋兵掠萊陽臣父勅封儀

眞縣知縣姜瀉里山居聞警率子弟僮奴入城

死守二月初六日奴突至城陷巷戰被執奴就

索金帛臣父罵曰吾二十年老書生二子爲淸

白吏安得有金帛飽狗奴腹以馬捶捶之嚼齒

大罵奴攅刃刺之乃死臣季弟姜坡偕侍郎宋

玫守東城趨抱父屍慟哭奴縛置寨中夜舉火

燒奴帳奴覺臠殺之臣母及長兄圻負重傷圻

妻王氏臣妻孫氏坡妻左氏及次姊先後投繯

赴火死臣兄禮科給事中埰言事迂戅荷 聖

明寛宥頌繋西曹聞訃浹旬號慟絶食臣若奔

赴故里則臣兄圜扉一息立斃草土臣欲留視

槖饘則臣父原野𭧂骨長飽烏鳶臣餘氣僵魂

死生無地伏望 皇上付臣法司代兄歸葬兄

得畢命首丘臣願塡尸牢戸若臣兄罪必不赦

請勒限就繫伏前日妄言之辜幷案臣今日妄

請之罪 天子覽其奏意惻然憐之未及發六

月登萊撫臣曾化龍覆奏姜氏一門忠孝請賜

優䘏始得奉 明詔下所司垓將以甲申九月

卜葬謂謙益舊待罪太史氏俾書其事嗚呼忠

臣孝子國家之元氣也忠義之氣昌則存叛逆

之氣昌則亡有國家者之大坊也天寳逆命之

臣以六等定罪達奚珣輩騈斬于獨柳樹集百

寮往觀之而宋南渡李綱議僣逆僞命宜倣肅

宗時定罪用重典當時不能從識者以謂至德

之中興建炎之不振其興亡實繇于此今國家

方全盛奴雜種小醜闖螘賊游魂中朝士大夫

回靣屈膝委質賊庭者所在而有夫豈國無刀

鋸以至是與若姜公者身無一命之寄家無中

人之産徒手扞賊橫身死義家人婦子血肉糜

爛國家元氣旁薄結轖而勃發于姜氏之一門

非偶然也使國家之臣子胥如姜氏則忠臣孝

子接踵于世何至如靖康之時所謂在內惟李

若水在外惟霍安國使敷天率土痛北轅而憂

左袵哉比歲奴三入畿輔一門殉難者高陽孫

氏順義成氏與姜氏而爲三孫氏成氏之議䘏

當國者口噤目眙若避禁諱至今寢閣未下今

姜氏之䘏獨出宸斷然後知崇奬節義固 聖

明之所急而所司奉行者之罪也自今以往忠

義之氣昌國家之元氣日固叛臣賊子當胥伏

獨樹之誅而奴闖之懸首藁街也不遠矣余爲

書其事以俟之且以諗於國史之傳忠義者崇

禎申申三月記

  韓蘄王墓碑記

宋蘄國韓忠武王世忠墓在吳縣靈巖山下豐

碑巋然贔屭屈盤禮部尚書趙雄奉詔撰也宋

史列傳援据雄碑其書楊國夫人事則碑爲詳

建炎之復辟也楊國及二子質苗傅軍防守甚

嚴王略無顧念隆祐太后宣見楊國楊國詣傅

詒曰太尉作如許事公來矣於太尉何如傅乃

屈膝拜曰願奉兄嫂禮謹具鞍馬煩夫人好爲

言是日入見隆祐宣問周悉執楊國手垂泣曰

國家艱危至此太尉首來救駕速淸巖陛楊國

奉詔馳出都城遇傅弟翊于途告之故翊色動

手自捽耳楊國覺翊意非善愈疾驅一日夜會

王于嘉禾史云朱勝非紿傅遣妻子慰撫世忠

而不及楊國云云略也傅正彥獻俘行宮楊國

自碩人超封國夫人制曰知略之優無愧前史

給內中俸以示報焉功臣妻給俸自楊國始史

稱隆祐召梁氏入封安國夫人俾迓世忠速其

勤王誤也黃天蕩之戰楊國在行閒親執桴鼔

史云戰將十合梁夫人親執桴鼔金兵終不得

渡羅大經鶴林玉露載兀术鑿河遁去夫人奏

疏言世忠失機縱敵乞加罪責舉朝爲之動色

而碑及史皆不載爲蘄王諱也大經又云蘄王

之夫人京口娼也嘗五更入府伺候賀朔忽于

廊柱下見一虎蹲臥鼻息𪖙𪖙然驚駭走出已

而人至者衆復徃視之乃一卒因蹴之起問其

姓名宻告其母邀至家具酒食資以金帛結爲

夫婦碑云楊國家楚州織簿爲屋蓋楊國家本

楚州寓京口也蘄王鎭楚州披草萊立軍府故

夫人亦織簿爲屋與士卒其力役也蘄王起銀

州積功轉進武副尉宣和二年調西師討方臘

部勇敢五十人隨王禀以往遇楊國于京口當

在此時王爲裨將非小卒也碑載王娶白氏秦

國夫人梁氏楊國夫人茆氏秦國夫人周氏蘄

國夫人四妻皆啓國封蓋宋世待功臣彝典如

此楊國起家北里慷慨擇配識英雄韎韋之中

遂能定國難奏膚公豐碑靑史於今爲烈豈不

偉哉辛巳長至日余與河東君泊舟京江指顧

金焦二山想見兀术窮蹙打話蘄王夫人佩金

鳳瓶傳酒縱飮桴鼓之聲殷殷江流濆沸中遂

賦詩云餘香墜粉英雄氣剰水殘山俛仰閒相

與感槩歎息久之甲申二月觀梅鄧尉還過靈

巖山下埽積葉剔蒼蘚肅拜酧酒而去因摭採

楊國遺事記其本末如此







牧齋初學集卷第四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