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有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九 牧齋有學集 卷第四十
清 錢謙益 撰 薑殿揚 撰校勘記 景上海涵芬樓藏康熙甲辰初刻本
卷第四十一

牧齋有學集卷四十

 書

  與惟新和尚書

頃者佛日漸㝠㳒幢欲倒魔外放恣敎網凌彜伏聞

大和尚座下如來眞子覺皇㳒將契三藏于一乘半

滿無二會三宗于一鏡性相交融古人所謂四依之

一淨士龍聞者也肰而韜光自晦撝謙不居栖江浦

蕭閒之地處鐘魚寥寂之鄕明月一方演法音于頑

石風旛未動混伴侣于獵徒斯豈法運之弘開有時

抑亦衆生之機緣未到歟𥨸惟今日妖邪熾盛狂瞽

交馳皆以正法不明之故而三宗之中急宜提唱者

尤莫先于賢首蓋自淸涼方山兩家之疏論巳不免

砧錐相向而圭峰巳後弘演斯宗作人天之眼目者

寥寥乏人台家各仞門庭人以妄判叛竊之談互相

矛盾以故魔民盲子緣間乘𨻶矯亂披猖如使華嚴

法界豁肰中天高山之旭日常明帝綱之寳珠偏照

善得見而衆疾俱消末厄岀而羣生咸給又何患狂

焰之不除慧燈之不續哉當仁不讓舍我其誰說㳒

爲人忍忘遺嘱𫎇雖不敏志切皈依所以願隨大衆

而頂戴敢効諸天之啓請者也𫎇焦芽敗種誦帚鈍

根 七殘年矢心𮞉向少于首楞薄有宿緣管窺影


掠妄製諮決十篇敬因友人張子石奉獻法座伏惟


大德閔其狂愚賜之筆削俾得正其繆誤知所適從

牛羊別方偶之眼蚊䖝飽⿰氵𡨋渤之流多生積刦何幸

如之是用齋心企踵翹勤待命(⿱艹石)夫順風立雪頭面


頂禮咨請叅扣固非可一隅盡也伏乞慈悲幸甚攝

受幸甚不備

  與素華禪師


塵土餘生㴱荷慈光加被孟夏奉手書感歎無巳年


來禍患如影依形刦火洞肰業風匝地重煩佛力㝠

感人天䕶持瀕SKchar阽危慬而𫉬免古人有言王老師

修行無力爲鬼神所窺三復斯語良用自愧彌天飛

錫仍歸舊隱恨不能腰包戴笠撒手因依湖水一方

近可聚首挿艸聚沙機緣有待聖可比行私心未愜

頃聞氷山乍判陽焰倐消空花隕滅難邀空果此是

四王韋將弘護大脩行人不願淸淨佛因受此塵染

𫎇雖無天眼靜中頗能覷破知其佛眼人能自領受

也去歲接席曾談續燈一事㴱荷許可此非獨紫柏

老人未了願力實末㳒一萬年中慧命所繫頃見濟

雲兩家堅固𨷖諍蠻觸交戰首尾互敢狂風邪焰長

此安窮所望大德同體慈悲爍世外金剛之眼奮人


間董狐之筆定此公案勒成一書庶幾正眼重開魔


軍少息昔者韓退之論修國史有天刑人禍之恐識

者鄙之况乎續禪燈開末學恒沙請佛所共瞻仰豈


復爲禍福動搖SKchar生誘昧此書功德比一切注經釋


論功德眞算數譬喻所不能及佛轉㳒輪波旬不喜


知沮壊此事者必多矣願以師子無畏力自㫁無爲

所咻也首楞𫎇鈔三易其稿今秋輟筆少有端緒更


加數年研究補闕正訛肰後就正有道爲流通之計


向有緒言未竟者則憨大師性相達大師八識未了

之義及闢交光師邪說本末此三段公案略荷指授

誦帚鈍根未能記憶敢乞信筆疏通伸寫疑義俾學

人得破聾導瞽因指見月幸甚幸甚阿耨達多龍三

宮中生岀四大河水廣利四大海羣生豈惜以筆尖

餘潤作四河水救度此焦芽敗榖耶宗鏡刪訂非鵝

王擇乳不能具此心眼俟讐對畢卽當仍歸湖水因

白法老人便郵附訊法座軍持相望敬候德音

  復卽中乹老

餐風味道積有㴱懐立雪吹燈未遑依止伏承慈誨

重荷記存同體大悲彌㴱鏤染竊惟斯世正眼希微

㳒幢摧倒今欲折伏魔外必先昌明正㳒孟子曰君

子反經而巳矣經正則庶民興庶民興斯無邪慝矣

辟諸用藥治病先扶元氣辟如發兵討賊先固根本

今之爲法者不先昌明正法徒欲以岐口沓舌搘柱

盲禪代治之不克又讋其氣味惠灼借言和會倒戈

而從之則亦末矣台家一燈實在㳒座慈賢兩宗同

所欽挹今將重理湼槃大經發明頂■二師所未備

此㳒門調元之神丹卽末刦伐邪之上劑也我如來

常寂光中悉知悉見豈不如往昔求使時心在阿難

如初日之照東壁乎願我大德當仁不讓奮筆而成

之時節因緣誠哉不可失也法華一經玄義奧妙苦

于過詳文句㸃定苦于過略學粗眼■但別方隅不

有指南誰爲凖的要解以後衆說紛如玄義不玄盲

人妄判今當治定盡爲一門務使百川必東四河入


海不獨開權顯實宣𫾻如來一大事因緣抑亦智者

大師開宗立敎之正旨也以台家一家言之亦有兩

端一者㳒華雜華金口演說分河飮水諍論煩興此


別彼圓或攻或守如䖝二口共嚙一身若鎧菴東湖

之流排擊他宗情隨函矢謂慈恩一宗豈容崛起四

海永淸之後則固而比于妄矣此山家室外之鬭所

當寢息者也慈先傳止觀正脉流法華大旨何以斥


爲山外之祖孤山與四明同學心觀眞妄畢觀三詩


异說何以牴牾之甚霅川以四明弟子操戈入室十

諫雪謗杭抑妙宗何以抵SKchar不相下故當判其阡陌


別其涇渭無俾亡羊長失訟鹿不休此山家室中之

諍所當平亭者也人天眼目法炬在慈光敎扶宗伊

誰之責金剛經言于此經典受持誦讀爲人演說所

云演說者以口說以舌說以講解說以筆墨說以塵


塵刹刹熾肰而說非但踞曲盝牀升論師座吮唇播

舌而後謂之能演說也伏祈具大願雲施大法雨慨

肰命筆以𣵀槃爲說始而他經傳次第闡發古稱四


明中興敎觀陪位九祖豈异人任在大德荷擔而巳


矣昔者佛轉㳒輪必資啓請如𫎇鈍劣不能比迹梵


天亦宜自後干夜义之傳唱乎伏惟採擇㳒門幸甚


衆生幸甚湼槃經疏二函㸃勘巳畢附歸記室文字


品十四音議仰承下問𫎇于音聲文字茫肰無所解


嗣當悉心詳考少有弋𫉬取次奉復玆固未敢强所


不知艸次抑對也仰恃㳒乳之愛率爾狂易幸惟慈


宥不盡翹企


  答覺浪和尚

𫎇以暮年窮子跂向㳒門自分多生願力現世根器

惟有埽除戲論綺語習氣將世間語言文字宣揚正

㳒庶可俯除宿業上報佛恩讀植聖草中刻經著述

二篇不覺懽喜讚歎踴躍起舞每思紫柏大師謂本

朝單傳一宗幾乎滅熄傳燈未續是出世一大負

世魔外交作狂瞽橫行宗師如林付拂如葦如公所

云較正五家宗派判定一書作錄以繼傳燈作傳以

續僧寳使綱宗決定眼目分明一切僭竊裨販無所

忌憚之徒如堅氷之入沸湯不日消殞則永明之敎

再見于斯世諸佛正㳒眼藏不憂沈沒無日月墨穴

世界中矣當今之世非公其誰當仁不讓幸爲努力

此中關係直是一藕絲擊須彌山須透出金剛眼睛

猛利用事是非邪正陰陽黒白如定爰書如照業鏡

較景德景祐間其難百倍其功亦百倍(⿱艹石)謂魔眷衆

多嬈亂可畏不知諸佛慧命㫁續所關定有密跡力

士執那羅延杵侍衛有欲破壊者自肰頭破八分碎

如微塵古人捨身爲法亦復何憂何疑懼哉微誠積

願棖撥涌現敢以弱毫尺蹄代骨墨皮𥿄仰效梵天

殷勤啓請异日當持鉛提素供執簡之役於左右如

裴公美所云不忘圭峰法乳之恩也本師夢遊全集

空隱師頃從嶺南寄到卽當較刻流通承示大序正


是函蓋相合法門中機應感召良非偶肰也匆冗奉


復語不倫次唯座右諒之


  又答覺浪和尙


承示續燈錄起凡例精詳楷當確肰爲人天眼目知


妙吉祥乘狻猊巳將自口中岀矣近代紫柏海印之


外有密藏開公具金剛眼睛能爍破四天下聞其殘


編㫁墨詳論禪講二家諸方尚有遺畱者應一訪求


以資擇㳒之眼又本朝宣德間徑山有增補續傳燈


一書詳列大慧以後諸家宗派此亦宗門要典諸方

未有談及者亦應訪求(⿱艹石)近日流通諸錄朱紫不別


烏焉二寫不獨嚴綂之爲譌繆和尚秉大法炬然大

法燈首當于此處照破塵沙刦中諸佛諸祖共當灌


頂證明應不惜師子全力也憨大師夢遊集仗靈隱


栖壑二公得窺全寳而書生陳方矦于作字頃感動


出家是因緣尤爲奇特比與廣額屠兒放下屠刀便


云我是賢刼一佛有何异邪因思屠兒多生用屠刀


殺人我輩多生用筆管殺人我輩之筆管卽屠兒之


屠刀也屠兒瞥眼能放下屠刀我輩多生不能放下

筆管視彼嶺表諸生豈不可笑可愧又當知殺活一

機放拈不一拈起時筆管卽是屠刀放下時層刀亦

成筆管今欲流通大師全集廣募衆緣仰求老和尚


拈起筆管卽以屠刀而爲說㳒使現在世間屠兒書

生不改各人面孔人人作賢刦一佛不亦快乎扇頭


佳什次韵奉和落句有■石題評一語亦是老書生

把屠刀也老和尚得無以切泥鈍置之乎揮汗覼縷


放筆一笑


  寄内衡㳒師書


㳟聞大德繼紹新兩公之後樹法幢于武林慈恩一


宇遂如驪珠獨耀桂輪孤朗益希風望塵爲日巳久

頃過湖上方擬摳衣咨請而侍者已先期渡江遙望

法筵如在天外謹遣一介焚香再拜通姓名于左右

且少有啓請焉益以西垂之歲歸心㳒門旣不能勤

修六度又不能了悟一心多生結習在聲名文句中

只好借此一路囘向眞乘庶幾就路還家不㫁佛種

竊念爾許時世魔强㳒弱宗熾敎微台賢慈恩三家

不絕如綫而時師之明敎者又往往崇今薄古SKchar

失源如淸涼所謂勝負氣高是非情厚上古妙義用

而不言先賢小疵廣申破㡿者昧昧思之竊心恫焉

良不自揆思以凡心淺智討論經論之异同和會宗

門之𨷖諍庶幾使諸聖玄旨如日中天古師微言不


墜于地而根器闇劣學問單疎屈步失足水母無眼


如然螢火以照須彌如持牛毛以蘸海水心識知其


非任肰終不能以但巳也且如金剛一經慈氏以補


處菩薩著頌無著天親以地上地前菩薩造論圭峰


纂疏科文則依天親釋義兼採無著不獨禀承靑龍


大雲諸古師實佛佛相承之宗旨也今欲一切抹殺


各䜿新義不但無著牽羊且使慈氏退舍可乎不可


乎又如首楞一經長水遠遡玄贊近師宗鏡旁魄蒐


羅實百代心匠之祖令人沈溺晩近互相師習不日

㑹解云何則曰正脉云何談及古人師承宗旨如理

會科斗時事晉之籍談數典忘祖君子譏之而况于

佛典乎䝉于二經疏解僭有鈔略般(⿱艹石)則以偈論爲

大宗首楞則以長水爲綱要自玆以往諸宗异說皆

爲薙其䌓芿攝其要領辛勤數年略具艸槀擔囊負

笈願就正于有道而惜其不相値也惟識因以志願

研求如人暗室不見手掌承聞合響之後更有述義

舊疏新章咸歸智鏡請以暇日刳心誦習終當重趼

布𩬊而請諮決也瑜伽師地論實爲惟識之宗天親

撮其要義造惟識三十頌今驟閱瑜伽文海浩汗不

知天親所撮以造頌者何處標文何處約義又古來

判敎大率以瑜伽属相宗中論属性宗相先性後似

有淺㴱差別今考瑜伽論釋曰龍猛採集大乘無相

空敎造中論等由是衆生復著空見無著菩薩證法

光定事大慈尊請說此論理無不窮事無不盡云云

則又似中論先而瑜伽後相未必淺性未必㴱也此

皆承學所未了更有疑義數則具如別楮望于𥿄尾

一一批示如來說㳒度人不擇聾盲喑啞定不以爲

狂爲瞽而置記不答也湖上尚有旬日淹畱翹勤頂

禮佇俟來敎馮楮可勝瞻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