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質建設/結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六計劃 建國方略之二 物質建設
結論
作者:孫中山
附錄一


  世界有三大問題,即國際戰爭、商業戰爭與階級戰爭是也。在此國際發展實業計劃中,吾敢為此世界三大問題而貢一實行之解決。即如後達文而起之哲學家之所發明人類進化之主動力,在於互助,不在於競爭,如其他之動物者焉。故鬥爭之性,乃動物性根之遺傳於人類者,此種獸性當以早除之為妙也。

  國際戰爭者,無他,純然一簡直有組織之大強盜行為耳。對此種強盜行為,凡有心人莫不深疾痛恨之。當美國之參加歐戰也,遂變歐戰而為世界之大戰爭。美國人民舉國一致,皆欲以此戰而終結將來之戰,為一勞永逸之計焉。世界愛和平之民族之希望,莫不為之興起,而中國人民為尤甚,一時幾咸信大同之世至矣。惜乎美國在戰場上所獲之大勝利,竟被議席間之失敗而完全推翻之。遂至世界再回復歐戰以前之狀況,為土地而爭、為食物而爭、為原料而爭將再出見。因此之故,前之提倡弭兵者,今則聯軍列強又增加海軍,以預備再次之戰爭。中國為世界最多人口之國,將來當為戰爭賠償之代價也。

  十餘年前,列強曾倡瓜分中國,俄羅斯帝國且實行殖民滿洲,後因激動日本之義憤,與俄戰爭,得以救中國之亡。今則日本之軍國政策,又欲以獨力併吞中國。如中國不能脫離列強包圍,即不為列國瓜分,亦為一國兼併。今日世界之潮流,似有轉機矣。中國人經受數世紀之壓迫,現已醒覺,將起而隨世界之進步,現已在行程中矣。其將為戰爭而結合乎?抑為和平而結合乎?如前者之說,是吾中國軍國主義者與反動者之主張,行將以日本化中國。如其然也,待時之至,拳匪之變或將再見於文明世界。但中華民國之創造者,其目的本為和平,故吾敢證言曰:為和平而利用吾筆作此計劃,其效力當比吾利用兵器以推倒滿清為更大也。

  吾現所著之《實業計劃》,經已登載各報、各雜誌流傳於中國者不止一次,幾於無處無人不歡迎之,並未聞有發言不贊成之者。但彼等所慮者,謂吾所提議之計劃過於偉大,難得如此一大宗巨款,以實行之耳。所幸者,當吾計劃弁首之部寄到各國政府與歐洲和會之後,巴黎遂有新銀行團之成立,思欲協助中國發展天然物產。聞此舉之發起人出自美國政府,故吾等即當開辦之始,亦不患資本之無著也。

  在列強之行動如系真實協力為共同之利益計,而彼之主張軍國主義者,欲為物質向中國而戰爭者,自無所施其伎倆,此無他,蓋為互助而獲之利益,當比出競爭而獲之利益更為豐厚也。彼日本之武力派,尚以戰爭為民族進取之利器,彼參謀本部當時計劃十年作一戰爭。一八九四年以一最短期之中日戰爭,獲最豐之報酬,於是因之而長其欲。一九零四年日俄之役,獲大勝利,所得利益亦非輕小。最後以一九一四年之大戰爭,復加入聯軍以拒德國,而日本以出力最微,費財至少,竟獲一領土大如未戰前之羅馬尼亞、人口眾如法國之山東。由此觀之,在近三十年間,日本於每一戰爭之結局即獲最厚之報酬,無怪乎日本之軍閥以戰爭為最有利益之事業也。

  試以此次歐戰最後之結果證之,適得其反。野心之德國,幾盡喪其資本與利益與其他難於計算之物。法國雖以戰勝稱,實亦無所得。今中國已醒覺,日本即欲實行其侵略政策,中國人亦必出而拒絕之。即不幸中國為日本所佔領,不論何時何處,亦斷非日本所能統治有利。故以吾之見,日本之財政家當比日本之軍閥派較有先見之明,此可以滿洲、蒙古範圍地之爭持證之。以財政家得最後之勝利,如是日本即捨棄其壟斷蒙古之政策,而與列強相合成立新銀團。若此新銀團能實行其現所提倡之主義,吾中國人素欲以和平改造中國者,必當誠意歡迎之。故為萬國互助者當能實現,為個人或一民族之私利者自當消滅於無形矣。

  商業戰爭,亦戰爭之一種,是資本家與資本家之戰爭也。此種戰爭,無民族之區分,無國界之限制,常不顧人道,互相戰鬥。而其戰鬥之方法即減價傾軋,致弱者倒敗,而強者則隨而壟斷市場,佔領銷路,直至達其能力所及之期限而止。故商業戰爭之結果,其損失、其殘酷亦不亞於鐵血競爭之以強力壓迫也。此種之戰爭,自採用機器生產之後,已日見劇烈。彼司密亞丹派之經濟學者,謂競爭為最有利益之主因,為有生氣之經濟組織;而近代之經濟學者,則謂其為浪費,為損害之經濟組織。然所可確證者,近代經濟之趨勢,適造成相反之方向,即以經濟集中代自由競爭是也。美國自有大公司出現,即有限制大公司法律,而民意亦以設法限制為然。蓋大公司能節省浪費,能產出最廉價物品,非私人所能及。不論何時何地,當有大公司成立,即將其他小製造業掃除淨盡,而以廉價物品供給社會,此固為社會之便利。但所不幸者,大公司多屬私有,其目的在多獲利益,待至一切小製造業皆為其所壓倒之後,因無競爭,而後將各物之價值增高,社會上實受無形之壓迫也。大公司之出現,系經濟進化之結果,非人力所能屈服。如欲救其弊,只有將一切大公司組織歸諸通國人民公有之一法。故在吾之國際發展實業計劃,擬將一概工業組成一極大公司,歸諸中國人民公有,但須得國際資本家為共同經濟利益之協助。若依此辦法,商業戰爭之在於世界市場中者,自可消滅於無形矣。

  階級戰爭,即工人與資本家之戰爭也。此種之戰爭現已發現於各工業國家者,極形劇烈。在工人則自以為得最後之勝利,在資本家則決意以為最苦之壓迫。故此種之戰爭,何時可以終局,如何可以解決,無人敢預言之者。中國因工業進步之遲緩,故就形式上觀之,尚未流入階級戰爭之中。吾國之所謂工人者,通稱為「苦力」,而其生活只以手為飯碗,不論何資本家若能成一小工店予他等以工作者,將必歡迎之。況資本家之在中國,寥若晨星,亦僅見於通商口岸耳。

  發展中國工業,不論如何,必須進行。但其進行之方,將隨西方文明之舊路徑而行乎?然此之舊路徑,不啻如哥倫布初由歐至美之海程。考其時之海程,由歐洲起向西南方,經加拿利島至巴哈馬群島之聖沙路華打[1],繞程極遠;與現行之航線取一直捷方向,路程短於前時數倍者,不可同日而語矣。彼西方文明之路徑,是一未辟之路徑,即不啻如哥倫布初往美國之海程,猶人行黑夜之景況。中國如一後至之人,可依西方已辟之路徑而行之,此所以吾等從大西洋西向而行,皆預知其彼岸為美洲新大陸而非印度矣。經濟界之趨勢,亦如是也。夫物質文明之標的,非私人之利益,乃公共之利益。而其最直捷之途徑,不在竟爭,而在互助。故在吾之國際發展計劃中,提議以工業發展所生之利益,其一須攤還借用外資之利息,二為增加工人之工資,三為改良與推廣機器之生產,除此數種外,其餘利益須留存以為節省各種物品及公用事業之價值。如此,人民將一律享受近代文明之樂矣。前之六大計劃,為吾欲建設新中國之總計劃之一部分耳。簡括言之,此乃吾之意見,蓋欲使外國之資本主義以造成中國之社會主義,而調和此人類進化之兩種經濟能力,使之互相為用,以促進將來世界之文明也。


  1. 聖沙路華打,今譯聖薩爾瓦多(San Salvador)島,又名華特林島。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