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辯的魂靈 犧牲謨
——「鬼畫符」失敬失敬章第十三
作者:魯迅
1925年3月16日
戰士和蒼蠅
本作品收錄於:《華蓋集》和《語絲

「阿呀阿呀,失敬失敬!原來我們還是同志。我開初疑心你是一個乞丐,心裡想:好好的一個漢子,又不衰老,又非殘疾,為什麼不去做工,讀書的?所以就不免露出『責備賢者』的神色來,請你不要見氣,我們的心實在太坦白了,什麼也藏不住,哈哈!可是,同志,你也似乎太……。

「哦哦!你什麼都犧牲了?可敬可敬!我最佩服的就是什麼都犧牲,為同胞,為國家。我向來一心要做的也就是這件事。你不要看得我外觀闊綽,我為的是要到各處去宣傳。社會還太勢利,如果像你似的只剩一條破褲,誰肯來相信你呢?所以我只得打扮起來,寧可人們說閒話,我自己總是問心無愧。正如『禹入裸國亦裸而遊』一樣,要改良社會,不得不然,別人那裡會懂得我們的苦心孤詣。但是,朋友,你怎麼竟奄奄一息到這地步了?

「哦哦!已經九天沒有吃飯?!這真是清高得很哪!我只好五體投地。看你雖然怕要支持不下去,但是——你在歷史上一定成名,可賀之至哪!現在什麼『歐化』『美化』的邪說橫行,人們的眼睛只看見物質,所缺的就是你老兄似的模範人物。你瞧,最高學府的教員們,也居然一面教書,一面要起錢來,他們只知道物質,中了物質的毒了。難得你老兄以身作則,給他們一個好榜樣看,這于世道人心,一定大有裨益的。你想,現在不是還嚷著什麼教育普及麼?教育普及起來,要有多少教員;如果都像他們似的定要吃飯,在這四郊多壘時候,那裡來這許多飯?像你這樣清高,真是濁世中獨一無二的中流砥柱:可敬可敬!你讀過書沒有?如果讀過書,我正要創辦一個大學,就請你當教務長去。其實你只要讀過『四書』就好,加以這樣品格,已經很夠做『莘莘學子』的表率了。

「不行?沒有力氣?可惜可惜!足見一面為社會做犧牲,一面也該自己講講衛生。你於衛生可惜太不講究了。你不要以為我的胖頭胖臉是因為享用好,我其實是專靠衛生,尤其得益的是精神修養,『君子憂道不憂貧』呀!但是,我的同志,你什麼都犧牲完了,究竟也大可佩服,可惜你還剩一條褲,將來在歷史上也許要留下一點白璧微瑕……。

「哦哦,是的。我知道,你不說也明白:你自然連這褲子也不要,你何至於這樣地不徹底;那自然,你不過還沒有犧牲的機會罷了。敝人向來最贊成一切犧牲,也最樂於『成人之美』況且我們是同志,我當然應該給你想一個完全辦法,因為一個人最緊要的是『晚節』,一不小心,可就前功盡棄了!

「機會湊得真好:舍間一個小鴉頭,正缺一條褲……。朋友,你不要這麼看我,我是最反對人身買賣的,這是最不人道的事。但是,那女人是在大旱災時候留下的,那時我不要,她的父母就會把她賣到妓院裡去。你想,這何等可憐。我留下地,正為的講人道。況且那也不算什麼人身買賣,不過我給了她父母幾文,她的父母就把自己的女兒留在我家裡就是了。我當初原想將她當作自己的女兒看,不,簡直當作姊妹,同胞看;可恨我的賤內是舊式,說不通。你要知道舊式的女人頑固起來,真是無法可想的,我現在正在另外想點法子……。

「但是,那娃兒已經多天沒有褲子了,她是災民的女兒。我料你一定肯幫助的。我們都是『貧民之友』呵。況且你做完了這一件事情之後,就是全始全終;我保你將來銅像巍巍,高入雲表,呵,一切貧民都鞠躬致敬……。

「對了,我知道你一定肯,你不說我也明白。但你此刻且不要脫下來。我不能拿了走,我這副打扮,如果手上拿一條破褲子,別人見了就要詫異,於我們的犧牲主義的宣傳會有妨礙的。現在的社會還太胡塗,——你想,教員還要吃飯,——那裡能懂得我們這純潔的精神呢,一定要誤解的。一經誤解,社會恐怕要更加自私自利起來,你的工作也就『非徒無益而又害之』了,朋友。

「你還能勉強走幾步罷?不能?這可叫人有點為難了,——那麼,你該還能爬?好極了!那麼,你就爬過去。你趁你還能爬的時候趕緊爬去,萬不要『功虧一簣』。但你須用趾尖爬,膝髁不要太用力;褲子擦著沙石,就要更破爛,不但可憐的災民的女兒受不著實惠,並且連你的精神都白扔了。先行脫下了也不妥當,一則太不雅觀,二則恐怕巡警要干涉,還是穿著爬的好。我的朋友,我們不是外人,肯給你上當的麼?舍間離這裡也並不遠,你向東,轉北,向南,看路北有兩株大槐樹的紅漆門就是。你一爬到,就脫下來,對號房說:這是老爺叫我送來的,交給太太收下。你一見號房,應該趕快說,否則也許將你當作一個討飯的,會打你。唉唉,近來討飯的太多了,他們不去做工,不去讀書,單知道要飯。所以我的號房就借痛打這方法,給他們一個教訓,使他們知道做乞丐是要給人痛打的,還不如去做工讀書好……。

「你就去麼?好好!但千萬不要忘記:交代清楚了就爬開,不要停在我的屋界內。你已經九天沒有吃東西了,萬一出了什麼事故,免不了要給我許多麻煩,我就要減少許多寶貴的光陰,不能為社會服務。我想,我們不是外人,你也決不願意給自己的同志許多麻煩的,我這話也不過姑且說說。

「你就去罷!好,就去!本來我也可以叫一輛人力車送你去,但我知道用人代牛馬來拉人,你一定不贊成的,這事多麼不人道!我去了。你就动身罢。你不要这麼萎靡不振,爬呀!朋友!我的同志,你快爬呀,向東呀!……」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