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考文夫子悼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狄考文夫子悼詞(山東)
1908年10月28日

刊於《通問報》光緒三十四年十月初四日即一九零八年十月廿八號第三百二十二回。

維光緒三十四年九月初四日前任廣文學堂館主美國長老會牧師狄老夫子.印考文.字光東壽終於青島客寓.越五日.受業生徒全體二百餘人.僉議開追悼會於濰陽廣文學堂.撰述悼文以伸悲忱.嗚呼.天道不明.實學久廢.中國近今之險局.亦後世之大患也.而悲天憫人.殷殷焉以發明天道.振興實學爲急務者.其惟我光東夫子有焉.光東夫子.美國片司非揑省人也.同治二年來華.四十餘年於茲矣.其生平歷史.縉紳先生多有能道之者.茲不俱述.僅述其大者二端.吾國當四十年前.崇老尊佛.竟入多神之教.創天造地.誰識無二之主.多奉此一種鬼魔.卽多陷此一層罪孽.我夫子體彼蒼好生之德.存救主濟世之心.不避重洋之險.襆被東來.初戾止於煙臺.繼佈道於登郡.闢邪說.明正道.舌敝脣焦.爰啟吾儕之迷惑.新約一編.一譯再譯.惟期言簡意賅.使中土人士.一目瞭然.而天道之原.於以昭然若揭.其尤具特識者.謂傳道必自興學始.興學必自蒙童始.維斯學基蒙養.館設文會.成德達材.無俟束脩.以上憐窮恤貧.反多募金之分.本期多士濟濟.得通國英材而教育之.無奈爾時風氣未開.設教業已八九載.及門僅有二十餘人.然而我夫子誨人不倦之志益篤.始小學.繼中學.終大學.外兼女學.學堂之規模.漸加擴張.繙數學.譯代數.訂形學.口授物理.學堂之課程.於以完備.皋比設蓬瀛.木鐸振齊魯.而從學者自此日衆.夫吉人天相.仁者必壽.古今之通論也.竊喜我夫子.身體康强.庶享彭祖之壽.舊約再得譯成.不遺餘憾.後生輩起.咸獲親炙.孰料一病不起.多孔仲尼之絶筆不過一年.踰梭格底之捐世.僅及二載.帝側之寶座久設.而我夫子竟忽焉天上人矣.嗟乎.泰山其頹矣.哲人其萎矣.在夫子天堂逍遙.永生洵樂.在吾輩人世暌隔.永別堪悲.攀龍髯而末由.眼穿芝罘.附箕尾而莫逮.淚灑濰陽.嗚呼噫嘻.  

山東廣文學堂同人誌.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1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