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上建平王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獄中上建平王書
作者:江淹
文選卷39

  昔者賤臣叩心,飛霜擊於燕地;庶女告天,振風襲於齊臺。下官每讀其書,未嘗不廢卷流涕。何者?士有一定之論,女有不易之行,信而見疑,貞而為戮,是以壯夫義士,伏死而不顧者此也。下官聞仁不可恃,善不可依,謂徒虛語,乃今知之。伏願大王暫停左右,少加憐察。

  下官本蓬戶桑樞之人,布衣韋帶之士,退不飾詩書以驚愚,進不買名聲於天下。日者,謬得升降承明之闕,出入金華之殿,何常不局影凝嚴,側身扃禁者乎!竊慕大王之義,復為門下之賓,備鳴盜淺術之餘,豫三五賤伎之末。大王惠以恩光,顧以顏色,實佩荊卿黃金之賜,竊感豫讓國士之分矣。常欲結纓伏劍,少謝萬一,剖心摩踵,以報所天。不圖小人固陋,坐貽謗雾,迹墜昭憲,身恨幽圄,履影弔心,酸鼻痛骨!

  下官聞虧名為辱,虧形次之,是以每一念來,忽若有遺。加以涉旬月,迫季秋,天光沈陰,左右無色。身非木石,與獄吏為伍。此少卿所以仰天槌心,泣盡而繼之以血也。

  下官雖乏鄉曲之譽,然嘗聞君子之行矣。其上則隱於簾肆之間,臥於巖石之下;次則結綬金馬之庭,高議雲臺之上;退則虜南越之君,係單于之頸。俱啟丹冊,並圖青史。寧當爭分寸之末,競錐刀之利哉?

  下官聞積毀銷金,積讒磨骨,遠則直生取疑於盜金,近則伯魚被名於不義。彼之二子,猶或如是,況在下官,焉能自免?昔上將之恥,絳侯幽獄,名臣之羞,史遷下室,至如下官,當何言哉!夫魯連之智,辭祿而不返;接輿之賢,行歌而忘歸。子陵閉關於東越,仲蔚杜門於西秦。亦良可知也。若使下官事非其虛,罪得其實,亦當鉗口吞舌,伏匕首以殞身,何以見齊魯奇節之人,燕趙悲歌之士乎?

  方今聖曆欽明,天下樂業,青雲浮雒,榮光塞河,西洎臨洮狄道,北距飛狐陽原,莫不浸仁沐義,照景飲醴而已。而下官抱痛圓門,含憤獄戶,一物之微,有足悲者。仰惟大王,少垂明白,則梧丘之魂,不愧於沈首,鵠亭之鬼,無恨於灰骨。不任肝膽之切,敬因執事以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