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帝春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東漢·袁曄著——(《吳志·陸瑁傳》曰:廣陵袁迪。裴松之注:“迪孙晔,字思光,作《献帝春秋》”)

初,黃巾賊起。靈帝建九重華蓋,自稱無上將軍,身被介胄謀兵。京城先是造作角錢,猶五銖而有四道,連於邊輪,百姓各有。識者以為夭徵,竊言新錢有四道,京城將壞。而此錢四出,散於四方之外乎,遂皆如其言。

孝靈皇帝何皇後生太子辯。帝數失子,不敢正名,養於道人史子眇家,號曰史佚。

袁紹將兵入宮,誅諸黃門。張讓等逼迫以尺一詔開大夏門,將帝及陳留王出,不知所知。

獻帝都許,守位而已,宿衛近侍,莫非曹氏黨舊恩戚。議郎趙彥嘗為帝陳言時策,曹操惡而殺之。其余內外多見誅。操後以事入見殿中,帝不任其忿,因曰:「君能相輔則厚,不爾,幸垂恩相舍。」操失色俯仰求出。舊儀,三公入廟,令虎賁執刃挾之。操顧左右,汗流浹背,自後不敢復朝請。

自誅黃門後,侍中、侍郎出入禁中,機事頗露。由是王允乃奏侍中黃門不得出入。不通賓客,自此始也。

張遼問吳降人曰:「紫髯將軍,長上短下,誰也?」答曰:「是孫會稽。」

揚州刺史劉馥上言荊州牧劉來與會稽太守孫權,謀襲京城。遂塹許,設鹿角砦。

董卓未誅,有書三尺布幡上,作兩口相銜之字,負之於道,歌曰:「布平」。及呂布殺董卓,負布者不復見。

越騎校尉汝南伍孚忿董卓無道,欲身自殺之,挾佩刀詣卓。孚語畢,辭出,卓至閣執手,孚引刀刺卓,卓多力,卻,不中,即殺孚。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