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海 (四庫全書本)/卷193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九十三上 玉海 卷一百九十三下 卷一百九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玉海卷一百九十三下
  宋 王應麟 撰
  兵㨗
  兵㨗 露布
  僭叛 盜賊
  幸百六之㑹窺九五之尊 封狐萬里窫窳千羣 敢懐猶鬭之心來犯必誅之令 惡鳥將墜尚顧危巢妖狐就擒猶守舊穴 蜚鴻集野青犢嘯風 怒萌牙於霜雹昧木水之本原 犬牙蠆尾 雖梟獍之心蹔求假息而鷹鸇之逐曾不崇朝 此更生之惠也何負汝而反邪 百姓至此極也多方罔堪顧之 縻以組噉以秩怒則獸好則人 搏噬猰尨終吠豢牢之主豗隤下駟欲馳厯塊之塗 罪逾羿浞虐播黎苖 賊輕送死以羔犢而扞虎狼我誓捐生若鷹鸇之逐鳥雀 恃長蛇之兩頭固狡兔之三窟 楚人是何多也歌空切於帳中漢兵其如予何席尚隨於斗柄 執迷不復謂暴無傷 舉螳臂以求生張蝟毛而自固 刑兹無赦師則有名 曾無犬馬之勞但縱豺狼之性 且擢髪以難窮宜然臍而弗赦 巢幕偷安積薪待燎 吳蛇荐食泮椹未懐 跳梁井蛙之涯旅拒秋螳之轍 緑林戾氣白梃餓夫 斬木揭竿𮐃盾負羽 豕不豶牙蠆因揺尾 隙駒為喻井蛙自居 未悟傾巢之兆敢懐拒轍之心 玉弩驚天金鋩照野 赤眉起衆白梃奮兵 丹浦緑林 作梗青丘稱亂丹浦 恃狡兔之穴憑孽狐之丘 包藏旤心素懐梟獍之性彰露凶德忽發豺狼之聲 既破竹以無前尚寢薪而不悟 共抵臧宫之掌欲然董卓之臍 衆輕鬬蟻勇劣怒蛙杪忽蜂𦝫虛見辱於齊斧突梯䑕首濫欲寄於旄頭防維稍緩螻蟻潰隄鞭䇿或寛駑駘覂駕 虐甚三苖罔化姚虞之德罪踰有扈難逃夏啓之誅 裒凶鞠頑怒飛饑嘯 盗環之惡所不可言裂冕之情至於此極忍肆滔天之罪輕為填海之謀 穿髙墉以䑕牙毒王師以蠆尾 囊血射天毒更逾於梟獍吹脣沸地衆競集於蟲沙 兔株是守蛙井與居 在外曰姦舜典有理官之治負固不服周書行司馬之誅 内稔姦謀外機毒矢 狐鳴帝里鴟峙神州 逐鹿並驅瞻烏靡定天垂伏鼈野戰羣龍 逐鹿連雞 禽獸飽而忘恩
  蠭蠆養而成毒敢孤亭育自絶生成 既緩前禽之戮未即後服之誅 八紘俟其然臍萬夫為之切齒 日長月增雄唱雌和 三北之師二東之賦 鳩居鵲巢燕棲鳯穴 若雞連棲作兔三窟 星孛紫垣飇回赤縣 委身凶德假翮姦徒 雖幕燕之阽危尚鼎魚之假息 虐用其民敢行稱亂 日月其慆鬼神弗赦苻澤之姦潢池之盗 河有防而螘為之決稼太盛而螟生其間 乘危蝟起怙險鴟張 螽結拒討狼顧背恩 豺狼整居猰㺄擇肉 正當天討之辰更積鬼誅之罪 威弧不射天網可逃 嘯侣命儔俟間候隙昧洛書之畀姒同桀犬之吠堯 蚊雷聚響螗斧稱威豺狼之心飽之而逾發梟獍之性養之而益生
  叙兵勢
  六月出師九天選將 運欃槍而掃除縱列缺而焚蕩建方面於函谷以西快雄心於狼望之北 即墨龍
  文常山蛇陳 嵗星臨於吳分定成淝水之勲鬬士倍於晉師可决韓原之勝 飲氷受斧指日揚麾 山川積雨盡消敵騎之塵草木長風咸有王師之氣 雲羅四合地道九攻 長㦸林高大旗雲繞 橫玉弩以高臨縱金鉦而直進 乗魚爛之危啓蛇形之陣揚麾誓衆杖節訓兵五部材雄三河俠少或生居燕地尤工即墨之圍或家本秦人蚤習昆明之戰 如貔萬計躍馬千羣 舉鵬力以揚威耀犀渠而賈勇 狼狐張而窫窳逝虹斾建而旬始銷 坐觀爇火之蓬方觧迎刃之竹 禀鄼侯之指蹤成葛亮之心伐 風揚旌斾雨洗甲兵 我衆素飽坐折遐衝王師如飛欲賈餘勇 商祕計於幄中授成筭於麾下 蒙虎皮而直犯被鶴膝以争馳 風驅如合於百神雷震若出於九地 三軍既拊咸如挾纊之溫羣旅争先莫不投袂而起 太白入月星垂滅敵之祥高鋒彗雲士倍禽王之氣 電擊雷震星流彗掃 為鵞為鸛整師律以無譁如熊如羆肅軍容而不犯 朔兵雲合得以毒攻毒之機驍將風馳有先人奪人之勇 兵交刃接鳥散魚驚 箕宿禡牙狼星斂角戊日禱馬太白揚眉 痛飲黃龍濟師蒼兕 鞭長不及馬腹風末不舉鴻毛 妖雲墜於塞陣暈月繞於邉營 行軍枕席之上翫冦掌股之中 勵八神於金匱麾三軍於玉堂 函犀七屬浴鐵千羣勢甚疾雷鋒踰駭電 翻東海以又作决長河而灌螢倒崑崙以壓蟻 千萬人徃一二臣同 不赦不疑是伐是肆鼓洪鑪以燎毛磨蕭斧以伐菌 止紂七歩圍項三
  重 載常服以飭戎車奉靈旗而指伐國 一其鬬心萬彼死力 中推赤心前蹈白刃 臨衝閑閑征夫㨗㨗 中權後勁乘鼓儳阻隘之機彼竭我盈有拉朽摧枯之勢 堅壁不動振九攻九却之威鼓行而前奮七縱七擒之略 元戎十乗先啓行武騎千羣無所用秣馬宵征翦敵朝食 五營月合八陣雲連 驚漢將之從天若蜀人之擊地 滅此朝食無以家為 空拳搏虎一劒刳鯨 勢均破浪攻甚决河 勢無駐於建瓴功有輕於折箠 沃騰瀾於爝火蕩危葉於衝飇矛驅海若甲洗天河 飛鴞懐我好音急鹿鋌而走險罙入其阻徃城于方又作罔敵我師 賞垂香餌令布疾雷蓄鋭淵渟乗機電發 於鑠王師恭行天罰 一征
  自葛三户亡秦 式遄六月之行如下九天之上 左屬平亂之鞬右握滅逆之矢 摧强易於折枯銷堅甚於陽雪 舉炎火以焫飛蓬覆滄海以沃熛炭 浮罌暗度束馬潜攻 列長蛇之勢首尾相從發胡騎之雄紛紜縱擊 變疾風雨謀先鬼神 執彼曲之辭乘我盈之勢 火炎立見燎毛雷疾寧容掩耳 卷甲晨趨潜師夜起 誓陟羊腸之險寧辭馬革之勞 勢如雷霆功在漏刻 人百其勇士一厥心 整我六師屈此羣醜 薄伐西戎盡䕶諸將 咸指梟巢誓平蟻穴必將嘗膽誓使然臍
  叙克捷
  淮壖鶴唳楚幕烏聲 縱精兵於數路若珠走盤擠窮冦於長江如杵投臼 臯蘭之勝細栁之臨 漆月氏之飲器焚老上之龍庭 迅雷不及掩耳高屋之上建瓴生致渠魁邁李愬擒呉之迹盡平郛郭昭郅支負漢之辜  簞食壺漿以迎莫非王土棄甲曳兵而走㒺敵我師 既圖萬舉以萬全聊示七擒而七縱 楚氛改色淮水安流 蒙輪超乘靡不賈餘長轂鉤援期於盡殪 遥知水赤坐想風腥 旌旗導長養之風金鼓動發生之氣 滔天之逆踰月而平 取蝥弧登壘以駢隣翼軍 不煩即墨之牛若駕昆陽之象 節解懐破竹之憂宵遁有曳柴之懾 王旅闞如虓虎靈旗指于天狼 凡勇獻其力智獻其謀盖天助者順人助者信 望八公山草木始驚師律之静嚴建十二郡鼓旗卒見兇徒之碎潰 舊染之俗惟新不圖復見官府攸徂之民相慶咸曰大哉王言 聊從一面之啓尚使隻輪之歸 五單于相殘宣帝卒來其欵塞兩可汗並立太宗因得以犂庭 兵不踰時士已過險 過大峴不出知燕兵之無足憂得敖倉以居識漢業之從此定惟斷乃成咸劉厥敵 漢斬郅支第乘其無備唐擒頡利盖得於巳降猶足以揚昆山之威遂至於澡渭水之恥若今丕績亘古絶倫 出奇謀於堂上視大敵於目中 螳莫拒於隆車魚尚游於沸鼎 前窺天塹駭巨浸之春生側聽風聲曳疲兵而宵遁占彼鳥烏之樂知其雉兔之逃 驗圗考傳已窮漢使之河源航海梯山盡集周書之王㑹 兵行如鬼將通於神 爪士膚公出奇設伏殆行席上之師制勝摧堅盡掃舟中之敵成擒目中過師席上 戎容鷹奮絶紫塞而斷黃河
  腥旅蟬歸披青天而覩白日 天德清明聖圖廣大視民如子天下之所共知應敵以兵聖人之不得已 孟子言不嗜殺人梁焉能一高皇謂吾寧鬬智項豈終强受堂上之奇謀制目中之醜類帝赫斯怒貔貅方議
  於奮威人得而誅蟣蝨已聞於相弔天聲大震月㨗繼聞 鏖兵老上之庭斬級雲中之塞 殄嶓冢之星狼見漢家之武節 閏運百年天聲萬里 亂甚有苖不待七旬之格勇如徂莒真成一怒之安 兵無常形以直為壯天有顯道惟逆者亡 命繫投罦勢危破竹下寛大書沛如時雨經戰伐地踈為泠風 冞入其
  阻克成厥功 知㣲知彰不俟終日有嚴有翼以奏膚公 鼎魚梟獲之既多穴螘痍傷而無幾 取虢之旂裒荆之旅 用師者觀釁而動擊虜以殄滅為期 兵義者王師直為壯 雷奔電擊谷静山空 挂斾天山封泥函谷 臨翰海以浴兵登天山而緤馬 治兵丹浦獲醜青丘 祁山歛霧翰海息波 防塹師奔但聽有聲之馬隂陵路失漫嗟不逝之騅 勢無繇而竄雉計方出於牽羊將執而歸于京師使大者陳諸原野脅從罔治不戮一人災害不生永清四海 拔鹿角以入營齊熊耳而積甲 胄落魚門兵填馬窟 掬指舟中衿甲鼓下 石可碎堅江能拒操 麕驚鳥散風去雨還 乘其再鼓而衰使之隻輪無反 曰徯后后來蘓有不戰戰必勝 壯士氣於前茅憺皇靈於破竹 迎敵鼓行靡待前茅之伺禽囚歸報遂成獨栁之誅 見無禮於君歸飲至於廟 人臣無將已快鯨鯢之戮吏民如故亟圖鴻雁之安 欲為帝耳陣方布於蘄西其如予何兵已臨於新室 舂㗋蔽野京觀起于中州積甲成山組練收於外府 截風浪以息滄溟澄氛埃而覩白日 晷窮漏急命窄塗殫 竟然臍於東市終挂膽於西州 丹徒鏦濞白門縛布 枯幹必摧秋蔕自隕 積甲齊於熊耳獲庾方於海陵 莽首晨垂董臍夜燎 翦暴夀華之澤戮凶絶轡之區 刺虎之勢拾蚌之機 既舂長狄之喉還葬防風之骨 市耀臍燈府傳飲器 䑕無夜動鴞變好音 靈旗西指期顯行劉闢之誅驛騎東馳忽報獲吕嘉之首克清大憝曾不崇朝 殱厥渠魁屈此羣醜 刁斗夜嚴穹廬曉破恩融瀚海之氷化解陰山之雪 切新都之舌用報仇讐然郿塢之臍以威姦慝 斷匈奴臂飲月氏頭 信星效祉靈旗呈祥壁壘言言而洞開渠魁纍纍而自縛靡旗亂轍投戈委弓 破種徙域空漠静邊指北海而封燕然中西域而立幕府 卉服已聞於右祍笳歌頓革於左言 共惟帝臣莫非王土 立漢赤幟乗秦素車 黿鼉就架於橋梁草木助成於兵衛 一清蛇豕之妖大築䲔鯢之觀 八荒霧卷四表雲褰 烏聲之樂鶴唳之驚 寛䑕竊狗偷之戮散蜂屯蟻聚之羣訪鴻鴈於棘矜之下追狌鼯於篁竹之間 振如虎如貔之氣凝買牛買犢之風 折箠一笞投戈四潰 間使朝趨降幡夜出 坐令强敵之寒心常若神兵之在頸 征而不戰聊麾荆柄之幡梟以示懲永震藁街之邸 建大將鼓旗士如垂櫜而入布天子詔令人争扶杖而趨 布吉語於藁街憺英威於毳幕 車馳卒奔曳柴之塵四合旗靡轍亂怒螳之衆一空 偶渠魁逭獨栁之誅而醜類無隻輪之返 遺種齒寒逺荒膽落西戎即叙我武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屈此羣醜同我太平 摧困
  獸之鬭心碎拒螳之怒臂 草木為兵椒蘭比德 烝徒被羽而鷹揚强敵望風而獸駭 鸛鵝纔列梟獍大奔 蒼兕既馳長蛇自翦 萬里尅期五道並入偃月疏營浮雲冩陣 提劒風驅援旗電掃 導彼前茅乘兹破竹 積甲齊山封尸築觀 勢如解籜事等摧枯 千里貔虎之營百里龍蛇之陳沸若雲海聚如雪山 使恃固之壘遽復于隍將領之渠盡衿其甲䇿備火攻威同電掃 殪角如羊破胷若蝨 羣帥稟命中權戒嚴掎角相因初設險於三覆竒正合發俄獻功于七擒 王師鼓行窮冦席卷 傾枳棘之巢待擒祅鳥决潢汙之水以捕涸鱗 天助神兵人生勇氣伏三紀之逋誅成九衢之壯觀 纔聞儳鼓已見靡旗長蛇之首尾如截應接自難狡兔之窟穴已焚死亡
  無所 困雖猶鬬亂不能軍 軍營對日兵氣浮天闕鞏之甲犀兕七重艅艎之船舳艫千里 塞丹浦之遥源拔緑林之奥本 聚米而山川可料變幟而壁壘盡傾 吳鉤楚練照耀隂山冀馬燕犀張皇窮漠 運其長䇿悉心而效六竒接以短兵指掌而論七縱 箠塞長河泥封函谷 衛霍之襲葷允異道而征辛趙之撃䍐羌兩從其請 甌脫不守髦頭匿光 遺械如草流膏成川 千里煙塵百道旗鼓 漏網得逸擐甲復來恥於生降窮以死決 猶逃宻網尚反隻輪 且稽分體未即然臍 舉天畢以掩暴傾雲漢而滌氛 月壘連營雲旗蔽野 未展鷹揚已皆魚爛 受命中軍習流下瀨 迅騎追風精甲耀日 數其擢髪之愆成於屈指之計 月羽紛登雲衝震發冞入其阻大殱厥家
  歸美
  天授宏略神輸祕圖 動九天之上以發謀見萬里之外而制勝 上帝臨而無貳無虞三事就而不留不處敷奏其勇遹駿有聲 師出以律載纉武功兵義者王恭行天罰 誕敷文德肅將天威 明明廟謨矯矯王造 布昭湯武遹駿文聲 威極雷霆謀究造化潜運睿筭獨决神機 窮天盡地皆為壽域之人赤子秀眉共老止戈之代 蓄睿筭於霄漢之表畫聖謨於造化之先 用仁義為干戈以恩信為疆場 用瀛漠為四守統華夏為一家 天所助者順也臣何力之有焉賴天之靈敵王所愾 民所欲而天必從君之訓而臣何力 舜敷文德七旬舞于兩階周駕戎車一月至于三㨗 下神兵於九天决睿圖於萬里 天保以上治内下武之聲繼文 用充國金城之略過伏波銅柱之封 有常而立武事不戰而屈人兵 郤獻何力敢推羣帥之功叔向有言實在明君之德 不待橫草之功共成破竹之勢 王奮厥武彼烏敢當天誘其𮕵我得多筭 奏鐃歌而祀清廟告于文人稱夀斚而御端闈明示得意 臣何力焉君之訓也 役無再舉慶不一書 乏吉甫之文武缺郤縠之詩書此皆諸將叶心羣帥宣力 北辰居而星共大風起而雲飛 乾健天行夬揚號厲 正今日鯨鯢之僇絶異時蛇豕之妖 共集堂堂之陳用成善善之功 天地合謀鬼神助伐法天立道與神為謀 布昭聖武充㩜威神 武庫韜戈戎亭徹𠉀百蠻奔走南踰銅鼓之鄉萬里謳謡西出玉闗之路 鏤靈山而梁孫原釁溫禺而染尸逐 動罔不吉戰比有功 室家慶商后之來蘇父老喜漢儀之復見 華封祝堯兆皇基於千載夷歌頌漢美王澤於三章 惟皇天全付所覆率寧人有指之疆 一成祀夏力圖宗廟之安三户亡秦胥慰人神之望 時龍御漢方開有道之符月馬飲江亟底自焚之禍 歌狸首而息射詠杕杜以勞師 甲兵不試豈月三㨗之足多土宇昄章笑日百里之猶陋 皇威天覆辨職方九州之圖聖敬日躋朝明堂四門之位舞干羽而有苖格獻龜象而淮夷來 是伐是肆于理于疆 聖筭先定王誅不留 成筭自天歡聲屬海 睿筭中潛神威外憺 成破竹之勢奏采薇之詩 不疾而速又作得道多助惟斷乃成 見漢武節布唐陽春 鋪淮濆嘽王旅已觀因壘之降伐玁狁奏膚公佇見犂庭之舉 告清廟以獻俘即正藁街之僇坐明堂而受計盡還葱嶺之圖蠻荆率服初無方叔之壯猶江漢既平行對宣王之令聞 民勞汔可小康甫迓升平之運胡滅誠為大慶願臻混壹之期 接千嵗之統上萬年之觴 有常德立武事以成功告神明 表西郊之道示無萬里之行舉外廷之觴更上億年之壽 舞兩階之羽幸親睹於苖征上萬年之觴顧莫陪於虎拜 罷七旬之干羽收六月之車徒 再造可封之俗因櫜不戰之弓 守在四夷對揚萬壽 左執律右秉鉞願先周樂之容東漸海西被沙兼紀禹功之盛 受俘而獻太廟于以慰在天之靈盛醢以賜諸侯庻幾示為臣之戒 不以賊遺君父已殄凶殘凡克敵示子孫毋忘勲伐 有德以立武事稽首以揚王休 脩我戎而整六師矢文德而洽四國制軍而糾邦國飲至而昭文章 道德成乎安强已
  覿靈臺之偃伯政刑脩於間暇豈復潢池之弄兵 赤眉已破逺踰漢光再造之勲淮夷攸鋪願紀周后中興之雅 布昭聖武對揚王休 將從天落兵若山行揚兵九天之上决勝千里之中 奉威懐之命以律而臧兼夷夏之師在和而克 臣妾兆民庭衢六合 破碎戎膽振騰天威 百蠻成冠帶之鄉五兵為耒耜之器 拯遺甿於溝瀆非聖不能掃餘沴以雪霜非天不可 臨斬戎王將置稾街之下提封漢境願窮葱嶺之西 雷聲龍見地闢天開 履至尊而制六合征弗庭而綏兆民 天生五材誰能去兵武有七德所以禁暴至諴感神苖民於焉格舜常德立武徐土所以歸周圖上金城之略生入玉門之闗 所亡少少益辦多
  多 天落妖彗風摧陣雲 援枹不待於五申破竹遂成於三㨗 時雨霈戎軒之㨗迅霆擢賊壘之堅 聞爼豆未學軍旅之事聽鼓鼙則思將帥之臣 聖謨洋洋㳫授折衝之略虎臣矯矯共懐敵愾之忠 重整漢儀再隆周道 舂長狄之喉繋郅支之頸 有常以立武事一舉而空朔庭 虎士説劒龍庭聽笳 運竒堂上之兵制勝目中之衆 萬里掃邉顧牧馬不敢南下一時來享將諸侯復㑹東都 天保以上采薇以下治具畢張濮鈆于北祝栗于南王猶允塞 天道先德而後刑王師有征而無戰 武先七德守在四夷 取若拾遺役無再舉 襲冠帶而要衣裳戢干戈而櫜弓矢
  起句
  經武七徳尤先禁暴以安民為邦百年然後勝殘而去殺 天無二日土無二王田有一成衆有一旅 文武之道未墜於地陵律之罪上通於天














  玉海卷一百九十三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