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臺新詠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北山移文 玉臺新詠序
作者:徐陵 南朝 陳
鄭衆論
本作品收錄於《六朝文絜

  淩雲概日,由余之所未窺;千戶萬門,張衡之所曾賦。周王璧台之上,漢帝金屋之中,玉樹以珊瑚作枝,珠簾以玳瑁為柙。其中有麗人焉。其人也,五陵豪族,充選掖庭;四姓良家,馳名永巷。亦有潁川、新市,河間、觀津,本號嬌娥,曾名巧笑。楚王宮裏,無不推其細腰;魏國佳人,俱言訝其纖手。閱詩敦禮,非直東鄰之自媒;婉約風流,無異西施之被教。弟兄協律,自小學歌;少長河陽,由來能舞。琵琶新曲,無待石崇;箜篌雜引,非因曹植。傳鼓瑟于楊家,得吹簫于秦女。

  至若寵聞長樂,陳後知而不平;畫出天仙,閼氏覽而遙妒。至如東鄰巧笑,來侍寢於更衣;西子微顰,得橫陳於甲帳。陪遊馺娑,騁纖腰於《結風》;長樂鴛鴦,奏新聲于度曲。妝鳴蟬之薄鬢,照墮馬之垂鬟。反插金鈿,橫抽寶樹。南都石黛,最發雙蛾;北地燕脂,偏開兩靨。

  亦有嶺上仙童,分丸魏帝;腰中寶鳳,授曆軒轅。金星與婺女爭華,麝月共嫦娥競爽。驚鸞冶袖,時飄韓椽之香;飛燕長裾,宜結陳王之佩。雖非圖畫,入甘泉而不分;言異神仙,戲陽臺而無別。真可謂傾國傾城,無對無雙者也。加以天情開朗,逸思雕華,妙解文章,尤工詩賦。琉璃硯匣,終日隨身;翡翠筆床,無時離手。清文滿篋,非惟芍藥之花;新制連篇,甯止蒲萄之樹。九日登高,時有緣情之作;萬年公主,非無誄德之辭。其佳麗也如彼,其才情也如此。

  既而椒宮苑轉,柘館陰岑,絳鶴晨嚴,銅蠡晝靜。三星未夕,不事懷衾;五日猶賒,誰能理曲。優遊少讬,寂寞多閑。厭長樂之疏鐘,勞中宮之緩箭。輕身無力,怯南陽之擣衣;生長深宮,笑扶風之織錦。雖復投壺玉女,為歡盡於百驍;爭博齊姬,心賞窮於六箸。無怡神于暇景,惟屬意於新詩。可得代彼萱蘇,微蠲愁疾。

  但往事名篇,當今巧制,分諸麟閣,散在鴻都。不及篇章,無由披覽。於是然脂暝寫,弄墨晨書,撰錄豔歌,凡為十卷。曾無參與《雅》、《頌》,亦靡濫於風人。涇渭之間,若斯而已。於是麗以金箱,裝之寶軸。三台妙跡,龍伸蠖屈之書;五色花箋,河北、膠東之紙。高樓紅粉,仍定魯魚之文;辟惡生香,聊防羽陵之蠹。靈飛六甲,高擅玉函;《鴻烈》仙方,長推丹枕。

  至如青牛帳裏,餘曲未終;朱鳥窗前,新妝已竟。方當開茲縹帙,散此絛繩。永對玩於書帷,長迴圈於纖手。豈如鄧學《春秋》,儒者之功難習;竇傳黃老,金丹之術不成。固勝西蜀豪家,托情窮于魯殿;東儲甲觀,流詠止于《洞蕭》。孌彼諸姬,聊同棄日。猗與彤管,麗矣香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