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臺書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玉臺書史
本作品收錄於《香艷叢書

玉臺書史 清 錢塘厲鶚太鴻 輯[编辑]

  ◎宮闈

  ○漢

  孝成許皇后

  大司馬車騎將軍平恩侯嘉女也。后聰慧,善史書。(《漢書·外戚傳》)

  章德竇皇后

  扶風平陵人,大司馬融之曾孫也。年六歲能書,家人皆奇之。(《後漢書·皇后紀》)

  和帝陰皇后

  光烈皇后兄執金吾識之曾孫也。后少聰慧,善書藝。(《後漢書·皇后紀》)

  和熹鄧皇后

  后諱綏,太傳禹之孫也。父訓,護羌校尉,六歲能史書,十二通《詩》、《論語》。家人號曰「諸生」,是時,方國貢獻競求珍麗之物。自后即位,悉令禁絕,歲時但供紙墨而已。(後漢書·皇后紀)。

  順烈梁皇后

  諱妠,大將軍商之女,恭懷皇后弟之孫也。少善女工,好史書,嘗以列女圖畫,置於左右以自監戒。(《後漢書·皇后紀》)

  馮嫽

  楚主侍者馮嫽。能史書,習事。嘗持漢節為公主使,行賞賜于城郭,諸國敬信之,號曰「馮夫人」。(《漢書·西域傳》)

  王美人

  趙國人也,祖父苞,五官中郎將。美人聰敏,有才,能書會計。(《後漢書·皇后紀》)

  左姬,字小娥,安帝生母也。善史書,喜詞賦,和帝賜諸王宮人,因入清河第(《清孝教王傳》)

  ○魏

  文昭甄皇后

  中山無極人,明帝母,漢太保甄邯後也。父逸,上蔡令。后年九歲,喜書,視字即識。數用諸史筆硯。史謂后言:「汝當習女工,用書為學,當作女博士耶?」后言:「聞古賢女,未有不覺前世成敗以為已誡者,不知書何由見之?」(《魏志本傳》)

  ○吳

  吳主趙夫人

  丞相達之妹,善書畫,巧妙無雙。能於指間以彩絲織雲霞龍蛇之錦,大則盈尺,小則方寸,宮中謂之極絕。孫權常歎魏、蜀未夷,軍旅之隙,思得善畫者,使圖山川地勢軍陣之像。達乃進其妹,權使寫九州江湖方嶽之勢,夫人曰:「丹青之色,甚易歇滅,不可久寶。妾能刺綢作列國,方帛之上,寫以五嶽河海城邑行陣之形。」既成,乃進于吳主,時人謂之針絕。雖棘刺木猴雲梯飛鳶,無過此麗也。(《拾遺記》)

  ○晉

  武元楊皇后

  諱艷,字瓊芝,宏農華陰人也。少聰慧,善書。(《晉書本傳》)

  安僖王皇后

  諱神愛,琅邪臨沂人也。父獻之,尚新安湣公主,無子,唯一女,後立為安僖皇后。后亦善書。(張懷瑾《書斷》)

  ○齊

  韓蘭英

  韓蘭英,吳郡人,有文辭。宋孝武時獻中興賦,被賣入宮。宋明帝時,用以為宮中職僚。及武帝以為博士,教六宮書學。以其年老多識,呼為「韓公雲」。(《南史·齊武穆裴後傳》)

  ○梁

  武德郗皇后

  諱徽,高平金鄉人也。後幼明慧,善隸書,讀史傳。(《南史·梁后妃傳》)

  ○陳

  武宣章皇后

  諱耍兒,吳興烏程人。本姓鈕,父景明為章氏所養,因改姓焉。後少聰慧,美容儀,善書計,能誦詩及楚詞。(《南史·陳后妃傳》)

  後主沈皇后

  諱婺華,吳興武康人也。後性端靜,聰明強記,涉獵經史,工書翰(《南史·陳后妃傳》)

  沈氏后德

  名標婺華,允光親署,獨美可嘉。如晚晴陳雲,傍日殘霞,注云:「今見署啟一紙。」(竇臮《述書賦》)

  後主皇后沈氏,吳興人。君理之女,善書。(《書史會要》)

  ○北魏

  文成文明皇后馮氏

  長樂信都人也,父朗,秦雍二州刺史,坐事誅,後遂入宮。高宗踐極,立為皇后。後性聰達,學書記,作勸戒歌三百餘章,又作皇誥十八章。(《魏書·后妃傳》)

  宣武靈皇后胡氏

  安定臨涇人,司徒國珍女也。後姑為尼,世宗初,入講禁中,諷左右稱後姿行,世宗聞之,召入掖庭為承華,進為充華嬪。肅宗踐祚,尊為皇太后,臨朝聽政。性聰悟,多才藝,略得佛經大義,親覽萬幾,手筆決斷。(《魏書·后妃傳》)

  ○唐

  太穆寶皇后

  京兆始平人。隋定州總管神武公毅之女也。善書,學類高祖之書,人不能辨,工篇章而好存規誡。(《舊唐書本傳》)

  則天皇后武氏

  諱曌,并州文水人也。上元元年,高宗號「天皇」,皇后號「天后」。天下謂之「二聖」。宏道元年為皇太后,臨朝稱制。天授元年,後自稱皇帝,改國號周。長安五年,上後號曰「則天大聖皇帝」。(《唐書本紀》)

  唐則天順聖皇后武氏,凜凜英斷,脫去鉛華脂韋氣味,乘高宗溺愛,而窺覦竊起,遂能不出重闈深密之地,駕馭英雄,使人人各為其用。不旋踵,嘿移唐室,使之善自退托,有周南、卷耳之志,則其用心,豈減古賢后妃哉!惜乎不知出此,乃欲以牝雞司晨,宜乎不克令終,而張柬之等起而正子明辟也。新史貶而傳之,舊史以為窮妖白首,良以為訓。考其出新意,持臆說,增減前人筆劃,自我作古,為十九字:曰「■⑴、埊(地)、■⑵、囝(月)、○(星)、■⑶(君)、■⑷(年)、■⑸(正)、■⑹(臣)、曌(照)、■⑺(載)、■⑻(載)、圀(國)、■⑼(初)、■⑽(證)、■⑾(授)、■⑿(人)、■⒀(聖)、■⒁(生)」。當時臣下章奏,與天下書契,咸用其字,然獨能行於一世而止。唐之石刻,載其事者,知其在則天時也。雖然,亦本於喜作字。初得晉王導十世孫方慶者,家藏其祖父二十八人書跡。摹榻把玩,自此筆力益進,其行書駸駸稍能有丈夫勝氣。今禦府所藏行書一夜宴詩。(《宣和書譜》)

  武后君臨,藻翰時飲,順天經而永保先業,從人欲而不顧兼金。注曰:「則天皇后,沛國武氏士彠女,臨朝稱尊,號曰『大周金輪皇帝』。時鳳閣侍郎石泉王公方慶,即晉朝丞相導十一世孫,有累代祖父書跡,保傳於家。凡二十八人,緝成一十一卷。後墨制問方慶,因而獻焉。後不欲奪志,遂盡模寫留內,其本加寶飾錦繢還王氏。人到於今稱之。右史崔融撰王氏寶章集序具紀其事。(竇臮《述書賦》)

  薦福寺天后飛白題額,崇福寺武后題額,(《歷代名畫記》)

  周升仙太子碑,聖曆二年武后撰,並行書。(《金石錄》)

  延載初,周允初除鳳閣鸞台平章事,證聖元年卒。則天為七言詩傷之,又自繕寫,時以為榮。(《舊唐書·周允元傳》)

  上官昭容

  名婉兒,西台侍郎儀之孫。天性韶警,善文章,自通天以來,內掌詔命,掞麗可觀。帝即位,進拜昭容,景雲中諡惠文。(《舊唐書本傳》)

  呂溫《上官昭容書樓歌序》云:「貞元十四年,友人崔仁亮於東都買得《研神記》一卷,有昭容列名書縫處。」(《呂衡州集》)

  千福寺額,上官昭容書。(《歷代名畫記》)

  臨川公主(太宗女)

  韋貴妃所生,下嫁周道務,工籀隸,能屬文。高宗立,上孝德頌,帝上詔褒答。永徽初進長宮主,恩賞卓異。(《唐書本傳》)

  晉陽公主(太宗女)

  字明達,幼字兕子,文德皇后所生,主臨帝飛白書,下不能辨。(《唐書本傳》)

  貴妃楊氏

  宋張端義云:「貞定大曆寺有藏殿,其殿藏經,皆唐宮人所書。經尾題名,皆極可觀,有塗金匣藏心鏡一卷,字體尤婉麗,其後題云:『善女人楊氏為大唐皇帝李三郎書』。」(《貴耳集》)

  ○後唐

  魏國夫人陳氏

  襄陽人也,善書。(《唐書·沙陀傳》)

  ○南唐

  先主後種氏

  江西良家女,性警悟,通書計。(馬令《南唐書》)

  後主昭惠後周氏

  小字娥皇,大司徒宗女,通書史,善音律,尤工琵琶。元宗賞其藝,取所禦琵琶時謂之燒槽者賜焉。後病亟,以元宗所賜琵琶及常臂玉環親遣後主,又自為書請薄葬。(馬令《南唐書》)

  保儀黃氏

  江夏人,後主選為保儀,書學技能,多出於天性。後主屬意,會小周專房,品秩不加,第以掌墨寶而已。初,元宗後主,皆妙於筆劄,博收古書,有獻者,厚賞之。宮中圖籍萬卷,尤多鐘王墨蹟,皆系保儀所掌。(馬令《南唐書》)

  耿先生

  軍大校耿廉女,好書善畫。往往有佳句,雅通黃白之術,能拘制鬼魅奇怪恍惚,莫知其所由來,為女道士,自稱「天自在山人」。保大中,因宋齊邱以入宮,元宗處之別院,號曰「先生」。常被碧霞帔,手如鳥爪,題詩牆壁,自稱「比大先生」。(鄭文寶《耿先生傳》)

  宮人喬氏

  李後主手書金字心經一卷,賜其宮人喬氏。喬氏後入太宗禁中,聞國主薨,自內庭出其經舍在相國寺西塔院資薦。且自書於後,曰「故李氏,國主宮人喬氏,伏遇國主百日,謹舍昔時賜妾所書般若心經一卷在相國寺西塔院,伏願彌勒尊前持一花而見佛」云云。其後江南僧持歸故國,置之天禧寺塔相輪中。寺後失火,相輪自火中墮落而經不損,為金陵守王君玉所得。君玉卒,子孫不能保之,以歸寧鳳子儀家。喬氏所書在經後,字極整潔,而詞甚淒惋,所記止此。徐鍇集南唐制誥,有宮人喬氏出家誥,豈斯人也耶。(王銍《默記》)

  ○宋

  曹皇后

  仁宗曹皇后,真定人。樞密使惠武王彬之孫也。性慈儉,重稼穡,嘗于禁苑種穀,親蠶,善飛帛書。(《宋史本傳》)

  慈聖曹皇后,工飛白,蓋習觀昭陵落筆也。先人舊藏一美字,徑二尺許,筆勢飛動,用慈壽宮寶。(《老學庵筆記》)

  向皇后

  神宗向皇后,河內人,宰相敏中曾孫。哲宗立,尊為皇太后。(《宋史本傳》)

  向皇后工行草。(《書史會要》)

  安妃劉氏

  安妃本酒保家女,初事崇恩宮。宮罷,出居宦者何訂家。內侍楊戩譽其美,復召入。明達貴妃以同姓養為女,遂有寵。為才人,進涉妃。政和四年,加貴妃,朝夕侍上,擅愛專席,林靈素以技進,目為九華安妃。肖像於神霄帝君之左。宣和三年薨,諡明節和文,冊贈為皇后。(《宋史本傳》)

  明節劉後,一時遭遇,寵傾六宮,忽苦瘵疾,臨終戒左右曰:「我有遣囑在領巾上,候我氣絕,奏官家親自來解,」語畢而終,左右馳奏,上至哀慟,悲不自勝,領巾上蠅頭細字。其辭云:「妾出身微賤,而無寸長,一旦遭遇聖恩,得與嬪御之列。命分寒薄,至此夭折,雖埋骨于九原,魂魄不離左右,切望陛下以宗廟社稷之重,天下生靈之眾,大王帝姬之多,不可以賤妾一人,過有思念,深動聖懷。況後宮千計,勝如妾者不少,妾深欲忍死,面與君父廖別,謫限已盡,不得少留,冤痛之情,言不能盡。」自後左右每欲寬解,必提領巾,上愈傷感,聞者謂李夫人不足道也。林靈素謂後是九華安妃,臨終聞本殿異香音樂,次年有青城道士,見後於巫山,彷佛金釵鈿合云。(《錢氏私志》)

  憲聖吳皇后

  高宗憲聖慈烈吳皇后,開封人。父近,以後貴,進封吳王。年十四,高宗為康王,被選入宮。王即位,封和義郡夫人。後博習書史,又善翰墨,由是寵遇日至,尋進貴妃。紹興十三年,詔立為皇后,高宗內禪,稱太上皇后。名所御殿曰「慈福」。(《宋史本傳》)

  德壽慈福兩宮,御書觀音經共八段,初在碑石庫。嘉定三年,置架設於群玉堂東偏。(《中興館閣錄》)

  《群玉堂法貼》十卷,第一卷有憲聖慈烈皇后御書千文《歸田賦》。(《中興館閣錄》)

  慈福皇太后,喜親翰墨,尤愛蘭亭,嘗作小楷一本,全是王體,流傳內外,故陸升之代劉珙造春貼子有云:「內仗朝初退,朝曦滿翠屏,硯池深不凍,端為寫蘭亭。」(《蘭亭博議》)

  憲聖慈烈皇后吳氏,開封人,吳宣靖王近之女。高宗後,博習書史,妙於翰墨。帝嘗書六經賜國子監刊石,稍倦,即命後續書,人莫能辨。(《書史會要》)

  宋憲聖皇后,書養蠶圖。自浴種至翦帛,凡二十四事,使閱者宛然置身田舍,見婦子劼勮不遑之景也。每段下題小字,極其工致。至元中,鄭足老題云:「為顯仁皇后字,後習高皇字,高皇手書九經。每倦則後書續之,人未易辨。」金華宋景濂云:「圖出於潛令樓璹,璹猶召見,以圖上進。上攜至宮,憲聖慈烈皇后逐段題之。皇后姓吳,配高宗,其書絕相類,謂非顯仁韋后書,餘考之顯仁韋后,乃高宗母也。從徽宗北轅,老年始歸。憲聖慈烈吳後,乃高宗繼後,史稱其善翰墨,則為吳後書無疑。」金華之言為確矣。(《庚子銷夏記》)

  劉貴妃

  臨安人,紹興十八年,入宮,專掌御前文字,工書畫。(陳善《杭州府志》)

  劉夫人字希,號夫人,建炎間掌內翰文字及寫宸翰字,高宗甚眷之。亦善畫,上用奉華堂印。(《書史會要》)

  三子慶於毗陵得《李伯時畫草堂十志》,前有奉華大小印。向曾收入劉娘子位者,後有「閉關頌酒之裔」一印,此雖用劉伯倫事,然於婦人恐不類耳。

  楊皇后

  甯宗恭聖仁烈楊皇后,少以姿容選入宮。慶元三年四月,進封婕妤,五年進婉儀,六年進貴妃。恭涉皇后崩,中宮未有所屬,貴妃與曹美人俱有寵。韓侂胄見妃任權術,而曹美人性柔順,勸帝立曹。而貴妃頗涉書史,知古今,性復機警,帝竟立之。皇子昀即位,加尊號「壽明仁福慈睿皇太后」。(《宋史本傳》)

  恭聖仁烈皇后楊氏,甯宗後,忘其裡氏,或云會稽人。楊次山者,亦會稽人,後自謂其兄也。少以姿容選入宮。頗涉書史,知古今,書法類甯宗。(《書史會要》)

  太清宮,甯宗時建,楊皇后書道德經石幢。(《武林舊事》)

  楊妹子

  馬河中遠進禦及賜貴戚畫,甯宗每命楊妹子題署。有楊娃印章,楊娃者,甯宗恭聖皇后妹也。書法類甯宗,以藝文供奉內庭,其跡惟遠畫見之。(《清賞錄》)

  楊妹子乃宋甯宗恭聖皇后妹,其書類甯宗。凡禦府馬遠畫,多命題詠,余曾見馬遠《松院鳴琴》小幅。楊娃題其左方云:

  閑中一弄七弦琴,此曲少知音。多因淡然無味,不比鄭聲淫。  松院靜,竹樓深,夜沉沉,清風拂軫。明月當軒,誰會幽心。

調寄《訴衷情》,波撇秀穎妍媚之態,映帶縹緗。(《韻石齊筆談》)

  甯宗皇后妹,時稱楊妹子。書法類甯宗,馬遠畫多其所題。(《書史會要》)

  楊妹子題馬遠《紅梅》,遠在畫院中最知名。余有紅梅一枝,菁艷如生,楊妹子題詩于上,字亦工。按楊妹子者,甯宗恭聖皇后之妹。書法類甯宗。凡禦府馬遠畫,多令之題。此幀李梅公見而愛之,攜去竟毀於火。餘又有《女誡》一卷,為馬麟畫。相傳為甯宗書,實楊妹子書,用御書之印耳。此卷今在畿南士夫家。(《庚子銷夏記》)

  六月二十四日,赴鑒叔招,出馬遠單條四幅,俱楊妹子題。其一《白玉蝶梅》:

  重重疊疊染湘黃,此際春光已半芳。

  開處不禁風日暖,亂飛晴雪點衣裳。

再題「晴雪烘香」四字。其一著《雪紅梅》:

  銖衣翠蓋映朱顏,未委何年入帝關。

  默被畫工傳寫得,至今猶似在衡山。

再題「朱顏傅粉」四字。其一《煙鎖紅梅》:

  夭桃艷杏豈相同,紅潤姿容冷淡中。

  披拂輕煙何所似,動人春色碧紗籠。

再題「霞鋪煙表」四字。其一《綠彎玉蝶》:

  渾如冷蝶宿花房,擁抱檀心憶舊香。

  開到寒梢猶可愛,此般必是漢宮妝。

再題「層疊水綃」四字。後各有楊娃之章一小方印。與余家所藏妹子題《馬遠楊葉竹枝》二冊,字畫差大,然筆腕瘦嫩,略相似。二冊《楊葉》題:「線撚依依綠,金垂嫋嫋黃。」《竹枝》題:「雨洗娟娟淨,風吹細細香。」(《項鼎鉉呼桓日記》)

  嘗觀馬和之四小景,有楊妹子各題一絕云:

  人道中秋明月好,欲邀同嘗意如何?

  華陽洞裡秋壇上,今夜清光此處多。


  石楠葉落小池清,獨下平橋弄扇行。

  倚日綠陰無覓處?不如歸去兩三聲。


  清獻先生無一錢,故應琴鶴是家傳。

  誰知默鼓無弦曲,時向珠宮舞幻仙。


  雨洗東坡月色清,市人行盡野人行。

  莫嫌犖確坡頭路,自愛鏗然曳杖聲。」(《沈津吏隱錄》)

  度宗昭儀王氏

  會甯郡夫人昭儀王秋兒,東宮直書閣,能屬文,鶴骨臒貌。度皇自即位後,萬幾之暇,批答書閣式克欽承,皆出其手。(《隨隱漫錄》)

  荊國大長公主

  太宗女,幼不好弄。真宗即位,封萬壽長公主。下嫁駙馬都尉李遵勖。主善筆劄,喜圖史,能為歌詩,尤善女工之事。(《宋史本傳》)

  魏國大長公主

  英宗第二女。神宗時,封屬國公主。下嫁左衛將軍王詵,好讀古文章,善書劄。(《宋史本傳》)

  越國夫人王氏

  端獻王頵之妻,作篆隸有古法。(《書史會要》)

  華國夫人韋氏

  魏惠獻王愷妻,特封韓魏兩國夫人。(《魏王愷傳》)

  謝翱《翠鏁亭避雨》詩云:

  仰面無所睹,梁間有題字。

  問此何人書?婉娩有弱氣。

  雲昔魏王妃。學書似李衛。

  乘雲到此山,灑墨在空翠。

自注云:「亭有魏王妃所題字尚新,王嘗以成德軍節度鎮明,故妃至其處。」(《晞髮集》)

  ○金

  元妃李氏

  章宗元妃李氏師兒,大定末以監戶女子入宮,是時,宮教張建教宮中,師兒與諸宮女皆從之學。章宗問建:「宮教中女子誰可教者」,建曰:「就中音聲清亮者,最可教。」章宗以建言求得之。章宗好文辭,妃性慧黠,能作字,知文義,遂大愛幸。明昌四年,封為昭容,明年進封元妃。(《金史本傳》)

  ○明

  慈聖李太后

  神宗生母也,東安人。神宗在位,上尊號「慈聖宣文明肅皇太后」。嘗書「廉謹持家」四字,以貽其父李公。(《名山藏坤則記》)

  慈壽寺,神宗為慈聖皇太后建也,寶藏閣系聖母御筆題。(《燕都遊覽志》)

  文華殿后殿所懸扁,凡十二字,每行二字,共分六行。其文曰:「學二帝三王,治天下大經大法。」乃慈聖御筆。臣下但見龍翔鳳翥結構波磔之妙,以為御書,而實非也。(《萬曆野獲篇》)

  神宗貴妃鄭氏

  大興人,父憲成。妃狡媚多智,生皇三子,封皇貴妃,帝寵之顓房。崇禎三年七月薨,諡恭「恪惠榮和靖皇貴妃」,葬銀泉山。(《明史槁》)

  鄭貴妃泥金書《觀世音燕薩普門品經》一卷,在瓷青紙上梵本刻絲錦裝卷首題云:「大明萬曆甲辰年十二月吉日,皇貴妃鄭謹發。誠心沐手,親書金字《觀世音燕薩普門品經》一卷。恭祝今上聖主,祈願,萬壽洪福,永亨康泰,安裕吉祥。」楷法秀整,前繪佛像甚精細。今藏吾杭趙谷林齋中。餘題絕句四首云:

  梵夾瓷青出漢京,翼坤(鄭貴妃宮名)題處最分明。

  依稀買得硯神記,紙上香多蠹不成。


  巧笑由來雨露偏,佛恩遣在聖人前。

  開函稽首無他願,一筆泥金壽一年。


  柘館餘間罷女紅,祝厘不與眾嬪同。

  也勝密誓含元殿,小字親封玉合中。


  城南詩老觀空久,(丁君敬身同賦)特賦新詞繼夢華。

  他日秋山黃葉下,與君禮足九蓮花。

  武宗王妃

  燕京人。以才色得幸于武宗。侍幸薊州溫泉,題詩自書刻石,今石刻尚存。(《列朝詩集》)

  陳司彩

  洪武二十年,詔選民間涉女入宮,分司六尚。陳二妹,字瑞貞,仲裕女也。貌端莊與焉,善六書,曉大義,精女工,嬪嬙皆師事之,人稱為「女中君子」。二十四年,命為司彩,賜歸省。(《棗林雜俎》)

  婁妃

  婁妃書仿詹孟舉,楷書千文極佳。江省永和門並龍興普賢寺額,其筆也。後人以其賢,不忍更之。(《書史會要》)

  楊妃

  楊妃書法趙文敏,頗得筆意,但偏鋒耳。(《書史會要》)

  安福郡主

  甯靖王奠培之長女,工草書,能詩。(《列朝詩集》)


  ◎女仙

  ○晉

  南嶽魏夫人

  諱華存,字賢安,位紫虛元,君領上真司命。(《真靈位業圖》)

  魏夫人,左僕射舒之女,太保公椽南陽劉幼彥之室,光祿勳璞之母。天才卓異,少讀莊老及春秋二傳五經百子。後修真得道,夫人善書。(《書史會要》)

  豫章女巫

  豫章女巫,太元中,有神降之,能空中與人言,且善書。(《書史會要》)

  ○唐

  吳彩鸞

  女仙鸞自言西山吳真君之女。太和中,進士文蕭客寓鍾陵。南方風俗,中秋月夜,婦人相持踏歌,婆娑月影中,最為盛集。蕭往觀焉,而彩鸞在歌場中作調弄語以戲蕭。蕭心悅之,伺歌罷,躡蹤其後。至西山中,忽有青衣燃松明以燭路者。彩鸞見蕭,遂偕往,復曆山椒,有宅在焉。至其處,坐席未暖,而彩鸞據案如府司治事,所問皆江湖溺死人數。蕭他日詢之,彩鸞初不答。問至再四,乃語之:「我仙子也,所領水府事。」言未既,忽震雷迅發,雲物晦冥,彩鸞執手版伏地作聽罪狀。如聞謫詞云:「以汝泄機密事,罰為民妻一紀。」彩鸞泣謝,諭蕭曰:「與汝自有冥契,今當往人世矣。」蕭拙于為生,彩鸞以小楷書《唐韻》一部,市五千錢,為糊口計。然不出一日間,能了數十萬字,非人力可為也。錢囊羞澀,復一日書之,且所市不過前日之數。由是彩鸞《唐韻》,世多得之。曆十年,蕭與彩鸞遂各乘一虎仙去。《唐韻》字畫雖小,而寬綽有餘,全不類世人筆,當於仙品中別有一種風氣。今禦府所藏正書一十有三:唐韻平聲上,唐韻平聲下,唐韻上聲,唐韻去聲,唐韻入聲,唐韻上下二,唐韻六。(《宣和書譜》)

  鍾陵西山有遊帷觀,每至中秋,車馬喧闐十里若闤闠。豪傑多召名姝善謳者,夜與丈夫間立,把臂連踏而唱,惟對答每捷者勝。太和末,有書生文蕭往觀,睹一姝甚妙,其詞曰:

  若能相伴陟仙壇,應得文蕭駕彩鸞。

  自有繡襦並甲帳,瓊台不怕雪霜寒。

生意其神仙,植足不去,姝亦相盻盼。歌罷,獨秉燭穿大松徑,將盡,陟山扣石,冒險而升,生躡其蹤。姝曰:「莫是文蕭耶?」相引至絕頂坦然之地,後忽風雨裂帷覆機,俄有仙童持天判曰:「吳彩鸞以私欲泄天機,機謫為民妻一紀。」姝乃與生下山,歸鍾陵為夫婦。(《誠齊雜記》)

  仙人吳彩鸞書孫愐《唐韻》,凡三十七葉,此唐人所謂葉子者也。按彩鸞隱居在鍾陵西山下,所書《唐韻》,民間多有,餘所見共六本。此一本二十九葉,彩鸞書,其八葉,後人所補,氣韻肥濁,不相入也。(《黃山谷集》)

  裴鉶《傳奇》載成都古仙人吳彩鸞。善書小字,嘗書《唐韻》鬻之。今蜀中導江迎祥院經藏中佛本行經六十卷,乃彩鸞所書,亦異物也。(張邦基《墨莊漫錄》)

  洪龜父朋《寫韻亭》詩云:

  紫極宮下春江橫,紫極宮中百尺亭。

  水入方洲界玉局,雲映遠山羅翠屏。

  小楷四聲餘翰墨,主人一粒盡仙靈。

  文蕭彩鸞不復返,至今神界花冥冥。(呂本中《紫薇詩話》)

  樓鑰《跋宇文廷臣所藏玉篇鈔》云:「始予讀文蕭傳,言吳彩鸞書〈唐韻〉字,疑其不然。後於汪季路尚書家見之,雖不敢必其一日可辦,然亦奇矣!為之賦詩,且辨其為陸法言切韻。茲見樞密宇文公所藏玉篇鈔。則又過之,是尤可寶也。既謂之鈔,竊以為如《北堂書鈔》之類,蓋節文耳。以今《玉篇》驗之,果然。不知舊有此鈔而書之耶!抑彩鸞以意去取之耶?有可用之字略之,有非日用之字而反取之。部居如今本,皆以朱氏別之,而三字五字,止以墨字書之,次序皆不與今合,不可致詰。輒書前歲所與汪氏詩跋于左,庶來者得以覽觀。」(《攻愧集》)

  宇文廷臣文孫家,有吳彩鸞《玉篇韻》,今世所見者《唐韻》耳。其書一先為廿三先,廿四仙不可曉。又導江迎祥寺有彩鸞書佛本行經六十卷,或者以為唐經生書。(《硯北雜志》)

  鮮于伯機有吳彩鸞書《切韻》一本,其書一先為廿三先,廿四仙不可曉,字畫尤古。(《志雅雜鈔》)

  龍興紫極宮寫韻軒,世傳吳彩鸞寫韻於此軒,以之得名。予昔在圖書之府,及好事之家,有其所寫《唐韻》,皆硬黃書之,紙素芳潔,界畫精整,結字遒麗,皆人間之奇玩也。(《道園學古錄》)

  虞集《題吳彩鸞唐韻真跡後》:

  豫章城頭寫韻軒,繡簾窣地月娟娟。

  尋常鶴唳霜如月,書到人間第幾篇。(《道園學古錄》)

  元詹玉《題寫韻軒調桂枝香》:

  紫薇花露。瀟灑作涼雲,點商勾羽。字字飛仙下筆,一簾風雨。江亭月觀今如許,歡飄零墨香千古。夕陽芳草,落花流水,依然南浦。  甚兩兩淩風駕虎,恁天孫標緻,月娥眉嫵。一笑生春,那學世間兒女。筆床硯滴曾窺處,有西山青眼如故。素箋寄與玉簫,聲徹鳳鳴鸞舞。(《鳳林書院草堂詩餘》)

  彩鸞與文蕭遇,在文宗太和末,而〈法苑珠林〉,則寫于天寶年間。豈神仙隱顯,原非時代之可限歟。(陳宏緒《寒夜錄》)

  吳彩鸞龍鱗楷韻,後柳誠懸題云:「吳彩鸞,世傳謫仙也,一夕書唐韻一部,即鬻於市,人不測其意。稔聞此說,罕見其書,數載勤求,方獲此本。觀其神全氣古,筆力遒勁,出於自然,非古今學人所及也。時惟太和九年九月十五日題,其制共五十四葉,鱗次相接,皆留紙縫,天寶八年制。」(《庚子銷夏記》)

  項氏寶藏吳彩鸞正書《唐韻》全部,原系鮮于伯機故物,後為陸太宰全卿所購,名跡也。雖字細僅若蠅頭,而位置寬綽有餘,全不類世人行筆,當於仙品中求之乃得。(《清河書畫舫》)

  謝自然

  華陽貞女也,幼而入道,善筆劄,能屬文。(《續仙傳》)

  盧眉娘

  永貞元年,南海貢奇女盧眉娘,年十四,幼而慧悟,工巧無比。能於一尺絹上,繡法華經七卷,字之大小,不逾粟粒,而點畫分明,細於毛髮。其品題章句,無有遣闕。至元和中,憲宗以金鳳環束其腕,眉娘不願住禁中,遂度以黃冠,放歸黃海,賜號曰「逍遙」。後神遷,香氣滿室,弟子將葬,舉棺覺輕,即撤其蓋,惟有藕屨而已。後人往往見乘紫雲,游於海上。(《杜陽雜編》)

  嵩山女子

  嵩山女子,佚其名。任生者,隱居嵩山讀書,常夜聞異香,忽一女子開簾而入,年可二十餘,凝態艷質,世莫之見。有雙環青衣左右翼侍,顧謂侍者曰:「郎君書籍中取一幅紙兼筆硯來」,乃作贈詩一首,筆劄秀麗。後三日來,又贈二篇,良久出門,閃閃上空中,去地百餘丈,猶隱隱見於雲間。生以三篇示於人,皆知其神仙矣。(《神仙感遇傳》)

  曹文姬

  文姬本長安倡女也。生四五歲,好文字戲。及笄,姿艷絕倫,尤工翰墨。自箋素外,至於羅綺窗戶可書之處,必書之。日數千字,人號為「書仙」。筆力為關中第一,後歸任生,三月晦日,偕生乘雲仙去。(劉斧《青瑣高議》)

  曹文姬,本長安倡,姿艷絕倫,尤工翰墨。欲偶者請先投詩,岷山任生詩曰:

  一點塵心謫九天,玉皇殿上掌書仙。

  莫怪濃香熏骨膩,霞衣曾帶禦爐煙。

女曰:「真吾夫也。不然,何以知吾事耶!」遂事之。五年,忽對任曰:「吾本天上司書仙女,以情愛謫人寰,二紀將歸,子可偕行。」騰雲而去。後以所居為書仙裡。(《書史會要》)

  ◎附:尼

  ○元

  妙湛

  比邱尼妙湛,管夫人為寫長明庵圖,妙湛小行書題其上。(《珊瑚綱》)


  ◎名媛

  ○周

  魯秋胡妻

  雕蟲篆,魯秋胡妻所作。秋胡隨牒遠仕,荏苒三年。桑時間玩,集為此書,亦云「戰筆書」。其體遵律垂畫,織長旋繞屈曲,有若蟲形。(僧夢英《十八體書》)

  二十二蟲書,魯秋胡婦浣蠶所作,亦曰「雕蟲篆」。(韋續纂《五十六種書》)

  ○漢

  扶風馬夫人

  安定皇甫規妻,不知何氏女也。規,初喪室家,後更娶之。妻善屬文,能草書,時為規答書記,眾人怪其工。(《後漢書?列女傳》)

  扶風馬夫人,大司農皇甫規之妻也。有才學,工隸書,夫人寡,董卓聘之,夫人不屈,卓殺之。(《書斷》)

  後漢皇甫規妻馬夫人行隸,中中品。(韋續《九品書人論》)

  蔡文姬

  蔡邕女也,博學有才辨,又妙於音律。興平中亂,沒於南匈奴,曹操贖之。操問曰:「聞夫人家多墳籍,猶能記憶之否?」文姬曰:「昔亡父賜書四千許卷,今所誦憶,裁四百餘篇耳。」操曰:「今當使十吏就夫人寫之。」文姬曰:「男女之別,禮不親授,乞給紙筆,真草惟命。」於是繕書送之,文無遣誤。(《後漢書?列女傳》)

  蔡邕得筆法于神人,傳女文姬,文姬傳之鍾繇。(《古今傳授筆法人名》)

  「我生之初尚無為,我生之後漢祚衰。」蔡炎書。(《淳化閣貼》)

  蔡炎《胡笳引》:「自書十八章,極可觀,不謂流傳,僅餘兩句,亦似斯人身世耶。」(《山谷題跋》)

  ○晉

  衛夫人

  晉中書院李充母衛夫人。善鍾法,王逸少之師。(《羊欣撰錄》)

  衛夫人名鑠,字茂漪,廷尉展之女弟,恒之從女,汝陰太守李矩之妻也。隸書尤善規矩,鍾公云:「碎玉壺之冰,爛瑤台之月。婉然芳樹,穆若清風」。右軍少嘗師之,永和五年卒,年七十八,子充為中書郎,亦工書。(《書斷》)

  鍾繇傳之衛夫人,衛夫人傳之王羲之。(《傳授筆法人名》)

  庾肩吾《書品》列中之上。

  李嗣真書列上下品,雲衛夫人正體尤絕。

  韋續《九品書人論》上中品有李矩妻衛夫人,正行。

  唐人書評衛夫人書,如插花舞女,低昂美容;又如美女登臺,仙娥弄影,紅蓮映水,碧沼浮霞。(《書苑菁華》)

  晉衛夫人筆陣圖

  夫三端之妙,莫先於用筆;六藝之奧,莫重於銀鉤。昔秦丞相李斯見周穆王書,七日興歎,患其無骨。蔡尚書入鴻都觀碣,十旬不返,嗟其出群,故知達于其源者少,暗於其理者多。近代以來,殊不師古,而緣情棄道,才記姓名,或學不該贍,聞見又寡,致使成功不就,虛費精神。自非通靈感物,不可與談斯道也。今刪李斯筆妙,更加潤色,總七條,並作其形容,列事如左,貽諸子孫,永為模範。庶將來之君子,時復覽焉。筆要取崇山絕仞中兔毛,八九月收之,其筆頭長一寸,管長五寸,鋒齊腰強者。其硯取前涸新石,潤澀相兼,浮津耀墨者。其墨取廬山之松煙,代郡之鹿膠,十年已上強如石者為之。紙取東陽魚卵虛柔滑淨者。凡學書字,先學執筆,若真書去筆頭二寸一分,若行草書去筆頭三寸一分。執之下筆,點畫波撇屈曲,皆須盡一身之力而送之。若初學者先大書,不得先從小。善鑒者不寫,善寫者不鑒。善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多肉微骨者謂之墨豬。多力豐筋者聖,無力無筋者病,一一從其消息而用之。

  一 如千里陣雲,隱隱然,其實有形。 丿 陸斷犀象。

  丶 如高峰墜石,磕磕然,實如崩也。 乚 百鈞弩發。

  丨 萬歲柘藤。 乀 崩浪雷奔。 ■⒂  勁弩筋節。

  右七條筆陣出入斬斫圖。執筆有七種:有心急而執筆緩者;有心緩而執筆急者;若執筆近而不能緊者,心手不齊,意後筆前者敗;若執筆遠而急,意前筆後者勝。又有六種用筆:結構圓備如篆法,飄揚灑落如章草,凶險可畏如八分,窈窕出入如飛白,耿介特立如鶴頭,鬱拔縱橫如古隸。然心存委曲,每為一字各象其形,斯造妙矣!書道畢矣!永和四年上虞制記。

  晉衛夫人與師貼:

  衛稽首:和南近奉敕寫急就章,遂不得與師書耳。但衛隨世所學,規摹鍾繇,遂曆多載。年廿,著詩論草隸通解不敢上呈。衛有一弟子王逸少甚能,學術真書咄咄逼人,筆勢洞精,字體遒媚,可詣晉尚書館書耳。仰求至鑒,大不可言。弟子李氏衛和南。(《淳化閣貼》)

  黃長睿云:衛夫人貼,蓋唐初李懷琳作,事見竇臮《述書賦》。(《東觀餘論》)

  黃山谷題絳本法貼云:王會稽初學書于衛夫人,中年遂妙絕古今。今人見衛夫人遣墨,疑右軍不當北面。蓋不知九萬里,則風斯在下耳。(《黃山谷集》)

  郗夫人

  王羲之之妻也,甚工書。(孔元舒《在窮記》)

  謝夫人

  字道韞,王凝之妻,安西將軍奕之女也。(《晉書?列女傳》)

  道韞有才華,亦善書,為舅氏所重。(《王羲之外傳》)

  李嗣真書後品云:「謝道韞是王凝之妻。雍容和雅,芬馥可玩,列中下品。」

  韋續《九品書人論下》:「上品有王凝之妻謝道韞行草。」

  傅夫人

  郗愔之妻也,善書。(《書斷》)

  韋續《九品書人論下》:「上品有傅夫人正隸。」

  荀夫人

  王洽之妻也,亦善書。(《書斷》)

  汪夫人(宣和書譜作江)

  王瑉之妻也,善書。(同上)

  荀夫人

  庾亮之妻也,(韋續《九品書人論上》:「下品有庾亮荀夫人正行隸篆。」)

  蔡夫人

  羊衡母。(韋續《九品書人論上》:「中品。」)

  桓夫人

  唐人書評云:桓夫人書,如快馬入陣,屈伸隨人。(《書苑精華》)

  李意如

  琅邪王獻之保母也。姓李名意如,廣漢人也。在母家有志行,歸王氏。柔慎勤恭,善屬文,能草書,解釋老旨趣。(《雲麓漫鈔》)

  ○宋

  謝夫人

  孔琳之妻謝氏,亦善書。(《書斷》)

  ○北魏

  李夫人

  高慎妻李氏,趙郡李徽伯女,艷且慧,兼善書記,工騎乘。(《北史?高幹傳》)

  李彪女

  幼而聰令,彪教之書學,讀誦經傳。後宣武聞其名,召為婕妤,在宮常教帝妹書誦授經史,後宮咸師事之。(《北史?李彪傳》)

  ○北齊

  魏夫人

  韋續九品書人,韋續《九品書人論下》:「下品有北齊魏夫人正行。」

  ○唐

  劉秦妹

  馬家劉氏,臨效逼斥,安西蘭亭,貌奪真跡。如宓妃遣形於巧素,再見如在之古昔。注云:「翰林書人劉秦妹歸馬氏。」(竇臮《述書賦》)

  劉秦妹善臨蘭亭,及西安貼奪真,亦唐翰林書人。(《法書苑》)

  房璘妻高氏

  太原府交城縣石壁寺鐵彌勒像頌安公美政碑,俱參軍房璘妻高氏書,石壁寺碑,乃行書。(《學林新編》)

  房璘妻高氏,嘗書石刻,字畫潔媚。(《墨池編續書斷》)

  太谷縣令安庭堅美政頌碑跋:

  開元二十九年安公美政頌,房璘妻高氏書。安公者,名庭堅,其事蹟非奇,而文辭亦匪佳作,惟其筆劃遒麗,不類婦人所書。餘所集錄,固已博矣,而婦人之筆,著于金石者,高氏一人而已。然余嘗與蔡君謨論書,以為書之盛莫盛于唐,書之廢莫甚於今。余之所錄如于頔高駢。下至陳遊瓖等書皆有。蓋唐之武夫悍將,暨楷書手輩,字皆可愛。今文儒之盛,其書屈指可數者,無三四人。非皆不能,蓋忽不為爾。唐人書見於今,而名不知於當時者,如張師、邱繆、師愈之類,蓋又可不勝數也!非餘錄之,則將遂泯然於斯世矣。余于集古,不為無益也夫。(《集古錄》)

  撰人姓名殘缺,房璘妻高氏書。開元廿九年三月。(《金石錄》)

  太原府交城縣石壁寺鐵彌勒像頌碑跋:

  太原府交城縣石壁寺鐵彌勒像頌者,林諤撰,參軍房璘妻高氏書。余所集錄古文自周秦而下,旋於顯德。凡為千卷,唐居其十七八。其名臣顯達,下至山林幽隱之士,所書莫不皆有,而婦人之書,惟此高氏一人耳。然其所書刻石存於今者,惟此頌與安公美政頌耳。二碑筆劃字體,遠不相類,殆非一人之書,疑模刻不同,亦不宜相遠如此,又疑好事者寓名以為奇也。識者當為辨之。(《集古錄》)

  林鶚撰,房璘妻高氏行書,開元二十九年六月。(《金石錄》)

  柳夫人

  崔簡妻,宗無伯姊,善隸書,為雅琴以自娛。(《柳河東集》)

  崔瑗

  永州刺史博陵崔簡女,嫁為朗州員外司戶河東薛巽妻,善筆劄,讀書通古今。(《柳河東集》)

  楊夫人

  柳柳州宗元室,善翰墨。(《書史會要》)

  金鑾

  白氏金鑾,居易女,十歲忽書《北山移文》示家人,居易以終南紫石刊之。(《書史會要》)

  陳燕子丁(德宗時人)

  獨庵比邱道衍《法華經跋》云:唐僧義道與女人陳燕子丁,共以小楷細書是經,為薦人母解脫清升。點畫波撆,若出一手。(《金華府志》)

  廉女貞

  善隸書,常為內中學士。(《李遠集》)

  鄧敞妻李氏

  鄧敞,封敖門生,婚李氏。其父嘗為福建從事,官至評事。有女二人皆善書,敞之所行卷,多二人筆跡,敞官至秘書少監。(《玉泉子》)

  關氏

  南楚人,圖之妹,甚聰慧,文學書劄,圖嘗動人,圖嘗語同僚曰:「某家有一進士,但不櫛耳。」後圖以妹妻常修。關氏與修讀書二十餘,年才學優博,越絕流輩,咸通六年登科。(《南楚新聞》)

  薛媛

  薛暖,濠梁人,南楚材妻。楚材旅遊陳潁,受潁牧之眷,無返舊意。媛寫真寄之曰:

  欲下丹青筆,先牛寶鏡端。

  已驚顏索莫,漸覺鬢凋殘。

  淚眼描將易,愁腸寫出難。

  恐君渾忘卻,時展畫圖看。

夫妻遂偕老焉。時人嘲之曰:

  當時婦棄夫,今日夫棄婦。

  若不逞丹青,空房應獨守。(《全唐詩話》)

  媛善書畫,妙屬文。(《雲溪友議》)

  封絢

  殷保晦妻,封敖孫也。名絢,字景文,能文章草隸。保晦曆校書郎。黃巢入長安,共匿蘭陵裡。賊悅封色,欲取之。封罵曰:「我公卿子,守正而死,猶生也。終不辱逆賊手!遂遇害。」(《唐書本傳》)

  ○後唐

  李夫人

  西蜀名家,後唐郭崇韜伐蜀得之。夫人以崇韜武弁,嘗抑鬱不樂。善屬文,尤工書畫。(《書史會要》)

  ○五代蜀

  黃崇嘏

  臨邛人,周癢知邛州,崇嘏上詩稱鄉貢進士。年三十許,祗對詳敏,復獻長歌。癢益奇之,召與諸生侄同游,善琴奕,妙書畫。翼日薦攝府司戶參軍,胥吏畏服,案牘一清。癢美其風采,欲以女妻之。崇嘏袖封狀謝,仍貢詩曰:「幕府若容為坦腹,願天速變作男兒。」癢覽詩驚駭,召見詰問,故黃使君女也。乞罷,歸臨邛,不知所終。(《玉溪編事》)

  ○宋

  朱嚴妻

  王禹偁贈朱嚴詩云:「妻裝秋卷停燈坐」,自注云:「嚴妻能詩。」(《小畜集》)

  安國夫人崔氏

  琦韓妻,善書劄,體法甚老,殊無婦人氣。(《安陽集》)

  楊夫人

  夏竦妻楊氏,工筆劄。(《宋史?夏竦傳》)

  權太君

  天水郡太君權氏,善草隸書,誦數經,能略通其說。(《臨川集》)

  武昌縣君郭氏

  郭氏曾祖恕,祖遵式,父昭晦。聰明孝謹,能讀書史,善書畫。選歸於皇從孫右監門衛將軍世單,封武昌縣君。(《歐陽文忠公集》)

  和國夫人

  和國夫人王氏,宗室趙仲輗室。能詩章,善字畫。(《書史會要》)

  章煎

  章煎,友直女。工篆書,傳其家學。友直執筆,自高壁直落至地,如引繩,而煎亦能如其父。(《書史會要》)

  唐氏

  唐氏能書,梅堯臣《泗州觀唐氏書》詩云:

  唐氏能書十載聞,誰教精絕到紅裙。

  百金買盡蒲葵扇,不必更求王右軍。(《宛陵集》)

  史炎

  史炎,字炎玉,州刺史張訚聘為塚子祺之配。祺亦有才,倡和成集,名曰《和鳴》。作字用禿筆,體法古勁。黃山谷與祺父有內親,而祺弟祉亦以進士為青神尉,山谷親來訪之。炎玉致書,嘗緘綠菜以贈,山谷為之贊曰:「蔡蒙之下,彼江一曲。有茹生之,可以為蓛。蛙蠙之衣,采采盈掬。芼以辛鹽,宜酒宜餗。在吳則紫,在蜀則綠。頒我旨蓄,史君炎玉。」(曹學佺《蜀中詩話》)

  徐宏中跋山谷《綠茹贊》云:「按此贊末句言史君炎玉,蓋指眉陽望族史氏女,名炎,字炎玉。髫丱資穎嗜學,蘋蘩線纊,一不介意。善屬文,雅安張訚少卿出守眉陽,聞其才賢,納為家嗣子履之婦。炎玉日游心于編簡翰墨,平生遊覽之勝,燕笑之適,與子履詩酒酬唱,格調閒雅。久而盈筐,手自敘次,目曰《和鳴集》。而少卿之室,于山谷老人為姑輩,子履實其親表也。因寓書致綠菜為信,山谷珍其品,以贊謝之,褒其為古女校書云。紹興甲戊秋徐宏中跋。」(《式古堂書畫匯考》)

  慶國夫人邢氏

  余與天臺謝傑景英為忘年交,謝趙出也,為餘言外氏丞相家法甚悉。今見邢氏趙夫人手書戒婦子一紙,往往與景英言合。邢尚書、趙丞相事具國史,至其故家典型,要自令人起敬。(陳傅良《止齋集》)

  謝夫人

  謝夫人,譚文初妻,潁川汝陰人。居家,雞晨以興,家之事無不遍視。舍此則讀書觀古人書畫,二事皆精。(鄭俠《西塘集》)

  李清照

  李清照,號「易安居士」,禮部員外郎格非女,知湖州趙明誠室。

  易安居士能書能畫,而又能詞,尤長於文藻。迄今學士,每讀《金石錄序》,頓令心神開爽,何物老嫗,生此寧馨,大奇!(《才婦錄》)

  李易安《一剪梅》詞貼: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間愁。此情無處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右調《一剪梅》。

  跋李易安書《一剪梅》詞云:「易安詞槁一紙,乃清閟閣故物也。筆勢清真可愛,此詞《漱玉集》中亦載,所謂離別曲者邪?卷後無題識,僅有『點定』兩字耳。」(《書畫舫》)

  秦國潘夫人

  周必大題秦國潘夫人書云:「右靖國元年辛己祖妣秦國潘夫人從祖父,初任忻州司法時與鄭州叔祖母姚氏書。夫人富文忠公彌孫,其雲奉文,乃運使金紫及奉使太師小字後,批三管散一行金紫年十四代寫。常記祖母張秦國道祖父之言,舊小吏事上官極恭,太守禮上法曹與他掾窄褒捧案。此書亦云:起五更,每日兩衙,極邊小壘。事體尚爾,況藩府乎?今儀門外雖有『州縣官于此下馬』牌,然皆肩輿直造客位。初到,略展衙禮,遠不過三日,近則是日亟免。並記此以示後人,嘉泰三年十月旦立石。」(《平園集》)

  徐夫人

  徐氏諱蘊行,自號「悟空道人」,臨川蔡教授詵之母,學虞書得楷法。(《誠齋集》)

  徐夫人名蘊行,善讀書,工歐虞筆法,為通判蔡■⒃妻,以賢婦稱。暮年留心內典,手寫華嚴諸部經,號「悟空道人」。(《撫州府志》)

  蔡同年之母徐夫人,手寫佛經九十五卷,得唐人筆法,字畫亦細楷。(《止齋集》)

  周必大跋徐夫人所書《華嚴經?梁武懺 》

  郁林蔡侯子羽故母徐氏,三衢人,宣和間刑部侍郎諱敷言之女。潛心內典,學虞世南書,嘗手寫《華嚴經?梁武懺 》,皆終部帙,所謂女人身得度者。其子將藏是書於名山,求予一言。予謂夫人為善如此,郗氏之業,在所不論,二經果報,甯復唐捐!《華嚴經》云:「南方國有長者妻,名曰善慧,見佛神力,心生覺悟。」《法華經》云:「比邱尼憍曇毗得佛授記,後名光相如來。」予知夫人此念不斷盡未來世,豈止資其冥福而已。慶元丙辰六月丙寅。(《平園集》)

  韓玉父

  秦人,家于杭,李易安嘗教以詩。後父母以妻閩人林子建,子建得官歸閩,韓自錢塘往三山,比至,林已官時法矣。復回延平,假道昭武,宿漠口鋪,題詩於壁。(《四朝詩集》)

  張夫人

  張氏蜀之故家,漢御史綱之後,通判宋若水之妻也。性賢孝,讀書史。善筆劄,通古今,識義理,而不肯為詞章。其方直之操,士大夫或有愧焉。(《朱子文集》)

  游夫人

  建安郡夫人游氏,贈光祿大夫黃崇妻。而子則端明殿學士中也建安建陽人,幼受班昭女訓,通大義,至它組紉筆劄之藝,皆不待刻意,而能輒過人。(《朱子文集》)

  張穠

  張俊有愛妾,乃錢塘妓張穠也。頗涉詩書,俊文字,穠皆與之。柘皋之役,俊發書屬穠照管家事,穠報後引霍去病、趙雲事以堅其心,且言:「今日之事,惟在宣撫,不當以家為念,勉思報國。」俊以其書繳奏,上大喜,親書獎諭,以賜穠,仍加封「雍國夫人」。(郭翼《履雪齋筆記》)

  胡夫人

  黃子由尚書夫人胡氏,元功尚書之女也。俊敏強記,經史諸書,略能成誦,善筆劄,時作詩文,亦可觀,于琴奕寫竹等藝尤精。自號「惠齋居士」,時人比之李易安云。(《齊東野語》)

  黃尚書子由帥蜀,中閣乃胡給事晉臣之女。過雪堂,行書《赤壁賦》於壁間,劉改之從後題《泌園春》一闋,其辭云:

  按轡徐驅,兒童聚觀,神仙畫圖。正芹塘雨過,泥香路軟;金蓮自拆,小小籃輿。傍柳題詩,穿花覓句,嗅蕊攀條得自如。經行處,有蒼松夾道,不用傳呼。清泉怪石盤紆。  信風景江淮各異殊。想東坡賦就。紗籠素壁;西山句好,簾擲晴珠。白玉堂深,黃金印大。無此文君載後車。揮毫處,看淋漓雪壁,真草行書。

後黃知為劉作,厚有饋貺。(張世南《游宦紀聞》)

  陳述古女

  陳述古諸女,亦多有文。有適李氏者,從其夫仕晉甯軍判官。部使者以小雁屏求詩,李婦自作黃魯直小楷題其上:

  紅蓼淡蘆欹曲水,幾雙容與對西風。

  扁舟阻向江鄉去,卻喜相逢一枕中。


  曲屏誰畫小瀟湘,雁落秋風蓼半黃。

  雲淡雨疏孤嶼遠,冷冷清夢到高唐。(《耆舊續聞》)

  邵安人

  安人邵氏道沖,字用之,武經郎林延齡之室。家定海,母朱氏,方娠,夢丹書金篆在霄漢間,生而敏慧,未齔知書。稍長,觀《漢書》、《資治通鑒》至成誦,歸於林。姑嫠居,亡愛子,斥奩具,營喪葬,無靳色。姑疾經年,醫禬備至,人稱其孝。延齡仕不進,一閑十三年,邵安之,觴詠琴奕以相娛。喜翻內典,手書法華、圓覺、金剛等經。(《寶慶四明縣志》)

  趙夫人

  俞似官廣州鈐轄,題英州金山寺壁云:

  轉食膠膠擾擾間,林泉高步未容攀。

  興來尚有平生履,管領東南到處山。

似妻趙夫人親書此詩於壁,字畫徑四寸,遒健類薛稷。(《容齋隨筆》)

  方氏

  桐戶人,陳暈經略子婦。臨蘭亭,並自作草書,皆可觀。(《畫繼》)

  李夫人

  名至規,號淡軒,宋狀元黃朴之女。長,適尚書李玨子。善撫琴畫蘭,為郎中孫榮甫作九畹圖。自序其後曰:「予家雙井公以蘭比君子,父東野翁甚愛之,予亦愛之。每女紅之暇,嘗寫其真,聊以備閨房之玩,初非以此求聞於人也。」(王惲《秋澗集》)

  丁夫人

  洪慶善夫人,賢而有文,字畫勁麗。(張綱《華陽老人集》)

  朱淑真

  海甯人,文公侄女也。文章幽艷,才色清麗,實閨門之罕有。因匹偶非倫,勿遂素志,賦《斷腸集》十卷以自解。(《古今女史》)

  辛亥冬于京師見宋朱女郎淑真手書《璿璣圖》一卷。字法妍嫵,有記云:「若蘭名蕙,姓蘇氏,陳留令道質季女也。年十六,歸扶風竇滔,滔字連波。仕苻秦,為安南將軍,以若蘭才色之美,甚敬愛之。滔有寵姬趙陽臺善歌舞,若蘭苦加捶楚,由是陽臺積恨,讒毀交至,滔大恚憤。時詔滔留守襄陽,若蘭不願偕行,竟挈陽臺之任。若蘭悔恨自傷,因織錦字回文。五彩相宣,瑩心駭目,名曰《璿璣圖》。亙古以來所未有也,乃命使齎至襄陽。滔感其妙絕,遂送陽臺於關中,具輿從迎若蘭于漢南,恩好逾初,其著文字五千餘首,世久洇沒,獨是圖猶存。唐則天嘗序圖首,今已魯魚莫辨矣。初家君宦遊浙西,好拾清玩,凡可人意者,雖重購不惜也。一日,家君宴郡倅衙,偶於壁間見是圖,償其值,得歸遺予。於是坐臥觀究,因悟璿璣之理,試以經緯求之,文果流暢。蓋璿璣者,天盤也;經緯者,星辰所行之道也;中流一眼者,天心也。極星不動,蓋運轉不離一度之中,所謂居其所而斡旋之。處中一方,太微垣也,乃疊字四言詩。其二方,紫微垣也,乃四言回文。二方之外四正,乃五言回文。四維乃四言回文。三方之外四正,乃交首四言詩,其文則不回也。四維乃三言回文,三方之經以至外四經皆七言回文詩,可周流而讀者。紹定三年春二月望後三日,錢塘幽棲居士朱氏淑真書。」首有璿璣變幻四小篆,後有小朱印。予向見《斷腸集》,不載斯文。(《池北偶談》)

  朱億女

  尚書朱億女,郡人也。淑行婉質,工琴書。至道初,裴愈奉使兩浙,聞其才藝奏之,召至宮師。既入京掖,賜號「白花蓮夫人」,後出俗,刺血書蓮花經一部,改賜「慈濟廣慧大師」。(《洪武蘇州府志》)

  吳氏三一娘

  樓鑰云:今《玉編》惟越本最善,末題云:「會稽吳氏三一娘寫。」問之越人,無能知者,楷法最精。(《攻愧集》)

  王排岸女孫

  盧陵王排岸之女孫,眉目秀麗,能琴棋,善翰墨。失身富家,常鬱鬱不樂,慕名勝而終焉。郡有朱淵未第,其室寢廢,家事不治,經鬱一妾,頗難其人。鄰媼云:「排岸女孫歸久,試與官人謀之。」朱笑曰:「恐無此理,行成,以八百券為質。「一至其家,內外之事,皆若素定。(《貴耳集》)

  ○元

  管夫人

  管夫人道升,字仲姬,趙魏公室。延佑四年,封魏國夫人。翰墨詞章,不學而能。心信佛法,手書《金剛經》至數十卷,以施名山名僧。天子命夫人書千文,敕玉工磨玉軸,送秘書監裝池收藏。又命孟俯書六體為六卷,雍亦書一卷。且曰:「令後世知我朝有善書婦人。且一家皆能書,亦奇事也。」(《松雪齋集》)

  管夫人書牘行楷,與鷗波公殆不可辨同異,衛夫人後無儔。(《容台集》)

  管夫人題漁父詞:

  遙想山堂數樹梅,淩寒玉蕊發南枝。山月照,晚風吹,只為清香苦欲歸。

  南望吳興路四千,幾時間去雪水邊。名與利,付之天,笑把漁竿上畫船。

  身在燕山近帝居,歸心日夜憶東吳。斟美酒,膾新魚,除卻清閒總不如。

  人生貴極是王侯,浮利浮名不自由。爭得似,一扁舟,弄月吟風歸去休。(右漁父詞仲姬書)

  吳興郡夫人,不學詩而能詩,不學畫而能畫,得於天者然也。此漁父詞皆相勸以歸之意,無貪榮苟進之心,其與」老妻強顏色,雙鬢未全斑。何苦行吟澤,畔不近長安「者異矣。皇慶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子昂書。(《清河書畫舫》)

  管夫人手寫《璿璣圖》詩,五色相間,筆法工絕。(《居易錄》)

  管仲姬與中峰貼:

  道升和尚拜覆本師中峰和尚大禪師法座前:道升拜別頂相,動是數載,瞻仰之心,日積不忘。年時得以中首座來都,如見師父尊顏,備審道體清安,甚為慰喜。道升手書《般若經》,報薦先父母深恩,及救薦亡兒女輪回之苦,極感謝我師大發慈悲,點化亡者,皆得離苦海。我師但起一念,何獨道升公姑父母兒女,得生淨土。一切法界含靈,皆成佛道,盡證燕提矣!道升粉骨碎身,生生世世,報答我師大和尚慈悲深恩耶!道升疊蒙賜書,知前年吾師所惠書及錄題經贊法語寄來,至今並未曾收得,不審當先何人送去?聞知怏怏,道升一面作書於家間問舍侄去也。去歲以中送去《般若經》五卷,又蒙本師慈悲,展讀點化,又各得題讃,存沒重感我師。道升宿業本重,每日人事擾擾,不能安靜,長想我師慈悲指教,尋思話頭,但提起終得受用。道升與良人誠心至願,但得到家,只就家庭修設。拜懇本師大和尚大發慈悲,普度一切鬼神。一切有孤魂,一切無主孤魂,一切冤親良人,與道升祖上父母兒女外祖妣奴婢,及一切法界含靈莫墮三塗惡苦,願皆得早生佛界。此乃良人與道升心願,已托以中先覆知師父大和尚。今春僕回,又拜吾師惠書及心疏,道升等拜觀如心如願,良人見之生歡喜心,尤增感佩。我師如此大發慈悲,度脫一切眾生,是道升等七世師父之恩,何以報謝!今因的便,特拜此書報安,更乞善保愛,不宣。六月初七日女弟子管氏道升和南拜覆。(《式古堂畫書匯考》)

  右趙承旨手牘十一紙,魏國夫人一紙,皆與天目幻住公者。承旨所雲,悉為夫人沒後與住商評,欲修事薦嚴。時承旨老矣,音詞宛惻,讀之可為興感。不知當時本老答語,何以寫其憂也。夫人以書般若得公讚歎,致謝云云,皈依之誠,尤為迫切。本之徒寧通作一卷,今歸黃令公淮東書院藏之。間出以相示,餘謂三士皆從菩薩地來,所謂應以比邱宰官信女身而得度者,因緣聚會乃如此,今皆還淨土矣。學士大夫不能釋然于現在之時,而餘為勘破於過去之日。相對一笑,摩挲移日,不獨以其翰墨之妙而已也。吳門祝允明跋。(同上)

  趙魏公書散滿天下,亦時時獲觀。惟夫人真跡,為世罕有。此卷之可貴者,正在是耳。或謂松雪嗜好佛法大過者,彼其時宗社墟矣。黍離之懷,不於空觀而焉寄此,則在所當慨而不當認夢為實也。宏治癸亥十月,在錦衣君清淮堂書,前進士吳郡楊循吉。(同上)

  子昂書中龍象,當時與之同世者皆沾餘潤,遂成名家,況畫眉閣彥,寧不傳受筆訣,與之俱化耶。觀魏國夫人尺一題。董其昌。(同上)

  管夫人家書:

  余見管仲姬字一卷:「平安家書付三哥長壽收拆,娘押封。娘書付三哥吾兒。昨日福山寺僧來。得五哥六月內書,知汝安好,家中及道院內平善,方得放心可收。香盟寺呈子至,先還借錢一百定,如得入手,可與四五哥、大一哥商量,交孫行可買東橫錢百戶屋地,並西邊蘿蔔地,及德清園前地。我已分付五哥了,此地若別對付錢買了,卻將此錢好生實封了,付的便寄來。九月間沈山主周年,切須與三定錢,油三斤,米五斗,請十僧燈,斛做汝父母名字,追薦沈山主則個。可憐此人多與我家出氣力,切須報答他。書到便與哥哥每說知,分付福和萬六道徐慶一等,好生與我安排,供養為好。蘇灣田塍交徐壽二好生修理,休誤桑樹,好生照管澆灌。山上亦宜照管,交梓沛兄令人多接栗樹,多種桑樹,只此不一。七月廿六日娘付三哥收。」此池灣沈氏所藏,子趙奕有跋。(《太平清話》)

  夫人能畫與詩,嘗入覲中宮,命寫梅稱旨,且命題之。詩云:

  雪後瓊枝嫩,霜中玉蕊寒。

  前村留不得,移入畫中看。(《霏雪錄》)

  管仲姬竹卷後跋云:「操弄筆墨,故非女工,然而天性好之,自不能已。竊見吾松雪精此墨竹,為日已久,亦頗會意。因大丞相不忽夫人之命,敬寫一卷,鄙拙可愧耳。」此卷藏豫章楊寨雲家。(《因樹屋書影》)

  李瓚貽管夫人畫竹卷長丈餘,離披錯落,姿態百出,與怪石奔峭相間,氣韻生動,真奇作也。後自題二句云:「竹勢撒崩雲觸石,應是《瀟湘夜雨集》。」皇慶三年秋日作,道升下有管氏道升仲姬二印。(《隨草續編》)

  夫人畫竹風格勝子昂,此幀凡三竿,極其蒼秀,自題一詩云:

  春晴今日又逢晴,閑與兒曹竹下行。

  春意近來濃幾許,森森稚子日邊生。

字法似子昂,有友人見而愛之,攜去。(《庚子銷夏記》)

  祁縣戴楓仲藏管夫人道升小畫一幀,有細書小字云:「山回新綺閣,竹掩舊朱門。」(《池北偶談》)

  王夫人

  夫人字圭卿,號春溫,工書畫。曹文貞公嘗題其書畫卷,第所云「漕府參軍時見益」者,不知指何人也。(《霏雪錄》)

  曹伯啟題王夫人書畫卷後云:「畫傳當代功尤妙,字學前賢體更多。」(《洖泉漫槁》)

  八達太夫人

  忽都虎郡王太夫人也。長清縣靈岩山寺中碑,至治元年八達氏有詩二句云:「岩前松檜時時綠,殿上君王歲歲春。」大字刻之,不類婦人筆。(《金石文字志》)

  趙夫人

  夫人諱鸞,字應善,雍古部氏中書平章世延女,中書參政許有壬室。朗惠慈靜,能琴書,善筆劄。(《書史會要》)

  游夫人

  雷機母,延佑間,贈建安郡君,善書而有文。(《潛溪集》)

  危郡君

  危氏諱德馨,字蘭玉,雷機室,贈建安郡君,通書記,作字有楷法。(《潛溪集》)

  徐氏如珪

  鄭天覺妻,通《論語》、《孝經》大義,工書,亦有法。(貝瓊《清江集》)

  劉氏

  孟運判妻也,性巧慧,能臨古人字,咄咄逼真。(《書史會要》)

  柯氏

  天臺人,九思之女,通經史,善筆劄。(《書史會要》)

  段氏

  天佑之女,能詩章,善筆劄。(《書史會要》)

  士女曹妙清

  自號「雪齋」,錢塘人。善鼓琴,工書,行書點墨皆有法度,三十不嫁,風操可尚。嘗寫詩寄鐵崖。鐵崖答之云:

  紅牙管帶紫狸毫,雪水初融玉帶袍。

  寫得薛濤萱草貼,西湖紙價可能高。

玉帶袍,其硯名。(《列朝詩集》)

  陳自幼

  能書,適南潯姚氏,一意奉佛,有手書觀世音普門品,趙榮祿題其後。(《六研齋筆記》)

  ○明

  高妙瑩

  字叔琬,解縉母也。通經史傳記,善小楷,曉音律算數,女工極其敏妙。(《名山藏》)

  蔡氏

  隱士韓奕妻也,讀書通大義,善筆劄,嘗書經刻以行世。(張昶《吳中人物志》)

  徐氏

  裔山吳之天平山,歸水東陸輿。讀書通大義,知楷法,子霽入翰林,封孺人。(《震澤集》)

  楊夫人

  邢子厚妻,盧德水雲子厚九嫂,乃楊磐石女弟。書法自成一家,博學能文,過於慈靜。(《列朝詩集》)

  馬氏

  名問卿,字芷居,金陵人。陳翰林魯南之繼室也,書法蘇長公,得其筆意,頗與魯南相類。(《列朝詩集》)

  黃氏

  遂甯黃簡肅公珂之女,新都楊用修之繼室也。博通經史,工筆劄,閨門肅穆,用修亦嚴憚之,寄用修長句,為藝林傅誦。而用修亦云:「易求海上瓊枝樹,難得閨中錦字書。」讀者傷之。(《列朝詩集》)

  金元賓妻

  萬曆時人,元賓為履吉高足,故書法亦因之,綿麗多態,而閨闥之氣未除。(王世貞《三吳楷法跋》)

  邢慈靜

  貴州左布政馬拯妻,少卿邢侗妹也,書宗李衛。(《武定州志》)

  慈靜善仿兄書。(《列朝詩集》)

  邢夫人慈靜自述詩貼(行書烏絲闌紙本):

  儂自閨房處女子,聞君博覽通古史。

  歸君薄海宦遊多,光陰迅度如彈指。

  萬里黔方道路長,松柏森森雲杳茫。

  遼陽刀劍如林密,征馬南催鬢如霜。

  何以君病抱沉屙,與君報國酬英主。

  日為三苗亂我黎,君家哎血歸幽旅。

  不見夫君舊日容,惟思攜手君所□。

  君家何處侶煙霞?白雲來處空舒卷。

  獨伴遺兒歸故鄉,修途萬里多炎涼。

  昔去雲擁駟馬車。今日孤舟住夕陽。

  子母寥寥淚暗流,幾番欲葬江魚腹。

  憶昔白頭人去時,依稀點首將予囑。

  教子朝夕名未成,春光不駐東流急。

  小庵日日拜空王,思君不見空斷腸。

  百鳥啼聲驚夢裹,覺來猶是淚千行。

  君家功若小邱山,誰與夫君奏廟廊。

  平生功績皆洇沒,儂身何自見君王。

  恨殺烏紗能誤人,始知名利如羅綱。

  春去秋來愁又結,坐看衰草心焦熱。

  杜宇啼我心中悲,我啼杜宇枝頭血。(慈靜自述)(《式古堂書畫會考》)

  黃氏

  編修趙景妻也,少工楷法,讀書通曉大義。(《初學記》)

  姚氏

  號「青峨居士」,秀州人,姚元瑞女,歸範君和。日讀漢魏以來諸集,摹晉諸家書法,吟詠多散佚不盡傳。(《玉鴛閣遺稿小傳》)

  徐夫人

  徐媛,字小淑,副使範允臨之室也。多讀書,好吟詠,與寒山陸卿子唱和,稱吳門二大家。(《列朝詩集》)

  近代名閫以書表著者,吳中為范夫人徐小淑、趙大家陸卿子。清漳為柯孝廉配張徽卿,卿寓白下。有女弟子雲濤、玉液,與餘清瑤君投分。所遺詩劄,翔鸞舞鳳,豈僅鸚哥嬌也。(《珊瑚網》)

  徐小淑天上謠墨蹟:

  洞天去人九萬里,涼風吹雲天似水。

  珠扉高啟赤霓翔,冰簾漾中素練舉。

  碧花瑤草簇闌干,張君危坐聽啼鸞。

  翠蜃吹涎作樓閣,青田小龍耕曉煙。

  璿宮桂花秋露滑,吳剛玉斧香凝屑。

  絳節高飄阿母來,藕黃衫子翠羅鞋。

  晏香鳴箏婉華舞,笙歌沸空擁吹台。

  自向東王一卮壽,啾啾白麟天半走。

  貝闕人歸龍夜吼。(右天上謠東海徐媛小淑氏。)

  陸大家

  陸氏名卿子,姑蘇尚寶卿師道之女,太倉趙宦光凡夫之妻也。凡夫棄家廬墓,與卿子偕隱寒山,手辟荒穢,疏泉架壑,善自標置,引合勝流。而卿子又工於詞章,翰墨流布。一時名聲藉甚,以為高人逸妻,靈真伴侶,不可梯接也。(《列朝詩集》)

  陸卿子詩墨蹟:

  鳴蟬寂無聲,閑夜涼飆發。

  薜荔覆簷楹,葉際見孤月。

  流光入房櫳,徘徊照華髮。

  撫景一長歎,終古誰不沒?

  棄世學神仙。徒勞練金骨。(寒山趙氏陸)(《玉臺翰墨餘芳》)

  張徽卿

  清漳人,柯孝廉配。寓白下,善書。(《珊瑚網》)

  ○張徽卿詩劄墨蹟

  「綺窗聽得梅花弄,至今暗香猶襲人」也。小朐妹告借秋鴻新譜,特遣婢子叩領,贈戴氏二姬一絕附正:

  雲鬟月面兩相宜,濤作秋波液是脂。

  我見猶憐而況若,江妃漢女莫猜疑。

外曲中衛宛若楊三秀作,容錄呈一品題之,眉社女弟張徽卿。

  雲濤 玉液

  徽卿女弟子,清瑤君贈詩云:

  妙模樂毅衍波箋,鐵畫銀鉤字樣圓。

  姊正臨池洗端石,妹先題葉弄輕煙。(《珊瑚網》)

  雲濤、玉液詩劄墨蹟:

  華袞輕於一字褒,儂家姊妹出蓬蒿。

  愧無芳躅追彤史,浪得虛名動彩毫。

            廣陵雲濤煙鬟氏

  花箋處處有儂名,欲動春風欲囀鶯。

  對月瞻雲吟秀句,幽閨一倍使人清。

            適楚玉液織黛氏

  葉小鸞

  字瓊章,一字瑤期,水部葉仲韶季女。四歲能誦楚詞,工詩,多佳句。能模山水,寫落花飛蝶,皆有韻致。日臨子建《洛神賦》,或《藏真貼》一遍,靜坐疏香閣,熏爐茗碗,與琴書為伴而已。年十七,字昆山張氏,未行而卒。(《列朝詩集》)

  袁氏

  名九淑,字君嫕,通州人錢良眉之妻,四川左布政袁隨之女也。少讀經史,尤深內典,詩文清麗,書法遒媚。歸王孫一年卒。年才十八,有《伽音集》。(《列朝詩集》)

  沈伯姬

  聘黃履素,年十八,早亡。書法似歐率更。(《眉公集》)

  葉紈紈

  字昭齊,三歲能朗誦《長恨歌》,十三能詩,書法遒勁,有晉風。歸趙田袁氏。(《列朝詩集》)

  蔡夫人

  李少司馬厚庵說黃石齋先生(道周)配蔡夫人,今年將九十,尚無恙。能詩,書法學石齋,造次不能辨。尤精繪事,嘗作瑤池圖遺其母太夫人居云。(《居易錄》)

  蔡夫人,黃石齋之配也。《花卉》一冊共十幅,今藏友人趙谷林小山堂,每幅俱有題句。其山茶云:「蜑風蠻雨,浥注鮮明」;千葉桃云:「不言成蹊,匪繇色媚」;芍藥云:「折花贈行,黯然消魂」;諸葛菜荷包牡丹云:「蜀相軍容,小草見之」;罌粟云:「對此米囊,可以療饑」;萱花剪春羅云:「睠焉北堂,勿之洛陽」;鐵線蓮云:「小草鐵骨,亭亭自立」;金絲桃品字蘭云:「浙江武陵,或滋他族」;秋海棠淡竹葉云:「君子于役,閨中腸斷」;月季長春云:「兩族並芳,四時皆春」。此幅上題云:「石道人命石潤蔡氏寫雜花十種,時崇禎丙子」。小印二,曰「石潤」「玉卿」。

  鄭珠江太守跋云:石齋先生被難以前,蔡夫人致書,謂到此地位,只有致命遂志一著,更無轉念。諄諄數百言,同于王炎午之生祭。閨閣中鐵漢也!後撫孤立節,死者復生,生者不愧,足當斯語矣。寫生得五代人遺法,一花一葉,俱帶生動。所謂為「君援筆賦梅花,不害廣平心似鐵」者耶,珠江鄭千仞。

  蔡夫人大節在珠江鄭太守跋語中,今讀夫人自題句云:「不言自芳,匪繇色媚」,以植品也。「對此米囊,可以療饑」,以安貧也。「小草鐵骨,亭亭自立」,以勵節也。「君子子役,閨中腸斷」,以言情也。「眷焉北堂,勿之洛陽」,以教孝也。「蜀相軍容,小草見之」,以勸忠也。言簡意長,得古君子箴銘之體焉。畫之生動鮮妍,後賢惟惲正叔可以希風。此又第二義云。壬子夏月,沈德潛題千靈岩山居。

  沈紉蘭

  字閒靜,秀水司諫黃承昊妻也。紉幼攻書史,雅善臨池業,以孝行聞,著《效顰集》。(《女史》)

  馬孺人

  翰林陳石亭繼室,陳失配,知馬賢而有文,遂娶之。年八十,不廢吟詠,書法得蘇長公筆意,有《芷居稿》。(《犁居稿》)

  二方夫人

  漢上蕭駕部大茹公夫人,皖城張葉部夫人,皆姓方,皆能圖寫諸佛像,又好以泥金繕寫諸經,佈施供奉。(胡之驥《詩說紀事》)

  徐範

  吾禾有十三齡女童,能摹諸家體,賣字自活。為沈伯姬鳳華所書古詩十九首,八石徐媛跋,有云:「筆彩生芳,墨香含素,歐率更允拜下風,衛夫人終當北面。」至自慊每草拓便作凍蠅,其推重可知矣。(《珊瑚網》)

  徐範縮書聖教序,無一筆不肖,亦無一毫閨幃羞澀態。(《恬致堂集》)

  徐真木白榆,長於臨古,頗得形肖。其姊范行書,甚有聖教序筆意,名勝白榆。吾禾射圃關西夫子廟碑記,乃其筆也。病癱瘓,自署「蹇媛」云。(《東村隨筆》)

  徐范正書木蘭詩一紙,行筆秀勁,題云:「檇李女子徐范仿吳彩鸞書。」今在趙氏小山堂。

  梁小玉

  武林人,七歲依韻賦落花詩,八歲摹大令貼。長而遊獵群書,作《兩都賦》,半載而就,著《琅嬛集》三卷。(《列朝詩集》)

  ○國朝

  黃媛介

  字皆令,嘉禾黃葵陽先生族女也。髫齡即嫻翰墨,好吟詠,工書畫。楷書仿《黃庭經》,畫似吳仲圭,而簡遠過之。其詩初從選體入,後師杜少陵,清麗高潔,絕去閨閣畦徑。適士人楊世功,蕭然寒素,皆令黽勉同心,恬然自樂也。乙酉鼎革,家被蹂躪,乃跋涉于吳越間,困于檇李,躓於雲間,棲於寒山,羈旅建康,轉徒金沙,留滯雲陽。其所紀述,多流離悲戚之辭,而溫柔敦厚,怨而不怒。既足觀其性情,且可以考事變,此閨閣而有林下風者也。(《無聲詩史》)

  王院亭云:禾中女子黃媛介,字皆令,負詩名數十年。近為予畫一小幅,自題云:

  懶登高閣望青山,愧我年來學閉關。

  淡墨遙傳縹緲意,孤峰只在有無間。(《池北偶談》)

  黃媛介,字皆令,嘉興人,楊世功之配。善詩詞楷書,摹《黃庭經》十三行,畫山水小景,有元人筆致,長安閨秀師事之。(《續圖繪寶鑒》)

  黃皆令女

  黃皆令幼女不知名,吉水遠山夫人朱中楣云:猶記閑坐湖樓,皆令攜幼女過訪。髮方覆額,遂能以詠詩寫貼,楚楚可人。今依然夢想間,並裁小詩贈之:

  瑟瑟輕羅淡淡妝,柳眉鶯語乍調簧。

  烏雲應拂春山小,紅蕊初含夜雨香。

  鴛水毓靈多鮑謝,蠅頭妙楷逼鍾王。

  夢回猶記殷勤別,幾欲箋詩燕子忙。(《隨草續編》)

  姜氏淑齊

  膠州宋方伯子婦,薑字淑齋,號「廣平內史」。善臨十七貼,筆力矯健,不類女子。(《池北偶談》)

  沈無非

  嘉興人,項鼎鉉之妻。項鼎鉉云:先室沈無非氏,酷情筆硯,朝夕讀書不倦,尤喜臨池。絕肖褚河南九成宮,有手書所撰朝鮮許士女集小序一首,先為其兄沈景倩臨摹上木,今記之以為兒輩存手澤云:「是編為箕國士女許景樊詩若文,秀色逼人,咄咄無脂粉氣。昔稱絳仙可療饑,女豈其儔伍耶!間剽竊古人,如水屋珠扉一二語,然肖景處,故不害為畫師後身,世毋曰龜茲王所謂騾也而易之,無非氏題於密雲之深深齋。」(《呼桓日記》)

  吳貞閨

  首碼良,適曹村金氏。書法遒勁,尤精琴理。妹靜閨,字佩典,適汝南周氏。幼摹黃庭,得其筆意。(《翠樓集》)

  郭■⒄

  字素汝,長洲人,適埭川顧氏。畫學趙文淑,花鳥推逸品。書法大小,俱有古致。(《翠樓集》)

  張在貞

  字惠婉,天如先生女也。通經史,工琴書,與妹文琳倡和,有《月窗合草》。


  ◎姬侍

  ○六朝

  墨娥

  姑臧太守張憲妓也,當代憲書劄。(《荻樓雜抄》)

  ○宋

  王朝雲

  蘇東坡侍妾,朝雲始不識字,晚忽學書,粗有楷法。從泗上比邱尼義沖學佛,亦略聞大義。(《東坡集》)

  朝雲字子霞,錢塘人。蘇子瞻宦錢塘,納為常侍。朝雲初不認字,既事子瞻,遂學書,粗有楷法。(《青泥蓮花記》)

  翠翹

  洪內翰侍人,字畫婉媚。(《書史會要》)

  翠翹工畫墨竹,每自題其後曰:「翠翹戲筆」,字畫婉媚,墨氣清潤。(《繪事備考》)

  田田 錢錢

  辛棄疾二妾也,因其姓而名之,皆善筆劄,常代棄疾答尺牘。(《書史會要》)

  意真

  劉光世侍兒,嚴州烏石寺在高山之上,有岳武穆飛、張循王俊、劉太尉光世題名。劉不能書,令侍兒意真代書。姜堯章題詩云:

  諸老凋零實可哀,尚留姓名壓崔嵬。

  劉郎可是疏文墨,幾點胭脂涴綠苔。(《鶴林玉露》)

  廚娘

  京師中下之戶,每育女則愛護之,稍長,則隨其姿質,教以藝業,用備士大夫採擇娛侍。名目不一,就中廚娘最為下色,然非極豪貴家不可用。嘗聞時官中有婺人某者,奮身寒素,歷二倅一守。然受用淡泊,不改儒酸,偶奉祠居裡,便嬖不足使令,進饌且大粗率。守念昔留某官處晚膳,出都下廚娘烹調極可口。適有便介如京,謾作承受人書,托以物色,費不屑較。未幾承受人復書曰:「得之矣,其人年可二十餘,有容藝,曉書算,旦夕遣以詣直。」旬余果至,初憩五里頭,特遣腳夫先申狀來,乃其親筆也。字畫端楷,歷敘慶倖,即日伏事左右,末乞以四輪接取,庶成體面。辭甚委曲,殆非庸碌女子所可及。守一見為之啟顏,及入門,容止循雅,紅裙綠裳,參視左右乃退,守益喜過望。(《暘穀漫錄》)

  ○明

  何玉仙

  號「白雲道人」,史疾翁之妾,能篆書。(《列朝詩集》)

  張家婢

  張天駿家有廝養婢善書,觀者嘖嘖稱賞。(《紫桃軒又綴》)

  柳如是

  柳是,字如是,一字蘼蕪。本吳江名妓徐佛弟子,姓楊名愛,柳其寓姓也。丰姿逸麗,翩若驚鴻,性狷慧,賦詩輒工,尤長近體七言,作書得虞褚法。年二十餘,歸虞山錢宗伯,而河東君之名始著。(《鈕琇觚剩》)

  ○國朝

  韓郎中姬

  韓郎中聖秋姬人某氏,好臨摹晉唐法貼,獨廢鍾書。韓詰所以,對曰:「季漢正統,關侯忠義,而斥以賊帥,狂悖極矣。書雖工,抑何足取?」韓有詩記其事云:「誰知太傅千年後,敗闕端從戎路開。」(《居易錄》)

  高密單氏妾

  高密單氏某妾,學右軍楷書,似黃庭、遣教二經。(《池北偶談》)


  ◎名妓

  ○唐

  薛濤

  字洪度,西川樂妓。工為詩,當時人多與酬贈,武元衡奏為校書郎。(晁公武《郡齋讀書志》)

  婦人薛濤,成都倡婦也。以詩名當時,雖失身卑下,而有林下風致,故詞翰一出,則人爭傳以為玩。作字無女子氣,筆力俊激,其行書妙處,頗得王羲之法。少加以學,亦衛夫人之流也。每喜寫己所作詩,語亦工,思致俊逸,法書警句,因而得名。非若公孫大娘舞劍器,黃四娘家花託于杜甫而後傳也。今禦府所藏行書萱草等書。(《宣和書譜》)

  元稹以監察使蜀,知有薛濤,難得見。嚴司空潛知其意,每遣薛往。洎稹登翰林,濤歸浣花,造小幅松花箋百餘幅,題詩獻稹。稹寄舊詩與濤云:「長教碧玉藏深處,總向紅箋寫自隨。」(《牧豎閒談》)

  宋賈似道家有薛濤萱草詩。(《悅生堂古跡記》)

  ○宋

  王英英

  楚州官妓也。學顏公書,蔡襄教以筆法。晚年作大字甚佳。(《書史會要》)

  梅堯臣贈詩曰:

  山陽女子大字書,不學常流事梳洗。

  親傳筆法中郎孫,妙畫蠶頭魯公體。

又觀王氏書詩云:

  先觀雍姬舞六麼,妍葩發艷春風搖。

  舞罷英英書大字,玉指操管濃雲飄。

  風馳雨驟起變怪,文鰩晝飛明珠跳。(《宛陵集》)

  馬眄

  徐州營妓也。性慧麗,蘇軾守徐日,甚喜之。能學軾書,得其仿佛。嘗書《黃鶴樓賦》未畢,眄竊效書「山川開合」四字,軾見之大笑,略為潤色,不復易之,今碑四字,乃眄筆也。(《書史會要》)

  李琪

  東坡先生在黃日,每有燕集,醉墨淋漓,不惜與人。至於營妓供侍扇書帶畫,亦時有之。有李琪者,小慧而頗能書劄,坡亦每顧之喜,終未嘗獲公之賜。至公移汝郡,將祖行,酒酣,奉筋再拜,取領巾乞書。公顧視之久,令琪磨硯墨濃,取筆大書云:「東坡七歲黃州住,何事無言及李琪?」即擲筆袖手,與客談笑。坐客相謂:「語似凡易,又不終篇,何也?」至將撤具,琪復拜請,坡大笑曰:「幾忘出場!」繼書云:「恰似西川杜工部,海棠雖好不留詩。」一座擊節,盡醉而散。(《春諸紀聞》)

  楚珍

  不知姓,本彭澤倡女,草篆八分皆工。董史雲家藏長沙古帖,標籤皆其題署。宣和間有跋其後者曰:「楚珍,蓋江南奇女子。初雖豪放不群,終以節顯。」吾嘗見其過湖詩,清勁簡遠,有丈夫氣,故知其人不凡。(《書史會要》)

  謝天香

  钜野有秋芳亭,邑人秋成報祭所也。一日鄉耆謀立石其中,延士人王維翰書之,維翰未至。有妓謝天香者,問云:「祀事已畢,何為遲留不飲?」眾曰:「侯維翰書石耳。」謝遂以袖代筆,書「穠芳」二字。會維翰至,書亭字完之,父老遂命刻之石。王、謝遂成夫婦。後維翰登進士,與天香偕老。(《青泥蓮花記》)

  溫琬

  甘棠倡,字仲玉,初姓郝氏,本良家子。六歲質明睿,訓以詩書,達旦不寐,日誦千言,能通其大義。喜字學,落筆無婦人體,遒韻有格。有得之者,寶藏珍重之,不啻金玉。能染指書尤妙。(宋清虛子《甘棠遺事》)

  陳相

  衡陽妓也。歌舞出其類,學書作小楷。(《山谷集》)

  嚴蕊

  字幼芳,天臺營妓也。善琴奕書畫。(《書史會要》)

  天臺營妓嚴蕊,字幼芳,善琴奕歌舞,絲竹書畫,色藝冠一時。間作詩詞,有新語。(《齊東野語》)

  趙總憐

  能著棋,分茶,寫字,彈琴。以扇頭乞詞于薌林向子諲,戲贈《浣溪紗》云:

  艷趙傾燕花裡仙,烏絲欄寫永和年。有時閑弄醒心弦。  茗碗分雲微醉後,紋楸斜倚髻鬟偏,風流模樣總堪憐。(向子諲《酒邊詞》)

  蘇翠

  蘇氏,建寧人。淳佑間,流落樂籍,以蘇翠名。能八分書。(《書史會要》)

  蘇翠,咸淳間供奉樂部。善寫墨竹,亦工梅蘭,扶疏朗潤,曲盡其致,頗自矜貴。每一圖成,必以八分書題之。(《繪事備考》)

  延平樂妓

  劉克莊《後村詩話》云:「延平樂籍中,有能墨竹草聖者,潘廷堅為賦《念奴嬌》美其書畫,末云:『玉帶懸魚,黃金鑄印,侯封萬戶。待從頭繳納君王,覓取愛卿歸去。』」(《劉後村集》)

  楊韻

  湖妓楊韻,手寫《法華經》,每舉筆,必先齋素盟沐更衣。病死之夜,其母夢韻來別云:「以經之力,今即往生烏程縣廳吏蔡家作女。」時,蔡妻方娠,是友夢有肩輿及門者,迎之則韻也,雲來寄宿。寤而生女。其母他日來視女,為之啞然一笑,人咸異之。(郭彖《睽車志》)

  ○元

  梁園秀

  劉氏,名梁園秀,歌兒也。才藝精妙,喜文墨,能作樂府,時吟小詩亦佳。字畫楷正。(《書史會要》)

  梁園秀姓劉氏,行四,歌舞談謔,為當代稱首。喜親文墨,作字楷媚,間吟小詩,亦佳。所制樂府,如小梁州、青哥兒、紅衫兒、■⒅磚兒、賽兒令等,世共唱之。(夏伯和《青樓集》)

  ○明

  薑舜玉

  號「竹雪居士」,隆慶間舊院妓。工詩兼楷書。(《列朝詩集》)

  林奴兒

  號秋香,成化間妓。風流姿色,冠于一時。學畫于史廷直、王元父二人,筆最清潤。落籍後,有舊知欲求見,因畫柳枝於扇,詩以謝之曰:

  昔日章台舞細腰,任君攀折嫩枝條。

  從今寫人丹青裡,不許東風再動搖。(《無聲詩史》)

  沈周題妓林奴兒畫,調寄《臨江仙》云:

  舞韻歌聲都折起,丹青留個芳名。崔徽楊妹自前生。筆愁煙樹杳,屏恨遠山橫。  描得出風流意思,愛他紅粉兼精。未曾相見盡關情。只憂相見日,花老怨鶯鶯。(《石田詩集》)

  馬湘蘭

  馬姬名守真,小字元兒,又號月嬌。以善畫蘭,故湘蘭之名獨著。所居在秦淮勝處。(《列朝詩集》)

  馬湘蘭雙鉤墨蘭立軸,傍作筱竹瘦石,氣韻絕佳,題云:「翠影拂湘江,清芬瀉幽谷。壬申清和月寫于秦淮水閣,湘蘭子馬守真。」又雙鉤墨蘭小軸題云:「幽蘭生空谷,無人自含芳。欲寄同心去,悠悠江路長。丙申春日湘蘭守真子。」二軸今藏余友廣陵馬半搓齋中。

  薛素素

  姿度妍雅,能書,作黃庭小楷,尤工蘭竹,下筆迅掃,各具意態。又善馳馬挾彈,能以兩彈丸先後發,使後彈擊前彈,碎於空中。又置彈於地,以左手持弓向地,以右手從背上反引其身,以擊地下之彈,百不失一。絕技翩翩,亦青樓中少雙者。(《甲乙剩言》)

  范夫人徐小淑贈素素詩云:

  連城聲價舊名姬,著紙芙蓉香粉奇。

  彩筆揮雲誇濯錦,誰言蜀女擅稱詩?

  幽蘭九畹墨花淋,走馬章台彈撲金。

  卻買輕車駕油壁,西陵松下結同心。

  馬如玉

  桃葉妓。善楷書,詩奕奕有致。國華王孫社中人也。(《姚旅露書》)

  馬如玉,字楚嶼,本張姓,家金陵南市樓,徙居舊院。熟精《文選》、唐音,善小楷及八分書。(《列朝詩選》)

  朱無瑕

  朱馥,名無瑕,字泰玉,桃葉妓。工楷書,畫蘭能詩。(《露書》)

  朱無暇字泰玉,桃葉渡邊女子。幼學歌舞,長而淹通文史,工詩善書,時人以方馬湘蘭云。(《列朝詩選》)

  顧文英

  善書,以碧絲作小行楷繡之盛鏡囊,以寄所歡。(《俞碗綸集》)

  卞賽

  秦淮妓,後為女道士,自號「玉京道人」。工小楷,善畫蘭,鼓琴。亂後游吳,梅村學士作《聽女道士卞玉京彈琴歌》贈之。(《板橋雜記》)

  卞賽,字賽賽,自號「玉京道人」。莫詳所自出,或曰:「秦淮人,知書,工小楷,能畫蘭。僑虎邱之山塘,所居湘簾裴幾,嚴淨無纖塵。雙眸泓然,日與佳墨良紙相映徹。晚依良醫保禦氏,刺舌血為書法華經,既成,自為文序之。」(《梅村集》)

  王少君

  名曼容,白晰而莊,清揚巧笑,殊有閨閣風。其居表以長楊,人遂呼為「長楊君」。學字于周公瑕,學詩于佘宗漢,學琴于許太初,爭以文雅相尚。(潘之恒《曲中志》)

  郝文姝

  字昭文,金陵妓,居珠市。領其談吐,慷慨風生。下筆成琬炎,幾令衛夫人收泣。而以貌列中品,姝由由然不屑也。甯遠李大將軍物色之,載滕車中。方督師遼東,置諸掌記間,稱內記室,凡奏犢悉以屬。(潘之恒《鶯嘯小品》)

  郝文姝,珠市妓。為人文弱,清致逼人。餘嘗在其齋頭,見信筆作報劄,頃刻數百言,字不減黃庭,信佳秀也。(《露書》)

  郝賽

  名婉然,字蕊珠,珠市妓。麗容媚態,楷書有昭文門風。著《調鸚集》。(《露書》)

  郝藝娥名婉然,工寫宣示帖。(《珊瑚網》)

  趙麗華

  字如燕,小字寶英,南院妓,自稱「昭華殿中人」。如燕父銳,以善歌樂府,供奉康陵。如燕年十五籍隸教坊,能綴小詞,被人弦索。予嘗得其書畫扇,楷法極佳,後題云:「乙卯中秋,同西池征君質山學士集海濱天香書屋,書此竟,聞任兵憲在陸涇壩,禦倭大捷,奏凱回,亦快事也!」沈嘉則為作傳,有云:「趙雖平康美人,使具鬚眉,當不在劇孟朱家下。今即其題扇數語,豪宕可知。」(《靜志居詩話》)

  李貞麗

  字淡如,桃葉妓。工書畫,著《韻芳集》。(《露書》)

  梁昭

  吳姬,字道昭,故以善歌名。為人儀度澹雅,綽約若仙。習琴能棋,作小楷,有東方贊曹娥郡筆法。(《識小錄》)

  孫瑤華

  字靈光,金陵曲中妓,歸新安汪景純。讀書賦詩,屏卻繁華。汪仲嘉有《代蘇姬寄怨所歡》詩,一時詞客屬和成帳,吳兆熊尤岸然自負。靈光詩一出,皆閣筆斂衽。景純子駿聲以手跡示餘,詩詞皆清勁婉約,真閨房之秀也。(《列朝詩集》)

  楊宛

  字宛叔,金陵名妓也。能詩,有麗句,善草書。歸苕上茅止生,止生重其才,以殊禮遇之。(《列朝詩集》)

  茅止生云:「宛叔歸予,年才十六。能讀書,工小楷。其於詩遊戲涉獵,若不經意,鮮潤流利。」(《鐘山獻序》)

  董其昌云:「楊宛書,非直媚秀取姿,而回腕出鋒,絕無媚骨。(《書史會要》)

  汪曆賢題楊宛《叔蘭亭》臨本詩云:

  獨就規模出新意,更留粉本與蘭亭。

  雙鉤響拓誰能事?直喚昭陵片筴醒。(《香祖筆記》)

  楊蕙娘

  名曉英,秦淮女郎。工黃庭小楷。(《珊瑚網》)

  沙嫩

  名宛在,字未央,桃葉妓。善弦管,著《蝶香集》。(《露書》)

  沙宛在,名彩姝,擅臨蘭亭。(《珊瑚網》)

  楊叔卿

  喜學麻姑壇,一染齊紈,可易百錦,大足掩映林下風。(《珊瑚網》)


  ◎靈異

  ○宋

  李媛

  薳道兄子碩送客余杭步伍亭,就觀壁後得淡墨書字數行,仿佛可辨。筆跡遒媚,如出女手,云:「夜台夜復夜,東山東復東。當時九龍月,今日白楊風。」後題云:「李媛書」。詳味詩句,似非世人所作。亭後荒闃有數十塚,疑塚間鬼憑附而書。(《春諸紀聞》)

  紫姑

  政和二年,襄邑民因上元請紫姑神為戲,既書紙間,其字徑丈。或問之曰:「汝更能大書否耶?」即書曰:「請連黏襄表二百幅,當為作一福字。」或曰:「紙易耳,安得許大筆也?」曰:「請大麻皮十斤縛作,令徑二尺許,墨漿以大器貯,備濡染也。」諸好事因集紙筆,就一富人麥場,鋪展聚觀。神至書云:「清一人系筆于項。」其人不覺身之騰踔往來場間。須臾字成,端麗如顏書。復取小筆書於紙角云:「持往宣德門,賣錢五百貫文。」既而縣以妖捕群集之人,大府聞取就鞫治,訖無他狀,即具奏知。有旨令就後苑再書驗之,上皇為幸苑中臨視,乃書一慶字,與前書福字大小相稱,字體亦同。上皇大奇之,因令於襄邑擇地建祠歲祀之。(《春諸紀聞》)


  ◎雜錄

  ○宋

  南陽驛女子

  靖康間,京畿士人往往南竄。鄧州南陽縣驛,有女子書字清婉,留題於壁云:

  流落南來自可磋,避人不敢禦鉛華。

  卻思當日鶯鶯事,獨立東風霧鬢斜。(馬純《陶朱新錄》)

  盱江驛舍婦人

  劉仙倫云:盱江驛舍中,有婦人書一憶字,筆勢頗姿媚。遊子明、王相之皆題詩其後,率予同賦:

  陽臺雨歇行雲杳,天闊鴻稀春悄悄。

  鸂鶒孤眠怨芳草,夜夜相思何日了?

  妾非無聲不敢啼,妾非無淚不敢垂。

  柔情欺損青黛眉,春風著人瑣窗落。

  綠窗書字寄心曲。

  細看香翰婉且柔,中有閒愁三萬斛。

  向隅棄筆惆悵時,此情默默誰得知?

  無緣相見空相憶,不如當日休相識!(《松山集》)

  ○明

  曇陽子

  曇陽子書陰符經跋云:曇陽子手書陰符經,貽學使徐公。是經論者,以百言演道,百言演法,百言演術。徐公仕宦至中大夫,歸不待年,其于法於術,用誠有所未竟,而茲所可竟者,神仙抱一之道耳。然其大致則一矣。道之真以治身,其緒余以治國家,其土苴以治天下。有味乎先民之言,或謂是受之元女,或謂軒轅氏與玉女論陰陽六甲,退而自著其事。曇陽子居嘗好書是經,夫豈以二女自命耶?余復睹所貽王廷尉元美心經,鳥跡龍文,若出造化,其原反終始,又必軌于正經。餘不敏,無能知曇陽子,故為徐公跋而歸之。(宣城梅鼎祚《鹿裘室集》)


  ◎玉臺書史跋

  閨閣工書,代不乏人,立言家曾未聞有匯輯之者,頗為缺點。今得樊榭先生是編,稚人韻事,良足千秋矣。是編搜羅之備,惟李心水《女世說》稚可伯仲,彼《名媛璣囊》、《綠窗女史》諸書,弇都蕪淺,恐未能望其項背也。丙午四月望日,震澤楊復吉識。


  〖注:■⑴,一、宀、兒三疊,同天。■⑵,囗外乙內。■⑶,一、宀、大、吉四疊,意為天下大吉。或者上一、八疊下鳳之又改平下口。■⑷,千下串倒二,萬萬分列中間兩邊。意為千千萬萬,取大周帝業千千萬萬年之意。■⑸,凵中加千。■⑹,上一下忠。取臣一定要忠心之意。■⑺,上十下鳳之又改熏。■⑻,上十下鳳之又改尖。■⑼,上一、八疊下鳳之又改賏(音映)下土。從天、賏、人、土,謂上天光明,照耀人間土地。■⑽,上求+全,下金。■⑾,禾+上夂下鳳之又改王。■⑿,上一下生。以人之一生概之。■⒀,镸+上■⑸下主。即所謂長久的正主。■⒁,匚外生內。武則天造字,已是路人皆知了,但究竟造了多少個字,卻不是一般人能夠回答的,傳統的說法,一說十八字,一說二十一字,或在兩者之間。但據「唐書藝文志」記載,有「武氏字海」一百卷,現已亡佚,其中到底有多少字是武氏所造,也就「只有天知道」了。這些字大體可用一首詩概括為「照國年天授,載初吹聖人。君臣證世正,地戴日月星。」除了這20個遺字外,「卍」(讀萬音)其實也是武則天時期的造字。它代表著吉祥萬德的意思,在中國古文中是非常吉利的一個字。但是由於其書寫與納粹標記「卐」極其相似,容易被誤認。■⒂,力去丿。■⒃,辶+重,古字「動」。■⒄,王+雩,tú,玉名。■⒅,土+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