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臺畫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玉臺畫史
作者:湯漱玉 清
本作品收錄於《香艷叢書/36
 清 錢塘湯漱玉德媛 輯

[编辑]

  德媛湯夫人,吾亡友汪小米之賢伉儷也。生託名門,幼耽翰墨,嘗仿厲太鴻《玉台書史》,踵其義例,別為畫史一編。粗具端倪,未窮搜輯。暨乎來歸吾友。樓前日出,姚村之山色嫣然;林下風清,謝絮之才華藉甚。時則香桃瘦削,已染沉病;落葉掃除,殊伸幽抱。偕吾友摭撏遺佚,商略甄收。蠟炬代吟,茶甌笑覆。家饒武庫,龍威之漆簡同探;室貯文宣,馬帳與幔紗分啟。拈出一花一葉,指亦生香;訪來某水某山,眉為飛彩。相與焚香展讀,喜可知已。終以祟入膏育,神傷奉倩。元家藎篋,空剩釵痕;蘇氏璿璣,尚留錦字。名襲徐陵之舊序,珠璧聯輝;樣翻衛鑠之新圖,雲煙變態。托深心於豪素,傳韻事于丹青。蠆尾百番,蛾眉千古,自來蕙心蘭質。彤管摛華,菊頌椒銘,瑤閨挺秀。然而裁雲鏤月,間述篇章。蛛蛈蟑函,鮮工討索。疇其續表志於前漢,學媲孟堅;訂金石之遺文,才侔清照。況復簪花有格,鐘陵女之寫韻流傳;鈴印無蹤,奉華堂之署題罕覯。是非擢吉光於片羽,閱神駿於庶閑。窺豹別斑,選雞留蹠。其能該備若是乎。

  磋夫!枕中鴻寶,可信者名;柱下鴛弦,難逃者數。使當日縷纏續命,香爇返魂,雞骨重支,涼回熨體,蠶絲再吐,曲譜同功。畫舫題軒,既揚芬於韶齒;妝樓纂記,復馳譽於茂齡。信乎玉茗家聲,水雲才調,相莊健在,其樂靡涯。可奈槁砧雲亡,歲越無幾,卷葹獨活,心傷若何!夫人倘存,手是一編,得毋姹紫嬌紅,都成鵑血。金題玉躞,偏灑鮫珠,有類卷中之湯尹嫻,夢讖援琴,身隨殉葬耶。先驅狐狸于地下,長留姓氏於人間。披覽零縑,如散花之偶然幻影;眷懷墜雨,經宿草而尚有餘悲。仁和胡敬。

宮掖[编辑]

[编辑]

[编辑]

  沈顥《畫塵》:「世但知封膜作畫,不知自舜妹嫘始。」客曰:「惜此神技創自婦人。」予曰:「嫘嘗脫舜於瞍象之害。則造化在手,堪作畫祖。」

  張萓《疑耀》:「許氏《說文》:『畫嫘舜妹。』畫始於嫘,故曰畫嫘。」

[编辑]

吳王趙夫人[编辑]

  張彥遠《歷代名畫記》:「趙夫人,丞相達之妹,善書畫,巧妙無雙。能於指間,以采絲織為龍鳳之錦,宮中號為機絕。孫權嘗歎魏蜀未平,思得善畫者,圖山川地形,夫人乃進所寫江湖九州山嶽之勢。夫人又于方帛之上,繡作五嶽列國地形。時人號為針絕。又以膠續絲髮作輕幔,號為絲絕。」

[编辑]

東光縣主[编辑]

  李華《東光縣主神道碑》:「縣主,太宗子紀王第三女也。降尊而處下,推泰而從約。詣繡繪之妙,適飲膳之和。」

和政公主[编辑]

  顏真卿《和政公主神道碑》:「公主,肅宗第二女。幼而聰慧,長而韶敏。金石絲竹之音,繪畫工巧之事,耳目之所聞見,心靈之所領略,莫不一覽懸解,終身不忘。」

前蜀[编辑]

王衍后金氏[编辑]

  吳任臣《十國春秋》:「金氏名飛山,成都人,生時有山飛至後家,因名焉。姿容絕世,兼擅繪事。乾德初選入掖庭。及高后廢,立為皇后。」

南唐[编辑]

耿先生[编辑]

  鄭文寶《耿先生傳》:「耿先生,軍大校耿謙女。好書善畫,為詩往往有佳句。雅通黃白之術,能拘制鬼魅。奇瑰恍忽,莫知其所由來。為女道士,自稱天自在山人。保大中,因宋齊丘以入宮,元宗處之別院,號曰先生。嘗被碧霞帔,手如鳥爪,題詩牆壁,又自稱北大先生。」

[编辑]

越國夫人王氏[编辑]

  《宣和畫譜》:「親王端獻魏王頵婦,魏越國夫人王氏,自高祖父中書令,秦正懿,王審琦,以勳勞從藝祖定天下,為功臣之家,而未聞閨房之秀,復能接武光輝者。端慧淑慎,有古曹大家之風,則魏越國夫人其後焉。蓋年十有六,以令族淑德妻端獻王,其所以柔順閑靚,不復事珠玉文繡之好,而日以圖史自娛,取古之賢婦烈女,可以為法者,資以自繩。作篆隸,得漢晉以來用筆意。為小詩,有林下泉間風氣。以淡墨寫竹,整整斜斜,曲盡其態,見者疑其影落縑素之間也。非胸次不凡,何以臻此?今御府藏寫生墨竹圖二。」

蔡國長公主[编辑]

  《范太史集》:「神宗元豐八年,後宮武美人生第九公主于禁中。今上即位,以皇妹封嘉國長公主。六歲慧悟,已能弄筆書畫,好錦繡女功之事。元佑五年薨,追封蔡國。」

曹氏[编辑]

  《宣和畫譜》:宗婦曹氏,雅善丹青。所畫皆非優柔軟媚,取悅兒女子者。真若得於遊覽,見江湖山川間勝概,以集於毫端耳。嘗畫桃溪蓼岸圖,極妙,有品題者曰:

    詠雪才華稱獨秀,回紋機抒更誰如?

    如何鸞鳳鴛鴦手,畫得桃溪蓼岸圖。

由此益顯其名於世,但所傳者不多耳。然婦人女子能從事於此,豈易得哉!今御府所藏五:桃溪圖一,柳塘圖一,蓼岸圖一,雪雁圖一,牧羊圖一。《陳克曹夫人牧羊圖》:

    日長永巷車聲細,插竹灑鹽紛妒恃。

    美人零落徑水寒,雨鬢風鬟一揮淚。

    柔毛𧤏𧤏與人群,兒女恩怨徒紛紛。

    洞房那復知許事,但畫遠牧連空雲。

    槲葉飄蕭晚風勁,羖䍽相追寒鵲並。

    短童何處沙草深,族走群飛各天性。

    向來鞍馬曹將軍,文采斑斑今尚存。

    林下美人更超絕,新圖不作五花文。


  釋道潛《觀曹夫人畫三首》:

    野水平林渺不窮,雪翻鷗鷺點晴空。

    洞房豈識江湖趣?意象冥將造化同。


    華屋生知世胄榮,誰教天付與多能。

    西風白草牛羊晚,隱見橫岡一兩層。


    臨平山下藕花洲,旁引官河一帶流。

    兩棹風帆有無處,筆端須與細冥搜。(嘗許作臨平藕花圖)


  元好問《松下幽人圖》(宋宗婦曹夫人仲婉所畫,上有曹道沖題詩)

    秋風謖謖松樹枝,仙人骨輕雲一絲。

    不飲不食玉雪枝,竹宮月夕頻望祠,竟不下視齋房芝。

    人間女手乃得之。

    眼中擾擾昨暮兒,畫圖獨立羲皇時,予懷渺兮幽林思。

和國夫人王氏[编辑]

  鄧椿《畫繼》:「和國夫人王氏,顯恭皇后之妹,宗室仲輗室也。善字畫,能詩章,兼長翎毛。每賜禦扇,即翻新意仿成圖軸,多稱上旨,一時宮邸珍貴其跡。」

仁懷皇后朱氏[编辑]

  夏文彥《圖繪寶鑒》:「仁懷皇后朱氏,欽宗後也。學米元暉著色山水,甚精妙。畫上有印曰,朱氏道人。」

劉夫人[编辑]

  《圖繪寶鑒》:「劉夫人希,字號夫人。建炎年掌內翰文字。善畫人物,師古人筆法,及寫宸翰字,高宗甚愛之。畫上用奉華堂印。」

  周密《志雅堂雜抄》:「李伯時盧鴻草堂圖,曾收入高廟。劉娘子位者,有奉華大小二印,又有閉關頌酒之裔一印。此劉家事,然以婦人用之,恐不類也。」

  陳善《杭州府志》:「劉貴妃,臨安人,紹興十八年入宮,專掌御前文字,工書畫。」

  汪砢玉《珊瑚網》:「劉夫人太真醉浥花露圖。太真在當時,惟宿酒未醒,曉起傍花枝吸露,此景最堪模寫。是像豐致灩灩,眉目楚楚,肌色如桃花,想玉環紅汙浥也。把菊盈盈掩絳唇,固藉以解酲乎?信出名筆哉!舊有奉華堂印,知為建炎掌內翰劉夫人所繪。惜裝潢時,為庸手剪去。然暗中摸索,要自宋人揮染。萬曆丁未重九日,醉裡汪砢玉題。」

  王毓賢《繪事備考》:「尚衣夫人劉氏,畫有宮衣添線圖,枚卜圖,補袞圖,宮繡圖。」

瓊華 綠華[编辑]

  周密《武陵舊事》:「劉婉容云,本位近教得二女童名瓊華、綠華,並能琴阮,下棋,寫字,畫竹。」

楊妹子[编辑]

  《珊瑚網》:「楊妹子菊花圖並題(絹橫披有對版)

    莫惜朝衣准酒錢,淵明身即此花仙。

    重陽滿滿杯中泛,一縷黃金是一年。

賜大知閣。楊娃為甯宗后之女弟,故稱妹子。以藝文供奉內庭,凡頒賜貴戚畫,必命娃題署,故稱大知閣。然印文擅用坤卦,人譏其僭越。王弇州以其字柔媚而有韻,乃此畫亦清妍而有致。第畫記裨乘,獨遺之,不得與建炎劉夫人希,並垂為欠事玉水。」(原本賜大知閣下有印兩方,一圓一方。圓鐫坤卦,方鐫「楊氏畫記」四字。

度宗皇后全氏[编辑]

  郎瑛《七修類稿》:「度宗后全氏像,在新市民人蘇琪家。廣額鳳眼,雙眉入鬢,衣道服。蘇亦全之裔也。國亡變姓,據蘇以祖父云:『此像乃后入燕時手寫,以遺族者。』」

[编辑]

章宗元妃李氏[编辑]

  《金史·后妃傳》:「章宗元妃李氏師兒,性慧黠,能作字,知文義。」

  《中州集》:「張漢臣世傑,五六歲召入,賦元妃素羅扇畫梅云:『前村消不得,移向月中裁。』」

[编辑]

郢王棟妃[编辑]

  《明史》:「郢靖王棟,太祖第二十四子,洪武二十四年封,永樂六年之藩安陸,十二年薨。無子,封除,留內外官校守園。王妃郭氏,武定侯英女。王薨逾月,妃坳哭曰:『未亡人無子,尚誰恃?』引鏡寫容,付宮人曰:『俟諸女長,令識母』。遂自經。」

韓夫人[编辑]

  周憲王有燉《誠齋新錄》:「良醫夏希魯,精通醫術。韓氏得疾,說症取藥,遂得安好,可見其醫術之妙也。予以韓氏所作墨梅一紙酬之。於今二年有餘,予料其必覆醬瓿矣,不意裝潢成軸,持來渴予,以求題詠。予為之一大笑,書以與云:

    墨花新染一枝真,為愛冰肌玉骨神。

    瘦影闌干明月夜,清香吹滿玉樓春。

又書韓夫人所畫紅梅圖:

    曉妝初就寫紅梅,絳曹丹英次第開。

    自是內園春色早,百花頭上早春魁。」

郭良璞[编辑]

  《南江逸史跋》:「永明王時,坤甯宮常在郭良璞,年十九,妍麗敏捷,雅擅三絕,能擊劍走馬。」

盧昭容(附)[编辑]

  王士禎《池北偶談》:「歙人胡明勳,字半庵,順治丙戌居京口。兩膝忽患瘍,痛入骨髓,數日宛成人面。易醫百許人,瀕死者數矣。瘡忽人言曰『我梁時盧昭容也。子害我于洛陽宮,今報汝。醫何能為?詣佛懺悔可耳。』既甦,發願書經,凡五百萬字,瘡竟愈。後在真州有降乩者,書盧昭容邀半庵與會,自畫生時像,首飾鳳髻,衣宮衣,問半庵:『洛陽宮相見,今似否?』胡為悚然。」

名媛(上)[编辑]

[编辑]

蘇蕙[编辑]

  施德操《北窗炙輠錄》:「蘇蕙織錦回文詩,所傳舊矣,故少常沈公復傳其畫,由是若蘭之才益著。」

[编辑]

薛媛[编辑]

  范攄《雲溪友議》:「濠梁南楚材旅遊陳穎。穎守慕其儀範,將欲以子妻之。楚材諾之,遂遣家僕歸取琴書,似無返舊之心。其妻薛媛善書畫,妙屬文,亦偵知其意,乃對鏡圖其形,並詩四韻以寄之。楚材得妻真,及詩,甚慚,遽有雋不疑之讓,夫婦遂偕老焉。裡語曰:『當時婦棄夫,今日夫棄婦。若不逞丹青,空房應獨守。』薛媛《寫真寄夫》詩曰:

    欲下丹青筆,先拈寶鏡端。

    已驚顏索寞,漸覺鬢凋殘。

    淚眼描將易,愁腸寫出難。

    恐君渾忘卻,時展畫圖看。」

張夫人[编辑]

  張說《李氏張夫人墓誌銘》:「李伯魚妻,范陽張氏女,諱德,性孝梯柔婉。能日誦數千言,習禮明詩,達音妙繪。德容言工,蓋出人也。」

王美人[编辑]

  唐梁鍠《觀王美人海圖障子》:

    宋玉東家女,常懷物外多。

    自從圖渤海,誰為覓湘娥。

    白鷺棲脂粉,赬魴躍綺羅。

    仍憐轉嬌眼,別恨一橫波。

姚月華[编辑]

  伊世珍《琅嬛記》:「姚月華筆劄之暇,時及丹青。花卉翎毛,世所鮮及。然聊復自娛,人不可得而見也。嘗為楊生達畫芙蓉匹鳥,約略濃淡,生態逼真。楊喜不自持,覓銀光紙裁書謝之。其大略云:『連枝欲長,忽阻山蹊;比翼將翔,遽乖雲路。思結章臺垂柳,心馳普救啼鶯。幸傳尺素之丹青,豈任寸心之銘刻。江湖恍在案,波浪忽翻窗。植寫斷腸,繭情交頸。憐紙發其枝幹,兔管借之羽毛。雌戲蘋川,雄依苔石,色與露華同照爛,翼將風葉共低昂。明鏡曉開,苦憶文君之面;疏螢夜度,遙思織女之機。所冀吾人,獲同斯畫。越溪昊水之上,常得雙開;漢樹秦草之間,永教對舞。』」

後唐[编辑]

李夫人[编辑]

  《圖繪寶鑒》:「李夫人,西蜀名家,未詳世胄。善屬文,尤工書畫。郭崇韜伐蜀得之。夫人以崇韜武弁,嘗郁邑不樂。月夕獨坐南軒,竹影婆娑可喜,即起揮毫濡墨,模寫窗紙上。明日視之,生意具足。或云:『自是人間往往效之,遂有墨竹。』」

南唐[编辑]

童氏[编辑]

  《宣和畫譜》:「婦人童氏,江南人也。莫詳其世系。所學出王齊翰,畫工道釋人物。童以婦人而能丹青,故當時縉紳家婦女,往往求寫照焉。有文士題童氏畫詩云:

    林下才華雖可尚,筆端人物更清妍。

    如何不出深閨裡,能以丹青寫外邊。

後不知所終。今御府藏六隱圖一。」

  《鐵網珊瑚》:「童氏六隱圖,今藏山陰王之才監簿家。乃畫范蠡與張志和等六人,乘舟而隱居者。山水樹石,人物如豆許,亦甚可愛。」

前蜀[编辑]

黃崇嘏[编辑]

  金利用《玉溪編事》:「黃崇嘏臨邛人。周庠知邛州,崇嘏上詩,稱鄉貢進士,年三十許,只對詳敏,復獻長歌。庠益奇之,召與諸生侄同游。善琴奕,妙書畫,翌日薦攝府司戶參軍,胥吏畏服,案牘一清。庠美其風采,欲以女妻之。崇嘏袖封狀謝,仍貢詩曰:『幕府若容為坦腹,願天速變作男兒。』庠覽詩驚駭,召見詰問,故黃使君女也。乞罷歸臨邛,不知所終。」

[编辑]

盧氏[编辑]

  《圖繪寶鑒》:「盧氏,許州人。能作墨竹,梅聖俞嘗賦詩題之。」

  梅堯臣《宛陵集·墨竹詩》云:

    許有盧娘能畫竹,重抹細拖神且速。

    如將石上蕭蕭枝,生向筆間天意足。

    戰葉斜尖點映間,透勢虛黏斷還續。

    粉節中心豈可知?淡墨分明在君目。

李夫人[编辑]

  王十朋《梅溪後集·遊楞伽》詩:

    藏書閣在已無書,山色依然滿舊居。

    留得婦人三墨竹,金鐘聲裡尚扶疏。(自注:鐘樓有李夫人墨竹,公擇女兄,山谷母也。)

李氏[编辑]

  《畫繼》:「朝議大夫王之才妻,崇德郡君,(米芾《畫史》作南昌縣君)李氏公擇之妹也。能臨松竹木石,見本即為之,卒難辨。文與可作一橫絹丈餘著色偃竹以貺。子瞻過南昌,山谷借而李臨之。後數年,示米元章於真州。元章云:『非魯直自陳,不能辨也。』作詩曰:

    偃蹇宜如李,揮毫已逼翁。

    衛書無遺妙,琰慧有餘工。

    熟視疑非筆,初披颯有風。

    固藏惟謹鑰,化去或難窮。」

  黃庭堅《姨母李夫人墨竹二首》:

    深閨淨幾試筆墨,白頭腕中百斛力。

    榮榮枯枯皆本色,懸之高堂風動壁。


    小竹扶疏大竹枯,筆端真有造化壚。

    人間俗氣一點無,健婦果勝大丈夫。

又《題李夫人偃竹》:

    孤根偃蹇非傲世,動節臞枝萬壑風。

    閨中白髮翰墨手,落筆乃與天同功。

又《題崇德墨竹歌》:

    夜來北風元自小,何事吹折青琅玕?

    數枝灑落高堂上,敗葉蕭蕭煙景寒。

    乃是神工妙手欲自試,襲取天巧不作難。

    行看歎息手摩拂,落勢夭矯墨未乾。

    往往塵晦碧籠紗,伊人或用姓名通,未必全收俊偉功。

    有能能事便白首,不免身為老畫工。

    豈如崇德君,學有古人風。

    揮毫李衛讓神筆,(衛夫人,尚書郎李充母。以夫姓,自稱李衛)彈琴蔡琰方入室。

    道韞九歲能論詩,龍女早年先悟佛。

    弈棋樵客腐柯還,吹笙仙子下緱山。

    更能遇物寫形似,落筆不待施青丹。

    本知賞異老蒼節,獨與長松淩歲寒。

    世俗寧知真與偽,揮霍紛紜鬼神事。

    黃塵汙眼輕白日,卷軸無人得覘視。

    見我好吟愛畫勝他人,直謂子美當前身。

    贈圖索歌追故事,才薄豈易終斯文。

    所愛子猷發嘉興,不可一日無此君。

    吾家書齋符青壁,手植蒼琅千數百。

    一官偶仕葉公城,道遠莫致心慘戚。

    我方得此興不孤,造次卷置隨琴書。

    思歸才有故園夢,便可呼兒開此圖。

又《題崇德君所畫雀竹蜩螗圖贊》:

    蒿下啼閑,斥鷃飲啄。

    爭雄穹枝,竿網將作。

    蟬嘒竹間,自謂得已。

    螗螂從之,雞鳴不已。

  洪朋《李夫人堰竹歌》:

    袖中倏忽生絲竹,眼底鮮飆起寒綠。

    妙手誰能寫此真,偃蹇一枝生氣足。

    夫人故有林下風,歲寒落落此君同。

    映窗得意偶揮灑,寫出筼簹谷裡千秋之臥龍。

    夜來風雨吹倒屋,但恐踴躍變化入水渺無蹤。(朋,山谷之甥)

郭氏[编辑]

  歐陽修《居士集》:「郭氏曾祖恕,祖遵式,父昭晦。聰明孝謹,能讀書史,善書畫,以選歸於皇從孫、右監門衛將軍世覃,封武昌縣君。」

張昌嗣母[编辑]

  《畫繼》:「文氏湖州第三女,張昌嗣之母也。居鄲湖州,始作黃樓障,欲寄東坡未行,而湖州謝世,遂為文氏奩具。文氏死,復歸湖州孫,因此二家成訟。文氏嘗手臨此圖於屋壁,暮年盡以手訣傳昌嗣。今昌嗣亦名世矣。」

章煎[编辑]

  《畫繼》:「章友直女名煎,能如其父,以篆筆劃棋盤,筆筆相似。」

鮑夫人[编辑]

  周密《癸辛雜識》:「趙孟堅《梅譜詩》:

    僧定花工枝則粗,夢良意到工則未。

    女中卻有鮑夫人,能守師繩不輕墜。」

王氏女[编辑]

  曹勳《松隱集·題王氏女自寫渡水羅漢》:

    尊者暫離方廣間,神通遊戲山水閑。

    女郎夙植窺其藩,妙筆寫出尊者顏。

    甚知此意大廓落,直與世塵解纏縛。

    不須錫飛與杯渡,政恐有僧敲折腳。

謝夫人[编辑]

  鄭俠《西塘集》:「譚文初妻謝夫人,穎川汝陰人。居家雞晨以興,家之事無不遍視。舍此則讀書,觀古文,無事則書畫。二事皆精至,而于水墨,尤有閑淡之趣。」

李清照[编辑]

  《才婦集》:「易安居士能書能畫,又能詞,而又長於文藻。迄今學士每讀《金石錄序》,頓令心神開爽。何物老摳,生此寧馨,大奇大奇。」

  陳繼儒《大平清話》:「莫廷韓雲,向曾置李易安墨竹一幅。」

  《宋學士集》:「樂天《琵琶行》,李易安嘗圖而書之。」

朱氏[编辑]

  《咸淳毗陵志》:「蔣重珍良貴《題常州朱氏畫草蟲卷》:

    常州草蟲天下奇,女郎新樣不緣師。

    未應好手傳輪扁,便恐前生是郭熙。


    筆端生意巳如生,點綴紗蟲機不停。

    淺著鵝黃作蝴蝶,深將猩血染蜻蜓。」

胡夫人[编辑]

  周密《齊東野語》:「黃子由尚書夫人胡氏與可,元功尚書之女也。俊敏強記,經史諸書,略能成誦。善筆劄,時作詩文亦可觀。琴弈寫竹等藝尤精。自號惠齋居士,時人比之李易安云。」

  董史《皇宋書錄》:「夫人號惠齋,有文章,兼通書畫。吳人多相傳其嘗因幾上凝塵戲畫梅一枝,題百字令其上云:

  小齋幽僻,久無人到此。滿地狼藉。几案塵生多少憾,把玉指親傳蹤跡。畫出南枝,正開側面,花蕊俱端的。可憐風韻,故人難寄消息。  非共雪月交光,這般造化,豈費東君力。只欠清香來撲鼻,亦有天然標格。不上寒窗,不隨流水,應不錮宮額。不愁三弄,只愁羅袖輕拂。」(按:此詞上半闋第五句誤,多一字)

  《圖繪寶鑒》:「胡夫人畫梅竹小景,俱不凡。」

湯夫人[编辑]

  《圖繪寶鑒》:「湯夫人,叔雅之女,趙希泉妻。寫梅花,每以父閑庵圖書識其下。」

方氏[编辑]

  《畫繼》:「陳暉晦叔經略子婦,桐盧方氏,作梅極清遠。又臨蘭亭,並自作草書,俱可觀。」

祝次仲女[编辑]

  萬廷謙《龍遊縣志》:「祝次仲女,嫁常山徐堪,善畫。」

朱淑真[编辑]

  杜瓊《東原集·題朱淑真梅竹圖》:「右梅竹圖並題,為女子朱淑真之跡。觀其筆意詞語皆清婉,似夫女人之所為也。夫以朱氏,乃宋氏能文之女子,誠閨中之秀,女流之傑者也。惜乎恃其才膽,擬古人閨怨數篇,難免哀傷暖悼之意,不幸流落人間,遂為好事者命其集曰:斷腸詩。又謂其下嫁庸夫,非其佳配而然,不亦冤乎哉。嗚呼!人之一念,不以自防,則身後之禍,遂致如此。若夫程明道先生之母,訓女子惟教識字讀書,不可教之吟詠,可為萬世良法焉。是圖乃吳山青蓮裡陸允章家者,厥父士昂,厥祖孟和,謂其遠祖所蓄,為真跡無疑。孟和士昂隱居耕讀,不妄人也,其言蓋可信。允章求志,當無誣辭。」

  沈周《石田集·題朱淑真畫竹》:

    繡閣新編寫斷腸,更分殘墨寫瀟湘。

    垂枝亞葉清風少,錯向東門認綠楊。

韓希孟[编辑]

  吳其貞《書畫記》:「賈節婦水仙圖紙畫一小幅,紙墨如新,畫法高簡,文秀潔淨,如寒潭水月。識小楷六字曰:『韓氏希孟戲寫。』婦則韓魏公五世孫女,(《宋史》作巴陵人,或曰丞相琦之裔)襄陽賈尚書子瑾(《輟耕錄》作瓊)之婦,為元兵所掠,知不免,遂賦練裙詩,投水而死。越三十年英爽不昧,復托夢趙魏公,為書練裙詩,而清節之名更彰於世。圖上有唐伯虎方正學題。正學題中略述其練裙詩。噫!作畫人後來死節;題畫人,後來死忠,二事屬在一紙之上,流芳千古,豈偶然哉!余披覽此圖,心目凜然,如登忠臣廟,如入節婦祠,稽首下拜,不敢作等閒圖畫觀。」

  借閑漫士曰:希孟練裙詩,見《宋史·列女傳》。托夢趙魏公事見陶宗儀《輟耕錄》。詩各不同,《宋詩紀事》兩載之。

[编辑]

謝宜休妻[编辑]

  《圖繪寶鑒》:「謝宜休妻,遺其姓氏,小字阿環。山水學李成,精妙合格。竹學黃華,亦可觀。」

秀隱君(附)[编辑]

  《繪事備考》:「秀隱君,不詳其姓氏。貞佑中,於某州善果寺,畫初祖面壁圖。觀者雲集,歡喜讚歎,因求再畫,笑而不答,明日訪之,已無跡矣。」

  《圖繪寶鑒》:「秀隱君善山水。」

  元好問《遺山集·秀隱君山水為范庭玉賦》:

    萬壑松煙入座寒,六株仙帔想驂鸞。

    多少金閨畫眉手,吳山才得鏡中看。

又《秀隱君山水》:

    烏鞋踏破軟紅塵,未信溪山下筆親。

    圖上風煙看瀟灑,畫家亦有魏夫人。

  《中州集·劉仲尹謝孔遵席後堂,畫山水圖詩》:(後堂號秀隱君)

    家在龍沙弱水東,朅來塵世笑春風。

    都將海外蓬壺景,漏作人間畫手工。

    玉腕雪回犀管細,寶煤香散鳳綃空。

    只因大地山河影,常記飛鸞下月中。

[编辑]

管夫人[编辑]

  《圖繪寶鑒》:「管夫人道升,字仲姬,趙文敏室,贈魏國夫人。能書,善畫墨竹梅蘭。」吳其貞《書畫記》:「管夫人竹石圖粉壁一堵,在湖州瞻佛寺殿之東壁,高約丈餘,廣有一丈五六尺。畫上坡上一巨石,作飛白勾皴法,只有數筆劃。識石之前後左右,有數竿修竹,高有三四尺,是為晴竹。亭亭如生,使人望去,清風徐來,寒氣襲骨。抑且用筆熟脫,縱橫蒼秀,絕無婦人女子之態。偉哉!古今一奇畫也,謂之神品。其壁四隅稍有剝落,粉色微暗。時壬子正月既望,驟雨盆傾,同沈湛之長兒振啟泛舟往觀。」

  卞永譽《式古堂書畫匯考》:「管夫人長明庵圖。庵居曠野,垣內有屋三層,橫廊通門,徑豎竿懸一燈,所謂長明也。旁有石蓮台,作施鳥食者。垣外二長松下蔭,又一樹參之。門外坡臨水際,水間復有坡樹。墨氣高古,無兒女子態。款書:『大德九年冬十一月廿又五日仲姬管道升作。』其上題云:

    松樹陰陰落翠岩,一燈千古破幽關。

    也知諸法皆如幻,甘老煙霞水石間。

              比丘尼沙湛

此尼想即庵中人也。」

  又《管夫人墨竹圖並書》。楊萬里《此君賦卷董宗伯》題云:「管夫人畫山樓繡佛圖,與鷗波公在伯仲間。至其書牘行楷,殆不可辦同異。衛夫人後無儔。此卷竹枝縱橫墨妙,風雨離披,又似公孫大娘舞劍器,不類閨秀本色。奇矣奇矣。」

  孫承澤《庚子消夏記》:「管夫人畫竹,風格勝子昂。此幀凡三竿,極其蒼秀,自題一詩:

    春晴今日又逢晴,閑與兒曹竹下行。

    春意近來濃幾許,森森稚子石邊生。

字法似子昂。」

  郁逢慶《書畫題跋記》:「管夫人懸崖朱竹。楊維禎題云:

    網得珊瑚枝,擲向筼簹穀。

    明年錦繃兒,春風生面目。

朱竹古無所本,宋仲溫在試院卷尾以朱筆埽之,故張伯雨有『偶見一枝紅石竹』之句。鄭元裕題云:

    亦是檀欒池上枝,卻緣殊色借胭脂。

    清陰忽訝繁紅藉,勁節難從染絳移。

    結實定為朱鳳食,騰空堪作赤龍騎。

    多應血淚湘妃盡,客賦梁園總未知。」

  借閑漫士曰:「余家舊藏管夫人墨竹真跡,署款『天水管道升』,下有印曰『中姬』。曹妙清題句云:

    夫人寫竹如寫字,不墮書家溪徑中。

    料得山房明月夜,翛然葉葉動秋風。

今失去久矣。」

李夫人[编辑]

  王惲《秋澗集》:「李夫人名至規,號澹軒,宋狀元黃朴之女。長適尚書李玨子,早寡,今年七十有二。善畫蘭、撫琴,近為郎中孫榮父作九畹圖,若與蘭為知交也。且自敘其後云:『予家雙井公以蘭比君子。父東野翁甚愛之,予亦愛之。每女紅之暇,嘗寫其真,聊以備閨房之玩,初非以此而求聞於人也。郎中以蘭省之彥,一日來征予筆,遂誦「點汗亦何忍,但覺難為辭」之詩以應之。』」

王夫人[编辑]

  曹伯啟《漢泉漫稿·題王夫人書畫卷後》:(夫人名圭卿,號春溫)

    白璧何嘗廢琢磨,青君生意自融和。

    畫傳當代功尤妙,字比前賢體更多。

    漕府參軍時見益,京城士子日相過。

    眼中燕玉紛紛在,惟解春風艷綺羅。

劉氏[编辑]

  《圖繪寶鑒》:「劉氏不知何許人,孟運判室,號尚溫居士。能臨古人字,逼真。喜吟小詩。寫墨竹,效金顯宗,亦粗可觀。」

蔣氏[编辑]

  《圖繪寶鑒》:「蔣氏,汴人,完顏用之室。嫠居以清淨自守,好作墨竹。」

張氏[编辑]

  《圖繪寶鑒》:「張氏,喬德玉室,善寫竹。」

  《元遺山集·喬夫人墨竹二首》:

    萬葉千梢下筆難,一枝新綠盡高寒。

    不知霧閣雲窗晚,幾就扶疏月影看。

    只待驚雷起蟄龍,忽從女手散春風。

    渭川雲水三千頃,悟在香嚴一擊中。

(夫人參洞下禪,有省。)

  郝經《臨川集·靜華君墨竹賦》:(君侄張氏,行台公之女。元遺山之姨侄,總管喬君之妻也)「甚哉!物色之有異也。不為丹青,不為麗縟,不為泉石,不為卉木,墨於用而形於竹。開太古之元關,寫靈台之幽獨,儲秀潤於掌握,貯冰霜於肺腹。足乎心,而無待於目;備乎理,而不備乎物。全乎神,而不徇乎俗。蓋達者之有天趣,而以貞節為寓也。若一葉一節,施塗粉澤,舒焉而布煙,慘焉而綴雪,以規規之形似,幸他人之目悅,是俚惡之效肇,惡足以知吾物色之設。竹有竹外之形,墨有墨外之色,故與可有成竹之論,坡仙有心識之訣。而穎濱謂解牛斫輪,心手俱滅而後至乎超絕,詎庸陋固滯者得廁其列也。於乎!靜華琴書滿家,雄侯玉胄,振吐天葩。幽閒貞一,瑩璧無瑕。棄寵光而高蹈,緬逸志于雲霞,湛虛室之太素,曾不憙乎豪奢。故其坐雲軒,佇靈宇,凡縱絕天籟舉吞八九之雲夢,小渭川之千畝,沛蕭蕭之神寓,植歲寒于豪褚,埽胸中之全竹。走筆下之風雨,忽穎脫而迸裂,恕絕繃而掣去。何此君之尚元蔑青翠而不處,恍一夢于藍田,幻兩身於湘浦,措斧斤兮何地,陋淇園之衛武。揮涕淚兮何從,愧蒼梧之二女。發四座之清風,驅半襟之煩暑。欲折枝而不得,懼真宰之或怒。縱入橫出,高森亞舞,不步不武,不繩不矩,百千其狀,劍拔戟踞。會于嚬呻而得于盼顧,豈畫工之屑屑於此焉而得!與神奇忽恍,固不與萬物同化,將落落兮終古。則君之玩物色,寓天趣,又豈紛紅縵綠所得同年而語哉!辭曰:『月府兮雲卿,戲墨兮淋浪,震隙隙兮神篬筤,列數幅兮森中堂,氣颯爽兮來三湘。粵維靜華之比德兮,乘貞節兮淩霜。』」

吳中女子[编辑]

  虞集《道園遺稿·吳中女子畫花鳥歌》:

    吳中女兒顏色好,洗面看花花為俏。

    調朱弄粉不自施,寫作花閑雪衣鳥。

    綠窗沉沉春晝遲,半生心事花鳥知。

    花殘鳥去人不歸,細雨梅酸愁畫眉。

盛氏[编辑]

  《元詩選癸集》:「吳興盛懋子昭寓居峽縣,善繪事,名重湖海。其女亦傳其家學,精於點染。及卒,黃原質悼之以詩云:

    蘭房晝靜女工閑,還向窗前學畫山。

    環佩已隨簫史去,尚留遺墨在人間。」

范秋蟾[编辑]

  朱國禎《湧幢小品》:「范秋蟾者,台州塘下戴氏妻也。琴棋書畫,靡所不精,尤工音律。一日其夫與客同賦詩吊泰不華未就,秋蟾出一律曰:

    江頭沙磧正交舟,江上人懷百戰憂。

    力屈杲卿生罵賊,功成諸葛死封侯。

    波濤洶洶鯨橫海,天地寥寥鶴怨秋。

    若使臨危圖苟免,讀書端為丈夫羞。」

名媛(下)[编辑]

[编辑]

戴氏[编辑]

  朱謀垔《畫史會要》:「戴氏,文進之女。畫山水人物,效其父,有筆力。」

金夫人[编辑]

  《江寧府志》:「金夫人,陳別駕鋼之配也。善水墨畫。所寫蕃馬,峭勁如生。」

盧允貞[编辑]

  周暉《金陵瑣事》:「盧氏名允貞,字德恒,號恒齋,倪文毅公夫人。白描精妙,有九歌圖璿璣圖二卷。」

  閨秀紀映淮《題盧允貞寒江曉泛圖》:

    寒林自昔重營丘,水色山光接素秋。

    想藉幽思邀過雁,恰如同返木蘭舟。

馬閑卿[编辑]

  《金陵瑣事》:「馬氏名閑卿,號芷居,陳魯南夫人。善山水白描,畫畢多手裂之,不以示人,曰:『此豈婦人女子事乎?』」

邢慈靜[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慈靜,臨邑人,太僕卿侗之妹。善畫白描。適武定人大同知府馬拯。」

  陳維崧《婦人集》:「慈靜畫觀音大士莊嚴妙麗,用筆如玉台膩發,春日遊絲。」

仇氏[编辑]

  《畫史會要》:「仇氏,英之女,號杜陵內史。能人物畫,綽有父風。」

  《珊瑚網》:「仇氏著色白衣大士像,無論相好莊嚴,而瓔絡上堆粉圓凸,宛然珠顆。《吳郡丹青閨秀志》,稱其綽有父風。信哉!」

  《式古堂書畫匯考》:「杜陵內史青鳥傳音圖,絹本青綠山水人物大軸。」

  錢大昕跋:「王雅宜書《洛神賦》,杜陵內史補圖。王大令《洛神賦》,今僅存十三行,書家奉為圭皋。趙魏公書此賦,雖有石本,而真跡不傳。雅宜山人書有晉法,茲卷用退筆,蒼勁樸老,無懈可擊,尤為稱意之作。杜陵內史濡染家學,寫洛神飄忽若神,一掃脂粉之態,真女中伯時也。胥台袁氏世棄此卷,漂轉數姓,為小松郡丞所得。今輟贈壽階,楚弓復還,當為吳中佳話。而小松之通懷敦交,亦可傳已。」

方孟式[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方氏孟式,字如耀,桐城人。父大理卿大鎮,弟兵部侍郎孔照,山東布政使張秉文含之之妻也。志篤詩書,備有婦德,繪大士像,得慈悲三昧。崇禎庚辰含之守濟南,死於城上。如耀墮池水死。」

沈氏[编辑]

  《金陵瑣事》:「沈氏,沈宜謙女,楊伯海妻。工折枝花。吳中黃姬水題其杏花云:

    燕飛修閣簾攏靜,紈扇新題春思長。

    妙繪一經仙媛手,海棠生艷復生香。」

許氏[编辑]

  王世貞《弇州山人稿》:「許氏,汝寧君之母。雅善繪事。吳興人,以為管夫人復出。」

文淑[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太倉趙宦光凡夫子婦,文氏名淑。點染寫生,自出新意。畫家以為本朝獨絕。」

  《初學集》:「文淑字端容,性明惠。所見幽花異卉,小蟲怪蝶,信筆渲染,皆能撫寫性情,鮮妍生動。圖得千種,名曰寒山草木昆蟲狀。摹內府本草千種,千日而就。又以其暇畫湘君搗素惜花美人圖,遠近購者填塞。」

  《珊瑚網》:「寒山趙文淑著色花蝶草蟲為沒骨圖,極韻藉風致。」

  《池北偶談》:「文淑楚詞九歌九章等,皆有圖,曲臻其妙。」

  姜紹書《無聲詩史》:「文淑字端容,衡山先生女孫,父從簡,亦吳中高士,適寒山趙靈均。寫花卉,苞萼鮮澤,枝條荏苒,深得迎風挹露之態。溪花江草,不可名狀者,能綴其生趣。芳叢之側,佐以文石。一種茜華娟秀之韻,溢於毫素。雖徐熙野逸,不是過也。其扇頭繪事,必圖兩面。蓋恐為人浪書,故不憚皴染焉。」

  《式古堂書畫匯考》:「趙氏端容文石良薑圖,絹本著色,二花一石,彩蝶孤飛,款題『辛未仲夏天水趙氏文淑畫書。』右角上方印二:一曰『趙氏文淑』,白文,中『文』字朱文。一曰『端容』,朱文。左角下方印三:一曰『寒山蘭閨畫史』,一曰『喬葉貞蕤』,白文圖印;一曰『端操有從,幽間有容』,朱文。」

韓玥[编辑]

  顧凝遠《畫引》:「韓玥,韓求仲太史女。工詩,兼長山水,有管夫人韻致。」

范道坤[编辑]

  《無聲詩史》:「范道坤,東平州李生室也。畫山水竹石及花卉,清婉絕塵。董思白先生跋其畫冊云:『北方學畫,自李夫人創發,亦書家之有李衛,奇矣奇矣。』」

  《珊瑚網》:「萬曆癸卯冬仲,得山陰范道坤氏仿倪迂山水。覺清淑之氣,果鐘於婦人。」

葉小鸞[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小鸞,字瓊章,一字瑤期,工部郎中葉紹袁仲韶第三女。四歲能誦楚辭。工詩,多佳句。能模山水,寫落花飛蝶,皆有韻致。年十七,字昆山張氏,將行而卒。」

周淑祜 淑禧(禧弟子姚)[编辑]

  朱彝尊《靜志居詩話》:「至元斥賣廣濟庫故書,有采畫本草一部。近趙凡夫子婦文淑端容,設色畫本草,曲臻其妙。江陰周榮公二女淑祜、淑禧臨之,亦成絕品。淑禧寫大士像一十六幅,陳仲醇謂其十指放光,直造盧楞枷、昊道子筆墨之外。今文淑真跡尚有存者。周氏姊妹花草,見者罕矣。」

  《居易錄》:「江陰周硯農榮起女禧、祜,皆工畫,禧名尤著。予昔在江南,嘗得其畫《惜花春起早》詩意士女一幀。又嘗屬江陰知縣陸次雲訪其所畫楚詞九歌九章圖。陸在江陰數載,不相聞。聞已購得,裝潢而未寄於也。當問之。」

  《婦人集》:「江陰女子周淑禧,處士周榮起女也。工畫花鳥,在徐熙黃荃間。好事者爭以餅金購之。」

  《無聲詩史》:「澄江兩名媛,姓周氏,長名淑祜,次名淑禧。父仲榮,佳士也。能詩歌,亦善畫。二女以丹青著,花卉蟲鳥,用筆如春蠶吐絲,設色鮮麗,氣韻生動。禧兼工佛像,曲盡莊嚴端穆之狀。間作外域鞍馬,點染精工,思致茂密。祜適金沙文學潘聖瑞,禧適同邑黃生」

  《池北偶談》:「禧弟子姚,亦江陰人。美而艷,作畫得禧遺意。」

  《查慎行集·題江陰周氏女郎設色草花》:

    野花最好是無名,纖手親煩點染成。

    吹得蜂腰比人瘦,東風輕薄可憐生。

  汪仲鈖《題江上女子周禧天女散花圖》:

    天光百尺兜羅青,行空誰躡鸞鳳翎。

    如蓮好女來婷婷,寶花簇簇開瓏玲。

    旋風散作千蜻蜓,現身了慧何惺惺。

    昔聞優曇提羅金天誇佛樹,花常籠蔥葉不零。

    繞身萬片毋乃是,我初弗辨但見春冥冥。

    維摩偶示病,方便居梵庭。

    琳琅法語宣,邈想隨風聆。

    邱潛之圖曾貌空中形,周家女子腕妙尤心靈。

    病身供養得分外,光明直現雙芥瓶。

    安得參坐長者弟子列,氤氳貝葉禪宮扃。

梁夷素[编辑]

  《無聲詩史》:「梁夷素,武林女子,工詩畫。陳眉公比之為天女花,雲孫錦,非人間所易得。」

  《杭州府志》:「梁孟昭,字夷素,錢塘人,茅九仍室。能詩,工畫花鳥。」

崔子忠妻女[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子忠字道母,萊陽人。僑居都門,畫法古,規摹顧、陸、閻、昊遺跡。一妻二女,皆能點染設色,相與摩挲指示,共相娛悅。」

孫氏[编辑]

  《無聲詩史》:「孫夫人,永嘉人。善寫梅,寒梢粉瓣,逗月淩霜,皆從筆花漬出,但少香耳。其夫任道遜,仕至太僕卿,亦善寫梅。夫人父某仕為郡守,以寫梅著名,人稱之日孫梅花。夫人一家,能為暗香疏影傳神,不減謝庭詠雪矣。」

吳興老儒女[编辑]

  《珊瑚網》:「吳興老儒女,小字端丸。解琴理,能寫山水竹石。張元長以扇請之,為寫澹雲疏樹,置一草堂其下,頗有空山無人之致。題『雲間奇人去後,寂寞子雲亭』。女後不知所在。」

姚夫人[编辑]

  《婦人集》:「桐城姚夫人(維儀),無大師(方檢討以智,法號無可)姑母也。酷精禪藻,其白描大士尤工。」

王朗[编辑]

  《婦人集》:「金沙王朗,學博次回(名彥泓)女也。生而夙悟,詩歌書畫,莫不精工。」

  《無錫縣志》:「王氏名朗,金沙王彥泓女,為秦氏婦。歌詩小詞,及畫水墨梅花,並稱奇絕。」

宮婉蘭[编辑]

  《婦人集》:「海陵宮婉蘭,進士偉鏐女,歸冒無譽褒。工畫墨梅,雪葉風枝,翛然有偃蹇瑤台之思。」

吳蕊仙[编辑]

  《婦人集》:「茂苑吳蕊仙(名琪),才情新婉。當其得意,居然劉令嫻矣。尤好大略,精繪染。松陵周飛卿瓊贈詩云:『嶺上白雲朝人畫,尊前紅燭夜談兵。』蓋實錄也。尤侗《鵝鴿天·題女史吳蕊仙畫》:

    拂水佳人墮馬妝,春來響屣滿橫廊。

    繡糯甲帳無消息,暮雨瀟瀟空斷腸。

    筆翡翠,硯鴛鴦,吳綾三尺寫紅窗。

    青山碧水無人處,亂點桃花賺阮郎。」

無名氏女子[编辑]

  《婦人集》:「吳門家太僕(名濟生)示餘以望遠圖,乃十四歲女子所作。霧鬢雲鬟,薄施水墨,真遺世獨立矣。」

姚淑[编辑]

  《明詩綜》:「姚淑,字仲淑,金陵人,庶起士達州李長祥繼室。」

  《婦人集》:「夔州李翰林(名長祥,崇禎癸未進士)亂後僑居金陵,娶姚夫人,善丹青,得北宋人筆意,曾為雲間董大(名潢)母夫人畫一粉箑,煙墨離離,深秀不可言,為香奩畫手中逸品第一。」(或曰,夫人又工畫仕女圖)

  鈕琇《觚剩》:「季研齋繼室曰鐘山秀才,浮桵梳頭,凝妝特妙,其婢墨池性明慧,嘗書蘭竹,輒令墨池以口退墨。李師云:『別有香在口,莫畏胭脂黑。』」

康夫人[编辑]

  《婦人集》:「江西康孝廉(名范生)夫人,亦金陵女也。工畫竹,最似管夫人手法。孝廉頗矜重之。嘗以一扇貽餘。綠筿明玕,便覺白日欲翳。」

林媛[编辑]

  《婦人集》:「莆田周明瑛與外書曰:『林媛松石圖,巳見歲寒之志,欽其至性。以一絕代之畫首矣。亦不敢展玩,恐風雨悲鳴也。』」

周照[编辑]

  《婦人集》:「周照,字寶鐙,江夏女子也,湘楚中人。傳其豐神纖媚,姣好如佚女,性敏給知書,歸漢陽李生。生名以篤,字雲田。生固慕照,既得照,則益大喜過望也。然家先有大婦在,照眉黛間恒有楚色。李生愛客遊,嘗攜照殘箋數幅,以示友人,人無不色飛者。生篋中有照自寫坐月浣花圖,雙鬟如霧,烘染欲絕。圖尾有小篆二,一曰絡隱,或曰照,又曰絡隱云。」(董以甯《周照傳》云:「照,江夏周某女也,某官山東按察使僉事,遇闖難殉節死。照哀之,作悼懷之賦。」)

  閨秀浦映綠《滿江紅·題周絡隱坐月洗花圖》:

    彼美人兮宛相對,姍姍欲下。

    恰此夕月華如洗,花枝低亞。

    盼到圓時仍未滿,看當開半遂愁謝。

    與花神月姊,細商量,歸來乍。

    憐嫩蕊,銀瓶瀉;回清影,晶簾掛。

    奈晚妝猶怯,鏡臺初架。

    二十餘年芳草恨,兩三更後長籲罷。

    幾時將絡秀舊心情,呼兒話。」

盧丹婦[编辑]

  《婦人集》注:「宜興盧丹,善畫美人。每作一圖,皆婦為之點睛云。」

薛濤如[编辑]

  《式古堂書畫匯考》:「薛氏靜君秋色圖,灑金方箋著色秋葉二本,一蝶二蜂,縈香扇粉,款書『濤如』。」(書圖左角上,薛印「靜君」,白文。)

孫九畹[编辑]

  《式古堂書畫匯考》:「摩詰句圖集冊(汪王水征)第三十幅:『香氣傳空滿,妝華影箔通。』九畹孫氏蘭暉。」

項佩[编辑]

  沈季友《攜李詩系》:「項佩字吹聆,秀水人,文學吳巨手統持內子。能詩善畫,喜讀書工詩。」

歸淑芬[编辑]

  《攜李詩系》:「歸淑芬,字素英,嘉興人,文學高陽繼室。夫婦皆隱。工書畫,筆墨珍惜,購之不多得也。」

徐範[编辑]

  《攜李詩系》:「徐範字儀靜,號玉卿,嘉興徐海門女。海門善書,范童而習之,工畫梅蘭。」

周蘭芳[编辑]

  《攜李詩系》:「周蘭芳,字淑英,吳江周應懿女,平湖孫愚公室。春日寫竹寄姊沈夫人云:

    新籜初舒雨後枝,碧含香破淡相宜。

    為君寫出疏欄影,一片寒光照墨池。」

徐夫人[编辑]

  《攜李詩系》:「歸淑芬《題陸右黃徐夫人畫》云:

    茅屋疏籬近水開,前峰疊疊樹如苔。

    雖然有路通樵采,截斷煙雲未許來。」

劉媛[编辑]

  《初學集·題劉媛畫大士冊子》:「吳道子畫佛,昔人以為神授。今觀劉媛所畫大士,豈亦所謂『夢作飛仙,覺來落筆』者耶!沈生乃得此嘉耦,豈非夙緣?萼綠華降羊權南獄夫人曰:『冥期數感,亦有偶對之名耳。』東坡云:『羊生得妻如得風,握手一笑未為辱。』殆謂沈生夫婦也。」

鄒賽真(《明詩綜》作貞)[编辑]

  《當塗縣志》:「鄒氏名賽真,御史謙女,魯之妹也,號士齊,國子監丞濮琰妻,編修韶母。少賢孝,好學,雅自矜重,謂筆墨非其事,因流傳者少。太守傅鑰養母于署,迎禮真,為作《東山愛日記》。傅嘆服,梓其集而屬序于鉛山費巨集,巨集真婿也。初琰訓鉛山學,真見宏弟子員勸琰婿之。後宏果殿元入內閣,人服其鑒云。」

  《東山愛日記》(《石渠寶復》三編《明人尺犢》八十冊之最後一冊,楷書):「姑熟郡齋左方之隙有山焉,可丈餘,名日小東山,郡守遊息之所也。山之上軒豁高朗,四面洞達,畢見民隱者,為視民亭。其下則鬱蔥環繞,陰翳含發者,為延翠亭。西則碧波瀲灩,芙蕖的曆者,為愛蓮池。四圍周匝,則有梅有桃,有松竹,有棗,花則有菊有萱,而四時之景萃焉,宛然蓬島之勝境也。于時遼陽傅公,以進士擢居諫垣,多蹇諤聲。天子念吾郡為畿輔重地,特簡公守是邦。無何,六事修飾,百廢具興,郡民安堵。明日迎其母太夫人來養。每值公暇,則率其子孫日具酒饌於茲山,稱觴戲采以為壽。隨其所欲者,極力為之,惟恐其少有拂耳。於是太夫人盤桓陟降乎茲山之間,俯視群匯之暢達,遐眺萬姓之宴安,歡忻夷愉,康寧矍礫,不必割肥烹鮮而甘且腴矣。即諸景分題曰:東山愛日,撮其要也。餘既各繪圖而復為之詠。余聞之孔子云:『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說者以為喜懼之念兩存,則於愛日之誠,自不能己矣。至於詩,則云:『且以喜樂,且以永日,蓋喜樂則日永矣,永日即愛日也。磋乎!父母之恩猶天地。然天地之恩無涯也,父母之生有涯也。古人一日之養,不以三公換,庸詎非以三公可得,而父母之年不可再得耶!夫日之當愛,審矣;而養之當重,宜矣。雖然,未也。天子以天下養,諸侯以國養,大夫以家養,庶人以身養。而士君子之修德樹行,建功揚名者,以百世養。是故謂之尊親,謂之顯親,謂之大孝,敢以是為公期望,為太夫人頌禱,遂書以為記。』

  《視民亭》:

    宣化群黎德意長,萬家襦袴誦聲揚。

    清懷一勺姑溪水,龜鶴相依壽北堂。

  《梅》:

    七日孤根暖獨回,百花梅上一枝開。

    實成看取調羹日,列鼎榮親上壽堂。

  《桃》:

    花開自是瑤池種,獻實曾傳漢帝家。

    千歲祥光呈壽域,金章耿耿照流霞。

  《延翠亭》:

    冉冉天涯一色蒼,密雲千頃護琳琅。

    生香不斷貞仙境,彩舞連翩進壽觴。

  《愛蓮池》:

    獨愛蓮溪久著名,清香一郡樂生生。

    壽堂怡悅西湖景,綠蓋紅幢照眼明。

  《棗》:

    累累紅玉燦明霞,仙種由來席上誇。

    榮樂兒孫稱壽考,安期巨實大如瓜。

  《菊》:

    拂拂秋風香滿庭,壽筵忻指綠銷金。

    清風和露釀春酒,次第賡歌慰德音。

  《竹》:

    清風隱隱動琅玕,直節虛心幾歲寒。

    剩有清香名壽酒,高堂日日報平安。

  《松》:

    鬱鬱貞姿冒雪馨,千年勁節樹青冥。

    仙人啖實增長壽,更有靈根胤茯苓。

  《萱》:

    退食公庭喜奉萱,北堂遺愛繼周南。

    天邊雨露榮慈壽,化日熙熙酒正酣。

敕封孺人治下濮門七旬八歲老拙鄒氏頓首拜書。」

吳娟[编辑]

  《無聲詩史》:「吳娟字眉生,其母家為新安著姓。幼而黠慧,從家塾讀書,即嫻為詩歌,兼通繪事。適汪司馬伯玉之孫某。汪生跅性弛,游於狎邪,蕩其先業,以至不能謀生,乃偕其耦遨遊昊越間,藉其研田以供資斧。娟益研究於聲律,詩詞婉暢,書體遒媚,畫法出入倪米間,而得意外之韻。寫竹石墨花,標韻清遠。如娟之才藝,可謂女博士矣。」

二方夫人[编辑]

  胡之驥《詩說紀事》:「漢上蕭駕部大茹夫人,畹城張計部夫人,皆姓方,皆能圖寫諸佛像。又好以泥金繕寫諸經,佈施供養。」

張玉樣[编辑]

  田汝成《西湖志餘》:「張靖之女玉祥,在室時,手自繪刺繡美人圖,精妙絕倫。及嫁攜歸劉氏希仁。希仁,杭指揮使一也。裝成軸乞詩於靖之,因題云:

    蘭蕙情懷冰雪容,生來未解出簾攏。

    瓊據冷佩蠶房雨,翠帶香披繡閣風。

    雙玉已諧琴瑟調,五花新受鳳鸞封。

    明朝早有丞嘗事,自采蘋蘩步月中。」

王伯姬[编辑]

  《金華詩錄》:「王伯姬,東陽人。嘉忠女,適同邑盧洪芳。工小楷,及畫山水花卉,無一不精。」

汝太君[编辑]

  《池北偶談》:「徐元歎《波落水庵集》云:『訪江城毛休文於竺塢慧文庵,出其母汝太君畫扇十八面,山水草蟲,無不臻妙。三百年中,大方名筆,可與領頏者,不過二三而已。」』

劉氏[编辑]

  《濟南府志》:「劉氏,德平舉人李圖南繼室,濱州虞城令劉加隆女,自號菊窗女史。生負夙慧,讀書曉大義。善吟詠,兼山水墨花卉,有逸致。」

崔繡天[编辑]

  徐沁《明畫錄》:「崔繡天,閩人。十三歲即解寫佛。所作觀音像,妙相莊嚴,位置山水雲煙,造微人妙。」

趙淑貞[编辑]

  《明畫錄》:「趙淑貞,山陰人諸生趙伯章室也。工花鳥蘆雁,筆法秀潔,更饒姿韻。」

湯尹嫻[编辑]

  郭琇《吳江縣志》:「湯氏名尹嫻,字冷君,諸生湯三俊女,計來妻也。工詩繪,好琴。來死,執氏手曰:『與爾夢援琴而弦絕者有征矣!乞善視吾子。』氏泣曰:『我在,必不負君,但恐我生不久耳。』來死三日,氏絕粒而號。明旦扶柩之墓,嘔血數升,竟卒,年二十五。崇禎庚辰歲也。」

蔡夫人[编辑]

  王士禎《居易錄》:「黃石齋先生道周繼配蔡夫人,名石潤,字玉卿,今年將九十,尚無恙。能詩,書法學石齋,造次不能辨。尤精繪事,常作瑤池圖,遺其母太夫人云。」

  厲鶚《玉台書史》:「蔡夫人,黃石齋之配也。花卉一冊共十幅,今藏友人趙谷林小山堂,每幅俱有題句。其山茶云:『蜑風蠻雨,浥注鮮明。』千葉桃云:『不言成蹊,匪繇色媚。』芍藥云:『折花贈行,黯然銷魂。』諸葛菜荷包牡丹云:『蜀相軍容,小草見之。』鸚粟云:『對此米囊,可以療饑。』萱花剪春羅云:『眷焉北堂,勿之洛陽。』鐵線蓮云:『小草鐵骨,亭亭自立。』金絲桃品字蘭云:『湘江武陵,或滋他族。』秋海棠淡竹葉云:『君子于役,閨中腸斷。』月季長春云:『兩族並芳,四時皆春。』此幅上題云:『石道人命石潤蔡氏寫雜花十種,時崇禎丙子。』小印二,曰『石潤』『玉卿』。鄭珠江太守跋云:『石齋先生被難以前,蔡夫人致書謂:「到此地位,只有致命遂志一著,更無轉念。」諄諄數百言,同于王炎午之生祭,閨閣中鐵漢也。後撫孤立節。「死者復生,生者不愧。」足當斯語矣。寫生得五代人遺法。一花一葉,俱帶生動,所謂「為君援筆賦梅花,不害廣平心似鐵」者耶!珠江鄭千切。』」

借閑漫士曰:「此冊後歸梁山舟學士,余從舅氏乞得之。」

傅道坤[编辑]

  《無聲詩史》:「會稽傅氏女,名道坤者,貌麗而慧,幼習丹青。同郡范太學初議婚,惑日者言,竟娶他姓。不逾年弦斷,將再娶而傅尚未字。范生曰:『豈赤繩系定留待我耶!』遂娶之。居一二載,絕不露丹青。後元夕張燈街衢,燈帶偶失繪,眾倉皇覓善手。傅聞,援筆繪之,觀者競賞。尤工山水,唐宋名畫,臨摹逼真,筆意清灑,神色飛動,咸比之管夫人。落款或「范傅」,或「道坤。」好事者爭購之,然非妯娌親洽,輾轉相挽,不能得也。華墨褚硯,以四婊典之。有女名『隆坤』,亦能步武丹青,名擅一時,嫁太學王於邁。」

范景姒[编辑]

  《池北偶談》:「吳橋節孝范氏名景姒,文忠公景文女弟也。好讀書,通經史,尤工書畫。繪大士像,仿佛龍眠。有《冰玉齋詩》若干卷,歸同邑王世德,二十而寡,年三十九卒。文忠撰墓誌見集中。」

劉氏[编辑]

  《安福縣志》:「劉氏,王藹妻,太守劉公鐸女。穎敏過人,工書畫,善舞劍。二十一,藹死,遺孤文度。未晬,身常佩劍不離。甲申兵亂,劉聞感憤,竭產募義。時有猾將張某淫威思逞,佯以軍需索恫。劉乘傳詣轅門,張欲逼之,劉抽劍向張曰:『寧斷頭,勿辱。』張懼乃止。」

卜馧蕙[编辑]

  《珊瑚網》:「丹青之在閨秀,類多隱而勿彰,吾禾若卜馧蕙、金淑修(見《畫微續錄》)輩,頗有林下風。」

睞娘[编辑]

  《觚剩》:「睞娘者,姓易氏,居松陵之舜水鎮。長及齒齕,作花鳥小圖。工刀劄,善吟詠。嘗手摹吳道子畫觀音像,施醉香庵女冠。」

徐安生(附)[编辑]

  徐德符《野獲編》:「徐安生,吳人徐季恒女也。美慧多藝,其寫生出入宋元名家,嘗彷梅道人風雨竹一幅遺餘,且題二絕句於上云:

    夏日渾忘暑酷,堪愛酒杯棋局。

    何當風雨齊來,打亂幾叢新綠。


    滿擬歲寒持久,風伯雨師淩誘。

    雖云心緒縱橫,亂處君能整否。

次詩蓋用唐李季蘭語。」

  《珊瑚網》:「徐女郎安生善繪事,作六君子圖,儼然雲林再見。」

  《式古堂書畫匯考》:「徐女郎安生墨竹圖二幅。」

  厲鶚《折桂令·題徐安生桂花湖石小幅》:「是何人、染出秋光?石疑聞蛩,樹訝懸香。纖手皴苔,柔毫暈碧,嬌額分黃。權當作如來供養,也應教才子收藏。腸斷吳閶,漂泊多情,老去徐娘。」

國朝[编辑]

王端淑[编辑]

  張庚《畫微錄》:「王端淑,字玉映,號映然子,山陰人遂東先生思任女也。適錢塘丁肇聖學博。工詩文,善書畫,長於花草,疏落蒼秀。卒年八十餘。著有《吟紅稿》。」

龍夫人[编辑]

  《魏叔子文集》:「龍夫人姓賀氏,永新人孝廉科寶之母也。善繪事,所繪大士像,最工且多。其夫攸令君率簉室課耕鳧溪山中。夫人獨居龍溪,構竹影樓,與孝廉賦詩彈棋,子母相倡和無虛日。或手調絲桐以自陶寫。攸令君歲時過從,則夫妻相敬如嚴賓焉。」

黃媛介[编辑]

  《畫徵錄》:「黃媛介,字皆令,秀水人。工詩賦,善山水,得吳仲圭法。太倉張西銘溥聞其名,往求之。時皆令已許楊氏世功,楊久客不歸,父兄勸之改字,誓不可,卒歸於楊。乙酉城破家失,乃轉徙吳越間,饔飧於詩畫焉。嘗為新城王阮亭寫山水小幅,自題詩曰:

    懶登高閣望青山,愧我年來學閉關。

    淡墨遙傳千載意,孤峰只在有無間。』

詞旨亦雋永。」

  《婦人集》:「皆令詩名噪甚,恒以輕航載筆格詣吳越間,僦居西泠段橋頭憑一小閣賣詩畫自活。稍給,便不肯作。」

  厲鶚《題黃媛介江山秋眺畫扇》:

    寥落江山發興新,疏鬆列翠指通津。

    閨中也自傷秋旅,寫出雙帆不見人。

  借閑漫士曰:「余弟子惠從禾中得皆令金箋扇面,仿雲林樹石。署款:『甲申夏日寫於東山閣,皆令。』」

 「閨秀」(朱文)「媛介」(白文)「皆令」(文朱)左方上有詞云:

  紫燕翻風,青梅帶雨,共尋芳草啼痕。明知此會,不得久殷勤。約略別離時候,綠楊外、多少消魂。重提起,淚盈紅袖,未說兩三分。  紛紛,從去後,瘦憎玉鏡,寬損羅裙。念飄零何處?煙水相聞。欲夢故人憔悴,依稀只隔楚山云。無非是怨花傷柳,一樣怕黃昏。

調寄《滿庭芳》,「留別無瑕詞史,我聞居士。」(如是朱文)

吳氏[编辑]

  《畫徵錄》:「吳氏字素聞,善山水及士女。」

  《池北偶談》:「康熙丁未,從同年徐敬庵旭齡處見秀水吳氏畫扇二。一學小李將軍山水,一洛神圖,妙入毫髮。吳字素聞,其人亦天人也。」

倪仁吉[编辑]

  《義烏縣志》:「吳之葵妻倪氏,名仁吉,浦江人。能詩,善書畫。夫病革,矢以身殉。夫力阻之,且屬以立嗣奉姑。仁吉含淚順承,時年二十。慟絕復蘇,事姑猶母,撫教為後之子。行不窺堂,衣不易素,閑以吟詠自適,有《凝香閣稿》。"

  《池北偶談》:「倪仁吉,義烏人。善寫山水,尤工篇什。予嘗見其宮意圖詩,其一云:

    調人蒼梧斑竹枝,瀟湘渺渺水雲思。

    聽來記得華清夜,疏雨銀釭獨坐時。

倪手種方竹數十竿,甚愛惜。萊陽董樵處士遊婺郡。倪高其人,斫一枝贈之。」

徐燦[编辑]

  《畫徵錄》:「徐燦,字湘蘋,吳人海甯相國陳之遴素庵配。善畫士女,工淨有度。晚年專畫水墨觀音,間作花草。」

  《選佛詩傳》:「夫人事母至孝,手寫大士像五千四十有八,以祈母壽。晚年遂皈依佛法,更號紫䇾氏。」

  吳騫《題徐夫人白描大士》:

    拙政園邊野草春,平泉花木半為薪。

    巫咸未剪遼陽紙,辛苦鷗波懺佛人。

沈彥選[编辑]

  《畫徵錄》:「沈彥選,嘉興人,海鹽俞孝廉鴻配也。善花鳥,分枝布葉,自得異致,筆亦不纖,蓋不以嫵媚為工也。」

陳書[编辑]

  《畫錄》:「陳書,號上元弟子,晚年自號南樓老人。秀水人太學生堯勳長女,適海甯錢上舍綸光。善花鳥草蟲,筆力老健,風神簡古。翁鶴庵先生(瑞征)嘗歎曰:『用筆類白陽,而遒逸過之。間作觀自在、關壯繆、呂洞賓像。上舍家貧而好客,夫人典衣鬻飾以供。嘗賣畫以給粟米,雖屢空晏如也。課子嚴而有法。長陳群,康熙辛丑進士,入翰林。次峰廩生。次界亦善花草。」

  借閑漫士曰:「家藏南樓扇頭小景,署款澉湖舟次即景寓意陳氏手書。本生曾大父比部公乞文端題云:『魚亭西曹出所藏先太夫人畫箑』,請餘評判真贗。餘奉軸諦視,恍然記憶:年未弱冠時,侍太夫人往來澉上,取道橫山金粟諸河橋,低坐小舟以進。太夫人性耽繪事,所攜絹素,蓬窗不便展舒,乃取箑數握,隨手作小景謂餘曰:『此黃筌、趙昌輩能事也,吾不耐為此,如舟次狹小何!』餘曰:『繪事旨趣,貴有生意。東坡題小景畫云:「誰言一點紅,解寄無邊春」。景固無分大小也。』太夫人頷之,後為好事者購去。六十餘年,又復見此。碧柳朱華,浣風濯露,猶仿佛船唇侍立時也。手澤之感,其能去於懷哉!敬題一絕,並識緣起以復:

    截取湖光一段春,調朱配粉至今新。

    瓣香幸落門生手,印證當年侍畫人。

乾隆三十三年六月既望男陳群謹識。(時年八十有二)甲午春自余乞文端孫潤齋中丞重為之跋,並和原韻。距文端跋時又六十七年矣,亦佳話也。」

吳應貞[编辑]

  《畫徵錄》:「吳應貞,字含五,吳江人趙□□妻。工寫生,風神婉約,自是閨中之秀。」

習忍[编辑]

  《畫徵錄》:「習忍,武進人,不知誰氏女也。寫生師悍南田法,有折枝花冊,娟娟雅潔,枝幹花葉,均有意致,非貌似其師也。冊後有南田跋。」

金淑修[编辑]

  《畫徵續錄》:「金淑修,明隨州牧殉難贈太僕卿徐世滈長子肇森配。善山水,局度軒敞,有丈夫氣。不輕作,故流傳絕少。子嘉炎,舉康熙己未博學鴻詞科。」

馬荃[编辑]

  《畫徵續錄》:「馬荃,字江香,扶羲孫女。工花草,妙得家法。一葉一花,人爭珍之。適常熟西麓,以節重於裡。吳德旋《初月樓續見聞錄》:『馬江香,名荃,常熟人,畫師馬扶曦女。江香亦善畫,晚歲名益高,四方以縑素兼金求畫者益眾。常帶婢數人,悉令調鉛殺粉。而琴川多貴遊士女,皆采求授指法。時武進惲冰畫以沒骨名,而江香以句染名,江南人謂之『雙絕』。」

王正(王敬)[编辑]

  《畫徵續錄》:「王正,字端叔,江都人。善花草,佈置工穩。能詩。受業于徐少宗伯倬。後入都,馬相國齊延教其女。」

  《名媛詞選》:「正工翎毛,女弟敬善寫芝竹。」

孫蘭媛[编辑]

  《攜李詩系》:「孫蘭媛,字介畹,適文學陸渭。工詩詞,多韻語,不雜脂粉。擅寫蘭竹。」

王煒[编辑]

  《攜李詩系》:「王煒,字功史,又字辰若,太倉人,海鹽陳文學光滓室。能詩善畫,以世亂偕隱于婁。博學敦古,顧伊人稱為笄幃中道學宿儒,不當以香奩目之。太倉女子黃若從父蜀歸,以奇花珍木圖示之。日夕模寫,致病而歿。」

趙昭[编辑]

  《畫徵續錄》:「趙昭,字德隱,寫生工秀,兼長蘭竹。」

  《攜李詩系》:「趙昭,字子惠,吳郡寒山隱君女,祖母陸卿子,母文端容,俱擅詞翰之席。子惠能嗣其美,適平湖文學馬仲子班。性好煙霞,常葛衫椎髻,自擬道民。會仲子父難破家,遂入空門,更號德隱,結庵於洞庭西山中。有詩雲《虞山錢太史柳君春日采蘭,忽得雙丫,復以並蒂植之庭中,命餘圖焉。時席試湯餅,會諸名閨,共賦采蘭詞,余亦成詠》:

    舊照鮮膚露未乾,輕羅徐約喚人看。

    若因野客良緣好,兩席花前看浴蘭。」

  杭世駿《題趙昭雙鉤水仙》:

    寒山木落礀泉分,小宛堂開闢蠢芸。

    留得外家殘稿在,一叢寒碧寫湘君。

  厲鶚《題趙昭雙鉤水仙畫扇》:

    名同班氏最清華,知道停雲是外家。

    點染春心冰雪裡,只消葉底兩三花。

殳默[编辑]

  《攜李詩系》:「殳默,字齋季,小字墨姑,嘉善殳丹生山夫之女,夫曰陸少君。姑生而奇慧。九歲能詩。刺繡刀尺,無不入妙。習小楷,摹畫李龍眠白描大士,愛管夫人畫竹,與同臥起。年十六,未字卒。」

徐蓉[编辑]

  《池北偶談》:「米侍講漢雯言前令建昌縣署,有水夫文三郎者,頗文雅,不類俗人。米謝事,居南昌,三郎亦隨侍。一日見家憧輩兩素扇,一畫梅,一畫蘭竹,又書唐人絕句二首。問之,即文三郎妻徐蓉所作,年才二十三。」

卞德基[编辑]

  《魏叔子文集》:「卞德基,金陵卞楚玉琳次女。善畫,好讀書,精筆劄,與其姊元文(夢玨)先後事劉孝廉峻度,如劉敞王拱辰故事。」

朱如玉[编辑]

  汪由敦《魯孝婦傳》:「孝婦朱氏,名如玉,字又寒,仁和朱久亨女也,嫁同邑魯君旋長子宗鎬。善詩,工屬對,能為設色花鳥。」

徐昭華[编辑]

  毛奇齡《西河詩話》:「始甯徐仲山(咸清)女昭華,閨秀也,謁予為師,請試題。會昭華畫蝶工甚,遂命題畫蝶五絕,限東韻,昭華立成云:『峽蝶翻飛去,翩躚彩筆中。雖然圖畫裡,渾似覓花叢。』誦之一座驚歎。予喜為和詩云:

    滕王有遺譜,描產深閨中。

    羞殺東園蝶,翾翾滿綠叢。

蓋言羞時輩也。予別有觀昭華畫障詩云:

    吾郡閨房秀,昭華迥出塵。

    書傳王逸少,畫類管夫人。

    紫水和泥染,青山帶露皴。

    蝶衣聯繡褶,花片滴朱唇。

    閣上雲煙曉,階前草木春。

    祗愁頻對鏡,圖作洛川神。

此詩頗傳人間。後昭華畫真有進管夫人處。」

堵霞[编辑]

  毛際可《安序堂文鈔》:「錫山吳子母音哲配堵夫人,博學能詩,工寫生花卉,深得徐熙筆意。餘嘗為詩贈之,有「清才能詠絮,妙筆自生花」之句。夫人以自顏其芝蘭之室。」

馬玉徵[编辑]

  陳撰《春江聽雨錄》:「馬玉徵,錢塘人。園前包氏女,適同里諸生馬道垣。山水學北宋人。夫婦皆七十餘,康熙某年歿。」

卞氏[编辑]

  《畫徵續錄》:「三韓卞氏,大中丞永譽女,善花草,賞家稱其工。」

范雪儀 傅德容[编辑]

  朱象賢《聞見偶錄》:「吳郡婦人能畫者多。而康熙間,有范雪儀、傅德容,乃為翹楚。二人專于人物,范尤在傅上。傅畫雖工,未免略有作家氣。」

  劉獻廷《題閨秀雪儀畫嫦娥便面》:

    素箋折疊塗雲母,黛筆清新畫月娥。

    莫道繡奩無粉本,朝朝鏡裡看雙螺。

俞光蕙[编辑]

  《畫徵續錄》:「俞光蕙,字滋蘭,海鹽人。少司農穎園孫女,于殿撰敏中配。性好畫,年七歲,寫折枝花于壁,司農見而異之。長受法于錢太夫人陳書,太夫人于司寇司農侄女倩也,以親串往來指授,自是益進。筆致清穎古秀,佈置亦大雅。」

惲冰[编辑]

  《畫徵續錄》:「惲冰,字清于,南田之女。善花草,得其家法。「

  《初月樓續聞見錄》:」冰字清于,南田先生族曾孫女也,適同邑毛鴻調。鴻調不應舉,築小樓,夫婦吟詩鬻畫以老焉。」

  《聞見偶錄》:「蘭陵揮南田,少時畫山水,虞山王石穀亦畫山水,二人友善。後王藝益進,而南田不能過,遂別攻花卉。歿數十年,其族侄孫女二,俱能繼其精妙,幼者尤佳,名冰,字清於。」

  惲珠《閨秀正始集》:「清于,諸生鐘嶐次女,余諸姑也。年十三,即作畫。與姊究心六法,尤工花卉翎毛,賦色運筆,能傳南田翁家學。孫女周字榴村,亦能得其意,名噪都下。畫征以姑為南田女,誤矣。」

惲懷英[编辑]

  俞蛟《讀畫閑評》:「惲氏懷英,鐵簫道人季女,南田女孫也,號蘭陵女史,適同鄉呂光亨。幼傳家學,善花鳥,落筆雅秀,設色明淨,尤長於墨菊,書法亦娟好。呂登進士典郡,復入為戶部員外郎,卒于京師。貧不能作歸計,攜幼子宗長安委巷中,鬻畫自給。」

孔素瑛[编辑]

  《畫徵續錄》:「孔素瑛,字玉田,聖裔毓楷女。占藉桐鄉,適烏程貢生金某。善寫花鳥,有機趣,能詩,有《飛雲閣集》。」

  借閑漫士曰:「余藏玉田《水墨落花蝴蝶扇面題》云:

    春去春來花自惜,花開花落蝶應知。

    年年恨到王孫草,正是花殘蝶老時。

『素瑛畫於飛雲閣』小印一,『玉田』朱文。妹蘭瑛繼瑛,亦工畫。」

丁瑜[编辑]

  《畫徵續錄》:「丁瑜,字懷瑾,錢塘人。父允泰,工寫真,一遵西洋烘染法。懷瑾守其家學,專精人物,俯仰轉折之態極工。適同里張鵬年,亦善畫。」

姜桂[编辑]

  《畫徵續錄》:「姜桂,字芳垂,號古研道人,孝廉本渭季女,行人垓曾孫女也。父母許張氏子,聘未婚,張卒。桂時年十九,聞訃欲自經。父母許其守節,乃不死。未幾,翁姑相繼歿。無可歸,矢志於室,貞女也。通經書,善畫山水,幹筆疏秀。嘗見其小幅自題云:

    暖風晴日值良辰,窗外梅花數點新。

    更想林泉清淑致,山光樹色寫初春。

又記云:『仿元人惜墨法,惟舊紙得墨,始有氣韻。佳紙難覓,大幅更罕,茲幀細潔又平拓者再,而紙性碎難融化,淺深濃淡,頗費經營,而筆不達意。欲貌似古人而不可得,多愧多愧。』凡此足以知其學力有所得矣。」

  戴延年《吳語》:「姜貞女桂,余師南學之妹,幼許字某氏子,未嫁而寡。父母欲更為擇配,女泣示志,遂不之強。至老不出戶限。組紉之餘,兼及繪事,翎毛花卉,無一不工。余家藏一幀荔柿兩枝,題曰《利市圖》,以為珍玩焉。」

汪亮[编辑]

  《畫徵續錄》:「汪亮,字映輝,號采芝山人,桐鄉人,柯庭(名文柏)孫女。幼聰穎,好學多藝,能留心典藉,善詩。尤好六法,私淑清輝老人,輕雋秀潤,設色淡雅。其一種清逸之致,頗覺出塵自得。適吳興費氏,今移家嘉興。」

  借閑漫士曰:「孫雲壑(錫麟)贈餘采芝山人山水小幀,蒼厚煙潤,不似閨閣中手筆。」

鮑詩[编辑]

  《畫徵續錄》:「鮑詩,字今暉,平湖人,別駕怡山次女。怡山有四女,皆知書善畫,能詩。徽州老諸生程立岩名之廉者,善山水花草,來遊東湖,姊妹從之,專學花草傅白陽法也。今暉筆尤長。適余族侄徽士雲錦,有《鶴舞堂小稿》一卷。在家時作《吾亦愛吾盧》詩抄二卷,乃與徽士倡和詩,造句幽秀。《自題荷花小景》:

    垂柳垂楊罩鷺鶿,紅荷花底水參差。

    分明東浦橋邊見,一抹斜陽弄影時。」

吳瓊仙[编辑]

  洪亮吉《更生齋集》:「吳瓊仙,字子佩,一字珊珊,吳江平望鎮人,翰林院待詔徐達源配。嗜吟詠,著有《寫韻樓詩》。兼工繪事,暇即發揮煙雲,摹寫花鳥。」

姬侍[编辑]

[编辑]

艷艷[编辑]

  《畫繼》:「任才仲妾艷艷,本良家子,有絕色,善著色山水。才仲死,從賊不知所去。《宋畫錄》:『艷艷,工真行書,善著色山水。』河南邵澤民侍郎家藏其瀟湘八景一冊,細潤清遠,足以名世。」

  張醜《清河書畫舫》:「庚子穀日,偶從金昌常賣鋪中獲袖卷上作著色春山,雖氣骨尋常,而筆跡秀潤,清遠可喜。諦視之,見石間有『艷艷』二字,莫曉所謂。然辨其絹素,實宋世物也。越數日,檢閱《畫譜》,始知艷艷為任才仲妾。有殊色,工真行書,善青綠山水。因念才仲北宋名士,艷艷又閨秀也,為之命工重裝,以備藝林一種雅制云。」

清音道人[编辑]

  姜特立《梅山續稿·謝葉樞相清音道人扇面詩》:

    歸休謝去世間忙,看畫題詩引興長。

    忽見遠山來幾席,方知妙筆出閨房。

    百杯歌徹行雲住,萬象心營點墨香。

    珍重製成團月扇,清風滿座自生涼。

又和云:

    紛紛朝士利名忙,惟有山林寄興長。

    樞相好奇聊玩物,道人弄筆欲專房。

    方嫌小景鮫絹窄,忽辱新詩繭紙香。

    潭府炎蒸無著處,聊將三伏助清涼。

(案:樞相謂葉衡,道人蓋其妾也。)

翠翹[编辑]

  《圖繪寶鑒》:「翠翹,洪內翰侍人,失其姓。自題云:『翠翹戲筆。』字畫婉媚。程大昌題詩云:『戲作風枝斜,再惱玉堂宿。』」

[编辑]

李因[编辑]

  《婦人集》:「海昌女子李因,字今是,號是庵。作水墨花鳥,幽淡欲絕。王吏部嘗題其芙蓉鷺鶿畫云:

    寒人金塘花葉孤,非煙非雨態模糊。

    姚家女子丹青絕,寫作芙蓉匹鳥圖。

姚月華小傳,曾作芙蓉匹鳥也。」

  《靜志居詩話》:「是庵善畫花竹之夭斜,禽鳥之跳擲,具有生動之趣。刻沉香為像,以奉白陽山人。」

  《珊瑚網》:「李因,山水寫生俱擅長。」

  李日華《六硯齋三筆》:「葛無奇家姬李因,妙於寫生。無奇以牡丹折枝貽余,餘酬一絕云:

    珠箔銀鉤獨坐春,拋將繡譜領花神。

    脂輕粉薄重重暈,恰似崔徽自寫真。」

  《安序堂文鈔》:「顧且庵侍御願圃,(今在闊板橋東皇親巷)為葛園故址。相傳葛光祿與其姬人泛舟之處。光祿既以詩名,而是庵夫人,繪事臻逸品,一時文采風流,猶可想見。」

何玉仙[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史癡翁忠有愛妾何氏,名玉仙,(《畫史會要》雲名曇)號白雲道人。能篆書,及小畫。」

  《無聲詩史》:「予曾見癡翁畫一卷于燕都中,有白雲繪事,蓋飛白竹石也。」

朱玉耶 李佗那[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郭布衣天中諸姬朱玉耶,工山水,師董北苑。李佗那工水仙,直逼趙子固。」

  《靜志居詩話》:「石城女子李佗那,善畫水仙。」

  厲鶚《題朱玉耶疏樹山亭畫扇》:

    從來名士悅風流,小筆蕭疏在扇頭。

    一笠空亭行跡少,石城煙樹冶城秋。

劉別駕妾[编辑]

  袁中道《坷雪齋集》:「萬曆壬辰,江上有龍陽人以舟載樓而鬻者,鬻而建之宅右,名日遠帆樓。逾月,有一妓來與之登樓,熟視泣下,因問樓所由來,予答以鬻之龍陽人。妓乃揪然曰:『隱嘻!此妾夫君別駕劉公樓也。公愛聲色,蓄妓甚多,妾其一也。終日於樓上教歌舞,絲竹代奏,歡宴窮日夜。公既死,妾亦流落。孰知樓亦遠移至此。』因指白板扉上,所畫花卉數種,謂予曰:『此妾與女伴某竊公筆而喜為之者也。』以袖拂拭,言與淚俱。」

吳瑟瑟[编辑]

  冒丹書《婦人集補》:「吳瑟瑟,(字數青)姑蘇人,錢進士(名位坤)姬也。兄年十七,亦美丰姿,善音律,能為大小李將軍畫。倩妹設色,鮮妍遠過其兄。兄嘗師朱文甫,朱畫冠當時。每稱若妹殊勝阿大也。瑟瑟畫最著者,李夫人簫史圖,孫夫人放鴿圖。」

吳淨鬘[编辑]

  《靜志居詩話》:「陳老蓮妾,吳淨鬘,善花草。」

  郭麟《靈芬館詩話》:「老蓮姬人吳淨鬘,又名鬘華,又名華鬘,又名淨德,又小名小寶。友人文後山藏老蓮鬘華合作花卉冊子,見其私印如此。」

彭西園侍兒[编辑]

  《池北偶談》:「彭堯諭,號西園公子,河南鹿邑人,官通判。祟禎末,頗擅詩名。予年十八九,時與先兄考功同上公車,於北道逆旅,見壁上畫蘭石甚有風致,其旁細字注云:『西園侍兒喬施同寫。』昊郡文啟美震亨題其後云:『令人羨殺西園老,攜得西施共小喬。』後十餘年,重過之,畫猶宛然。題一詩云:

    無復湘中見泛人,西園蘭石愴如新。

    低回十五年前事,只有蛛絲絡暗塵。」

楊影憐[编辑]

  《珊瑚網》:「松陵盛澤,有楊影憐,能詩善畫。余見其所作水仙竹石,淡墨淋漓,不減元吉子固。書法亦佳,今歸錢蓉江學士。」

  借閒居士曰:「柳如是,本姓楊,名愛,盛澤歸家院妓,柳其寓姓也。見《觚剩》。影憐蓋是其字。柳所畫月堤煙柳,為紅豆山莊八景之一,舊藏孫古雲(均)所,郭頻伽(麟)有詩。」

國朝[编辑]

顧媚[编辑]

  《畫徵錄》:「顧媚,字眉生,又名眉,號橫波,龔宗伯芝麓妾。工墨蘭,獨出己意,不襲前人法。眉生本金陵妓女,芝麓納為妾,後改徐氏,故世又稱徐夫人云。」

  《婦人集》:「顧夫人,識局朗拔,尤擅畫蘭蕙。蕭散落拓,畦徑都絕,固當是神情所寄。」

  朱彝尊《題顧夫人畫蘭》:

    眉樓人去筆床空,往事西州說謝公。

    猶有秦淮芳草色,輕紈勻染夕陽紅。(自注:夕陽紅,蘭花名,見《金漳趙氏譜》。)

  彭孫遹《題顧眉生畫蘭冊》:

    無復當年弄墨辰,斷紈影裡認前塵。

    青溪畫閣秋如水,寫出芳蘭竟體人。

  厲鶚《小桃紅·題橫波夫人畫蘭扇》:

    秦淮不見翠雙顰,摺扇香痕潤,往事眉樓有誰問?墨花春,靈均舊怨都銷盡。南朝艷粉,才人風韻,題詠到湘裙。(自注:龔宗伯有題畫蘭裙子如夢令,為橫波作也。)

蔡含 金玥[编辑]

  《畫徵續錄》:「蔡含,字女羅,吳縣人,如皋冒辟疆姬也。生而胎素,性慧順。好畫,兼善山水花草禽魚,長於臨摹。嘗作松圖巨障,辟疆作長歌題其上,一時名人和之。又嘗為墨鳳圖,題者頗眾。辟疆姬人,又有金曉珠,名玥,昆山人。居染香閣,亦善畫,曾臨高房山小幅,得其氣韻,時稱冒氏兩畫史。」

  《樊榭山房續集》自注:「金玥、蔡含合筆劃紅梅玉茗。小印,文曰:『書中有女,畫中有詩。』」

  王士禎《題冒辟疆姬人圓玉女羅畫》三首:

    雪後空庭氣蕭瑟,千頭纖竹尚嬋絹。

    畏寒凍雀不飲啄,斜日蹋枝相對眠。(疏篁寒雀)


    記取淩波微步來,明珠翠羽共徘徊。

    洛川淼淼神人隔,空費陳王八斗才。(水仙)


    堂堂策策八千頭,荇葉菱花滿碧流。

    仿佛吳興騎馬處,江南風色白蘋洲。(蘋花戲魚)


  朱彝尊《於中好·題蔡女羅疏篁寒雀圖》:

    疏篁幾葉搖晴翠,淺暈出斷霞魚尾。懲時寒色空閨裡,偶憶得,瀟湘水。

    更添凍雀黃昏睡,問同夢梅花開未?一枝已遂雙棲計。任雪壓,風扶起。

  又《醉花間·題金曉珠水墨芙蓉》:

    湘江水,澧江水,木末同姿媚。露下冷花繁,風裡柔枝婉。

    玉台勻染地,意匠應憔悴。硯滴井華新,墨吮香唇醉。

  厲鶚《題冒辟疆姬人金圓玉水墨秋葵》(自注云:辟疆題云:「餘不能飲,日看畫花,亦飲醇酒意也」)

    金琖橫欹醉不勝,墨痕秋暈一臉冰。

    西園老盡佳公子,看畫花枝學信陵。

艾氏[编辑]

  《居易錄》:「萊蕪張部郎,(四科)字芹沚。買一婢,年十四,姿首甚麗。詢其家世,曰:『東鄉艾氏女也。』因納之,生一子而歿。自畫小像一幀,留奩箱中,張見之惋歎。懸像別室,食必親薦。一日羹汙其上,夜夢妾怒語曰:『奈何汙我?』旦視之,畫已失矣。」

遲惴妾[编辑]

  《畫徵錄》:「遲惴,閭陽人。善花鳥草蟲。其妾亦善畫,筆與惴類,惴畫皆出於妾手。」

名妓[编辑]

[编辑]

崔徽[编辑]

  張君房《麗情集》:「崔徽,河中府倡也。裴敬中以興元幕使蒲州,相徽。相從累月,敬中使還,崔以不得從為恨,因而成疾。後東川幕府白知退歸徽。對鏡寫真,謂知退曰:『為妾語敬中,崔徽一旦不及畫中人,且為郎死矣!』發狂疾卒。」

[编辑]

嚴蕊[编辑]

  《齊東野語》:「天臺營妓嚴蕊,字幼芳。善琴弈歌舞,絲竹書畫,色藝冠一時。間作詩詞,有新語。」

蘇翠[编辑]

  《圖繪寶鑒》:「蘇氏,建寧人。淳佑間流落樂籍,以蘇翠名。嘗寫墨竹扶疏,旁八分書,題為『倚雲』『拂雲』之類,頗不俗。亦作梅蘭。」

延平妓[编辑]

  劉克莊《後村詩話》:「延平樂籍中,有能墨竹草聖者。潘庭堅(物)為賦《念奴嬌》,美其書畫,末云:『玉帶懸魚,黃金鑄印,侯封萬戶。待從頭繳納君王,覓取愛卿歸去。』余罷袁守歸,途赴郡集,席間借觀,醉墨淋漓,今不復有此雋人矣。」

寫竹妓[编辑]

  陳造《江湖長翁集·陳總管座上贈寫竹妓二首》:

    勁節蒼梢筆底寒,一天風雪與堅頑。

    回思擁扇賓筵見,卻為嬌嬈一破顏。


    此君寫影道機熟,猶憶涪翁詫子舟。

    誰信紅衣萬鈞筆,擬分此派嗣湖州。

[编辑]

林奴兒[编辑]

  《明書畫史》:「林金蘭,自號秋香亭中人,南都妓也。畫山水人物,宗馬遠,筆力雖未至,亦女流所難得。」

  梅禹金《青泥蓮花記》:「林奴兒,號秋香,成化間南京舊院妓。從良後,有舊識欲相見,以扇畫柳,題詩拒之云:

    昔日章臺舞細腰,任君攀折嫩枝條。

    如今寫入丹青裡,不許東風再動搖。」

  《金陵瑣事》:「林奴兒,風流姿色,冠于一時。學畫于史廷直王元父二人,筆最清潤。」

  沈周《臨江仙·題林奴兒畫》:

    舞韻歌聲都折起,丹青留個芳名。崔徽楊妹自前生,筆愁煙樹杳,屏恨遠山橫。

    描得出風流意思,愛他紅粉兼清。未曾相見盡關情。只憂相見日,花老怨鶯鶯。」

葛姬[编辑]

  皇甫汸《司勳集》:「葛姬,號曉雲,本出教坊,雅善琵琶,兼通翰墨,尤工于寫蘭。」

呼文如[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萬曆間,江夏營妓呼姬文如,小字祖。知詩詞,善琴,能寫蘭,與其姊舉齊名,或訛為胡姓云。」

朱鬥兒[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朱鬥兒,字素娥,畫山水小景,陳魯南授以筆法。」

  《畫史會要》:「朱素娥,金陵妓也。陳魯南授以筆法,更人作家。聞魯南入翰林,盡以平日往來詩畫,緘封寄與魯南,上寫云:『昨日個錦囊佳句明引勾,今日個玉堂人物難親近。』其風流儒雅如此。」

馬湘蘭[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馬姬,字守真,小字元兒,又字月嬌。以善畫蘭,故湘蘭之名獨著。所居在秦淮勝處,喜輕俠,時時揮金,以贈少年。步搖條脫,每在子錢家勿顧也。王伯谷序其詩云:『輕錢刀若土壤,翠袖朱家;重然諾如丘山,紅妝季布。』」

  《式古堂書畫匯考》:「馬湘蘭,蘭花圖,灑金方箋著色,一花數葉,弱態不勝,款書『庚午夏日,湘蘭為龍池兄戲筆。』(書圖右獻庭,朱文)又馬湘君蘭花石圖,縑素水墨,款書『戊寅菊晦月日玄子為文茂契君寫,馬湘』。」

  《無聲詩史》:「湘蘭,蘭仿趙子固,竹法管夫人,俱能襲其餘韻,其畫不惟為風雅者所珍,且名聞海外,邏羅國羅國使者,亦知購其畫扇藏之。」

  《玉台書史》:「馬湘蘭,雙鉤墨蘭,旁作筿竹瘦石,氣韻絕佳。題云:『翠袖拂湘江,清芬瀉幽谷。壬申清和月,寫于秦淮水閣。湘蘭馬守真。』又雙鉤墨蘭小軸,題云:『幽蘭生空谷,無人自含芳。欲寄同心去,悠悠江路長。丙申春日。』湘蘭守真子二軸,今藏廣陵馬半槎齋中。」

馬文玉[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文玉,名珪。善謳善琴善畫,遊西湖作憶舊詩四章,武林詞客屬和盈帙,縉雲鄭士弘敘曰:『品似芙蕖,才過柳絮。弄墨則花箋染就,慣自描蘭。裁詩則竹簡題殘,曾無竄草。尤工樂府,停吳雲于雙聲。最善絲桐,挹湘水於十指。』」

馬如玉[编辑]

  《列朝詩集小傳》:「如玉,字楚嶼,本張姓,家金陵南市樓。徙居舊院,修潔蕭疏,無兒女子態。熟精《文選》、唐音,善小楷八分書,及繪事,傾動一時。北裡名姬,多倩筆於人。惟如玉不肯,即倩人亦無能及玉也。」

趙麗華[编辑]

  《靜志居詩話》:「麗華,字如燕,小字寶英,南院妓,自稱昭陽殿中人。能綴小詞,被入弦索。予嘗得其書畫扇楷法絕佳,後題云:『乙卯中秋,同西池征君質山學士集海濱天香書屋。書此竟。聞任兵憲在陸涇壩禦倭大捷,奏凱回戈,亦快事也。』沈嘉則為作傳,有云:『趙雖平康美人,使具鬚眉,當不在劇孟朱家下。今即其題扇數語,豪宕可知。』」

徐翩翩[编辑]

  《無聲詩史》:「徐翩翩,金陵妓。萬曆初,以色藝擅聲,能寫墨蘭。」

薛素素[编辑]

  《明詩綜》:「素素,小字潤娘,嘉興妓。」

  《靜志居詩話》:「予見薛五較書,手寫水墨大士甚工。董尚書未第日,授書禾中,見而愛之,為作小楷心經,兼題以跋。至山水蘭竹,下筆迅掃,無不意態入神。」

  胡應麟《甲乙剩言》:「京師東院本司諸妓,無復佳者。惟史金吾宅後有薛五素素,姿態艷雅,言動可愛。能書,作黃庭小楷。尤工蘭竹,下筆迅掃,各具意態,雖名畫好手,不能過也。」

  《式古堂書畫匯考》:「薛素君梅花峽蝶圖,並題:(紙斗方)『不愁春信斷,為有夢魂來。素素。』

又水仙圖並題:

    幽芳小小剪輕羅,玉面檀心氣韻多。

    好與避風藏繡箔,天寒不遣試淩波。

            素素」

  《珊瑚網》:「李日華《題薛素花裡九音》:『薛素能挾彈調箏,鳴機刺繡,又善理眉掠鬢。人間可喜可樂,以娛男子事,種種皆出其手。然花繁春老後,人情不免有綠陰青子之思,姬無可著力。今又以繪法精寫大士,代天下有情夫婦祈嗣。此又是于姬已分上補一段大闕陷也。乃歡喜以贊曰:

    慧女春風手,百花指端吐。

    菩薩現花中,自結真實果。』」

  借閑漫士曰:「曾見素素畫蘭扇面,有印二,一曰薛素素,一曰五郎,白文。」

頓喜[编辑]

  《珊瑚網》:「頓喜,號西來,金陵妓,善作蘭竹飛白石。」

  《式古堂書畫匯考》:「頓瑤英,春江花月社圖。汪坷玉記云:『秦淮一帶水,故是玉樹新聲,陳梁佳境。花月春江夜猶為吾輩勝場,而無奈殺風景者,徒起騷人之一唱三歎也。時萬曆壬子秋,余訪馬氏湘蘭舊館,登其樹石之巔,憑老姬人指點板橋故事。雲祠部恐廢纏頭,不難毀數百年之佳麗,今且移花無地,著月無宮矣。昊友羽南因作步院曲,餘和云:

    試向藏鶯山子看,斜陽流水斷橋酸。

    若言歌舞繇斯罷,何不香消院院殘。

自是與俞羨長諸君品藻今古,平章風月,主盟冶城可眺處。而曲中鄭如英,寇文華,沙宛在輩,咸能淋漓白練裙,不讓桃根桃葉,有清溪泛月諸作。至癸丑春集靈谷梅花塢鳳台杏花村,有瑤陰會業,合前韻語,總標之曰春江花月社。得頓姬瑤英,約略破墨成圖,絕勝纖纖初月上鴉黃,海棠花下合梁州也。于板橋乎復何恨!封禺香史汪坷玉記於珍珠河舍。』」

吳綺[编辑]

  《攜李詩系》:「吳綺,字繡君,嘉興妓。自題蘭石云:

    清影留紈素,疏香隱石苔。

    風微無所著,濃淡有由來。

冬日畫蘭便面云:

    幽意隨有得,呵凍聊寫生。

    真堪紉作佩,霜霰不勝情。」

卞賽 卞敏[编辑]

  余懷《板橋雜記》:「卞賽一曰賽賽,後為女道士,自稱玉京道人,知書工小楷,善畫蘭,喜作風枝嫋娜,一落筆盡十餘紙。有妹曰敏,頎而白如玉肪,風情綽約,人見之如立水晶屏也。亦善畫蘭,寫筿竹枝蘭草二三朵,不似玉京之縱橫枝葉,淋漓墨沉也。然一以多見長,一以少為貴,各極其妙。識者並珍之。」

張喬[编辑]

  《翁山詩外》:「友人龐祖如,贈予張喬美人畫蘭一幅,上有陳文忠公相君題詩云:

    谷風吹我襟,起坐渾鳴琴。

    難將公子意,寫入美人心。

蘭凡兩叢,生石上,葉長者五,短者八九,花已開未開者有七。葉細花柔,宛有露笑煙啼之致。蘭根旁有小印一文曰『逢永』。逢永者,黃孝廉聖年南園社中十二人之一也。喬字二喬,廣州人,工詩美顏色,歌舞妙絕一時。年二十一,病垂危。彭孟陽文學以數百金贖之,附于千金市駿骨之義。喬竟不起。孟陽葬之于白雲山麓梅花坳,送者數十百人。人詩一章,植花一本,以表之,號曰花塚。」

姜如真[编辑]

  徐釻《本事詩》:「彭椅《舊院行》,為閻再彭題姜姬畫蘭作:

    如真小字姜為氏,風流應善長千里。

    自書甲戌上元前,為贈翩翩蔡公子。(蔡為鶴江宗伯子)

    公子才華宗伯家,南國征歌偏狹邪。

    雲閑莫生好詞藻,坐看點染紫荊花。」(姬自題云:「時莫生雲卿在坐,更助筆墨之興。」)

楊妍[编辑]

  《本事詩》:「妍,字步仙,舊院歌姬也。能詩善書,工畫叢蘭竹木。兵火後,寓武定橋南大功坊廢圃內。吳聞瑋鏘,送葉學山之秣陵,寄詢楊較書云:

    孤客江干八月潮,綺窗曾記話無聊。

    輕執畫箑叢蘭小,遮遍春風武定橋。」

吳梅仙[编辑]

  《畫史會要》:「梅仙,金陵妓,善丹青。」

林雪(王友雲)[编辑]

  《珊瑚網》:「林雪,閩中妓,善繪事。」

  李光陽《西湖逸史》:「林雪,字天素,閩妓也,入武林寄寓湖上。工書善畫,臨摹古幅,嘗亂真。董思白贈以詩曰:

    片雲占斷六橋春,畫手全輸妙與真。

    鑄得干將呈劍客,夢通巫峽待詞人。」

  《容臺集》:「山居荏苒,凡三十年,乃聞閨秀之能畫者,一再出,又皆于武林之西湖。初為林天素,繼為王友云。天素秀絕;友雲澹宕,特饒骨韻。」

范玨[编辑]

  《板橋雜記》:「范玨,字雙玉。廉靜寡所嗜好,惟闔戶焚香瀹茗,相對藥爐經卷而已。性喜畫山水,摹仿大癡顧寶幢槎椏老樹遠山絕礀,筆墨間有天然氣韻,婦人中范華原也。」

寇湄[编辑]

  《板橋雜記》:「寇湄,字白門,娟娟靜美,跌宕風流,能度曲,善畫蘭。」

  沈春澤《寒夜醉後看寇五姬畫蘭》:

    詩畫亦常事,疑信何參差。

    昨宵水閣中,酒深燈短時。

    看子停銀觥,支頤如有思。

    開箑浣香毫,墨花生幾枝。

    纖指過寒箋,殘墨成冰澌。

    綴以竹石情,洗卻兒女姿。

    此時眾信堅,吾復轉疑之。

    安得手與心,出奇能若斯。

    相顧各歎息,歌子明月詩。

范珠[编辑]

  《無聲詩史》:「范珠,字照乘,金陵妓。畫山水,能對客揮毫。周暉所著《續金陵瑣事》載之。」

楊宛[编辑]

  《無聲詩史》:「楊宛,字宛若,金陵妓,後歸茅元儀。寫蘭石,清妍饒韻。」

楚秀[编辑]

  《初學集·題女郎楚秀畫二首》:

    曼綠輕紅約略分,墨華凝碧濺羅裙。

    煙嵐一抹知多少,知是昊雲是楚云。


    小艇疏簾水墨間,落梅風落點朱顏。

    欲看粉本頻臨鏡,自掃修眉畫遠山。

楊璆姬[编辑]

  潘之恒《曲中記》:「楊璆姬,平康才人。世以玉貌善音律擬之楚璆姬。雅好翰墨,又嘗遊戲丹青,得九畹生態,時稱逸品。」

徐佛[编辑]

  《觚剩》:「盛澤歸家院,有名妓徐佛者,能琴善畫蘭。」

朱馥[编辑]

  姚旅《露書》:「朱馥,字無瑕,字泰玉,桃葉妓。工楷書、畫蘭,能詩。」

李貞儷[编辑]

  《露書》:「李貞儷,字淡如,桃葉妓。工書畫,著《韻芳集》。」

崔聯芳[编辑]

  劉鑾《五石觚》:「崔聯芳,南京舊院妓。能吟詠、畫蘭。」

胡茂生[编辑]

  汪汝謙《春星堂集·觀胡茂生較書詩畫,賦此寄懷》:

    名噪三山藉甚時,盈盈一水正相思。

    填詞爭擬李清照,寫竹渾如管仲姬。

    勝日聞君多唱和,殘年憐我獨淒遲。

    蕭然一棹停江上,欲訪仙源未有期。(自注:茂生,天臺人,隱居囦溪。)

王阿昭[编辑]

  沈春澤《秋雪堂詩刪·王阿昭帕上畫山水歌》:

    六朝花柳香不已,六院家家嬌姊妹。

    馬姬老去遂空群,任俠風流總無對。

    五娘貞秀亦翩翩,居然自呼九畹仙。

    郝家文珠墨池史,扇頭妙楷流雲煙。

    李郎澹如真慧絕,跌宕成名何必說。

    那堪藥物減天機,使我憐才素心結。

    近來喜得王昭兒,縑素心腸山水姿。

    相將盤礴荷花邊,悠然落筆態可思。

    今日乞昭畫一箑,明日乞昭圖一紙。

    一箑一紙一出奇,寸心靈變能如此。

    正欲持此誇示人,侍兒忽貽秋羅巾。

    秋羅半幅恣揮灑,遠山疏樹能有神。

    我曾問昭何處得,昭言學畫才廿日。

    出門看山歸想畫,聊復寄之遊戲筆。

    筆端遊戲豈易哉?汗汗漫漫皆天才。

    收羅八荒貯一笥,半幅神理為其胎。

    願昭從今轉精進,眼前腕底多矜慎。

    畫工氣莫稍漸染,傖父手莫輕投贈。

    我家太湖煙水頭,七十二峰將新秋。

    扁舟黃葉載昭去,雙眸處處皆淹留。

國朝[编辑]

陳小住[编辑]

  《本事詩》:「吳興女子陳小住,為朱十畫扇作並頭蓮。朱十集唐句題之:

    可愛深紅間淺紅,滿池荷葉動秋風。

    縈回謝女題詩筆,一片西飛一片東。(《曝書亭集》作《題王女史畫蓮》)

又集唐《贈陳較書並索其書扇二首》:

    不將清瑟理霓裳,笑倚東軒白玉床。

    小疊紅箋書恨字,屏風誤點惑孫郎。


    葡萄美酒夜光杯,夜半高堂客未回。

    知我憐君畫無敵,且將團扇暫徘徊。」

倩扶[编辑]

  《畫徵錄》:「倩扶,華亭人。善花草,多寫意,工詩有集。」

吳媛[编辑]

  《畫徵錄》:「吳媛,字文青,無錫人,自號梁溪女史。善畫,有墨荷圖,設色菊花,與倩扶並為吳梅村東山勝侶。」

豐質[编辑]

  《畫徵錄》:「豐質,字花妥,蘭陽人。妙音律,善演劇,而性度閒雅,焚香鼓琴。好畫墨蘭,學王覺斯法,花葉舒暢瀟灑,絕無拘滯修飾,不得以風塵筆墨忽也。寓居睢州名甚重,陳其年柬侯六叔岱詩云:

    聞說睢州女校書,春愁才妥上頭初。

    今朝人臥梁王苑,歌板糟床只欠渠。

忽忽悟,即于睢州從一貧人,辛苦作家,卒年蓋三十云。」

玉台畫史別錄[编辑]

  朱柔則,字道珠,錢塘人,詩人沈用濟方舟室。方舟客紅蘭主人所,久而不歸,道珠遙寄故鄉山水圖。主人作詩,有「應憐夫婿無歸信,翻畫家山遠寄來」之句,當時傳為佳話。方舟妾曰顧春山,道珠嘗約春山河諸觀梅,得句云:「樓外有梅三百樹,美人不到不開花。」其風致可想見矣。

  余士珊,長纖先生之妹,幼時隨父任滇南。長纖補學博回浙,士珊畫野畦圖送之,卷中花果,多不能名,蓋滇中物也。後歸王氏。吳穀人祭酒,題《剔銀燈》詞,載《有正味齋集》中。

  宋秋田藏閨秀扇面甚夥。有陳字陳李山水合筆,字無名老蓮子,見《畫徵錄》。李相傳是老蓮女,未知所據。殆亦如青蚓妻女,偶爾渲染,流傳不多,傳畫家者,未之及耳。周南卿亦有閨秀扇面數十頁,鑒別極精。南卿沒後,不知歸於誰氏矣。

  薩克達氏,雲貴總督溢莊恪阿思哈公第四女。英煦齋協揆(和)配也。善寫生,尤喜以指頭畫鷹,得其神俊。顏所居曰觀生閣。每作畫,協揆為之署款。嘗于胡書農學士齋中,見所作花草蝴蝶卷子,協揆題其後云:「今夏內子得甌香館山水冊子,遂摹之,始悟花卉難,草蟲難,畫蝶尤難。蓋山水可以添染,花蟲則一筆落紙,不可收拾,此內子之獨得,不知有合否?請侯高明指謬。」餘雖不解畫,然於畫蝶,每賞之,亦愛則忘醜耶。閨房之雅,洵足媲美鷗波矣。

  姚夫人,顧隅東(升)室也。隅東工書畫,自顏所居樓曰寫山,夫人亦擅繪事。朱西畯(昆田)《題寫山樓主人墨梅二絕》云:

    墨梅舊數楊補之,今看尺幅橫一枝。

    盡刪海粟百絕句,寫山樓有無聲詩。


    冷蕊疏花色斬新,鮑夫人合管夫人。

    問君嫵媚何能爾?莫是羅浮夢後身。

  張淨因,甘泉人,張堅女。幼讀書,能詩善畫。年二十五,歸於黃,事舅姑以孝聞。家貧或以畫易米,有長官慕其名求見其詩,淨因謝曰:「本不識字也。」嘉慶丁卯卒,年六十七。著《綠秋書屋詩集》五卷。宜興昊仲倫(德旋)云。

  巴延珠,字佛圖,伊爾根覺羅氏都統莽鵠立女,溢勤敏。勤敏工寫真,其法本於西洋,不用墨骨,純以渲染皴擦而成,神情酷肖。佛圖親受指法,亦工人物。守貞不字,長齋繡佛以終。

  竹垞《清平樂·題吳中女子呂文安畫》云:

    深閨暇日,偶仿王郎筆。小字親題無氣力,殺粉調鉛第一。

    圓珠斛得誰家?香車遠隔天涯。陌上依然柳色,門前何處桃花。

阮亭《題馮女郎畫蘭》云:

    丐得騷人筆下妍,玉池清照影便娟。

    一時弱質辭空谷,冶葉倡條盡可憐。

呂馮畫跡,今不可見。姓氏附見兩家集中,亦云幸矣。

  吳玖,字瑟兮,石門吳南泉女,桐鄉程同文春廬繼室。性特高潔,工詩善畫。初寫折枝花,繼作山水蘭竹,皆出心悟,追蹤于古婦人無此筆也。嘗畫溪山歸興圖,春廬題句云:

    人間何處覓菟裘?送老溪山一葉舟。

    慚愧賢妻招隱意,年年看畫過清秋。

  嘉興朱箔,字梅侶,錢孝廉青選室。工楷書,得大令十三行筆法,兼擅墨菊。

  柴貞儀,字如光;靜儀,字季嫻。錢塘人,孝廉柴雲倩(世堯)女也。如光適黃介眉,季嫻適沈漢嘉,並工繪事。余藏如光杏花春燕、季嫻木犀芙蓉,筆意韶秀,可稱雙璧。

  吳規臣,字飛卿,一字香輪,金壇人,吳縣顧侶松大令(鶴)室也。以孝行稱。畫師南田,風枝露葉,雅秀天然。兼精岐黃之術。侶松令米脂,從征喀什噶爾。飛卿留居吳門。夫家母家,皆恃丹青以給。近時女士工畫者,嘉興沈採石(穀)山水,吳顧芳(蕙)花卉,南海黃畊畹(之淑)蘭竹,並出冠時。何閨閣之多才也!

  陳瓊圃,字閬真,號鉏月,錢塘半江司馬淞女,歸安費錫田室。能詩兼六法。夫亡,誓以身殉,卒年二十有九。其自題山水畫冊云:

    路轉千峰一徑斜,煙霞深鎖野人家。

    春來更有幽淒處,開遍東風積穀花。


    家住江南楊柳灣,一蓑煙雨打魚還。

    數聲蘆荻秋風暮,飽看青溪兩岸山。


    蒹葭深護水雲鄉,門掩青山對夕陽。

    吟罷小樓閑眺望,晚風吹起白蘋香。


    峰含晚日樹含煙,野水微茫接遠天。

    如此溪山誰領取?風光輸與釣魚船。

極清婉可誦。

  山舟學士嘗題女史朱雨花畫海棠便面跋云:「予猶女適德清許氏,一日歸寧,手一扇上畫折枝海棠,生秀圓潤,署款朱新,字雨花,蓋女史所貽也。予叩何人,曰:『此即五世一堂竹溪戴翁(德清人)之曾孫婦也。』向予慕其家風孝友,嘗買棹訪之,見其祖孫四世。而五世孫征符方在袵褓,即女史朱所誕育也。夫蠶織針管,是宜所習,不意畫手渲染之妙,其朴而能文可知矣。予生平所見閨秀畫不一,最上如黃石齋先生之蔡夫人,錢尚書母南樓老人,綽有徐黃遺法,妍麗中氣骨古厚,非如吳下文淑惲冰,徒以姿媚一派見長而已。女史年未滿三十而技若此。倘得前人名跡,流覽而靜摹之,所造當更有進於是者。予故因猶女之請,跋其便面以報所贈。嘉慶八年歲在癸亥二月之末。」此跋《頻羅集》中未刊,故亟錄之。

  吳映瑜,字韞輝,號秋水,靚江孝廉澄女,趙穆亭承傑繼室也。與谷人祭酒為族兄妹,工書畫。祭酒在都,同寓一室,朝夕評隲擘窠書,似有勝焉。六旬外,猶能作楷。余嘗見山水冊一,氣韻妍雅,洵稱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