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四回 趙與胡兩家鬼祟 下一回▶


  〔先聲香柳娘〕雙調

  詞曰:

    赫赫趙文華,居然通政家。如何堂上王振,魂來帶鎖枷。

    奸黨胡宗憲,亡靈夜半見,祖父嘆嗟石彪,竟把胡彪變。

  判官發放王振托生為趙文華之子,發放石彪托生為胡宗憲之子。為何怒言「速去,速去!」?只因他們兩人轉世仍為戾氣所鍾,是以有此不平之語,使他們比十二緣中諸人早出世五載,到那倚勢凌轢之時,閱歷有年,更無忌憚,正欲縱其惡,而殛之誅也。

  且說趙文華之妻孫氏、胡宗憲之妻褚氏俱已十月懷胎,臨蓐在即。這一日,趙文華坐在廳上無事,奸相嚴嵩差人送本章來,令他票判。又有大學士李本的擬本送來,請他代擬。所票判的、擬的無非欺罔皇上,羅織正人。

  廳上有許多官員伺侯,只聽二門外鐵索叮噹之聲,眾人抬頭一看,見有四個夜叉,牽著一個厲鬼,披枷帶鎖而來。內有一個夜叉右手執大錘一柄,左手執虎頭牌一面,上寫「奸閹王振之魂。」趙文華知是不祥之兆,大聲叱之,說:「王振,敢來作祟!」那夜叉就舉起大錘作擊文華之狀。文華連舌頭都嚇短了,跌在地。眾人見那四個夜叉押著王振,走到屏門後去。一會兒,文華蘇醒過來說:「嚇殺我也!」話言未了,後面走出一眾丫環,說:「恭喜大人,夫人生了公子。」

  文華嘆口氣說:「初生有此怪事,覆吾宗者必此子也。若是不舉,我年已四十纔有一兒,怎能捨得?只好留住,到後來再看何如?」

  可笑趙文華貪婪酷虐,作惡多端,今親見王振投胎,但知覆宗,不知悔過。世間大愚不靈之人,往往類此。

  再說胡宗憲之妻褚氏亦在腳下分娩,收生婆早已接在家中。胡宗憲就在書房宿歇。時當夜半,忽聞屋角隱隱如有鬼哭。家童胡元說:「老爺,窗外是甚麼聲音?」胡宗憲此時猶不介意,說:「開門看來。」家童纔開一扇格子,已有二鬼進來,都是玉帶紅袍,烏紗帽,粉底靴,走到室中。

  那白鬚者上坐,半白鬚者旁坐。胡宗憲認得是他祖父,站起身來說:「祖父辭世多年,今日回家有何見諭?」那二鬼說:「宗憲,你做官原果榮宗耀祖,誰教你媚事趙文華,求為嚴黨,雖倚勢作威不及趙甚,而內附奸人外邀美譽,陰險之心更甚於趙。天與爾罪十倍文華。昨日已罰王振投胎趙家,名叫趙懌思。今日又罰石彪投胎為你之子,叫做胡彪,名定於天,不可妄改。當初石彪之惡不及王振,到今生趙懌思所作所為皆是孽孫引誘,所以上帝定罪,但使趙懌思梟首示眾,胡彪後來焚骨揚灰,天誅更慘。」說畢,二鬼大哭。胡宗憲礙於祖父之尊,不敢叱退,但唯唯而已。

  此刻已近四更,掌家婆執著燈球走來說:「恭喜老爺,夫人生了相公。」二鬼聽了,長吁一聲而去。胡宗憲默坐書房,不出一語。

  人家生子莫不歡喜,趙、胡兩家反添煩惱。

  次日,胡宗憲不得不到趙文華家報喜,趙文華不得不到嚴嵩家報喜。嵩知道趙文華生子說:「文華是我乾兒子,他的兒子就是我乾孫子。明日奏聞聖上,代他討封。」嘉靖皇帝因是嚴嵩奏請,即日降旨禮部,奉上諭:「趙文華之子賜名懌思,雖在襁褓,朕嘉乃父之功,銜蔭錦衣衛千戶,欽此。」謝恩。

  嚴嵩送了許多賀禮到趙家,趙文華也送了許多賀禮到胡家。兩家漸漸忘卻鬼祟,作惡更甚從前,焉得不遭天譴。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