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十六回 陳素娥雪洞藏洪 下一回▶


  〔先聲新水令〕調

  詞曰:

    畫眉喜得風流婿,感慈雲把人私庇。雪洞本無梯,何處去,真令我,心中多詫異。

  素娥說:「母親,昨日簡慢洪郎與童相公,明日辦豐盛酒席請他。」陳奶奶說:「有理。來日我去約定日期,回來辦席罷。」

  且說洪昆陪著童昆來到草庵,書童服侍晚飯已畢,各人安息。次日,童昆說:「仁兄姻事已定,小弟放心負笈遠游。門閭倚望,今日要告別了。」洪昆說:「落難同情,何堪又別。無奈尊恩公在府盼望,不敢久留。書童辦早膳伺候。」書童說:「青〔現〕成。」兩人吃了早飯,收拾起行。

  贊曰:

    異姓如兄弟,他鄉共腹心。

    驪歌從此唱,雙鯉盼芳音。

  那十里長亭之上,才子英雄臨岐握別。兩人心事不敢明言,一種纏綿不忍捨之意,比尋常人送別越發可憐。童昆已去,洪昆站在亭子外,直望不見童昆時候,方纔回到茅庵。去後追思,自然更多嗟嘆了。

  話說陳奶奶次日親到茅庵,看見洪昆說:「賢婿,特來奉請,童相公呢?」洪昆說:「回去了。」陳奶奶說:「好不湊巧。就請賢婿罷。將應用書文、細軟物件,著書童挑好。鎖上庵門,到舍下多住幾日。」

  陳奶奶與洪相公同行,書童挑著包袱隨後,不多時到了門首,陳奶奶說:「賢婿請。」洪昆說:「不敢。岳母大人請。」兩人走進中堂,分賓主禮坐定。書童請了陳奶奶安,獻茶。陳保元與素娥亦出來奉陪。素娥與洪昆談古論今,彼此愛慕,各遂了才子佳人之願。陳奶奶收拾靜室與洪昆讀書。到晚間用了夜飯,就在書齋歇宿不提。

  且說棗核釘胡彪前日被打回來,不忘此恨,一瘸一跛來到趙家,說:「大爺吃虧了。晚生定要雪恥。我昨日著人四處訪問,洪昆是個何人。訪了一日,訪同確信,他就住在本城東門外茅庵裏。我想這小雜種十分利害,家丁皆不是他對手。打是打不過他。我想出一個妙計,毫不費力,就可以頃刻送他的命,大爺今日晚上差心腹家丁出城,躲在茅庵左近。等到三更時候,放一把無情火,燒得洪昆焚骨揚灰,連尸首都不留,豈不快哉。」棗核釘用此毒計,燒不到洪昆,倒把他自己後來結果的樣子預先說出了。

  趙懌思說:「老彪好毒計,好妙計!不要說人不知,連鬼都不覺。就差趙雄去。」棗核釘吩咐趙雄如此如此,趙雄領差而去。到了三更放起火來,茅庵一烘而盡。

  趙雄次日回復趙懌思。棗核釘說:「洪昆武藝雖好,怎禁得我火星菩薩一跳?不是我胡彪誇嘴,報效大爺的才情,也算得個妙手。」正說之間來了一個家人說:「小的午前在西湖邊過陳家門首,聽得旁人說:『前日那位洪相公救了素娥娘子,今日陳奶奶辦了酒席請來酬謝。這是該得的。』又聽得素娥娘子就許配了洪相公。」

  棗核釘聽此言說:「那裏又有個洪昆?除是洪昆會顯魂了。休得亂話!「家人說:「是真的。如不信,胡相公自去看來。」棗核釘說:「我就去看。」

  僱轎抬到陳家,躲在籬落之外竊聽,知道洪昆未曾燒死,住在陳家。棗核釘大怒,即刻抬轉趙家,見趙懌思說:「事更可恨!洪昆不但不曾燒死,那素娥並許配了這小雜種。現在陳家吃酒。我們多帶百十名打手,方能打得過他。將他打死,搶了素娥,方泄心中之恨。即刻就行。」趙懌思說:「我這臉上打得青腫難看,怎好出門?」棗核釘說:「今日打復仗,勝他就是臉面了。」趙懌思依了,跟棗核釘在前面行,後面隨帶百十名打手。

  離陳家兩箭多路,陳奶奶已聽得喧嚷之聲,慌忙出門一看認得棗核釘,轉身關好門說:「賢婿不好了,前日那搶女兒的對頭又來了!來人甚多。童相公又不在此,這朝怎麼好?」洪昆與素娥嚇得失色,素娥說:「母親,那班豺虎之僕遇見洪郎怎肯甘心?要藏起來纔好。」陳奶奶說:「請到後樓上,躲在雪洞裏,或者穩便亦未可知。」素娥同上樓,將洪昆藏在洞裏推上窗板。

  外面棗核釘已到,敲門甚急。陳奶奶故意問道:」甚麼人?」棗核釘答:「是趙大人公子來會洪昆的。」陳奶奶說:「那個洪昆?」棗核釘說:「不必裝腔。打開門來搜他。我棗核釘務要拔去眼中釘。眾打手們一齊動手!」棗核釘雖說硬話,前日被打怕了,心中還是發抖,腳朝前面走,頭向後面望,說:「打手快來同搜!」

  陳奶奶戰戰兢兢說:「搜不出來怎樣?」棗核釘說:「他還硬嘴。就先打這老婆子。」趙懌思說:「打他無益。我且搜人。」胡彪走到廚房,看見酒餚齊備,向陳奶奶說:「洪昆不在你家,這酒席是辦了趙公子吃的了。家丁捧出來,我陪大爺受用。你們去搜人。馬桶都要摟摟,搜得了領賞吃剩餚。「趙懌思狼吞虎咽,棗核釘揙拖帶叉。陳奶奶看見這樣光景,又氣又怕。

  一會兒,那些家丁回稟:「搜不到。」棗核釘說:「你們沒用,沒得二水吃。等我來搜。教打手站在門外伺候,不可遠離。裏面搜出就進來幫打。大爺,後面還有樓。我們一直搜進去。」

  到了樓下,趙懌思嘴疼,捧著嘴上樓。棗核釘腿疼,摩著腿上樓。陳奶奶隨後也就上了樓。素娥在樓上哭道:「這是那裏說起,何處有人?」棗核釘在樓上各處搜了一頓,又歇了一刻,棗核釘說:「家丁掌燈來,洪昆有了。」趙懌思問:「在那裏?」棗核釘說:「在這雪洞裏。家丁們一齊動手,推開板來,拈穩豆子。」

  陳奶奶一嚇,跌倒在樓板上,素娥號啕痛哭。洪昆聽了,不顧性命,在雪洞裏翻身向外一滾,跌下去了。

  家丁推開窗板,不見洪昆。這班惡人都覺掃興。趙懌思說:「就把素娥搶回。」棗核釘說:「大爺不可。這洪家小雜種必然躲在左近,我們搶了素娥,他定然拚命打來。我前被他一腳踩住,幾乎送命。帶來的人不是他對手。不如寬一天候他罷。」頃刻趙家人都散了。

  陳保元叫書童關好了門,趕到樓上說:「母親,洪姐夫到那裏去了?」此時陳奶奶與素娥哭說道:「明明躲在雪洞,不知何故不見。想必滾下去了。」欲要到雪洞外一望,已到一更時候。三月初五日新月落盡,夜色昏昏。陳奶奶說:「此時無處尋,明日再打聽罷。」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