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1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十九回 龍仙姑騰空駭趙 下一回▶


  〔先聲香柳娘〕調

  詞曰:

    鱗角誰看慣,鱗角誰看慣,戀色心貪。憑空花貌,成虛幻。

  話說潤州鶴林寺在唐時有個仙人,名喚殷七七,頃刻能開五色杜鵑花。他說:「此花無香,多收龍涎,薰其氣味,所以他處杜鵑都不香,惟鶴林寺有香。」宋蘇東坡《遊鶴林寺》詩云:「安得道人殷七七,不逢時節亦開花。」蓋指潤州也。當開元年間,有節度使周寶與殷道人友善,及移鎮浙江時,請殷七七住杭州少林寺。故杭州府少林寺杜鵑亦有香。後來留下一盒龍涎在佛龕內,直至明時無人敢開。

  誰知嘉靖三十四年倭寇犯順,訛言攻打杭州,城中驚慌,那些婦女進香許願,求免刀兵。是年三月初二日,有趙文華妻孫氏到少林寺進香,帶了許多家丁丫環進了寺門。

  各殿燒香已畢,看見佛龕內有個描金朱漆盒,封錮完好,就問寺僧:「盒中何物如此封錮?」寺僧說:「此是仙人殷七七留下一盒龍涎,千百餘年未曾開過。」孫氏說:「開了我看。」寺僧說:「恐有怪物。」孫氏說:「我偏要開。」教家丁:「取出開了。」家丁答:「是。」上來幾名家丁,將盒子捧出,用手揭起封條,方纔開了小半邊,那盒內先是一道紅光噴出,後來滿殿風雨,地黑天昏。這龍涎流在殿上,旋繞不定,孫氏已嚇呆了,吩咐打轎回去。眾人散了,寺僧亦不敢動他。

  到了半夜,正交三月初三日子時,那龍涎團在一處,變了個絕妙佳人,往後樓去了。不食煙火之食,時而露形,時而不露形。因此寺僧皆稱他為仙姑。

  一日,棗核釘胡彪到寺中玩耍,正仙姑露形之時。棗核釘看見,認做陳素娥,上前一揖說:「素娥小娘子怎麼到此?」仙姑說:「我非素娥,相公認錯了。我是唐時仙人殷七七封在盒內,由宋至明已經四世,卻好十六年前,有趙府孫夫人放我出來,住在樓上,不飢不寒,寺僧就以仙姑稱我。只是此處寂寞淒涼,全無依靠。」胡彪說:「仙姑既是趙夫人放出,何不就請到趙府熱鬧處去。」

  仙姑說:「卻也用得。」胡彪說:「明日著轎來請。」仙姑答:「就是。」棗核釘出了寺門,趕至趙府,來見趙懌思,說:「大爺,恭喜你!「趙懌思聽胡彪恭喜,說:「有何喜事?」胡彪說:「有天大的喜事。連晚生都覺快活。」趙懌思說:「快些講來。」

  胡彪說:「我適纔在少林寺玩,忽見一個女子,真是第二個陳素娥。我問他來由,他說:』是唐時殷七七封在盒內。十六年前趙府孫夫人放我出來,住在寺樓。皆稱仙姑。就是寂寞,無人依靠。我說:『既是趙府孫夫人放出,何不就依靠趙府。』他竟肯了。豈不是天大的喜事麼?我准他明日著轎去請。」

  趙懌思大喜,吩咐預備大轎隨班,務要整齊。堂上熱鬧,棗核釘笑道:「任他萬事順便,不如兩相情願。明日做了新郎,媒人怎樣酬謝?我看仙姑樂從,不像陳素娥那樣費事。」趙懌思大笑起來說:「老彪,你今日就在我家歇宿,明日大早好行事。」彪答:「是。」

  當晚就收拾新娘房,花梨紫檀木器,錦繡綾綢鋪蓋,金珠古玩陳設,不必細說。

  次日晨起,大轎現成。棗核釘騎了馬,領了轎,來到寺門下馬,走進寺內說:「和尚,煩你去請仙姑。」寺僧說:「僧人十餘年來都是迴避的。相公自己去請罷。」

  棗核釘上樓,見仙姑說:「特來奉請。」仙姑說:「轎子齊備,就此起身。」棗核釘心中暗想說:「那有這等容易事?真是大爺的好福氣,又是小胡子的好運氣。」

  仙姑出了寺門上了轎,棗核釘騎馬前行。來到趙家門首,棗核釘下馬,吩咐長轎進內堂。仙姑下轎說:「孫夫人在那裏?我要拜謝。」棗核釘說:「夫人在正宅,此是副宅。先請仙姑住此一宿,明日夫人就來奉拜。」丫環扶仙姑進房,仙姑看見那些陳設都是新娘房內的樣子,心中暗想道:「此是趙賊動了淫念,我自有道理,嚇他一嚇。」

  棗核釘隨著趙懌思走進房來,說:「這位趙大爺就是仙姑依靠的人。」仙姑立起身來說:「請坐。」趙懌思此時神迷意亂,仙姑推為不知。彪說:「如今喜事,還少個贊禮的儐相。我小胡代勞了罷。儐相作揖,恭喜兩位貴人。請起,聽我六言八句,褲襠都要滴水。新娘一請就來,新郎且莫造次。洞房花燭何時,三更任你兒戲。」

  仙姑聽說大笑起來。棗核釘說:「世上原有厚臉新娘。仙姑臉厚不比尋常,纔聽儐相八句贊禮,就向新郎大笑若狂。必是深得此中妙趣,從前滋味定然先嘗。大爺請受用罷。儐相出去了。」

  趙懌思走到房門口說:「不送。明日早來。」說畢轉身進房,已有更許時候。眾丫環都去了。

  趙懌思掩上房門說:「仙姑請卸妝罷。」仙姑說:「且慢。」又停一會,趙懌思性急起來,親手替仙姑解衣。仙姑笑道:「相公先睡。奴家還要略坐一坐。」趙懌思脫了上蓋衣服,只穿著玉色綾小襖、大紅湖縐褲、元緞靴子,坐在床邊上等了一會,不見仙姑來睡,他就起來要摟抱仙姑上床。

  仙姑大怒,罵道:「奸黨賊子,你敢存妄想,辱我仙姑!」趙懌思聽罵,正要呼眾丫環持鞭來打,忽然眼花繚亂,看見一條五爪金龍,紅鬚綠角,掉尾昂頭,懸空盤繞,「噯呀!」一聲,嚇倒在地,口吐白沫。家人推開房門,那金龍騰空而去。

  家人救醒,趙懌思嚇成三瘧,延醫調治不提。早有通元子立在雲端說:「仙姑妙計驚嚇奸人,甚好。貧道特來指點你到西湖邊陳素娥家,依靠他母子罷。」仙姑說:「多謝仙師。」

  次日仙姑到陳素娥家,說明仙師指點的話,陳奶奶留在家中,非止一日,有詩為證。

  詩曰:

    自古好龍說葉公,葉公不解好真龍。

    況今花貌動鱗甲,何故洞房飄雨風。

    惡賊那堪稱快婿,良緣自得遇仙翁。

    非徒色怖聞談虎,親見飛騰向碧空。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