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二十九回 陳素娥落院刺胡 下一回▶


  〔先聲金絡索〕

  詞曰:

    啼腮少斷痕,病靨多重暈。一線殘軀,硬把三圖進。冤哉,此際身嚙如蚊,不怕夜來不露筋。災多勾了前生孽,劫盡堪為後世因。天已定,從來烈女似忠臣。忿極殺機新。今日事,為何人。

  棗核釘抬到仁和縣衙門驗傷,媽兒已帶素娥來伺候聽審。滑知縣驗過,叫書辦填寫傷單。

  

傷單

  浙江杭州府仁和縣正堂滑

  檢驗傷痕二處,開列于左:

  一剪口戳傷左腮,寬一寸一分,長一寸五分,深穿通腮。

  一剪口戳傷右腮面,寬一寸三分,長一寸五分,深二寸六分。

  驗明傷單是實。

  滑知縣用過朱印入卷。凶器寄庫。

  

浙江仁和縣正堂 滑

  剪傷二處,驗明提訊,事據生員胡彪稟云:稱在桃花院宿娼,被院妓陳素娥用剪戳傷等因。當堂驗明傷痕是實。仰原差持票即提人證質訊。限即日提到,無得玩延。速速須至票者。

  計開

  陳素娥(持剪人) 胡彪(被傷人)

  尤氏(開院人)  王升(坊保)

   年 月 日  原差:李貴

             張和

          原差:李貴 跪稟

  大爺臺下:陳素娥一案,身奉票提到。伏乞消票。

  批:午堂聽審,票消。

  滑知縣坐堂,叫原差帶陳素娥過來,答:「是。陳素娥當面。」滑知縣說:「陳素娥,你因何用剪戳傷胡彪?從直招來」素娥說:「是。難女子本有受聘之夫,誤落奸人之手,賣在桃花院裏。媽兒逼貞為妓,正遇仇人胡彪入室。」滑知縣說:「住了。你小小一個女子,怎麼就有仇人?」素娥聽滑知縣官問他,就大哭起來,說:「噯呀,爺爺,這胡彪綽號棗核釘,是個大惡人。去年在西湖上唆動趙懌思搶我過船,幸遇英雄救出虎口。今又搶我送到趙家。那趙家塚婦嚴氏把我賞了李蠻牛,李蠻牛賣我到院。難女子早辦一死,就將胡彪灌醉,用剪戳傷是實。情願領罪。」滑知縣說:「帶媽兒尤氏。」差答:「是尤氏當面。」滑知縣說:「尤氏,你為甚麼逼素娥為妓?」尤氏說:「陳素娥與胡彪飲酒為歡,情願接客的。」滑知縣說:「既是情願,又何以戳傷胡彪?你逼貞顯然,還在這裏抵賴。掌嘴!」尤氏說:「求太爺開恩。小婦人逼貞是實。」滑知縣說:「帶胡彪。」差答:「是。胡彪當面。」滑知縣說:「胡彪,你既是一個生員,怎麼不守臥碑,膽敢宿娼?身雖被傷,不端士行。本縣是要詳革的。」叫:「原差將陳素娥、尤氏交官媒收管。管押胡彪候詳發落。」滑知縣退堂,吩咐承行書辦速備詳文。棗核釘暗暗著人到趙懌思家說明案由,請他設法。

  趙懌思聽是陳素娥,即刻著家丁拿帖,到仁和縣,替棗核釘說情。又囑滑知縣拘押陳素娥,捺捺他的傲性,不可難為他。

  這滑知縣原是進士出身,甚屬精明,即如此案斷得頗公。

  只因是趙文華的門生,被趙懌思囑住,不敢不依他。就免了詳文,改了堂斷。

  卻來了一位新任杭州府,任應龍大老爺,為人清廉剛正,從不依附權奸。即日放告,陳保元當堂喊稟,補詞將案情敘明。任知府批親提究辦。胡彪著急,又來求趙懌思。趙懌思不敢到任知府衙門討情,只得在撫院衙門送了一千兩銀子,與管杭州府三書班,就把任大老爺與嘉興府知府對調。這嘉興府知府汪學金又是趙文華的門生,為人迥不如滑大生。雖照前批親提,把「究辦」二字改為「核證」,于此案中有上下其手之意了。

  這一日府審,汪知府堂斷說:「胡彪身受戳傷,從寬免究。媽兒尤氏不准開院。陳素娥身為標妓,膽敢用剪戳人,發官媒賣。陳保元年未成丁,姑寬免責釋放。結案。」

  此時胡彪傷痕已痊,來向趙懌思說:「陳素娥發官媒賣,大爺何不拿幾兩銀子買他家來。是當官的了,怕他敢不從?」

  趙懌思說:「就託老兄替我妥辦。」胡彪到官媒家兌了銀子,買素娥送到趙懌思家中。

  誰知素娥在官媒家受了些了污穢之氣,遍身起了疔瘡,流膿淌血,腥臭逼人。趙懌思看見素娥這等光景,他那邪心還未曾絕。說:「送他到後園空房內養息幾日。等到疔瘡全好,再放他家來。」家丁送素娥到後園去,早有丫環報知趙懌思之妹麗貞小姐。這麗貞小姐雖生在趙家,卻沒有他父兄氣習,說:

  「陳素娥與我素昧平生。我不知心中何以戀戀不舍。這也自奇了。乳娘你去為我致意陳姑娘,說:『小姐麗貞拜上,請放寬心,好好養病。暇中還要親來看你。』」乳娘到陳素娥床前,將小姐話一一說與素娥知道。素娥大哭,說:「乳娘奶奶,請你回復小姐,替我拜謝。後來倘有好處,沒世不忘小姐之恩。」此後飲食茶湯,皆是小姐命乳娘照管。

  那一日乳娘叫:「陳姑娘,我家小姐親來瞧你。」素娥說「小姐之恩三生難報。只是我房中味臭難當,請小姐回避罷。」小姐已進房來,叫:「陳姑娘受苦了。」素娥哭說:「小姐貴步到此,何以與難女有緣?」麗貞說:「陳姑娘,我一聞你的姓名心中就難舍。連我也不自知。」小姐坐在素娥床邊安慰他一番。素娥說:「小姐,這裏污穢不堪,有褻小姐,請便罷。」麗貞問乳娘:「你可聞得甚麼?」乳娘說:「有些腥臭。」麗貞說:「我絕無所聞。這是該因有緣了。陳姑娘,你可將從前受難原由說與我聽聽。」素娥就從岳廟進香說起,又將洪昆聘他的玉蟾蜍拿與麗貞看,說:「我剪戳胡彪專為洪郎守節。」麗貞聽說一陣心酸,也就垂下淚來了,說:「賢姐姐,你是個貞烈賢女,可敬,可敬!我欲與姐姐結盟為姊妹,未知肯允否?」素娥說:「難女何敢?」麗貞說:「你這樣節義之人我還高攀不起,務求俯允,不可過謙。」素娥說:「既蒙不棄,遵命就是。」寫了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辰的盟書,對天發誓。素娥在後園,幸賴麗貞調護,還是災星未退,疔瘡不愈一則阻趙懌思的淫念,一則除嚴氏的妒心。直等到洪昆復姓,十二緣遇全,榮婦大會,魔難方除。此都是通元子全貞保節的妙法神謀。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