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四十二回 倭王妃入海起兵 下一回▶


  〔先聲青玉案〕調

  詞曰:

    太行山下無牽礙,就裏丹砂、輕粉黛。只一點雄心未退。

    師也仙姑,弟也仙姑,已被塵緣累。窄路新聯雙姊妹,六符丁甲隨身佩。從今不作嬌憨態,成也倭王,敗也倭王,又整胭脂隊。

  百花娘娘與沈蘭馨姑娘拜別聖姑姑,下山一路,不日到了浙江臺州府,僱了海船,揚帆東去,直奔倭王。那一日到了國中,訊兵報到,倭王迎接,說:「娘娘回來了,更覺英武莫當,這一位娘子何人?」百花娘娘把西安相遇、同拜師傅演習武藝事,一一說明。指著說:「這是沈蘭馨賢妹。神通廣大,萬夫莫敵。」倭王大喜,說:「今日又得一員大將,何患不能奪取中華?」當晚擺宴接風,席上就議定起兵日期。

  次日,先鋒鐵骨打稟見,請娘娘的安,又見過沈蘭馨女將共相商議,約定四月起兵,直搶杭州。那趙文華、胡宗憲因嚴嵩奸謀敗露,革職歸家。他們原是小人,雖然回來亦不能安靜,暗中著人通信倭王,約為內應。陰謀已定,到了四月初旬五日,大東南風,倭王領了戰船數千餘號,兵將數萬餘人,直抵杭州海口。城中武營全未預備,再有趙、胡二賊開城納寇,麻圖阿魯蘇帥領眾將早已搶了府城。那些文武官員也有陣亡的,也有盡節的,也有投降的。浙閩總督發了八百里馬遞,飛摺奏聞,請兵剿賊。聖上得摺,急召六部大臣議事。劉體乾兼理兵部尚書保奏武狀元張昆為大將軍,武榜眼曹昆為左將軍,武探花汪大鏞為右將軍,即日領大兵前往征倭。古禮吉行日五十里,軍行日三十里。此刻軍行緊急,兼程並進,行了數十日,到了嘉興府境界,安了大寨,查了孤虛旺相,生而不克的日期,寫了戰書,差人遞到倭營。兩軍相峙,倭中軍是麻圖阿魯蘇,敵大將軍張昆。右軍百花娘娘,敵左將軍曹昆。左軍鐵骨打,敵右將軍汪大鏞。就把杭州城外做了戰場。兩下廝殺,自辰至未,倭兵少卻,鳴金罷戰。次日倭先鋒鐵骨打單騎出營,張大將軍迎戰,約有二十回合,張昆故意丟個破綻,手中槍已落地,墮下馬來。這種槍法常人那裏知道?鐵骨打見他墜馬,就把全付力氣都用在槍上,來戳張昆。剛剛一槍戳來,張昆一個鷂子翻身,接住鐵骨打的槍,轉勢回槍,正中鐵骨打咽喉。倭兵搶去氣已絕了。倭營見損了先鋒大將,軍中大亂。倭王再三安撫始定。兩軍收兵,倭王失了先鋒,大哭一場,因與百花娘娘商議說:「華將槍法利害,速速差人去請聖姑姑來助戰。」百花娘娘說:「數千里路程,鞭長不及。師傅神算,必來解圍。明日先請蘭馨賢妹破陣,定然成功。」商議已定,到了次日,倭王發了令箭,交中軍副將傳女將沈蘭馨轅門聽遣。蘭馨裝速齊備怎生打扮:

    頭戴女金盔,玉貂冠纓。雙雉尾有五尺多長,左右分開。白綾盤金肩,旗插了四柄。身穿白綾繡花軟甲,腰繫五彩鳳尾裙,兩邊分插,大紅湖縐繡花褲。三寸滿花鞋,手執紅纓白蠟槍。

  來見倭王,領了軍令。到陣前討戰。華營中擂鼓三通。張昆出馬來迎。兩人武藝敵手相逢,張昆見了蘭馨贊道:「好一員女將!」蘭馨見了張昆,也暗暗喝彩說:「好個少年英雄!」兩人雖是交鋒,早已互相傾慕。戰了數十合,皆不肯十分廝殺。蘭馨取出小圓盒,口念真言,放出一雙金粉蝶,在張昆馬前飛繞。張昆越發動情。又戰了數十余合,蘭馨把眼珠一轉,舉槍戳來,故意喝道:「看槍!」張昆會意,假裝破綻,勒馬敗回。蘭馨收了飛蝶,策馬趕了十余里。倭營鳴金收兵,蘭馨回營,稟倭王說:「華將槍法雖好,終不破綻,大王不必過慮,女將可以擒他。」倭王說:「女將軍果能立功,定有重賞。」

  正在議事,小校報道:「稟大王,軍門外有一女仙求見。」百花娘娘說:「定是師傅來了。」百花與蘭馨迎接,請入中軍,見過倭王,說:「女道在山算定,特來解圍。」倭王說:「全仗聖姑法力。」聖姑姑說:「明日定然破陣。」倭王大喜。

  早有崆峒山中西陵聖母算明倭寇再叛,遂喚玉蓮、鳳姐、洪猛、杜金定上殿,說:「你們可曉得倭寇叛華,聖上差了張昆做大將軍。這張昆就是洪昆,更復原姓中文武狀元的,前來征倭。我今差你們四人速去助他。」四人領了法旨,即日起行。再講通元子駕雲來到臺州錦雞山中,吩咐蔡飛與蔡小妹說:「張昆即是洪昆,此時奉旨在浙省征倭,你父女務要前去助他。俺隨後就到。」說畢又駕雲到嘉興府,因仙姑避倭遷居于此,就喚仙姑說:「你丈夫在大營征倭,速去助他。」又駕雲到山東德州李莊,喚李桂芳說:「你丈夫奉旨征倭,速去助戰。曹昆亦在軍中,你同蘭芳去,後來賜第完姻,與你無異。」通元子四處送信,各女將都聚集營中,與張昆相見,各敘別離之情不必多贅。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