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5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五十回 五美人報仇雪恨 下一回▶


  〔先聲菩薩蠻〕調

  詞曰:

    騰騰殺氣怒沖冠,思往事幾陣心酸。欲將刀寸切,痛飲仇人血。掩鼻惡腥聞,快哉骨盡焚。恨到無恨處,灰被風飄去。

  這一日王爺升殿,吩咐:「傳仁和縣滑大生。」兵役奉命傳到,仁和縣知縣進了王府,請過安,王爺說:「那胡彪、趙懌思監禁已久,貴縣明日將二凶提牢,押赴法場伺候。」滑大生答應而去。王爺退殿,請十二位娘娘到中堂議事。陳素娥領袖眾美,說:「妾等接奉鈞旨前來,有何見諭?」王爺說:「前蒙聖恩遷塋賜祭,截賊剮心,父仇已報。今趙懌思、胡彪監禁縣牢,未加國法。我已吩咐滑知縣,明日綁到法場伺候。這二賊是陳娘娘、玉娘娘、鳳娘娘、杜娘娘、仙姑娘娘的仇人。明日請在監斬廳目睹加刑,以泄忿恨。」

  五美人齊聲說:「多謝王爺。」王爺說:「其餘眾位娘娘亦請去看看。」當日吩咐兵丁打掃法場,把監斬廳外再搭大棚一座,務容多人。兵校領命,辦理齊全。

  次日王爺擺全副鑾駕,護從兵丁,滑知縣標了監牌,提出二賊,在獄中綁起。原差押著,城守營游擊府帶了三千兵護送。

  到了法場,王爺即刻也到。那些鑾輿鳳輦隨後到了監斬廳。這五位娘娘怎生打扮:陳素娥是文姬裝束,玉蓮、鳳姐、仙姑、杜金定是武將裝束,其餘七位有文有武,裝束不同,都坐在廳東西兩邊。王爺坐在廳中。仁和縣滑老爺走上廳來,請王爺、眾娘娘安。此時法場有數萬人來看。那些兵丁弓上弦刀出鞘,絕無喧嘩之聲。王爺吩咐押趙、胡二賊跪在土墩。趙懌思向胡彪說:「棗核釘,我把你這狗才!我好端端坐在家裏,哪知道甚麼美人,都是你引誘連累我的。」棗核釘說:「小趙,我只說你父親護得住我們的,誰知他是二郎老爺被狗咬,連自身都難保。你罵我狗才,你難道不是狗才?我如今也不篾你了。」趙懌思瞥見陳素娥娘娘,他就亂叫道:「陳姑太太、陳祖太太,我前日求你,你不准情,今日望你發慈悲心罷!」胡彪亦在那裏亂叫。陳娘娘站起身來,稟王爺道:「這棗核釘為罪之魁首,妾恨不得親手斬他萬斷。」杜金定四人都站起來說:「我們若不是仙師救護,那得再見王爺?斷不可饒他。」棗核釘大哭說:「好狠心的五個媽媽。」趙懌思說:「棗核釘,前我們兩人陪綁,今日你是首惡,我或是陪綁也未可知。」棗核釘說:「小趙你就不公氣。一樣作惡,你想僥幸,天理何能容你?」趙、胡在此亂說,陰陽官報:「午時初到了。」棗核釘說:「古來有個揮戈止日之法,把戈一揮,那日光就留住不過去了。劊子手爹爹,請你把刀指著日,不讓日光過去,我就多挨個時辰了。」

  陰陽官報:「午時二刻了。」棗核釘大叫一聲說:「頸項脖子疼得很呢。」陰陽官報:「午時三刻。」王爺吩咐開刀。仁和縣帶著劊子手到廳前驗刀。仁和縣同劊子手走下去,一聲大炮,趙懌思頭已落地。王爺吩咐就梟首,法場示眾。餘尸眾犬爭食,碎分百塊。那王振死于瓦剌,尸不得還。英宗詔復其官刻香木為振形,招魂以葬。到今世回陽為趙懌思,眾犬分尸,果報自應如此。棗核釘說:「小趙大人到妄想,你望陪綁的。我如今在你後,或可以是陪綁了。」一聲大炮,劊子手把刀在棗核釘小腹下向上一劃,王爺說:「留住刀口。我且問他。」說:「棗核釘,你作惡多端,可曾知罪嗎?」人心未死,口尚能言,他說:「知罪了。求王爺開恩,誅了心罷。免得受罪。」王爺吩咐:「剮心斬首,焚骨揚灰便了。」五美人眼看趙、胡受刑,心中泄忿,同謝王爺。那七位娘娘也來恭賀。王爺吩咐擺道回府,那城守營、滑知縣隨駕送至王府不提。

  再講通元子早知群奸盡誅,已經果報,因駕雲頭來到杭城。下回自有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