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成公全書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二 王文成公全書 卷第二十三
明 王陽明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隆慶刊本
卷第二十四

王文成公全書卷之二十三

 外集五 

  興國守胡孟登生像記 壬戌

弘治十年胡公孟登以地官副郎謫貳興國越三

年㩴知州事公旣久扵其治乃奸鋤利植而民以

大和又眀年壬戌擢浙江按察司僉事以去民旣

留公不可則相率祀公之像以報公徳而學宮之

左有疉山祠以祀宋臣謝枋得者舊矣其士曰合

祀公像扵是嗚呼吾州違胡元之亂以入扵

皇朝雖文風稍振而𨹟習未除士之登名科甲以

顯扵四方者相望如晨天之星數不能以一二盖

至于今遂⿱⺾⿰氵亾然絶響者凡㡬科矣自公之来斬山

斥地以恢學宫洗垢摩鈍以新士習然後人知敦

禮興樂而文采蔚然扵湖湘之間薦扵鄊者一嵗

而三人蓋夫子之道大明扵興國實自公始公之

徳惠固無庸言而化民成俗扵是爲大祀公扵此

其宜㢤民曰不可其爲公别立一廟公之未来也

吾民外苦扵盗賊内殘扵苛政濱湖之民死扵魚

課者數千餘家自公之至而盗不敢履興國之界

民違猛虎魚鼈之患而始釋戈而安𥨊歌呼相慰

以嬉扵里巷公之惠澤吾獨不能出諸口耳嗚呼

公有大造扵吾民乃不能别立一廟而使並食扵

謝公扵吾心有未足也士曰不然公與謝公皆以

遷謪而至吾州謝公以文章節義爲宋忠臣而公

之氣㮣風聲實相輝映祀公扵此𠩄以見公之庇

吾民者不獨以其政事而吾民之𠩄以懐公扵不

忘者又有在扵長養恩恤之外也其扵尊嚴崇重

不滋爲大乎扵是其民相顧喜曰果如是我亦無

𠩄憾矣然其誰紀諸石以傳之士曰公之經厯四

方也久矣四方之人其聞公之賢亦既有年矣然

而屢遭讒嫉而未暢厥猷意亦知公之𭰹者難也

公嘗令扵餘姚以吾人之知公則其人宜扵公爲

悉乃走幣數千里而来請扵某且告之故某曰是

姚人之願不獨興國也公之去吾姚巳二十餘年

民之思公如其始去每有自公而来者必相與環

聚問公之起居飲食及其履𠪱之險夷丰采狀貌

鬚髪之蒼白與否退則相𫝊告以爲欣戚以吾姚

之思公知興國之爲是舉亦其情之有不得巳也

然公之始去吾姚既嘗有去思之碑以紀公徳今

不可以重複其說而興國之績吾雖聞之甚詳然

扵其民爲逺雖極意揄揚之恐亦未𠯁以當其心

也姑述其請記之辭而詩以系之公諱瀛河南之

羅山人有文武長才而方嚮扵用詩曰扵維胡公

𠃔毅孔直惟直不撓以来興國惟此興國實荒有

年自公之来闢爲良田㓂乘于垣死課于澤公曰

吁嗟兹惟予譴勤爾桑禾謹爾室家歳豐時和民

謡以歌乃築泮宮敎以禮讓弦誦詩書溢于里巷

庶民諄諄庶士彬彬公亦欣欣曰惟家人維公我

父惟公我母自公之去奪我恃怙維公之政不專

扵寛雨暘維若時其燠寒維公文武亦周于藝射

御工力展也不器我拜公像從我父兄率我子弟

集于泮宫父兄相謂毋爾敢望天子用公訓于四

  新建預備倉記 癸亥

倉廪以儲國用而民之不給亦扵是乎取故三代

之時上之人不必其盡輸之官府下之人不必其

盡藏扵私室後世若常平義倉盖猶有𠩄以爲民

者而先王之意亦既衰矣及其大弊而倉廪之蓄

遂邈然與民無復相𨵿其遇凶荒水旱民餓莩相

枕藉茍上無賑貸之令雖良有司亦坐守鍵閉不

敢彂升合以拯其下民之視其官廪如𬽦人之壘

無以事其刃爲也嗚呼倉廪之設豈固如是也㢤

紹興之倉目如坻大有之屬凡三四區中𠩄積亦

不下數十萬然而民之饑餒稍不稔即無免焉嵗

癸亥春融風日作星火宵隕太守佟公曰是旱徵

也不可以無備既命民間積穀謹藏則復鳩工度

地得舊太積庫地扵郡治之東而建以爲預備倉

扵是四月不雨至扵八月農工大壞比室磬懸民

陸走數百里轉嘉湖之粟以自療市火間作貿遷

無𠩄居公帥僚吏遍禱扵山川社稷廼八月已酉

大雨洽旬禾稿復穎民始有十一之望漸用蘇息

公曰嗚呼予𠩄建今兹之旱雖誠無補扵後患其

將有裨廼益遂厥營九月丁卯工畢凡爲廪三面

廿有六楹約受榖十萬㡬千斛前爲𠫊事以司出

納而以其無事時則凡賓客部使之徃来而無𠩄

寓者又皆可以館之扵是極南阻民居限以髙垣

東折爲門出之大衢並門爲屋廿有八楹自南亘

北以居商旅之貿𨗇者而月取其值以實廪粟又

扵其間區畫而綜理之蓋積三嵗而可以有一年

之備矣二守錢君謂其僚曰公之是舉其惠扵民

豈有窮乎夫後之民食公之徳而弗知其𠩄自是

吾儕無以贊公扵今日而又以泯其績扵後也扵

是相率来屬某以記某曰唯唯夫憫災而恤患庇

民之仁也未患而預防先事之知也已患而不怠

臨事之勇也創今以圖後敷徳之誠也行一事而

四善備焉是而可以無紀也乎某雖不文也願與

執事而從事

  平山書院記 癸亥

平山在酆陵之北三里今杭郡守楊君温甫蚤嵗

嘗讀書其下鄷人之舉進士者自温甫之父僉憲

公始而温甫承之温甫既貴建以爲書院曰使吾

鄊之秀與吾楊氏之子弟誦讀其間翹翹焉相⿰糹⿱𢆶匹

而興以無亡吾先君之澤扵是其鄊多文士而温

甫之子𣈆復學成有器識將紹温甫而起盖書院

爲有力焉温甫始爲秋官郎予時實爲僚佐相懐

甚得也温甫時時爲予言平山之勝聳秀奇特比

扵峩嵋望之巖厲壁削若無𠩄容而其上乃寛衍

平博有老氏宮焉殿閣魁傑偉麗聞扵天下俯覽

大江煙雲杳靄暇輒従朋儕徃遊其間鳴湍絶壑

拂雲千仞之木隂翳𧇊蔽書院當其麓其髙可以

眺其䆳可以隱其芳可以采其清可以濯其幽可

以棲吾因而望之以含逺之樓蟄之以寒香之摀

揭之以秋芳之亭澄之以洗月之池息之以棲雲

之窩四時交變風雪晦SKchar之朝花月澄芬之夕光

景超忽千態萬状而吾誦讀扵其間盖𡨋然與世

相忘若將終身焉而不知其他也今吾汩沒扵簿

書案牘思平山之勝而庶㡬夢𥧌焉何可得耶旣

而某以病告歸陽眀温甫㝷亦出守杭郡錢塘波

濤之洶怪西湖山水之秀麗天下之言名勝者無

過焉噫温甫之居是地當無憾扵平山耳矣今年

與温甫相見扵杭而亹亹扵平山者猶昔也吁亦

異矣豈其沉溺扵兹山果有不能忘情也㢤温甫

好學不倦其爲文章追古人而並之方其讀書扵

平山也優游自得固将𤼵爲事業以顯扵世及其

施諸政事沛然有餘矣則又益思致力扵問學而

其間又自有不暇者則其眷戀扵兹山也有以㢤

温甫既巳成已則不能忘扵成物而建爲書院以

倡其鄊人處行義之時則不能忘其隱居之地而

拳拳扵求其志者無窮巳也古人有言成已仁也

成物知也温甫其仁且知者歟又曰隱居以求其

志行義以逹其道吾聞其語矣未見其人也温甫

殆其人也非歟温甫屬予記予未嘗一至平山而

平山巖巖之氣象斬然壁立而不可犯者固可想

而知其不異扵温甫之爲人也以温甫之語予者

記之

  何𨹟𨊱記 戊辰

昔孔子欲居九夷人以爲陋孔子曰君子居之何

陋之有守仁以罪謪龍塲龍塲古夷蔡之外扵今

爲要綏而習𩔖尚因其故人皆以予自上國徃將

陋其地弗能居也而予處之旬月安而樂之求其

所謂甚陋者而莫得獨其結題鳥言山棲羝服無

軒裳宮室之觀文儀揖讓之縟然此猶淳龎質素

之遺焉蓋古之𠱾法制未備則有然矣不得以爲

陋也夫愛憎面背亂白黝丹浚奸窮黠外良而中

螫諸夏蓋不免焉若是而彬郁其容宋甫魯掖折

旋矩矱將無爲陋乎夷之人廼不能此其好言惡

詈直情率遂則有矣世徒以其言辭物采之眇而

𨹟之吾不謂然也始予至無室以止居扵叢棘之

間則鬱也𨗇扵東峯就石穴而居之又隂以濕龍

塲之民老稚日来視予喜不予陋益予比予嘗圃

扵叢棘之右民謂予之樂之也相與伐木閣之材

就其地爲軒以居予予因而翳之以檜竹蒔之以

卉藥列堂階辯室奥琴編圖史講誦逰適之道畧

具學士之来逰者亦稍稍而集扵是人之及吾軒

者若觀扵通都焉而予亦忘予之居夷也因名之

曰何陋以信孔子之言嗟夫諸夏之盛其典章禮

樂𠪱聖修而傳之夷不能有也則謂之𨹟固宜扵

後蔑道徳而專法令搜抉鈎縶之術窮而狡匿譎

詐無𠩄不至渾朴盡矣夷之民方若未𤥨之璞未

繩之木雖粗礪頑梗而椎斧尚有施也安可以陋

之斯孔子𠩄爲欲居也歟雖然典章文物則亦胡

可以無講今夷之俗崇巫而事鬼凟禮而任情不

中不節卒未免扵陋之名則亦不講扵是耳然此

無損扵其質也誠有君子而居焉其化之也盖易

而予非其人也記之以俟来者

  君子亭記 戊辰

陽眀子既爲何陋軒復因軒之前營駕楹爲亭環

植以竹而名之曰君子曰竹有君子之道四焉中

虚而静通而有間有君子之徳外節而直貫四時

而柯葉無𠩄改有君子之操應蟄而出遇伏而隱

雨雪晦眀無𠩄不宜有君子之時清風時至玉聲

珊然中采齊而恊肆夏揖遜俯仰若洙泗羣賢之

交集風止籟静挺然特立不撓不屈若虞廷羣后

端冕正笏而列扵堂陛之側有君子之容竹有是

四者而以君子名不愧扵其名吾亭有竹焉而因

以竹名名不愧扵吾亭門人曰夫子盖自道也吾

見夫子之居是亭也持敬以直内静虚而若愚非

君子之徳乎遇屯而不懾處困而能亨非君子之

操乎昔也行扵朝今也行扵夷順應物而能當雖

守方而弗拘非君子之時乎其交翼翼其處雍雍

適而匪懈氣和而䏻恭非君子之容乎夫子盖

謙扵自名也而假之竹雖然亦有𠩄不容隱也夫

子之名其軒曰何陋則固以自居矣陽眀子曰嘻

小子之言過矣而又弗及夫是四者何有扵我㢤

抑學而未能則可云爾耳昔者夫子不云乎汝爲

君子儒無爲小人儒吾之名亭也則以竹也人而

嫌以君子自名也将爲小人之歸矣而可乎小子

識之

  逺俗亭記 戊辰

憲副毛公應奎名其退食之𠩄曰逺俗陽眀子爲

之記曰俗習與古道爲消長塵囂溷濁之旣逺則

必髙眀清曠之是宅矣此逺俗之𠩄由名也然公

以提學爲職又兼理夫獄訟軍賦則彼舉業辭章

俗儒之學也簿書期㑹俗吏之務也二者公皆不

免焉舎𠩄事而曰吾以逺俗俗未逺而曠官之責

近矣君子之行也不逺扵微近纎曲而盛徳存焉

廣業著焉是故誦其詩讀其書求古聖賢之心以

蓄其徳而逺諸用則不逺扵舉業辭章而可以得

古人之學是逺俗也巳公以處之眀以决之寛以

居之恕以行之則不逺扵簿書期會而可以得古

人之政是逺俗也巳苟其心之凡鄙猥𤨏而徒閒

散踈放之是托以爲逺俗其如逺俗何㢤昔人有

言事之無害扵義者従俗可也君子豈輕扵絶俗

㢤然必曰無害扵義則其従之也爲不茍矣是故

苟同扵俗以爲通者固非君子之行必逺扵俗以

求異者尤非君子之心

  象祠記 戊辰

靈博之山有象祠焉其下諸苗夷之居者咸神而

事之宣慰安君因諸苗夷之請新其祠屋而請記

扵予予曰毁之乎其新之也曰新之新之也何居

乎曰斯祠之肇也盖莫知其原然吾諸蠻夷之居

是者自吾父吾祖遡曾髙而上皆尊奉而禋祀焉

舉之而不敢廢也予曰胡然乎有庳之祠唐之人

盖嘗毁之象之道以爲子則不孝以爲弟則傲斥

扵唐而猶存扵今毁扵有庳而猶盛扵兹土也胡

然乎我知之矣君子之愛若人也推及扵其屋之

烏而况扵聖人之弟乎㢤然則祀者爲舜非爲象

也意象之死其在干羽既格之後乎不然古之鷔

桀者豈少㢤而象之祠獨延扵世吾扵是益有以

見舜徳之至入人之𭰹而流澤之逺且久也象之

不仁盖其始焉爾又烏知其終之不見化扵舜也

書不云乎克諧以孝烝烝乂不格姦瞽瞍亦𠃔若

則已化而爲慈父象猶不弟不可以爲諧進治扵

善則不至扵惡不抵扵姦則必入扵善信乎象盖

巳化扵舜矣孟子曰天子使吏治其國象不得以

有爲也斯盖舜愛象之𭰹而慮之詳𠩄以扶持輔

導之者之周也不然周公之聖而管蔡不免焉斯

可以見象之既化扵舜故能任賢使能而安扵其

位澤加扵其民旣死而人懷之也諸侯之卿命扵

天子盖周官之制其殆倣扵舜之封象歟吾扵是

益有以信人性之善天下無不可化之人也然則

唐人之毁之也㨿象之始也今之諸夷之奉之也

承象之終也斯義也吾将以表扵世使知人之不

善雖若象焉猶可以改而君子之修徳及其至也

雖若象之不仁而猶可以化之也

  卧馬SKchar2記 戊辰

卧馬SKchar2在宣府城西北十餘里有山隆然来自蒼

⿱⺾⿰氵亾若涌若滀若奔若伏布爲層裀擁爲覆釜漫衍

陂迤環抱𣹢逈中凝外完内缺門若合流泓洄髙

岸屏塞限以重河敷爲廣野桑乾燕尾逺泛近挹

今都憲懷来王公實葬厥考大卿扵是方公之卜

兆也禱扵大卿然後出従事屢如未迪末廼来兹

顧瞻徘SKchar心契神得将歸而加諸卜爰視公馬眷

然跽卧嚔嗅盤旋缱綣嘶秣若故以啓公之意者

公曰嗚呼其弗歸卜先公則旣命扵此矣就其地

窆焉厥土五色厥石四周融潤喣㳤面勢環拱旣

葬弗震弗崩安靖妥謐植樹蓊蔚庶草芬茂禽鳥

哺集風氣凝毓産祥萃休祉福駢降鄊人謂公孝

感𠩄致相與名其封曰卧馬以志厥祥従而歌之

七大夫之聞者又従而和之正徳戊辰守仁謪貴

陽見公扵廵撫臺下出聞是扵公之鄊人客有在

坐者曰公其休服扵無疆㢤昔在士行牛眠協兆

峻陟三公公兹實𩔖扵是守仁曰此非公意也公

其慎厥終惟安親是圖以庶㡬無憾焉耳巳豈以

徼福扵躬利其嗣人也㢤雖然仁人孝子則天無

弗比無弗祐匪自外得也親安而誠信竭心斯安

矣心安則氣和和氣致祥其多受祉福以流衍扵

無盡固理也㢤他日見扵公以鄊人之言問焉公

曰信以守仁之言正焉公曰嗚呼是吾之心也子

知之其遂志之以訓扵我子孫母替我先公之徳

  賔陽堂記 戊辰

傳之堂東向曰賔陽取尭興寅賔出日之義志向

也賔日羲之職而傳冐焉傳職賔賔羲以賔賔之

寅而賔日傳以賔日之寅而賔賔也不曰日乃陽

之屬爲日爲元爲善爲吉爲亨治其扵人也爲君

子其義廣矣備矣内君子而外小人爲泰曰賔自

外而内之傳将以賔君子而内之也傳以賔君子

而容有小人焉則如之何曰吾知以君子而賔之

耳吾以君子而賔之也賔其甘爲小人乎㢤爲賔

日之歌日出而歌之賔至而歌之歌曰日出東方

再拜稽首人曰予狂匪日之寅吾其怠荒東方日

出稽首再拜人曰予憊匪日之愛吾其荒怠其翳

其暳其日惟霽其昫其霧其日惟雨勿忭其昫倐

焉以霧勿謂終翳或時其暳暳其光矣其光熈熈

與爾偕作與爾偕宜倐其霧矣SKchar時以熈或時以

熈孰知我悲

  重修月潭寺建公館記 戊辰

隆興之南有巖曰月潭壁立千仞簷垂數百尺其

上澒洞玲瓏浮者若雲霞亘者若虹霓豁若樓殿

門闕懸若鼓鐘編磬幨幢纓絡若摶風之鵬飜集

翔鵠螭虺之紏蟠猱猊之駭攫譎竒變幻不可具

状而其下澄潭𮟏谷不測之洞環秘囬伏喬林秀

木垂䕃蔽𧇊鳴瀑清谿停洄引映天下之山萃扵

雲貴連亘萬里際天無極行旅之徃来日攀緣下

上扵窮崖絶壑之間雖雅有泉石之癖者一入雲

貴之途莫不困踣煩SKchar非復夙好而惟至扵兹巖

之下則又皆灑然開豁心洗目醒雖庸儔俗侣素

不知有山水之逰者亦皆徘SKchar顧盻相與延戀而

忍去則兹巖之勝盖不言可知矣巖界興隆偏

橋之間各數十里行者至是皆憊頓飢悴宜有休

息之𠩄而巖麓故有寺附巖之戍卒官吏與凡苗

夷犵狇之種連屬而居者𡻕時令節皆扵是焉𨤲

祝寺漸蕪廢行禮無𠩄憲副滇南朱君文瑞按部

至是樂兹巖之勝憫行旅之艱而従士民之請也

乃捐資化材新其寺扵巖之右以爲𨤲祝之𠩄曰

吾聞爲民者順其心而趨之善今苗夷之人知有

尊君親上之禮而憾扵弗伸也吾従而利道之不

亦可乎則又因寺之故材與址架樓三楹以爲部

使者休食之館曰吾聞爲政者因勢之𠩄便而成

之故事適而民逸今旅無𠩄舍而使者之出師行

百里飢不得食勞不得息吾圖其可久而兩利之

不亦可乎使逰僧正觀任其勞SKchar揮逖逺度其工

千户某某相其役逺近之施捨勤助者欣然而集

不両月而工告畢自是飢者有𠩄炊勞者有𠩄休

逰觀者有𠩄舍𨤲祝者有𠩄瞻依以爲竭䖍效誠

之地而兹巖之竒若増而益勝也正觀将記其事

扵石適予過而請焉予惟君子之政不必專扵法

要在宜扵人君子之敎不必泥扵古要在入扵善

是舉也盖得之矣况當法綱嚴宻之時衆方喘息

憂危動虞牽觸而乃能従容扵山水泉石之好行

其心之𠩄不愧者而無求免扵俗焉斯其非見外

之輕而中有㝎者能若是乎是誠不可以不志也

矣寺始扵戍卒周齋公成扵道僧徳彬增治扵SKchar

揮劉瑄常智李勝及其屬王威韓儉之徒至是凡

三緝而公館之建則自今日始

  玩易窩記 戊辰

陽眀子之居夷也穴山麓之窩而讀易其間始其

未得也仰而思焉俯而疑焉函六合入無微⿱⺾⿰氵亾

其無𠩄SKchar孑乎其若株其或得之也沛𠔃其若决

瞭兮其若徹菹⿰氵扵出焉精蕐入焉若有相者而莫

知其𠩄以然其得而玩之也優然其休焉充然其

喜焉油然其春生焉精粗一外内翕視險若夷而

不知其夷之爲阨也扵是陽眀子撫几而嘆曰嗟

乎此古之君子𠩄以甘囚奴忘拘幽而不知其老

之将至也夫吾知𠩄以終吾身矣名其窩曰玩易

而爲之說曰夫易三才之道備焉古之君子居則

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觀象玩

辭三才之體立矣觀變玩占三才之用行矣體立

故存而神用行故動而化神故知周萬物而無方

化故範圍天地而無迹無方則象辭基焉無迹則

變占生焉是故君子洗心而退藏扵宻齋戒以神

眀其徳也盖昔者夫子嘗韋編三絶焉嗚呼假我

數十年以學易其亦可以無大過巳夫

  東林書院記 癸酉

東林書院者宋龜山楊先生講學之𠩄也龜山沒

其地化爲僧區而其學亦遂淪入于佛老訓詁詞

章者且四百年成化間今少司徒泉齋邵先生始

以舉子復聚徒講誦扵其間先生既仕而址復荒

屬于邑之華氏華氏先生之門人也以先生之故

仍讓其地爲書院以昭先生之跡而復龜山之舊

先生既巳紀其廢興則以記屬之某當是時遼陽

髙君文豸方来令兹邑聞其事謂表眀賢人君子

之迹以風勵士習此吾有司之責而顧以勤諸生

則何事爰畢其𠩄未備而亦遣人来請嗚呼物之

廢興亦决有成數矣而亦存乎其人夫龜山沒使

有若先生者相繼講眀其間龜山之學邑之人将

必有傳豈遂淪入于老佛詞章而莫之知求當時

従龜山逰不無人矣使有如華氏者相⿰糹⿱𢆶匹修葺之

縦其學未即眀其間必有因迹以求道者則亦何

至淪没扵四百年之久又使其時有司有若高君

者以風勵士習爲巳任書院将無因而圮又何至

化爲浮屠之居而蕩爲草莽之野是三者皆宜書

之以訓後若夫龜山之學得之程氏以上接孔孟

下啓羅李晦菴其統緒相承㫁無可疑而世猶議

其晚流扵佛此其趨向毫𨤲之不容扵無辨先生

必嘗講之精矣先生樂易謙虚徳器溶然不見其

喜怒人之悅而従之若百川之趨海論者以爲有

龜山之風非有得扵其學宜弗䏻之然而世之宗

先生者或以其文翰之上或以其學術之䆳或以

其政事之良先生之心其殆未以是𠯁也從先生

㳺者其以予言而深求先生之心以先生之心而

上求龜山之學庻乎書院之復不爲虚矣書院在

錫百瀆之上東望梅村二十里而遥周太伯之𠩄

従逃也方華氏之讓地爲院鄊之人與其同門之

士争相趨事若恥扵後太伯之遺風尚有存焉特

世無若先生者以倡之耳是亦不可以無書

  應天府重修儒學記 甲戌

應天京兆也其學爲東南敎本國初以爲太學洪

武辛酉始改創焉再修扵正徳之巳酉自是而後

浸以敝圯正徳壬申府尹張公宗厚始議新之未

成而遷中丞以去白公輔之相⿰糹⿱𢆶匹爲尹乃克易朽

興頽大完其𠩄未備而又自以俸餘増置石欄若

干楹扵櫺星門之外扵是府丞趙公時憲亦恊心

贊畫故數十年之廢一旦修舉煥然改觀師模士

氣亦皆鼓動興起廟學一新敎授張雲龍等與合

學之士二百有若干人𢰅序二公之績徴予文爲

記予既不𫉬辭則謂之曰多師多士若知二公修

學之爲功矣亦知自修其學以成二公之功者乎

夫立之師儒區其齋廟昭其儀物具其廪庖是有

國者之立學也而非士之立學也緝其弊壞新其

圬墁給其匱之警其怠弛是有司者之修學也而

非士之修學也士之學也以學爲聖賢聖賢之學

心學也道徳以爲之地忠信以爲之基仁以爲宅

義以爲路禮以爲門廉恥以爲垣牆六經以爲戸

牖四了以爲階梯求之扵心而無假扵雕飾也其

功不亦簡乎措之扵行而無𠩄不該也其用不亦

大乎三代之學皆此矣我 國家雖以科目取

而立學之意亦豈能與三代異學之弗立有國者

之缺也弗修焉有司者之責也立矣修矣而居其

地者弗立弗修是師之咎士之恥也二公之修學

旣盡有司之責矣多師多士無亦相與自修其學

以逺扵咎恥者乎無亦擴乃地厚乃基安乃宅闢

乃門戸固乃垣牆學成而用大之則以庇天下次

之則以庇一省一郡小之則以庇其鄊閭家族庶

亦無負扵國家立學之意有司修學之心㢤若乃

曠安宅舍正路圯基壞垣𠋣聖賢之門户以爲姦

是學校之爲萃淵藪也則是 朝廷立之而爲士

者傾之有司修之而爲士者毁之亦獨何心㢤應

天爲首善之地豪傑俊偉先後相望其文采之炳

蔚科甲之盛多乃其𠩄素餘有不屑扵言者故吾

因新學之舉嘉多師多士忻然有維新之志而将

進之以聖賢之學也扵是乎言

  重修六合縣儒學記 乙亥

六合之學敝乆矣師生因仍以苟嵗月有司者若

無覩也故廢日甚正徳甲戌縣尹安福萬廷珵氏

旣和輯其民始議拓而新之維時敎諭長興徐丙

氏来就圯舍日夜砥新厥士尹因謂曰子爲我造

士而講肄無𠩄斯吾責何敢不力顧兵荒之餘民

不可重困吾姑日積月累而徐圖焉其可乎民聞

相謂曰學諭方急訓吾子弟無寧居尹不忍困吾

民而躬苦節省吾儕獨坐視非人也扵是𦒿民李

景榮首出百金以倡従而應者相⿰糹⿱𢆶匹不終日聚金

五百以告尹尹喜曰吾民尚義若此吾事不難辦

矣然吾職務繁劇孰可使以鳩吾事者乎學諭曰

尹爲吾師生甚勞苦父老𡚒義捐金旣費其財又

盡其力而與一二僚請無妨敎事以敦民聞相謂

曰尹不忍困吾民學諭方急訓吾子弟又不忍

勞而身董之吾儕獨坐視非人也扵是𦒿民王彰

陳模首請任其役従而應者十夫以告尹尹喜曰

吾民尚義如此吾事不難辦矣提學御史張君適

至聞其事而嘉之衆益趨以勸十月辛卯尹乃興

事學諭經度規制以襄訓導某典史某察其勤惰

稽其出納修大成殿修兩廡神厨庫前爲㦸門又

前爲欞星門又前爲泮宫坊皆以石殿後爲眀倫

堂爲東西齋又後爲尊經閣明倫堂之左爲三𪠘

以宅三師前區三圃圃前爲名宦祠又前爲鄊賢

祠又前爲崇文倉明倫堂之右爲致齋𠩄又右爲

饌房又右爲射圃而亭其圃之北曰觀徳致齋之

外爲宰牲𠩄又前爲六𭈹凡爲屋百九十有七楹

十二月丁巳工告畢役未逾時也閭閈之民尚或

未知其興作聞而来聚觀者皆相顧唶SKchar以爲是

何神速爾是何井井爾煥煥爾庠生某𢰅考其事

来請予記予曰甚㢤誠之易以感民也甚㢤民之

易以誠感也有司者賦民奉國鞭笞累縶不䏻得

則反𬽦視今縣尹學諭一言而民應之若響使天

下之爲有司學職者咸若是天下其有不治乎此

可以爲天下之爲有司學職者倡矣民之愛其財

與力至爭刀雖靳舉手投足寧殆其身而不悔今

六合之民感其上之一言捐數十百金効力爭先

恐後使天下之爲民者咸若是天下其有不治乎

此可以爲天下之民倡矣民之蔽扵欲而厚扵利

苟有以感之然且不憚費已之財勞已之力以赴

上之𠩄欲爲士秀扵民而志扵道修其眀徳親民

之學以應邦家之求固不費財勞力而可能也茍

有以感之有不翕然而興者乎吾聞徐諭之教六

合不數月而士習巳爲之一變使由此日遷扵髙

眀廣大以洗俗學之陋則夫興起聖賢之學以爲

天下士之倡者将又不在扵六合之士邪将又不

在扵六合之士邪

  時雨堂記 丁丑

正徳丁丑奉 命平漳㓂駐軍上杭旱甚禱扵行

臺雨日夜民以爲未足廼四月戊午班師雨眀日

又雨又眀日大雨乃出田登城南之樓以觀民大

恱有司請名行臺之堂爲時雨且曰民苦扵盗久

又重以旱将謂靡遺今始去兵革之役而大雨⿺辶商

降𠩄謂王師若時雨今皆有焉請以志其實嗚呼

民惟稼穡徳惟雨惟天隂隲惟皇克憲惟将士用

命去其螣蜮惟乃有司實耨𫉬之庶克有秋乃予

何徳之有而敢叨其功然而樂民之樂亦不容扵

無紀也廵撫都御史王守仁書是日叅政陳䇿僉

事胡璉至自班師

  重修浙江貢院記 乙酉

古之選士者其才徳行𧨏皆論㝎扵平日而以時

升之故其時有司之待士一惟忠信禮義而無有

乎防嫌逆詐之心也士之應有司一惟廉恥退讓

而無有乎奔競僥倖之圖也迨世下衰科舉之法

興而忠信廉恥之風薄上之人不䏻無疑扵其下

而防範日宻下之人不䏻無疑扵其上而鄙詐日

生扵是乎至有搜檢廵綽之事而待之不能以禮

矣有糊名易書之制而信之不䏻以誠矣有志之

士未嘗不嘆惜扵古道而千數百年卒無以改殆

亦風氣習染之𠩄成學術教化之𠩄積勢有不可

得而誤焉者也雖然古人之法不可得而復矣𠩄

以斟酌古人之意而黙行之者不猶有可盡乎後

世之法不可得而改矣𠩄以匡持後世之弊而善

用之者不猶有可爲乎有司之奉行其識下者昧

古之道而益浚之以刻薄猥𤨏之意其見髙者鄙

時之弊而遂行之以忽慢苟且之心是以陋者益

心求士之誠乎慢令始禁罔使䧟扵非僻而後摧

辱之其爲狎悔士𩔖亦甚矣無亦張其紀度眀其

視聽使人不戒而肅以全其廉恥庶亦待士以禮

之意乎扵是新選秀堂而軒扵其前爲三楹新至

公堂而軒扵其前爲五楹庖湢器用無不備具又

拓眀逺樓以爲三楹而上崇三簷下疏三道創石

臺扵四隅而各亭其上以爲眺望之𠩄其諸防閑

之道靡不恪修夫然後入而觀焉則森嚴洞逹供

事者莫敢有輕忽慢易之心而就試者自消其囬

邪非僻之念盖不費財力而事修扵旬月之間不

大聲色而政令行粛觀向一新若諸君者誠可謂

能求古人之意而黙行之者矣能匡後世之弊而

善用之者矣諸君之盡心其可見者如此至其妙

運扵心術之微而務竭扵得爲之地不可以盡見

者固将無𠩄不用其極可知也是舉也其必有才

徳行誼之士如三代之英者出以應諸君之求已

乎工訖使来請記辭不克而遂爲書之嗚呼天下

之事𠩄以弊扵今而不可復扵古者寧獨科舉爲

然乎誠使求古人之意而黙行善用之皆如諸君

今日之舉焉其扵成天下之治也何有㢤

  濬河記 乙酉

越人以舟楫爲輿馬濱河而㕓者皆巨室也日規

月築水道⿰氵扵隘畜洩旣亡旱潦頻仍商旅日爭扵

途至有闘而死者矣南子乃決沮障復舊防去豪

商之壅削勢家之侵失利之徒胥怨交謗従而謡

之曰南守瞿瞿實破我廬瞿瞿南守使我奔走人

曰吾守其厲民歟何其謗者之多也陽眀子曰遲

之吾未聞以佚道使民而或有怨之者也旣而舟

楫通利行旅歡呼絡繹是秋大旱江河龜拆越之

人收穫輸載如常眀年大水民居免扵墊溺逺近

稱忭又従而歌之曰相彼舟人矣昔掲以曵矣今

歌以楫矣旱之熇也微南侯𠔃吾其燋矣霪其彌

月矣微南侯𠔃吾其魚鼈矣我輸我穫矣我逰我

息矣長渠之活矣維南侯之流澤矣人曰信㢤陽

眀子之言未聞以佚道使民而或有怨之者也紀

其事于石以詔来者









王文成公全書卷之二十三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