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猛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王猛論
作者:侯方域 清

唐荊川曰:「王猛者,苻堅之謀臣也。」此可謂得猛之著矣。猛處天下分崩之時,其志未嘗不在中原,及其不得已而見用於異國,猶惓惓不能忘晉,蓋識大義者也。嗚呼!三代而下,亂世之臣識大義者,諸葛亮、王猛而已。亮始終心乎漢者乎,猛始終心乎晉者也。然亮仕於漢而爲漢,人之所知也;猛仕於秦而爲晉,人之所不知也,吾故舍亮而論猛。

當猛之隱於華陰也,姚氏、石氏多雄略之主,豈不能出而佐之?以爲是氐、羌僭竊者,而非其志也。志不肯輕出,而又無以自達於晉,故寧隱焉。

逮夫桓溫入關,而後喜可知矣。被褐而謁,捫虱而談,詎偶然哉!溫見之而與論三秦之豪傑,旣而曰:「江東無君比也。」蓋溫且心折於猛矣。乃溫還而猛不從,何歟?嗚呼!猛,英雄也;溫,亦英雄也,天下英雄之與英雄,可一望而知。猛從溫,則溫必大用猛。然而溫欲篡晉,其從之,則荀彧、郭嘉之下者也。不從,溫又必殺猛。天下英雄之相愛而相用也,出於誠。然而英雄之殺英雄,與其見殺於英雄者,則必皆出於萬不得已,苟有可以擇之而可以全之,斷不相强也。故此時猛不難於舍溫;溫亦不難於舍猛。溫欲篡晉,猛之所知也;猛必不從溫篡晉,亦溫之所知也,然猛自是始無望於晉也矣!

晉偏安江左,僅有一桓溫足以有爲,而又不可以從。大軍一還,彼崤、澠、函谷之間,豈復尚有奉正朔、襲冠帶之日哉?其出而相苻堅者,猛之不得已也。一出而强兵富國,擴疆啟宇,勳績爛然,說者以爲苻堅之管仲。是固猛之生平所裕如也,不足異也。垂沒而告苻堅曰:「晉正統相承,上下輯睦,非所可圖。臣死之後,願無以晉爲念。」而後其本懷見矣。故吾以爲猛者非僅僅功名之人也。

然則猛盍幷不仕秦?曰:「猛之才高於諸葛亮,而澹泊寧靜不及,卽其治秦也,亦以英氣爲之,而多不可耐。使亮不遇先主則必不仕吳、魏者,亮之所能也。猛不遇晉則幷不仕秦者,非猛之所能也。

然而當猛之時,可以爲晉難者,莫秦若也。猛存,則以秦存晉;猛亡,猶欲以秦存晉。是則吾之所爲識大義者也。